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刘胜权应打击贪腐,非掩盖国阵滥权的金融丑闻!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27日在喬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 反贪会及刘胜权力抗透明国际透明组织,并不会改善马来西亚的贪污印象指数,反之,它掩盖了国阵滥权下制造的金融丑闻,也助长假新闻的滋长,反指反对党贪污腐败。 当大马在2017年贪污印象指数以47分,与古巴齐名获得有史以来最低的第62名的时候,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及反贪会双双却选择报复性的否认这项指数,并负起地宣布大马反贪会将发布自己的贪污指数排名。无论是刘胜权或反贪会应当接受他们在国际透明组织反贪印象指数中有史以来糟糕的表现,并以开放的心态接受审视与评估,全力虚心检讨。 虽则反贪会大肆宣传其打击贪污,但如今事实却非常严峻,因为根本没有对付真正贪污的主要大鱼。大马在2016年是以49分排在第55名,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主席阿克巴透露,大马在2017年贪污印象指数下滑的原因是因为1MDB丑闻、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丑闻、26亿令吉捐款、联邦土地发展局丑闻、沙巴水门案丑闻,还有将诸如将拉菲兹揭发丑闻者定罪。 随着1MDB丑闻不再追究及解决,大马的贪污情况越来越糟,让人产生盗窃国库者不用受罚的印象。阿克巴还补充说上诉的种种丑闻让公众、投资者及商业领域对于我们的体系失去信心,马来西亚理应比古巴更好比非洲国家更佳才是。 马来西亚在最新的贪污印象指数排行榜中掉至第62名,这是相关指数在1994年推行以来,我国获得最低排名的一次。令人失望的是,国阵政府一如既往地否认我国的反贪会已被视为政治武器,透过对政敌采取行动来达致政治目的。这种情形每况愈下,已有滥权之虞。另外,反贪会也允许国阵控制的媒体肆无忌惮地发布不利反对党的假新闻,对之视而不见,不采取任何行动。面对他人指控反贪会滥权、高层贪污腐败,反贪会却毫无反击,让人不禁联想该会背后是否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刘胜权与反贪会应该停止攻击国际透明组织,同时停止误导他人的自私行为,即推出自己设计的排行系统来对抗贪污印象指数。毕竟这套由反贪会自行研发的排行榜,志在改善自己的形象,根本毫无公信力可言。反贪会及刘权胜力抗透明国际透明组织,并不会改善马来西亚的贪污印象指数,反之,它掩盖了国阵滥权下制造的金融丑闻,也助长假新闻的滋长,反指反对党贪污腐败。 刘胜权在担任国际透明组织时,义正言辞地捍卫组织的任务以及研究结果,但今天他兜了一圈,却以部长的身份攻击国际透明组织。明显的,我国现在正遭受廉政危机的困扰。刘胜权除了攻击国际透明组织并建立自己的排名系统以安抚失败与可耻的愤慨之外,请问还有什么解决方案? 林冠英

魏家祥死性不改 继续无视槟政府承认统考事实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8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死性不改,还要欺骗到底,继续无视槟州希望联盟政府承认统考的事实。他显然迄今还是不明白马华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遭到人民拒绝的原因。 从2008年至2018年这10年期间,槟州政府是第一个承认统考的州属。在我担任首席部长的时候,我们不仅承认统考,州政府子公司也聘用了统考文凭生担任高职。 槟州政府已经解释过无数次,基于公共服务局(JPA)隶属联邦政府的管辖,槟州政府权限不及于此,唯有选择在州的权限范畴内承认统考文凭,即由直属子公司聘请统考毕业生担任政府机构的高职。像是毕业自新山宽柔独中的邓晓璇,持有统考文凭却能担任槟州绿色机构的总经理,并享有该机构的各项福利,一点都不比正规的公务员逊色,这点彰显希盟州政府的诚意,虽然聘请公务员权限在联邦政府,但州政府想尽办法,凿开阻挡前路的石头,让统考生有机会参与槟州的发展。 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当时无法名正言顺地吸纳统考生,必须用如此迂回的方式来聘请他们,问题与阻碍明明是出在国阵之上,魏家祥却将矛头指向希望联盟政府。这等同你犯了错我们来解决问题,但现在我们却被指责。 在消费税的课题上亦是一样,明明是国阵把国库弄得千疮百孔,国阵现在却反过来要我们来买单。魏家祥和国阵的这种伎俩重复使用太多次,人民雪亮的眼睛早就看清楚,所以才会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中唾弃国阵。 过去十年以来,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对于华教的诚意与贡献大家有目共睹,实施的各种惠民政策诸如制度化拨款华小、独中,甚至是教会学校等,让无数学子受惠。除此之外,槟州政府也拨款予那些到国内大专学府深造的州内学生1000令吉,以减轻父母的负担。而到韩江学院的槟城学生,同样享有这个优惠。 相较于国阵,希盟州政府做得更为全面,因此,才会赢得人民的支持。接下来,我们将会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地落实希盟宣言,我们要民主化教育而不是种族化、政治化教育课题,不管是华校或是国民学校,我们都要做出更多努力,让人才都能得到发挥,让每个马来西亚人都能得到公平的待遇。 林冠英

董总主席支持政治不涉及教育 林冠英:欣见华社接受进步普世趋势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9年3月1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董总主席陈大锦先生周日在马六甲表示高教领域方面,政治不应涉及教育,应坚持“政教分离”的原则与精神,也是全球民主化国家在高教发展的趋势与特征。 对此,行动党欢迎董总对于民主化教育改革的道路上开创出新立场。新政府倡导政治与教育分离之后,能让大专学府无论在行政上与学术上都能进入健康与进步的文化,不再有政治化的隐忧,也符合了国际卓越准绳。 我们在政治与教育分离这项理念的大前提下,也认同董总主席所言在所有政党不涉及高教领域下,政府有责任在拨款与经费上加以扶持,保障有关大学能够平稳且有更大的发展。 政治与教育分离的民主化教育理念是一个进步的普世趋势,因此我们也看到,在希盟政府规定拨款给没有政党掌控的合法宗教学校时,即使是对任何课题皆有意见与声音的宗教极端主义者与种族极端主义者,也没有反对政治与教育分离这项普世理念。 足见希盟的教育民主化改革包括政治教育分离的理念能引起全民的共鸣, 每个人与个体虽然可以有政党背景,但以后政党不再完全掌控教育学府与机构,终于开创新局,实现教育民主化。 自从希盟执政之后,不只拨款给宗教学校,也一视同仁地史上首度拨款1200万令吉予国内62所独中,同时也对社会贤达创立的民办大学学院给予拨款,史上首度拨款共600万令吉予新纪元大学学院、南方大学学院及韩江大学学院。这皆是政治与教育分离所开创百花齐放的新局面。 我们欣见华社能接受这项基本原则,同时也希望之前持异议及反对教育需与政治分离的人士能一起携手走向教育民主化改革的正轨,认同政治与教育管理不可混淆,以便原本政党完全掌控的教育机构能名正言顺获得政府资源。

健保惠及B40群体 最高可获8000令吉

2019 年 1 月 1 日起,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将为 B40 群体提供总值 20 亿令吉 的免付费国家健康保险计划,重大疾病者最高可获得8000 令吉,且每天将可获得 50 令吉,最多 14 天或每年 700 令吉的补助。 正如 2019 年预算案中所宣布,联邦政府将于 2019 年 1 月...

砂政府无需杞人忧天 联邦将一视同仁分享旅游税

无论任何一州政府是否仍欠联邦政府债务或拖欠联邦政府,旅游税收仍将发放给各州,与各州政府分享。 财政部对于砂拉越州政府的态度感到失望,尤其是向媒体撒谎称联邦政府已经将 2018年的旅游税收与沙巴分享而砂拉越却无所获,被揭发后仍一派不肯认错的态度。 相反的砂拉越州旅游、艺术、文化、青年与体育部长阿都卡林拉曼仍然继续重复砂拉越州政府受到歧视,没有获得分享旅游税收的谎言。 很明显的,砂拉越州政府无所不用其极的要与联邦政府恶斗,乃至以毫无根据的事实与数据作出指控。砂拉越州政府根本可以轻易的拟一封公函来向财政部求证旅游税收是否已经分享予各。 很遗憾,砂州政府并没有这么做,反而选择以虚假的指控污蔑联邦政府。联邦政府已经解释旅游税收的分享仍未开始进行,各州将会获得旅游税收的分享,不会遭到歧视。 为了避免这项课题煽动成为反联邦政府的事件,这里需要再度以事实根据与数据以正视听。 首先,与各州分享 50%旅游税收仍未进行。这项政策得待 2018 年旅游税收会计结算完毕才能实施,该税收分享将在 2019 年首季进行。 其二,根据联邦宪法,该税收是缴纳给联邦政府,原本州政府是没有权力过问这项税收。然而,基于联邦政府尊重各州属,所以在 2018 年 11 月 2 日提呈的 2019 年财政预算案中宣布将分享 50%的旅游税收予各州属。 第三,无论任何一州政府是否仍欠联邦政府债务或拖欠联邦政府,旅游税收仍将发放给各州,与各州政府分享。这表示砂拉越即使欠联邦政府的债务仍有 25 亿令吉,而且还逾期拖欠5000 万令吉欠款,砂拉越仍旧会获得分享旅游税收。 若砂州政府仍执意要以虚假指控与污蔑来操弄这项课题,他们是否仍要与联邦政府合作的诚意将成疑。相反的,操弄该课题将被视作含有政治动机,达到让人仇恨联邦政 府的目的。 我爱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 林冠英 2019 年 1 月 7...

卢界燊加害者扮演受害者 是披着羊皮的国阵狼

槟城州首席部长办公室于2018年3月7日在槟城光大发表的文告: 槟城人知道卢界燊是加害者扮演受害者,是披着羊皮的国阵狼。 卢界燊一时铁口直断挑衅首长不敢起诉他,接到律师信又哭丧着脸影射首长打压言论自由,国阵哭包与国阵媒体宝贝卢界燊真的很爱演,但他到底要什么?槟城人并不想知道他的假惺惺,槟城人只知道卢界燊是加害者扮演受害者,是披着羊皮的国阵狼。 卢界燊这位国阵媒体宝贝从2017年一直对媒体放话挑衅首长不敢起诉他就是证明他对首长的诽谤及胡言乱语就是事实,结果挑战首长起诉他的人是他, 说首长一直起诉政敌,有违言论自由的人也是他。人是他,鬼也是他,足见卢界燊的狡猾,把槟城人当无知。 如今,如他所愿,首长为了讨清白而起诉他,原本喜欢三番四次带着媒体到光大开记者会的卢界燊,接获起诉状又开始哭丧着脸假正义的以反对党之名扮弱者,还声称他面对官司将会遭到破产的处境扮起受害者。 但是卢界燊忘了,槟城人民都深懂作为国阵候选人的卢界燊,其所在的阵营可是全世界民选政权在位最久,权力过度集中的联邦政府国阵霸权。卢界燊从来就不是弱者或受害者! 国阵为了抢夺槟州政权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州政府这10年来各种推行计划或在大选期间,无时无刻不被国阵利用其庞大的媒体机器、联邦机构及滥用当时不明来历的一马资金对州政府及首长进行史无前例的加害与迫害。 国阵声称要打击假新闻,但国阵与国阵媒体就是假新闻的最大制造者。卢界燊对首长的各种诽谤谎言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因为他知道媒体非常愿意与他一唱一和,扮演一个弱者的戏码。换句话说,卢界燊就是国阵破坏槟州政府推行各种利民计划及国阵推翻州政府的加害者与打手! 我们知道国阵掌控着执法机构,执法机构存在着双重标准,国阵一众打手包括卢界燊以各种不实谎言的胡乱指控,执法机构都会愿意配合在国阵最有利的时候对州政府采取任何行动,包括逮捕首长。就像反贪会可以对公开招标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州计划无日无之调查,却无视数百亿令吉计没有公开招标的东海岸铁路计划。所以卢界燊扮演什么受害者? 再者,卢界燊另一个把公众当无知的就是作为民事诽谤诉讼,他声称可能在来届大选不得上阵来博取同情。他以为他的可怜演出可以像现实中大量希盟反对党及反国阵人士,遭到国阵欲加之罪透过检控单位刑事提控迫害一样,成为一名不得竞选的受害者。 懂得常识的人都知道,民事诉讼败诉是不会导致无法参选,除非有人破产。作为国阵候选人,即便他声称会因官司而破产也没有人会相信,因为当初国阵喽啰部落客Papagamo诽谤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败诉判赔95万令吉给安华,大家以为他会破产,结果让国人你吃惊Papagamo竟然悉数赔偿给安华,还以1元小钞和银角来支付剩余的1260令吉27仙,并多给3仙来羞辱安华,可见国阵何其财大气粗。 小小一个国阵骗子Papagamo尚且有能力偿还普通老百姓一辈子可能赚不到的钱,可见国阵的金钱政治是何等猖獗。卢界燊作为国阵宝贝难道会破产?请不要羞辱人民的智慧。 槟城人民永远记得2013年大选,一马福利组织在槟城操弄金钱政治,用金钱收买选民投国阵,笼络非政府组织及媒体组织左右大选,穿一马组织衣服的流氓到处打人生事制造恐惧,搞得槟城鸡犬不宁。当时候卢界燊的“戏剧恩师”邓章耀曾在2013年4月17日的报章上矢口否认恶名昭彰的一马组织与国阵有关系, 声称一马组织派钱不是国阵派钱所以没有触犯选举法令。但国阵在槟城进行的恶劣金钱选举在2015年6月19登上了国际鼎鼎大名的华尔街日报,证明了国阵利用1MDB的资金也是全马人民的钱,企图推翻希盟槟城州政权。当时候所有国阵候选人都是这项金钱政治选举的共犯,包括卢界燊。 这五年来卢界燊仍继续披着羊皮扮演可怜的羔羊,但过去五年他及国阵以谎言要推翻希盟槟州政府的所作所为,仍掩盖不住他狡猾善辩好说谎的国阵狼性。 槟城州首席部长办公室

优先处理承认统考? 廖中莱狗急跳墙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18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声明: 廖中莱说大选取胜要优先处理承认统考,是在被人民发现国阵版宣言白纸黑字写下只是“可被考虑”接受统考文凭申请公立大学之后,被人戳破马华谎言想要掩人耳目的狗急跳墙之举。 如果国阵的有心要承认统考,早就已经承认统考,但是却得等到这届大选宣言里将“可被考虑”硬翻译成中文的“承认”。当被华社戳破这项谎言之后,马华还要继续耍嘴皮子,指鹿为马。试问还有谁相信廖中莱的承诺? 承认统考与否?国阵政府已玩弄了人民数十年。谁在咬文嚼字?谁在承认统考上比较干脆俐落?华社心里必然有一个答案。马华固然可以继续打嘴炮,但承认统考一事不能再被拖延!错误的政策已造成人才大量的流失,时至今日,马来西亚的国力已不堪再承受人才出走的打击,既然国阵不愿留住人才,就让希望联盟取而代之,进而拨乱反正重建更好的家国。 一直以来,马华并不是一个可以信靠的政党,常常出卖原则,典当人民的权益。我们不谈1MDB或是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单看最近通过的选区划分,就能一探究竟了。 选委会最新制定的选区划分宛如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是一个不公平甚至是分裂族群的做法,除了把马来人和华人分开以外,更出现议席分配不公正(malapportionment)的弊端,典当票票等值的民主原则。 简单来说,国阵的选区很少选民就能选出一位议员,反对党的选区,很多选民才选出一个代表。 例如以公务员为主的布城,作为一个国会选区仅有1万8000选民。而以华裔为主的白沙罗国会选区,选民人数竟然高达约16万5000人。这两者之间显然票票并不等值。马华民政一开始对这新的选区划分法表示反对,但过后还是在国会内投赞成票,通过了这不公平的划分。 除了选区划分,马华也曾说过一旦没有获得一定的议席,将不会入阁当官。虽然最后选举成绩一败涂地,被人民所唾弃,但马华并没有遵守承诺,以各种各样堂而皇之的理由再次入阁,担任部长等官位。 另一方面,马华民政在拨款予华校方面,也是表现得差强人意的。像马华署理主席魏家祥,一年拥有数百万令吉的拨款,却仅拨款7万5000令吉给该区的独中;民政主席马袖强则是拨款4万令吉,相比希望联盟政府在槟城拨款50万令吉予一所独中,简直是天渊之别。 反观希望联盟在槟州执政10年,订定制度化拨款资助独中(包括华小、国民型中学等),同时更聘用独中文凭持有者出任州政府子公司高层。我们不打嘴炮,我们只专心且不停地在做,每天都在替马华走一里路,可惜我们还没有执政联邦政府,不然全国都会享有同等的待遇与资源。 马华这5年究竟为华社做了什么?说争取到政府建立新华校,槟城是华裔最多的州属,却一间也没有。而且这些将要兴建的学校是由谁来付钱?最终还不是是要华社买单?够了!马华欺骗了华社60年已经足够了,现在已经不能再相信他们!人民/华社要的只是公平的对待,但作为执政成员党之一的马华,在争取华社权益一事上节节败退,姑且不论承认统考一事,就连华校的拨款也出现严重纰漏,常常出现没有拨款或宣布拨款却迟迟未拿到的窘境。难怪评论员会说,现在的马华,除了“将教育作政治生意”的拉曼大学计划以外,也只能抬出它的民生服务、选区服务来作号召。 如今,希盟团队拥有强大的政治意愿,承认统考为公共考试,让独中生/更多的华裔学生有机会进入公立大学深造,和各族精英一起学习,共同成长。我们要把人才留在国内,甚至是公共体制之内,唯有如此,大马才能更加强大。

巫统和马华是忘恩负义之辈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28日在槟城发表声明: 郭鹤年在自传中提及一段巫统和马华从未争议的事件,即他个人非常乐意、开心并自主地捐款予巫统及马华。单是这点,巫统就没理由不对郭老及民主行动党道歉了。 郭鹤年在自传中提及一段巫统和马华从未争议的事件,即他个人非常乐意、开心并自主地捐款予巫统及马华。单是这点,巫统就没理由不对郭老及民主行动党道歉了。郭鹤年是在去年12月出版的自传中承认,他曾捐款予巫统及马华,这段文字出现在他自传中的第260页:- “1957年国家独立后,我常常被要求捐款予执政党,即巫统和马华。我个人非常乐意、开心并自主地捐款。” 巫统明显的是忘恩负义之辈。他们明明才是捐款的受益人,却还攻击民主行动党接受郭鹤年的捐款。即便郭老对他们慷慨万分,但巫统衮衮诸公,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到部长东姑安南、拿督斯里纳兹里,到副部长拿督达祖丁等,包括亲巫统组织,一个个毫不留情且凶狠地对郭老展开攻击。 当初郭老的捐款是给予巫统而不是个人的,因此,我也会等同视之,视巫统为受益者。如果当初受惠的是巫统的部分或单一党员,情况则不同,就像首相在个人户头得到了26亿令吉一样。 如果马华及民政党没有办法在内阁会议中,指示巫统及国大党针对他们失去理性的攻击道歉、并停止无中生有、诬指郭鹤年捐钱给民主行动党来改朝换代,那么马华与民政应该与巫统决裂,退出国阵。巫统在国大党的支持下,一直针对郭鹤年散布谣言和假新闻。 郭鹤年不只是马来西亚首富,因为他在国外经商成功,成为亿万富翁,他也是马来西亚的象征性人物。为了政治意图,造谣及进行种族性攻击,有违马来西亚人民追求真理和爱国的精神。他们如此野蛮和不负责任地攻击郭鹤年及民主行动党是非常危险及煽动性的,因为他们意图恶化、加剧荼毒马来西亚人民之间的种族和谐关系。 就算郭鹤年有意捐款给民主行动党,民主社会里这也没有错。但是,这种攻击转成种族及极端性攻击,事实是郭鹤年根本没有捐钱给行动党。郭鹤年也铿锵有力地否认巫统的指控。但是,为什么捐款给反对党变成那么大的课题,而首相收取26亿令吉捐款却不是大问题?这明显就是双重标准,更是欺负马来西亚少数民族的极端例子。 身为行动党秘书长及党领袖,我也想知道郭鹤年是否捐过钱给我们。很明显地,巫统知道的比行动党还多,他们说郭鹤年曾经捐款给行动党。至今为止,巫统除了挑战行动党拿出证据,他们自己拿不出证据。这是荒唐的,如同巫统谎称行动党杀害了蒙古女郎阿丹杜亚,却要我们证明清白一样荒唐。 我感到遗憾,国大党竟然也和巫统同声同气,攻击郭鹤年和行动党。做为少数民族,他们应该自强,而不是自贬,参与巫统的政治及种族“谋杀”行为,诋毁郭鹤年及行动党。 种种虚假新闻和猛烈的人身攻击,包括呼吁取消公民权或挑战在大选中竞选,不仅激怒了华人社群,也激怒了马来西亚人。面对如此的状况,马华及民政党是否能拿出原则并明辨是非对错、唾弃霸凌强调公平竞争,勇敢脱离国阵? 为了保住权力,国阵不惜操弄种族课题,即便他们明知这把火可能烧毁国家,他们也在所不辞。无论如何,民主行动党相信马来西亚人将不会允许国阵玩火来危害社稷,并会极力促成一个多元化、多种族、有原则的联盟来取代这个腐败、分裂和破坏的力量。且让希望联盟团结所有食用白米而非藜麥的普通马来西亚人,一起去面对经济及生活的现实挑战吧。 林冠英

马华拖延承认统考 让希盟取而代之完成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17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马华固然可以继续打嘴炮,但承认统考一事不能再被拖延!错误的政策已造成人才大量的流失,时至今日,马来西亚的国力已不堪再承受人才出走的打击,既然国阵不愿留住人才,就让希望联盟取而代之,进而拨乱反正重建更好的家国。 承认统考与否?国阵政府已玩弄了人民数十年。谁在咬文嚼字?谁在承认统考上比较干脆俐落?华社心里必然有一个答案。马华固然可以继续打嘴炮,但承认统考一事不能再被拖延!错误的政策已造成人才大量的流失,时至今日,马来西亚的国力已不堪再承受人才出走的打击,既然国阵不愿留住人才,就让希望联盟取而代之,进而拨乱反正重建更好的家国。 一直以来,马华并不是一个可以信靠的政党,常常出卖原则,典当人民的权益。我们不谈1MDB或是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单看最近通过的选区划分,就能一探究竟了。 选委会最新制定的选区划分宛如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是一个不公平甚至是分裂族群的做法,除了把马来人和华人分开以外,更出现议席分配不公正(malapportionment)的弊端,典当票票等值的民主原则。简单来说,国阵的选区很少选民就能选出一位议员,反对党的选区,很多选民才选出一个代表。例如以公务员为主的布城,作为一个国会选区仅有1万8000选民。而以华裔为主的白沙罗国会选区,选民人数竟然高达约16万5000人。这两者之间显然票票并不等值。马华民政一开始对这新的选区划分法表示反对,但过后还是在国会内投赞成票,通过了这不公平的划分。 除了选区划分,马华也曾说过一旦没有获得一定的议席,将不会入阁当官。虽然最后选举成绩一败涂地,被人民所唾弃,但马华并没有遵守承诺,以各种各样堂而皇之的理由再次入阁,担任部长等官位。 另一方面,马华民政在拨款予华校方面,也是表现得差强人意的。像马华署理主席魏家祥,一年拥有数百万令吉的拨款,却仅拨款7万5000令吉给该区的独中;民政主席马袖强则是拨款4万令吉,相比希望联盟政府在槟城拨款50万令吉予一所独中,简直是天渊之别。 反观希望联盟在槟州执政10年,订定制度化拨款资助独中(包括华小、国民型中学等),同时更聘用独中文凭持有者出任州政府子公司高层。我们不打嘴炮,我们只专心且不停地在做,每天都在替马华走一里路,可惜我们还没有执政联邦政府,不然全国都会享有同等的待遇与资源。 马华这5年究竟为华社做了什么?说争取到政府建立新华校,槟城是华裔最多的州属,却一间也没有。而且这些将要兴建的学校是由谁来付钱?最终还不是是要华社买单?够了!马华欺骗了华社60年已经足够了,现在已经不能再相信他们!人民/华社要的只是公平的对待,但作为执政成员党之一的马华,在争取华社权益一事上节节败退,姑且不论承认统考一事,就连华校的拨款也出现严重纰漏,常常出现没有拨款或宣布拨款却迟迟未拿到的窘境。难怪评论员会说,现在的马华,除了“将教育作政治生意”的拉曼大学计划以外,也只能抬出它的民生服务、选区服务来作号召。 如今,希盟团队拥有强大的政治意愿,承认统考为公共考试,让独中生/更多的华裔学生有机会进入公立大学深造,和各族精英一起学习,共同成长。我们要把人才留在国内,甚至是公共体制之内,唯有如此,大马才能更加强大。

无法解释贱价卖地 廖中莱不敢同台辩论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28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廖中莱害怕与我辩论1MDB丑闻以及槟州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的课题,是不是因为他担心无法解释大家对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疑惑?这片位于吉隆坡的土地,被贱卖予1MDB,价格低至每平方英尺64令吉,比起市场价格每平方英尺2700令吉,足足低了42倍。廖中莱应该证明自己和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一样,无惧于和我同台公开辩论。 槟州政府坦荡荡,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的计划是光明正大公开招标的,与1MDB截然不同。不论是国阵或马华,并不敢指名道姓,说出究竟是哪个州政府的领袖在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的计划中,接受了数百万令吉的贿款。相反的,希望联盟已道出刘特佐以及大马第一号官员是1MDB中的受惠者,看看在峇厘岛遭扣的10亿令吉平静号豪华游艇,还有大马第一号官员私人银行帐号中的26亿令吉,就能知道所以然。 除了那10亿令吉的平静号豪华游艇以及大马第一号官员私人银行帐号中的26亿令吉外,多个国家最终也已纷纷针对1MDB采取行动,对付涉及人士。这包括新加坡撤销了银行执照、判处相关银行职员54个月监禁、瑞士政府冻结瑞士银行内的4亿3000万令吉现金,以及美国总检察长杰弗形容1MDB为“最糟糕的盗贼统治”。 说到底,廖中莱最大的恐惧还是1MDB以每平方英尺64令吉的低价获得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70亩的土地,而在2010年有关土地每平方英尺的价格为2700令吉。这片土地市场价原本需要超过82亿令吉,现在只需要1亿9400万令吉就能得到,1MDB赚取了42倍(4200%)的利益。1MDB偷龙转凤获得了近80亿令吉,反贪会却没有采取行动对付之。 1MDB以每平方英尺64令吉的低价获得土地后,转身却将1.56亩的土地,以每平方英尺2773令吉,共计1亿8850万令吉的价格脱售予朝圣基金局。换句话来说,1MDB卖出1.56亩土地得到的报酬,就抵消了之前以1亿9400万令吉买来的70亩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土地! 1MDB 在联邦政府旗下的机构,即朝圣基金局中牟取了惊人的利润,一次过抵消之前1亿9400万令吉的费用。槟州政府在新关仔角换地兴建海底隧道与三条主要大道,售出的土地价格为每平方英尺1300令吉,是市场价格的3倍。按魏家祥的的说法,当时每平方英尺为475令吉,而政府估价师的估价则为457令吉。 廖中莱不敢与我同台辩论,是不是因为他无法解释槟州政府以高于市场价三倍的价格出售土地,不像国阵联邦政府,以低于市场42倍的贱价,把土地卖给1MDB? 林冠英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