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300万大马希望救国基金用来偿还1MDB债务

政府透过财政部志期 2019 年 2 月 7 日的文告宣布,截至 2019 年 1 月 14 日,即大马 希望救国基金的最后捐款日为止,一共募集了2 亿零271万6775令吉10 仙。此后, 该笔款项经国家会计局投入定期存款之内,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为止,收到的利息 为57万5342令吉31仙,两笔金额加总后使得大马希望基金的信托账户总额达到2亿 零329万2117令吉41 仙。 正如先前在文告中所宣布,由财政部秘书长担任主席的账户执行委员会,将根据信托 的规定来决定该笔资金的用途,即用于偿还联邦政府的债务以及各种需要缴交之款项 而已。凡此种种,旨在确保大马希望基金能够得专业及透明的管理,并投入于正确之 用途。 马来西亚希望救国基金账户执行委员会于 2019年 4月...

林冠英:宪法保障使用母语

学习与使用华语/母语,是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所赋予及保障的基本权利。除了财政部,联邦政府旗下的其他部门也应该给予更多使用华语的空间,官员须适应和习惯部长除了国语及英语外,使用华语或其他母语。 近期因一则有关TRX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中文版文告,我遭到《国阵之友》种族主义式的强烈谴责,他们声称此举(准备中文翻译稿给媒体)为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虽然当时我也发出了国语及英语新闻稿,在记者会上亦以国语和英语和媒体互动。 根据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阐明,任何人不得禁止或阻止任何人使用、教导或学习其他语言的权利。在此宪法精神下,发放中文或其他语言的翻译版新闻稿,何错之有? 更何况,我以财长身份发布的新闻稿,向来以国语为主,英语为次,偶尔在逼切性及重要的课题上,我们才译成中文稿发出给相国内外的中文媒体,方便相关单位直接掌握第一手消息,试问,“不尊重国语地位”的逻辑到底在哪里? 我国独立了61年,鲜有部长提供中文翻译稿给媒体。现在财政部提供多语的文告,不过是彰显我国多元文化面貌,尊重人民的表现。再者,中文版翻译稿有助于让原稿透过国内外以中文为主的社交媒体,精确地传播出去。 而且,现在我们已经迈入了全球化的年代,国阵不能不思进取,继续沿用种族极端的方式来获取支持。不要以为这样可以延续国阵的政治寿命。这只会让国阵在509大选后,继续遭到到人民的唾弃。 来自国阵之友的攻击,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可以不予理睬;但作为一个新马来西亚的领袖之一,我深信,懂多一个语言是一种优势,一种属于马来西亚的独有的优势。不管是什么种族的马来西亚人,起码都懂3个语言,是我国独有的骄傲。 即便是首相敦马哈迪的记者会,除了国语外,也常常以英语来回答国际媒体的提问。这凸显我国多语的优势,也丝豪不影响马来文作为我国官方语言的地位,却不见相关群人出来指指点点。 要知道,不管是首相还是财政部的记者会,都是在国际城市的吉隆坡发表。在这庄重的场合上,我们从来都以国语先发表,继而用英语,我的中文稿,则是在必要时才翻译成媒体的。 为中文媒体准备中文稿,也让财政部官员频频受到其他部门的询问,毕竟这是过去从未发生的事情。只是,学习与使用华语/母语,是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所赋予及保障的基本权利。除了财政部,联邦政府旗下的其他部门也应该给予更多使用华语的空间,官员须适应和习惯部长除了国语及英语外,使用华语或其他母语。 今天,尽管面对种族主义者的指责,但我不会向他们低头,财政部长的文告依然会继续以国语、英语同步发布,必要时还是会加上中文翻译稿,并希望政府高层可以习惯新的运作模式。我认为,使用多一个语言发表声明,并不代表我对马来西亚这个国家的爱会因此而被削减,或影响国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反之,这可突显我们的多元性质。新的马来西亚是一个具包容性、互相尊重多元国家,在维护马来文作为官方语言地位之际,我们也需掌握其他语言的使用以提高竞争力,因此,作为财政部长,我坚持在必要的时候,继续以中文发稿给海内外的中文媒体。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6月24日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火箭五小时马拉松会议!林冠英:党依然团结,请耐心等待官方公布决定

火箭五小时马拉松会议 林冠英:党依然团结,请耐心等待官方公布决定 民主行动党在爪夷文事件后,并没有忽视民间基层的心声,同时也完全理解华人社会在整件事情上的担忧。因此在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回国后马上召开特别会议,让所有国州议员出席对话,并且这场会议召开了长达5小时! 该会议目前观察已经达到初步共识,林冠英也在被媒体采访时表示将会有官方公告,请各界耐心等候。 林冠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虽然有不同声音,但是民主行动党上下还是团结一致、团队协作,并没有因此而分裂,这才是最重要的。 此外,他也表示这场马拉松会议听取了许多方面的意见,因此在做出最终定夺之后就会公布详情。

沙菲益任相建议 林冠英:带上希盟会议共同决定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于2020年6月30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CEC)在今晚的会议讨论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被推荐成为首相人选的建议以取回人民的委托,以让希盟+ 可以重组政府。 民主行动党中委会也一致决定,希盟的地位必须被强化,而希盟也必须与其他政党合作,共同对抗国民联盟。 民主行动党中委会指出,这名首相人选的建议是非常具历史性的,因为这是第一次,一名来自东马的领袖被纳入了首相人选的考量。 听取了今晚会议所有中委的意见后,中委会议决必须把此建议带上希盟主席理事会共同决定。 民主行动党中委会认为,有关事项悠关重要,希盟主席理事会必须在7月13日国会召开前,立即举行会议讨论。 此外,民主行动党中委会也支持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和副议长倪可敏继续担任正副议长。 林冠英

哈迪坚持反ICERD集会 林冠英谴责鼓吹极端主义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12月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非常遗憾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竟然为了让反ICERD集会继续进行,作出极度煽动性的言论。他说反ICERD示威必须继续进行是因为伊斯兰党要抗议及反对希望联盟内(包括沙巴民族复兴党)非穆斯林国会议员多过穆斯林国会议员。哈迪不单止没有要促进马来西亚民族与宗教和谐,反过来分化大马人,企图唆使穆斯林多数族群对付非穆斯林少数族群。 首先,哈迪阿旺所引用的数据并不确实。他指出希盟拥有66名非穆斯林国会议员及58名国会议员。但事实是希盟穆斯林国会议员是62名。至于土著国会议员若涵盖非穆斯林土著的话,希盟是拥有70名土著议员及58名非土著议员。哈迪是否不把沙巴与砂拉越非穆斯林土著当成土著,只因为他们不是穆斯林? 第二,以首相为首的内阁,是一个集体决定国家政策的机构,内阁已经决定我们将不会进行签署ICERD公约。而在内阁,穆斯林成员也是比非穆斯林成员多,有17名穆斯林成员(占61%),11名非穆斯林成员(39%)。在副部长方面18名是穆斯林(占67%),9名非穆斯林(占33%)。 而整体上,国会共有140名穆斯林议员,非穆斯林则为82名议员。当穆斯林国会议员占据63%的比例,试问穆斯林的权力怎么会遭受威胁?按照哈迪的荒谬逻辑,是不是非穆斯林更应该因为国会有63%的穆斯林议员而感到受威胁? 第三,与其只用单一种族的放大镜及单一宗教视角看待事情,我们更应该以更大的格局去全方面看待各种课题。 我们要作出能福泽全国不分种族、宗教与背景的决策。 我们要强化我们的制度、精进我们的施政及坚守我们的诚信。不然就会像前朝,即便是由穆斯林首相,也无法避免的让我们因为1MDB丑闻被灌上全球盗贼治国的标签,我们更因此要在接下来30年背负所造成的债务。同样的国大党与马华一众领袖也身陷这些丑闻当中,证明贪污是不分种族肤色,也不分穆斯林或非穆斯林。 即便希盟政府决定不签署ICERD公约,哈迪仍然执意要示威抗议要反ICERD。很明显,这所谓的反ICERD示威已经不是为了反ICERD而反,因为已经根本不是一项课题。所以,这项示威其实是伊斯兰党政治存亡与捞取政治资本的行动。 行动党就让人民自行决断, 哈迪唆使穆斯林反非穆斯林的煽动言论,到底是极端还是负责任的行为? 即便大马没有签署ICERD,若哈迪还是固执地拒绝取消反ICERD示威,我建议哈迪大可以借这项示威行动向巫统带领国阵时期所造成的种种金融丑闻抗议示威,好过让这些金融丑闻及贪污弊案破坏我们的国家,如此,无论是穆斯林或非穆斯林,才算是为大马人做了一件好事。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林冠英 2018年12月5日 启

华裔小贩微型贷款 3000万 明年1月起可向BSN申请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2月28日在布城发表文告: “华裔小贩微型贷款”(Skim Penjaja Kecil Cina)将继续获得3000万令吉的拨款,有意者可在明年1月起向国民储蓄银行(BSN)申请,年利率为4%,民众无需通过任何中介,更无须缴付任何佣金就能申请相关贷款。 与这项“华裔小贩微型贷款”乃是编列在马来西亚2018年预算案内的其中一个项目,即便今年509我国历经政权转移,有关项目一样继续获得拨款,显示出联邦依旧关注华裔小贩。和过往不同的是,这笔国家拨款将会输送到国民储蓄银行(BSN),由该银行来承办借贷事项。 “华裔小贩微型贷款”将提供5000令吉到最多5万令吉的贷款予有需要的华裔小贩,以便协助他们周转或拓展生意。该贷款的年利率为4%,申请条件相对宽松,欢迎全国各地的华裔小贩向国民储蓄银行申请。 除此之外,较早前我也宣布继续拨款5000万令吉给“华商中小型企业”,但是,这笔国家拨款将不会输送给自立合作社(KOJADI),因为自立合作社是马华的公司机构,政府拨款不应被政党政治化,因此将由国民储蓄银行(BSN)负责。 自立合作社在过去三年总共获得了1亿5000万令吉的政府拨款。马华控制的自立合作社每年将通过这笔款项赚取4%的利息,10年下来高达6000万令吉! 财政部透过国民储蓄银行(BSN),提供5000万令吉的中小型企业贷款给华社商家。这项每年只有4%利率的贷款,将让符合资格的华商中小型企业获益。 这项便利将于2019年1月1日在国民储蓄银行所有分行开始接受申请。 政府将致力确保上进的华商中小型企业能够依据他们的能力与需求获得相应的贷款便利。 最后,政府承诺要确保国内中小型企业能永续发展与富有竞争力,这都可以在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所宣布的各种援助中小型企业的措施明显看到,当中包括缴足资本250万令吉及税后所得超过50万令吉的中小型企业将获得降低公司所得税,同时也拨出了数十亿令吉的资金协助中小型企业,还有拨款援助要投入工业4.0科技领域的中小型企业。 林冠英

Mysalam 扩大受惠群体!承保疾病也增加至46种

Mysalam 扩大受惠群体!承保疾病也增加至45种 2020预算案财政预算案公布许多实际方案,希盟政府也非常重视中产群体的福利,因此也将获得政府的关注和照顾,并不会被遗忘。 希盟知道每个阶层的人民都面对经济困境,高生活成本的问题以及生活压力,所以政府会采取措施,希望可以援助大部分阶层的人民。 从2020年1月1日开始,MySalam健保计划,也从原本照顾B40(低收入群体)扩大到惠及大部分人民。 MySalam健保计划有3项重点: 第一,和之前的MySalam医药保险计划比起来,2020年预算案的MySalam医药保险计划更全面,这个计划由原本的保障36种疾病如今扩大涵盖45种疾病,当中还包括小儿麻痹症及绝症(绝症的定义包括无法医治的疾病例如艾滋病及癌症,细节请参考这里:http://www.myhealth.gov.my/memahami-psikologi-pesakit-terminal/)。   第二,至于受惠的群体在2020预算案公布中为年龄从18岁提高至65岁的群组,因此有更多年龄层的人民可登记成为MySalam受保人。相较2019预算案所推行的MySalam医药保险所受惠的群体是年龄介于18至55岁的B40群体。这项调整会让受惠人数增加到150万人。 第三,只要年总收入低于10万令吉的人民皆可受保,若受保人不幸患上相关疾病,他们将会获得4000令吉的保险赔偿,同时受保人在医院接受治疗时,每日也可获得50令吉的住院津贴,不过一年最多可索取14天。这项条件将会使马来西亚500万人受惠。 其实,2019年的MySalam健保计划只局限在让B40的群体和BSH(生活援助金)的受惠者投保,而在今年的2020预算案的MySalam医药保险计划的受保群体也大幅度扩大,纳入了中层收入群体(M40),这项调整可以让大部分的马来西亚公民都成为受惠者。对许多收入不高但不符合B40(低收入群体)门槛的百姓也不会被排除在全民福利之外。 政府为了让人民可以更加享受到医疗上的福利护盾,因此在这次的财案中大刀阔斧一举将受惠群体人数大幅度提升,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会造成政府财务负担,可是为了国民健康及面对突发健康问题时可以免除许多后顾之忧,因此,政府义无反顾地推行此项计划,让人民真正受惠!

若无力阻止巫统 马华民政应退出国阵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27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如果马华及民政党没有办法叫内阁指示巫统及国大党针对他们失去理性的攻击道歉、并停止无中生有、诬指郭鹤年捐钱给民主行动党来改朝换代,那么马华与民政应该与巫统决裂,退出国阵。 如果马华及民政党没有办法在内阁会议,指示巫统及国大党针对他们失去理性的攻击道歉、并停止无中生有、诬指郭鹤年捐钱给民主行动党来改朝换代,那么马华与民政应该与巫统决裂,退出国阵。巫统在国大党的支持下,一直针对郭鹤年散布谣言和假新闻。 郭鹤年不只是马来西亚首富,因为他在国外经商成功,成为亿万富翁,他也是马来西亚的象征性人物。为了政治意图,造谣及进行种族性攻击,有违马来西亚人民追求真理和爱国的精神。他们如此野蛮和不负责任地攻击郭鹤年及民主行动党是非常危险及煽动性的,因为他们意图恶化、加剧荼毒马来西亚人民之间的种族和谐关系。 就算郭鹤年有意捐款给民主行动党,民主社会里这也没有错。但是,这种攻击转成种族及极端性攻击,事实是郭鹤年根本没有捐钱给行动党。郭鹤年也铿锵有力地否认巫统的指控。但是,为什么捐款给反对党变成那么大的课题,而首相收取26亿令吉捐款却不是大问题?这明显就是双重标准,更是欺负马来西亚少数民族的极端例子。 身为行动党秘书长及党领袖,我也想知道郭鹤年是否捐过钱给我们。很明显地,巫统知道的比行动党还多,他们说郭鹤年曾经捐款给行动党。至今为止,巫统除了挑战行动党拿出证据,他们自己拿不出证据。这是荒唐的,如同巫统谎称行动党杀害了蒙古女郎阿丹杜亚,却要我们证明清白一样荒唐。 我感到遗憾,国大党竟然也和巫统同声同气,攻击郭鹤年和行动党。做为少数民族,他们应该自强,而不是自贬,参与巫统的政治及种族“谋杀”行为,诋毁郭鹤年及行动党。 种种虚假新闻和猛烈的人身攻击,包括呼吁取消公民权或挑战在大选中竞选,不仅激怒了华人社群,也激怒了马来西亚人。面对如此的状况,马华及民政党是否能拿出原则并明辨是非对错、唾弃霸凌强调公平竞争,勇敢脱离国阵? 为了保住权力,国阵不惜操弄种族课题,即便他们明知这把火可能烧毁国家,他们也在所不辞。无论如何,民主行动党相信马来西亚人将不会允许国阵玩火来危害社稷,并会极力促成一个多元化、多种族、有原则的联盟来取代这个腐败、分裂和破坏的力量。且让希望联盟团结所有食用白米而非藜麥的普通马来西亚人,一起去面对经济及生活的现实挑战吧。 林冠英

经济成长全民共享 团结一致光明前景

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9年1月1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新年献词: 经济成长与全民共享繁荣是反击极端政治、种族主义、极端宗教主义,让马来西亚政体免于上述威胁的最佳利器。 在2018年已经拉下帷幕之际,马来西亚人为有生之年能首度见证61年来撤换政府而称庆。执政者贪污与滥权的沉疴,是让反对党希望联盟在2018年5月9日获得惊天胜利的原因之一,但最归根究底的原因是人们因经济不景而受苦,这都是归结于失败的政策、朋党资本主义,还有那臭名远播的1MDB金融丑闻。 新的希盟政府在全世界最高龄首相敦马哈迪誓要坚决革新的领导下,已经在短期内取得了一些成果。透过全面问责,追究1MDB丑闻,马来西亚终于可以洗脱全球盗贼政治或欺世盗国的污名,马来西亚正要追回那些被盗窃的巨款及检控那些必须负责的人士。GST已经由SST所取代,GST所积欠的194亿令吉退税巨额也将在2019年悉数退还给纳税人,前朝拖欠这笔巨款退税已经2年,硬是拒绝退还给纳税人。 虽然GST取消之后政府税收减少,需要背负1MDB金融丑闻损失及1兆令吉债务,当中还包括背负只兴建10%工程却需要缴付83亿令吉或88%工程费的天然气输送管计划丑闻损失,希盟政府如今仍有余力继续为需要社会福利的国民提供社会福利。同时,我们的汽油市价及大道过路费皆冻结调涨,而且公务员也是首度获得特别年终奖金,而不是需要等到明年才发放。 透过能干、公信、透明的CAT施政方针,希盟政府在2018年终成功额外节省了16亿令吉,并且也已经宣布用以协助公务员、橡胶工人与小园主、垦殖民及收入低于3000令吉的家长。更重要的是,国内40%的低收入群(简称B40)将史上首度获得一次性8000令吉免费健康保险的福利(受保时间细节未定),一年有每天50令吉或共14天700令吉的住院费用津贴。 马来西亚的财政将需要3年的时间休养生息及恢复健康,届时将能以茁壮的新兴经济国家去完成高收入国的目标。现下,彭博社已经将马来西亚评选为世界前20强新兴经济国家的第1名。虽然我国的财政状况被前朝政府欺瞒搞得一团糟,但是3大国际经济评级机构换政府后仍然保留马来西亚的评级。 这些信心皆来自于出口急剧增长作为证据,2018年10月的出口是大马史上单月最高的出口额纪录,高达964亿令吉,也创下贸易顺差163亿令吉的纪录。2018年5月至9月所招揽到的制造业直接外资增加了277亿令吉或379%,从2017年的73亿令吉增加至2018年的350亿令吉。 经济成长与全民共享繁荣是反击极端政治、种族主义、极端宗教主义,让马来西亚政体免于上述威胁的最佳利器。希望联盟是唯一能在免于贪污之下,有能力治理经济,兼缴付公务员薪金,尚能同时发展经济及改善人民生活的政治联盟。现下无论是在人群及地缘上,甭管是任何种族、宗教及其它背景或来自玻璃市、柔佛、沙巴及砂拉越,希望联盟是唯一能代表大马全民的政治联盟。 只要我们团结一致为了我们孩子的光明未来着想,2019年将会是马来西亚鸿运当头的一年。万众一心,经济强劲,我们的经济将能虎啸般谷底反扑,马来西亚人将再次赢得世人的尊敬。 2019年新年快乐! 林冠英

华裔小贩微型贷款和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正式开跑!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9年1月14日在布城发表文告: 3000万令吉“华裔小贩微型贷款”以及5000万令吉“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已经于2019年1月1日起在全国400家国民储蓄银行(BSN)的各分行正式开跑,即日起协助欲借贷民众! 为协助民众解答有关微型贷款的疑问,财政部委任了财政部长办公室两名谙中文的特别官员负责处理民众的咨询。这两名财政部特别官员分别是杜炎祗(电话:012-276 1681)以及赵凯彦(电话:019-770 5695),有疑惑的民众可在上午9时至下午6时之间联系上述两名特别官员。 我已在去年年底宣布,“华裔小贩微型贷款”将继续获得3000万令吉的拨款,而“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也将获得5000万令吉的拨款。有意者可在今年1月起向国民储蓄银行(BSN)提出申请,年利率为4%,民众无需通过任何中介,更无须缴付任何佣金就能申请相关贷款。 这两项微型贷款已编列于马来西亚2018年预算案之内,即便去年509我国历经政权转移,有关项目一样继续获得拨款,显示出联邦依旧关注华裔小贩和中小型企业。和过往不同的是,这笔国家拨款将会输送到国民储蓄银行(BSN),由该银行来承办借贷事项。 “华裔小贩微型贷款”和“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将分别提供5000令吉到最多5万令吉的贷款予有需要者,以便协助他们周转或拓展生意。该贷款的年利率为4%,申请条件相对宽松,欢迎全国各地的华裔小贩或华商向国民储蓄银行申请。政府将致力确保上进的华裔业者能够依据他们的能力与需求获得相应的贷款便利。 和过往不同的是,政府不再将“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的5000万令吉交由马华所拥有的自立合作社(KOJADI),而是转交国民储蓄银行处理。虽然马华一直否认涉及自立合作社的控制权,但是自立合作社里的15个董事局成员中,其中6名来自马华合作社(KOMAWAH),他们拥有321个投票权,而5万9937个人会员却只有265个投票权。换言之,马华合作社的投票权是超越个人会员。我们认为,政治与经济商业必须分开,国家才能健康成长,经济才能够百花齐放,若搞政治的人也搞经济,也许最终会导致贪污腐败。 联邦政府希望,透过这两个微型贷款可以提升业者的竞争力,以便在2019年能够拥有更好的表现,为马来西亚的经济作出贡献。 林冠英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