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行动党强烈反对查禁董总建议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 2019 年 8 月 13 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不同意董总是种族主义的组织。为了扮演好维护华教的角色,董总遭到批评与谴责,但是董总从来不曾威胁其他大马子民的权利与人身安全。相反的,董总尊崇马来文作为国语的联邦宪法地位,同时可以自由学习其他语言。 联邦宪法第 152(1)条文列明“马来文是国语”。第 152 条(a)项与(b)项也列明没有阻止学习任何其他语言,无论是联邦或州皆都保障这一点。 虽然我们有权力反驳或反对董总的主张,这是民主所拥有的言论自由权力,也就是“我可能不同意你所说,但我誓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但同样的,这项民主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力不应该用以威胁或伤害不同意见者。有鉴于此,行动党强烈反对任何查禁董总的提议。 敦马哈迪自去年受委任为首相,就广纳言论自由的方式,只要没有人因言论自由而受威胁,影响公共秩序或受到谎言所害皆可。不像前首相,敦马甚至下命令不可以因为有人批评首相而遭逮捕或提控。因此,行动党相信首相并无意要查禁董总。 林冠英

别让极端主义死灰复燃 希盟在丹绒比艾需反败为胜

别让极端主义死灰复燃 希盟在丹绒比艾需反败为胜 民主行动党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在2019年11月12日的丹绒比艾补选政治讲座中呼吁丹绒比艾选民确保希望联盟在这场补选中可以反败为胜,拒绝国阵候选人及抗拒盗贼统治的死灰复燃,以更强大的耐力及毅力让马来西亚成为一流的廉正国家,并强调这是一场持久的战役! “希望联盟政府不是完美的政府。我们走错了一些步伐也犯下一些错误,但是我们愿意修正。”林吉祥这么说道。 此外,林吉祥也在这场演讲中强调:伊党、巫统及马华所组成的“全民共识阵线”并非是为了与希盟竞争哪一个联盟拥有更好的政策来让马来西亚变得更好,而只是想着破坏希盟政府,却毫无提出任何可以改善马来西亚的建议。更甚的是,他们依然与已被法庭宣判表面罪名成立的国家盗贼为伍。 而前首相纳吉甚至还在霹雳州的仕林河(Slim River)一场活动上放话说丹绒比艾补选将会是国阵在15届大选重新掌权的重要一步。由此可见,丹绒比艾选民尤其是身在外地的选民,这次要响应希盟的“紧急呼吁”,让希盟在败局中可以反败为胜,用人民的力量及手中的选票来证明给国阵看,2018选民已经做出了历史性的决定,那就是不要巫统、伊党及马华组成的联盟可以重掌布城。 再来,若是希盟在这场选举吃下败仗,也会意味着巫、伊、马华三党在过去以种族、宗教极端主义、谎言、假新闻及仇恨言论这些招数可以有效影响选民,往后他们更会加大力度强化这种模式来赢取政权。而我国将陷入无法摆脱这些手段且无法走向全民中庸的新马来西亚。

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全津华小被遗忘 李政贤:装睡的人叫不醒!

2019年首次拨款2000万令吉给所有全津华小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怒斥文冬华小发展工委会在指《2020年财政预算案》遗忘全津华小的说法根本就颠倒是非、误导华社,并形容他们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 李政贤表示,希盟政府在2019年首次拨款2000万令吉给所有全津华小作为维修拨款,这是史无前例的拨款项目。 而教育部也在今年8月开始开放让全国各地的全津华小,包括文冬的十所华小上网申请给予全津华小的拨款,而各州也陆续发放有关的拨款,难道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对此事毫不知情? 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杨安山指还没看到有关的拨款,证明杨安山无论在担任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会主席或加叻华小的董事长的职务上严重失责,根本和文冬县内的华小严重脱节。 “试问在还没查清楚事件原委就在媒体上误导华社,华教团体让这样的人领导实属文冬华社的悲哀。” 除此之外,中央政府也在明年发放1200万令吉作为水电及排污费予半津华小是史无前例的,但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却选择视而不见。 他表示,自希盟执政以来,文冬区国州议员对华校的拨款更是义不容辞,力巴士华小、宋溪本祖令华小、吉打里华小的拨款都已经宣布,接下来将陆续宣布对文冬华校的好消息。 他说,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的杨安山及文积华小董事长李树华两人都是马华的党要,在前朝政府执政时,对国阵政府完全忽略全津华小、甚至在2015将给予华教的拨款拿去救灾却选择噤若寒蝉。 就连华教最高领导机构董总都对《2020年财政预算案》在华教方面给予“比前朝国阵合理与公平” 的高度评价,而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却因为政见不同而误导华社。 他说,这就是为何希盟政府倡导政教分离的原因,只要是政治因素渗透华教,最终受害的将是学生。

大联合政府违背民主原则 希盟支持安华为相

根据代理首相敦马哈迪欲组成大联合新政府的举动,我们在多方深思熟虑后,决支持安华为首相。 大联合政府的提议虽看起来好像一片和好和谐,实则却是违反了民主原则。 我们相信在执政党与反对党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滥权、贪污等陋习才能被控制。 若国家呈现零反对党状况,制衡机制将不复存在,同时,首相则会被赋予过大的权力,可绕过政党,任意地委任官职,严重破坏国家民主,这对于人民来说又怎么会是好事? 况且,若我们接受大联合政府,就意味着我们也需接受盗贼统治的巫统、保守派的伊党和叛徒阿兹敏的加入,无疑就是变相接受并成为后门政府的一员,这完全违背了民意,也不符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更是整个希盟都不能接受的。 若敦马哈迪真已放弃希盟,转而组大联合政府,也是违背了509人民投选希盟的委托。 为此,希盟愿支持安华为第8任首相,因这本来就是希盟当初的竞选宣言之一,也是人民的愿景之一。而安华原本就早已与敦马哈迪协议将在今年年尾交棒,但因小人作祟而导致如今政局纷乱,那希盟愿继续紧守当初的宣言,就是支持安华为首相。 尽管,我们深知这一支持或许会导致目前政治破局,被逼面对解散国会的风险,而劳民伤财地举行闪电大选;甚至希盟可能会因此而失去政权,但我们不能如组后门政府的那帮无耻之辈那般眷恋权力而违背原则,我们无惧再次成为反对党,却绝无法把民主精神当作政治筹码,典当给盗贼与叛徒。  

政府债务增加为内阁一致决定 林冠英:要查我也需查慕尤丁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3月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若想要凭着他的虚假指控对我展开调查,那他更应该也调查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是否有无滥权。莫哈末哈山蔑指我需要为我国政府增加直接债务、变卖国家及朝圣基金资产负责。 国家资产的出售并不是属于财政部的管辖范围,这是国库控股的决策,我完全没有牵涉,因为我根本不是国库控股的董事之一。即便是国油也不是在财政部的管辖范围之下。   任何政府直接债务的增加是由内阁一致通过的,若我必须接受调查,那么丹斯里慕尤丁也必须要接受调查,因为他也是批准政府直接债务增加的内阁成员。   此外,政府直接债务的增加,乃是因为必须延续由国阵政府先前发起的基础设施项目,另,希盟政府也拒绝跟着国阵的错误做法,即将这些政府债务中的一部分隐藏在表外融资中。对于莫哈末哈山一贯地以巫统式的谎言指责我,要我对朝圣基金局的财务危机负全责,只是在意图鼓吹种族情绪。 首相署时任部长拿督斯里慕加希确认他是朝圣基金的负责人,而我没有参加其中的任何会议或作出任何与朝圣基金有关的决定。我所扮演的唯一角色是支持政府挹注将近200亿令吉来拯救朝圣基金。然而,最后朝圣基金的所有失误都揽到我的身上。 撒谎一直是巫统文化的一部分,当莫哈末哈山明明知道我不是决策者时,仍以我为目标极尽所能的攻击,这表明巫统和国民联盟根本无意团结我国,反而继续依靠种族和宗教情绪来分裂国家。 显然,与国盟不同,希望联盟是唯一一个试图代表所有马来西亚人,并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工作的执政联盟,无论其种族、宗教、背景或来自哪里。 林冠英

捍卫联邦宪法 紧守爱国本分 用信任胜腐败 以团结庆独立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国会议员 2019 年 8 月 30 日发表的国庆日献词 捍卫联邦宪法,就是捍卫我们国家团结、多元、真相、政治自由、法治、公平、廉政、共享繁荣及环境保护的誓言。 马来西亚第 62 届国庆的意义比今年主题“爱吾大马,廉洁大马”更加巨大,因为今年国庆我们更加需要再彰显联邦宪法内的默迪卡精神。 民主行动党呼吁马来西亚国民一起发扬爱国精神,感念过去为了捍卫联邦宪法争取自由而作出牺牲的人士。为此,国人只要在国庆之际一起作出简单的誓言,那就是一起誓要国家团结胜于分裂、多元胜于支配、真相胜于谎言、政治自由胜于政治迫害、法治胜于独裁、公平胜于垄断、廉政胜于贪腐、共享繁荣胜于朋党主义及环境保护胜于环境污染。 我们面对最大的挑战来自反希望联盟政府阵营的谎言和公然诽谤,而其背后所操弄的是种族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比起真相与事实,人民倾向于相信那些谎言和诽谤,这已造成了信任赤字。 为了促使全民团结,我们必须重建人们的信心,恢复大家对政府的信任,并且愿意相信这个政府能够以民为本,为我们孩子的未来努力打拼。 追随那些通过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来撕裂国家的人,并不会让我们能获得任何好处。如果再不关注经济、生活成本和人民的经济福祉,那么,这个国家就会失去一切。 这就是为什么正在进行中的 2020 年国家预算案咨询,强调共享繁荣和创业经济,这将帮助马来西亚人重申我们的信念,即我们只有在一起才能够更加强大。让我们通过重新相互信任来欢庆独立,只有当我们团结起来时,我们才不会失败。 林冠英

早知今日疫情,何必当初政变?

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于日前所发推文的“建议”,让来自诚信党的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继续留任,直到新冠肺炎危机解决为止。 此建议极不厚道并有“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之嫌,同时更曝露“国民联盟”内竟毫无可用之才来压制目前开始不受控的疫情大爆发,实在令人感到遗憾之极。 再者,安努亚也表示“与其忙著散播假消息与诽谤,不如深入了解人民的意愿。”;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变相承认过去一直以假消息与诽谤希盟政府,并且枉顾人们的意愿来组成后门政府呢?这个问题恐怕只能让巫统与伊党自己自圆其说了。 既然巫统认为,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最佳卫生部部长,为何居然选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与叛徒策划政变,谋夺了希盟的政权,导致努力抗疫的祖基菲里无端端变成前任? 如今,疫情开始不受控,这个烫手山芋,巫统不愿接、伊党不敢接、马华和土团又没资格接,就想把前卫生部长找回来,是不是至少也应该先向祖基菲里道歉呢?为自己在局势动荡期间,没有帮忙还添乱不少,安努亚应该先向祖基菲里与人民道歉才对! 然而,安努亚却说他是在“给机会祖基菲里控制新冠肺炎至疫情结束为止”。此言实在令那些为国家付出与牺牲自己安康的卫生官员感到心寒,根本就只是当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口罩!疫情过了就可以丢了?连卫生部长的遭遇都如此坎坷,叫底下的官员如何相信目前的政府会真正体恤他们的辛苦? 不过,无可否认,目前疫情愈发严重,加上超级传播者已出现的情况底下,马来西亚的确不可再任由卫生部正副部长都悬空的情形继续下去。 我们虽然严厉谴责后门政府为夺权而枉顾人民安康,在疫情肆虐期间,以各种阴谋诡计地发动政变;但仍希望他们现在真的能够以民为重,尽快安排合适人选出任卫生部长一职。 马来西亚本就具有良好医疗设备与丰富抗疫经验的医护人员及卫生部官员,但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也难以发挥真正作用。 希望现在的执政“联盟”,投入真正的“救国”工作,而不是想着如何利用完他人后就一脚踢开。  

伊党党报诠释马华地位:“不会好像火箭这么有地位”

  根据《Harakah daily》(伊党党报)的一篇文章“在国阵中的马华与在希盟里的行动党之间的区别”一文中,完全诠释了马华公会在巫伊联盟中所扮演的“角色”,可谓是连跑龙套都不如。 虽然民主行动党与马华公会总是意见相左,但几十年的针锋相对,怎样都有些感情;看见马华在巫伊联盟如此卑微渺小,实在是有点于心不忍。 尤其是第9点,特别强调马华根本没有任何权力和地位,并不像行动党在希盟那么重要和具有优势,能阻挡伊刑法的推行。 出于一番好意(向王晓婷学习,为了避免马华党员太累),故特意为马华公会翻译了该篇报导,望马华公会好好思考自己党的方向到底在哪。 以下为全文翻译和注解: 国阵拥有属于自己的章程,而各个成员党都必须受限在这个阵线所作出决定;若有国阵成员党违反此章程将会受到纪律对付。 (就是马华是不能有任何反对意见的,不然就会被对付) 希望联盟只是松散地合拼在一起,既没有章程,就只有协议,所以内阁部长之间常常各持己见也不奇怪,因为他们没有可被约束的措施,除非他们取消彼此的协议。 (加强表示马华就是被紧紧地约束着) 在丹绒比艾补选之前,马华与国大党各自都只有一个代表,那就是拿督斯里魏家祥以及拿督斯里沙瓦拉南。 (马华和国大党都只是小党小派,不如民主行动党有众多代表,所以不具影响力) 切记,作为民主国家,马来西亚国会也是实行党鞭制度的。 议员不被允许根据自己的想法或意志在国会里投票,而必须依据党的指示来投票,否则党鞭将可以对那些不遵守党决议的议员进行惩处。如果有议员不同意党的决定,就必须辞职走人。 (直接就显示马华议员丝毫不会有自己的想法或意志,只能听取他们“上头”的意思;若不服从就直接被“打包”赶走) 换言之,在国会里的议席属于党或者联盟,而不是个人议席。因此,诚信党从伊斯兰党手上赢走的议席其实是藐视伊斯兰教,也是违反了他们所坚持的所谓民主原则。 伊斯兰党很反对这种背叛的行为。不过,还是可以接受并尊重诚信党在第十四届大选中,以其竞选宣言获胜。 而马华公会和民主行动党在争取族群利益的时候,也许有很多相似之处,但那就就好比伊斯兰党、巫统以及土团党一样,在捍卫伊斯兰教与马来权益方面持有相同立场。 (将行动党错误形容为与马华一样的单一族群政党,但又要为马华在马来社群中洗白,而强词夺理,双重标准的代表作) 不过,马华公会在国阵或和谐阵线里的声音,并不会像民主行动党在希望联盟里那般重要和具有优势。就算马华公会有反对伊斯兰刑事法(RUU355)的意见,但这不会为伊斯兰党推动伊斯兰刑法的努力带来任何影响,尤其是现在的国阵又不是执政党。 (重点来了,直接挑明马华根本不重要,所以就算马华有什么反对声音,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力,哪怕是在推行伊刑法上这种这么严重严肃的课题上,也无所谓理会) 那些嘲讽伊斯兰党屈服于马华公会的人,其实只是展现他们对政治现实性的不成熟与缺乏理解。他们大部分都是来自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媒体政治分析师,根本就没有亲自参与、讨论和谈判过政党背后的政治管理,因为这通常都是政党的秘密策略。 (变相说明其实是马华屈服于伊党,而不是伊党屈服于马华;那些不懂巫伊马华结盟背后秘密的人在乱说而已) 伊斯兰党对马华公会的开放,只是为了要显示伊斯兰党务实又保有原则的一面。就好像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常说的:“穆斯林必须团结一致,而不抛弃其他族群。” (只要马华乖乖听话,穆斯林就不需要抛弃它;如果马华不听话了,没事,参考回第一项目) 此篇文章完全暴露了马华公会在巫伊结盟中仅存应声虫功能,根本无权无力无影响。 不懂马华看了这个新闻和翻译后,会不会出来向大家解释他们在国阵和巫伊结盟下的地位呢?还是如伊党所言,只是跑龙套都不如的角色?     *伊党党报《Harakahdaily》原文链接: https://harakahdaily.org/index.php/2019/11/28/beza-mca-dalam-bn-dan-dap-dalam-ph/?fbclid=IwAR2XEh1F7QbDFCW-G0ioLNd3H-T0beu1Wq4iIV6HKUm86Qxfmdi_Ilps3MQ

赋权县市议员 推动地方善政

来自全国各地的民主行动党县市议员聚首在布城帝盛酒店,出席1月5、6日为期两天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县市议员干训营,以提升县市议员在地方政府事务方面的知识,也透过槟州、雪州10年地方治理的经验分享,为新科县市议员带来启发,赋权他们推动地方善政。 除了42位国会议员和119位州议员,民主行动党在全国8个希望联盟执政的州属共有450位县市议员。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在致欢迎词时提醒,在场的县市议员扮演着民主行动党最先与选民接触的前线人员。民主行动党县市议员并非只是为华裔、巫裔或印裔单一族群社会服务,而是以服务全民为己任。 他举例,不管任何族群,任何摩多车骑士都会受到路洞问题的威胁。交通拥挤、公共卫生等也是全民面对的问题,并非任何单一族群专有。民主行动党县市议员必须确保地方政府拟出让全民有感的政策。 刘镇东指出,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马来西亚是个高度城市化的国家,2017年国内的城市人口高达75.45%,远大于世界城市人口的54.83%。我国几个主要城市的地方政府更掌握数亿令吉的财政预算,足以推动许多良好的地方政策。 民主行动党元老暨资深国会议员林吉祥为干训营主持开幕,并在致词时给了450位县市议员两项重要的任务:第一,持续坚守党的原则,并致力于推动选举与制度改革,为马来西亚社会建立廉政文化;第二,促进族群之间的理解、包容、团结与和谐,为我们的下一代建立更好的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暨槟州首长曹观友则在致闭幕词表示,地方议会是让党员实践施政理念的重要平台,过去槟州、雪州的地方议会也栽培了许多杰出的政治领袖,包括现任副部长、州行政议员及国州议员。   威省市议员出身的现任青体部副部长沈志强也是干训营的课程主讲人之一。沈志强分享过去担任市议员的经验,并举出了地方政府可以有效改善市民生活的案例。他强调,城镇是带来政治改变的大平台,县市议员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把希望联盟的善政带给地方上的每一位马来西亚人民。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  

别再说前朝? 不,前朝才是关键!

"我们不想再听到前朝的问题!" 以上是很多网民都会说的一句话,这句话说出来后,感觉上他们都了解前朝的腐败造成今天经济上的伤害。 他们不愿意听,不是因为想要逃避,而是因为那已是过去式的问题。 是吧? 他们责怪现任政府还再前朝前朝的,是因为他们把手中的一票投给了希盟,那新政府就得赶紧把经济搞好。 是吧? 搞好经济不是靠口号,而是务实的带着国人向前行,问题是如何向前? 债务重组,新政府一上台马上就进行了重组规划工作,但是单单一马公司所欠的利息就足以让我国财政不能透气。 节省开销,新政府减少公务员的计划正在进行中,然而减少各项津贴,也是其中一项需要考量的选项。 增加外资,我国迫切需要外资进军我国,所以新政府才会努力的进行改革,例如新闻与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反贪独立,再加上财政部到访各国设立各国财政部的特别管道,让外资更容易进入我国。 前朝所造成的破坏需要新政府修复,可是马华等一众网上枪手无视前朝破坏的力度,迫不及待的责怪新政府重整经济的工作缓慢。 新政府一边大力地赶工修复前朝遗留的祸端,另一边则需要咬紧牙关地为经济把关,希盟不断地告诉人民,改革需要时间,这一切的破坏源自前朝,新政府则是扮演修复的工作。 或许大家都心里明白祸源,但是大部份都中了网上枪手的异论,变得不体谅新政府所面对想像之外的破坏程度,这就是为何新政府在执行重新规划的工作当兒,也不断地提醒大家勿忘前朝为国家带来的破坏。 马来西亚前景是灰是彩,不只是看希盟如何执行,而是要靠大家一起前行;再好的政策但没人跟随,那就只是纸上谈兵。 最后还是那句,说的人可以天马行空、可以飞天遁地,可是做的人却需要一步一脚印的埋头苦干。 大家为这片土地祈祷吧,只要信念一​​至,我们的明天会变得更美好。 ~ 黎潍裮 行动党雪州组织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