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重复索回主权口号 人联党没兑现承诺

民主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特别助理俞利文医生指出,砂拉越希望联盟提出的竞选宣言旨在维护砂拉越人的权益,并为砂拉越提供更好的待遇。 他说,人联党青年团团长陈明智及妇女组主任许德婉最近对于希盟竞选宣言的批评,显示了他们对于希盟竞选宣言的无知和肤浅理解。 “讽刺的是,当人联党在谈论‘权力下放’的当儿,砂拉越国阵及人联党所沾沾自喜的‘成果’,其实仅是误导性的‘伎俩’,根本并非完整性的‘权力下放’。” 也是行动党第14届国选内定潜能候选人的俞利文说,砂国阵及人联党甚至连两年前砂拉越选举时的承诺也没有兑现。两年前砂国阵成功再次执政后,虽然拥有相当的条件向联邦国阵索回主权,但是在这方面,他们却没有获得很大的进展。 “两年后的这次国会选举,砂国阵及人联党还是依然重复着他们要‘索回主权’的口号,试图以误导性言论来说服人们支持他们,说只有砂国阵取得全面胜利,才能与联邦谈判。” 他指出,上届砂拉越选举,砂国阵在82个州议席中取得了72个,占了88%,尽管他们有了强势的支持,然而他们却在索取主权方面没有做到什么。 “这再次的显示了国阵及人联党的不诚实。” “我要提醒他们的是,希望联盟所承诺的20%石油税,将在希望联盟执政中央后直接回馈给砂拉越,且我们也将医疗及教育自主权归还给砂拉越。对砂国阵而言,完全的权力下放对他们而言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砂拉越必须要有收入及资源来维持相关部门的操作。” “因此,在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中,我们也承诺将在砂拉越征收的50%税收归还给砂拉越。这是希望联盟给予砂拉越财政方面的权力下放的例子。让砂拉越得以维持教育及医疗方面的自主权力。包括聘请教师、设定教学大纲、加强基本建设,甚至是设立英校。” 他强调,这就是希望联盟权力下放的承诺。而非像首长阿邦佐委任麦哥玛因成为砂教育科学与科技研究部部长,但砂拉越的教育事项的主导权,却依然完全掌控在联邦国阵手中。 他指出,在石油拥有权方面,如果砂拉越要完全拥有石油拥有权,砂拉越国阵政府必须将《石油发展法令>及<领海法令》带到法庭,要求废除或修改。 俞利文表示,这两项法律如果没有获得修改或废除,依然是有效的法令。许德婉说砂拉越拥有全面的监管权力;但大家必须清楚的是,监管权力和拥有权是两码事,不能一概而论。 “监管权不相等于拥有权,这不应该用以作为政治伎俩来误导人民。” 他说,最重要的是,希盟的竞选宣言中强调改革,包括限制首相任期;赋予反贪污委员会、选举委员会及司法机构更大权力,减少政治干预,加强独立性。 “这是关系到打击我们国家腐败及滥权的关键性改革!” 他强调,只有有了这些良好施政及没有贪腐,希望联盟废除消费税及维持一马援助金等惠民政策根本就不是问题。 “我们恳切的希望人民给希望联盟一个执政的机会。我们将以良好政策来服务人民,由人民评定我们执政后的表现。” 他也促请砂拉越国阵停止“自欺欺人”的把戏。事实上是国阵剥削了砂拉越的权益,现在又要人民相信国阵会将权益归还给我们。 “国阵执政这么多年,他们时刻都有权力将权力归还给砂拉越,但他们却选择了不这么做,现在还要我们人民继续支持他们才能谈索回主权课题。这是哪门道理?!”

俞利文:张健仁动议修法让砂拉越权益获得保障,人联党应支持!

(古晋13日讯)民主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俞利文医生指出,人联党反对张健仁在国会动议修改1974年石油开采法令的动议,不仅是显现了他们对于马来西亚法律制度的无知,更是他们无视维护砂拉越人民利益的表现。 他强调,行动党并没有质疑1954年英女王二世在议会中提及的《砂边界变更法》和1969年紧急法令废止,根据1958年开采法令,砂政府有权行使原有在陆地上及海上采矿、石油及天然气开采权。 “但是,在我国的司法制度下,任何在国会通过并在宪报颁布的法令都被视为有效的法令;除非获得废除或联邦法院宣判其违宪才无效。” “所以,法律的合法性是由联邦法院裁定,而非执政者的公开声明便能废除。” 也是行动党砂州社青团秘书的俞利文今日针对人联党程明智反对张健仁动议修改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动议,作出谈话。他说,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及2012年领海法令迄今依然是有效的法令,这点也获得首席部长的肯定。 “我们必须清楚的是,我们砂拉越是拥有监管权力,但不是全部所有权。 如果根据自2011年随着1969年国家紧急法令废止的逻辑,为什么砂拉越迄今仍然只获得区区5%的石油开采税?” 他强调,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且答案也非常简单! “事实就是,这些法律的合法性在法庭上没有受到质疑,也没有在国会中废除或修改。所以张健仁要动议修改法令,以让砂拉越权益获得保障。” 他说,张健仁的做法是采取积极主动步骤,而非像一些人般在“唱大戏”般的“自欺欺人“欺骗砂拉越人民。 “另个例子,基于无法宣布消费税及旅游税在砂拉越是违宪的,所以砂拉越也一样要支付这两项税收。虽然砂旅游部长阿都卡林与联邦旅游与文化部长纳兹里就旅游税事件上演一场‘大龙凤’,但最终砂拉越也必须接受旅游税。” 也是行动党内定潜能候选人的俞利文说,与国阵不同的是,希望联盟是真心的维护砂拉越人民的利益,不像国阵般只以“甜言蜜语”制造假象来误导人民,还大言不愧的吹擂说砂拉越拥有石油及天然气的全部拥有权,但却不以实际行动向法庭提出质疑或在国会动议修改法令。 他说,张健仁要提呈的修改石油发展法令及领海法令修正,主要是要将砂拉越排除在这两项法令的限制内,重申砂拉越对于砂拉越资源的绝对拥有权;而非如国阵般仅仅以模糊的声明来误导砂拉越人民。 “明确的说,国阵议员及成员党反对这修正案,无疑的就是反对砂拉越索回主权。” 他强调,砂国阵领导人应该支持张健仁的动议,而非对法律程序一知半解却还坚持误导砂拉越人民。 “请允许我提醒他们(国阵),之前典当砂拉越权益的就是他们砂拉越国阵成员党,如今经过了55年的不善治理,他们莫再执迷不悟的误导砂拉越人民来掩饰他们的腐败。”

承认统考希盟绝不保持沉默 俞利文: 将继续关注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强调,希盟政府并没有否决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且他与行动党代议士们将继续跟进这课题,希望独中统考文凭早日获得承认。 他强调,承认统考文凭不单关系到希望联盟的竞选承诺,对他而言,独中教育的贡献有目共睹、是一项关系到我们下一代的前途的教育使命,不容忽视。 他说,他观看了首相敦马哈迪受访,谈及承认独中文凭的片段,其中敦马并没有说不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反之还数次提及我们将承认统考的承诺。 他表示,马哈迪确实有表示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必须考虑到各方,包括马来族群的感受,但他本身认为,我国是个多元种族文化的国度,在这课题上,我们也必须考虑到其他族群,包括华裔族群的感受。 他指出,华文独中现在亦有友族学子,包括马来同胞就读。尤其在砂拉越,就算是城市地区的华文独中,亦有马来同胞就读。 “现在的问题是,现有政府所实行的政策往往都遭到巫统及伊斯兰党的种族化。犹如林冠英作为一名非马来人受委为我国财政部长的事件;这原有利于新马来西亚的前景及发展,但亦遭现在的反对党进行种族化炒作,企图分化国民。” 他举例,最近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事件及雪州印度寺庙的骚动导致一名消防员逝世的事件,都显示了有心人试图分裂我国国民的意图。 “正因如此,希盟政府在做任何决策都需步步为营,顾及各族人民的需求与感受,不能贸贸然的草率决定。” 他强调,希望联盟执政未及一年,但在承认独中统考的课题上,亦有积极的在关注及处理,包括成立独立委员会,对独中统考进行实况研究以呈予内阁。 他指出,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对此也作出了表明,此举主要是要收集各团体族群等的回馈,避免误会,以让独中统考文凭的地位能获得真正的认可。 他说,行动党同仁作为希盟政府的一份子,决定不会在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及教育课题上保持沉默。目前内阁也为接获委员会的报告,所以希望大家再给予点时间。 我们将在这课题上继续给予关注,以促进独中统考文凭早日获得承认。

全国健康检查计划 (PekaB40):政府提供1千令吉交通津贴 助沙砂乡区人民就医复诊

联邦卫生部(MoH)开始实施全国健康检查计划  (PekaB40),让全国394万公民受益,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深表欢迎。 这项计划将会分阶段扩大;这意味这将会有更多民众受惠,这显示了希望联盟政府关心人民健康及福利的用心。 他指出,这项计划主要是协助早期发现非传染性疾病(NCDs)的公民,医疗费用由政府全额资助,所有符合条件的50岁及获得生活援助金(Bantuan Sara Hidup)的公民皆在这计划下自动受惠,无需进行注册。 卫生部长祖基菲里在国会中回答俞利文的问题时指出,砂拉越共有41万6582民超过50岁的居民在生活援助金计划下受惠,相关计划首期共拨出1亿令吉,截至2018年4月9日,共有8万4537民砂拉越人民在PekaB40计划下受惠。 我国非传染性疾病发病率有上升的迹象,政府希望通过适当的预防和早期治疗,可以减少这种情况的恶化。 政府的宗旨在于建立了一个更强大、更健康的社会。 这亦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治疗非传染性疾病的建议,即强调需要进行预防性措施。 根据计划,受惠的人士可享有4种不同的健康福利。 首先是健康检查,患者可以进行血液检查,诊断检查,胆固醇检查,尿检和肾功能检查。 若有需要,他们还可以获得心理健康检查,乳腺癌和前列腺癌检验。 “如果他们被诊断患有任何疾病,后续检查和治疗的程序将被转介到政府诊所进行。 “如果在这计划下受益的相关人士在检验后没有任何健康问题和并发症,他们将被归到“活力保健计划’Sihat Cergas’下;这计划乃属于卫生部的其中一项健康计划,旨在创造一个健康的社会及国家。 受惠公民所享有的第二项福利是享有医疗设备的援助;他们可在政府医院享有不超过2万令吉的设备援助,其中包括心脏病、人工关节、助听器、人工晶状体、轮椅和氧气供给器设备。 他说,第三项福利乃是癌症治疗;如果这项计划下受惠的患者在政府医院完成疗程,他们可以获得1千令吉的分段福利。 此外,政府也将这些符合资格的受惠者提供每年1千令吉的交通津贴。这1千令吉只限于沙巴及砂拉越受惠者,西马般半岛的受害者仅获得500令吉津贴。 政府给予这福利的用意主要协助乡区人民就医复诊;尤其在地域辽阔的砂拉越,许多乡区人民往往都是交通费问题而放弃治疗。 俞利文鼓励获得援助金的砂拉越人民预览网站:https://kelayakan.pekab40.com.my/semakan-kelayakan,查询他们是否符合相关计划资格。且他们也可以到提供这计划的私人诊所作出查询;提供这计划的私人诊所名单了通过网站:https://bms.pekab40.com.my/provider/index  获得。 有需要的人士,亦可前往行动党古晋服务中心向工作人员寻求协助。

俞利文:砂州青年失业率高达10%!阿邦佐对年轻人“甜言蜜语”?

(古晋28日讯)对于首长阿邦佐指欲为砂拉越人创造一个完善经济系统,尤其在数据经济领域方面,以让砂拉越人发挥所长,吸引年轻人回流的谈话,行动党古晋区国会议员张健仁的特别助理俞利文深表欢迎。 惟,他希望阿邦佐的这席谈话不会仅是对年轻人的“甜言蜜语”。 也是行动党内定在第14届选举出战实旦宾选区准候选人的俞利文医生指出,这也显示了联邦及砂国阵政府在在为青年人提供充足就业机会及为我们人才提供有利发展环境方面的失败。 他指出,我国的青年失业率比全国平均人口失业率高出三倍。全国人口的失业率为没100人中占3人,而青年失业率则是每100人中10人;砂拉越的青年失业率达到10.1%,相当于我国平均人口失业率的3辈。槟城则为5.5%、雪兰莪为8.8%。 他指出,国家银行的报告也显示,尽管青年只占劳动力的三分之一,但却占失业总人数的50%以上。 此外,虽然世界银行也报道说马来西亚雇主正在努力寻找人才,但有四分之一的毕业生在毕业6个月后仍然无法找到工作。 “这些统计数字实在叫人令人担忧。尽管劳动阶级的教育程度已经越来越高,但我们却无法留住年轻人并为他们提供工作。这将使经济停滞不前,并进一步令人才流失问题恶化,并增加贫富悬殊的问题。” 也是行动党砂州社青团秘书的俞利文希望阿邦佐的这番谈话,不会只是对年轻人的“甜言蜜语”。 他说,过去多年来,政府实施了许多措施及改革方案,但在青年失业的核心问题上却没有产生任何显著效果。 他指出,这主要的原因是出于国阵政府所倡导的马来西亚经济方向过于偏向低技能及中等技能的工作,同时严重依赖外来的廉价劳动力所致。 他说,在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中,希盟不单确定了核心问题所在,同时也并制定了政策,不仅为青年人提供就业机会,而且还提供高质量的工作,每月合理的薪水高于2500令吉。 “ 我们还承诺为沙巴和砂拉越的青年创造20万个优质工作机会。 除此之外,我们承诺为年轻人提供500,000个活动场所提升技能,让他们能够以更好的技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他说,这将有助于留住我们的青年人才,让他们发挥潜力共同为国家发展尽力。 俞利文强调,一个国家的未来是否健全,有赖于获得年轻人的积极参与经济建设。 “如果有机会,我将从政治上为砂拉越年轻人积极争取更好及更具素质的工作。我深信,年轻人的参政,将能在草拟影响年轻人的法案方面发挥更有效的作用,而不只限制在影响我们为了的政策方面而已。”

希盟透明有效处理无国籍问题 俞利文:GPS误导人民指希盟没加速处理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强调,希望联盟政府相当关注无国籍公民的问题,并积极寻求解决方案;因此他希望砂政党联盟勿要误导人民。 对于无国籍问题,尤以联邦宪法第15条(a)条文这项“政策层面”的问题,联邦政府极为关注,希望能尽早解决这长期所存下来的问题。 他强调:这些问题不只关乎这一代,且也影响到下一代,包括影响他们的求学的问题。 他说,内政部长慕尤丁最近到访砂拉越时也证实了这点。他清楚阐明了其部门正草拟新的公民权身份申请的标准作业程序标准,特别是关系到第15(a)条被文的技术程序等,包括将孩童申请公民权的程序从3年缩短到1年。 “这是一个针对核心问题的更全面的解决方案,为的是确保申请流程的公平及透明;所有申请人都将获得适当的考虑,而不是通过不恰当管道来加快完成申请。” “惟,我遗憾的是,砂拉越政党联盟在误导人民,指说若他们所领导的砂拉越公民权特别委员会被中止,就几乎是相等于在砂拉越申请公民权的无国籍人士被‘遗弃’。” 他指出,砂拉越政党联盟政说,他们领导的这个特别委员会的目的主要是加快公民权问题的申请程序;然而希盟政府所做的,则是更进一步的加强透明度及效率方面的政策,而非只是口头上的“加速”。 内政部长也表明了,砂希盟代议士的团队组成的委员会也将会特别关注这问题,并给予为的处理。 “我们必须清楚的是,国民登记局负责的公民权问题乃是联邦政府的权限。所以通过联邦希盟政府的小组,可以省略许多的不必要步骤,加速进程。” “我必须纠正的是,联邦政府不注重砂拉越公民权申请的课题是不正确的。反之,希盟政府在执政来,是更积极的处理这方面的问题;这是国阵执政时所没有的情况。” “我遗憾的是,当联邦政府积极看待这数十年的悬而不决的问题时,有人却试图阻;甚至在公民权的事项上,也有人因为顾虑及考量政治利益、牺牲当事人权益。” 他说,他个人也处理了这类案件,其中一个案例也包括在大马高级教育文凭取得优秀成绩的学子,她的案件也获得解决,现在他也得以在本地大学继续深造。 他强调,这问题的关键在于当政这是否认真看待当事者的要求。而非将之当成政治筹码。

国会议员应放下歧见 反对反假新闻法案

民主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俞利文医生促全体国会议员、尤其砂拉越国会议员们放下政治分歧,维护言论自由及宪法赋予砂拉越的权力,共同反对在国会下议院提呈的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 他指出,根据以白人拉者9项原则为基础的砂拉越18项协议,明确的指出了“无论是书写或口头的言论自由应该被允许及鼓励,且每个人都根据自身意愿表达的权力”。因此,这些权力应该获得严格捍卫。 “反假新闻法案无疑的是一项开倒车的做法,旨在让我国陷入一个民主狭义及黑暗信息的时代;让某部分人士以他们的政治及个人利益来裁定什么是真相。他们的目标是要给人民灌输恐慌意识,让他们自身的权力不会受到任何质疑。” 也是行动党地14届全国选举潜能候选人的俞利文说:“当我们在打击假新闻的同时,我们也坚决反对任何纯粹只是供执政者用以控制新闻传播的立法。” 他说,目前我国已经有诽谤法令和媒体法令等相关法令,足以应付及处理假消息的传播。 在新加坡虽然也有设定这类法令来对付假新闻,但新加波国会是经过协商后,在国会中设立了一个朝野皆有代表的委员会来对相关法令进行协商与研究。惟,在马来西亚,这项法令的草拟过程却是充满了‘神秘’,似乎只是为了应付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打击反对声音。 俞利文也是砂拉越社青团秘书,他指出,副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再拉尼表示,任何有关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消息,未经政府证实,都被视为“假新闻”。 “这说明了这些所谓的‘反假新闻法案’对人民所构成相当的危险性。” “这清楚的表明了决定新闻‘真实性’的决策人是国阵政府,他们有绝对权力来裁定什么才是‘真相’,显然的违背了言论自由及媒体独立的精神。” 他指出,以这般逻辑,如果砂拉越政府内部有腐败及贪污滥权情况,若有人揭开这涉及公众利益的重要性课题,相关我揭秘者或公众是否会被逮捕并被判监? 这无疑是一项开倒车的做法,如果砂拉越国会议员们同意通过这些法案,就相等于再次允许国阵侵蚀这些在宪法及建国协议中赋予我们的权益。 有鉴于此,我呼吁所有砂拉越的国会议员们,尤其是砂国阵国会议员别为了自身利益而支持及维护盗贼统治的领袖,再次典当砂拉越的权益。

滥用主权玩弄禁烟课题 俞利文抨GPS罔顾人民健康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抨砂联盟政府罔顾人民健康,将禁烟课题当成政治课题。 他强调,吸烟危害健康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尤其是二手烟;然而当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1日执行食肆禁烟之际,砂拉越政盟政府却不给予及时配合,还似乎利用这课题来显现他们享有的“自主权”。 希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1日开始实行在食肆禁烟的政策。然而,砂拉越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于昨日却代表砂拉越政府发出通告,只砂拉越在今年3月1日才实行食肆禁烟的通令,而首六个月时进行教育性执法,不会开出罚单。 这将意味着砂拉越的禁烟令将比联邦禁烟令迟;而真正执行罚款的政策也比联邦政府规定迟了3个月。 俞利文重申,吸烟危害健康是众所周知,尤其是二手烟的危害更是严重。 “我相信烟民们也不想自己的致亲们的健康受到二手烟的危害。毕竟,我们都想我们本身和亲友能健健康康的。” 对于砂拉越政党联盟此举,他认为根本就是一种政治化手段;根本没有将人民的健康作为第一考量。 “我觉得他们就是为了政治利益而已,根本没有将人民的健康放在首位!” 他认为,砂拉越政盟政府根本就是以“自主权”来当做政治筹码。 他说,砂拉越在某些方面的确拥有自主权,但不是所有各方都是。就如1983年“食品法”下的“2018烟草制品管制(修订)条例”中规定禁止在餐馆吸烟的条文,就含括了砂拉越所有州属。 “所以以‘自主权‘的理由来暂缓及延迟执行禁烟令的说辞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举;这根本就是在消费及牺牲砂拉越人民的健康。“ “仅此,我奉劝砂拉越政府及沈桂贤医生在强调砂拉越自主权的当儿,应该以砂拉越人民的健康及利益为首要依归,莫只因反对而反对,罔顾砂拉越子民的健康及安全利益。”

为报复希盟政府 砂GPS弃投等于反对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指出,砂拉越政党联盟在修宪法案中选择不投票的理由及作法根本无法被人所接受。 他说,这显现了砂政党联盟及他们的国会议员根本没将砂拉越人民利益摆在首位,反之以自身政治议程为首选,令人感到失望。 他说,砂政党联盟领袖声称他们并没有对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投反对,只是选择不投票;然而要清楚的是,修宪法案必须获得3份之2的支持才能通过,砂政党联盟此举,根本与投反对票没什么差别。 “如果修宪法案获得通过,我们可能就恢复我们的合法地位,惟现在我们还是马来西亚的13州之一。” “一些砂政党联盟领袖,包括巴当砂隆国会议员南茜苏克里及沈桂贤医生说砂政党联盟是基于希盟政府的傲慢而选择修宪法案表决时不投票。显然的,他们是为了报复希盟政府,纯粹是个人议程,没有顾虑到人民的利益。” 他说,砂政党联盟以为他们是在“惩罚”希盟政府,但实际上他们是在“惩罚“砂拉越及沙巴人民。 GPS只为个人议程 “在辩论中,他们坚持要将‘根据1963大马契约”这句字眼纳入宪法第1(2)条文的修改法案中;然而许多人都认为无需如此,因为希盟政府所提议的修改法案乃是根据1963年大马契约的原文。“ 他指出,希盟的修改法案清楚的显示了符合1963年大马协议的精神,砂政党联盟提议修改原句,就已经乖离先贤们当年同意宪法第1(2)条文的精神。 他说,在修宪法案中也有解释性说明,这是非常重要的。当法律存于争议性的时候,法庭将审核解释性说明来寻求决定;但从砂政党联盟的言论中,也不难看见他们试图淡化无视这法案解释性部分。 俞利文说,砂政党联盟的另一个借口是希望展延今次的修宪,交由一个国会特别委员会负责修宪法案。但实际上,希盟政府已经成立了一个高级内阁特别委员会,而砂拉越及沙巴的首长也在这委员会当中。委员会的指导小组每两个月召开一次会议,而技术小组则每个月举行一次会议。 他说,首相马哈迪也提议成立一个国会特别委员会,以在修宪后负责1963年大马协议的实施情况,但显然的反对党并不接受。 “一旦设立了这个委员会,所有的洽商也会持续进行,所以根本无需延迟修宪法案。” “我在国会多次强调这修宪法案不应该再拖延,我们已经等待了那么43年,无奈他们却不愿意将个人议程搁置一旁,令人感到失望。”

俞利文:改变合约模式 降低泛婆大道建筑成本

希盟联邦政府有意废除目前的泛婆大道工程项目所施行的计划交付伙伴模式(Project Delivery Partner,简称PDP),以统筹承包商模式(Favour of the turnkey contractor model)模式替代之,民主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欢迎。 联邦政府此举乃希望降低泛婆大道290亿令吉的建筑成本,惟内阁目前仍在对这课题进行研究,尚未有最终决定。 工程部长巴鲁比安在国会下议院会议回答俞利文的问题时指出,联邦政府确有此计划,但未作出最终定案。联邦政府目前正进行深入研究,包括确保所有政府的款项都被善用,同时也不影响工程的进度。 泛婆大道乃砂拉越及沙巴人民期待已久的工程项目,部长在回答中也保证,政府的决定将不会令到工程中止,且如果目前相关的承包商如果的表现及进程等方面都符合要求,也将不会面对被解除合约的情况。 砂拉越的泛婆大道工程的计划交付伙伴模式合约乃在2015年6月30日签署,承包商为北婆罗洲道路公司,价格为164.8亿令吉;而沙巴方面的泛婆大道工程合约则是在2016年4月11日与婆罗洲大道公司签署,价格为128.6亿令吉。 基本上,计划交付伙伴模式意味着主要的工程将工程交由私人伙伴公司负责,由它监督承包商的进度等方面,而工统筹承包商模式则是政府亲自督工,监督承包商的工程进度及各方的问题。 简单来说,在统筹承包商模式下,政府无需如交付伙伴模式般支付固定费用给所谓的私营公司伙伴;政府将直接监督承包商,以确保他们履行他们的责任及确保工程进度。 俞利文说,在大部分的交付伙伴模式下,政府必须支付6%的款项给予所谓的私营伙伴,这6%对该私营公司而言几乎就像是纯粹的利润;这亦容易衍生腐败事件的发生。 换言之,统筹承包商模式即是由政府自己充当交付伙伴的角色,无需支付6%费用给私人公司,政府本身亲自督促工程进展及状况。 他指出,以西马捷运二号线(MRT2)为例,在 交付伙伴模式下,政府必须支付交付伙伴24亿令吉费用,而转向统筹承包商模式后,这笔费用就可以省略。 他说,他承认交付伙伴模式有其优点,但在如西马捷运二号线工程,成本加重了,却未见效率。 “我欢迎任何节省成本开销亦利民的政策,当然前提在于不影响工程素质。我们要的是透明化,确保人民真正受惠。” 3 comments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