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留玛丽约瑟芬: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章瑛于2020年7月12日(星期日)发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吁请玛丽约瑟芬重归行动党大家庭】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今日呼吁玛丽约瑟芬回来行动党的大家庭,一起努力实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想。 妇女组全国主席章瑛吁请玛丽约瑟芬记得,她是行动党第一位女性锡克族州议员,极可能也是全国第一位民选女性锡克族代表。 玛丽约瑟芬这么多年來对党忠心耿耿,与党渡过最艰难的时刻,到处协助党參与的补选,是党内出色的监票员训练员,深受大家的尊重。 国内政治面对巨大挑战,行动党需要每一个领袖和党员并肩作战,而玛丽约瑟芬毫无疑问的仍然有能力为党及人民做出贡献。 行动党是个大家庭,与党内一起并肩作战的同僚不可能事事如意,重要的是勿忘初心。 在面对逆境时,沉淀心情,重新调整,继续以党的理念为斗争方向。 在过去两年,章瑛和玛丽约瑟芬多次深谈,了解她的处境和感受。 章瑛希望她留在党内克服这些在她这阶层的一些领䄂都会遇到的问题,因为出走并不能解决困难。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需要更多力量,玛丽约瑟芬是我们的力量的一部分。 平权之路仍远,我们吁请玛丽约瑟芬留下,与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章瑛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

感恩妈妈们对家庭,社会和国家的付出!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于2020年5月10日(星期日)发表的母亲节文告: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今年的母亲节势将笼罩在疫情的阴影下。自2月27日的新冠疫情大爆发后,行动管制令冲击劳动市场,企业为了降低疫情造成的经济影响,而实施减薪和裁员措施。 据马来西亚统计局指出,3月份就有61万500人失业,失业率是10年以来的最高记录,未来月份内估计可能会有更多人失业。职业妈妈或在家工作的全职妈妈有可能也面对失业的危机。疫情当前,政府应该制定一个政策协助职业妈妈或全职妈妈以确保能保持工作能力之余也能养家糊口。在未来的日子,适应新常态,取得家庭与事业的平衡。 行动管制令期间,家庭暴力事件有增加的迹象,因此,政府部门尤其是妇女部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必须协助受害者到相关单位去举报,帮组受害的妈妈和孩子先脱离苦海,再规划未来的生活。因为,家庭暴力是不正常的,这是犯罪! “一双摇篮的手,能撼动世界” 是被称为母亲的女人的力量。女性看似温柔,但能为社会和国家付出贡献。 2020年3月,马来西亚68岁退休护士长碧华(Biby Maideen)响应政府号召,归队医院加入防疫行列。对她而言,付出不仅限于捐钱或事物,但身为人,应该做你能力所及的。而对她来说,这是她可以贡献的。 每位妈妈都是碧华。妈妈是份24小时工作的职业,一样需要面对外界种种的压力和难题。无论对社会,事业和家庭,付出的贡献不逊于丈夫。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谨此向所有的妈妈致谢,特别是在前线抗役的妈妈们,感恩你们对家庭,社会和国家的付出!

国盟应广纳抗疫建议 落实“扣留替代方案”

投资在改善移民厅扣留中心以及为移民厅看守所的孩童落实“扣留替代方案”,以缓减我们的前线人员的负担,并在同时控制新冠肺炎簇群的爆发。 根据公共账目委员会在马来西亚国会里所发表的报告书,还有他们最近在马来西亚移民厅看守所的巡访,政府似乎迫切需要加快在第十一次马来西亚计划下所核准的全国各地所有五个移民厅看守所的升级工程。这些基础设施的提升包括移民厅官员还有这些看守所范围内的职员的居住地方。 除此之外,公账会也观察到在这些扣留中心里也有一名新生婴儿,以及其他孩童和他们的监护人。 很显然的,扣留中心并非是任何孩童成长的地方。 公账会其中一个观察就是移民厅缺乏经费购置治疗疥疮、肺痨还有今时今日的新冠肺炎所需的药物。 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最近也被禁止进入这些看守所,因为移民厅认为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卡向那些欠缺资格的外籍人士分发。 我们昨天录得2643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病例总数是537宗。卫生部总监丹斯里诺希山表示,倘若我们还不大力对抗这场瘟疫,我们可能会在3月前目睹单日新增病例最高达到8000宗的状况。 魔鬼总是藏在细节中,我们依然没有国内移民厅看守所里的确诊人士,还有这些确诊人士的组成部分,如男人、女人以及孩童的确切数字。 内政部在2020年11月30日在答复我的国会提问里说明,马来西亚移民厅扣留中心截至2020年10月26日共有756名孩童。其中351名伴随着他们的父母或监护人,其余405名都是独自一人。 这些扣留中心分布在砂拉越柏戈奴(107名孩童)、吉打柏兰迪(167名孩童)、吉隆坡武吉加里尔(121名孩童)、吉兰丹丹那美拉(73名孩童)。这些地方共有468名孩童,但其余的就没有记录。 这些没有记录的孩童当中可能有一些孩童新娘,他们大多数都没有身份证明文件,从而导致将他们分类记录的工作繁复琐碎。 民主行动党工作及劳工政策工作队已经研究公账会报告书,我们会特别关注在扣留中心里的难民议题,并针对如何共同协力控制这些看守所里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提出建议。 在希望联盟当政的时期,政府里存在着往为移民厅扣留中心里的孩童落实“扣留替代方案”的方向的协同工作。这项前瞻性计划将会涉及妇女、家庭及社区发展及福利部、内政部和移民厅,还有那些关注这个议题的公民社会组织,如此马来西亚才能在处理非法移民(“难民”这个字眼并不存在于政府的法律语言和法律里)上符合国际人权标准。 公账会也建议所有在移民厅扣留中心或看守所里的孩童重新安置在由反人口贩卖及反移民偷渡理事会所管理的安全屋里。 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必须能够参阅到相关文件,还有观察和核实任何有资格获得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卡的以难民身份来到的人士。 我谨此呼吁政府尽快展开和带领这样的计划。 普罗大众固然会对这场瘟疫的严重程度和每日确诊病例的增长感到极度紧张和日益焦虑,但移民厅扣留中心里一旦发现确诊病例,还有政府如何处理这些事务,以及政府要如何获得支援减少执法人员、我们的前线人员以及这些看守所里的扣留人士的感染病例,这些都是更大的问题。 我全力支持由46位显赫的医学专家向马来西亚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所发出的公开信里所表达的,对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目前状况的严正关切。 信里第8点写道“加快规管程序,以让疫苗施打能够在第一批疫苗抵达机场后尽早展开。驳斥新冠肺炎和疫苗的不实讯息有助于加强我们的人民对施打疫苗的同意。 除了优先为高危群体施打疫苗,政府也应该严肃考虑为移工施打疫苗,以保护我们的工业和难民社群,后者都是沉静的新冠肺炎爆发中央点。 疫苗的价格必须限制在,对那些在私人医院施打的每剂不超过马币100令吉,然后从这里延伸开来,快速检验盒的价格也必须限制在每盒不超过马币100令吉,如此才能确保这些疫苗和快速检验都能为大多数人所负担,涵盖面也广。” 政府必须结束它“政府无所不知”的自我表现,并开放自己接纳崭新想法和建议,与各个不同机构合作,这包括卫生部,以确保孩童和妇女不再留在扣留中心里,还有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以控制移民厅看守所里层层叠叠的簇群的风险,不让病毒传染到移民厅人员和他们的家属,还有扣留中心里的扣留人士当中。 卡斯杜丽巴托 峇都加湾国会议员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国际事务秘书 民主行动党工作及劳工政策工作队

在民主行动党的女性们: 与全国女性共勉 38妇女节

Q1: 妳认为行动党是一个尊重女性/没有父权主义的政党吗?   我认为行动党是个赋予女性权力的政党,不是个父权的政党。例如:杨美盈当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郭素沁当原产业部长、张念群当副教育部长、杨巧双当副妇女部长。无论从政策上、从政治参与机会上、从提拔上,行动党都是赋予女性权力的政党。       对的,我在DAP里感觉不到有任何歧视,让我觉得行动党是一个很特别的政党。以雪兰莪来说,16个DAP议员里就有5个女性议员,超过30% 了。可见行动党是真心却栽培女性和年青人的,而且也并不是盲目去培养,并不会滥竽充数,做做表面功夫。不会因为妳是女性就让你上阵博开明的形象,而是看你的能力去给你机会。       从整体来看看,行动党已经修改党章,在中委会保留30% 的位置给女性领袖,而且讲到做到,与时俱进。行动党的目标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每个人都是公平平等,这个也包括男女平等。与其他政党相比,行动党比较先进及尊重女性的政党。       Q2: 妳会推荐妳身边想从政的女性加入行动党吗?     会,不管男女都会。             当然会。我认为进入行动党会让一般的人更靠近这个社会、知道社会是怎样运行的,是让人学习的好机会。而我认为人都应该要跟社会有更多的接触,特别是女性。     我当然会推荐她们加入行动党!行动党绝对是一个尊重女性的政党。党给予我们很多成长及发掘潜质的空间,也提供很多服务机会和同伴支援给我们。 为此,我真的很感恩。谢谢我的选民们和我的政党民主行动党在过去超过十年的期间,愿意相信并栽培像我一样的年轻女性。与我一同在2008年当选的同志们 - 潘俭伟,哥宾星,刘镇东,张念群,努鲁伊莎,阿米鲁丁及聂纳兹米,周年快乐!最好的还未到来!   我每次都跟人家说 , 如果要参加政党,就参加行动党。你看行动党的女性比较有机会,可以做决定,可以进入领导的阶层。行动党在槟城是政府,而且行动党领袖做首席部长,所以我们槟州政府是受到很多女性团体的赞扬,包括由妇女领导的机构、NGO 等,有很多别州的女性领袖是非常羡慕我们槟州的女性,认为槟州政府非常有性别平等的观念。 所以我们吸引也一些女性领袖加入,就好像来自沙巴卡达山族的Jannie Lasim bang,她的其中一个考量加入行动党,就是她认为行动党在性别平等方面或议题都做得很好。所以我也希望有更多女性的加入,因为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在中央,然后一起把女性的议程推得更快。   Q3: 妳认为女性力量在民主(或政治)上能够起到怎样的作用?在38妇女节中,有什么话想与全国女性一起共勉?   革新和醒觉。因为大马还有许多保守的政策,当女性参与政治时,在保守的政策上有更多的发言,可以让更多人知道这些政策需要去纠正,因此可以带来革新和醒觉。这个醒觉是可以超越女性政策的,所谓的政治醒觉是人民开始可以理解并支持改善某些政策。 大家想想,如果有一天童婚被废除,社会将更加开明,或许最后大家可以接受女首相?大家或许不再以主流或保守的观念判断什么人该掌握什么职位,或什么人就不该掌握什么职位。大家会意识到一些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及政策或许是侵犯人权的。38妇女节,我希望全体妇女在疫情之下越挫越勇。     这次的38妇女节的主题口号是:“Choose to Challenge(选择挑战)”,挑 战 是 有 很 多 种 的 , 而我们就提出“选择女性领导”的概念。我希望在以后在各种领域都能有更多的女领导,我想让更多人知道:你想要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并不要因为妳是女生就自我限制,而且女性若要得到民主和自由,就必须要站出来争取,而不能一边想要民主自由,另一边却期望别人站出来帮妳争取,我觉得女生必须要好好定义自己的定位,而不是让别人去帮你定位,这些问题是所有女性都必须要去深层思考的。         女性不要自艾自怜自怨,不要一直在埋怨这个社会父权主义,时常都在要求特别的待遇,要有固打制。女性无论是从政、从商、女性都要尽最大的努力去表现,只要肯努力去表现,肯定有机会晋升高职和担任主管。女性不要自我设限,认为自己爬不上去,以及需要固打制。 我有时候听到一些女性说她们希望有特别的待遇,但是我个人认为如果一直沉溺在如此的思考方式,那我们就无法进步和长进。无论是踏入职场还是选择回归家庭担任家庭主妇,这些都是女性的个人选择。...

性别平等特辑 —— 章瑛:从政策改变,发掘女性领导

从性别平权的定义来看,章瑛认为,从前的年代,因受经济关系,男女受教育机会大不一样;但现在生育率比较低,经济也比较富裕,所以女生受教育机会就比较多,现今的大学女学生比例还比男生更多。   然而在职场的高层职位上,大部分仍然以男性为主,有钱人也以男性为主,包括在政坛上的重要职位或高位也由男性来做,可见社会上仍然还是让男性更有主导权,女性仍然缺乏机会,从而无法影响政策决定权。   这是因为从前重男轻女的年代导致如今有权有势又有钱的都是男性,现在的社会也还是笼罩在这样的阴影之下,因此我们才要女性固打制来扶持女性在将来的地位能有所改变。   因此槟州今年开始就落实槟城市议员和官联董事委任上要至少30%女性的政策,同时乡村及社区管理理事会(MPKK)也必须要有30%女会员。   章瑛表示,在每个选区也设立妇女发展委员会,15个委员都为女性;同时州议会里也要有足够的妇女代表。在将来,若大选没有足够女性代表,也需要填补到足够30%。   实行“女性固打制”并不是要完全偏袒女性,也不会为了达到30%人数就去乱选无能之辈来出任,而是要发掘有才华有能力的女性,让她们有机会、有平台去发挥所长,同时也向民众展现女性领导的潜质不会亚于男性。   章瑛说明,她们最终是希望在将来能够达到一个平衡的目标,即:40%为男性,40%为女性,剩下的20%则让男女公平去竞争,从而达到平等状态,如此在将来的市议员或州议员当中都不会有任何一种性别超过60%。   要达到这种性别平等竞争的现象是为了让人们无论男女都有机会发挥所长,并且都会努力去做好工作 ,而不会因为哪一方有优势就散漫下来,如此社会才能得到真正的进步。 别把未来栋梁给折了!   就禁止童婚课题,章瑛认为,其实现在某些人的思想还是很封建,比如:女性不能随意出门、女人是男人的私人财产等等物化女性的观念还是不在少数。这种观念若没有改变、没有把女性当作是人类的平等伙伴,是无法改变现状的。   此外,她认为宗教应该展现更开明的态度,毕竟一个小女孩要怎么成为他人的太太呢?她自己也还是小孩子。即使是16岁的少女也还未完成中学、还未过完青少年期就结婚、成为大人,如此对她的家庭和未来的孩子都可能带来不好的影响。   因此,章瑛认为,我国人民的观念应该要与时并进,才能照顾每一个孩子。虽然我们常说“孩子就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但我们却做了什么去保护我们未来的栋梁呢?在她还没有成为栋梁之前就已经被曲折了,还如何成为栋梁呢?我们需要有法律去保护我们的儿童,谁也不能跟小孩子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