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限制言论自由约束创作 社青团坚决反对拍摄需准证

无拉港州议员兼雪州社青团团长王诗棋就通讯及媒体部长赛夫丁阿都拉表明影片一概需要获得Finas拍摄准证于2020年7月23日发表文告: “作为一位纪录片制作人和人民代议士,针对通讯及媒体部长赛夫丁阿都拉表明,所有类型的影片必须获得FINAS的准证,包括用于个人社交媒体的影片,我感到非常失望。” 这份声明不但凸显部长对于影视行业及言论自由的无知,也暴露了国盟政府的贪权本性,企图展开不合理的监控,要求马来西亚人民噤声。 大部分短片和纪录片有助于传达资讯,特别是一些课题的真相,这些课题通常被偏帮某一方的主流媒体忽略。 部长的声明指出,不止纪录片和影片受到管制,就连社交媒体短片例如直播、抖音、Insta Stories等等也将被禁! 马来西亚是一个民主国家,可接纳所有的看法和不同的意见。有根有据且合理的意见和批评可以引导国家进步,这是难能可贵的。 不幸的是,国盟执政中央政府后,新任的部长们不择手段愚弄马来西亚人民。如今,这个部长企图通过禁止所有影片的手段,以阻止人民发言。此事不但约束制片人的创作,也间接囚禁了全马人民的思想、言论和表达意见的自由。 我们身为马来西亚子民,生活在民主和互相尊重的国家,并且为了国家发展可以并肩合作,但是,赛夫丁阿都拉这样的部长和领袖,没有资格领导我们的国家。 因此,我代表雪兰莪社青团,坚决反对这项滥权的声明。不仅我方反对,全马也将对这个企图要人民噤声的政客反抗到底!

州议员怒了!直播谴责垃圾虫誓追查到底!

雪州无拉港州议议员王诗棋和无拉港市议员神建华在接到投诉后,直接前往位于 Balakong Jaya 一个非法垃圾堆来做场地勘察和调查。 王诗棋团队在非法垃圾堆中发现很多很明显是来自工厂的碎布料,甚至是完整的布料、还有银行账单、加影市议会(MPKJ)的信函 ,这些文件都有助于地方政府追踪,到底是谁或哪家工厂这么没有公德心,乱丢垃圾废料。 王诗棋在直播中说到,在2年前这个垃圾堆早已被清理干净,殊不知这垃圾堆又再卷土重来。现在这个地点又成为了工厂乱丢垃圾的垃圾场,还有其他不同类型的工厂大型垃圾或个人垃圾。 此外,她也发现垃圾堆还有被焚烧过的痕迹,疑似附近有小偷在偷取电缆后,在该地点焚烧,取出里面留下的金属物再转卖换钱。 这个垃圾堆的面积越来越大,王诗棋走近某个角落,看到冒烟的地方,发现一些建筑垃圾,里面有石头,木条和建筑材料等等。这些冒烟的角落貌似垃圾刚被焚烧过。 王诗棋:“这是很严重的垃圾问题。这些非法垃圾堆,每次被地方政府清理关闭后又会再重现。如果不持续监督,非法垃圾堆就会卷土重来。” “若是居民发现了有人乱丢垃圾或发现垃圾堆地点,请联络我们的办公室,提供垃圾堆的地点或看见非法丢垃圾的时间等资料,以方便调查。” 王诗棋表示,这些调查报告会提呈到土地局,以采取下一步行动。她也已经联络消防队来扑灭那些在垃圾堆冒出的烟。

限行令模糊造成更大恐慌 王诗棋:政府应严正以待,以民为首

民主行动党雪州无拉港州议员兼民主行动党雪州社青团团长王诗棋2020年3月18日于无拉港发表文告: 有鉴于新冠肺炎在新任中央政府密谋夺权的一个星期内因政治因素导致监管失控而迅速蔓延传开,至今已有超过五百宗病例以及两个死亡案例,我国新任首相与他的整个臃肿不堪的内阁缺乏共识与知识的情况之下,于前日(16日)宣布今日起进入行动管制时期,直至本月31日为止。 提早一天宣布的政策理应是为了让人民有足够的准备以应付接下来十四天的行动管制时期,唯令我们深感遗憾的是,不仅仅是人民需要时间准备,完全不在状况内的国盟政府以及众部长却是全无对策,采取见步行步的消极心态。新任首相宣布的政策模糊不清,造成了人民更大的恐慌及延伸出更多的问题! 一、 大专学府被勒令关闭,以致住在宿舍的学子们被迫清空宿舍,也让不仅仅是学生,而是包括讲师与家长在内的人民紧张及担忧。一直到昨晚,新任高教部部长诺莱妮才出面澄清,但学子们已经被赶出了宿舍! 二、 被赶出宿舍的学生与其他公众被迫挤满了巴士总站,导致巴士总站成为人潮聚集的封闭式地区,也让疫情更有机会大量扩散。 三、 更甚的是,紧接下来警方要求跨州行动者需获得警方的批准,导致人民为了得到这一纸批文而涌向各区警局,最后使到各区警局成为下一个人潮聚集的高危区!尽管之后警方宣布撤销跨州准证,也已经无补于事。 四、 我们想知道的是,在这种混乱且危急的情况底下,新任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去了哪里?他不是应该在岗位上统一全马警局的管理并且下达清楚仔细的命令的吗?看来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更倾向于利用公务员成为掩盖新任政府的无能的代罪羔羊。这件事从五个希盟执政州州务大臣/首长不获邀请出席过去的新冠肺炎跨州会议,却由政府首席秘书出面道歉一事也可以看出。若说这只是不小心的失误,无关政治角力,全国所有州属与联邦直辖区,为什么被遗漏了的州属全都是希盟执政州呢? 五、 除了高教部与内政部,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的表现同样令人遗憾。在行动管制令颁布前后,由于贸消部的无为之治,导致人民陷入恐慌,大量人潮涌入各市场抢购必需品,又再次增加了感染风险。 行动管制的原意就是希望人民尽可能减少外出与人接触的机会,好让新冠肺炎的传播几率减到最低。就算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因政治因素选择漠视五个希盟执政州以及其境内占全国人口约40%的大马人民,其内阁成员不应该不了解这个政策的最终目的。然而,国盟政府完全失败的执行能力造成了这两三天的人民被逼做出各式各样的揣测与行动。 雪州社青团对此现象感到非常失望,因为这不仅仅把全国人民暴露在一个又一个的风险之下,那些站在前线的救灾维安人员更是处于最危急的状态!当人民蜂拥到各超市、警局、交通总站、马路等地方时,发生交叉感染的几率大增,而身处警局执行任务的警察们、在医院抢救病人的医护人员将会需要面对倍增的感染风险! 在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之下的无能政府,尤其是高教部、内政部与贸消部完全无法应对此次危机。马来西亚不需要这些无能部长,更何况这些部长并不是被人民认可的。他们应当为了自己的失职,导致人民受害而引咎辞职! 雪州社青团也在此呼吁中央政府严正看待新冠肺炎危机,积极执行行动管制令,并尽快拟出清晰且容易让人理解的各项细则,把人民与前线人员放在首位,而不是仍然在为争权夺利而争论不休。雪州社青团也要求中央政府积极与各州政府通力合作,为了人民的福祉,把政治偏见放在一旁,好让新冠肺炎疫情可以早日受控制。我们不希望更多的失误导致疫情扩散,以至于更多活生生的人命被葬送在这场疫情当中。

王诗棋:大封锁犯六大错误 应保人民安康停止政治斗争

无拉港州议员兼民主行动党雪州社青团团长王诗棋于2021年6月4日在无拉港针对全国大封锁发表文告: 为了控制疫情并减低日益增加的确诊人数,首相丹斯理慕尤丁在2021年5月28日宣布,全国将在今年6月1日至14日实行全国大封锁(Total Lockdown Phase 1)。尽管如此,对我来说,这个只开始了三天的“全国大封锁”实际上却是“全国大错误”。 第一个错误:此次全国大封锁看起来是一个完全没有经过详细讨论和规划之下就仓促宣布的决定。 经过了15个月与病毒作战的时日,中央政府似乎完全没有从过往的经验学习,事到如今依然像是第一天面对病毒侵袭的样子。 在全国大封锁的宣布之后,中央政府好像才开始讨论如何进行这个封锁计划,并花了超过40个小时才宣布其标准作业程序!在这之后,人民只有一天时间来为此次大封锁作出准备! 第二个错误:中央政府各部门完全没有任何协调与沟通。在30日宣布的标准作业程序当中,其中一个最令人震惊及烦恼的就是,作为关键服务领域被允许继续经营的各行各业需要获得与他们相关的部门的批准信。 在这之前,所有行业的批准信或通行证均由贸工部统一发出。而这些行业之前所申请到由贸工部发出的批准信或通行证将在6月1日作废。 这些作为关键服务领域的工作者只被给予一天的时间,也就是5月31日向各相关部门提出申请并获得通过。 雪上加霜的是,并不是所有的部门在最新标准作业程序被宣布了之后就马上进入准备好了的可申请状态,贸消部作为此次紧急时段最重要的部门之一,却在迟至中午以后才准备好“开门迎客”! 而在当天,几乎所有部门的网站都经历了因为流量过大而出现的服务器瘫痪问题,因此也造成了大部分人民无法获得批准信或通行证以继续他们的服务。 在出现如此大的纰漏之后,中央政府在5月31日的工作时间结束之后,再U转宣布所有获批准营业的行业只需要像之前一样向贸工部提出申请即可。 这也代表各部门与所有需要获得批准信或通行证的人民白白浪费了一整天的时间与努力。 第三个错误:此次的“全国大封锁”原本应该像第一次行管令那么严格,但最后它却沦为与有条件行管令以及复管令完全没有分别的半吊子封锁行动。 老实说,许多人民对包括行管令2.0、3.0、有条件行管令、复管令等各种管令感到混淆。中央政府只热衷于为各种管令创造新的名字以及新的标准作业程序,并没有深思如何有效运用各种方法来控制疫情。 更离谱的是,在这个全国大封锁之下,同一个领域的行业被双重标准对待——比方说,夜市不被允许经营,但早市巴刹、路边摊则被允许营业。 其实早市或夜市均是同一种运作模式,只是他们的营业时间有所不同而已。 另外一个例子则是作为属于疫情肆虐的现在最重要的医药行业之一的传统医疗方式,如中医却不被允许经营。试想想那些长期需要接受传统治疗的病人们,他们在无法接受治疗的这两个星期,将会面对什么困境? 第四个错误:连续三天均出现故障的CIMS 3.0系统。 CIMS 3.0是唯一一个统一处理各方批准信与通行证的系统,而这个系统在实行全国大封锁之后的三天内,都无法很好地运作,导致大部分人民投诉无法获得批准信与通行证。 在5月31日,政府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天时间确实不足以解决大部分的申请之后,警方宣布将会给予三天的宽限期,好让大家有更充裕的时间去申请批准信与通行证。 可是,这三天的时间却因为系统依然不胜负荷而呈现瘫痪或缓慢的问题,令人更无语的是,部分允许被营运的行业在进行网上申请时,却无法从系统中找到对应的领域选择,比方说,五金店与餐饮业就无法在贸工部的系统中找到属于他们的行业分类。 在政府发现了如此大的纰漏之后,中央政府又宣布有执照的小贩无需申请额外的批准信或通行证,只需要出示他们的商业准证即可。 话虽如此,小贩们依然在进行采购及员工上班途中面对问题。 如果小贩们在面对进行采购与上班途中的问题时,可以通过展示商业准证来获得通行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些商业准证将成为小贩们与员工在路上通行无阻的“免死金牌”? 第五个错误:中央政府无法有效地追踪并管控冠病病人的密切接触者。 一般上来说,当确诊者的资料被上报之后,将会由县卫生局来联络密切接触者并指导他们如何进行下一步。 尽管如此,许多密切接触者并没有被联络上,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进行接下来的步骤。现有的系统完全无法管控数量庞大的密切接触者,更不用说有效地为每一个密切接触者带上隔离手环以及分发隔离通知书给他们。 因为缺乏了隔离通知书以及隔离手环,许多雇主要求原本需要进行十天隔离的密切接触者马上回到工作岗位。 这也是为什么疫情在各种限行令的实行之下不跌反增,反而一发不可收拾。更令人气愤的是,也有无良雇主在得知有确诊者出现的情况下依然拒绝让员工进行居家隔离。 第六个错误:过度松散的抗疫方式以及过度依赖疫苗。 新冠肺炎并不只是出现在马来西亚,这是一个全世界都在面对的极大挑战。如果我们观察各国的抗疫手法,大致可以得到以下三个最主要的方式: 一、 限制人民的移动 二、 进行大型筛检活动,以把潜伏在人群中的无症状确诊者找出来并与大众隔离开来 三、 加速进行疫苗接种 以上三个主要抗疫手法,我国中央政府只做到了第一项,而且还是半调子的限制方式,根本无法阻止疫情扩散。 大型筛检活动目前只有雪州政府正在密锣紧鼓地进行中,而第三项关于疫苗接种的速度更是令人失望不已——不仅仅是速度慢,负责编排疫苗接种时间表的应用程序更是错漏百出。 我们正在面对的是近百年来最严峻的考验,屡创新高的确诊人数与死亡人数不断逼近。2021年6月2日的确诊人数高达126人,次日死亡人数亦是破百。 这些数字不仅仅是代表数量而已,数字背后是数百条活鲜鲜的人命,是数百个家庭失去心爱的家人的悲痛! 如今,每天都超过五千人确诊,没有确诊的人民生活也不好过,新冠肺炎严重打击了全世界的经济发展,让千千万万人面对了经济上的压力以及生活上的困境。 我们正处于黑暗时期。 但我们看到的是,在这个最需要一致合作对抗疫情的时候,政治权力斗争事件却在每日上演,没有专业知识和资格的政客为了博取廉价宣传经常发表似是而非的言论,而真正的专家的意见却被置之不理。 在此,我恳请大家停止没有意义的权力斗争,为了全马来西亚的人民着想,我们应该放下政治分歧,通力合作以期早日控制到疫情扩散的程度与范围。 我们作为人民代议士,更应该把人民的安全与健康放在第一。唯有当有能之士以及领导者们并肩作战,并给予透明且清楚的指示领导全国人民共同抗疫,我们才有可能有胜出的一天。

阿都拉萨被委律政司 王诗棋:坚决反对

无拉港州议员兼雪州社青团团长王诗棋就阿都拉萨被委任为律政司一事于2020年7月9日在无拉港发表文告: 针对曾在法庭上发表赵明福可能是“自己掐死自己”言论的阿都拉萨被委任为律政司一事,我感到非常失望,甚至对马来西亚如今的司法感到非常羞耻。赵明福含冤而逝即将迎来第十一周年,阿都拉萨却即将在他的死忌前两天正式上任为律政司,这真是对司法公正最大的讽刺。 赵明福逝世三年之后,也就是2012年,我制作了一部名为“坠落”的纪录片以梳理整个赵明福冤案。当时正在搜集资料的我,被阿都拉萨在法庭上公然耍宝演示赵明福如何“自己掐死自己”的录影深深地震撼了,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知所谓、不知廉耻的卑鄙律师。没想到,更不知所谓、不知廉耻的事情在如今的国盟政府管制之下继续发生,当时那个卑鄙律师,现在即将成为我们的律政司了。这是完全不可以被接受的。 司法的公正严明,是支撑一个国家的重要支柱,尤其是对于那些急需国家为他们在法律上讨回公道的人民来说,不偏不倚且勇于追求真相的司法机构,是可以维护他们权益的最后希望。阿都拉萨被委任为律政司这件事显示了国盟政府毫无怜悯人民之心,更暴露了他们意欲把独揽司法、狼狈为奸的最丑恶嘴脸!这样的举动,让举国上下的人民与还在苦苦寻求真相的赵家家属情何以堪! 最后,我再次强调雪州社青团与我的立场,我们坚决反对阿都拉萨被委任为律政司一事,在寻求赵明福冤案以及其他扣留是死亡事件的真相一事之上,我们将会继续斗争,知道真相大白、牺牲者沉冤得雪的一天。 “坠落”完整纪录片: 阿都拉萨表演“自己掐自己”的片段出现在第13:30分钟

反对登州新表演条例 王赛之应拿出实际行动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州议员暨雪州社青团团长王诗棋于2020年2月20日发表文告: 回应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王赛之文告:别当嘴巴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 针对登嘉楼州政府准备全面落实娱乐及文化表演新条例,拿督王赛之虽然作出了洋洋洒洒的抨击,但至今并没有任何实际的反对行动。 自509之后,马华就一直扮演双面人的角色。面对更为极端的巫伊联盟,非但没有大声谴责,反而张开双臂欢迎伊党的到来;一旦遇上有关华社的问题,就只敢以华文向华社逞英雄;一转头却向巫伊联盟讨摸头。 马华下野后,没有监督施政,提出有益的建议也就算了;反而还堕落成了巫伊种族主义的帮凶,在炒作分化种族的课题上推波助澜,令马来西亚的政局进一步沦陷,希盟的新政改革也因此举步维艰。 马华噤若寒蝉 然而,当伊党买奔驰、乱发花红及乱花公帑时,却不见马华有任何的谴责,连被贪污滥权丑闻缠身的纳吉夫妇,马华也没有苛责半句。 有人说换了位置换了脑袋,但这个说法套用在马华身上,似乎没有效。马华既使换了位置,脑袋还是一样,面对霸道的巫统、守旧的伊党只会选择沉默,还与其狼狈为奸。 最后我想呼吁马华若真还有一丝为民服务的精神,就应该效仿民政党退出国阵,赶快临崖勒马,别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拿出实际的行动,说服人民,不要只剩下那张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