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校签署支持政党与教育分开 已完成阶段性任务

早前财政部长林冠英近期提出政党与高等教育应该脱钩,以让校友及校方联手发展高等学府,让其不受政党政治所影响。但是,以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为首的马华会长理事会已议决,马华不会与拉曼大学学院进行切割,并会按照原定计划坚持走下去。 针对这课题,马来西亚3间由华社发起与承办的大学学院表明立场,支持和同意“针对最近争议的教育与政党的关系课题,马来西亚3间由华社发起与承办的大学学院表明立场,支持和同意“政党和教育分开”。 这3间大学学院是南马的南方大学学院、中马的新纪元大学学院及北马的韩江传媒大学学院。文告中也有韩江传媒大学学院董事会执行顾问丹斯里陈国平局绅、南方大学学院董事长拿督陈洺臣及新纪元大学学院董事部主席叶新田博士 签名。 3间大学学院今日透过韩江董事会秘书处发表联合声明,希望政党远离教育,不要再延续过去教育服从于政治,而且必须听命于政治的决策。 文告中说,基于过去历史因缘,华教与政治时常被绑在一起,以致在不同的时期遭遇不同程度的打压。 文告也指出,教育的原理就是育人成才。教育本来就是一个独立实体,在古代的东方文明及西方文明出现时,不受政治的干扰,因而在公元2500年前有了孔子“有教无类”的学说流行至今。于公元2400年前,也有了苏格拉底大哲学家的出现。 拉曼学院在1968年策划,1969年开课,是因应当时国内政治与经济发展而成立。 “将近50年后的今天,我们认为拉曼学院乃至于在2013年升格为拉曼大学学院,这座高等院校已经完成了阶段性任务,也是时候转型与改组,让政党/政治远离教育,让这座高等院校在新的马来西亚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 无可否认的,拉曼大学学院的集资来自民间和华社,转型与改组也是理所当然。因此,这3间大学学院认为唯有重新改组和调整组织,才能符合民愿,也才能使教育正常发展。当教育归教育,政治归政治时,就是国家教育政策的一大改革。 文告强调,不论出于任何议程,高等教育本身就不应被政治化和政党化。 “我们相信,经过改头换面后,拉曼大学学院凭著现有稳固的根基,在没有政治干扰下,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同时也为国内民办大学学树立一个标杆。”

林冠英:希联透过宣言宣布:一旦执政联邦,就会承认独中统考。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 如果魏家祥及马袖强不敢给予公平的拨款给他们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叫国人怎样能够相信他们对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呢? ——————————————————————————————— 如果魏家祥及马袖强不敢给予公平的拨款给他们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叫国人怎样能够相信他们对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呢? 正当独立后的这60年来,民政马华还不敢施压国阵承认统考、甚至提出“承认统考剩下最后一哩路”这牵强的理由来蒙骗华社时,希联已经透过竞选宣言,堂堂正正的宣布:一旦执政联邦,就会承认独中统考。 2018年《希联宣言》甚至进一步清楚列明,独中生只须要在大马教育文凭中单考马来文科,并考获优等,就可持统考文凭申请政府大学,以及申请政府部门的工作职位。 原以为随着希联宣布承认统考文凭后,身为首相署部长的魏家祥会打蛇随棍上,要求国阵也立刻承认统考,来个益民良政大比拼,但是,他却反过来将矛头指向已脱离巫统的希联主席敦马哈迪和丹斯里慕尤丁,指两人之前如何不善待华教;而当年2人位高权重时,他一句话也不敢哼,如今2人不再掌权,才来数落对方。 若根据魏家祥的“敦马及慕尤丁是国阵承认独中统考的绊脚石”之逻辑,如今这2人已离开国阵权力的核心,马华及民政在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理应轻而易取,可是为什么他们在去除了这两大绊脚石之后,依然做不到简单的“承认独中统考”?这证明马华民政在国阵里只贪图做官享福,根本没有做好本份。 反之,民主行动党在敦马及慕尤丁才加入希联不久,就成功说服他俩以单考SPM 国语的简单条件,接受承认独中统考,证明行动党及希联比马华民政更能做好本份,为独中生争取国民应有的基本权益。 看起来,承认独中统考只是马华欺骗华社的棋子,吊着华社的瘾空谈了几十年,最后一哩路走了几年都还走不完,马华民政为了自己的官位,在国阵内部须看巫统脸色行事,当家不当权的窘境,在承认独中统考事件中展露无遗。 就说独中拨款好了,马华民政两大主要领导人魏家祥和马袖强,迄今依然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公布今年到底会拨款多少钱给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还说什么代表华社? 魏家祥曾说,去年他拨给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的永平独中7万5000令吉,马袖强则没说拨多少钱给他安顺国会选区的三民独中。至于今年准备拨多少,他们至今都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说。 身为联邦部长,他们每年都享有至少60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并拥有分配拨款的绝对权力;拨款50万令吉给选区的独中有什么难题?他俩一再被追问为何不能拨款50万令吉给选区唯一的独中,都采取闪、躲、逃避,至今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回答如此简单、直接了当的问题。 虽然教育并不在州政府的权限,但槟州政府每年却能够制度化拨款给槟州每所独中50万令吉,州内5所独中共获年度250万令吉拨款。马华和民政常常向华社声称“有人在朝好办事”,却连每年给一所独中50万都不能做到,凭什么要华社继续支持他们呢? 林冠英

永平独中拨款仅7.5万 魏家祥敢承认错误吗?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魏家祥是否敢予承认自己在2017年拨给永平独中仅有7万5000令吉的错误,这数额仅是杯水车薪,并愿意承诺在2018年会给予更多的拨款,拨出与槟州政府同等的数额。魏家祥应以实际的行动,来兑现他对独中的承诺,而非空口说白话来支持独中。 槟州政府拨款50万令吉给每一所独中,如果身为联邦部长的他无法给出更多的拨款,但至少他也应该向槟州政府看齐,拨出同样数额的拨款给独中。若是如此,这是否意味魏家祥是认同槟州政府比他做得更好,更积极对待独中课题。 7万5000令吉对于一间独中来说,是不足够的。槟州政府在2017年期间拨给每所独中50万令吉,州内的5所独中一共获得250万令吉。这并不是单一个案,事实上,槟州政府自2009年开始,每年都制度化拨款给独中。 对此,魏家祥可能会解释说他无法说服巫统,因此只能屈服于巫统。但是,这是魏家祥自己的选区,他拥有绝对的权力决定如何运用其选区拨款。为何他却没有办法拨出50万令吉给他选区内唯一一所独中? 永平独中是亚依淡国会区內的唯一一所独中,而魏家祥不仅是永平国会议员,也是华裔部长和马华署理总会长,所给的拨款理应不会输给槟州政府。 作为国阵国会议员的魏家祥每年享有60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座拥如此庞大的资源,但却仅仅拨出7万5000令吉于永平独中。魏家祥是有能力每年给予永平独中50万令吉的拨款时,而他却没有怎么做,委实令人不解。 如果说,这笔7万5000令吉拨款就是魏家祥对独中的承诺,那么你要华社如何相信马华是支持华教的。人民充满疑问,为何魏家祥不支持制度化拨款?我们希望魏家祥最终能够拨出50万令吉予永平独中,减轻校方的财力负担。 身为一名拥有600万国会选区拨款的马华部长,更何况这是他自己本身的选区,却只拨给独中区区的7万5000令吉款项。这只有再次证明马华“当家不当权”,不敢利用自己的权力作出改变,无法兑现他们对华文教育所做出的承诺。 相较于槟州政府拨出50万令吉或者5倍给每所独中,马华联邦部长魏家祥仅拨出7万5000令吉的款项而已。一名马华联邦部长的拨款只占槟州政府拨款的15%而已。是否魏家祥还要继续固执,拒绝宣布好消息拨款50万给永平独中来承认自己的错误?

林冠英:魏家祥10大谎言只能骗一时,不能骗一世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14日在乔治市光大记者会中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 马华部长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来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魏家祥不只执着于他所捏造的谎言,还欲罢不能的继续捏造新的谎言,如谎称获标的Zenith财团即便在工程项目延误下,仍担保获得110英亩的黄金地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这完全是捏造,这110英亩实际发展地段并没有转移给Zenith,这何来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在连土地都没有转换的情形下,到底是如何批准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再者,若不是联邦政府部门更改条规及反贪会自2016年介入进行调查,到底是谁造成此项目工程延误? 反贪会过分冗长的调查,不只造成工程延误,不必要的重复性盘查更对州政府公务员造成极大压力困扰。随着国阵全盘破坏这项计划,计划各参与方之前的承诺已经产生了疑问,那就是这项计划是否还可能进行下去。 魏家祥最新的“10大谎言”让人更加看清楚他厚脸皮不认错的嘴脸。例如他否认他不曾影射服装公司Vertice兴建槟城海底隧道,因为他知道中国铁建是兴建海底隧道的总承包商。魏家祥得好好阅读他们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报章《星报》,仔细看看《星报》于1月13日是如何重点报导魏家祥的谎言如下: 魏家祥博士:为什么是服装公司兴建槟城海底隧道? (Dr Wee: Why is a fashion company building the Penang Tunnel?)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dr-wee-questions-role-of-fas…/… 魏家祥自家政党拥有的报章竟然打脸魏家祥说谎。魏家祥也否认国阵介入反贪会的调查,指控州政府领袖在这项工程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难道魏家祥忘了国阵媒体将这谎言刊登在封面头条?(详见2018年1月20日《新海峡时报》) 魏家祥否认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作为交通部长滥用职权施压中国铁建,但别忘记是魏家祥及国阵率先将中国铁建拖下这个政治冲突的浑水。同时,魏家祥还承认廖中莱透过他作为交通部长的职责,从中国铁建“获得”消息,即便大马政府并不是槟城计划的合约参与方。 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仿效联邦政府在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般,在没公开招标下就直接颁布工程,以避过来自反贪会的“骚扰”? 魏家祥声称,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简称东铁),尽管其工程总额比槟州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的63亿令吉还要高9倍,但基于它是一项“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因此是不需要进行公开招标的。难道槟城的计划就不是“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吗?槟城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是由一家中国政府所拥有的公司承建,而有关的谅解备忘录,是在2011年4月28日,由马中两国首相共同见证。(见附档图) 尽管如此,槟州政府坚持是项计划必需以公开招标的形式进行。这与东铁计划的模式截然不同。要是槟州政府早知道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只会对那些有进行公开招标的计划展开调查,而不是那些直接颁发工程的计划开档调查的话,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以直接颁布工程的方式进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以避过反贪会的“骚扰”,包括近期在华人农历新年前的问话。 魏家祥再次尝试将槟州州秘书扯下这滩政治争斗中,声称得标财团的总缴足资本并未达到当局定下的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要求。他甚至声称,在投标时,州秘书是在首席部长的指示下行事的。 这是离谱及荒谬的谎言。州秘书可是槟州招标委员会的主席,并根据法律条规执行他的任务。颁布工程给Zenith 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好处。是Zenith 财团本身达到了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的要求。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据当时的竞标条件而颁布工程,而不是像魏家祥所声称般。魏家祥尝试把州秘书拉下水是不择手段的做法,因为他已经没办法证明这项透过公开招标程序颁布的工程有任何乱来的舞弊行为。 我不打算再长篇大论地向魏家祥解释说合约文件其实并不需要每一页盖上印花才被列为有法律效应,或者是跟他说凡是附档在正规合约内的每一份文件实际上就是合约的一部份等事。中国铁建(CRCC)在主要合约内有被提及,中铁也签署了合约以作为合约的一部分,并额外再签署了一份附档在合约里的承诺书,担保会完成有关的计划。每一个曾经购买产业的屋主都知道,任何附近档在房屋买卖合约内的文件,都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啊。也许,魏家祥应该请一个律师来给他一些相关的补习才行。 最后,我再次说明,截至目前为止,州政府尚未支付一分钱或任何一寸土地给 Zenith 或承包商,作支付海底隧道计划之用。已经付费的,是三条主要大道的计划而已。魏家祥三番四次指控州政府已经支付 Zenith 或海底隧道的承包商,是非常不诚实的行为。 很明显的,国阵及魏家祥只对破坏是项可以减缓州内交通阻塞、涉及广大公众利益的计划感兴趣。当魏家祥一次又一次无耻地掩盖及抱着他那10个谎言时,回应他是毫无意思的事。我们交给槟城人民来自行判断吧。 我谨此祝贺魏家祥:恭喜发财,年年有余! 林冠英

林冠英:纳兹里极端言论批评郭老,马华却漂白巫统!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1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纳兹尔拒绝参与巫统对于郭鹤年进行极端种族的人身攻击,因为郭鹤年可是大马商界的典范,是一流的绅士。可见纳兹尔可能比他长兄还更胜任首相的职位。 昌联银行董事主席纳兹尔拉萨拒绝参与巫统对于郭鹤年进行极端种族的人身攻击,反而还形容郭鹤年是爱国者,因为郭鹤年可是大马商界的典范,是一流的绅士。可见纳兹尔可能比他长兄还更胜任首相的职位。首相近来允许从塔祖丁、东姑安南、纳兹里到阿莎丽娜的巫统一众最高领袖,对郭鹤年展开猛烈的人身攻击。 攻击一开始由亲巫统的网络枪手拉惹佩德拉所撰写的假新闻开始,污蔑这位商界巨人资助行动党及《透视大马》以颠覆巫统政权。接着,甚至是纳兹尔长兄,首相大人纳吉也参与针对郭鹤年。 最让人失望的是马华无法或害怕挺身反抗巫统以毫无根据的谎言欺凌行动党与郭鹤年。马华原本理应在内阁里挺身要求巫统对他们的极端种族言论道歉,但马华却竟然选择为巫统漂白,声称这并不代表巫统而只是牵涉一位部长之言! 这就是马华极不老实的狡辩,攻击郭鹤年的可是一众巫统最高领袖呀!很明显,马华与民政就是不敢退出国阵,因为在他们来说,权位重于原则、错重于对、欺凌重于公平竞争。 巫统本身最不懂感恩,因为巫统就是获得郭鹤年的捐献而受惠。但巫统却能大言不惭的污蔑不曾获得郭鹤年捐款的行动党收取捐献。郭鹤年白纸黑字在其去年12月推出的自转中承认他曾捐献巫统及马华,在此截取自其英文版自传第260页如下: “自1957年独立以来,我常常被要求捐款给执政成员党,巫统与马华。我很愿意、乐意及慷慨地捐款给他们。” 然而,郭鹤年愿意、乐意及慷慨地捐献给巫统所得到的回报却不是声声感谢,而是充满愤恨的群起欺凌。大马人,特别是华社感到愤怒及将不会轻易忘记巫统如何操弄这些假新闻,群起展开攻击与欺凌大马一代典范华裔企业家,甚至要褫夺郭鹤年的公民权。 为了保住政权,国阵正无所不用其极的玩弄种族的烈火,企图烈火燎国。但行动党相信大马人民绝不会允许国阵的种族烈火把国家给烧掉,反而会将这个制造贪污、分歧与破坏的恶势力换掉,以多元化、多元种族及有原则的联盟取而代之。大马普通的老百姓只吃过白饭吃不起珍贵的藜麦,就让希盟带领大马人团结一致去解决大马普通老百姓真正要面对的经济及民生问题。 林冠英

Mysalam 扩大受惠群体!承保疾病也增加至46种

Mysalam 扩大受惠群体!承保疾病也增加至45种 2020预算案财政预算案公布许多实际方案,希盟政府也非常重视中产群体的福利,因此也将获得政府的关注和照顾,并不会被遗忘。 希盟知道每个阶层的人民都面对经济困境,高生活成本的问题以及生活压力,所以政府会采取措施,希望可以援助大部分阶层的人民。 从2020年1月1日开始,MySalam健保计划,也从原本照顾B40(低收入群体)扩大到惠及大部分人民。 MySalam健保计划有3项重点: 第一,和之前的MySalam医药保险计划比起来,2020年预算案的MySalam医药保险计划更全面,这个计划由原本的保障36种疾病如今扩大涵盖45种疾病,当中还包括小儿麻痹症及绝症(绝症的定义包括无法医治的疾病例如艾滋病及癌症,细节请参考这里:http://www.myhealth.gov.my/memahami-psikologi-pesakit-terminal/)。 第二,至于受惠的群体在2020预算案公布中为年龄从18岁提高至65岁的群组,因此有更多年龄层的人民可登记成为MySalam受保人。相较2019预算案所推行的MySalam医药保险所受惠的群体是年龄介于18至55岁的B40群体。这项调整会让受惠人数增加到150万人。 第三,只要年总收入低于10万令吉的人民皆可受保,若受保人不幸患上相关疾病,他们将会获得4000令吉的保险赔偿,同时受保人在医院接受治疗时,每日也可获得50令吉的住院津贴,不过一年最多可索取14天。这项条件将会使马来西亚500万人受惠。 其实,2019年的MySalam健保计划只局限在让B40的群体和BSH(生活援助金)的受惠者投保,而在今年的2020预算案的MySalam医药保险计划的受保群体也大幅度扩大,纳入了中层收入群体(M40),这项调整可以让大部分的马来西亚公民都成为受惠者。对许多收入不高但不符合B40(低收入群体)门槛的百姓也不会被排除在全民福利之外。 政府为了让人民可以更加享受到医疗上的福利护盾,因此在这次的财案中大刀阔斧一举将受惠群体人数大幅度提升,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会造成政府财务负担,可是为了国民健康及面对突发健康问题时可以免除许多后顾之忧,因此,政府义无反顾地推行此项计划,让人民真正受惠!

即使面对国阵法律威胁 无阻林冠英反消费税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3日在光大发表声明: 国阵正利用法律指控威胁我,若我被罚款5万令吉,或监禁一年,或两者兼施,我将失去担任槟州首长的资格,但是这样不会阻止我继续反对消费税,也不会让我停止高唱反对GST的神曲。我目前正在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下接受调查,但是,我不会在公众场合停止高唱反对GST的儿童神曲。 很明显的,国阵是在欺负槟州首席部长,因为正当巫统领袖犯下更严重的错误时,却可以完全被忽略。一切针对我所展开的调查,都会在很快的时间内完成,正如槟州总警长拿督达威甘昨天所说的一样。 试问,有关方面是否采取任何行动对付巫统领袖,如东姑安南早前到访布城再也一所学校时,让学生高唱巫统党歌,舞动巫统党旗,并高喊巫统口号,以及森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以“翻桌”来威胁反对党支持党支持者? 尽管我愿意为唱这首歌,或因在学生面前唱这首歌而遭到批评,但是将此视为可能刑事犯罪,是非常过分、具双重标准及滥用权力的。国阵是否如此迫切地要解决我,以至于每一份针对我的投报都会得到彻底的处理?当国阵的部长或首相、副首相、州务大臣和副部长被投报的时候,是否又会进行一样彻底的调查?

拉曼信托基金会一旦成立 林冠英:即刻拨4000万令吉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9年12月4日在布城发表文告: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所营运的信托基金会一旦成立,政府就会拨出4000万令吉予相关基金会作为2019年的经费。 财政部谨此宣布,由拉曼大学学院所营运的信托基金会一旦成立,政府就会拨出4000万令吉予相关基金会作为2019年的经费。该信托基金预计将在本月底获得批准。政府早前曾承诺,从2019年开始,每年将至少拨出3000万令吉用于拟议中的信托基金会,以造福拉大(TARUC)及其学生。而今年的拨款将是4000万令吉。 除拉大校友总会之外,拟议的信托人还将由拉大学生和财政部的各一名代表组成。 拉大校友总会由拉大的前学生所组成,这些校友都是杰出的成功专业人士和企业家。拉大校友总会认为,应把拉大作为专业的教育机构来运营,该机构必须独立于政党和政治人物之外。 这笔4000万令吉的拨款将一次过驳斥不负责任份子制造的所有谎言,指控这项拨款违法,但却又举不出证据为何拨款4000万令吉惠及拉大学生到底哪里违法。反而,1MDB丑闻数百亿令吉国家财产被盗却不违法,这些收受1MDB丑闻盗用资金的获利者乃当时国阵政党如巫统、马华、人联党、民政党及国大党,还有马华掌控的自立合作社(Kojadi),导致他们的银行被冻结。 4000万令吉的拨款将在信托基金正式成立后移交给信托基金。拉大校友总会理应抓紧每个机会履行他们的责任,同时在他们职权内展现出有为的表现,尽善尽美地将基金造福拉大及拉大学生的福利。 吾爱大马!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 林冠英 2019年12月4日布城启

魏家祥以新谎言掩饰 仍无法指出谁在槟海隧中涉贪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6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现在又以205亿4000万令吉的新谎言,企图以懦夫行为掩饰他之前无法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位州政府领袖在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计划中涉及贪污受贿数百万令吉的谎言。 我的太太周玉清身为律师看了魏家祥这翻谎言,也不得不傻眼于魏家祥能扭曲事实至斯,竟然能忽然间就把原本63亿令吉的3条大道与海底隧道基础设施计划扭曲成200亿令吉的费用。她不吐不快的说当合约上白纸黑字列明63亿令吉,在法律上就不可能要求州政府缴付205亿4000万令吉。 这么简单的逻辑任谁都懂,只有魏家祥不懂。魏家祥现在又以205亿4000万令吉的新谎言,企图以懦夫行为掩饰他之前无法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位州政府领袖在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计划中涉及贪污受贿数百万令吉的谎言。 他没胆量指名道姓,完全与希盟各领袖在1MDB金融丑闻课题上勇于指名道姓哪位领袖牵涉在背后,是谁让大马遭冠上欺世盗国的恶名。如果希盟政府敢于这么做,为何魏家祥惧怕?难道魏家祥他深知自己正在毫无证据的说谎,害怕被起诉? 魏家祥说谎功力跟呼吸一样。他一直重复谎称此计划招标及发标过程没有符合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要求。魏家祥不敢指名道姓,但他这样做已经在毫无证据之下,攻击了槟城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的诚信,因为在州秘书主持槟城招标委员会之下,将这项公开招标计划发标给Zenith财团。 即便大马反贪委员会(MACC)在这项不存在的丑闻中如何不公平纠缠骚扰槟州政府,也不曾质疑过Zenith财团符合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这项事实。魏家祥无法出示到底如何不符合最低3亿8100万令吉的证据,就跟他无法出示到底是哪位州政府领袖贪污受贿的证据一样。 我知道魏家祥如今因为巫统施压马华交出敦拉萨镇国席及无法逼迫阿罗牙也国阵接受首相人选及其政治秘书王乃志取代当地现任国会议员古乃光而深感压力。还有马华无法取回巫统之前答应归还,于2013年大选马华“出借”给巫统的关丹国席更让他压力重重。除此之外他也因为我碍于他不是马华第一把交椅而只是二号人物拒绝与他辩论而深感耻辱。但无论是巫统施压或个人耻辱,魏家祥也不应该不择手段的谎称这项计划将耗费205亿4000万令吉,而无视于这项公开招标的计划只有63亿令吉的事实。 预防兴建成本提高 魏家祥声称第二大桥尚有50%的车流量所以根本不需要兴建海底隧道,但须知这50%可是现在的流量。但在未来10年这些空余的50%流量将只剩下零,将导致交通阻塞。最近在槟城第一大桥的几起交通意外皆导致严重的交通阻塞,提醒人们对第3条通道或海底隧道的急迫性与必要性。因此州政府才要前瞻性的在2027年建好海底隧道。 为了预防未来10年兴建成本提高,州政府已经将成本“紧锁”在现在的价格。州政府没有所需的现金,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用土地交换作为计划的偿还方式。因此州政府也把土地价值极大化,在2013年签约的时候,并不是以当时的土地价值为依据,而是以2023年当海底隧道动工时每方尺可能高达1300令吉的未来地价作为依据。 2023年的未来地价以土地换计划,海底隧道特许收费经营权不保障交通流量多寡或盈利风险. 魏家祥自己也承认未来每方尺1300令吉的地价太高。事实上这地价是2013年每方尺475令吉的3倍,与此同时Zenith则要自己自行负责去融资及偿还这段时间所需的利息。 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海底隧道收过路费,而3条高速公路时免费的原因。因为获标公司也仅能靠着收海底隧道过路费获取一些盈利,不然根本就没有人会想要投资这项条件苛刻的计划与合约。要知道即便Zenith获得收取海底隧道过路费经营权但却不获州政府担保交通流量的多寡,因此一旦隧道交通流量少,无法负荷他们经营成本的时候,州政府将不担保作出赔偿。国阵的各大道特许经营权合约内就是充斥着这些交通流量担保赔偿的条约以确保他们朋党能利益极大化。 换句话说,Zenith得承担一切风险如下: · 自行负责缴付融资利息; · 不担保交通流量多寡或盈利与否; · Zenith必须承担兴建成本提高或任何地价下跌的风险; · 即使在2023年地价已经调涨,Zenith也无法在调涨的地价中获取利益,因为一早已经以2023年的未来地价计算。 发疯胡扯205亿4000万令吉无视实际签约只有63亿令吉的事实 魏家祥非常不老实,只选择谈Zenith将从地价调涨获利却不谈Zenith需要在未来10年自行承担兴建成本的调涨。魏家祥更加不老实的是还把其他的道路计划参杂在一起,为他幻想中的205亿4000万令吉的兴建费用圆谎。魏家祥企图掩人耳目将其他道路计划包括泛岛道路计划计算在内制造谎言,但这些其他计划根本就跟海底隧道计划毫无关系。槟城不曾要背负205亿4000万令吉的费用,州政府只签了63亿令吉的合约,魏家祥简直岂有此理,一派慌言! 希腊古谚有云:“上帝要人灭亡,必先令人疯狂” 魏家祥看来还是继续当懦夫好了。 懦夫的命运总好过沦落为政治疯子。 林冠英

连翁诗杰也打脸 马华“boleh dipertimbangkan” 混选票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14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声明: 马华强将 “tidak dapat dipertimbangkan” 的“不能被考虑”的反义词,也就是 “boleh dipertimbangkan” 直接自我感觉良好地当作是已经承认、批准统考的说法,根本是颠倒是非,企图混淆视听,让华社以为统考已经被承认了。 马华强将 “tidak dapat dipertimbangkan” 的“不能被考虑”的反义词,也就是 “boleh dipertimbangkan” 直接自我感觉良好地当作是已经承认、批准统考的说法,根本是颠倒是非,企图混淆视听,让华社以为统考已经被承认了。 如果马华领袖如廖中莱、魏家祥及张盛闻,连自己的前总会长都没有办法说服他相信国阵的宣言有承认统考时,马华又怎么能说服全马华社相信他们的歪论呢?马华声称的承认统考的最后一里路已经走完,是徹头徹尾的谎言,实际上一步都还没有开始! 马华前总会长丹斯里翁诗杰日前直接打脸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毫不给脸现任马华领袖,称他不认为国阵宣言承认统考,diiktiraf 才是承认,更说马华现在在指鹿为马, “boleh dipertimbangkan”只是关注、考虑而已,不等于一定做。 昨天(2018年4月13日)张盛闻又跳出来,称各中文报在国阵竞选宣言公布时,都采用了“承认”字眼,他对网民及专栏作者依然对 “boleh dipertimbangkan”的字眼非议感到不解,认为这些人与行动党一样在玩弄字眼。 他更以希盟议员如张念群及张聒翔常常在国会提问何时承认统考而往往所得的答案是 “tidak dapat dipertimbangkan” 为例,指这两名希盟议员认为当时国会的回答是政府不承认统考,所以,若以此类推的话,当国阵竞选宣言说“boleh...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