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纳兹里极端言论批评郭老,马华却漂白巫统!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1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纳兹尔拒绝参与巫统对于郭鹤年进行极端种族的人身攻击,因为郭鹤年可是大马商界的典范,是一流的绅士。可见纳兹尔可能比他长兄还更胜任首相的职位。 昌联银行董事主席纳兹尔拉萨拒绝参与巫统对于郭鹤年进行极端种族的人身攻击,反而还形容郭鹤年是爱国者,因为郭鹤年可是大马商界的典范,是一流的绅士。可见纳兹尔可能比他长兄还更胜任首相的职位。首相近来允许从塔祖丁、东姑安南、纳兹里到阿莎丽娜的巫统一众最高领袖,对郭鹤年展开猛烈的人身攻击。 攻击一开始由亲巫统的网络枪手拉惹佩德拉所撰写的假新闻开始,污蔑这位商界巨人资助行动党及《透视大马》以颠覆巫统政权。接着,甚至是纳兹尔长兄,首相大人纳吉也参与针对郭鹤年。 最让人失望的是马华无法或害怕挺身反抗巫统以毫无根据的谎言欺凌行动党与郭鹤年。马华原本理应在内阁里挺身要求巫统对他们的极端种族言论道歉,但马华却竟然选择为巫统漂白,声称这并不代表巫统而只是牵涉一位部长之言! 这就是马华极不老实的狡辩,攻击郭鹤年的可是一众巫统最高领袖呀!很明显,马华与民政就是不敢退出国阵,因为在他们来说,权位重于原则、错重于对、欺凌重于公平竞争。 巫统本身最不懂感恩,因为巫统就是获得郭鹤年的捐献而受惠。但巫统却能大言不惭的污蔑不曾获得郭鹤年捐款的行动党收取捐献。郭鹤年白纸黑字在其去年12月推出的自转中承认他曾捐献巫统及马华,在此截取自其英文版自传第260页如下: “自1957年独立以来,我常常被要求捐款给执政成员党,巫统与马华。我很愿意、乐意及慷慨地捐款给他们。” 然而,郭鹤年愿意、乐意及慷慨地捐献给巫统所得到的回报却不是声声感谢,而是充满愤恨的群起欺凌。大马人,特别是华社感到愤怒及将不会轻易忘记巫统如何操弄这些假新闻,群起展开攻击与欺凌大马一代典范华裔企业家,甚至要褫夺郭鹤年的公民权。 为了保住政权,国阵正无所不用其极的玩弄种族的烈火,企图烈火燎国。但行动党相信大马人民绝不会允许国阵的种族烈火把国家给烧掉,反而会将这个制造贪污、分歧与破坏的恶势力换掉,以多元化、多元种族及有原则的联盟取而代之。大马普通的老百姓只吃过白饭吃不起珍贵的藜麦,就让希盟带领大马人团结一致去解决大马普通老百姓真正要面对的经济及民生问题。 林冠英

巫统和马华是忘恩负义之辈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28日在槟城发表声明: 郭鹤年在自传中提及一段巫统和马华从未争议的事件,即他个人非常乐意、开心并自主地捐款予巫统及马华。单是这点,巫统就没理由不对郭老及民主行动党道歉了。 郭鹤年在自传中提及一段巫统和马华从未争议的事件,即他个人非常乐意、开心并自主地捐款予巫统及马华。单是这点,巫统就没理由不对郭老及民主行动党道歉了。郭鹤年是在去年12月出版的自传中承认,他曾捐款予巫统及马华,这段文字出现在他自传中的第260页:- “1957年国家独立后,我常常被要求捐款予执政党,即巫统和马华。我个人非常乐意、开心并自主地捐款。” 巫统明显的是忘恩负义之辈。他们明明才是捐款的受益人,却还攻击民主行动党接受郭鹤年的捐款。即便郭老对他们慷慨万分,但巫统衮衮诸公,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到部长东姑安南、拿督斯里纳兹里,到副部长拿督达祖丁等,包括亲巫统组织,一个个毫不留情且凶狠地对郭老展开攻击。 当初郭老的捐款是给予巫统而不是个人的,因此,我也会等同视之,视巫统为受益者。如果当初受惠的是巫统的部分或单一党员,情况则不同,就像首相在个人户头得到了26亿令吉一样。 如果马华及民政党没有办法在内阁会议中,指示巫统及国大党针对他们失去理性的攻击道歉、并停止无中生有、诬指郭鹤年捐钱给民主行动党来改朝换代,那么马华与民政应该与巫统决裂,退出国阵。巫统在国大党的支持下,一直针对郭鹤年散布谣言和假新闻。 郭鹤年不只是马来西亚首富,因为他在国外经商成功,成为亿万富翁,他也是马来西亚的象征性人物。为了政治意图,造谣及进行种族性攻击,有违马来西亚人民追求真理和爱国的精神。他们如此野蛮和不负责任地攻击郭鹤年及民主行动党是非常危险及煽动性的,因为他们意图恶化、加剧荼毒马来西亚人民之间的种族和谐关系。 就算郭鹤年有意捐款给民主行动党,民主社会里这也没有错。但是,这种攻击转成种族及极端性攻击,事实是郭鹤年根本没有捐钱给行动党。郭鹤年也铿锵有力地否认巫统的指控。但是,为什么捐款给反对党变成那么大的课题,而首相收取26亿令吉捐款却不是大问题?这明显就是双重标准,更是欺负马来西亚少数民族的极端例子。 身为行动党秘书长及党领袖,我也想知道郭鹤年是否捐过钱给我们。很明显地,巫统知道的比行动党还多,他们说郭鹤年曾经捐款给行动党。至今为止,巫统除了挑战行动党拿出证据,他们自己拿不出证据。这是荒唐的,如同巫统谎称行动党杀害了蒙古女郎阿丹杜亚,却要我们证明清白一样荒唐。 我感到遗憾,国大党竟然也和巫统同声同气,攻击郭鹤年和行动党。做为少数民族,他们应该自强,而不是自贬,参与巫统的政治及种族“谋杀”行为,诋毁郭鹤年及行动党。 种种虚假新闻和猛烈的人身攻击,包括呼吁取消公民权或挑战在大选中竞选,不仅激怒了华人社群,也激怒了马来西亚人。面对如此的状况,马华及民政党是否能拿出原则并明辨是非对错、唾弃霸凌强调公平竞争,勇敢脱离国阵? 为了保住权力,国阵不惜操弄种族课题,即便他们明知这把火可能烧毁国家,他们也在所不辞。无论如何,民主行动党相信马来西亚人将不会允许国阵玩火来危害社稷,并会极力促成一个多元化、多种族、有原则的联盟来取代这个腐败、分裂和破坏的力量。且让希望联盟团结所有食用白米而非藜麥的普通马来西亚人,一起去面对经济及生活的现实挑战吧。 林冠英

若无力阻止巫统 马华民政应退出国阵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27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如果马华及民政党没有办法叫内阁指示巫统及国大党针对他们失去理性的攻击道歉、并停止无中生有、诬指郭鹤年捐钱给民主行动党来改朝换代,那么马华与民政应该与巫统决裂,退出国阵。 如果马华及民政党没有办法在内阁会议,指示巫统及国大党针对他们失去理性的攻击道歉、并停止无中生有、诬指郭鹤年捐钱给民主行动党来改朝换代,那么马华与民政应该与巫统决裂,退出国阵。巫统在国大党的支持下,一直针对郭鹤年散布谣言和假新闻。 郭鹤年不只是马来西亚首富,因为他在国外经商成功,成为亿万富翁,他也是马来西亚的象征性人物。为了政治意图,造谣及进行种族性攻击,有违马来西亚人民追求真理和爱国的精神。他们如此野蛮和不负责任地攻击郭鹤年及民主行动党是非常危险及煽动性的,因为他们意图恶化、加剧荼毒马来西亚人民之间的种族和谐关系。 就算郭鹤年有意捐款给民主行动党,民主社会里这也没有错。但是,这种攻击转成种族及极端性攻击,事实是郭鹤年根本没有捐钱给行动党。郭鹤年也铿锵有力地否认巫统的指控。但是,为什么捐款给反对党变成那么大的课题,而首相收取26亿令吉捐款却不是大问题?这明显就是双重标准,更是欺负马来西亚少数民族的极端例子。 身为行动党秘书长及党领袖,我也想知道郭鹤年是否捐过钱给我们。很明显地,巫统知道的比行动党还多,他们说郭鹤年曾经捐款给行动党。至今为止,巫统除了挑战行动党拿出证据,他们自己拿不出证据。这是荒唐的,如同巫统谎称行动党杀害了蒙古女郎阿丹杜亚,却要我们证明清白一样荒唐。 我感到遗憾,国大党竟然也和巫统同声同气,攻击郭鹤年和行动党。做为少数民族,他们应该自强,而不是自贬,参与巫统的政治及种族“谋杀”行为,诋毁郭鹤年及行动党。 种种虚假新闻和猛烈的人身攻击,包括呼吁取消公民权或挑战在大选中竞选,不仅激怒了华人社群,也激怒了马来西亚人。面对如此的状况,马华及民政党是否能拿出原则并明辨是非对错、唾弃霸凌强调公平竞争,勇敢脱离国阵? 为了保住权力,国阵不惜操弄种族课题,即便他们明知这把火可能烧毁国家,他们也在所不辞。无论如何,民主行动党相信马来西亚人将不会允许国阵玩火来危害社稷,并会极力促成一个多元化、多种族、有原则的联盟来取代这个腐败、分裂和破坏的力量。且让希望联盟团结所有食用白米而非藜麥的普通马来西亚人,一起去面对经济及生活的现实挑战吧。 林冠英

林冠英:刘胜权应打击贪腐,非掩盖国阵滥权的金融丑闻!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27日在喬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 反贪会及刘胜权力抗透明国际透明组织,并不会改善马来西亚的贪污印象指数,反之,它掩盖了国阵滥权下制造的金融丑闻,也助长假新闻的滋长,反指反对党贪污腐败。 当大马在2017年贪污印象指数以47分,与古巴齐名获得有史以来最低的第62名的时候,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及反贪会双双却选择报复性的否认这项指数,并负起地宣布大马反贪会将发布自己的贪污指数排名。无论是刘胜权或反贪会应当接受他们在国际透明组织反贪印象指数中有史以来糟糕的表现,并以开放的心态接受审视与评估,全力虚心检讨。 虽则反贪会大肆宣传其打击贪污,但如今事实却非常严峻,因为根本没有对付真正贪污的主要大鱼。大马在2016年是以49分排在第55名,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主席阿克巴透露,大马在2017年贪污印象指数下滑的原因是因为1MDB丑闻、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丑闻、26亿令吉捐款、联邦土地发展局丑闻、沙巴水门案丑闻,还有将诸如将拉菲兹揭发丑闻者定罪。 随着1MDB丑闻不再追究及解决,大马的贪污情况越来越糟,让人产生盗窃国库者不用受罚的印象。阿克巴还补充说上诉的种种丑闻让公众、投资者及商业领域对于我们的体系失去信心,马来西亚理应比古巴更好比非洲国家更佳才是。 马来西亚在最新的贪污印象指数排行榜中掉至第62名,这是相关指数在1994年推行以来,我国获得最低排名的一次。令人失望的是,国阵政府一如既往地否认我国的反贪会已被视为政治武器,透过对政敌采取行动来达致政治目的。这种情形每况愈下,已有滥权之虞。另外,反贪会也允许国阵控制的媒体肆无忌惮地发布不利反对党的假新闻,对之视而不见,不采取任何行动。面对他人指控反贪会滥权、高层贪污腐败,反贪会却毫无反击,让人不禁联想该会背后是否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刘胜权与反贪会应该停止攻击国际透明组织,同时停止误导他人的自私行为,即推出自己设计的排行系统来对抗贪污印象指数。毕竟这套由反贪会自行研发的排行榜,志在改善自己的形象,根本毫无公信力可言。反贪会及刘权胜力抗透明国际透明组织,并不会改善马来西亚的贪污印象指数,反之,它掩盖了国阵滥权下制造的金融丑闻,也助长假新闻的滋长,反指反对党贪污腐败。 刘胜权在担任国际透明组织时,义正言辞地捍卫组织的任务以及研究结果,但今天他兜了一圈,却以部长的身份攻击国际透明组织。明显的,我国现在正遭受廉政危机的困扰。刘胜权除了攻击国际透明组织并建立自己的排名系统以安抚失败与可耻的愤慨之外,请问还有什么解决方案? 林冠英

贪污印象指数糟糕表现 林冠英:什么解决方案?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26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反贪会及刘胜权力抗透明国际透明组织,并不会改善马来西亚的贪污印象指数,反之,它掩盖了国阵滥权下制造的金融丑闻,也助长假新闻的滋长,反指反对党贪污腐败。 当大马在2017年贪污印象指数以47分,与古巴齐名获得有史以来最低的第62名的时候,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及反贪会双双却选择报复性的否认这项指数,并负起地宣布大马反贪会将发布自己的贪污指数排名。无论是刘胜权或反贪会应当接受他们在国际透明组织反贪印象指数中有史以来糟糕的表现,并以开放的心态接受审视与评估,全力虚心检讨。 虽则反贪会大肆宣传其打击贪污,但如今事实却非常严峻,因为根本没有对付真正贪污的主要大鱼。大马在2016年是以49分排在第55名,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主席阿克巴透露,大马在2017年贪污印象指数下滑的原因是因为1MDB丑闻、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丑闻、26亿令吉捐款、联邦土地发展局丑闻、沙巴水门案丑闻,还有将诸如将拉菲兹揭发丑闻者定罪。 随着1MDB丑闻不再追究及解决,大马的贪污情况越来越糟,让人产生盗窃国库者不用受罚的印象。阿克巴还补充说上诉的种种丑闻让公众、投资者及商业领域对于我们的体系失去信心,马来西亚理应比古巴更好比非洲国家更佳才是。 马来西亚在最新的贪污印象指数排行榜中掉至第62名,这是相关指数在1994年推行以来,我国获得最低排名的一次。令人失望的是,国阵政府一如既往地否认我国的反贪会已被视为政治武器,透过对政敌采取行动来达致政治目的。这种情形每况愈下,已有滥权之虞。另外,反贪会也允许国阵控制的媒体肆无忌惮地发布不利反对党的假新闻,对之视而不见,不采取任何行动。面对他人指控反贪会滥权、高层贪污腐败,反贪会却毫无反击,让人不禁联想该会背后是否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刘胜权与反贪会应该停止攻击国际透明组织,同时停止误导他人的自私行为,即推出自己设计的排行系统来对抗贪污印象指数。毕竟这套由反贪会自行研发的排行榜,志在改善自己的形象,根本毫无公信力可言。反贪会及刘权胜力抗透明国际透明组织,并不会改善马来西亚的贪污印象指数,反之,它掩盖了国阵滥权下制造的金融丑闻,也助长假新闻的滋长,反指反对党贪污腐败。 刘胜权在担任国际透明组织时,义正言辞地捍卫组织的任务以及研究结果,但今天他兜了一圈,却以部长的身份攻击国际透明组织。明显的,我国现在正遭受廉政危机的困扰。刘胜权除了攻击国际透明组织并建立自己的排名系统以安抚失败与可耻的愤慨之外,请问还有什么解决方案? 林冠英

林冠英: 走在歪道的国家须回到正轨

槟城州首席部长于2018年2月23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的大年初九天公诞献词: 如果马来西亚要达到TN50所立下成为世界第20大经济体的目标及槟城要成为亚洲硅谷的目标,我们不但不可以在廉洁福利国方面不如汶莱,更不可以成为如今的盗贼统治国,而是要成为4G网速在东协排名第二的国家。英国专业无线网络公司OpenSignal最新的全球4G网络网速调查揭示,马来西亚乃88国家中网速最慢的国家之一,无不令大马人震惊。 大马的平均4G网速只有14.83 Mbps,落后我们东协邻国如平均网速44.32Mbps的新加坡、21.49Mbps的越南、17.48Mbps的汶莱,甚至是15.56Mbps的缅甸。大马原本应该在东协仅次于新加坡排名第二,但是现实的排名是我们是东协排名倒数第二。 这项惊人的公布让我们知道汶莱的平均4G网速比大马还快,这是难以接受的事实。同样的大马也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CPI)中落后于汶莱。汶莱获得62分排名第32,大马却只获得不及格的47分排名62。 大马在这次2017年的贪污印象指数上获得有记录以来最低的排名,与古巴一样,在0为极贪到100分为极清廉的评分当中,双双皆获得不及格的47分排名第62。大马在从49分降至47分之后,排名从2016年的第55名急速下滑7名至第62名。很明显的,大马肃贪不只没效,而且还越肃越贪。 如果这一系列为坏消息还不够 ,最近普华永道国际会计事务所还预测说马来西亚不会达致TN50所设下的目标,即成为全球20经济强国。马来西亚在2016年被普华列为全球第27名经济强国,预料到了2030年将下滑排名至第25名。但是,到了2050年,马来西亚大概只会进步一个排名在24名。而印尼将会飞越排在第4名,就连菲律宾、越南及孟加拉都将会超越我们,排在第19、20及23名。越南在2016年排名32。 普华的报告继续指出,2016-2050年期间,越南、孟加拉及菲律宾的国民生产总值的年增长率将会分别达5%、4.8%及4.3%。马来西亚将落后达3.5%而已。很明显地,TN50不只会失败,无法让我国成为前20名全球经济强国,还可能让我们输给其它比我们迟起步的国家如孟加拉、菲律宾及越南。 是时候改变了。我们有必须拨乱反正,让被国阵治理、走在歪道的国家回到正轨。若不这么做,我们将继续被抛在后头,输给那些目前输送劳工给马来西亚的国家。我们的未来已经被盗走,别再让孩子的未来被盗走。 林冠英

国阵无法否认消费税导致通货膨胀物价高涨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21日在槟城乔治市的新闻发布会声明: 国阵无法否认的是,消费税只会导致通货膨胀而不是物价下调。 国阵无法否认的是,消费税只会导致通货膨胀而不是一如巫统副部长阿末玛斯兰所声称的可以让物价下调。截至目前为止,阿末玛斯兰尚未解释或出示证据证明消费税可以让物价下调。实际上,昨天《光芒日报》一篇引述布特拉大学商学院资深讲师阿末拉斯曼博士的报导,指在过去的7年,物价已从100令吉增至至少130令吉。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本月19日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公布,新国将在2021年至2015年之间,将消费税从原本的7%调涨至9%。新加坡在执行消费税制度初期,只征收3%的消费税。 这证明了全世界对于征收消费税,只有涨不会降的趋势。一旦开始实施征收消费税,这项税收只会逐年增长。唯一能够对抗消费税涨势的途径,就只有废除消费税制度。这也是希望联盟矢志必行的,若在来届大选获得中央政权后的百日内,希盟将废除消费税,改而恢复之前的销售与服务税收制度(SST)。 另一方面,国阵却继续表明,是消费税才能拯救马来西亚。很明显的,选择支持国阵,就必须接受消费税制度及其只涨不降的趋势。只有让希盟接手政权,才有废除消费税的机会。 新加坡为高收入经济国,始能承担消费税的实施。即便如此,新国在开始执行消费税初期,也因顾虑其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而选择以区区3%消费税作为开始。反观我国,一开始征收,就收6%消费税,此举导致国内经济混乱,人民面临生活费高涨等问题。 新加坡建议将消费税调涨至9%,确认了全球的消费税趋势 – 除非废除,否则就只会涨、不会降。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马来西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9,503美元,而新加坡却高达5万2,961美元。新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我国高5.6倍,如此高收入,才能够承担消费税的实施。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小本生意及穷苦百姓,面临的窘境甚于新国。 MYDIN董事经理阿米尔阿里迈丁透露,控制马来西亚50 %的杂货市场的霸市及超市发现:因为人民没钱,杂货市场面对负成长率。虽然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取得5.9 % 的成长,但零售额因物价高涨的因素反而更低。MYDIN 指出,金马仑的包菜,在过去的5年涨了29%;黑鲳鱼涨了19.5%;美极牌的辣椒酱,也涨了38.8 %,雄鸡标的沙丁鱼则涨了30.6 %。 低收入的经济加上消费税的实施,促成了通膨及更高的生活费。中下层的马来西亚人发现,他们相对的更穷了,因为他们实际薪金的增长永远追不上通膨率或是国内生产总值的成长率。 当马哈迪医生还是首相时,他拒绝在马来西亚面对经济危机时实施施消费税。因为他知道,消费税对穷苦人民及小本生意者带来的负面效应。目前的国阵政府,只懂得关心如何填补金融丑闻造成的大洞,尤其是520亿令吉的一马丑闻。只有废除消费税,我们才能够打破未来马来西亚消费税不断调涨的循环。 林冠英

《星报》错误引述 假新闻泛滥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20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声明: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再次发表声明,声称他的言论被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星报》错误引述。这一次,他说他谈及亚依淡国会议席的可能对手时,从来没有提到我的名字。如果连马华领袖都声称其言论被《星报》所错误引述,那么身为行动党领袖如我等,不就不得不寻求法律途径,起诉对方诽谤来找出真相?这岂不证明了,《星报》无非是一团假新闻吗? 希盟在即将来临的大选面对更激烈的竞争,包括国阵滥用他们所持有的3M武器,即金钱、媒体及政府机构的资源。比起第13届全国大选,如今国阵对媒体的操控变本加厉,甚至延及中文媒体。例如,槟州以外的《星洲日报》读者甚至以为我今年大年初一没有主办新春门户开放活动 ,与民众同庆华人新年,但事实上,今年前来拜年的人数,比去年更多,高达近3万人次。 如果《星洲日报》认为马来西亚唯一一位华人首长的新闻,比不上马华或民政党的部长的新闻更重要,那就悉听尊便。不过,对于一些中文媒体记者,昨日选择打扰我的家人及新闻团队,只为了证明我是否发生严重交通意外一事,让我感到遗憾。由此可见中文媒体界中一小部分人士的政治倾向,但是他们不应该诉诸于假新闻到这个程度。 难道马华领袖讲一套做一套,不敢在华裔选民超过50%的地区上阵,一点也不会感到惭愧吗? 就魏家祥声称遭自家媒体错误引述其言论一事,他无法否认的一个真相是,马华一方面声称他们代表华社,但马华一众领袖却不敢在华裔选民居多的选区上阵,言论与行为自相矛盾。难道马华领袖讲一套做一套,不敢在华裔选民超过50%的地区上阵,一点也不会感到惭愧吗? 有史以来第一次,马华最高职位的三个领袖,即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及总秘书,都要靠巫统的选票来中选为国会议员,以便当上部长职位。 在属于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的国会选区的文冬,马来选民是最大的族群,占46.1 %;华裔选民占了42.4 %,印裔 9.0% 及其他 2.5%。 马华署理总会长兼首相署部长魏家祥的亚依淡国会选区,马来族群也是占了最大百分比的选民,共57.6 %;华裔选民为 38.3 % ,印裔选民为3.9% 及其他种族 0.2%。 至于马华总秘书、第二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拿督斯里黄家泉位于丹绒马林的国会选区,马来选民也是最大族群,占了 55.4%,华裔选民25.8 %,印裔 13.2% 及原住民 5.6%。 实际上,在第13届大选,马来选民占多数的选区,占了马华所赢得7个国会议席中的6个国会议席。 诚如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所提问般,“到底马华代表的,是国阵里的华裔,还是为马来西亚华裔代表巫统?或者是马华不分种族、宗教,代表所有的马来西亚人?” 林冠英

新加坡调涨消费税 大马若不废除只涨不降

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20日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新加坡建议将消费税调涨至9%,确认了全球的消费税趋势 – 除非废除,否则就只会涨、不会降。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本月19日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公布,新国将在2021年至2015年之间,将消费税从原本的7%调涨至9%。新加坡在执行消费税制度初期,只征收3%的消费税。 这证明了全世界对于征收消费税,只有涨不会降的趋势。一旦开始实施征收消费税,这项税收只会逐年增长。唯一能够对抗消费税涨势的途径,就只有废除消费税制度。这也是希望联盟矢志必行的,若在来届大选获得中央政权后的百日内,希盟将废除消费税,改而恢复之前的销售与服务税收制度(SST)。 另一方面,国阵却继续表明,是消费税才能拯救马来西亚。很明显的,选择支持国阵,就必须接受消费税制度及其只涨不降的趋势。只有让希盟接手政权,才有废除消费税的机会。 新加坡为高收入经济国,始能承担消费税的实施。即便如此,新国在开始执行消费税初期,也因顾虑其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而选择以区区3%消费税作为开始。反观我国,一开始征收,就收6%消费税,此举导致国内经济混乱,人民面临生活费高涨等问题。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马来西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9,503美元,而新加坡却高达5万2,961美元。新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我国高5.6倍,如此高收入,才能够承担消费税的实施。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小本生意及穷苦百姓,面临的窘境甚于新国。 MYDIN董事经理阿米尔阿里迈丁透露,控制马来西亚50 %的杂货市场的霸市及超市发现:因为人民没钱,杂货市场面对负成长率。虽然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取得5.9 % 的成长,但零售额因物价高涨的因素反而更低。MYDIN 指出,金马仑的包菜,在过去的5年涨了29%;黑鲳鱼涨了19.5%;美极牌的辣椒酱,也涨了38.8 %,雄鸡标的沙丁鱼则涨了30.6 %。 低收入的经济加上消费税的实施,促成了通膨及更高的生活费。中下层的马来西亚人发现,他们相对的更穷了,因为他们实际薪金的增长永远追不上通膨率或是国内生产总值的成长率。 当马哈迪医生还是首相时,他拒绝在马来西亚面对经济危机时实施施消费税。因为他知道,消费税对穷苦人民及小本生意者带来的负面效应。目前的国阵政府,只懂得关心如何填补金融丑闻造成的大洞,尤其是520亿令吉的一马丑闻。 林冠英

林冠英:魏家祥10大谎言只能骗一时,不能骗一世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14日在乔治市光大记者会中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 马华部长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来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魏家祥不只执着于他所捏造的谎言,还欲罢不能的继续捏造新的谎言,如谎称获标的Zenith财团即便在工程项目延误下,仍担保获得110英亩的黄金地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这完全是捏造,这110英亩实际发展地段并没有转移给Zenith,这何来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在连土地都没有转换的情形下,到底是如何批准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再者,若不是联邦政府部门更改条规及反贪会自2016年介入进行调查,到底是谁造成此项目工程延误? 反贪会过分冗长的调查,不只造成工程延误,不必要的重复性盘查更对州政府公务员造成极大压力困扰。随着国阵全盘破坏这项计划,计划各参与方之前的承诺已经产生了疑问,那就是这项计划是否还可能进行下去。 魏家祥最新的“10大谎言”让人更加看清楚他厚脸皮不认错的嘴脸。例如他否认他不曾影射服装公司Vertice兴建槟城海底隧道,因为他知道中国铁建是兴建海底隧道的总承包商。魏家祥得好好阅读他们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报章《星报》,仔细看看《星报》于1月13日是如何重点报导魏家祥的谎言如下: 魏家祥博士:为什么是服装公司兴建槟城海底隧道? (Dr Wee: Why is a fashion company building the Penang Tunnel?)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dr-wee-questions-role-of-fas…/… 魏家祥自家政党拥有的报章竟然打脸魏家祥说谎。魏家祥也否认国阵介入反贪会的调查,指控州政府领袖在这项工程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难道魏家祥忘了国阵媒体将这谎言刊登在封面头条?(详见2018年1月20日《新海峡时报》) 魏家祥否认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作为交通部长滥用职权施压中国铁建,但别忘记是魏家祥及国阵率先将中国铁建拖下这个政治冲突的浑水。同时,魏家祥还承认廖中莱透过他作为交通部长的职责,从中国铁建“获得”消息,即便大马政府并不是槟城计划的合约参与方。 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仿效联邦政府在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般,在没公开招标下就直接颁布工程,以避过来自反贪会的“骚扰”? 魏家祥声称,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简称东铁),尽管其工程总额比槟州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的63亿令吉还要高9倍,但基于它是一项“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因此是不需要进行公开招标的。难道槟城的计划就不是“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吗?槟城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是由一家中国政府所拥有的公司承建,而有关的谅解备忘录,是在2011年4月28日,由马中两国首相共同见证。(见附档图) 尽管如此,槟州政府坚持是项计划必需以公开招标的形式进行。这与东铁计划的模式截然不同。要是槟州政府早知道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只会对那些有进行公开招标的计划展开调查,而不是那些直接颁发工程的计划开档调查的话,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以直接颁布工程的方式进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以避过反贪会的“骚扰”,包括近期在华人农历新年前的问话。 魏家祥再次尝试将槟州州秘书扯下这滩政治争斗中,声称得标财团的总缴足资本并未达到当局定下的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要求。他甚至声称,在投标时,州秘书是在首席部长的指示下行事的。 这是离谱及荒谬的谎言。州秘书可是槟州招标委员会的主席,并根据法律条规执行他的任务。颁布工程给Zenith 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好处。是Zenith 财团本身达到了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的要求。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据当时的竞标条件而颁布工程,而不是像魏家祥所声称般。魏家祥尝试把州秘书拉下水是不择手段的做法,因为他已经没办法证明这项透过公开招标程序颁布的工程有任何乱来的舞弊行为。 我不打算再长篇大论地向魏家祥解释说合约文件其实并不需要每一页盖上印花才被列为有法律效应,或者是跟他说凡是附档在正规合约内的每一份文件实际上就是合约的一部份等事。中国铁建(CRCC)在主要合约内有被提及,中铁也签署了合约以作为合约的一部分,并额外再签署了一份附档在合约里的承诺书,担保会完成有关的计划。每一个曾经购买产业的屋主都知道,任何附近档在房屋买卖合约内的文件,都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啊。也许,魏家祥应该请一个律师来给他一些相关的补习才行。 最后,我再次说明,截至目前为止,州政府尚未支付一分钱或任何一寸土地给 Zenith 或承包商,作支付海底隧道计划之用。已经付费的,是三条主要大道的计划而已。魏家祥三番四次指控州政府已经支付 Zenith 或海底隧道的承包商,是非常不诚实的行为。 很明显的,国阵及魏家祥只对破坏是项可以减缓州内交通阻塞、涉及广大公众利益的计划感兴趣。当魏家祥一次又一次无耻地掩盖及抱着他那10个谎言时,回应他是毫无意思的事。我们交给槟城人民来自行判断吧。 我谨此祝贺魏家祥:恭喜发财,年年有余! 林冠英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