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政府无理拖延实施禁烟令 俞利文:人联党勿顾左右而言他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促人联党及程明智正视砂拉越政盟政府无理拖延实施禁烟令的课题,勿要顾左右而言他的转移视线。 他说,砂拉越政府拖延实施禁烟令,根本就是无视人民健康来误导人民,让大家觉得他们(砂政府)拥有“自主权”。 真正的问题是,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部长沈桂贤也宣布了在今年1月9日与卫生局及各部门就食肆禁烟的课题进行对话;且砂内阁在1月24日的会议上也决定遵守禁烟令,惟令人不解的是,为何禁烟令不在今年2月1日开始实施,而要拖延到3月1日才开始。 沙巴也是在今年1月9日针对食肆禁烟的事宜召开会议,但沙巴的决定是在2月1日开始便实行禁烟令。 联邦卫生部是于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食肆禁烟令;在1983年食品法令下的烟草制品(2013年修订)条例下该部可向违规者开出罚单,而这条例是在全国各州的有效条例。 他今天在一篇文告中指出,砂拉越方面也于去年便接获通知必须在食肆进行禁烟令,要食肆张贴禁烟告示等;地方议会也可将禁烟规定列入他们的批准更新执照的条件;在教育执法期内,执法当局也将通过警告来教育来对公众讲解禁烟令的重要及好处。 联邦政府已经给予足够的期限通知,且这禁令主要是为了民众的健康着想,但是砂拉越政府及人联党却为了误导民众相信他们有绝对的“自主权”,竟无视民众健康课题,执意延迟到3月1日才实行禁烟令。 “我们理解烟民的忧虑,但这禁烟令长远来说对人民的健康是有绝对的好处。” 吸烟及吸二手烟的危害众所周知,根据调查,砂拉越吸烟者的患病率从1996年的22.3%增加到2015年的25.4%,比全国22.8%的数据高出许多。 他指出,令人担忧的是,砂拉越学生吸烟的问题也是全国最高,在砂拉越有19.6%的学生染上吸引的恶习,而全国的数据是11.5%;其中65%的学生在14岁时便开始吸烟。 “在砂拉越,肺癌是众癌症中排行第3高的疾病,而85%的肺癌病例乃是吸烟所造成。“ 俞利文说,这足以显示在食肆实行禁烟令的重要及迫切性。因此,他促人联党不要转移视线顾左右而言他,而应正视禁烟课题的关键,告知人民禁烟令为何被延迟实行的原因。 “若根据程明智的逻辑,我们因为没有完全兑现竞选承诺就无权质问及批评砂拉越政府拖延实施禁烟令的事宜,那么人联党及砂政盟政府执政多年却将我们的许多权益及自主权奉给前朝国阵政府,任由贪腐横行,导致我国国债高筑;那砂政盟政府及人联党更没资格批评他人,因为就是他们造成我们人民必须承受今天的困境!”

砂希盟与内政部紧密合作解决无国籍孩童问题

砂拉越希望联盟正与联邦内政部紧密合作,以解决砂拉越的无国籍孩童问题 ,并拟定更有效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为无国籍孩童申请为马来西亚公民。 砂拉越希盟的代表昨日(大年初七)在国内与贸易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兼砂希盟主席张健仁的带领下,前往拜会内政部长慕尤丁。除了商讨无国籍孩童的问题外,一行人也与内政部长探讨其他群体,包括砂拉越老人申请大马公民权问题;及砂拉越的毒品问题等。 前往拜会内政部长的人士包括了林思健国会上议员、民都鲁发展局主席约翰布莱恩、砂武吉啊瑟议员郑爱鸰、古晋国会议员俞利文、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及玛士加汀国会议员莫迪。 申请公民权的问题分成数个类别;俞利文中指出,在昨日的对话会上,彼等所谈论的项目包括了在联邦宪法第15(a)条文下,关于未满21岁的人士申请公民权的事项,其中包括被领养或在父母未结婚前就出生人士的类别。 “且我们也商讨在宪法第19条文中有关年介21岁以上申请公民权,及第15(2)条文,申请公民权者的父母一方为大马公民的问题。” 他说,虽然目前就砂拉越申请公民权的课题已有成立一个小组来处理,但似乎所取得的成效不尽人意。 “这问题存在已久,我们必须加速解决;因此我们必须拥有更好的标准作业程序来执行,且需要更积极的监督及推动,减少申请程序过程的耗费时间。” 他强调,希盟作为马来西亚的新政府,强调的是绩效与透明化系统操作。在这方面,砂希盟接获不少申请者的投诉,指他们的申请不获批准,惟当局却没有给予理由。 “因此,我们也提出了建议:一旦有申请被拒绝,政府当局应给予充分的拒绝理由,明确告知申请者是否在申请程序中缺乏哪些资料或文件,避免为申请者带来困扰;如此一来,当申请者再次提出申请时,才能做好充分准备,准备好相关需要的资料与文件,避免再次碰壁。” 也是行动党砂社青团秘书的俞利文指出,内政部长对于这些建议亦给予积极的回应,保证将正视这些问题,并将安排该部门属下单位与砂希盟进行进一步洽商,以解决砂拉越人民对于这方面的困扰。 除了公民权问题外,砂希盟代表也向部长商讨了砂拉越毒品猖獗的问题。砂希盟代表向部长强调并反映了砂拉越的一些毒品泛滥的“热区”,希望警方能积极的对抗这对社会及人民造成极度威胁的问题。 截至2018年10月的数据,全国涉毒品的中学生当中,砂拉越冠居榜首。其中涉甲基安非他命检验呈阳性反应的高占61%。 俞利文强调,这情况若不获得解决,将对我们的年轻一代构成不可预想的负面后果。 对此,内政部长也作出了积极反应,且也将安排与砂希盟代表们进行紧密的后续会议,以监督及解决各方面问题。

俞利文:归还沙砂权益莫纸上谈兵

针对1963年大马协议特别委员会委任多名沙巴及砂拉越代表加入,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深表欢迎,且他也希望该委员会能在设定的时限内采取实际行动来纠正前朝国阵政府所犯下的错误,莫只是纸上谈兵。 他说, 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内阁特别委员会日前召开首次会议,这项会议乃由首相敦马哈迪主持,出席的成员包括了砂拉越与沙巴首席部长。 该委员会通过添加沙巴及砂拉越的各领域成员,结合不同领域的意见。这些成员包括了沙巴副首长马迪乌斯登敖、砂议会副议长格拉瓦卡拉、砂首长署(法律、州与联邦关系及计划监督)助理部长莎丽花哈西达、联邦贸消部副部长张健仁及前沙巴州律政司拿督符傑新。 “毕竟这事项关系到砂拉越及沙巴人民的权益,我很高兴的看见这特别委员会的成员包括了砂拉越政府代表。“ “这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也显示了希盟政府对归还沙沙应有权益与地位的诚意及政治立场。” 他说,他在国会下议院会议中多次提到这课题,并非它只是希盟竞选承诺之一;重要的是,这关乎砂拉越及沙巴人民的利益。 他强调,执政者只是受委代表人民暂时管理资源及财富,为人民带来发展,但是前朝国阵政府却剥削了东马人民的权益,这是要不得的。 他希望该委员会能在设定的时限内采取积极的行动,别只是拟定让人悦目的报告,而应以实际行动来纠正前朝国阵政府所犯下的错误,恢复沙巴及砂拉越的平等地位及权益。 该委员会所要修正的法案包括探讨砂拉越及沙巴对自然资源及石油与天然气的权利。而他也希望看到委员会能修订联邦宪法第1(2)条文,即恢复砂拉越及沙巴的平等伙伴地位;及对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即对砂拉越特别补助金条款进行适当修订。 俞利文说,这是纠正前朝国阵政府错误的历史性步骤,尤其是涉及我们的自主权及与在联邦中的平等伙伴的地位方面。 “委员会的成员来自各个领域,结合了各种不同的思维来审查1963年大马协议的内容,以作出必要的纠正并恢复我们的权利。” 他指出,这与前朝国阵政府的做法有很大的区别;就检讨1963年大马协议及归还沙巴及砂拉越权益方面,前朝国阵只是闭起门来自己讨论,他们只接纳及采用自己自身的一套,以达致自己的政治目的,并没有开诚布公的接受各方意见。 “虽然砂政党联盟政府表示对这特别委员会的看法有所保留,但我最近与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刘伟强了解,部长也保证该特别委员会的决定必须达致一致的共识,而非以多数意见为准,他亦向砂首长阿邦佐表达可这事件,以消除他们担心东马代表不足而意见不受重视的疑虑。”

希盟将与印尼谈判渔船扣查事件 俞利文:维护海域权益保护渔民至关重要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指出,就我国渔船遭印尼扣查的事件,希盟政府将于雅加达与印尼召开正式会议,就释放我国渔船的事宜展开谈判。 他在国会下议院会议提问有关日前我国渔船遭印尼扣查事件的进展,获得联邦农业部长哈芝沙拉胡丁保证将尽力确保印尼释放我国渔船。 部长告知,他已经与印度尼西亚海事和渔业部长苏茜普吉亚斯图蒂进行联络,目前正等待对方安排在雅加达举行正式会议。 这次的谈判不单针对就上周被扣查的我国渔船,也包括过去几个月来被印尼当局截获的砂拉越渔船。且也将为这长期发生的情况寻求解决方案,包括双方水域的官方立场。 俞利文在提问时谈及,我国渔民及渔船被印尼当局扣查和没收的事件越来越多,包括在今年3月12及13日分别遭到印尼扣查的钓鱼船及在砂拉越注册的渔船。 尽管这两艘船在逮捕时的坐标都据说是在马来西亚水域内,但却被指闯入印尼水域。 俞利文被告知,实际上马来西亚和印尼政府已在2017年11月于古晋签署了谅解备忘录。该谅解备忘录的其中一项是指基于两国海域界限的模糊,许多这类案件都是无意中所引起,因此任何被捕的渔民都将被迅速释放。 “两国都同意,大多数渔民的经济收入不高,完全依赖他们的捕鱼活动糊口。因此应该尽快获得释放,包括他们的船只和捕鱼设备。” “然而,虽然有了这样的理解,印尼当局却仍拦截全国各地的更多我们的马来西亚船只,即使渔民声称他们是处于大马海域内,也同样遭扣查。目前,有8艘马来西亚船只被印尼当局没收,而马来西亚目前则有9艘印尼船只。” 部长接着说明,马来西亚与印尼拥有争议的水域界限,这可能是两国海域界限有不同的诠释所致。最重要的是,印尼政治局势也是一项主因,鉴于印尼即将举行选举,也造成我国渔船的被逮捕频率有所增加。 俞利文指出,这个问题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且实际上,问题所涉及的部门甚广,包括农业部、国防部、内政部和外交部。 “这就是为何我在国会会议上向部长建议政府应该在内阁成立一个特别工作小组,与印尼政府进行更高层次的直接谈判,以解决任何争端。这对于维护我们的海域界限权益及保护我们渔民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 他感谢所有相关部长的努力,同时他希望这个问题能够尽快得到解决,确保我们的大马同胞及船只能安全回来。

狂犬病肆虐夺16命,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狂犬病肆虐夺16命 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 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质问砂政党联盟政府,既然去年10月宪报已颁布为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为何迄今事隔多月却未见当局严格执行? 他说,砂拉越狂犬症肆虐的情况严重,自2017年7月迄今已有61个地区被鉴定为疫区,且也夺走了16条人命。 他指出 ,狂犬症对民众的生命安全已经构成严重的威胁,因此,任何遏制狂犬症蔓延的政策都是刻不容缓。 “但是不解的是,既然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在去年10月已在宪报上公布,为何迄今未见当局给予执行?” 他是针对砂首长政治秘书陈开指砂政府早在去年10月已就家犬植入芯片之计划,颁布宪报宣布生效的事件,如是指出。 他强调,狂犬症事态严重,现在也不是口水战或耍嘴皮的时候;重要的是必须遏制狂犬症的恶化。 他解释道,他之所以一再重申砂议会必须尽快提呈及通过为宠物植入芯片法案,乃因这将有效控制狂犬症的肆虐。 “砂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之前说该法案将于去年的7月提呈,之后却说展延到去年11月,惟却又因土著习俗地课题再度展延。之后也没有听到砂政府公布提呈有关法案任何进展。如今从陈开那获知宪报已经颁布这措施,我当然也感到欣慰。” 他说,他接获多方面的的消息,只被遗弃的猫狗数量有增加的迹象,其中一项原因是申请家犬及家猫执照的程序让民众认为繁杂。 他说,为家犬家猫植入芯片,将可以起着监督的作用。一旦有家猫或家犬被遗弃,将可以追踪到饲主的身份等资料,当局可向他们追究必要的责任;此举可以减少猫狗被遗弃的问题,进而防范及狂犬症的蔓延。 他说,如果猫狗被遗弃的问题日益严重,将增加狂犬症疫情更趋严重的情况。 “但是,我却纳闷,为何相关计划已经在去年10月在宪报公布,但迟至今日,却未见相关当局严格实行?” 俞利文,虽然有消息指砂拉越政府将在今年3月或4月实行为宠物植入晶片的措施,但以目前的情况而言,遏制狂犬病的措施是刻不容缓。 “而且必须确保的是,相关的计划不单得即刻施行,且还得严格加以监督。” 他强调,任何政策就算有立法、没严格施行,根本就形同空谈无物。 “我只想大家认真看待及看清这事件的严重性。如果不即刻采取及执行有效的措施,或许将会有更多性命丧失。” 他说,除了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外,他也建议建议地方政府简化为宠物申请执照的程序,鼓励更多民众为自己饲养的猫狗申请执照以减少流浪猫狗的问题。 所以他建议砂拉越地方政府简化宠物执照的申请手续,并在砂各地设立狗只收容所,以减少狗只被遗弃的问题。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