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 姓简体 统一使用“锺”作为规范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语范)今日在布城会见了马来西亚锺氏宗亲会,同意使用“锺”作为鍾姓的规范简体字。 根据大马锺氏宗亲会的说法,中国大陆在1956年将“鐘”和“鍾”简化为单一汉字“钟”,但2013年6月中国国务院发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规定“鍾”用于姓氏人名时可简化成“锺”,部分原因是因为鐘姓是不同于锺姓(鍾姓)的一个小姓氏。 然而,目前一部分学校老师仍采用“钟”作为鍾姓的简体字,使得学生感觉混淆,因为“钟”是“鐘”以及成语“锺靈毓秀”等的简体字,即“时钟”与“钟灵毓秀”,不能用于“鍾”姓。因此锺氏宗亲会特别希望教育部关注这个问题。 据大马锺氏宗亲会披露,“鍾”和“鐘”的简化字本来都写成“钟”。2009年中国国务院颁布《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稿)后,这两个字开始分工。《通用规范汉字表》于2013年6月由中国国务院正式发布。 张念群表示,既然2009年后出版的辞书都遵照“钟”“锺”分家的规定,教育部也会依循这种规定,所以希望全国的老师们都能留意。 在场者包括语范副主席拿督吴恒灿,秘书长锺启章,委员罗华炎博士好吧,范忠星及黄玲玲。 马来西亚锺氏宗亲会总会也派代表与语范进行交流,他们是全国总会长鍾再发,全国总财政鍾尚福 ,雪隆会长鍾香德,彭亨会长鍾绍安,森美兰会长锺雄,雪隆青年团长鍾德福,霹雳青年团长鍾嘉宏以及霹雳理事鍾庆荣。 张念群说,语范今天也讨论了未来的活动方针,包括出版《华文译名手册3》及《马来人名译名统一手册》。 除了新的政府部门之译名及新内阁名单,手册还需要增加其他州首府道路的华文译名。 目前语范已经完成的道路华文译名只有吉隆坡和乔治市。 语范也希望能在近期举办有关语言规范之国际学术讲座,邀请中国与港台学者专家前来主讲。

10亿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须确保善用并真正让学生及教师受惠

砂政府偿还联邦的10亿债务,达成共识将用作修建砂残破学校 联邦内阁批准砂政府用于偿还联邦10亿令吉的债务,作为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的用途。 联邦教育部发出文告指出,联邦教育部长马智礼是在日前拜会砂首长阿邦佐哈里时,两人经讨论后所达到的成果。 值得一提是,砂拉越将有43万6000名学生从上述决定中受惠。 为确保是项计划能够透明及廉正进行,政府将成立一个以联邦教育部﹑财政部及砂拉越政府为首的特别委员会。同时,这些残破学校修建工程也将由砂公共工程局负责执行。 文告中强调,内阁也同意就修建残破学校计划给予高度关注,确保该10亿令吉款项得以善用,真正让学生与教师受惠其中。

希盟至今已拨款1400万给政府资助学校进行迁校!

首先,《教育法令》只有区分“政府学校”(Sekolah Kerajaan) 以及“政府资助学校”(Sekolah Bantuan Kerajaan)。马华在朝时把前者称之“全津华小”,后者则是“半津华小”。 在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上任后,许多华教领袖都告诉张念群不要再以“全津”和“半津”分类学校,这是错误的。 希盟政府没有拨款给政府资助学校进行搬迁?让数据说话: (一)森美兰乌鲁甘中园华小在2012年3月5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3日汇款三百万,学校计划在2019年完工,2020年新校舍开课。 (二)吉打巴林园培智华小在在2013年7月10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10日汇款一百万,学校计划在2020年完工,2021年新校舍开课。 (三)彭亨直凉金马梳华小在在2016年11月21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10日汇款一百万,学校计划在2020年完工,2021年新校舍开课。 (四)槟城乔治市益华华小在在2017年3月23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27日汇款一百万,学校计划在2020年完工,2021年新校舍开课。 (五)雪兰莪峇玲珑敦化华小在在2017年5月17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10日汇款一百万,学校计划在2020年完工,2021年新校舍开课。 (六)柔佛东甲新廊华小是10+6的搬迁华小之一,在2018年6月11日获得迁校批准,希盟政府在2018年12月28日汇款四百万,学校计划在2019年完工,2020年新校舍开课。 而(七)霹雳太平华联二校在2013年1月15日获得迁校批准和(八)霹雳安顺十二碑华小也在2017年12月16日获得迁校准证,各别获得一百五十万的拨款事宜也在进行中。 以上八所学校都是“政府资助学校“,亦或者是马华惯用的“半津华小”,都有获得希盟政府拨款搬迁建新校舍。 这些学校获得迁校拨款一事,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已经在2018年12月27日公开全国883所政府资助华小获得五千万拨款的受惠名单中清楚列明,如实昭告天下。 这1400万的拨款给了政府资助学校,是为了协助学校虽然获得迁校许可,但却迟迟不能展开迁校工程的难题。未来,也还会有其他的政府学校和政府资助学校获得拨款进行迁校。 张念群说:“我欢迎反对党对我的表现进行严苛的监督,但希望这些马华领袖能够做足功课才来发言。” “上任至今逾六个月,我用4个月半的时间处理了5000万华小特别拨款、5000万教会学校拨款、1500万华中拨款,并且将受惠学校和数额一起公布。这个记录不会是绝后,但肯定空前。” “2019年第11天,我也完成了独中1200万特别拨款。以前我要求国阵政府效仿槟城州政府的效率,很高兴现在可以兑现。” 希盟与国阵是否不一样,未来会有更多的实例。 张念群

1200万独中拨款成首炮 张念群:已开始搜集汇款资料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表示,2019年的特别拨款,会优先处理1200万拨款予全国华文独立中学,这次的发展拨款,将充作学校基建和维修用途。 “我的办公室已经向全国独中校长联系,开始搜集汇款资料,也会配合财政部在最短的时间内电子转帐给予学校,不干捞、不抽佣、不回扣。” 有别于前朝政府,希盟新政府在制度化拨款独中后,以透明化和行动兑现承诺,这是新政府落实改革的诚意和决心。 华文教育新篇章 1月11日,财政部也将移交200万拨款的支票予新纪元大学学院,也是中央政府第一次对华社民办三所大专院校的拨款。 无论是给予独中拨款,还是对华社民办大学的肯定,是新政府对华社的诚意,相信也是大马华文教育的重要篇章。

拨款电子转帐不会干捞 张念群:新政府绝不纵容从中得利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议员选区拨款抽佣一事在2019年1月3日发表文告: 我已经和相关麻坡华小工委会主席联系,了解到这次拨款抽佣事件,涉及的是冒充议员助理的承包商,而非该选区的议员助理。我在获得有关信息后,已经马上告知有关学校和单位向反贪会举报。 我必须强调,这次的抽佣事件,是针对议员的选区拨款,而非教育部或财政部给予学校的维修特别拨款。 教育部和财政部在2018年12月发放的特别拨款,是通过电子转帐系统(e-Vendor),全数直接进入学校或董事部户口,因此不可能出现有如前朝抽佣或干捞的行径。 倘若有人对政府拨款要求回扣、抽佣或干捞,特别是给予学校的拨款,我呼吁校方或相关单位必须挺身而出,勇敢向反贪会举报,并将涉案人物绳之于法,否则将会姑息养奸。 针对有心人士冒充议员助理,学校也必须再三和相关选区的议员或其他助理求证,甚至是社区的社团领袖取得正确联络,才不会让他们有机可图。 新政府秉持廉洁至上的精神,绝对不会纵容任何人士对学校拨款从中得利。反贪反腐,人人有责。

公开透明有效率 教育部顺利汇款给全国华小

2018年8月10日,财政部批准了华小5000万的特别拨款;2018年12月26日,教育部顺利汇款给全国华小。 883所政府资助华小中,68所不提出申请,37所属于教会学校类别,6所获得迁校基金,其余772所获得5000万的拨款。 从设计线上申请网站、公开线上申请、特许估价师审核、整理批阅拨款数目等,我们用了四个月半的时间发放这笔拨款。 第一次电子转账,全国同步获得拨款,学校不再需要铺张等待部长副部长莅临,也不再看到模拟支票却需要苦等拨款下来。 这一次,拨款到了我们才到,而不再是人到钱没到。 这些拨款,不是属于部长或副部长的,我们只是进行分配的工作,然后取之社会,用之社会。 而人民也有权知道这些拨款用在哪里,所以公告全国学校获得的拨款数目,我们一点都不迟疑。 权衡了申请项目的需要性、特许估价师的评估审核、学生人数、学校地区等,拨款数目无法尽如人意,但求尽心尽力。 2019年,我们要做得更好。 以下是受惠学校名单:   备注:这次的特别拨款是给予883所政府资助学校(半津)提出申请,没有开放予其余415所政府学校(全津)。因此,没有在名单内的华小即是属于政府学校(全津)。

新政府效率顶呱呱! 2018年华中1500万特别拨款已全数发放

教育部已陆续发出全国81间国民型中学(华中)的1500万令吉特别拨款了!因为教育部遵守诺言,1500万令吉赶在今年12月31日前发出。 教育部在12月13日收到财政部的批准后,雷厉风行,马上分配拨款的阶段,即华小、淡小和教会学校各获得5000万令吉,以及华中的1500万令吉。 身为副教育部部长的张念群披露,该部分别发放华小、淡米尔小学和教会学校各5000万令吉,以及国民型中学(华中)的1500万令吉特别拨款,全国共有超过1000所学校受惠。 “我们会从华小开始发放,再到华中,如今我们会透过电子转账方式发放,再也不是只有张念群去到那间学校,那间学校才能拿到钱,他们在我去之前就会拿到钱。” 张念群在今年7月2日就任教育部副部长后,便一直积极跟进华小、淡小、教会学校的共1亿5000万令吉拨款的事宜。 她指出,财政部指示各部门,必须重新审核任何超过1000万令吉的计划,而在她上任后,于8月向财政部提出申请,以继续发前朝政府批下来的拨款。 当时,教育部也向财政部申请,额外拨款1500万令吉予国民型中学(华中),并在8月10日获得财政部的批准。之后财政部指示,所有学校必须注册电子采购系统(eVENDOR),以申请学校拨款;教育部完成设立网站后,于10月4日开放让全国学校透过网站申请拨款。 她表示,教育部在11月正式收到各校的申请拨款文件。在 11月13日至15日与各校进行会谈后,针对华中的拨款,敲定1500万令吉拨款的分配,之后再提呈名单予财政部,以获得最终批准。 华中明年获制度化拨款 财政部长林冠英早前宣布2019年财政预算案,华中将会在明年获得财政部制度化拨款1500万令吉。这也意味,华中明年不再需要向财政部提出申请,政府也会自动把钱汇入相关户口。 除了华中,2019年财政预算案,独中获得1200万令吉的特别拨款,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教育部已接获1176新教师名单 张念群:请尽快完善个人资料以方便调派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新老师调派一事发表文告如下: 教育服务委员会(SPP)已在 11月初对师范学院毕业生进行了面试,并于 12月3日 将成功通过面试的完整名单交给教育部。 根据教育服务委员会(SPP)提供的名单,这次成功通过面试的新老师共有1176名。 这些面试成功的准老师需在 12月16日以前在 E-Graduan 系统里更新自己的个人资料,包括:地址、婚姻状态、以及通讯方式。在此特别提醒老师们, 必须填写完整及正确的资料,因为这些资料将成为他们被调派的学校地点的重要参考。 一旦教育部完成了新老师调派,我们将会依据各州的师资短缺的情况,给各州教育局配额聘请临教(guru interim)。 师资调派除了需要经过面试过程外,也需要根据教师主修科目、原有教师调职、委任状和职位空缺等因素作为考量,以确保调派程序完善进行。 自上任副部长以来,张念群十分关注老师调派一事,也多次召见相关部门,加快新老师调派程序。

家长们照过来!已经开放申请了,你们还不快点!

你存500令吉,政府给你500令吉,你还等什么呢? 这不是投资广告,而是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配合2018年财政预算案推出的储蓄计划,也就是国家教育储蓄计划(SSPN)以及500令吉1对1补贴(GS500)。 是的,2018年家中有子女7岁至12岁的家长们,请通通都看过来啰,因为你们的孩子都是申请条件的受惠者,赶紧留意以下重要信息了。 到底什么是国家教育储蓄计划以及500令吉1对1补贴呢? 国家教育储蓄计划是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所推出的储蓄计划,分为SSPN-i,以及SSPN-i Plus,都是子女教育基金储蓄计划。 500令吉1对1补贴(GS500)则是2018年财政预算案所推出,这项补贴从2018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开放申请,拨款为2亿5000万令吉或50万个账户(先到先得)。 500令吉补贴(GS500)申请条件如下: 1)受惠者必须开设SSPN户口; 2)受惠者在2018年必须年龄介于7岁至12岁,或者正在就读小学。 开设SSPN户口可以直接通过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官网、前往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各分局柜台或通过合法代理办理即可,一切必须符合申请条件。 存款者需要在2018年存入最少500令吉(不包括SSPN-i Plus保费),符合资格者无需提出申请500令吉补贴,500令吉补贴将会自动存入户口里。 存款者还可以免费享有伊斯兰保险(Takaful),如果户口存款达至1000令吉,包括500令吉补贴.一旦存款者户口里存有500令吉,500令吉补助会在每个月杪自动存入户口中,一切按照2亿5000万令吉拨款或50万个户口发放完为止,先到先得。 如果受惠者拥有两个由父亲和母亲所开设的户口,受惠者只可以接受一次500令吉补贴,补贴优先存入到最先达至500令吉存款的的户口。 存款者如果在2018年拥有超过一名7岁至12岁子女,所有子女只要符合申请条件,即户口里存入500令吉,都可以获得500令吉补贴。 已经开设户口的存户只要在2018年存入500令吉,就可以获得500令吉补贴。 500令吉补贴是可以提取的,但必须在受惠者满18岁后才可以提款。若受惠者要再未满18岁前提款,户口必须保持最少1000令吉,包括最低存款500令吉以及500令吉补贴,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存款有2000令吉,加上500令吉补贴,户口就有2500令吉,那你最多可以提取1500令吉。 如果受惠者在18岁前提款和关闭户口,500令吉补贴将会被撤销,受惠者只能提取存款及利息。若存款者或受惠者去世,名下的户口可以被关闭,也可以获得500令吉补贴。500令吉补贴可以获得利息,但不能扣税。 说了这么多,家长们还等什么呢?赶紧登陆官网 www.ptptn.gov.my 或者www.lovesspn.com开户了。若是有任何不明白请直接致电热线:03-2193 3000 询问详情。

张念群:督学课题圆满解决

教育部副部长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10月12日,针对“华文科督学与华小督学”一事发表文告: 督学课题圆满解决,州教育厅行政架构重组将保留“华文科助理总监”和“华小助理总监”的职务和职衔 在上任教育部副部长的这100天,我一直积极地和各个关心教育的组织展开会谈与交流,当中也包括了废除华文科督学与华小督学职衔这个课题。 从我获得的文件显示,国阵政府数年前拟定的州教育厅行政架构重组中,计划将华文科督学和华小督学废除。有鉴于此,我在8月就召见了教育部人力资源管理部门 (Bahagian Pengurusan Sumber Manusia) 的官员开会,以进一步了解更多详情。 第一次会议的结果是: (一)将华小和泰小的督学职位列在小学组 (Unit Sekolah Rendah) ,而非国阵时代的特殊学校组 (Unit Sekolah Khas)。 (二)语文科助理总监和小学组助理总监的级别,从现在的41级和32/34级,一致上调到44级。 (三)为了确保华文科督学和华小督学的职务与职衔不被影响,我指示人力资源部门的官员收集各州教育厅的重组建议,并在收集各州的回复后再向我汇报结果。 我在10月4日再次召见人力资源部门官员进行第二次会议,聆听了他们收集的各州汇报后,议决如下: (一)在教学处语文科 (Unit Bahasa, Sektor Pembelajaran) 里的职位编排,教育部仍然会保留各语文科的助理总监职衔。 (二)在学校管理处 (Sektor Pengurusan Harian) 的各源流学校助理总监职位,州教育厅将保留学前教育组、小学组、中学组和中六组的分类。针对“学前和小学组”,也会保留国小、华小、泰小和政府资助宗教学校的助理总监职务和职衔。 (三)综上,重组后的行政架构将会清楚列明这些职衔,也统一称为“助理总监”(Penolong Pengarah) 而非“督学”(Penyelia),即教学处的“语文科”将会有华文科助理总监和泰米尔文科助理总监;学校管理处的“学前和小学组”将会有华小助理总监和泰小助理总监。 我很高兴在上任副部长的100天内,可以成功解决另一个存留已久的问题。我衷心希望这次的明文规定,让这个问题有个完满的处理方案,并可以消弭华社这段时间的疑虑。我更期待在重组后,各位助理总监能提升效率与素质,一起携手为教育服务。 我也冀望在接下来的日子,凡是关乎华教的重大课题,华社会继续提出建设性的反馈,也给予我和希盟政府更多的信心和时间,将各种政策上或是体制上的问题逐一解决。 ...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