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权地方民主 彰显18岁青年投票权和参选权之意义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7月17日发表文告。  2019年7月16日,朝野一致通过修宪案,赋予18岁至20岁的选民选举权和参选权,以及落实全民自动登记。希盟政府勇敢踏出扩大民众政治参与的第一步,是我国民主进程历史性的一天,这项变革的成就也属于全体马来西亚人民。  尽管如此,从当前民主化的实践进程来看,这项变革只能算是开启了改革之门,政府仍需要推动及完善各项体制改革举措,包括赋权地方民主,中央政府权力下放,回复地方政府选举,不断扩大民主参与的深度和广度,才能够彰显18岁青年投票权和参选权的实际意义。 当前,我国的3层政府机制,即联邦、州和地方政府,唯有联邦和州层面赋予人民选举权,地方政府则采取委任制,且主要施政由公务员来管辖,县市议员的执政及问责权限非常有限,从公民政治角度来看,这是不健全且严重缺乏问责效能。 我国的选民,基本上每5年才投一次票,以选出联邦和州政府,在联邦直辖区的选民,因为没有州政府选举,更只拥有一张选票而已。在这种每5年才行驶一次选举权利的政治氛围和结构下,公民政治并未普及,民主政治参与也并没有扩大。 即便是换了新政府,政治问责和体制改革仍举步艰辛,过去一年希盟政府更多次面对保守势力反扑,让社会舆论被少数极端论述绑架。换句话说,如果单单只是落实18岁青年的投票权,也只是在来届大选徒增更多选民,并未能为我国的民主化进程带来实际意义。 另外,是次修宪也修改联邦宪法第47(b)条文,将成为国会议员的年龄,从原本的21岁降至18岁。降低参选年龄,除了考验青年代表的心智成熟、社会历练、政治识见和议题掌握能力,我们也必须留意当前体制,是否真有提供那么多机会给年轻人? 当前国会议席只有222人,就算各州政府随后全面配合这项举措,全国各州也只有589个州议席,如果未能提供更多的政治空间予年轻人,仅仅降低参选年龄好比空中楼阁。 因此,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能够成为解套方案,积极稳妥地扩大公民们的政治参与,让年轻人能够从地方政府开始实际操作,培育问政能力和政治历练,扩大公民政治参与,加强地方问责文化,从而完善18岁青年投票权和参选权这项变革。 从国家政治制度来看,地方直接民主与高阶的国州代议制民主结合,能够相得益彰,既更全面保障市民的民主权利和参与需求,也巩固我国的民主化进程,打造一个民主、公平、自由、繁荣、进步的国家。  

自由是一切权利之母 国民应专注体制改革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暨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于2018年8月18日,在丹登政治教育之旅所发表的演讲词: 民主行动党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与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行动党组织局秘书伍薪荣和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特别助理赵子路,分别于8月16日和17日在登嘉楼和吉兰丹展开政治教育之旅,让超过50名新党员认识民主行动党的历史、组织和意识形态。 希望联盟执政百日,遭国阵不断抨击无法完全兑现竞选承诺,张玉刚表示,自由是一切权利之母,希盟接手的是一个官员贪赃枉法、腐败透顶、体制败坏、经济溃乱、恶法当道、司法不公的马来西亚,国人更应该专注的是希盟政府体制改革的成绩单,而不是落实必须大量消耗国库的惠民政策。 “国阵执政61年,不只是贪污腐败,更是在各个政治层面侵蚀人民的自由、人民没有了自由,其他的一切权利只能是形同虚设,更无从享受,也不获保障,最终大家只能像猪猡一样,在温饱线上挣扎。” 他说,造成国家人民深陷政经文教困境的根本原因,丧失了说真话的勇气和能力,只能对腐败的前朝政府唯命是从,根本原因是三权失衡、体制腐败,无从制衡失控的前朝政府。 他表示,唯有推动新政,修复宪政及三权分立、重建国家制衡机制、废除种种恶法和保障新闻及言论自由,我们才能建立一个能够让人民充分行使各项权利的环境,制止巫统、马华和伊斯兰党继续操弄宗教和种族情绪,也只有在这个环境,《希望宣言》所承诺的各项惠民政策才能到位的惠及每一个人。 张玉刚表示,过去百日,希盟政府在落实体制改革的决心是不容置疑的,已经包括削减首相权力、赋权国会让各个制衡机制向国会负责、废除恶法、展开肃贪倡廉的政改,一一推动前朝政府掌权61年来未曾有过的突破性体制改革。 “国阵反对党无视国家财政状况,无视希盟整顿体制的前瞻性,却只是捉着几个目前财政并无法推行的惠民政策大做文章,不断配合伊斯兰党在民间操弄族群和宗教情绪,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强调,很多暂时无法落实的惠民承诺,比如说废除收费大道,并不是希盟不要做或不想做,而只是因为国家暂时的财政状况不允许这么做。 “政府目前重中之重的任务,当属重建和修复国家的体制,确保所有人的自由权利都受到保障,在这基础之上,国家和社会经济发展才能够有更多更大更多元的可能性。这也是人民应该关注的焦点和方向。”

金马仑农友患难见真情 百吨蔬菜捐赠全国各地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4月13日发表文告: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指出,尽管金马仑菜农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施虐,菜价不理想的局面,在过去的23天的行动管制期限,金马仑菜农仍然发挥患难见真情的无私奉献精神,捐赠超过100吨的新鲜蔬菜给全国各地,不分种族和宗教的贫困人士,以减轻他们的日常生活负担。 “这段期间,由金马仑民主行动党协调筹办再捐赠出去的蔬菜,已经高达50吨,再加上金马仑各个热心人士和社团发挥大爱精神,自动自发捐赠给外界各慈善团体如老人院、孤儿院及食物银行的蔬菜,加起来肯定超过100吨。” 他在协助霹雳州万里望区州议员周锦欢筹备五吨蔬菜之后表示,金马仑行动党筹获的新鲜蔬菜,来自金马仑蓝谷、甘榜拉惹、瓜拉德拉、直冷甲、美兰村、碧兰璋、哈布、冷力和巴登威利新村,捐赠的对象涵盖全国各地,特别是彭亨州、吉兰丹和登嘉楼这三个州属,这些蔬菜都交由当地州议员或行动党支部派发给当地有需要的穷困人士。 与此同时,张玉刚也严正驳斥网络上一些极端分子针对金马仑菜农的煽动言论,这些极端分子凭借几个园主丟菜的言行,就一竹竿打翻整船人,污蔑金马仑菜农是为了骗取政府津贴而丟菜博同情,无视疫情期间金马仑菜农为贫困大众捐赠大量蔬菜的善行义举。 “金马仑菜农在国家面对灾难之际,积极发挥同舟共济的精神,尽管自身也面对重重困难和挑战,也无私捐赠超过100吨的心血给全国各地的贫苦民众,这些极端分子的指控不但是莫须有,且充满种族极端的恶毒议程,误导马来社会仇视金马仑人。” 他也恳请那几位上电视的菜农,别再制造机会给有心人士破坏金马仑,如果真有很多蔬菜无法分销,可以联络各个慈善团体或金马仑行动党协助派发给平原有需要的群体,千万别糟蹋粮食也陷金马仑于不义。 图1:张玉刚(左5)和金马仑碧兰璋支部主席黄文源(右3)筹办3吨蔬菜给吉兰丹话望生支部派发给穷困人士   图2:极端分子在脸书发表的煽动言论,误导不少民众  极端组织号召杯葛金马仑菜农: https://www.facebook.com/cikguizzat.bmf/photos/a.107132167377837/208538080570578/

张玉刚:马华作茧自缚后,应痛定思过,才能浴火重生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6月11日,针对马华陆续关闭服务中心的现象发表言论。请刊登,谢谢。 马华作茧自缚后,应痛定思过,才能浴火重生 (金马仑高原11日讯)针对马华在509变天之后,在全国各地陆续关闭服务中心一事,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劝勉马华各级领导,不应该表现出意志消沉或赌气的态度,反之更应该痛定思过,全力支持希望联盟新政府的政治改革议程,马华才能有浴火重生的希望。 “马华如今的窘境,其实都是国阵执政马来西亚61年来的作茧自缚。一直以来,马华的领袖都依赖政府输送的资源,或接受体制内各种各样的政治委任以获取资源,来提供选区服务。这种党国不分,滥用政府资源的做法,令马华领袖麻醉于其中不思危机,以至于巨变发生后手足无措,负气消极的关闭服务中心。” 他表示,国阵于1970年代扩大阵容之后,马华公会就从独立年代的执政三巨头,开始步入当家不当权,选择为巫统代工的经验模式,一切以巫统马首是瞻,为各项不利人民的政策背书。马华在大是大非前与巫统狼狈为奸,终究惨遭全民海啸淹没。 他指出,马华沦为巫统的附庸党之后,为了掩盖其窘境,埋首于选区服务,一众国州议员甚至本末倒置,骑劫地方政府的工作,不断指控行动党是一个只会骂不会做,没有服务人民的政党。马华的国州议员把大部分的资源和精力都投放在地方服务,也让大部分人民分不清地方政府和国州议员的职权,造成地方施政的种种乱象。 “马华应该做梦都没想过,当初扭曲机制压迫在野党,如今竟然自作自受。当然,新政府是不会走回国阵的旧路,首次给予在野党选区拨款,已经证明了新政府要落实新政,匡复宪政的诚意和决心。” “新政府上台后,除了彻查和清理前朝政府的种种弊端,也将进行政治改革,让各级政府重新各司其职,树立正确的问责制度。其中包括选举改革、恢复国州议会的职能和权威、政治献金法、落实地方政府选举、提升在野党地位和福利、司法改革等都是重中之重的改革议程,而马华应该走出巫统的阴影,全力支持新政府的政改议程。” 也是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的张玉刚勉励马华,马华当前的寒冬期,行动党也曾经经历过。民主行动党曾经在1995年(9国11州)、1999年(10国11州)和2004年(12国15州)全国大选遭受重挫,其中党领袖林吉祥、卡巴星和曾敏兴甚至在1999年大选一起落马,一度要靠变卖党产求存。 “然而,民主行动党并未曾为此而气馁,反而自强不息,招收各阶层人才,才迎来2008年政治大海啸。从未执政过的行动党,在最衰弱的日子,仍然在全国各地维持支部运作,忍受马华的冷嘲热讽,坚持民主抗战运动,持续提供选区服务;反观坐拥数十亿党产的马华,怎么可以输掉政权之后就心灰意冷,消极用事?” 他表示,马来西亚要完成民主化转型,不能缺乏优秀的在野党,马华各级领袖应该认真向选民道歉和反思己过,学习正确的经营政党手法和理念,如群众募款,这才能让马来西亚的政党轮替变得有意义。 “马华应该感到庆幸,因为我们将确保希望联盟新政府落实体制改革,包括提升在野党的议会地位,让在野党享有同等的服务中心津贴。我们一切以法治为基础,不会像马华以往一样压迫在野党,反之会扶持他们成为议会内有为的在野党。” 509之后,马来西亚二次建国,重建的不只是几近崩坏的经济,也包括被“盗贼统治”摧毁殆尽的政治体制,以及人民希望。

拉蒂花职位非国会委任,应重查明福案彰显改革决心

拉蒂花职位非国会委任,应重查明福案彰显改革决心 公正党前法律局主任受委反贪会主席,在马来西亚政治圈引起震撼,事关拉蒂花职位受委并非如同希望联盟宣言所指出的“反贪会应成为独立机构,并且向国会负责和报告“的理念有违背。再加上拉蒂花实际上除了是公正党法律局主任之外,她也是公正党中委,属于政党的最高领导层,因此难免出现不中立的观感。虽然拉蒂花在较后表示她已经退出公正党,但并不意味着这次的委任完全合情合理。 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也在较后发出文告冀望她能够大刀阔斧改革反贪会,加强打击国内各级的贪污风气及文化,包括对赵明福命案重新展开纪律调查,严厉对付涉案的反贪会官员。 他表示,赵明福是在2009年7月16日进入反贪会大楼录取口供,就一去不返,最后发现陈尸在反贪会大楼。上诉庭已裁决赵明福是被人致死,而不是悬案,因此身为涉案单位的反贪会也应该遵守法庭的判决,对涉案官员展开纪律调查,以实际行动还赵明福一个公道和正义。 “社青团拒绝遗忘这宗惨案,大好青年无辜丧命,赵家失去儿子和兄弟、爱妻丧失至爱、遗孤从未见过爸爸、行动党失去优秀党员。一切都源自于前朝国阵政府及反贪会的政治阴谋,造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遭受一辈子的苦痛和哀恸。” 他指出,涉及赵明福命案的数名反贪会官员不只是仍逍遥法外,有的甚至升官发财,这让人无法接受。拉蒂花过去曾经与雪州政府共事,必定十分清楚前朝政府和反贪会针对希盟政府的政治迫害,而赵明福也正因为反抗这一场政治迫害而无辜牺牲,因此反贪会对涉案官员展开纪律调查是刻不容缓。 张玉刚强调,赵明福的家人和至亲好友经过10年的漫长等待,终于斗争至政党轮替,所以各个执法及涉案单位不应再拖延寻找真相及对罪魁祸首绳之以法。

陆交局金马仑大型执法 吁请约束外劳驾驶菜车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暨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于2018年8月9日,针对陆路交通局在金马仑展开大型执法行动一事发表文告: 马来西亚陆路交通局于8月6日至7日在金马仑高原各地区展开大型执法行动,取缔违法的菜车,造成舆论纷纷。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指出,该执法行动是因为陆路交通局接获大量来自民众投报,金马仑的外劳在当地驾驶菜车,频频造成多宗伤亡车祸,由布特拉再也总部亲自下令展开。 张玉刚表示,不少金马仑农友因为在四轮驱动车或吉普车安装不符合规格的车斗围栏而遭取缔,让他们非常苦恼,纷纷向州议员大吐苦水。 “由于较早前发生了几宗外劳驾驶菜车而造成的车祸,因此当局不得不展开执法行动。我有要求当局对不太过分的围栏通融处理,但我也希望农友们能够配合,约束外劳别让他们把菜车驶出马路,以避免发生车祸,危及无辜的道路使用者。” 针对菜车车斗围栏的问题,张玉刚强调,迄今为止,金马仑陆路交通局分部依然开放申请金马仑特别路税,只要菜车符合安全条件和指南,就能获得金马仑特别路税和安装车斗围栏。 “另一方面,目前车斗围栏的高度极限是基于安全考量,由各方面所达成的协议,以确保菜车的平衡性和安全性,一旦发生意外车祸及人命伤亡,所有人包括驾驶员和道路使用者,都能获得保险公司的保障。” 由于申请特别路税的菜车只限在金马仑行驶,而有部分菜车用者不需要特别路税却又想安装车斗围栏,张玉刚透露,他已经与金马仑菜车公会合作,向交通部要求改善和简化申请程序,而此事正在进行中,希望早日为菜农们捎来好消息。

彭希盟9议员为金马仑农民请命 呼吁州政府重新检讨农业地政策

彭亨州9位希盟州议员今日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彭亨州政府能给予3年的农地免稅期,并且重新检讨即将落实的农业地租用政策,让政府与农民在新冠疫情期间共赴时艰,携手度过经济的寒冬。 在2020年1月30号,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宣布将分派租约予1018名先前持有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的金马仑农民,涵盖的总土地面积为5526.219公顷。自2020年2月尾起,由彭亨机构 (Pahang Corporation Sdn Bhd) 发出的新金马仑农业地租约已分阶段分发给土地临时准证的原持有者。 经过仔细研究租约内容并聆听金马仑农业组织与农民的看法后,彭亨州9位希盟州议员共同发表联署备忘录,呼吁彭亨州政府重新检讨金马仑农业地租约的租金与细节规范。 9位彭亨希盟州议员表示,其中一项最让农民深感恐慌的是农业地租金的涨幅惊人,让农民大喊吃不消。根据租约内容,新农业地的年租金为1英亩4500令吉,若以原有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 (TOL) 收费以及水费的884令吉作比较,涨幅接近500%! 众议员认为州政府此举大大加重农民的负担,犹如杀鸡取卵,从农民口袋中快速获取最大的收益,却忽视了长远而言对金马仑农民乃至整个金马仑蔬菜与花卉业的严重影响,甚至使整个金马仑农业一蹶不振。 张玉刚:金马仑农地租金全马最昂贵 金马仑丹那拉大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倘若比起彭亨州其他县属的农业地租金,即油棕园1英亩24令吉(年租)和水果园1英亩8令吉(年租),金马仑农地租金显然十分昂贵,也是全马最昂贵的农地租金。 此外,彭亨希盟众议员亦认为州政府只给予农民3+2年的租赁期限太短,因此无法给予农民土地保障。此前绝大部分金马仑都只持有维持一年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每一年都必须到土地局申请更新准证。虽然新租约给予农民3年的租赁期限是稍有改善,但仍然无助于给予广大农民安心耕种的信心与保证,更无法实现推动农业现代化与产业升级。 全球经济都因为新冠肺炎突然来袭而陷入寒冬,而我国早前由于实施管制令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无可避免地造成了许多经济领域蒙受巨大的损失,因此农业作作为环环相扣地经济其中一环亦无法幸免地受到疫情带来的冲击。彭亨希盟众议员因此认为,政府必须采取果断,直接地采取短期与长期的措施来扶助与振兴农业,而当中最有效的措施便是放宽土地租约政策,让农民直接受惠。 有鉴于此,众议员联签备忘录,呼吁彭亨州政府能给予3年的农地免稅期,让政府与农民在疫情期间共赴时艰,携手度过经济的寒冬。 众议员也呼吁州政府重视备忘录中提出的多项放款金马仑农地租约的建议,重新检讨金马仑农地租约的租金与细节规范,以冀减轻农民负担,持续辅助金马仑农业,逐步让农业进行产业升级,同时与农业业者携手合作确保蔬果供应充足,进而保障全国消费者地利益以及全国食物安全。 9位参与共同声明的彭亨州希盟州议员: 美律区州议员 - 李政贤 吉打里区州议员 - 菈菈 沙拜区州议员 - 卡玛吉 直凉区州议员 - 梁耀雯 都赖区州议员 - 邹宇晖 文德甲区州议员 - 胡智云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 张玉刚 士满慕区州议员 - 李健聪 德伦敦区州议员...

幕尤丁政府打压言论自由 制造白色恐怖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6月18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随着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逐渐改善,幕尤丁政府近日动作频频,展开对付异议,打压言论自由的行动。 仅仅在这个星期,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因针对反对童婚发表言论,以及人权律师兼社运活跃分子茜蒂卡欣疑在其脸书发文质疑伊斯兰党,遭到警方传召录供。此外,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入禀联邦法院,指控《当今大马》读者留言“贬低”司法体制,因而起诉《当今大马》及总编辑颜重庆“藐视法庭”。前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亦在今天表示警方针对他在3月6日接受半岛电视台访谈节目时,批评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及国盟政府一事援引煽动法令进行调查。 显然地,后门政府这一系列对公民社会,媒体及在野党所下的重拳,意图制造白色恐怖让人民噤若寒蝉。 自2018年改朝换代以来,希盟政府极力保护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在短短的2年执政期内愿意聆听民意,也更容许民间组织,社运人士及政敌批评政府施政。英国经济学人智库发布的2019年度全球各国民主指数(Democracy Index)中,马来西亚取得第43位的排名, 比2018年的第52名上升9名,而对比国阵时代2017年的第59名共上升了16个名次。 此外,马来西亚在国阵执政60年来打压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种种恶行罄竹难书,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上往往敬陪末座。希盟在2018年成功执政后,我国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从2018年的145名快速上升到2019年的123名,而在2020年公布的报告再上升至101位。种种成绩显示了希盟政府不断改善人民的言论自由空间,鼓励更多公民监督政府施政并积极参与各类社会与国家议题,共同建设国家的未来。 遗憾的是,幕尤丁政府如今为了稳固本身危机四伏的政权,滥用国家机器轮番针对社运人士,媒体及在野党所发表的言论展开调查。国盟政府甫上台数月所采取的对付异己,打压言论自由的恶劣做法使希盟政府改善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努力付诸东流。 国盟政府作为由不同派系以夺权的方式产生的后门政府,本身缺乏正当性(legitimacy)而广受批评,同时首相慕尤丁也面对强大盟友如巫统与伊斯兰党虎视眈眈的局面,可能因而选择打压言论自由,试图制造白色恐怖让所有异议分子噤声,从而达到稳固政权的效果。 唯有替换国盟政府,才能停止幕尤丁政府滥用国家机器来打压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唯有希盟政府才能保障公民社会的言论自由空间,鼓励公民自由发表意见,同时让作为第四权的媒体能自由与不受干预地报导,以让各方有效发挥监督政府的角色。

张玉刚:反对彭亨州引进落伍刑法对付性少数群体

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8年9月5日,针对彭亨州计划向性少数(LGBT)群体落实鞭刑一事发表文告。 日前,彭亨州宗教局主任莫哈末诺表示将可能跟随登嘉楼州的步伐,讨论对性少数群体(LGBT)落实鞭刑,以彰显严正执行遏制性少数群体的法律。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他尊重伊斯兰教对性少数群体的原则和立场,但同时他也强调,引进落伍的刑法惩治和羞辱性少数群体,并不符合伊斯兰的公平正义理念。 他指出,虽然伊斯兰教义明文禁止穆斯林必须弃绝同性恋与同性性交,然而纵观伊斯兰的历史,却从来没有记载有任何性少数群体被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处置的纪录,因此采取严刑峻法对付性少数群体,有违伊斯兰先知教育社会的意愿。 也是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的张玉刚表示,性少数群体在马来西亚是社会中最为边缘、最为弱势的群体之一,不论在法律制度、教育、职场、家庭、宗教、医疗服务、心理健康、媒体、社会服务及其他领域,都遭受歧视和不公平的对待,向弱势群体施加凌辱性的公开鞭刑,是不公不义的做法。 他表示,巫统执政的彭亨州政府,应该响应现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念兹在兹的“彭亨持续进步”(Maju Terus Pahang)的口号和精神,励精图治专注发展彭亨州的经济活动和解决民生问题,而不是引进落伍的刑法对付弱势群体,让人误以为彭亨州失去了方向。 人类社会的最终目标是和平共处,共同发展,性少数群体作为社会弱势群体之一,讨论他们的权利和保障,在马来西亚却沦为政治不正确的议题。社会各层面应该更多关注并参与消除基于性别的暴力,为弱势和受压迫的群体提供有力的保护与支持。

彭亨州政府应遵循副首相议决 加速解决金马仑农民土地问题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1月3日发表文告。 随着副首相旺阿兹莎前往金马仑进行官访,巡视多处森林保留地和河流保留地,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彭亨州政府和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应该遵循象牙行动的多项议决,即加速解决金马仑农地问题和研究提供更长的农地租约期。 他强调,副首相正视金马仑农业组织的要求,允诺督促州政府改善农地政策,并且积极协助农友进行产业升级,以确保金马仑农业的永续发展。 彭亨州政府不应该在农地政策继续拖泥带水。张玉刚举例,霹雳州希盟政府当政不到半年,就着手改善农地政策,延长由前朝政府订下的5年期限至5年。而且,之前没有接受3年租期合约而献议过了期的农民和业者会重新收到由农业发展局发出的新的订下5年租期的租约献议。5年期限由签约后算起。 “要知道,金马仑农地的临时准证只不过是1年,这足以证明彭亨州政府所谓的技术问题根本不是大问题,欠缺的只是要解决问题的政治意愿。” 张玉刚指出,金马仑农友在国阵政府执政底下,到今天仍然只获得最没有保障性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而且常常无法如期更新准证,变成“逾期非法准证”,让农友们提心吊胆,无形中也让州政府无法获得最佳的土地收益,进而影响州政府的财政状况。 他说。由于农地准证只是短短1年,金马仑的土地政策和农业发展并不具备永续。农民因担心执照无法更新,就不会对自己的农业事业抱持长远和永续规划。为了在执照期限内实现收成目标,回收成本,农民被迫选择高度污染性的化学肥料以催生农作物,但也对土地的破坏变得更糟。 他表示,只要农地政策有保障,金马仑农友就可以更加放心作出长远的投资也可以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这会带来更高的生产力和降低成本,最后会惠及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