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听取民意 教育部与董教总达初步共识

继昨晚民主行动党召开5小时马拉松内部会议后,今天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和董教总的代表、华团代表以及淡米尔团体开会交流,针对爪夷书法课题达成初步共识。 这次会议所达成的初步共识,即是双方同意介绍爪夷书法并没有问题、确保不会有考试增加学生负担、教育部会改善“课程及评价标准”(DSKP)、邀请更多的非政府组织提供意见等,教育部将会贯彻以学生为本,不增加学生的压力。 对于详细的讨论细节将会在带上内阁开会讨论,待一切议决敲定,政府会对外公布。此外,教育部将会听取和收集更多团体的意见,以及积极听取民意,以在爪夷文书法这个课题上达成共识,不会一意孤行。 其中出席董教总代表有,教总主席王超群、教总秘书长陈清顺、董总署理主席陈友信以及董总秘书长黄再兴。

教育部最新决定:撤回爪夷文书法课(学生无需再学爪夷笔画)

教育部最新决定:撤回爪夷文书法课 近日闹到沸沸扬扬的爪夷文书法课,引起各方广大回响。但是在许多单位努力协调之下,教育部已经针对爪夷文书法事件做出调整,撤回之前爪夷文书法教学的模式。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也在8月2日晚间10点左右上载面子书贴文,证实此事。以下为张念群面子书贴文全文: 针对爪夷书法,我和教育部长今天召开的会议共识如下: 1. 当我向部长反映爪夷书法掀起的涟漪后,部长在昨天就召见了相关的教育团体代表进行对话交流,并从中听取建议,也迅速在今天的会议中同意修改课纲及课本内容。 2. 在交流会上,绝大部分的出席者不反对学生在不增加负担的情况下多了解一点马来文的发展。 3. 然而,对于通过马来成语(simpulan bahasa)的方式书写爪夷书法,部长也认同不是最恰当的学习方式。 4. 因此,我们在今天的会议决定不延续透过书写爪夷文笔画来背诵马来成语。同时也会修订“课程及评价标准”(DSKP),明确注明趣味语文(Seni Bahasa)的部分不会作为考试的内容,以消除家长的疑虑。 5. 教育部会继续和多方进行对话,商讨以适当的方式呈现爪夷书法课程的内容。 6. 我们生活中,爪夷书法其实出现在令吉钞票、国徽、州徽、国家原则等,因此小四课程内容,会以这些日常生活中的事物来介绍爪夷书法,贴近日常生活。 7. 我必须再次强调,教育部没有实行“学习爪夷文“政策,而是”认识爪夷书法“。 张念群 教育部副部长

教育部推爪夷文书法的完整问与答

在20世纪前,马来文主要使用爪夷文作为书写文字,后来受到外部影响,才转为使用被称为Rumi的罗马字母进行书写。 教育部在2016年时,就将爪夷文书列入小学第二阶段的趣味语文之中。即明年四年级,国小和国民型小学的国语趣味语文的部分介绍爪夷文书法。 爪夷文书法并非一个新的单元,而仅仅是成为“趣味语文”教学的其中一个部分。其他“趣味语文”包括了朗诵、演唱诗歌、根据故事进行表演等。目前,在四年级马来文课本有24个单元,每个单元都有“趣味语文”。当中爪夷文书法的内容只占了162页课本中的6页,一整年的教学也只学写5个马来文熟语(Simpulan Bahasa)。 什么是爪夷文书法(Seni Khat)? 爪夷文书法属于一种艺术书写方式,通过线条的粗细展示其文字的优美。在马来文科目里学习爪夷文书法,类似在华文科目里学习书法。 为什么要加入爪夷文书法? 爪夷文书法书法是马来文科目里“趣味语文”的其中一个部分,既让学生理解马来文从爪夷文到罗马字母的演进,也掌握书写优美字体的技能和审美观。这和让学生在中文课也接触书法是同样的概念。 考试是否会测试爪夷文书法呢? 不会。趣味语文的环节包括爪夷文书法并没有纳入考试范畴。 学习爪夷文书法是否和教导宗教有关系? 没有。爪夷文书法并没有涉及宗教的元素,其注重的要素在于文字的优美。 学生是否要学习所有爪夷文字母? 不需要,爪夷文共有37个字母,趣味语文只是将几个字母介绍给学生。 爪夷文书法的教学标准是否经过研究和测试? 在正式推出新课程前,已经有5所学校参与实验班 (Sekolah Rintis),当中包括国小、华小和淡小,并获得学生正面的反应。学生们十分期待上爪夷文书法的课程,也享受进行书写,并将书写成品展示于课室内。 国民型小学的教师如何看待爪夷文书法? 涉及爪夷文书法测试和课程研发的老师,包括是非巫裔的老师,都给予正面的评价。 是否曾经和外界团体讨论爪夷文书法的教学? 教育部曾经和全国教师职工会(NUTP)进行讨论,并达致共识,使用“爪夷文书法”(Seni Khat)的字眼。 老师们,特别是非巫裔的老师如何掌握教导爪夷文书法的方法和技巧? 为了协助老师进行教学,在师范学院里选修国文的老师都必须上一个学期,也就是约15个星期的爪夷文和罗马字母文字系统的课程。而学校里的老师们目前正在参与明年四年级马来文的课程培训,课程中将会给予老师们爪夷文书法的培训。 总结: 趣味语文的设计是为了让学习更生动活泼。语文的学习并非死记单字和硬背语法。朗诵诗歌、书法、文字的演进,强调的是让学生有个概念。华语、英文的学习也会有同样的环节。

小学四年级需学习鉴赏爪夷文?教育部:那只是爪夷文书法啦!

小学四年级需学习鉴赏爪夷文?教育部:那只是爪夷文书法啦! 中文媒体今天发布了一篇关于小四学生收到通知说接下来需要学习爪夷文书法,引起社会恐慌。许多家长在还没了解事情来龙去脉之前就已经开始担心孩子的学习问题,毕竟不论在情在理,这都会加重孩子的学习负担。因此教育部火速在这个谣言开始疯传之后立刻澄清。 教育部发出的文告中显示,在正式推出新课程前,已经到学校进行实验性教学,并获得学校里学生正面的反应。早在2016年进行KSSR(Semakan)马来文的课程与评价标准分布表时,就将爪夷文书列入小学第二阶段的趣味语文之中,即明年2019年四年级,国民型小学的国语趣味语文技能将在介绍爪夷文书法。 教育部的目的其实是让学生理解马来文从爪夷文到罗马字母的演进,也让学生掌握书写优美字体的技能,同时培养书写时的审美观。而且负责教授此课程的老师也早在师训学院培训时就已经学习这项技能,而学校老师也将陆陆续续参与教育部提供的培训课程,因此并不存在老师不熟悉教学的问题。 教育部澄清文告中也指出,这项学习技巧并没有纳入评估表现标准,考试并不会测试爪夷文的掌握程度。教学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让学生可以掌握书写优美字体的技能。其实,在过去学生从一年级就也有开始学习英文读音辨识及拉丁文书法;另外,小学三年级至中五也有在华文课学习毛笔书写的教学活动,加入爪夷文书法,可说是各种书写文字的多元绽放。 消息也指出,四年级一整年的爪夷文书法只写了5个马来文熟语(Simpulan Bahasa)。就算学生可以这5个熟语用爪夷文背得滚瓜烂熟,这和所谓的“学习爪夷文”,也还有好大一段的距离呢!

政府依需求兴建华小 教育部遗憾教总不曾咨询

教育部副部长政务官陈劲晖针对“教总狠批新政府搁置兴建华小计划”在2019年7月15日发表以下文告: 教总日前在沈慕羽先生逝世10周年纪念的公祭仪式上,狠批新政府搁置多所原本在前朝时代已经获得批准兴建的华小。 针对这项课题,教总从未和教育部进行交流和接洽,便作出此番指控,副部长办公室对此深感遗憾,也表示不曾否定沈公对我国华教的贡献和付出。 前朝政府在柔佛新山马赛城有两所华小计划,一是“东甲新廊华小”的搬迁计划,二是“沈慕羽华小”的兴建计划,这两个计划的距离相差不到两公里。 新政府上任后,针对这两所华小进行规划,也就是在2019年先完成新廊华小的搬迁工作,2020年正式开课。接着,再按部就班依照当地对华小的需求,继续兴建沈慕羽华小,这也获得相关建校工委会的同意。 同时,希盟政府落实了“有需要,有华小”的原则,以确保华小的发展是循序渐进和符合当地实际需求。 新政府已多次强调,在10+6华小计划宣布之前,尚有逾10所的搬迁计划,迟迟还未完成。教育部副部长在2018年7月就职后,也一并处理所有的华小搬迁和增建计划。 这也是为什么,新政府破天荒在2018年首次发放2000万华小增建和搬迁拨款,总共有13所华小受惠,并非教总所控诉的华小计划已经胎死腹中。 针对柔佛的华小计划,教育部皆有听取民意,多次和当地华社进行交流。其中包括2019年5月20日副部长与新山华团的交流会及柔佛华小汇报会,出席者包括新山中华公会逾40名的华社领袖。 此外,副部长也在2019年7月7日和董总、柔佛州华校董教联合会、新山中华公会、巴西古当县华小发展工委会、麻坡县华小发展工委会的领导会面和交流,一一汇报柔佛的华小计划,包括新廊华小已经近70%竣工,以及对沈慕羽华小的规划。 教总应以宏观的角度看待华小的增建,倘若教总对于华小计划要进行任何交流,教育部也敞开大门欢迎。

柔州政府望抛砖引玉 与华社共同维护华小

自2018年7月至2019年5月之间将近一年的时间内,柔佛州政府已发放给周内各华小各类型拨款,至今合计已超过100万令吉。 在与永平二校和南利小学的董家协交流会,并举行州务大臣拨款模拟支票移交仪式后,柔佛州务大臣特别事务官大臣傅恿駺表示,过去这100万令吉的款项都是州内各华小透过他来向州政府申请的拨款;而学校申请拨款的目的大部分都是用在建校和增建设备,如:修缮水沟、建设精明课室等。 其中亚依淡国会选区内的永平二校和南利小学,就分别获得3万和2万令吉的拨款;全数拨款已经于上个月直接汇入两校家协的银行户口。据悉,永二已把款项用于维修道路;而南利小学则将把款项用在设立精明课室。 傅恿駺称其在华小发展事务上,会继续扮演好协调员的角色,以帮助更多有需要的华小。他也很感激董家协、各校校长、各地方村长等人的协助,让他能够充分了解各华小的需求与所需拨款。他也表示,希盟所给予的拨款由学校先申请,经州政府批准后,就直接现钱交给学校,并让学校有自主权去选择他们所需的设施建设。因此,傅恿駺希望获得拨款的华小能够好好善用他们的款项,如此才能确保每一笔拨款都花得有其价值。 傅恿駺也指出目前有些半津贴的学校所得到的津贴都用来缴付水电费,根本无法顾上其他开销;即使是全津贴的学校,有时也会面对钱粮短促的局面。因此州大臣才会开放拨款申请,让有需要的学校能够去实行他们想要做的事情,无论是增建或修葺校舍,或其他硬体设备。 但是这仍然有现实局限,那就是柔佛州内共有215所华小,每间华小都期望能获得拨款来发展学校;而州政府目前的财务状况也有限,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州政府必须视学校的情况轻重来做出先后处理,所以无法同时拨款给每一所学校。 傅恿駺希望这100万令吉的拨款除了为了帮助有需要的学校从州政府处获得一些款项来解决他们经济上的困难之外,也希望可以做到抛砖引玉的涟漪,让社会贤达也能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地帮忙这些有需要的学校,如此真正帮助学校顺利发展,而让莘莘学子们获益。 3 Comments

意大利苹果开发者学院招生! 申请截止日期: 2019年 6月21日

意大利苹果开发者学院招生! 申请截止日期: 2019年 6月21日 欲知详情,请点击:https://www.developeracademy.unina.it/en/ 位于意大利那不勒斯的苹果开发者学院(Apple Developer Academy in Naples, Italy)正式开放2019/2020年招生,为期9个月的课程,请有兴趣者把握机会! 申请截止日期: 2019年 6月21日 欲知详情,请点击:https://www.developeracademy.unina.it/en/ 欢迎预科班、中六生、专业文凭课程及学士课程, 满18岁及以上的学生,对电脑资讯工艺、数码企业、数码设计领域有兴趣的学生提出申请! 申请成功的福利也相当不错,课程是免费的,Apple还为5%的学生提供奖学金! 欢迎有兴趣的学生去试试提出申请,即将截止,赶快报名啦! https://www.facebook.com/TeoNieChing/photos/a.591890657520544/2354966917879567/?type=3&theater

1亿6500万特别拨款预计8月下放 95%学校已经提出网上申请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教育部2019年“提升和维修特别拨款”在2019年6月13日发表以下文告: 财政部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公布了今年将发放总共1亿6500万的特别拨款予教育部各源流的学校,其中包括华小5000万、淡小5000万、教会学校5000万和华中1500万,总共涉及1,862所学校。 教育部在2019年5月9日正式开放特别拨款的申请网站,原定2019年5月31日为截止日期 ,但考量各因素和各校要求后,已经延期至2019年6月12日让学校提出申请。 截至2019年6月12日,在这1,862所学校中,已经有1,765所学校(95%)给予回复。 针对其余97所还未给予任何答复的学校,教育部已多番表示,在截止日期后将当作逾期申请。 接下来,教育部将会把所有的申请递交给独立的特许估价师进行评估,获得相关评估后将进行审核和查阅,预计在2019年8月下放2019年特别拨款,以让各校能在9月和12月的学校假期进行修缮的工作。 此外,针对2018年的特别拨款,各校也必须最迟在2019年6月14日通过相同的网站,进行线上汇报,确保2018年特别拨款已经用于学校的提升和维修用途。

私人大学自费奖学金,1147万非政府额外拨款

私立大学自设奖学金,1147万非政府拨款 针对日前首相敦马哈迪所宣布,将为在马来西亚深造的巴勒斯坦籍学生提供奖学金之事宜,却因不理解个中细节而产生了种种误会引发了各界的批评及质疑,为此,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特向教育部求证有关政策是否涉及政府拨款与政府大学,而副教育部长张念群随后也证实了有关奖学金是不涉及任何政府的款项,也不会影响为本地学子提供的奖励金。较早前,高教部更特发媒体声明以解释当中的来龙去脉。 高教部的声明首先感谢,相关的11所私立大学及1所国立大学自愿提供“巴勒斯坦奖学金”给予那些在马来西亚进行深造学业的巴勒斯坦学子们。 高教部也特别指出,其实本地大学本就有每年都向马来西亚学生或国际学生提供奖学金的习惯。仅仅这几年里,我国的私立大学就为各地学生提供超过1亿令吉的奖学金。以阿布卡里国际大学(Albukhary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为例,此大学虽是马来西亚的一所私立大学,但是他们秉持着“慈善事业”的理念,而给那些来自战乱国家的学生提供奖学金,使他们在马来西亚学成后,能够回家并以学识成就来重建他们各自的国家。 阿布卡里国际大学此举吸引了其他私立大学的注意,因而将他们的奖学金额度扩展到巴勒斯坦学生上。这表示相关的私立大学其教育目的和关注点并不只是在学术成就上,同时也注重国际社会发展,让那些饱受战争蹂躏的巴勒斯坦学生也有获得学习知识的机会。因此,这些大学才愿意提供相关的奖学金于巴勒斯坦学生,并在2019年5月22日,同时也是斋戒月内的一天,透过首相敦马哈迪的宣布,也算是一种特别倡议,象征着我国的高等教育群体团结一致地帮助受压迫的巴勒斯坦人民,实现人道主义使命。 高教部特别声明,指这些奖学金赞助都是来自各大学自身的财力或自行募资,根本不是来自政府的额外拨款。所以,高教部也对于这12所大学为高等教育所作出的贡献,表示深深的感谢,并希望这种精神能够为其他教育机构树立榜样。 高教部也特别发出该12所大学的名单以及他们所提供的奖学金数目和学额,以下为相关名单:

在野党子虚乌有乱指控,张念群:巴勒斯坦学生奖学金并非政府资金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2019年5月23日发表文告: 1.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本月22日出席由巴勒斯坦文化组织(PCOM)的斋戒月晚宴时宣布,总额1147万6533令吉奖学金给来马来西亚就读的巴勒斯坦学生。然而,这则新闻引起反对党的反对声浪,指出希盟政府不公平,宁愿帮助外国学生,也不顾本地优秀生福利。 2.首先,奖学金是由参与的12间马来西亚政府和私立大专院校提供给在马来西亚升学的国际学生,而今年则提供给巴勒斯坦学生。这里要重申,所有的奖学金并非政府的资金,而是大专院校本身提供的奖学金。有心人士不清楚细节就大做文章,想必别有居心。 3.其次,政府和私立大专院校每年都会提供奖学金给予本地或国际学生,这也是常有的大学政策,以吸引更多国际学生,帮助大专院校的国际化,也有助于提高大专院校在国际的排名。 4. 综上,所谓的不公平对待本地学生的课题,根本就不是称职的反对党应有的监督问政,而是脱离事实且子虚乌有的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