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国阵旗帜被捕 林立迎:为何不捉非法插旗者?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原任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有关当局,惩罚那些在提名日前,把国阵旗帜遍布吉隆坡的人,而不是对付关心自家花园的3名女士。 他说,她们或许只是试图帮助吉隆坡市政局清理无处不在的旗帜,因这些旗帜在提名日之前就已经挂上。 林立迎说,虽然他个人不纵容任何人破坏任何政党旗帜的行为,但警察不应该拘留有关3名女士,因她们只是对国阵领导感到极度沮丧的普通公民。 “同时,她们只想保护自己的家园一带的环境,我也相信他们都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林立迎针对敦依斯迈花园三名女子因拆除国阵旗帜被警方逮捕后,发表文告这么指出。 警方扣留有关3名女士以作进一步调查,却释放疑是吸毒的政治人物,这是对公民社会的严重不公。 “根据了解,在警方标准的操作程序下,通常不会逮捕任何人,除非是接获非常严重罪行的投报。” 因此,他促请吉隆坡总警长拿督斯里马兹兰公布国阵哪个政党报警以及该三名女子到底犯下什么严重罪行?”

否认车贴国阵宣传纸赚300 林立迎挑战直区巫青团报警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原任国会议员林立迎挑战联邦直辖区巫青团团长莫哈末拉兹兰马上报警,撇清和最近汽车贴上国阵宣传贴纸赚300令吉的活动无关。 他说,如果莫哈末拉兹兰没有胆量,他可以陪同对方到活动柜台,在镜头前澄清此事,洗清直辖区巫青团的名声。 “警察也受邀出席以证实直辖区巫青团的清白,并且控告有关冒充代表国阵直辖区为大选宣传的公司。” 林立迎针对联邦直辖区国阵政党聘请仲介宣传公司摆摊,只要车主愿意为自己的车辆贴上“#hebatkanNegaraku”就可赚取300令吉的宣传费一事,发表文告这么指出。 他说,如果莫哈末拉兹兰没有报警,国阵直辖区联委会主席东姑安南也必须关注此事,确保巫青团的名声没有被不负责任的单位所沾污。 “这也是警方必须马上展开调查的原因,查清楚有关资金的来源,有者可能猜测那是来自一马发展公司或年轻富豪刘特佐。” 他说,如果有关经费来自国阵直辖区,警方也必须查明整个大选的总花费。 “莫哈末拉兹兰不能只是公开否认,但却没有阻止有关单位继续滥用国阵直辖区的名义。” 同时,林立迎促请公众若接获在车上张贴任何政党徽章作为宣传的献议,请马上报警。

里查曼第二次验尿证明没吸毒 林立迎促警方交代疑点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原任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警方针对巫统敦拉萨镇区部主席里查曼因涉嫌吸毒被捕事件,向民众交代数项疑点。 他说,第一,为何一开始的尿液检验报告呈现阳性?是不是尿液样本遭“调包”或“篡改” ? “第二,里查曼第二份尿液报告是否含Nescafe 成分?” 林立迎针对警方最新指里查曼的尿液报告结果是阴性反应,证明里查曼没吸毒一事,发表文告这么指出。 他说,第三,警方是否会针对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的指控,即整个事件有遭破坏(sabotage)才导致里查曼被捕,继而展开调查? “第四,武吉阿曼必须公开宣布,警方将不再使用类似用来检验里查曼尿液的“敏感仪器”,且将来所有涉嫌吸毒的嫌犯,即使第一份尿液报告呈阳性,也不需要被扣留。”

里查曼24小时内被释放 林立迎:警方早放人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声称,涉嫌吸毒的巫统敦拉萨镇区部主席拿督里查曼莫达在被逮捕后不足24小时就被释放,是成为大马先例,供法庭和律师参考一些疑滥用毒品的嫌犯,可提早被释放。 他说,在里查曼莫达之前,警方一般的作业程序是嫌犯的尿检若呈阳性反应会被继续扣留,直至化学报告出炉,若还是阳性反应,嫌犯就会被带到法庭提控,单单这些程序,嫌犯可能就会在羁留所待上一週时间。 “又或者是,嫌犯会被扣押至少几天,让警方去搜索有关毒品来源的情报。” 林立迎针对里查曼召开记者会否认吸毒一事,发表文告这麽指出。 人民不怪警方迅速释放里查曼莫达,但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必须交代那是谁的指示?毕竟这已违反了警方一般的作业程序。 “而里查曼莫达是不是当时唯一一个被逮捕后24小时内就被释放的嫌犯?里查曼莫达的其他同僚呢?” 他建议警方一如往常在电视新闻播当时逮捕里查曼莫达和其同僚的录影,以證明警方在所有取缔行动都秉持公正的态度。 此外,林立迎也挑战里查曼莫达及同僚,在24小时内向警方和反贪会投报有关他们遭“陷害”和该取缔行动是一场“阴谋”的指控。 有关投报是针对里查曼莫达声称没喝酒,只喝咖啡,但其尿液检验却不过关,不排除其尿液样本被干扰过,或“加料”。 “如果里查曼莫达和其同僚不敢这麽做,那他们就必须向警方和反贪会道歉。” 林立迎

警队认定旺阿末清白 林立迎:疏忽不必承担法律责任?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指全国总警长,“证实” 武吉阿曼全国警察刑事调查部总监旺阿末被澳洲充公的将近一百万资金来源清白的宣布让人哑口无言。 他说,尽管旺阿末虽否认曾犯罪,但却以诉讼成本过高为由,放弃索回遭澳洲当局冻结和充公的32万澳元(97万1800令吉)。 “为什么旺阿末宁可牺牲那32万澳元,也不要聘请律师争取回?那不是资助孩子在澳洲的教育费吗?” 林立迎说,旺阿末应该不难在澳洲找到赢了官司后才让他付费用(No-Cure No-Pay)的律师,如果他愿意将争取回的32万澳元的50%或更多支付为律师费,更何况他这笔钱的来源是光明正大,再加上他只是一名公务员,并不是什么富豪,真让人摸不着头脑他白白放弃那庞大的“教育费”。 “难道旺阿末在其他国家还有更多的存款?这32万澳元对他孩子的教育费是毫无影响?” 他指出,虽然旺阿末身为一名全国高级警官,他不懂为何要把这笔资金交给一名密友从澳洲5个省的不同银行汇入他自己的外国银行账户,无论如何,大马当局已认定旺阿末是清白,内政部副部长诺嘉兹兰也已谴责澳洲当局是别有居心,利用当地媒体羞辱我国。 “武吉阿曼代言人解释,旺阿末并非恶意违反澳洲法律,整个事件是不小心所致。” 林立迎说,原来我国最新法律定意是不小心和无知者是无罪,犯者不必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林立迎

刘胜权出任廉政部长5年来最糟糕成绩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掌管廉政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胜权辞部长及上议员职,为我国五年来取得最差贪污印象指数负起全责。 国际透明组织公布2017年贪污印象指数,马来西亚表现大退步,贪污印象指数得分是47,比2016年的49分少2分,在180个国家当中,也下降7名而排在第62位,与古巴并列,是刘胜权自5年前出任“廉政部长”,最糟糕的成绩。 他说,不受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认可的刘胜权甚至把这个结果归咎于反贪会在过去一年太过积极采取反贪行动。 “刘胜权仿佛在说读书勤奋的学生在考试中肯定会失败,那是不是说反贪会应该为了降低我国的贪污印象指数而减少未来的高调逮捕行动?” 此外,林立迎说祖基菲里也公开批评贪污印象指数不符合现实,难道他是在质疑国际透明组织指数是假的吗? “让人贻笑大方的祖基菲里还提出了一个所谓完美的解决方案,即宣布反贪会正在设立自己的贪污指数,将在3个月出炉。” 他揶揄,也许古巴将是唯一一个将会接受由马来西亚反贪会自行设立贪污指数的国家。 林立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