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债务增加为内阁一致决定 林冠英:要查我也需查慕尤丁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3月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若想要凭着他的虚假指控对我展开调查,那他更应该也调查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是否有无滥权。莫哈末哈山蔑指我需要为我国政府增加直接债务、变卖国家及朝圣基金资产负责。 国家资产的出售并不是属于财政部的管辖范围,这是国库控股的决策,我完全没有牵涉,因为我根本不是国库控股的董事之一。即便是国油也不是在财政部的管辖范围之下。   任何政府直接债务的增加是由内阁一致通过的,若我必须接受调查,那么丹斯里慕尤丁也必须要接受调查,因为他也是批准政府直接债务增加的内阁成员。   此外,政府直接债务的增加,乃是因为必须延续由国阵政府先前发起的基础设施项目,另,希盟政府也拒绝跟着国阵的错误做法,即将这些政府债务中的一部分隐藏在表外融资中。对于莫哈末哈山一贯地以巫统式的谎言指责我,要我对朝圣基金局的财务危机负全责,只是在意图鼓吹种族情绪。 首相署时任部长拿督斯里慕加希确认他是朝圣基金的负责人,而我没有参加其中的任何会议或作出任何与朝圣基金有关的决定。我所扮演的唯一角色是支持政府挹注将近200亿令吉来拯救朝圣基金。然而,最后朝圣基金的所有失误都揽到我的身上。 撒谎一直是巫统文化的一部分,当莫哈末哈山明明知道我不是决策者时,仍以我为目标极尽所能的攻击,这表明巫统和国民联盟根本无意团结我国,反而继续依靠种族和宗教情绪来分裂国家。 显然,与国盟不同,希望联盟是唯一一个试图代表所有马来西亚人,并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工作的执政联盟,无论其种族、宗教、背景或来自哪里。 林冠英

国盟政府必须展示政治决心 应对酒驾课题

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国州议员于2020年5月27日所发表的联合文告: 国盟政府必须展示政治决心,应对酒驾课题。  1. 2020年5月26日媒体报道,关丹发生一宗酒驾致命车祸,这也是行管令施行以来第二起惨剧。首宗酒驾致命车祸发生在本月初,受害者就是已故警察伍长沙夫万(Safwan Muhammad Ismail)。 2.通过前交通部长陆兆福同志,希望联盟政府已经公告将修改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来加重酒驾的刑罚,包括终身吊销肇事者的驾照。希盟原本就要在今年国会期间提呈修法,展现解决问题的政治决心。 3.不幸的是,我们没看到国盟政府展示同样的意愿。以往在野的国阵和伊党大肆炒作酒驾课题,然而在执政后没有将此列为首要议程,包括推动修法议程,然而他们只在分发交通部网络民调表格,仅仅建议成立一个内阁特别委员会。 4.由此,我们促请国盟政府展示政治决心,并且尽速召开国会以寻求通过。 联署人: 苏建祥 金宝国会议员 沈志强 大山脚国会议员 刘强燕 南兰国会议员 陈泓缣 亚庇国会议员 黄书琪 居銮国会议员 俞利文 古晋国会议员 冯晋哲 沙巴青体部长兼路阳州议员 阿鲁古玛 掌管人力资源、畜牧和非伊斯兰事务森州行政议员兼汝来州议员 张玉刚 彭亨丹那拉打州议员 艾德里 雪州杜顺大州议员 沙迪斯 槟州峇眼达兰州议员谢奥马 柔佛巴罗州议员郑瑞隆 吉打哥打达鲁阿曼州议员 林怡威 雪州甘榜东姑州议员 雪芙拉 彭亨吉打里州议员 魏子森 槟州彭佳兰哥打州议员 李俊杰 槟州浮罗池滑州议员 郭子毅 甲州爱极乐州议员 莫哈末沙基尔 社青团全国副团长 沙立占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政治秘书

谴责马大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 社青团:政府应立法防治性骚扰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于2020年7月19日发表有关性骚扰的文告: 日前,马大新青年与马大学生会踢爆校方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据悉,不少学生被同一名讲师性骚扰,但校方却只将狼师草草降级了事。 当判决生效时,狼师已届退休年龄。校方的​​判决书根本无法伸张正义,也无法还学生一个公道,如同废纸。 在国外,#MeToo运动如星火燎原,越演越烈,性犯罪幸存者纷纷挺身而出,指控加害者,揭开父权社会的遮羞布,将权力结构不平等导致的性犯罪摊开在太阳底下。 难过的是,因为民风保守,保护机制不完善,社会舆论压力,幸存者不愿被”victim-blaming”等因素,#MeToo运动效应并未在马来西亚掀起涟漪。 但这位勇敢的马大生却无惧社会压力及眼光,挺身而出,指控位高权重的讲师。 遗憾的是,马大校方却选私下了结,让马大校方成为校园性骚扰者的共犯。 性骚扰案件在马来西亚校园屡见不鲜。 2019年,私立大学讲师利用社交媒体发出性骚扰信息予同事与同学; 2018年东马大学保安员闯入校园宿舍房内,强行撕破一名18岁女生的衣物,试图强奸女学 生; 2017年,也在马大,2名日本及台湾学生被国际学生性骚扰,但管理层却指示学生撤回报案。 2011年,理大的研究显示75%的大学生曾被性骚扰。 这些只是浮上台面上的报道,被扫进地毯里面的数据相信更为惊人。 一个一个海量数据的背后,我们的大学学府似乎没有从这些血淋淋的案件中吸取教训。 因此,我们做出以下呼吁: 1. 马来西亚各大专应设立校园性侵害性骚扰或性霸凌防治准则。 虽然马大已有类似准则,但却未被认真执行。 在2017年,马大学术职工会就曾抨击校方在处理性骚扰案件时,并未遵从准则。此外,校方处理性犯罪的手法也必须更细腻,更照顾幸存者的感受。 英国大法官Lord Hewart说过,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undoubtedly seen to be done。 正义必须获得伸张,并且必须让㆟看到正义获得伸张。案件审讯过程应该让人感到合理和公正。 在此案件当中,接近一年的时间里,诚信委员会并未通知学生关于判决或调查进度。不但漠视受害者的知情权,也让受害者感觉不到校方采取行动的诚意。 2. 内阁需向国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 国会需通过性骚扰法令,以一个独立的法案,更针对性地处理性骚扰问题。 现有的《刑事法典》并未明确定义性骚扰,也未构成指出性骚扰的行为,法条过于广泛,难以将嫌犯入罪。 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曾表示,在今年三月,内阁将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但后门政府上台之后,未见任何立法的决心。 若后门政府的确如阿莎丽娜所说的关注性别课题,那就应该积极通过《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这样比劝诫人妻们角色扮演小叮当,更有效地促进性别平权。 最后,我们声援这名勇敢的大学生,希望公义最终得以彰显。 此外,任何在校园内受到性骚扰或性侵犯的大学生,如需要任何援助,可联络社青团。  

别让极端主义死灰复燃 希盟在丹绒比艾需反败为胜

别让极端主义死灰复燃 希盟在丹绒比艾需反败为胜 民主行动党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在2019年11月12日的丹绒比艾补选政治讲座中呼吁丹绒比艾选民确保希望联盟在这场补选中可以反败为胜,拒绝国阵候选人及抗拒盗贼统治的死灰复燃,以更强大的耐力及毅力让马来西亚成为一流的廉正国家,并强调这是一场持久的战役! “希望联盟政府不是完美的政府。我们走错了一些步伐也犯下一些错误,但是我们愿意修正。”林吉祥这么说道。 此外,林吉祥也在这场演讲中强调:伊党、巫统及马华所组成的“全民共识阵线”并非是为了与希盟竞争哪一个联盟拥有更好的政策来让马来西亚变得更好,而只是想着破坏希盟政府,却毫无提出任何可以改善马来西亚的建议。更甚的是,他们依然与已被法庭宣判表面罪名成立的国家盗贼为伍。 而前首相纳吉甚至还在霹雳州的仕林河(Slim River)一场活动上放话说丹绒比艾补选将会是国阵在15届大选重新掌权的重要一步。由此可见,丹绒比艾选民尤其是身在外地的选民,这次要响应希盟的“紧急呼吁”,让希盟在败局中可以反败为胜,用人民的力量及手中的选票来证明给国阵看,2018选民已经做出了历史性的决定,那就是不要巫统、伊党及马华组成的联盟可以重掌布城。 再来,若是希盟在这场选举吃下败仗,也会意味着巫、伊、马华三党在过去以种族、宗教极端主义、谎言、假新闻及仇恨言论这些招数可以有效影响选民,往后他们更会加大力度强化这种模式来赢取政权。而我国将陷入无法摆脱这些手段且无法走向全民中庸的新马来西亚。

郑丁贤盲目跟随国盟歪曲事实 看不到说不得听不到人民问题

回应《星期天拿铁》专栏 本办公室想要针对贵报副执行总编辑郑丁贤在专栏中对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偏见做出回应。本办公室对郑丁贤蓄意歪曲事实的不专业行为,指控林冠英涉及捐献槟州200万剂疫苗事件,深感遗憾。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予本月25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指联邦政府拒绝州政府接受疫苗捐献的申请。曹观友说,卫生部是在3月12日通过书面方式拒绝了州政府接受疫苗捐献的申请。他也提及州政府早前提出的自行购买疫苗要求亦不受联邦政府理会。随后,曹观友邀请林冠英针对他披露的内容,发表一些言论。从新闻发布会的直播录像可看到这一幕。 当全国冠病免疫计划协调部长凯里指提出献议捐献疫苗的公司,是一家不存在的公司时,曹观友对此提出异议,并要求该公司做出解释。曹观友也指州政府将全力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 在林冠英发表的文告中,林冠英指他将等待槟州政府核实疫苗捐献事件。该公司是向槟州首席部长献议捐献疫苗,而不是林冠英。这也是槟州总警长沙哈布丁在今天发表的文告中,并未提及林冠英的原因。 然而,郑丁贤却盲目的跟随国盟攻击林冠英的政治宣传论点。这与郑丁贤早前攻击林冠英的谎言并无不同。当时他在专栏中指林冠英受委为财政部长时,林冠英腔调他不是代表华人,尔后发生了爪夷文风波。但实际上,爪夷文是由前朝国阵政府推行的。郑丁贤断章取义,颠倒是非,没有完整报道林冠英的言论。根据记录,林冠英当时是指他并不以华裔自居,而是以马来西亚人自居。他要腔调的是,我们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 我国过去四天,每天的新冠确诊病例皆破6000宗,人民渴求取得疫苗来保护他们,以免感染新冠病毒或其变种病毒。人民对疫苗的渴求,应促使国盟联邦政府立即批准州政府可自行采购疫苗或接受疫苗捐献的献议。 这是关于人民的主要问题,但是郑丁贤却看不到、说不得和听不到。联邦政府应立即批准所有州政府可自行采购疫苗或接受疫苗捐献,以保护人民。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

别再说前朝? 不,前朝才是关键!

"我们不想再听到前朝的问题!" 以上是很多网民都会说的一句话,这句话说出来后,感觉上他们都了解前朝的腐败造成今天经济上的伤害。 他们不愿意听,不是因为想要逃避,而是因为那已是过去式的问题。 是吧? 他们责怪现任政府还再前朝前朝的,是因为他们把手中的一票投给了希盟,那新政府就得赶紧把经济搞好。 是吧? 搞好经济不是靠口号,而是务实的带着国人向前行,问题是如何向前? 债务重组,新政府一上台马上就进行了重组规划工作,但是单单一马公司所欠的利息就足以让我国财政不能透气。 节省开销,新政府减少公务员的计划正在进行中,然而减少各项津贴,也是其中一项需要考量的选项。 增加外资,我国迫切需要外资进军我国,所以新政府才会努力的进行改革,例如新闻与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反贪独立,再加上财政部到访各国设立各国财政部的特别管道,让外资更容易进入我国。 前朝所造成的破坏需要新政府修复,可是马华等一众网上枪手无视前朝破坏的力度,迫不及待的责怪新政府重整经济的工作缓慢。 新政府一边大力地赶工修复前朝遗留的祸端,另一边则需要咬紧牙关地为经济把关,希盟不断地告诉人民,改革需要时间,这一切的破坏源自前朝,新政府则是扮演修复的工作。 或许大家都心里明白祸源,但是大部份都中了网上枪手的异论,变得不体谅新政府所面对想像之外的破坏程度,这就是为何新政府在执行重新规划的工作当兒,也不断地提醒大家勿忘前朝为国家带来的破坏。 马来西亚前景是灰是彩,不只是看希盟如何执行,而是要靠大家一起前行;再好的政策但没人跟随,那就只是纸上谈兵。 最后还是那句,说的人可以天马行空、可以飞天遁地,可是做的人却需要一步一脚印的埋头苦干。 大家为这片土地祈祷吧,只要信念一​​至,我们的明天会变得更美好。 ~ 黎潍裮 行动党雪州组织秘书

玻璃市纳闽因行管令推迟州选 两州皆无竞选共组州委会

民主行动党组织局秘书伍薪荣于2021年5月19日(星期三)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组织局秘书伍薪荣宣布,民主行动党玻璃市州委会以及纳闽州委会因为行管令的规订无法如期召开州代表大会而被迫展延。 行动党纳闽州委会及玻璃市州委会原订于本月22日及30日召开代表大会,然而却因行管令而推迟。 他表示,两个州委会皆没有竞选,个别的代表共同协商下达致共识,以无竞选的姿态共组州委会。 伍薪荣表示,虽然行动党在过去在这两个州都还没赢下任何议席,但是党员们都在各自的地区努力的服务选民,希望可以争取更多的选民支持,在来届大选为希盟贡献议席。 他说,基于党的团结以及迎战全国大选的目标,所以两州代表一致同意做出这项决定。 由于目前面对肺炎的疫情的挑战,而且目前政局的不稳定可能随时迎来全国大选,所以代表们希望可以以团结一致的团队来迎战全国大选。

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展延 陆兆福:行管令结束后再确定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于2021年6月16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总部已在2021年6月11日接获马来西亚社团注册局总监加斯里卡欣有关民主行动党要求展延全国党员代表大会的回函。 根据该信函,马来西亚社团注册局决定,在行动管制令(PKP 3.0)实施期间,所有注册社团包括政党的年度代表大会都必须展延进行。 社团注册局也要求我们在全面封锁期结束後,提呈新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召开的日期,以及依据标准作业程序进行。 因此,我正式确认,原定于2021年6月20日(星期日)举行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展延举行。 民主行动党全国党员代表大会进行的日期,唯有在政府结束行动管制令之後才能确定。 陆兆福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 2021年6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