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政府一意孤行耗费千万 推行氢气巴士却无法运作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 ,砂拉越经济发展公司主席阿都阿兹昨日承认氢气巴士目前停驶是因为要全面进行维修工作已充分显示出氢气技术尚未可行,不稳定和不成熟。 杨薇讳说,砂经济发展局也承认,砂州没有本地氢气专业技术专家,必须完全依靠外国的技术人员来进行一切所需要关于氢气的维修问题。就如砂拉越目前所面对的情况,即砂经济发展局就必须以“乞丐式般”去转聘中国的技术人员前来解决问题。 她痛心的表示,尽管许多国家都选择放弃投资与不采用未被证明成功的氢气科技项目,可是砂拉越政盟政府一意孤行耗费千万令吉砂拉越纳税人的钱来推行氢气巴士、建设氢气燃料补充站和生产厂等项目。 “遗憾的是,州政府已经花费了千万令吉来购买3辆氢气巴士,并建设了氢气燃料补充站和生产厂,但平民百姓却没有从中受惠,砂拉越主要城市所面对的基本公共交通设施问题仍未获解决。” 她进一步表示,氢气巴士于2019年8月开始进行试用式开跑,随后不到两个月,由于氢气生产厂和氢气补充站面对技术问题即刻被搁置,导致服务被暂停。 而在2020年1月氢气巴士再次重新启动,但不久又面对技术问题而被逼停运。 杨薇讳也向砂州政府做出质问,鉴于氢气巴士技术的不可靠和不稳定性,同时也很难获得维修,要如何让民众对砂经济发展局和砂拉越METRO 有限公司所推行的高费用氢气巴士服务充满信心? 更何况,氢气巴士的采用频频面对各种技术问题无法运作,要如何有效解决砂拉越长期悬而未决的公共交通设施落后问题? 俗语说,没那么大的头,就别戴那么大的帽。所以,她也提醒砂政盟应该更务实些,脚踏实地落实简单及有效的项目工程,比如落实快捷巴士系统(BRT),并且提升巴士服务路线和频率性,而不应该只为了颜面,实行华而不实且好高骛远的大工程来炫耀。 杨薇讳呼吁砂政盟应该谨慎花费公币,确保所进行的每一项发展工程计划都能真正惠及砂州人民,没有圈内人从中得利。

沈桂贤返砂没隔离趴趴走 杨薇讳:砂政府双重标准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遗憾的表示,身为医生及砂地方政府部长的沈桂贤上星期前往西马与国盟政要会面后,返回砂拉越没有以身作则,进行自行隔离,而到处趴趴走,逛街并出席多项活动,与群众近距离接触。 她说,沈桂贤也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之一,非常清楚砂州政府所制定的冠病的一切作业程序。让人民无法信服的是,这些作业程序只强制于普通人民身上,至于国盟与砂盟的部长们却享有特别待遇,前返东西马、沙巴及纳闽可以享有豁免隔离权。换句话说,州政府的作业程序具有双重标准。 “沈桂贤本身每天一直宁叮砂人民必须自律,服从一切作业指南,以免砂拉越再次爆发另一波的新冠疫情,但是为了自己的方便,他却可以被排除之外,不必严格遵守标准作业指南,非常自私。” 杨薇讳认为,沈桂贤有必要对自己缺乏自律的行为向人民做出交代,并公布他从西马返回砂拉越后的所有会议、节目活动。 杨薇讳表示,她也有接获石角区民众反映并感到不满,沈桂贤从西马返回砂拉越后,罔顾民众的安全,依然参与活动。 她强调,维护本身与民众的安全人人有责,包括所有的砂盟部长及沈桂贤。难道沈桂贤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知道分辨谁是普通人民,谁是砂盟部长和政治人物,而病毒只会袭击普通人民,不会去袭击部长人物? 杨薇讳进一步说,行动党的国会议员都非常自律,并顾及民众的安全,从吉隆坡开完国会会议返回砂拉越后,他们每一位都自动在居家进行隔离;不像砂盟的部长及国会议员包括沈桂贤,还到处走透透,不当一回事与民众接触。 杨薇讳表示,沈桂贤在12月12日的媒体报导中,呼吁砂人民不要乱去西马,可是自己却飞往西马,且回来砂拉越后不但没有隔离,还很自豪的暴露自己与夫人去逛街。

土团伊党弃战砂州选举是“烟雾弹” 杨薇讳:意图制造假象欺骗人民

砂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表示,砂政盟(GPS)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已是铁一般的事实,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弃战砂州选举只不过是一个“烟雾弹”,意图制造巫伊不会染指砂拉越的假象,欺骗砂拉越人民。 “令人费解的是,伊斯兰党中央领导层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砂州主席却声称不知情,难道这一切只是砂政盟一厢情愿的想法,或是蓄意制造出来的假象?” 她说,砂政盟为了政治利益支持巫伊共组国盟政府后,一再与国盟撇清关系,声称只支持没加入。事实是,早在砂政盟支持巫伊组成联邦政府之时,他们就已经结盟为同伙,身处同一条船。 “如今,在砂政盟助纣为虐下,贪污腐败的政权死灰复燃,加上推崇宗教极端主义的伊斯兰党一同掌权,破坏和威胁我国多元种族和宗教的社会结构。” 杨薇讳指出,砂拉越人民厌恶及拒绝极端的伊斯兰党和贪污腐败的巫统,砂政盟清楚知道这一点,不过,看来在政权官位及砂州权益两者之间,砂政盟为了政治利益,还是典当砂人民的权益。 “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弃战州选只为了安抚砂拉越人民的情绪,这只是一个开始,巫伊大可以通过在联邦内阁制定国家政策和法律,慢慢把手伸进砂拉越。作为联邦内阁的一份子,砂政盟根本无力阻止,最终也只能跟随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和政策行事。” 杨薇讳举例,就如之前伊斯兰党提出的禁酒建议,这摆明是伊斯兰党极端份子的议程之一,而这项建议严重侵犯多元种族与宗教的社会规范。 “随着联邦政府的议程主要是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包含着伊斯兰党思想意识的政策出现及实行,而砂拉越最终将无法幸免。” 她说,说穿了,砂政盟只是巫伊夺权的棋子,砂政盟背后始终是由巫伊一手操控。 “因此,来届州选,砂拉越人民应该作出明智的决定,促成换政府,不仅是终结砂政盟数十年来的统治,更重要的是,保护砂拉越免受巫伊的威胁和侵略。”

杨薇讳抨砂政府为难老人 派肯雅兰金卡为捞取选票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质问砂福利、妇女、家庭与儿童发展部部长拿督斯里法蒂玛陈赛明,为何肯雅兰金卡不能全权交由砂福利部负责,方便乐龄人士前往领取。 目前,有部分的肯雅兰金卡可以在砂福利部领取到,有些则被告知需要前往政党支部服务所索取,这对乐龄人士带来诸多不便,显然的,砂福利、妇女、家庭与儿童发展部根本没有一个完善的系统来处理此肯雅兰金卡的事宜。 她举例,有一名投诉者反映说,他被告知其肯雅兰金卡是在河婆大厦后方的砂福利部领取。因此,他便前往福利部领取有关金卡,可是当这名乐龄人士抵达砂福利部领取其金卡时,又被告知其金卡找不到,必须重新申请。这名乐龄人士在无助下便向杨薇讳寻求协助,而后者也竭尽所能向他追踪金卡的下落,最终发现其实其金卡是在人联党的其中一个服务所。 “可见砂州政府在处理肯雅兰金卡的事宜上,根本没有优先考虑老人的方便,而只是利用金卡作为砂盟政府的政治伎俩,以捞取选票。“ 除此之外,她表示,肯雅兰金卡自推展以来,依然接获许多投诉,指申请了金卡许久,可是都没有收到,也不懂要如何做出询问,导致民众非常混淆,有如无头苍蝇般,毫无头绪。 与此同时,也有民众指他们领取肯雅兰金卡后,更发现名字出现错误,所以又被告知必须重新申请,非常麻烦。

砂政盟支持的国盟政府 根本忽视华文教育发展

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华社对国盟政府所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大失所望,特别是在针对华文教育的拨款方面大幅度减少。这显示出,砂拉越政盟政府所支持由巫统和伊斯兰党所主导组成的国盟政府根本就是在忽视华文教育发展。 她说,在2021年预算中,独中的拨款为零。反观,在希盟执政时代,联邦希盟政府在2019年拨款1200万令吉给国内所有独中,并在2020年拨款加码到1500万令吉。 她谴责,国盟政府以零拨款分配给全国独中,企图就是在压迫和压制华文教育的发展,从而忽视华文教育领域的期望和需求。 很明显,国盟政府的举动已开始让华文教育陷入瘫痪,尤其是通过削减拨款,进而让华校难以生存。 “我们也别忘了,那些支持国盟政府的支持者,还通入禀法庭挑战多源流学校的合法性,并制止多源流学校的开办,而华文小学也包括在内。” 可以预料到的是华文教育的前途显然是暗淡的,甚至可能面临关闭的窘境。 杨薇讳是今日针对2021年财政预算案,国盟政府没有拨款给独中教育而做出上述看法。 与此同时,她称,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也没有具体阐明分配给国内的各源流学校拨款的数额。因此,她担心分配给华小的拨款会削减。 在2019年和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希盟政府有明确表示,每年向所有华小拨出5000万令吉的款项。 教育乃是联邦政府权限。 联邦政府就有责任通过公平方式分配足够的拨款款项来照顾各源流学校。 但遗憾的是,在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却并非如此。

人联党曾公开称赞纳吉是最好首相 杨薇讳挑战沈桂贤重申立場

纳吉7罪成立,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挑战人联党主席沈桂贤重申纳吉是历来最好首相的说法!她说,纳吉所被订下的7大罪状包括3项洗黑钱,1项滥权及3项失信控状,沈桂贤过去却歌功颂德要人民支持纳吉,原来是要支持一个盗贼统治。杨薇讳称,人联党为了让盗贼上位,愿意成为盗贼的帮凶,还叫人民支持盗贼,甚至还在多个场合公开称赞纳吉是最好的首相。所以,盗贼今天7罪成立,沈桂贤今天怎么说? “更令人感到痛心的是,人联党也有份被分到1MDB资金,这分明是一种收贼赃的罪行,出卖原则和尊严,至今依然没有向人民交代该党收取1MDB的资金后的来龙去脉。” 她说,收贼赃是一种严重罪行,都是犯法且不道德的行为,人联党身为砂州执政党之一,却知法犯法,怎么有资格继续得到人民的委托和信任? 她表示,幸好去年换了联邦政府,由希盟执政,促使1MDB丑闻真相大白,也让砂州人民看清纳吉和人联党的真面目。 与此同时,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订下7项控罪罪名成立,也是人民在509所立下的功臣,让纳吉今天可以被定罪。 “如果没有希盟政府,我们永远也不会看到今天纳吉被定罪的局面,这绝对是人民的力量,人民的巨大胜利“ 她说,若人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没有将胜利托给希盟,那么这宗案件审讯将不会开始,也没有728的定罪。 人民可以看到的是,从1MDB丑闻,还是SRC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案的罪状,砂盟特别是人联党都静若寒蝉,不敢啃声,明显就在与他们同流合污,包庇盗贼统治。

低收入群未如期获援助 杨薇讳促砂政府速交代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州政府尽快公布详情,何时发放之前向砂拉越B40群体所许下承诺,为他们提供的BKSS“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 杨薇讳是针对砂拉越首席部长在砂拉越州议会总结时宣布,砂州政府将会在12月份发放“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给8万2000户的B40群体和单身人士。这些都是符合资格,但未获得援助金的上诉者。 “砂盟政府所许下的承诺指会在12月发放BKSS援助金,至今依然没有实现,而且政府又没有给予进一步的交代,引起许多符合资格,但没有获得援助金的B40群体感到不满。” 杨薇讳称,B40群体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一群,许多因失业而失去了经济收入,非常迫切需要砂拉越政府提供的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 “我希望州政府不要让这些低收入一群继续等待,而应尽快发放这项特别援助金。”

许多儿童面对无国籍窘境 杨薇讳促内政部尽快审批

在民主行动党积极的协助与跟进下,今年8岁的邓名权终于喜获马来西亚公民权,正式摆脱无国籍人生困境。 他今日在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及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沈杰龙的陪同下,满怀欣喜的前往国民登记局领取其公民权证书。 邓名权在2013年出生时,由于父母还没有正式成为合法夫妻,导致其无法获得公民权,虽然其父母在2013年秒开始向登记局申请公民权,不过却不成功,直到2019年后向民主行动党寻求协助后,并在民主行动党积极的跟进与协助下,他今日终于获得公民权证书。 对于今日可以获得公民权,邓名权的父亲邓秋原及婆婆黄玉梅非常感谢民主行动党的积极帮助,让邓名权能获得马来西亚公民权,以便可以继续读书,享有一般人所能享有的福利。 无国籍课题不是一件新鲜事,许多出生在砂拉越的儿童依然面对无国籍的窘境。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表示,目前还有许多儿童在出生时,因为父母还没有正式成为合法夫妻而无法享有公民权,对此,她希望内政部尽快审核批准让这些感到无助的儿童获得公民权。 她说,虽然砂拉越的国民登记局履行职责把申请者的文件提交给联邦内政部,可是内政部却耗时做出批准,有些申请者已经苦等了几时年,依然没有下文,令人感到无奈与无助。 有鉴于此,杨薇讳呼吁联邦内政部加速处理国内的公民权问题,而不是让那些申请者年复一年的等,没有任何下文。 更让人感到不解的是,那些没有成功申请到公民权的申请者也没有被告知什么原因被拒。   关于大马女性在外国生子,却无法为孩子申请公民权的政策,是非常不公不义的,导致远嫁国外的大马女性面对离婚和抚养权的问题时,求助无门。 这项议题在国会辩论已久,杨巧双促请内政部采取更负责任的行动协助国人。 点击链接阅读全文:https://... Posted by 火箭报 on Thursday, March 11, 2021

加快砂拉越疫苗接种计划 杨薇讳促增设疫苗接种中心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建议,砂拉越政府与砂卫生局可以考虑将南市的浮罗岸民众会堂作为疫苗接种中心用途。 她指出,砂拉越政府应该开设更多疫苗接种中心来完成在今年8月底为200万名砂拉越人接种计划的目标。 “砂政府与砂卫生局在现阶段有必要在古晋增设另一个疫苗接种中心,以加快砂拉越的疫苗接种计划推行,进而在8月份完成注射疫苗计划的目标。” 她说,到目前为止,在古晋市,除了团结室内体育馆和医院被作为接种疫苗中心外,就没有其他地方被开放为接种疫苗中心,因此,她认为目前迫切需要设立额外的疫苗接种中心。她举例,位于浮罗岸的民众会堂更适合开放为接种疫苗中心用途。 众所周知,虽然砂拉越目前正严重缺乏新冠肺炎疫苗供应,并且仍在恳求联邦政府分配更多疫苗,但在这同时,砂拉越必要做好准备有足够的疫苗接种中心来展开更大规模的接种计划,以便疫苗低运后,疫苗接种计划可以马上实施。 有鉴于此,她希望砂拉越卫生局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能认真考虑她的这项建议。 她相信所有的砂拉越人民都会成为砂拉越政府的后盾,全力支持政府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落实疫苗接种计划的目标。 “ 我们需要州内所有的人群尽快接受注射疫苗,阻断新冠肺炎的感染链。” 目前,砂拉越的冠病局势依然处于令人担忧的阶段,截至昨日,砂拉越已确诊的病例总数为2万9899宗,死亡人数达173宗。

砂盟修宪案不公平仍通过 人联党错误诠释误导民众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揭露人联党的真面目,7名议员们不敢在州议会里出声辩论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更支持存有缺陷的砂拉越州宪法第16条修正法案,允许非砂拉越人有资格竞选砂州选举,成为砂州议会的议员。 她说,砂盟政府会在11月12日第2次提呈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主要是因为州政府撤回第一版本的修宪案即允许只要拥有2年砂拉越永久居留权的西马或沙巴人参选成为砂州的立法议员。 在砂州议会殿堂内,人联党共有7名州议员,包括石角区州议员沈桂贤、卑尔骚州议员陈超耀、巴都吉当区州议员罗克强、史纳丁州议员李景胜、卢勃州议员范长锡、马拉端州议员陈冠勋及成邦江州议员法兰斯丁。 “可是,令人大跌眼睛的是,当时没有一名该党的州议员有勇气站起来参与辩论存有涉及修改把砂拉越的最后堡垒的一道门被打开,允许非砂拉越人参与竞选进入砂州议会的修宪案。对于这项对砂拉越人民不公平的第16条修正法案,这7名的人联党州议员都没有做出反对。” 砂拉越州议会殿堂原本就是让中选的议员们提出一切关于砂人民权益问题的管道,可是人联党的当选代表却像老鼠般一样保持沉默,不敢啃声,并支持通过该修宪法案;另一厢,在议会外 ,他们却以喇叭似的作风,高谈阔论此课题,企图借假象,误导人民。 她遗憾的是,人联党通过错误的法律诠释来误导民众。砂拉越政盟甫通过的第16条修宪法案根本没有纳入“砂拉越人”的字眼,所以任何砂拉越出生者的孩子都有资格参选成为砂州议员。 然而,人联党却在议会外第一时间举行新闻发布会,多次企图误导民众指只有砂拉越人才有资格参选成为砂州的议员。 人联党并没有正确说出砂拉越第16条州宪的法律真相,而企图借此课题来扭曲真相来支持该修正案来博取政治廉价宣传。 对此,砂人民有权力要求人联党的主席沈桂贤做出交代,为何在砂州议会没有一名该党的议员有参与这项重要的修宪法案?难道他们担心自己的名字会留史万年,清清楚楚被记录下来,谁是真正打开砂拉越的最后一个堡垒,欢迎非砂拉越人来参选选为议员代表砂拉越人民的始作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