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议员潘俭伟29-10-2021(星期五)于吉隆坡发表文告,请刊登,谢谢。

2022 年财政预算恢复了希望联盟欲改善社会保障和促进就业的关键措施,但却没有突出任何措施或策略来避免迫在眉睫的预算危机。

作为政府与希盟之间的谅解备忘录所规定的广泛参与的一部分,财政部长同意采纳由希盟提出的一系列关键措施,这一点必须受到赞扬。

最重要的是,政府在大马一家商业拓展计划(SemarakNiaga)下拨款 400 亿令吉,以协助企业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中复苏——包括直接贷款丶担保和股权注入。 该基金面向所有大小企业。 希盟已向财政部提议必须拨出至少 3000 万令吉来协助中小型企业。

其他被采纳的措施包括我们提议将社会保险机构( SOCSO )的保护扩展到自雇人士和零工(gig workers)。2022 年财政预算案宣布拨款计划已扩大到包括农民和渔民丶小贩丶艺术家丶旅行社等,利惠逾 810,000 名马来西亚人。

此外,效仿希盟在2019 年和 2020 年提呈的财政预算中的成功案例,政府宣布拨款1亿2000万令吉修葺华文和淡米尔学校;以及拨出1亿4000万令吉予获得注册的Sekolah Tahfiz丶Sekolah Agama Rakyat和Sekolah Pondok。

财政部长也宣布了一项新的大马一家保住工作(JaminKerja)计划,它倡议拨款 48 亿令吉为失业者提供雇佣奖励,最高可达员工工资的 30%。 该计划还专门针对至少一年没有工作的女性。 这是希盟在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公布,但却被国盟政府放弃的大马人就业计划([email protected] )的复兴。

部长也扩大了国家健康保险计划( MySalam ),以帮助因重大疾病和住院而陷困的 B40群体 患者,包括受益人的孩子。 12万5000 名患者曾经从希盟推出的这项总数达1亿8000万令吉的计划中受惠。 不幸的是,希盟在 2020 年的财政预算中曾经承诺将该计划扩展到 M40 群体的诉求再次被忽视。

2022年财政预算案也拨款 20 亿令吉的战略基金,以吸引跨国公司的战略性外国直接投资,此举有效地恢复了另一项被慕尤丁政府放弃的 2020 年希盟财政预算案内的措施。

希盟其他成功的计划也获得了扩展,例如i-Suri被改名为“Program Kasih Suri Keluarga Malaysia”,它获得8000万令吉的额外拨款。

即使是税收政策,他们也只是扩大了希盟政府所引入的“含糖饮料税”,并延续了去年已经宣布的电子烟和蒸汽电子烟税收。

然而,无论是在战略还是政策方面,2022年财政预算案也未能解决未来 3 至 5 年内,政府将面临的财务危机。

正如《2022年经济展望》报告书所强调的那样,《2022-2024 年中期财政框架》估计,在此期间,政府收入将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 13.9%。这比 2022 年预期的 14.3% 有所下降,延续了较前几年 15.9%(2020 年)和更高的长期下降。简单来说,未来政府用于支出、投资和影响国家经济方向的资金将减少。

这对政府的可自由支配开销而言是双重打击,因为“固定”开销和费用在总开支中所占百分比正加速增长。这些 “固定” 开销包括薪酬、退休费用(养老金)、偿还债务、辅助金和对州政府的拨款。

例如,薪酬和退休费用在 2018 年占行政开销(Operating Expenditure)的 45.5%,但到 2022 年将增加到 49%。

更令人担忧的是,偿还债务从 2018 年的 13.2% 大幅上升至 2022 年的 18.5%。 从本质上讲,这都是因为纳吉时期不计后果的大型项目和丑闻的后果,导致政府需要偿还这些债务。

总体而言,这些“固定”的行政开销已大幅增加,从2018年的62%增加至2022年预计的70.9%。这也意味着关于“供应和服务”、“津贴和社会援助”等其他项目的拨款份额将大幅减少,从2018年的38%降到2022年的29.1%。换言之,被迫削减了30.5%。

这种由固定开销的快速膨胀所引起的“拨款压缩”,将在中期造成潜在的财政危机,并且将因为政府的收入占GDP的百分比下降而加剧。

在过去的两到三年中,紧缩的行政开销因国会为面对疫情特别拨出冠病基金而有所“缓解”。

政府在卫生部的大部分行政开销以及许多辅助金和补贴都置于冠病基金下。然而,随着疫情好转和国家复苏,获得此类额外预算的拨款渠道将很快受限或完全关闭。

财政部现在必须点出,他们将计划如何避免迫在眉睫的危机,因为这些措施必须尽早落实,否则为时已晚。–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