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有损希盟选票的可能 新政府仍推动降低投票年龄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7月5日(星期五)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当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时,希望联盟在把自己塑造成年轻选民会选择的联盟上面对很大的风险,但这也是一项极大的挑战。 人们普遍上都会认为把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会对在野党有利;对当权政府则有害,这也是为什么马来西亚宪法在过去六十年中不曾修宪将投票权赋予年轻人。  但希望联盟政府却展现出它将会为着国家的最佳利益着手这样做,尽管它可能有损于希望联盟的利益。希望联盟更会迎接挑战,把自己塑造成年轻选民会选择的联盟,一旦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之后。 我如今觉得昨天所提呈的把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的宪法修正案证明了,我在早至48年前的1971年在国会首次支持这项修正案的举动,是正确的。 当我在进入国会的第一年,即48年前的1971年(国会在1969年大选后就因着5月13日暴乱以及紧急状态而停止运作18个月),我就针对选举改革提出了三项倡议: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自我在1971年提倡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以来,世界上多数国家已经采纳这项选举改革,但马来西亚却似乎一直在民主、国会以及选举改革上原地踏步,没有进展。  如今,马来西亚准备迎来重大改变来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而背后原因正是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历史性成绩。 马来西亚是当今世上少数仍然还没有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的国家之一。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是东盟国家当中仅有的两个投票年龄仍旧设定在21岁的国家,尽管18岁的男女已经在法律上被视为成年人,可以履行真正的公民权力,比如拥有产业以及受到合约的法定约束。 年届18岁的年轻人理应享有投票权,并针对他们的生活如何被管治以及国家如何运行握有话语权,因为社会期望他们负起成年人的社会责任,比如在发生战争或国家紧急事件时入伍从军,甚至是为国捐躯。 泰国、菲律宾、越南、寮国、柬埔寨、缅甸的投票年龄都是18岁,印尼的则是17岁。 而自从我在1971年在国会针对这个议题发言后,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的国家计有荷兰、美国、芬兰、瑞典、爱尔兰、菲律宾、澳洲、法国、纽西兰、意大利、千里达与多巴哥、丹麦、西班牙、秘鲁、比利时、印度、瑞士、奥地利、爱沙尼亚、香港、列支敦士坦、约旦、巴基斯坦、摩洛哥、乌兹别克斯坦、沙地阿拉伯以及日本。 而当我在1971年在国会发言时,已经把投票权赋予它们18岁国民的国家有英国、土耳其、波兰、加拿大和德国。 多亏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的第十四届大选,马来西亚才能准备回归到民主及选举改革的国际主流上。  林吉祥  

邀我入党乃天大笑话 巫统污点一箩筐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7月2日(星期二)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 真是天大的笑话——全球闻名的窃国盗贼竟然邀请我加入巫统,而巫统却还没有清除自己“全球盗贼统治集团”的污名? 纳吉能不能解释,当阿末扎希是巫统主席的时候,巫统是否已经为自己清除了“全球盗贼统治集团“的污名?   当阿末扎希面对87项有关贪腐、洗钱、贿赂和刑事失信的提控,比纳吉自己还多出45项提控,从而创造了成为在我国法院面对最多贪腐提控的马来西亚人这个记录时,巫统怎么可能清除污名呢? 前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在阿末扎希放花园假期的过去6个月,是否开始清除巫统的“全球盗贼统治集团”污名了呢? 过去6个月,为什么身为巫统主席的阿末扎希放“花园假期”去了? 导致阿末扎希放6个月”花园假期“的原因解决了吗?如果没有,为什么阿末扎希在未咨询巫统最高理事会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结束 “花园假期”而回归? 这只是第一个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巫统党员资格是开放给所有马来西亚人民还是仅仅开放给窃国盗贼申请? 纳吉说,他担心我的党员申请可能因缺乏诚信和理智而遭到拒绝。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只有疯狂的窃国盗贼才会申请加入没有清除本身“全球盗贼统治集团”污名的政党!  有鉴于此,我要是接受纳吉的提议话,是非常不正直和不理智的! 纳吉应该知道我不会邀请他加入民主行动党,因为任何类似的邀请将会引起关于邀请者和被邀请者的操守和理智的问题。     林吉祥  

马哈迪让拉蒂花抛出了一个重要挑战: 两年内确保有罪的人受到制裁!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6月1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哈迪给拉蒂花抛出了一个她作为反贪局局长其中最大的挑战:在她接下来两年的任期内确保窃国者和“鲨鱼”能够受到法律制裁 首马哈迪给拉蒂花抛出了一个她作为反贪局局长其中最大的挑战:在她接下来两年的任期内确保窃国者和“鲨鱼”能够受到法律制裁。 马哈迪昨天在马六甲野新被问及,数名前高级官员以及前部长是否会为着被卷入在2015年7月/8月的“长刀之周”而受到调查时,表示他目前缺乏人手调查以前的政府的每一名被怀疑涉案的人士。 马哈迪是这样说的: “我们发现这个被击败的政府还有许多犯罪的人士,但目前来说,我们不可能去专注在所有人身上,因为我们人员短缺。” “目前起码我们能够专注在非常严重的案件上,比如导致退休基金机构(KWAP)损失惨重的(前)首相。” 我已经表达我的期盼,正如希望联盟政府在布城执政的第一年里有以前首相纳吉为首的窃国者被以贪污罪名提控,希望联盟政府在执政的第二年(这也是拉蒂花就任反贪委首席专员的第一年)就有其他贪污之“鲨”也被绳之以法,面对法律的裁决。 马来西亚人民为着由前高级公务员所组成的G25组织所发布的,支持拉蒂花在“非比寻常的情况下”受委为反贪委领导人的声明所震动,因为贪污已经达到紧急的程度,所以首相得马上填补这个职位的空缺。 这份声明写道:“我们尽管祈望能够审查整个委任过程的按照宪法召开的国会会议的出现,而我们也对于这样的程序的欠缺感到悲伤。但我们也得承认这次的委任严谨地遵守法律。” 它说道马来西亚的贪污状况已经来到紧急的程度,渗透了社会的所有阶层,而这个职位的空缺也必须尽快填补。 G25还表示:“我们必须支持能够促进良好管治和妥当的法律程序的决策。这些也无非是完成目标的手法”。 毋庸置疑的是,反贪委官员在他们的反贪污调查上已经自顾不暇,没有任何一名最高领袖应该豁免于受到贪污调查和检控,因为贪污罪行在法律上是没有时限的。 即便反贪委因为自顾不暇要处理其他窃国者和“鲨鱼”的案件,而没有能力处理以前政府的一些特定领袖的事情,但这些“鲨鱼”不应该逃过法律的制裁。 马来西亚不能再继续成为贪污状况已经达到“紧急的程度,渗透了社会所有阶层”的国家——就连G25里的前高级政府官员也承认这个事实——如果我们真的要把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廉正国家的话。 有鉴于此,人民公正党主席兼波德申国会议员安华呼吁希望联盟领袖支持首相的决策,以及给新任反贪委领导人和反贪委空间履行他们的职务的声明,应该受到推崇。 马来西亚人民绝不能无视于马来西亚在未来的贪污民调中的国际排名上升到国家史上最佳排名的挑战和可能性,而这是马来西亚全民应该支持的。 或许现在就是想要看见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廉正国家的国家管治、廉正及反贪污中心(GIACC)、反贪委和马来西亚人民开始考虑宽赦那些归还贪污所得的贪污者的计划的时候了,以此作为杜绝马来西亚贪污状况的一个计策。 林吉祥

出身寒微并白手起家 李深静应成为全民楷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6月3日(星期一)在布城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李深静应该成为马来西亚全民的楷模,立志成为一名伟大的马来西亚人,如果国家想要实现马来西亚梦想,晋身世界顶级国家行列。 我联同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以及其他党领袖在布城向丹斯里李深静致上最后的敬意。 丹斯里李深静的过世对国家来说是莫大的损失。 他应该成为马来西亚全民的楷模,立志成为一名伟大的马来西亚人,如果国家想要实现马来西亚梦想,晋身世界顶级国家行列。 他出身寒微,并白手起家,深静正是一个人如果勤奋、专注、坚毅和环抱愿景也能成大事的模范,即使他没有在大学受教育。 深静在今天的马来西亚也是罕有的例子,如果马来西亚要实现她在各个领域成为世界顶级国家的愿景的话,我们就必须在新马来西亚创造深静不再是稀有,而是常见例子的条件。 马来西亚不只需要一个深静,而是许许多多的深静,来自国内所有族群的深静,这样马来西亚才能跟全世界竞争,而不是继续陷入在马来西亚人民当中对竞争所持有的具分裂及毁灭性的思维的泥沼里。 林吉祥

依照五大承诺 重启国家建设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6月1日(星期日)晚上9时在柔佛斯里士古达花园的Sri Prahladha Raghavendra Peedam的12周年慈善晚宴上的演讲: 以前的政府已经忘却掉国家原则的五大原则,否则它就不会容许马来西亚沦为一个环球 国家,并朝着失败和流氓国家的方向衰败 逾一年前,马来西亚人民缔造了几乎不可能的政治奇迹,他们得以在和平及民主的情况下把马来西亚从沦落为一个失败、流氓及贼狼当道的国家中的光景解救出来。 以前的政府和它的部长及领袖已经忘却掉国家原则的五大原则,否则他们就不会容许马来西亚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并朝着失败和流氓国家的方向衰败。 这就是为什么马来西亚全民都要时刻谨记国家原则,它的原则和宗旨: 我们的国家马来西亚决心致力: 达致全体人民更紧密的团结; 维护民主生活方式; 创造一个公平社会,以公平分享国家的财富; 确保国内各种不同而丰富的文化传统获得宽大的对待; 建立一个基于现代科学和工艺的进步社会。 因此,我们——马来西亚的人民,誓言同心协力遵照以下原则来达致上述目标: 信奉上苍 忠于君国 维护宪法 尊崇法治 培养德行 马来西亚在国家建设上曾经误入歧途,我们更有可能会沦落为一个失败、流氓和贼狼当道的国家,甚至比今天的委内瑞拉还要不堪,如果马来西亚人民没有在2018年5月9日做出历史性的抉择,按照希望联盟的五大承诺,重新起动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政策,以此来拯救马来西亚: 缓解人民的负担。 体制及政治改革。 刺激永续及均等的经济成长。 依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恢复沙巴及砂拉越的地位。 创造一个包容、中庸及受到全世界尊敬的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人民眼前的选择非常清楚分明:倒退成为一个失败、流氓及贼狼当道的国家;还是建立一个团结、和谐、公正、进步及富裕的新马来西亚,在国际领域上成为一个倍受尊敬的顶级国家。 如果我们能够学习在马来西亚交汇的各个伟大宗教和文明的最优秀价值观,还有时刻谨记国家原则的原则和主旨,我们可以晋身世界顶级国家的行列,成为其他多元化社会的楷模。 即使到现在,仍然有人利用宗教的名义分裂马来西亚人,而不是将他们团结起来,他们散布谎言,促使一个族群对另一个族群忌恨,或导致一个宗教对另一个宗教不信任。 我们是否还要重蹈覆辙,容让谎言横行,极端主义和种族及宗教的偏狭撕裂马来西亚? 这是摆在马来西亚这个世代眼前的选择,他们必须知道我们正处于马来西亚国家建设的十字路口中。 林吉祥

纳吉不想你吸取历史教训 因为他还希望回归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30日(星期四)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不要马来西亚人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因为他希望以全球盗贼统治者的身份回归,并重复令人发指的错误,让马来西亚再次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 前首相纳吉不要马来西亚人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因为他希望以全球盗贼统治者的身份回归,并重复令人发指的错误,让马来西亚再次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纳吉所关心的只是不要马来西亚人听从思想家乔治·桑塔亚那的名言——“不能铭记历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纳吉不要马来西亚人知道或记得一马公司的全球盗贼统治、2015年7月28的黑色星期二或2015年7月杪的“长刀之周”。当时,纳吉策划了多面的行动来破坏议会民主。他攻击了马来西亚主要的民主原则,如法治、分权原则、善政和公务操守,而且全面攻击主要国家机关如国会、内阁、总检查署、警队、国家银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总审计司署等的独立、中立和专业性质。 长刀之周展开了马来西亚61年民主历史上最黑汉的时期。直到今天,这件事还是被掩藏成一个大秘密,大部分马来西亚人对此一无所知。 因此,我曾建议向警方报案,以便警方可以调查并解开纳吉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他在2015年7月28的黑色星期二和“长刀之周”的所作所为。马来西亚绝对不能忽视桑塔亚那的警告——“不能铭记历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纳吉是否同意让警方全面调查2015年7月28的黑色星期二、“长刀之周”和它们为马来西亚的民主所带来的黑暗,以至于马来西亚的选民最终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勇敢地、放胆地和出乎意料地掀开黑暗之幕? 马来西亚人有权知道以下的事件: (i) 突如其来和违反宪法地,以健康理由革除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甘尼,而阿都甘尼接着否认了这个原因。当时离阿都甘尼于2015年10月初退休只有约两个月的时间。 (ii) 不恰当并违反宪法地委任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出任总检察长,以及有关违反宪法的任命所涉及的条款。当时,阿班迪在一夜之间突然辞去联邦法院法官的职位。阿班迪是不是在一上任时,就做了一个与事实大相径庭的公开声明?他说,对首相纳吉所提出的所谓腐败指控是捏造的,他同时还“警告每一个人”他正在“看着”。 (iii) 革除丹斯里慕尤丁的副首相兼教育部长职位,以及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的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长职位; (iv) 委任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为副首相,虽然当时是斋戒月的最后10天,而阿末扎希身在麦加做小朝圣; (v) 公共账目委员会(PAC)主席以及3名巫统与国阵成员因突然升任为部长或副部长而被除名; (vi) 暂停由马来西亚国家银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马来西亚皇家警察和总检察署室组成的多机构特别工作队。该特工队是为了彻查一马公司丑闻以及《华尔街日报》对纳吉的个人账户中拥有26亿令吉指控而成立的。 (vii) “长刀之周”是不是为了使纳吉免于因腐败和滥用权力而被起诉。 (viii)在国内施放烟幕,表示会出现等同于1987年茅草行动的“风暴”,而造成一段恐怖统治时期。传闻有13名密谋者涉及“刑事化”纳吉的国际阴谋,并推翻他成为马来西亚民选首相的地位。所谓的“13人密谋圈子”已经被鉴定,包括4个组成一马公司特工队的机构中的3个机构里的高层人物,还有来自媒体的2人和1名国会议员。他们将在即将展开的逮捕行动中被捕,并在《刑事法典》第124条下被提控,因为他们犯下了“危害议会民主的行动”的罪行。罪成者在该条文下可被判最高20年的监禁刑罚。 (ix) 2015年7月30日,马来西亚国际透明组织主席主席阿克峇沙宣布一马公司调查已经“死亡”——无论是由多机构特工队、公共账户委员会还是总稽查司展开的调查。 (x) 三人被逮捕,即一直在处理一马公司调查的反贪会副检察司阿末沙兹里(Ahmad Sazilee Abdul Khairi)、反贪会前顾问团成员丹斯里拿督拉斯包星(Tan Sri Datuk Rashpal Singh)和总检察署金融和反洗钱秘书处成员洁斯嘉古密卡尔(Jessica Gurmeet Kaur)。 (xi) 成立一个新的一马公司内阁,以及因为有个屈从于一马公司丑闻的议长而懦弱和屈服的国会。 (xii) 任命三名内阁“舆论导向专家”以捍卫纳吉和一马公司丑闻,同时出现国阵媒体及国阵策略宣传局主任的职位,通过一个执法机构调查和反击另一个人,在我国历史上最破碎的政府中引发前所未有的骚动。 (xiii)纳吉和他的巫统副官与巫统党员在全国巡回,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并获得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的支持。 (xiv) 反贪会特别行动组主任巴里(Bahri Mohamad...

吉祥纳吉辩论会流局!林吉祥:我知道我的决定将会招来冷嘲热讽,笑我是懦夫。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23日(星期四)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是马来西亚史上最恶劣的政治力量:他既是环球窃国者、惯性撒谎者,也对一个团结、进步和富裕的马来西亚的愿景构成最大的威胁 当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星期二在和《自由今日马来西亚》做访谈时挑战我辩论,我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人们是否应当和一名窃国者兼病态或惯性撒谎者辩论。 我说过如果真要辩论,那么最好的辩题可能莫过于是“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 但纳吉并不介意被称为窃国者或病态/惯性撒谎者,他马上同意这个题目,尽管他还神秘的补充说:“但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也应该在辩论时谈论其他议题。” 我回应他说,我已经委托我的政治秘书沙瑞赞以及我的国会联络官阿末法兹,和纳吉的人员接洽,以敲定在开斋节后举行的辩论细节。 我也欢迎对于“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这个课题有见解的马来西亚人民,将他们的看法和意见发电邮致[email protected]。 我在过去48个小时收到了来自网民的排山倒海的电邮、WhatsApp,拨来的电话也不少,其中也包括了海外的马来西亚人,但他们当中的99%却要我完全不要和纳吉辩论。 不幸的是,纳吉是马来西亚史上最恶劣的政治力量:他不但是环球窃国者、惯性撒谎者,更对一个团结、进步和富裕的马来西亚的愿景构成最大的威胁,这可以从他不道德、不负责任地支持有害及阴险的谎言、虚假、仇恨、偏狭以及极端主义政治窥见一番,这样的政治手段造成了马来西亚史上最恶劣的种族及宗教两极化,还有国民分裂。 以下是我所收到的一些网民的回应: 1. 来自一名巫裔学者:“纳吉没有什么输不起的,要求和你辩论对他百利无一害。他已经无处可去。与你辩论会让他获得多数巫裔的支持。辩论中只有你们两人,无论你的论点是什么,他都会在政治上获胜。这也可能会变成一场种族辩论。这是陷阱。” 2. 来自一名巫裔博客:“问题是为何纳吉突然挑战林吉祥辩论呢?只有一个原因。因为林吉祥是华人,且来自民主行动党。就是这样而已……意味着纳吉会利用和吉祥的辩论来无尽地挑起种族情绪……所以他挑战林吉祥辩论。” 3. “我们身为人民的看不出这样的活动有丝毫的益处。相反的,你只会让他倍受玷污的形象展现出还有可以被尊重的地方。他对于国家建设来说毫无价值。他应该身处的地方是正义法庭,不是其他地方。” 4. “请别辩论。它弊多于利。它并不能证明理智正常的人已经知道的事情。就让法庭来裁决。你不能让他的支持者信服。他甚至会把这场辩论变成一场混乱,而你将会内疚终生。” 5. “多年来我都有一直留意我挚爱的国家的政治。尤其是自一马公司丑闻的新闻在2015年报导后,我就更关切我们的政治局势。我一直都敬佩你成为在野党领袖时的坚持、你为人的诚信以及你对我们国家的爱。我今天想恳请你不要上我们前首相纳吉所设下的辩论的当。在这个时期任何与纳吉进行的辩论,还有纳吉作为马来西亚最具历史性的政权垮台的主角,都只会让他的实权在野党领袖这个他不配有的地位合法化而已。这场倡议中的辩论只会为纳吉提供一个公共平台,来唤起他的群众,它甚至还能强化他重新掌权的计划。这场辩论也有可能为纳吉自一马公司丑闻爆发后所一直在幕后操弄的种族分裂议题提供养分。最后,我认为,这场辩论其实是纳吉企图要把你展现成希望联盟政府‘真正’主导者的阴谋,而他的目的只是纯粹要获得巫裔的选票支持。这是纳吉的一次政治赌博,而相对你而言,他没有什么输不起的。” 6. “尊敬的林吉祥,婉拒来自一名身败名裂的前首相的辩论挑战,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它反而是得体的。要知道接受这样的挑战对我们国家来说只会是弊多于利。” 7. “与纳吉辩论并不会为你或希望联盟带来助益。它只会让他得益,让他有曝光率和机会来抨击现在的政府,并表明他的无辜以及哭诉他是政治阴谋的受害者。那些轻信的马来西亚人或许会被动摇相信他。” 8. “自希望联盟执政以来,我就有一直留意国会辩论,如果他真的是认真和有良知,他就会在国会开会期间在受到多名部长以一马公司、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控股、朝圣基金的议题来挑战他时,为自己和过去的施政辩护。” 9. “如果纳吉被你羞辱,而你是压倒性的胜方,这又会为马来西亚民众带来什么助益呢?致全体马来西亚人,他只是一个没有什么输不起跟死人没有分别的人,他只会在巫裔当中挑起疑惑和种族情绪。” 10. “我要向你如君子般怀抱着崇高的志愿致敬,但你所针对的对手已经亲身证明他并不是君子,而是一个毫无道德规范的人,所以,恕我直言,你还对纳吉抱持着哪怕是一丁点的他会为了辩论而突然间变成君子的期望,是极度无知的,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 在过去一年,有人企图系统化和不道德地加剧马来西亚的种族及宗教两极化。 最近一次的案例就是一名穆斯林非政府组织领袖针对马来西亚邮政公司发行绘有槟城圣乔治教堂的邮票发表声明。 这名穆斯林非政府组织领袖在脸书上申诉该邮票再次证明伊斯兰教自希望联盟在去年5月执政后就被欺凌,而它可能会促使外国人以为马来西亚是个基督教国家,但实情是,这枚邮票只是马来西亚宗教场所系列邮票的一部分,它是在2016年首次发行的,即希望联盟上台的前两年。 既然纳吉和我针对“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的辩论很有可能会沦为一场巫裔和华裔的冲突,但打击贪污、滥权以及像洗钱的犯罪行为却不是什么种族或宗教议题,而是攸关良好价值观和良善管治的议题,所以我已经决定不再和纳吉进行辩论。 民主行动党如今是希望联盟政府的成员之一,希望联盟的成员党亟需新的纪律,也要考量到联盟的利益,如果我们真的要成功实现希望联盟大选时所承诺的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它包含了五大宗旨,即削减生活费用、达成体制改革、推动经济成长、恢复沙巴与砂拉越的权力,以及建立一个包容和中庸的马来西亚。 这并非是一百天或数个月,而是数年、数十年才能完成的大业。它需要人们坚毅的投身在马来西亚为马来西亚全民实现团结、自由、公义和富裕的愿景,还有不继续深化种族及宗教两极化,或是有害及阴险的谎言、虚假、仇恨、偏狭和极端主义政治。 我知道我的决定将会招来冷嘲热讽,笑我是懦夫。马来西亚人民可以从我在政治上的53年来评断我究竟是不是懦夫,我也随时愿意接受马来西亚人民的裁决。然而,有一件意义更崇高的事是我不会妥协的,那就是国家和马来西亚人民更重要的利益。 林吉祥

巫统总部动员攻击火箭,目的旨在分裂希盟!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22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巫统心理战争总部发给巫统网络打手指令,要他们攻击民主行动党,以促使希望联盟政府垮台,并解救纳吉逃脱被送往双溪毛糯监狱的命运 我有看见透过WhatsApp发送,传达给巫统网络打手的来自纳吉/巫统心理战争总部的秘密指令,要他们攻击民主行动党以促使希望联盟政府垮台,并解救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逃脱被送往双溪毛糯监狱的命运。 以下是这个WhatsApp秘密指令: “来自总部的指令,从今开始确保我们的每则贴文都专注在民主行动党,如果能的话,创意地把每篇文章都和种族和宗教议题扯上关系。” “按照情报资讯,政府将会揭穿巫统领袖最新一宗的舞弊事件,我们则要把民主行动党卷入其内,以此来反击,请确保团队能专注在民主行动党课题,不拘什么议题都好。” 这再一次证实了我两天前所预测的纳吉/刘特佐/巫统心理战争指挥部已经拟定新策略,以促使希望联盟政府垮台和瓦解,从而解救马来西亚窃国双人组,让他们无需再为一马公司丑闻担责,而他们的手段就是在希望联盟政党和人士当中制造或放大纠纷和分歧,并将它们歪曲为种族或宗教冲突。 我在星期一说过,纳吉/巫统策略的五个计策包括了无耻的“害羞什么我的老板”行动,以促使希望联盟政府最多只是一届政府,并在第十五届大选垮台;但这个行动却在5月11日的山打根补选失效,尽管他们先前在金马仑、士毛月和晏斗补选中获胜。 为此,他们拟定了新的计策,即第六个计策:攻击民主行动党,并把希望联盟的任何分歧歪曲为种族和宗教冲突。 在我星期一的文告发布不到一个小时内,我已经看到有两个网站张贴同样的谎言,即:”民主行动党强迫马哈迪即时开除马智礼,并遴选张念群取而代之出任教育部部长!“ 尽管我已经马上谴责这些贴文为谎言,但它们之后还是出现在《巫统线上》的网站。 值得留意的是,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他的脸书上表达对我揭穿这些谎言的不快,这印证了马华领导层在巫统-伊斯兰党轴心联盟里的真正角色。 全体希望联盟领袖必须事先对巫统网络打手新的网络打击计策有所警戒,以免陷入在如此阴险的政治的网罗里。 林吉祥

已准备联络敲定!辩题:“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2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沙瑞赞和阿末法兹已经被委托与纳吉的职员进行联络,以敲定我和纳吉开斋节后的题为“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的辩论的细节。 据《当今大马》报导,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已经同意我所提出的辩论题目,那就是“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 我对于在辩论期间提出其他课题没有异议,但辩论题目却不可改动,它也必须清楚展示在辩论场所或其他地方:“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 我委托我的政治秘书沙瑞赞以及我的国会联络官阿末法兹,和纳吉的人员接洽,以敲定在开斋节后举行的辩论细节。 与此同时,我也欢迎对于“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这个课题有见解的马来西亚人民,将他们的看法和意见发电邮致[email protected]。 林吉祥

纳吉是病态或惯性骗子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2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是病态或惯性骗子吗?他是否愿意辩论“马来西亚如何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以及我们如何成为一个以诚信领先的国家”?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病态或惯性骗子吗?即使他今天在《今日自由马来西亚》的访问也不能不说谎。他说,每次我发表文告时,他都回答我,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例如,他是否回应了我在5月8日于山打根发布的文告,即他的“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前往协助沙巴团结党的山打根补选活动,是解释为什么他继续否认一马公司丑闻存在的适当时机。在过去的4年中,世界新闻界已经制作了大量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报道和广播;也有人撰写了书籍和制作了相关的电影,并且至少有10个国家展开了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 或者纳吉有没有回复隔天我在山打根发布的文告?当时他无耻地展开“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访问山打根以为了沙巴团结党在山打根补选助选。我认为他应该澄清在他担任首相期间发生的可怕并令人发指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大型腐败丑闻,特别是前两天刚刚发生的三件事: ·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509周年纪念演讲提及,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进行调查期间仍然表现得无辜,是奇怪的。尽管美国和新加坡当局交回了大约15亿令吉被一马公司盗用的资金,以及大约10个国家对一马公司丑闻展开刑事和洗钱调查。 · 反贪会审查小组前成员拿督林志伟揭露,纳吉在担任首相期间没有因腐败问题接受调查,因为他革除了丹斯里阿都干尼的总检察长职位,并让丹斯里阿班迪取代阿都干尼。阿班迪的唯一议程是保护纳吉免受任何腐败调查; · 迪巴(Deepak Jaikishan)在接受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采访时披露,纳吉的妻子拿汀斯里罗斯玛是国阵仍然掌权时的“实权首相”。 纳吉指责我对他着迷。他大错特错。若不是他凭着盗贼统治遗产,以一人之力却对马来西亚的当今和未来时代带来最大的破坏而声名狼藉,我不会对他有一丝一毫的兴趣。事实上,他甚至为他的父亲敦拉萨的名声和遗产造成羞辱。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不应该和一个窃国盗贼、一个病态或惯性骗子辩论? 或许,最好的辩论题目是“马来西亚如何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以及我们如何成为一个以诚信领先的国家”。 球在纳吉脚下。 林吉祥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