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官方机密法 制订资讯自由法

民主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2月23日发表文告: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促请首相纳吉废除官方机密法令,制订资讯自由法令,以防止马来西亚掉入贪污的深渊。 恶名昭彰的官方机密法令禁止国会议员、记者、公民社会甚至反贪委员会深入挖掘国内的贪腐资料。若他们敢于揭发贪腐丑闻,下场将惨不忍睹。政府对吹哨者穷追猛打,却不积极对付国内的腐败分子。 为了避免马来西亚变成闻名于世的贪污之国,我们需要资讯自由法令。我将在三月份的国会会议中提出动议,促请政府迅速落实资讯自由法令。 过去五年,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国家中反贪表现最差的国家,我们的邻国印尼、泰国、越南和缅甸的反贪指数已经改善。即便是柬埔寨,其指数也维持不变。 马来西亚的反贪指数却自2014年开始持续下滑,贪腐报告的排名中,我们甚至输给古巴。 政府打压新闻自由与不断萎缩的公民社会空间,是其中一个贪污指数下滑的原因。 更糟糕的是,反对党国会议员拉菲兹因揭发贪腐案件而被判坐监30个月。他曝露国家养牛公司主席莫哈末沙烈滥用公款购买公寓,结果被控触犯银行与金融公司法令。 这个判决将对未来的贪污案件产生寒蝉效应,妨碍其他吹哨者无畏无惧地揭露贪污。 我们应该建立制约与制衡的政府制度,而官方机密法令却是政府拒绝接受制衡的最好手段。

支持玛丽亚陈参选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7日发表文告: 若我们有注意,我们将发现这几年来,公民社会的角色有了重大的改变。 公民社会代表扮演关键、多元和积极角色,以支援国内、区域和全球的治理。 下届大选对大马人而言非常重要,这是社会行动者如玛丽亚陈可以表达立场的一个关键领域。 玛丽亚辞去净选盟职位后才宣布竞选,这证明她的廉正无私。倘若获选为民意代表,她将有更大的空间去争取国内的选举改革。 自从她宣布竞选后,我们听到许多对她和净选盟的强烈批评。 一些人说她是反对党的傀儡,另一些质疑净选盟的中立性。 那样的观点是浅薄的 – 净选盟不是依赖个人魅力的组织,它仍未放弃争取自由与公正选举的斗争。 玛丽亚也不天真,反对党掌权后,她不会轻易妥协改革议程。 玛丽亚已清楚说明,她只会在希盟提供一个国会议席的情况下参与选举。唯有如此,她才能继续推动改革议程,以高素质的辩论改变国会的论述。 她将以希盟的独立候选人名义竞选,而不是参与任何反对党,这是为了确保她的独立性,以及坚持她的选举改革议程。 因此,执政党和他们同盟无需对此喧闹起哄。 或许他们担心,她若赢了,国会内要求自由与公正选举的声音将被强化。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纳吉必须对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表态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16日发表文告: 过去几个星期,大马首相纳吉拉萨已为下届全国大选展开如火如荼的选前运动。 他重复赞颂我国发展和进步的美好景象,以说服游移不定的中间选民。 当纳吉积极争取选票,他完全无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该报告发现,与全国的平均值比较,很高比率的吉隆坡廉价组屋儿童陷入贫困及缺乏营养。 他的内阁部长和支持者也忽视该报告,而其他人即刻说吉隆坡市政厅并没疏忽。 这个星期二,教育部长马兹尔.卡立蔑视那份报告。 在回复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伊莎时,他驳斥该报告指大马儿童的发育不良比非洲国家加纳更严重。 马兹尔没有提出支持他观点的论据,联邦直辖区部也是一样。 与之强烈对比的是,上个星期的一个记者会上,国阵后座俱乐部主席沙里尔沙末承认,政府应该采取多方面策略以解决贫穷问题。 江沙国会议员玛斯杜拉.雅兹也响应这个观点,她促请政府拉近收入差距,给予城市贫困儿童特别医疗服务。 国会内跨越党派及强力支持边缘化儿童的呼声,令人振奋不已。 我希望下议院议长班迪卡能够了解此事的急迫性。 上个星期,当我要求他允许国会辩论该报告,他说没有必要,因为六个政府部门已着手分析该报告,也将采取步骤解决问题。 马兹尔的说法与议长给予的理由完全相反。 许多反对党议员也要求政府马上采取行动,克服这些儿童的困境。 因此,内阁部长马兹尔和其他政府官员,不应漠视廉价组屋贫穷家庭面对的真实问题。 这份跨学科的报告由一组研究员写成,他们访问了来自吉隆坡和雪州17座廉价组屋的2,142个儿童。 该报告援引了2018年1月中的一个圆桌会议的讨论,提供意见的包括卫生部、国家银行以及公积金局的收入与储蓄数据。 马兹尔藐视这份报告的有力证据,他对问题完全视若无睹。 更重要的是,纳吉作为政府首长,必须代表政府对儿童基金会的报告表态,除非他认为选举运动比较儿童贫穷更重要。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反假新闻法案沦为打压反对党工具

民主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文告2018年3月27日于国会发表文告: 这难道还不清楚吗? 首相纳吉的负面新闻一直没有停止,当大选已迫在眉睫,这是执政联盟特别是巫统不需要的东西。 所以,政府强行将反假新闻法案在国会推过,以掩盖一个大马发展公司的金融丑闻。 纳吉政府曾镇压批评纳吉盗用一马公司公款的媒体。 揭露丑闻的网络媒体砂拉越报告至今仍被封锁,The Edge于2015年被冻结执照。 作为反假新闻法案的前奏,纳吉的内阁成员警告,任何不经政府核实的一马公司新闻都是假新闻。 政府已经使用许多法律钳制言论自由,使异议分子噤声。 因此,这个法案只会打压媒体自由,进一步收缩言论空间。 这与纳吉曾经许诺开放我国民主空间的说法背道而驰。 政府仍然是决定什么是国家安全威胁和公共秩序的唯一声音,这是非常荒谬的。 所有人都在猜想,怎样才构成假新闻,界定资讯的真假非常主观。 政府给予假新闻的诠释是“错误或部分错误的新闻、资讯、数据和报告”,这涵盖专题故事和影音记录. 该法案的管制范围也包括出版品、部落格、公共论坛和社交媒体。 居住在外国的人士,包括外国人,也受到这个法案的约束,如果我国公民或大马受到“假新闻”的影响。 制造或散布错误资讯者将被罚款最高50万令吉,或10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讽刺的是,政府自己无法达到这样的标准。 这简直是无法无天。 就像其它重要的法案,反假新闻法案也将快速通过国会,以便政府可在大选之前,利用它来打压联邦反对党。 今晚将是人数的对决。事实是执政党的国会议员多过反对党。 所以,这个法案将被通过,而它将决定我国民主的命运。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根据国家银行生活薪资 重新制订我国最低薪资

民主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4月4日文告: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马来西亚即将迎来全国大选。 与之相关的一个问题是,工会与工人会否将国家银行的生活薪资(Living Wage)建议,作为一个大型的政治运动,要求政党原则上接受生活薪资的概念? 工会与其他利益相关者会接受生活薪资的概念,还是宁可眼看贫困者生活中绝望与痛苦中? 国家银行的2017年年度报告前所未有地呼吁,重新思考如何订立我国的薪资。 作为中央银行,国家银行的生活薪资建议,提出了一个超过基本需求如食物、房屋和衣服的一套标准,它包括了个人与家庭发展,以及财务安全。 该报告间接承认,持续的贫穷与收入不平等是低薪资的主要原因。当我国迈向高收入国家之际,它建议社会的所有阶层应从国家的财富中受惠。 2011年,我举办了一个圆桌会议,讨论政府的最低薪资建议。 参与者有工会、社会行动者和政党领袖代表。 该圆桌会议建议,与其称之为最低薪资,“合适生活薪资”(Decent living wage)是一个比较适合的字眼,以显示活得有尊严的合适薪资。 参与者建议,合适生活薪资应该介于1,500令吉至2,000令吉之间。 国家薪资咨询理事会将于接下来的三个月宣布新的最低薪资。 希望联盟承诺会逐步将最低薪资提高至1,500令吉。 大马职工总会曾促请政府将最低薪资提高至1,800令吉。 但是,现在决定薪资的方法必须改变,因为由声誉卓绝的机构发布的两份重量级的研究,都呼吁提高贫困者的薪资。 政府、反对党、工会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应该欢迎国家银行的建议,以让政府为所有公民制订生活薪资,实现一个最低和可接受的生活标准。 国家银行建议,2016年吉隆坡的生活薪资应该是:单身个人2,700令吉、无孩子的伴侣4,500令吉以及有两个孩子的伴侣6,500令吉。 这显示,首相纳吉拉萨自夸的六巴仙国内生产总值成长,没有惠及国内的大多数人民。 再者,四个星期内发布的两个报告,都曝露了不同面向的城市贫穷和制度性的问题 – 儿童缺乏营养、发育不良、没有储蓄、失业和停滞不前的薪金。 国家银行的生活薪资建议,呼应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居住在廉价组屋的贫穷家庭设立社会安全保护系统的建议。 该报告也解释,因为过度依赖低技能的外籍劳工,大马的整体薪金被压制。 报告建议政府重新评估外来直接投资,以确保不会过度依赖外国投资和将经济漏损降至最低。 因此,为了正义和公平分配收入的原因,政府必须宣布大量增加薪金,否则社会将继续陷入贫穷与失望。 现在正是我们游说政府、所有政党和工会的良机,以落实国家银行的建议。 要不然,我们将会继续读到解释不同面向的贫穷的报告,而底层问题依然一成不变。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政府须废除歧视LGBT群体的法律和条规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2月22日发表文告: 无时不刻,都有大马人将LGBT(女同志、男同志、双性恋与跨性别的简称)群体视为眼中钉,呼吁政府严厉对付这已被迫害的群体。 刚刚加入这个阵营的是哈纳菲亚.阿都.马力。他促请政府采取类似朝鲜政府的措施,严厉控制网络上的LGBT群体。 他认为,除了面书和其它类似平台,微信更为危险,因为该运动已经通过微信茁壮成长。 哈纳菲亚相信,通过这个媒介,LGBT群体开始互通往来及扩大。 这不但显示他的无知,也鼓励针对LGBT群体的偏见和仇恨。 对有异于常人者,无论是基于族群、宗教、性别或性取向,我们的社会凸显仇恨和不宽容的文化,这个趋势令人担忧。 这违反包容的精神,令针对这个脆弱的群体的仇恨罪行更加猖獗。 将同性恋刑事化的法律,包括马来西亚的法律,严重威胁LGBT的基本人权。 去年,大马政府面对一个非常大的挫折,它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竞选中失败。 参与竞选人权理事会的16个国家中,马来西亚是唯一败选的国家。 这归咎于我们恶劣的人权纪录:打压新闻自由、滥用国家保安法和防范恐怖主义法令、不公平的选区划分、认同与族群政治、持续迫害LGBT群体以及其它侵犯人权事件。 讽刺的是,数日前,当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在日内瓦询问LGBT相关议题,大马政府说它“公平”对待LGBT群体。 该委员会也对保护学校内的LGBT学生表示关注。 教育部曾发出通令给所有学校,指示如何界定同性恋学生,以打击他们认为在学生群体中的不健康现象。 通令发出后,一个年幼男孩在学校外被殴打致死。杀死他的同学说,他走路的方法很可笑,所以合理化他们的行为。 首相纳吉曾在演讲中谴责LGBT是具威胁性的“异端文化”。 所以,政府对LGBT群体口出恶言和鼓吹仇恨者如哈纳菲亚视而不见,这令人毫不惊讶。 但是,这样的制度化歧视,对LGBT群体而言既危险又受到敌视,令他们难以生存。 因此,政府必须即刻废除所有歧视LGBT群体的法律和条规。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查尔斯驳斥诺奥玛无理指责 希盟多次助英达组屋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7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欢迎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诺奥玛于2018年3月5日宣布拨款五百一十万令吉,以协助巴生柏迈英达组屋(Flat Permai Indah)维修升降机与篱笆。 但是,查尔斯询问维修工程何时开始?房屋部将花多少时间重组居民共管机构(JMB)?若没定下完成时间表,这是否国阵的大选花招? 查尔斯驳斥诺奥玛指巴生民意代表没有协助该组屋居民的无理指责,并说自2008年他担任国会议员以来,已经多次协助该区居民所面对的种种问题。 “我向民联(现在是希盟)雪州政府反映升降机损坏问题后,负责房屋与建筑物管理的雪州行政议员已于2010年拨款60万令吉维修柏迈英达组屋的所有升降机。巴生国会议员服务中心也曾数次拨款共数千令吉,协助更换该组屋的损坏电灯。”查尔斯说明。 他进一步强调,2014年暴风雨卷走该组屋的屋顶,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即刻拨出一百万令吉维修该组屋的屋顶和蓄水箱。 查尔斯认为,柏迈英达组屋的主要问题是居民与共管机构的态度问题。在雪州政府的承包商完成维修工程后,升降机再次被破坏。升降机零件被偷窃,居民用升降机运载摩托车,电灯被蓄意破坏。 “我并非要责怪居民,但是当地居民有责任照顾组屋的设施,因为那是所有居民的共有资产。居民共管机构也必须发挥作用,提供良好的管理服务。居民不能将所有责任推给政府。”他劝诫。 在这个问题上,查尔斯说,巴生国会议员服务中心与雪州政府已用了各种方式,尽了全力协助该组屋居民。他促请诺奥玛部长切勿污蔑希盟的努力。 他认为,房屋部的插手是需要的,因为解决方法不在国会议员或雪州政府的职权范围之内。居民共管机构是由房屋部管辖。 房屋部必须指示建筑物专员(COB)彻查此事,并重组居民共管机构,以舒缓居民与共管机构之间的紧绷关系。诺奥玛的拨款只能解决燃眉之急,长期解决方案还是有赖于改革共管机构和提升居民的醒觉。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支持赛沙迪终结金钱政治

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谴责恫言杯葛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的该党支部领袖,并全力支持赛沙迪拒绝让金钱政治主导希盟的运作。 他说,希盟必须摒弃巫统思维,向投选希盟的人民负责。 “上届大选希盟的其中一个竞选主轴就是杜绝金钱政治和贪污,所以我们必须信守承诺。” 查尔斯强调。 他表示,土著团结党的支部领袖或许是成功的商人,但他们必须通过公开招标以获取政府工作与合约。 查尔斯说,正如赛沙迪所言,他们不能滥用各自的地位获取商业机会。若我们纵容这样的行为,希盟将不必巫统优秀。 他认为,我们如何处理此事至关重要,因为人民在盯着我们。 “在星期四的会议中,希盟领袖讨论此事时,应支持赛沙迪警告党员,抵制寻求商业合约和地位的文化。” 查尔斯说,若无法站稳这个立场,将是对人民委托的背叛。 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批评寻求合约的该党支部领袖,他们无耻地说为了离开巫统和参与土著团结党而失去所有,所以他们可利用权力寻求商业交易。 “我们必须证明他们错误,许多前巫统党员选择离开,是为了逃离即将沉没的船,而非为了寻求地位和机会” 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查尔斯促公布稽查报告 抨水务委员会失责疏忽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18日发表文告: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促请国家水务委员会公布它对水供公司的定期稽查报告,包括水供公司的回复。水务委员会也必须公布滤水厂故障事件的稽查报告。 他说,国家水务委员会的职责包括对水供公司做定期内部稽查。令人困惑的是,为何水供委员会的稽查没有发现,雪兰莪河第三期滤水厂的三个破裂水管,自2016年开始就没有获得维修。 所有水供公司包括雪河公司,必须每三年(或在国家水务委员会要求下的人任何时期)呈交商务计划给国家水务委员会,包括保养、维修、提升、改进、更新或改造公共水供系统。 “一份可信赖的稽查报告将注意到,三个水泵损坏后(第四个于2018年1月损坏),第三期滤水厂的供水量已经减少,并且该检查该水泵的维修记录。任何工业设备包括水泵必须保养在最好状态,这是普通常识。为何国家水务委员会没有指示雪河公司(SPLASH),在延期维修后,即刻修好这些水泵?”查尔斯说。 雪河公司最近发出的文告指出,“意外发生时,四个正在维修的水泵,与这起事件或滤水厂的操作毫无关系”。这句话是对国家水务委员会的一记警钟。 查尔斯批评,滤水厂的运作低于效能,并非无关紧要的事。水务委员会若处事谨慎及对该滤水厂采取积极行动,断水事件或许不会发生。 他质疑,这些重要的设备是否真的损坏及被忽视不理?水泵作为重要的设备,必须时时保持在最佳状态,以应付紧急或故障事件。备用的水泵也必须处于良好状态,与其它水泵轮流使用。 基于负责任与良好治理的原则,查尔斯呼吁水供委员会公布这两个稽查报告,以重拾公众对水务委员会的信心。他警告若不紧急处理此事,雪兰莪人民将因为一个无能的管理单位而深受其害。 他也抨击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梁德明,在展开断水事件调查前已经采取偏颇立场。梁德明呼吁雪州政府切勿政治化水供问题,他误导民众说断水是破坏联邦政府的手段。 反之,查尔斯强调水务服务工业法令阐明,州属的有效水务管理是联邦政府和国家水务委员会的责任,梁德明的指责完全没有道理。 国家水务委员会作为水供管理单位,若水供公司没有符合合约要求,它有权介入水供事务。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我们是否已失去人道精神?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2月24日发表文告: 我们是否已失去人道精神? 马来西亚还有人道精神吗?一名外国的外交官询问这个重要的问题。 对于印尼女佣之死没在大马内部引发公众谴责,瑞士驻马来西亚大使迈克.温兹克感到吃惊。 26岁的阿德丽娜被雇主虐待,导致她的多个器官衰竭,最终死于医院。 当温兹克呐喊这是奴隶现象,我们选择保持沉默。 可是,虐待女佣和奴役人们,在马来西亚是新鲜事吗? 还记得妮玛拉?法庭于2014年判雇主赔偿一万令吉给妮玛拉,原因是这对夫妇造成妮玛拉胸口、背部、手臂、头部、脸孔、嘴巴、鼻子和情绪上的伤害。 虐待从2004年开始。她的雇主用热铁棒炙伤她的胸部和背部。 我们目睹太多这样的案件。为了警告暴力虐待女佣的大马雇主,印尼政府已数次禁止输出女佣,但随后又撤销禁令。 在我国,数以千计的移民工人继续在奴隶般的环境工作。 非营利组织Verité在2014年的报告揭露,根据国际标准和大马法律,他们访问的501个大马电子厂工人中,28巴仙工人声称被强迫工作。 大马的劳动力有40%是移民工人,他们面对的不人道待遇包括劳动力被剥削、生活条件恶劣、自由被限制和常被骚扰。 我们不曾忘记,27岁的印度公民罗克斯.沙帕林嘉仓皇逃出黑社会的奴役控制。此事上了头条新闻。 他被监禁在砂拉越一间肮脏的工厂,被支付20令吉的薪金。 我们不只虐待家庭帮佣和移民工人,也逼害穷人、被剥削者和边缘群体如LGBT。 我们可以在联合国机构会议上撒谎,说公平对待LGBT群体,可现实却迥然不同与令人震惊。 去年,18岁的槟城少年T.纳温因伤势太过严重而去世。 一群男孩殴打和欺负他,说他“娘娘腔”,送院后他被确定脑死。 27岁的跨性女生莎米拉.克里斯南被冷血谋杀,此事震惊全国。 凶手砍伤她的手掌、手臂、头部和腿部被砍伤,然后朝她开了三枪。 但警方说这不是仇恨罪行。 我们的报纸刊登“如何界定同性恋”的清单,首相纳吉拉萨说同性恋是具威胁性的异端文化。 原住民的权利继续被践踏。政府以发展为借口,强行夺走他们的土地。若原住民捍卫土地权利,他们将面临暴力对付及被政府提控。 许多原住民无法获得医疗服务,他们的孩子无法获得教育。 如今,我们看到犯罪率不断攀升,包括针对儿童的性侵犯和虐待。 当外国的外交官说出事实,我们是否感到惊讶? 作为大马公民,我们何时会下决心反对这样的暴行?我们何时会争取我们和其他人的权利?我们何时才会像温兹克那样愤怒,团结一致停止不公正之事? 若我们不即刻采取行动,我们永远都不会做。当我们无法保护比我们不幸者,我们所有人必须对此负上责任。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