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夷文并非如此可怕 艾德里:我也是华文源流学生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兼杜顺大区州议员艾德里在吉隆坡针对教育部建议在马来文科目纳入6页的爪夷文学习并扫除爪夷文学习恐惧发表的媒体文告: 部分社会人士对于马来文课本纳入爪夷文学习表示强烈不满。基于要提供儿童最好教育的基础,诸如爪夷文学习会加重学生的学习负担或者加重教师的教学负担的担心是没有错的。然而,如果因缺乏信息而假设错误或因没有明确认知而恐惧,导致怨言满天,情况将变得更糟糕。 从幼儿园到高中,我是华文源流学校的学生。我非常珍惜,虽然用华文教学,但也突出马来西亚其他文化的科目。对于我从华文课本中首次了解米南加保人的起源故事(虽然我的祖母是米南人),我还记忆犹新。此源流学校所倡导的准备学习多元化的精神应该持续下去。在认识爪夷文字母学习也该如此。 国语法令第9条文阐明,国语字体是罗马字,但在使用马来文时,并不禁止爪夷文书写。由于考虑到实际性和统一性,我们甚少使用爪夷文。 许多人并不理解,爪夷文其实是马来亚和新加坡独立前人民所使用的其中一种文字。随后,罗马字推行并成为马来文的官方文字。1980年代左右,爪夷文也被纳入马来文的教学课程。 如果细看爪夷文的历史,它确实源自阿拉伯文,但并不是直接抄取,而是经过一些调整以符合马来文。比如,“pa”“nya”“nga”这些字母和其他不在阿拉伯文里的字母。对于那些不熟悉爪夷文的人来说,可以想象:任何用罗马字朗读的马来文文本,如果转换为爪夷文,仍然具有相同的读音和意思。它不是全新的语言,它是一种书写形式,是马来文本身历史的一部分。 在爪夷文仍在使用的某个时期,我们可看见非马来族群在使用它,尤其是在宣传生意时,甚至是啤酒广告也可见爪夷文踪迹!说爪夷文是一种独特的马来西亚艺术和文字遗产也不为过。如果任何方面试图将爪夷文描述为他们的种族或宗教的绝对权力,那就是他们的错,而不是爪夷文的错失。 这6页关于爪夷文的介绍,纯粹是关于马来文曾使用爪夷文作为书面文字的历史介绍。正如我们在历史科中学习关于东南亚的早期文明,我们就如此学习马来文曾使用爪夷文的历史。其实,爪夷文如今仍使用中,尽管没有以前那么广泛了。 如果我们以教育的角度去看这涉及爪夷文介绍的6页课文,就能清楚了解它的目的不是要掌握爪夷文。那6页不足以让任何学生理解,更何况是掌握爪夷文。那介绍仅仅是马来文科涉及历史和艺术元素的附加单元。若称之为爪夷文书法艺术的介绍而非掌握爪夷文拼写,可能较为合适,也不夸张。 其实,如同教育部的解释,这爪夷文介绍完全没有以在小六鉴定考试(UPSR)和大马教育文凭(SPM)等大考中测试学生为目的,更何况是强迫学生们完全掌握爪夷文。 如果我们以敞开的心去理解什么是爪夷文,无论是国民学校或国民型学校的学生,其实都没有什么需要害怕的。爪夷文恐惧只是基于偏离现实真相而爆发的心理情绪。我们理应庆幸教育课程里的多元性,以便让马来西亚人民知道我国国民的多元性和独特性,除了知道马来文的起源和历史发展。 我恳请马来西亚人民把自己从任何形式的不理智恐惧中释放出来。无论是基于宗教的不理智恐惧,或是对于爪夷文的不理智恐惧。只有在我们都准备好松懈我们的焦虑,并且互相学习和理解后,才能达成和谐。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