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政府透明清廉 议员公布财产上载官网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5日发表文告: 槟州行政议员及州议员公布截至2018年1月31日为止之财产。 槟州政府谨此公布全体行政议员以及州议员截至2018年1月31日为止之财产。此次,州内的两名希望联盟国会议员也参与了财产申报(见附表)。槟州领先全马,是第一个这么做的州属。国际透明组织较早前也曾赞扬槟州,因为采用了公开招标系统。 自2011年以来,这已是第三次公开申报财产。2011年第一次申报时只涉及全体槟州行政议员,而来到2013年,槟州政府议决州议员也参与申报,并将记录上传到槟州政府的官网公开让民众查阅。 槟州政府聘请了独立的Grant Thomton公司进行审计工作。有关公司经审计后,确定所有的资料及文件皆为齐全。 申报财产是槟州政府自2008年来实施清廉十步骤的其中一部分: (一)贯彻“能干、公信和透明”的施政原则、 (二)制度化对外公开首长、行政议员和州议员的财产 (三)落实公开招标、 (四)禁止政府家属参与政府的工程合约或与政府有商业往来、 (五)禁止议员和官员申请政府地、 (六)保护真正的吹哨者 (七)对付生活奢华而超出收入比例的领袖 (八)透明处理政治献金 (九)官员不允许接受“捐款”进入私人账户、 (十)严厉对付抵触以上事项的官员。 槟州政府再次兑现承诺,公开行政议员以及州议员的财产,这也证明了槟州希望联盟政府的治理是清廉的,并秉持能干、公信和透明的原则。 相关财产申报的资料,可到槟州政府官网www.penang.gov.my“热门议题”中查阅。

槟州议会4月10日解散 第十三届议会共创13项政绩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9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声明: 我爱槟城 槟州行政议会在今早进行了2013年5月5日来的第215次会议,这也是本届最后一次的行政会议。全体行政议员包括本人、州秘书、州财政及州法律顾问在此向槟州人民致以万二分的谢意,因为让我们在2013年5月5日的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中胜出,有机会在这五年里领导槟州,服务人民。 2. 我们深爱槟城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在第十三届州议会之中,我们共创下了13项纪录:- i. 我们致力打造一个清廉州属,推行州行政人员申报财产,州财政预算案每年也都有盈余,10年下来一共累积了7亿1930万令吉,相较前朝治理50年,仅有3亿7300万令吉。凡此种种,反映了槟州的廉明。 ii. 槟政府减少了90%的债务,2017年槟州的债务为全国最低,共6206万令吉。 iii. 成功将槟城从“全国最脏”的州属转型至东盟最干净的城市。 iv. 成为全国唯一没有实行配水的州属,并保证未来10年也不会配水。同时,槟城享有全国最低水费,首3万5000公升,每1000公升仅计价32仙,在柔佛则是1令吉32仙。 v. 过去10年来,州内的森林保留地寸土不减,是全国唯一没有破坏森林保留地的州属。相较其他州属,一共开发了54万4011公顷的森林保留地。 vi. 晋升成为福利州,在相关福利方面总共支出了超过4亿1260万令吉,同时也消除了赤贫。 vii. 作为企业州,我们的投资额增长了90%,新航线如多哈、河内、胡志明市和海南,推动了旅游业,带来的游客和过去比较,足足增高超过100%。 viii. 槟州再循环率为全马最高,达38%,而全国仅有22%。 ix. 全马最安全的州属,州内一共安装了近1000台闭路电视监控系统。 x. 每年拨款予宗教学校、各源流学校,同时扩大科学、技术、工程、数学(STEM)教育应对工业4.0,亦在槟岛及威省打造全国第一的数码图书馆。 xi. 将前朝治理下垂死的计划成功改造,诸如升旗山、SPICE国际会展中心、大华高原房屋计划以及光大。 xii. 一共兴建了2万5555所廉价屋(4万2000令吉)及中廉价屋(7万2500令吉),这数字是前朝政府兴建5154单位的5倍。 xiii. 巩固伊斯兰地位,提高伊斯兰事务的拨款达84%,同时也公开拨款予其他宗教事务。 3. 我们自知还有许多工作尚未完成,但现在已来到将权力归还给人民的时候。随着首相宣布星期六解散国会后,吾等尊重槟州宪法以及民主原则,将权力重新交还予人民,由广大的人民决定是否让我们再次成为槟城政府,或由其他政党来组织新政府。在公正干净的选举中,我们尊重人民的任何决定。 4. 首相已在上星期六解散国会,他亦致函要求我解散州议会,以便国会与州议会能够同步举行选举。 5. 回应首相的要求,今早我已到珍珠官邸觐见州元首敦阿都拉曼阿巴斯,以寻求解散州议会。感激州元首点头同意于2018年4月10日解散槟州州议会。 6. 我也已经在刚才举行的州行政议会中提出解散州议会,并获得一致的同意。州秘书将会在今日把有关明天解散州议会的函件送往议长处。 https://ssl.gstatic.com/ui/v1/icons/mail/images/cleardot.gif

政府努力追回 散落全球的40亿!

政府正在努力收回资金,以偿还 SRC 从大马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借来的 40亿令吉债务。 如前所述,SRC 国际私人有限公司(SRC 国际)已从大马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借入 40 亿令吉,并获得联邦政府的担保。 SRC 国际是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子公司,之后于 2012 年被财政部收购。因此,SRC 现在的财务负担完全由联邦政府所负责。 在 40 亿令吉借款里,其中的 36 亿令吉(11 亿美元)通过若干离岸子公司转移到马来西亚境外的几家实体公司和银行,包括: • 位于瑞士的瑞意(BSI)银行(超过 8 亿美元) • 位于香港的宝胜私人银行(Bank Julius Baer &...

即使面对国阵法律威胁 无阻林冠英反消费税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3日在光大发表声明: 国阵正利用法律指控威胁我,若我被罚款5万令吉,或监禁一年,或两者兼施,我将失去担任槟州首长的资格,但是这样不会阻止我继续反对消费税,也不会让我停止高唱反对GST的神曲。我目前正在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下接受调查,但是,我不会在公众场合停止高唱反对GST的儿童神曲。 很明显的,国阵是在欺负槟州首席部长,因为正当巫统领袖犯下更严重的错误时,却可以完全被忽略。一切针对我所展开的调查,都会在很快的时间内完成,正如槟州总警长拿督达威甘昨天所说的一样。 试问,有关方面是否采取任何行动对付巫统领袖,如东姑安南早前到访布城再也一所学校时,让学生高唱巫统党歌,舞动巫统党旗,并高喊巫统口号,以及森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以“翻桌”来威胁反对党支持党支持者? 尽管我愿意为唱这首歌,或因在学生面前唱这首歌而遭到批评,但是将此视为可能刑事犯罪,是非常过分、具双重标准及滥用权力的。国阵是否如此迫切地要解决我,以至于每一份针对我的投报都会得到彻底的处理?当国阵的部长或首相、副首相、州务大臣和副部长被投报的时候,是否又会进行一样彻底的调查?

林冠英:国阵反假新闻不涵盖一马公司丑闻?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22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国阵的反假新闻法案将会涵盖所有的贪污丑闻,例如一马机构丑闻,这是不是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的丧钟?因为它以监禁为刑罚,来威胁那些不刊登国阵联邦政府声明的独立媒体 国阵的反假新闻法案将会涵盖所有的贪污丑闻,例如一马机构丑闻,这是不是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的丧钟?因为它以监禁为刑罚,来威胁那些不刊登国阵联邦政府声明的独立媒体。通讯及多媒体副部长加拉尼近日宣布,任何与一马机构相关的资讯都是未经核实的,包括国际新闻组织包括《经济学人》、《华尓街日报》、《纽约时报》及微软全国广播公司节目(MSNBC)的报道,都将被视为假新闻。 加拉尼自大地说,“假新闻的一般定义是由拥有专才的相关部门确定新闻为假消息”。换句话说,只有政府可以决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有国阵联邦政府可以决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这是非常独断的。很明显地,马来西亚正步入国阵的独裁统治。 当首相署部长阿查丽娜奥斯曼说要保护公众,让他们不会成为假新闻的受害者,那些因为反假新闻法案而犯规,成为国阵统治的受害者的吹哨者和独立新闻机构又怎样?就连我现在发这则文告,都有可能让我受假新闻法案影响,既然国阵处心积虑,欲加之罪,就连我出席现场有儿童出席,跟着《GST儿歌神曲》边唱边舞这种小事也有错,被他们用来对付我。 很多国家都针对一马机构展开了调查,这宗丑闻也被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再度点名大马乃“盗贼统治最恶劣的例子”。在新加坡,一家银行执照被吊销,官员被起诉,甚至一名前银行家因为涉及不法动用一马机构的款额,而被监禁4年半(54个月)。事情发展至此,国阵联邦政府还可以抵赖,说这些都是假新闻! 上个月,一马机构丑闻再一次成为全球头条,当马来西亚政府拒绝入禀,索回在巴厘岛被充公、价值10亿令吉的超级豪华游艇《平静号》,即使它与刘特佐有关。当瑞士政府因一笔款额涉及一马机构,马来西亚政府也拒绝索回被充公的瑞士法郎1亿400万(4亿3000万令吉)。在反假新闻法案下,上述的10亿令吉超级豪华游艇以及4亿3000万令吉的新闻也是假的吗? 林冠英

符合法律及宪法,请砂政府先还钱联邦即可拨款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文告: 一旦砂拉越州政府偿还 3 亿 5000 万令吉的首期欠款,联邦政府将加速拨出 3 亿 5 千万令吉,用于第一阶段修复砂拉越州破旧学校之用 一旦砂拉越州政府偿还 3 亿 5000 万令吉的首期欠款,联邦政府将尽速拨出 3 亿 5 千万令吉,用于第一阶段修复砂拉越州破旧学校之用。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为止,砂州总共积欠联邦政府 23...

成立债务管理署 稳定财政系统与政府财政地位

就如于 2018 年 11 月 2 日的 2019 年财政预算案所宣布,政府将成立债务管理署(简称债管署)负责审阅及管理政府的债务与负资产。债管署将监督债务发行及为联邦政府、官联机构及特殊目的公司(SPV)应如何债务重组提供全面建议。政府致力杜绝因举债时低落的协调能力,导致再度发生状况需偿还不负责任的高昂巨债。 成立债管署是政府的其中一个步骤,以作为解决 2017 年至今隐藏在政府庞大体系下的1 兆令吉债务与负资产。债管署也是制度改革的其中一项步骤,以稳定财政系统及政府财政地位,因为上述因素都是国际评级机构看重的衡量标准。债管署将采取的步骤 如下: • 有秩序地全盘列出所有的发行债券及政府、官联公司、官联机构的贷款,以确认最低的债务利率与利息。 • 进行债券与债务重组,以减低偿还成本,节省偿债的支出。 • 拟定各种未来策略,减低政府的债务压力。 债管署的目的还包括控制政府债务避免失控,同时杜绝随心所欲的借贷行为再度发生。 债管署已经获得首相的同意将由财政部长林冠英作为主席。 债管署尚包括的成员如下: • 政府首席秘书拿督斯里依斯迈巴卡(Datuk Seri Dr Ismail bin Hj Bakar) • 财政部秘书长拿督阿末巴德利 •...

魏家祥指鹿为马 总是诬蔑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于2018年10月27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敢问25日咨询林冠英的国阵巫统议员缺席国会问答环节,魏家祥本身当时在哪里?看来魏家祥跟马华还是助纣为虐,还在当巫统的应声虫。 魏家祥明明是针对10月25日的国会出席事件,却故意以林冠英7月午休时午餐的照片硬要栽赃林冠英缺席,被拆穿后还要狡辩。 国会期间,只要是属于咨询财政部长的问答环节作为财政部长,林冠英多数会出席国会亲自回答。在没有属于财长的问答环节的时候,在布城多数都会议满档。 一事还一事,一码归一码,当林冠英于10月25日一早列席国会等待回答反对党国阵问题的时候,却被告知咨询的反对党议员,国阵前贸工部长韩沙再努丁缺席,唯有掠过林冠英的回答环节。即便如此林冠英一整个早上还是在国会内。 敢问25日咨询林冠英的国阵巫统议员缺席国会问答环节,魏家祥本身当时在哪里?看来魏家祥跟马华还是助纣为虐,还在当巫统的应声虫。 林冠英当天有出席准备回答却被魏家祥拿旧照片怪缺席,询问的反对党国阵议员缺席,魏家祥却没当一回事。 魏家祥种种言行,再次证明他仍然本性难移,喜好说谎,更喜好谎言被拆穿后,厚脸皮的自言其说。 魏家祥现在只能透过他的社交媒体吸引报章转载自媒体官方脸书获得宣传。肆意针对林冠英死缠烂打,行为极度表现出政治心理不平衡,无所不用其极的说谎。 林冠英在这几个月除了国会咨询作答,更多的就是一个会议接着一个会议,着力如何替人民节省政府不必要的开支,减少国债,如此马来西亚的建设才有底气,在长远的未来走得更高更进步。让人遗憾的是魏家祥连午休吃饭时间也可以拿来诬蔑,偷龙转凤想要对林冠英进行道德批判与政治人格谋杀。 魏家祥如今的情况就跟他的主子纳吉一样,跟纳吉可以把1MDB丑闻导致的种种负债与财政吃紧怪罪给新政府如出一辙。例如因为1MDB丑闻,GST从2015年至今累积194亿令吉退税未还给人民,纳吉反过来怪希盟新政府把钱花光了。还有94亿令吉的SSER天然气管计划丑闻,工程进度只有13%,却已经缴付83亿令吉或88%费用,纳吉一直逃避责任不敢回答。 希盟政府如今在意的是如何将这些弊案一一纠正,追究的都是本着事实与数据,不像魏家祥只会用谎言透过社交网络进行政治与道德人格谋杀。 如此这般移花接木颠倒是非又不肯承认道歉,魏家祥不只不配当部长,连当国会议员也不配。这样所谓的新马华将只会比旧马华更烂而已。 请魏家祥不要一再故意指鹿为马,错把冯京当马凉,这样只会更加遭到人民厌恶与唾弃而已。

纳吉42项刑事罪攸关公共事务 魏家祥不应当作个人事务看待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9年7月1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应当向凯里及纳兹里学习,从第14届大选吸取教训,不应该无视纳吉所面对的42项刑事控状,将他的1MDB丑闻当作个人事务看待。 魏家祥应当向凯里及纳兹里学习,他们学会第14届大选的教训,那就是人民拒绝贪污及510亿令吉的1MDB丑闻。然而魏家祥却无视纳吉身上背有42项刑事失信、洗黑钱及滥权渎职的刑事控罪,支持委任纳吉为国阵顾问团主席,更甚的是魏辩解说“我不能评价个人事务。” 纳吉跟1MDB丑闻有关的42项刑事控罪并不是魏家祥所说的个人事务,这绝对是攸关公众利益及影响国家策略发展至深的事件。从魏家祥无视纳吉背负的42项刑事控罪,将之视为个人事务,证明马华至今仍不肯对这项让马来西亚经济及人民蒙受数百亿令吉损失的丑闻负起责任。马华及国阵仍无法从第14届大选吸取教训,他们不只没资格管理国家,连作为民选代表的资格也不配。 魏家祥不愿学凯里及纳兹里对委任纳吉为国阵顾问团主席作出批评,却宁愿选择认为纳吉的42项刑事控罪是个人事务,这无疑是想要寄望: · 疯狂地希望纳吉仍有影响力,可以让国阵及巫统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即便国阵就是在纳吉带领下才在大选中败北。 · 纳吉的“羞啥我老板”运动,需知“羞啥我老板”是纳吉要重塑其污名的伎俩,所谓“我的老板”根本不是一个政党,这完全是一项幼稚的运动,并不能将之换成选票 · 塑造纳吉成为1MDB“谎言”的受害者,但这已经无法得逞,如今1MDB丑闻已经在审讯当中,美国及本地好几项1MDB案件已经审结,近十亿令吉的款项已经归还给财政部。 林冠英

马来西亚依然是外资胜地 一年增624亿令吉!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 2019 年 8 月 20 日在布城发表的文告: 马来西亚持续成为吸引外资的投资胜地,因为截至 2019 年第二季直接外资长年累积总投资已经从一年前的 6051 亿令吉增加至今年次季的 6675 亿令吉。 由大马统计局刚出炉的国际投资头寸(或国际投资部位)(IIP)报告显示马来西亚的直接外长年资累积总投资,相比一年前所累积的 6051 亿令吉,截至 2019 年次季增加了 10.3%至 6675 亿令吉。直接外资的稳健上升显示即便面对世界贸易的日益冲突,马来西亚仍然是国际投资胜地前景持续成长吸引外资经济持续成长是总累计投资提升的其中一个原因。同期,在区域内多数国家经济成长皆放缓下滑之际,马来西亚却从 2019 年首季 GDP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