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说前朝? 不,前朝才是关键!

"我们不想再听到前朝的问题!" 以上是很多网民都会说的一句话,这句话说出来后,感觉上他们都了解前朝的腐败造成今天经济上的伤害。 他们不愿意听,不是因为想要逃避,而是因为那已是过去式的问题。 是吧? 他们责怪现任政府还再前朝前朝的,是因为他们把手中的一票投给了希盟,那新政府就得赶紧把经济搞好。 是吧? 搞好经济不是靠口号,而是务实的带着国人向前行,问题是如何向前? 债务重组,新政府一上台马上就进行了重组规划工作,但是单单一马公司所欠的利息就足以让我国财政不能透气。 节省开销,新政府减少公务员的计划正在进行中,然而减少各项津贴,也是其中一项需要考量的选项。 增加外资,我国迫切需要外资进军我国,所以新政府才会努力的进行改革,例如新闻与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反贪独立,再加上财政部到访各国设立各国财政部的特别管道,让外资更容易进入我国。 前朝所造成的破坏需要新政府修复,可是马华等一众网上枪手无视前朝破坏的力度,迫不及待的责怪新政府重整经济的工作缓慢。 新政府一边大力地赶工修复前朝遗留的祸端,另一边则需要咬紧牙关地为经济把关,希盟不断地告诉人民,改革需要时间,这一切的破坏源自前朝,新政府则是扮演修复的工作。 或许大家都心里明白祸源,但是大部份都中了网上枪手的异论,变得不体谅新政府所面对想像之外的破坏程度,这就是为何新政府在执行重新规划的工作当兒,也不断地提醒大家勿忘前朝为国家带来的破坏。 马来西亚前景是灰是彩,不只是看希盟如何执行,而是要靠大家一起前行;再好的政策但没人跟随,那就只是纸上谈兵。 最后还是那句,说的人可以天马行空、可以飞天遁地,可是做的人却需要一步一脚印的埋头苦干。 大家为这片土地祈祷吧,只要信念一​​至,我们的明天会变得更美好。 ~ 黎潍裮 行动党雪州组织秘书

极端声音导致政府倒台 刘镇东:希盟需坚守中间路线

刘镇东:希盟分裂倒台全因极端声音作祟 民主行动党策略家刘镇东指出,两个月前正是“极端的声音”导致希望联盟垮台。 这名前国防部副部长告诉《透视大马》,在第 14 届全国大选赢得联邦政权后,希盟未能坚持自己的说辞。 他说:“我们原本站在中间位置,但被各因素分化了。” 他说,很多大马人容易受到种族框架的影响,而希盟领袖则努力应对及处理。 希盟垮台至今已两个月,而新的国民联盟政府则背负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病的重担,让前领导人有时间反思哪里出了问题及如何东山再起。 刘镇东也谈及导致希盟政府不到两年垮台的政治危机时投向行动党的指责。 访问摘录: 问:在发生了导致希盟倒台的政治危机后,如今有什么正面的发展? 刘镇东:那是首次有国阵以外的人执政中央,虽然时间不够,但这一些人学习如何管治,这期间也足以让他们的受欢迎程度增加、了解政策及与民会面。 虽然我们现在已离开政府体系,但你有一个曾执政中央的反对党,这是资产。 人民也了解到他们的民主空间可以这样被剥夺。 我们经过多年斗争,在2018 年 5 月 9 日所拥有的民主,可以在一夜之间被剥夺。旧体制可以在未经选举下卷土重来。 我希望这些有助于加强整个世代要看到大马成为一个民主及干净政府的决心。所有人都要想清楚,这不仅仅关于我们执政,而是建立一个永久的民主制度。 希望看到这个成果的人必须自问,他们如何在下一轮赢得 140 个席位。 这不再只是关于胜利的问题,而是如何创造民主浪潮。政党、民间社团及年轻人都必须考虑这个问题。 问:你如何克服种族政治? 刘镇东:我们赢得执政权后未能坚持希盟的论述。希盟没必要与马华比较有更多华人,或与国大党比较有更多印度人,以及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比较有更多马来人或伊斯兰。我们必须处在中间路线,但我们被很多因素分化。 我们必须面对言论自由、假新闻及许多大马人仍容易受种族框架影响的问题,而我们的领袖也必须努力回应各方,最终我们在中间路线上分化了。 如果我们要回来,就必须教育自己,只有站在中间路线,我们才能打败其他人。我们必须告诉我们的支持者与领袖,我们不会在种族政治上竞争,而是建立一个可以赢得 140 个席位的中心。 问:行动党在中间路线吗? 刘镇东:行动党正在努力。曾有一段时间,伊党也扮演主张温和政策的政党角色。在法兹尔诺与聂阿兹的领导下,曾试图带领伊党迈向中庸之道,但最终因哈迪阿旺派系太强大,进而衍生了诚信党。 行动党建立在多元种族政党的基础上,且应该在经济上为大多数人服务,这也是支撑行动党的基本理念。 这些年来,行动党最高领导人一直非常明确地奉行联盟政策与策略。我们不是以一个政党而是一个联盟加入其中。但我们的对手却把我们挑出来,我们也有领袖觉得他们必须在边缘竞争。 作为一个政党,行动党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加中庸。 问:大多数声音没反映这一点? 刘镇东:我们是这样被投射的。我们的对手想证明行动党是一个极端政党。 当然,有人陷入其中,也有人这么做以引起注目。但是,如果你看看我们的核心领导层,它致力于希盟,以及致力于为大家塑造马来西亚的理念。 过去两年,有人致力于提升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之间的温度。尽管有人为此屈服,但核心领导认为我们应该处于中庸位置。 问:你如何定义中间路线(centre)? 刘镇东:我们没有要和马华、国大党或巫统与伊党竞争。从选举的角度而言,只有中间派可以赢得这个国家的政权。从一开始,2019 年初始,巫统与伊党就不再追求选举策略,而是不惜毁掉一切策略。 问:行动党从此事中学到什么? 刘镇东:行动党已被妖魔化很长时间了。去年 10 月,希山慕丁(前巫统副主席)已试图呼吁解散行动党及诚信党,以组建一个支持大马民族的政府。 行动党的原罪是为安华达成法定人数。这也是为何行动党成为目标。行动党支持在 2017 年 1 月达成的过渡构想。 因此,他们认为剔除行动党与诚信党,安华将无法要求担任首相职。这是引发其他挑战的基本问题,而种族问题也被加入其中,使到行动党变得非常糟糕。 但这一切的起端是源自于高层的不信任。 进入下一轮,我们要建立信任及认同的立场。不止在民族政策,还有经济问题上,与人民建立联系以向前迈进。 问:土团党将“分手”原因归咎于行动党。行动党领袖是否扮演任何角色加强这种叙述? 刘镇东:中央领袖意识到有需要走向中间路线,但当你每天被攻击时,你会作出反应。在马来人方面,我们面对指控说行动党与(秘书长)林冠英主导政府,而在非马来人方面,我们却被指控保持缄默,但其实两方都错了。 在每日的斗争中,并非所有人都一致的。有时候我们处于压力之下而陷入对手的圈套,我们的领导陷入种族框架中,我不否认有这样的例子。 那个马来政党(土团党)也陷入种族框架。我们被极端分子拆散了,最终我们成为半届政府。 这是所有人的教训。为了国家向前发展,我们必须回来看看如何建立民主制度,基层领袖如何提升媒体素养而不是掉入假新闻与种族框架的圈套。 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必须面对的挑战。我们必须问如何了解彼此。我们是否把马来人、华人、印度人视为单一,这是种族框架。 我是在烈火莫熄时代开始我的政治生涯。1998 年 9 月 20 日,在首相官邸前示威时,我们被水砲车镇压。 当时,只有...

早知今日疫情,何必当初政变?

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于日前所发推文的“建议”,让来自诚信党的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继续留任,直到新冠肺炎危机解决为止。 此建议极不厚道并有“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之嫌,同时更曝露“国民联盟”内竟毫无可用之才来压制目前开始不受控的疫情大爆发,实在令人感到遗憾之极。 再者,安努亚也表示“与其忙著散播假消息与诽谤,不如深入了解人民的意愿。”;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变相承认过去一直以假消息与诽谤希盟政府,并且枉顾人们的意愿来组成后门政府呢?这个问题恐怕只能让巫统与伊党自己自圆其说了。 既然巫统认为,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最佳卫生部部长,为何居然选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与叛徒策划政变,谋夺了希盟的政权,导致努力抗疫的祖基菲里无端端变成前任? 如今,疫情开始不受控,这个烫手山芋,巫统不愿接、伊党不敢接、马华和土团又没资格接,就想把前卫生部长找回来,是不是至少也应该先向祖基菲里道歉呢?为自己在局势动荡期间,没有帮忙还添乱不少,安努亚应该先向祖基菲里与人民道歉才对! 然而,安努亚却说他是在“给机会祖基菲里控制新冠肺炎至疫情结束为止”。此言实在令那些为国家付出与牺牲自己安康的卫生官员感到心寒,根本就只是当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口罩!疫情过了就可以丢了?连卫生部长的遭遇都如此坎坷,叫底下的官员如何相信目前的政府会真正体恤他们的辛苦? 不过,无可否认,目前疫情愈发严重,加上超级传播者已出现的情况底下,马来西亚的确不可再任由卫生部正副部长都悬空的情形继续下去。 我们虽然严厉谴责后门政府为夺权而枉顾人民安康,在疫情肆虐期间,以各种阴谋诡计地发动政变;但仍希望他们现在真的能够以民为重,尽快安排合适人选出任卫生部长一职。 马来西亚本就具有良好医疗设备与丰富抗疫经验的医护人员及卫生部官员,但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也难以发挥真正作用。 希望现在的执政“联盟”,投入真正的“救国”工作,而不是想着如何利用完他人后就一脚踢开。  

赋权县市议员 推动地方善政

来自全国各地的民主行动党县市议员聚首在布城帝盛酒店,出席1月5、6日为期两天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县市议员干训营,以提升县市议员在地方政府事务方面的知识,也透过槟州、雪州10年地方治理的经验分享,为新科县市议员带来启发,赋权他们推动地方善政。 除了42位国会议员和119位州议员,民主行动党在全国8个希望联盟执政的州属共有450位县市议员。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在致欢迎词时提醒,在场的县市议员扮演着民主行动党最先与选民接触的前线人员。民主行动党县市议员并非只是为华裔、巫裔或印裔单一族群社会服务,而是以服务全民为己任。 他举例,不管任何族群,任何摩多车骑士都会受到路洞问题的威胁。交通拥挤、公共卫生等也是全民面对的问题,并非任何单一族群专有。民主行动党县市议员必须确保地方政府拟出让全民有感的政策。 刘镇东指出,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马来西亚是个高度城市化的国家,2017年国内的城市人口高达75.45%,远大于世界城市人口的54.83%。我国几个主要城市的地方政府更掌握数亿令吉的财政预算,足以推动许多良好的地方政策。 民主行动党元老暨资深国会议员林吉祥为干训营主持开幕,并在致词时给了450位县市议员两项重要的任务:第一,持续坚守党的原则,并致力于推动选举与制度改革,为马来西亚社会建立廉政文化;第二,促进族群之间的理解、包容、团结与和谐,为我们的下一代建立更好的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暨槟州首长曹观友则在致闭幕词表示,地方议会是让党员实践施政理念的重要平台,过去槟州、雪州的地方议会也栽培了许多杰出的政治领袖,包括现任副部长、州行政议员及国州议员。   威省市议员出身的现任青体部副部长沈志强也是干训营的课程主讲人之一。沈志强分享过去担任市议员的经验,并举出了地方政府可以有效改善市民生活的案例。他强调,城镇是带来政治改变的大平台,县市议员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把希望联盟的善政带给地方上的每一位马来西亚人民。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  

大联合政府违背民主原则 希盟支持安华为相

根据代理首相敦马哈迪欲组成大联合新政府的举动,我们在多方深思熟虑后,决支持安华为首相。 大联合政府的提议虽看起来好像一片和好和谐,实则却是违反了民主原则。 我们相信在执政党与反对党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滥权、贪污等陋习才能被控制。 若国家呈现零反对党状况,制衡机制将不复存在,同时,首相则会被赋予过大的权力,可绕过政党,任意地委任官职,严重破坏国家民主,这对于人民来说又怎么会是好事? 况且,若我们接受大联合政府,就意味着我们也需接受盗贼统治的巫统、保守派的伊党和叛徒阿兹敏的加入,无疑就是变相接受并成为后门政府的一员,这完全违背了民意,也不符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更是整个希盟都不能接受的。 若敦马哈迪真已放弃希盟,转而组大联合政府,也是违背了509人民投选希盟的委托。 为此,希盟愿支持安华为第8任首相,因这本来就是希盟当初的竞选宣言之一,也是人民的愿景之一。而安华原本就早已与敦马哈迪协议将在今年年尾交棒,但因小人作祟而导致如今政局纷乱,那希盟愿继续紧守当初的宣言,就是支持安华为首相。 尽管,我们深知这一支持或许会导致目前政治破局,被逼面对解散国会的风险,而劳民伤财地举行闪电大选;甚至希盟可能会因此而失去政权,但我们不能如组后门政府的那帮无耻之辈那般眷恋权力而违背原则,我们无惧再次成为反对党,却绝无法把民主精神当作政治筹码,典当给盗贼与叛徒。  

希盟土团党民兴党联合声明: 将尽力恢复人民委托重掌政权

  希望联盟、土团党以及沙巴民兴党于2020年5月17日发表联合文告: 在野党阵营领袖针对最新政治局势,包括5月18日国会的立场。 希望联盟、土团党与沙巴民兴党的最高领导在今日完成一场主要针对5月18日所举办的国会,在野党阵营所该持立场的会议。 此会议由国会在野党领袖暨希望联盟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所主持。 在会议上,我们一致同意以最强的决心及努力,去恢复人民的委托与授权,以重新接管政府。 这是因为丹斯里慕尤丁无法在明日的国会中证明其拥有多数议员的支持,造成其政府失去合法性。 此外,会议中也提及,丹斯里慕尤丁为了得到国会议员们的支持,而试图透过委任国会议员为部长级特使以及执掌官联企业,不但是一种不良行为,更让希望联盟过去22个月所开始实行的体制改革都前功尽弃。 同时,我们在会议上也认为,从牵涉在一马公司案中的理查阿兹(Riza Aziz)被释放的结果来看,这是一种信号,显示未来其他涉及严重贪污大案的政治人物,也将会以相同的方式来解决。 另外,会议中也讨论了数个已经新成立的部门。这些新部门的预算,其实都从未在国会中提案过,更没有受到国会审查或批准通过,这无疑是违反程序,新部门的预算也将引起诸多问题。 会议也一致认同,丹斯里慕尤丁宣布的2600亿振兴经济配套,至今也还未在国会中提案及通过,国会必须允许人民代议士在国会中辩论与检视这项计划,以减少该援助计划的纰漏。 我们也同意,国会是重要的民主机制,首相必须在此被检视有足够的支持与否,同时法案及民生问题也要在此被讨论、辩论与通过。 因此必须让国会运作如常,以确保监督与制衡都不受限制。 我们也对5月18日国会宣告不议事,只有国家元首御词环节深感不满,并再次重申立场,国会必须恢复正常,以加速解决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拿督斯里安华 人民公正党主席 在野党领袖 末沙布 国家诚信党主席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敦马哈迪 土著团结党主席 拿督斯里沙菲益 沙巴民族复兴党主席  

阿兹敏—— 史上最不知耻的叛徒

前经济部长阿兹敏这几天忙碌地穿梭在五星级酒店里与他“新交”的“好朋友们”(包括巫统、伊党、马华等)吃饭、商讨如何搞他最想要的后门政府。 当全球都在苦恼着因为肺炎疫情不退所面临的经济寒冬期时,马来西亚也急需经济振兴政策以度过难关,帮助中小企业此恶劣环境中能继续站得住脚。然而,我们曾经的经济部长阿兹敏对救国救民救经济全都没有兴趣;他只对“后门”有兴趣,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震惊全国的政变行动,逼迫马哈迪不可交棒于安华,并与他和其他10只从公正党跳出来的青蛙,还有巫伊组成新联盟来推翻希盟政府。 其实人民早就厌倦政治恶斗,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更希望的是能够全国齐心守经济;而阿兹敏身为经济部长,不搞经济,反而全都丢给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只专心一致搞叛变!而且,事后竟还能大言不惭地高喊“自己不是叛徒”?深感阿兹敏的厚脸皮都能够挡子弹了。 说到底,阿兹敏为什么有经济不搞,要搞政变呢?因为在他心里眼里根本都没有人民,而只有他自己的政治事业。对于他来说,如果马哈迪真的交棒于安华,那么他的野心就无法实现;这对阿兹敏来说,才是头等大事!人民的生死?人民的托付?人民的信任?他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或许阿兹敏曾经也有过良心,但为了权与利,在过去几天里,他已典当了一切政治原则,背叛自己的政治盟友,出卖支持改朝换代的选民,算是完全丢弃了他做人的良知了。 阿兹敏的叛徒行为固然重创了希盟政府,但受害最深的还是选民。民主行动党在此对阿兹敏的一切行为深表不屑与不齿,也望民众能够看清这位忘恩负义、卑鄙九流的政客嘴脸。 (目前最新进展,前朝国阵突弃阿兹敏的后门,要求重新选举。叛徒变弃子了。)

60名行动党议员各捐1千 呼吁民众支持《当今大马》

对《当今大马》及全国的媒体从业员而言,今天是令人沮丧的一天。 《当今大马》在我国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了第四权的重要角色。公正不阿的监督民选议员,确保执法单位在媒体的监督与制衡下履行职责。 为了表示我们对《当今大马》的支持,60名行动党国州议员个别捐出1,000令吉予《当今》。 与此同时,行动党也将捐出一万令吉给予《当今》。捐款总数为7万令吉。希望其他热爱民主的朋友可以一起响应。 有意捐献义助者,可将您的心意汇款至“挺当今大马基金”: 银行户口名称:Mkini Dotcom Sdn Bhd 银行户口号码:马银行 514253516714 (Maybank) Swift Code: MBBEMYKL 银行分行地址:Dataran Maybank, Level 1 Tower A, Dataran Maybank, 59000 Kuala Lumpur. Lim Guan Eng, Bagan MP Tan...

别让极端主义死灰复燃 希盟在丹绒比艾需反败为胜

别让极端主义死灰复燃 希盟在丹绒比艾需反败为胜 民主行动党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在2019年11月12日的丹绒比艾补选政治讲座中呼吁丹绒比艾选民确保希望联盟在这场补选中可以反败为胜,拒绝国阵候选人及抗拒盗贼统治的死灰复燃,以更强大的耐力及毅力让马来西亚成为一流的廉正国家,并强调这是一场持久的战役! “希望联盟政府不是完美的政府。我们走错了一些步伐也犯下一些错误,但是我们愿意修正。”林吉祥这么说道。 此外,林吉祥也在这场演讲中强调:伊党、巫统及马华所组成的“全民共识阵线”并非是为了与希盟竞争哪一个联盟拥有更好的政策来让马来西亚变得更好,而只是想着破坏希盟政府,却毫无提出任何可以改善马来西亚的建议。更甚的是,他们依然与已被法庭宣判表面罪名成立的国家盗贼为伍。 而前首相纳吉甚至还在霹雳州的仕林河(Slim River)一场活动上放话说丹绒比艾补选将会是国阵在15届大选重新掌权的重要一步。由此可见,丹绒比艾选民尤其是身在外地的选民,这次要响应希盟的“紧急呼吁”,让希盟在败局中可以反败为胜,用人民的力量及手中的选票来证明给国阵看,2018选民已经做出了历史性的决定,那就是不要巫统、伊党及马华组成的联盟可以重掌布城。 再来,若是希盟在这场选举吃下败仗,也会意味着巫、伊、马华三党在过去以种族、宗教极端主义、谎言、假新闻及仇恨言论这些招数可以有效影响选民,往后他们更会加大力度强化这种模式来赢取政权。而我国将陷入无法摆脱这些手段且无法走向全民中庸的新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