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管令延长 柔州行政议员却还在潜水

全国行动限制令被将会被延长14天至2020年4月14日。我理解到这是对阻断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链,进而阻止它继续扩散重要的一步,以人民的健康福祉为考量,我支持有关决定。 然而,我也想质问政府,也就是由国民联盟中央政府以及柔佛州政府提出几个重要的问题,希望能他们能提供完整而详细的答案。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应该在限制令被延长公布之前,有详尽地探讨并做出相对的规划与准备。这些问题只涵盖了两个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人民的日常生活与福利问题。 我意识到除了几个由州务大臣所公布的讲稿式文告以外,整体而言州政府尤其是尊贵的行政议员们并无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提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 首先是生活,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市场上食物供应与价格的稳定? 同时,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上口罩与消毒剂短缺的问题,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交通部长信誓旦旦地承诺的1000万个口罩供应中,有多少个又会给分配到柔佛州呢? 更别提州内越堤族,州政府又打算如何协助他们获得通关许可? 第二是福利,柔佛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弱势群体维持基本生活? 我十分感谢州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的20千援助金,但是它却远远不足,更别提现在限制令又被延长了多14天,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对此,隶属地方政府的爱心关怀基金会以及社会福利是否能够接手,以更好的资源来确保这些群体的生活得到照料?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但是若是政府有效率,并负责任地进行规划与处理,将有助于减轻民众的生活负担。 鄭凱聰  

挽留玛丽约瑟芬: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章瑛于2020年7月12日(星期日)发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吁请玛丽约瑟芬重归行动党大家庭】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今日呼吁玛丽约瑟芬回来行动党的大家庭,一起努力实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想。 妇女组全国主席章瑛吁请玛丽约瑟芬记得,她是行动党第一位女性锡克族州议员,极可能也是全国第一位民选女性锡克族代表。 玛丽约瑟芬这么多年來对党忠心耿耿,与党渡过最艰难的时刻,到处协助党參与的补选,是党内出色的监票员训练员,深受大家的尊重。 国内政治面对巨大挑战,行动党需要每一个领袖和党员并肩作战,而玛丽约瑟芬毫无疑问的仍然有能力为党及人民做出贡献。 行动党是个大家庭,与党内一起并肩作战的同僚不可能事事如意,重要的是勿忘初心。 在面对逆境时,沉淀心情,重新调整,继续以党的理念为斗争方向。 在过去两年,章瑛和玛丽约瑟芬多次深谈,了解她的处境和感受。 章瑛希望她留在党内克服这些在她这阶层的一些领䄂都会遇到的问题,因为出走并不能解决困难。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需要更多力量,玛丽约瑟芬是我们的力量的一部分。 平权之路仍远,我们吁请玛丽约瑟芬留下,与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章瑛 民主行动党妇女组主席

别让极端主义死灰复燃 希盟在丹绒比艾需反败为胜

别让极端主义死灰复燃 希盟在丹绒比艾需反败为胜 民主行动党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在2019年11月12日的丹绒比艾补选政治讲座中呼吁丹绒比艾选民确保希望联盟在这场补选中可以反败为胜,拒绝国阵候选人及抗拒盗贼统治的死灰复燃,以更强大的耐力及毅力让马来西亚成为一流的廉正国家,并强调这是一场持久的战役! “希望联盟政府不是完美的政府。我们走错了一些步伐也犯下一些错误,但是我们愿意修正。”林吉祥这么说道。 此外,林吉祥也在这场演讲中强调:伊党、巫统及马华所组成的“全民共识阵线”并非是为了与希盟竞争哪一个联盟拥有更好的政策来让马来西亚变得更好,而只是想着破坏希盟政府,却毫无提出任何可以改善马来西亚的建议。更甚的是,他们依然与已被法庭宣判表面罪名成立的国家盗贼为伍。 而前首相纳吉甚至还在霹雳州的仕林河(Slim River)一场活动上放话说丹绒比艾补选将会是国阵在15届大选重新掌权的重要一步。由此可见,丹绒比艾选民尤其是身在外地的选民,这次要响应希盟的“紧急呼吁”,让希盟在败局中可以反败为胜,用人民的力量及手中的选票来证明给国阵看,2018选民已经做出了历史性的决定,那就是不要巫统、伊党及马华组成的联盟可以重掌布城。 再来,若是希盟在这场选举吃下败仗,也会意味着巫、伊、马华三党在过去以种族、宗教极端主义、谎言、假新闻及仇恨言论这些招数可以有效影响选民,往后他们更会加大力度强化这种模式来赢取政权。而我国将陷入无法摆脱这些手段且无法走向全民中庸的新马来西亚。

别再说前朝? 不,前朝才是关键!

"我们不想再听到前朝的问题!" 以上是很多网民都会说的一句话,这句话说出来后,感觉上他们都了解前朝的腐败造成今天经济上的伤害。 他们不愿意听,不是因为想要逃避,而是因为那已是过去式的问题。 是吧? 他们责怪现任政府还再前朝前朝的,是因为他们把手中的一票投给了希盟,那新政府就得赶紧把经济搞好。 是吧? 搞好经济不是靠口号,而是务实的带着国人向前行,问题是如何向前? 债务重组,新政府一上台马上就进行了重组规划工作,但是单单一马公司所欠的利息就足以让我国财政不能透气。 节省开销,新政府减少公务员的计划正在进行中,然而减少各项津贴,也是其中一项需要考量的选项。 增加外资,我国迫切需要外资进军我国,所以新政府才会努力的进行改革,例如新闻与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反贪独立,再加上财政部到访各国设立各国财政部的特别管道,让外资更容易进入我国。 前朝所造成的破坏需要新政府修复,可是马华等一众网上枪手无视前朝破坏的力度,迫不及待的责怪新政府重整经济的工作缓慢。 新政府一边大力地赶工修复前朝遗留的祸端,另一边则需要咬紧牙关地为经济把关,希盟不断地告诉人民,改革需要时间,这一切的破坏源自前朝,新政府则是扮演修复的工作。 或许大家都心里明白祸源,但是大部份都中了网上枪手的异论,变得不体谅新政府所面对想像之外的破坏程度,这就是为何新政府在执行重新规划的工作当兒,也不断地提醒大家勿忘前朝为国家带来的破坏。 马来西亚前景是灰是彩,不只是看希盟如何执行,而是要靠大家一起前行;再好的政策但没人跟随,那就只是纸上谈兵。 最后还是那句,说的人可以天马行空、可以飞天遁地,可是做的人却需要一步一脚印的埋头苦干。 大家为这片土地祈祷吧,只要信念一​​至,我们的明天会变得更美好。 ~ 黎潍裮 行动党雪州组织秘书

拒绝收买政治 支持沙州政府 林冠英:行动党领袖不是青蛙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7月24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坚决捍卫沙巴助理部长兼甘拜园区州议员珍妮拉欣邦与沙巴行动党民选议员们,他们拒绝被金钱和职位所收买,以背叛沙巴人民的委托和由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沙巴州政府。 沙菲益早前曾发出警告,有者动用国家权力骚扰和利诱沙巴执政联盟国州议员跳槽,以推翻由其领导的州政府,成立与现任联邦政府同联盟的政府。沙菲益坚决反对不是民选的国盟政府,以尊重人民在2018年大选时对希盟++(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民兴党及马哈迪派系的土团党)的委托。 此外,媒体报道也充斥着有关有人试图通过金钱政治,以高职和金钱收买国州议员的报道。行动党强烈谴责金钱政治文化,并对对方开出每人3200万令吉和副首长职位的条件感到震惊。 为了证明政府机构并没有被用作恐吓的政治工具,当局应采取严厉行动对付这些“青蛙”或“政治佣兵”。 行动党沙巴州议员公开要求这些青蛙和政治佣兵不要再骚扰并远离他们,因为行动党领袖并非是可以任人买卖的青蛙,行动党对此感到很是自豪。 行动党重申将全力支持由沙菲益领导的州政府。 行动党也将向所有遭受到骚扰或威胁的沙巴行动党国州议员提供支持,这包括法律援助。 行动党的甘拜园区州议员珍妮因揭露所发生的事件,而将面临法律行动。 我已经要求行动党署理主席,也是资深律师的哥宾星以及行动党法律局主任蓝卡巴为她提供协助。 林冠英

行动党拜会中国大使欧阳玉靖 反映赴华签证和奖学金等课题

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兼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于21-4-2021(星期三)率领一行人与新任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欧阳玉靖进行交流后发布新闻稿: (一)反映疫情下的赴华签证和奖学金等课题: 1.自疫情爆发,因马中两国都实行严格的防疫措施,估计有4千名马来西亚留华学生自去年1月回马后就无法重返中国校园上课,上网课则面对许多状况和难题,学习质量和进度备受影响,希望中国驻马大使馆给予多方面协助,尽快促成马来西亚留华生返校上课。 2. 许多在中国有业务的马来西亚公民难以像以往那样正常往返马中两地,希望中国大使馆能为在中国有业务的马来西亚商务人士提供支持文件,让这些希望得到赴华签证便利的马来西亚公民更快得到疫苗接种,尽快恢复马中两国的正常经贸往来。 ■针对此,欧阳玉靖大使回应,在接种疫苗措施下,马来西亚公民若能出示在中国持有企业和需要进行商务的证明,可向大使馆申领签证,惟旅游签证则基于疫情关系而暂时不开放申请。欧阳玉靖也指出,即便遭受疫情冲击,惟马中贸易总额在2020年不减反增,从2019年的1239亿6000万美元增至去年1311亿美元,而2018年马中贸易额为1086亿美元。至于中囯於2020年在马来西亚的投资总额,也比2019增加20巴仙。 3.随着疫苗接种人数的增加,可预计“后疫情年代”的全球经济复苏即将来临,希望加速马中两国商务人员往来之外,也希望马中两国在公共外交丶人民外交丶党际外交等方面也尽快恢复正常。 4.希望中国政府增加更多中国重点高校奖学金个别项目申请名额,除了原有的本科生和进修生,也增加硕士生/博士生的名额,以造福更多优秀马来西亚学子到中国升学。既有利于马来西亚的现代化建设,也有利于两国之间的友好往来。 5.中国在抗疫的成功经验,疫苗的人道主义外交,都有利于协助马来西亚早日抗疫成功,要求中方提供更多国药集团的疫苗给马来西亚人民接种。 (二)其他议题: 1.民主行动党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不论我们在朝或在野,都不会改变这个外交立场。 2.重申民主行动党对一带一路的支持,并且强调“民心相通”乃是关键。因为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民族的国家,各个民族对中国的复兴,对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对中美两国的竞争,都有不同的认知和诠释。 3.民主行动党和中国共产党,愿意在联谊丶友好丶对等以及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稳步发展党际关系,以促进两党之间的理解。不论在朝或在野,也不论民主行动党执政中央政府抑或州政府,都可以进一步拓展方方面面的合作与交流。 4.在文化交流方面,马来西亚的穆斯林基于宗教信仰,对中国的穆斯林权益或存有一些偏见,希望中国可以加强和大马穆斯林官方机构和非政府组织的的文化交流,消除误解。 5.大湾区的庞大商机,可以多向马来西亚商人开放合作联营的机会,尤其让年轻一代的马来西亚人民,可以藉此体验中国市场的活力,以及从中获得互利共赢的机会。 6.马来西亚的农业发展,从高端技术的借鉴到农产品市场的开拓。从稻米的无人机耕收,到榴梿和燕窝(毛燕和净燕)的出口,大马都可以向中国取经。 7.对于中国在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钦佩,从基建丶科研丶扶贫丶扫盲,乃至国际负责任大国外交等方面,都让人刮目相看。民主行动党祝贺中国未来取得更大的成就,这有利于建构一个更和平丶和谐丶平等和进步的国际秩序。 图1: 陈国伟与欧阳玉靖(左三及四)等人进行交流後合摄。右三为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右一及二为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政务参赞郁峻和行动党总部行政主任朱润明;左一及二为陈国伟政治秘书蔡珍莉和廖勇胜。 图2: 陈国伟(左三)与欧阳玉靖(右二)针对各项议题交换意见。左一起为朱润明和方贵伦,右一为郁峻。

极端声音导致政府倒台 刘镇东:希盟需坚守中间路线

刘镇东:希盟分裂倒台全因极端声音作祟 民主行动党策略家刘镇东指出,两个月前正是“极端的声音”导致希望联盟垮台。 这名前国防部副部长告诉《透视大马》,在第 14 届全国大选赢得联邦政权后,希盟未能坚持自己的说辞。 他说:“我们原本站在中间位置,但被各因素分化了。” 他说,很多大马人容易受到种族框架的影响,而希盟领袖则努力应对及处理。 希盟垮台至今已两个月,而新的国民联盟政府则背负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病的重担,让前领导人有时间反思哪里出了问题及如何东山再起。 刘镇东也谈及导致希盟政府不到两年垮台的政治危机时投向行动党的指责。 访问摘录: 问:在发生了导致希盟倒台的政治危机后,如今有什么正面的发展? 刘镇东:那是首次有国阵以外的人执政中央,虽然时间不够,但这一些人学习如何管治,这期间也足以让他们的受欢迎程度增加、了解政策及与民会面。 虽然我们现在已离开政府体系,但你有一个曾执政中央的反对党,这是资产。 人民也了解到他们的民主空间可以这样被剥夺。 我们经过多年斗争,在2018 年 5 月 9 日所拥有的民主,可以在一夜之间被剥夺。旧体制可以在未经选举下卷土重来。 我希望这些有助于加强整个世代要看到大马成为一个民主及干净政府的决心。所有人都要想清楚,这不仅仅关于我们执政,而是建立一个永久的民主制度。 希望看到这个成果的人必须自问,他们如何在下一轮赢得 140 个席位。 这不再只是关于胜利的问题,而是如何创造民主浪潮。政党、民间社团及年轻人都必须考虑这个问题。 问:你如何克服种族政治? 刘镇东:我们赢得执政权后未能坚持希盟的论述。希盟没必要与马华比较有更多华人,或与国大党比较有更多印度人,以及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比较有更多马来人或伊斯兰。我们必须处在中间路线,但我们被很多因素分化。 我们必须面对言论自由、假新闻及许多大马人仍容易受种族框架影响的问题,而我们的领袖也必须努力回应各方,最终我们在中间路线上分化了。 如果我们要回来,就必须教育自己,只有站在中间路线,我们才能打败其他人。我们必须告诉我们的支持者与领袖,我们不会在种族政治上竞争,而是建立一个可以赢得 140 个席位的中心。 问:行动党在中间路线吗? 刘镇东:行动党正在努力。曾有一段时间,伊党也扮演主张温和政策的政党角色。在法兹尔诺与聂阿兹的领导下,曾试图带领伊党迈向中庸之道,但最终因哈迪阿旺派系太强大,进而衍生了诚信党。 行动党建立在多元种族政党的基础上,且应该在经济上为大多数人服务,这也是支撑行动党的基本理念。 这些年来,行动党最高领导人一直非常明确地奉行联盟政策与策略。我们不是以一个政党而是一个联盟加入其中。但我们的对手却把我们挑出来,我们也有领袖觉得他们必须在边缘竞争。 作为一个政党,行动党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加中庸。 问:大多数声音没反映这一点? 刘镇东:我们是这样被投射的。我们的对手想证明行动党是一个极端政党。 当然,有人陷入其中,也有人这么做以引起注目。但是,如果你看看我们的核心领导层,它致力于希盟,以及致力于为大家塑造马来西亚的理念。 过去两年,有人致力于提升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之间的温度。尽管有人为此屈服,但核心领导认为我们应该处于中庸位置。 问:你如何定义中间路线(centre)? 刘镇东:我们没有要和马华、国大党或巫统与伊党竞争。从选举的角度而言,只有中间派可以赢得这个国家的政权。从一开始,2019 年初始,巫统与伊党就不再追求选举策略,而是不惜毁掉一切策略。 问:行动党从此事中学到什么? 刘镇东:行动党已被妖魔化很长时间了。去年 10 月,希山慕丁(前巫统副主席)已试图呼吁解散行动党及诚信党,以组建一个支持大马民族的政府。 行动党的原罪是为安华达成法定人数。这也是为何行动党成为目标。行动党支持在 2017 年 1 月达成的过渡构想。 因此,他们认为剔除行动党与诚信党,安华将无法要求担任首相职。这是引发其他挑战的基本问题,而种族问题也被加入其中,使到行动党变得非常糟糕。 但这一切的起端是源自于高层的不信任。 进入下一轮,我们要建立信任及认同的立场。不止在民族政策,还有经济问题上,与人民建立联系以向前迈进。 问:土团党将“分手”原因归咎于行动党。行动党领袖是否扮演任何角色加强这种叙述? 刘镇东:中央领袖意识到有需要走向中间路线,但当你每天被攻击时,你会作出反应。在马来人方面,我们面对指控说行动党与(秘书长)林冠英主导政府,而在非马来人方面,我们却被指控保持缄默,但其实两方都错了。 在每日的斗争中,并非所有人都一致的。有时候我们处于压力之下而陷入对手的圈套,我们的领导陷入种族框架中,我不否认有这样的例子。 那个马来政党(土团党)也陷入种族框架。我们被极端分子拆散了,最终我们成为半届政府。 这是所有人的教训。为了国家向前发展,我们必须回来看看如何建立民主制度,基层领袖如何提升媒体素养而不是掉入假新闻与种族框架的圈套。 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必须面对的挑战。我们必须问如何了解彼此。我们是否把马来人、华人、印度人视为单一,这是种族框架。 我是在烈火莫熄时代开始我的政治生涯。1998 年 9 月 20 日,在首相官邸前示威时,我们被水砲车镇压。 当时,只有...

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展延 陆兆福:行管令结束后再确定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于2021年6月16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总部已在2021年6月11日接获马来西亚社团注册局总监加斯里卡欣有关民主行动党要求展延全国党员代表大会的回函。 根据该信函,马来西亚社团注册局决定,在行动管制令(PKP 3.0)实施期间,所有注册社团包括政党的年度代表大会都必须展延进行。 社团注册局也要求我们在全面封锁期结束後,提呈新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召开的日期,以及依据标准作业程序进行。 因此,我正式确认,原定于2021年6月20日(星期日)举行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展延举行。 民主行动党全国党员代表大会进行的日期,唯有在政府结束行动管制令之後才能确定。 陆兆福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 2021年6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