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前朝案件审理完毕避嫌 反对党可任公账会主席

霹雳州甲巴央州议员许崇信医生于2019年3月28日发表文告: 反对党任公共账户委员会主席,须在前朝政府的案件被审理完毕后! 要求罗纳建迪辞去公共账户委员会(PAC)主席一职的风波在本周继续延烧。在周一就有大规模的国阵和伊党成员辞去公共账户委员会成员一职。同一天,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声称“大多数后座议员”都希望罗纳建迪下台。周二,律师公会前任主席安碧嘉表示,罗纳建迪应立即辞职或立即撤职。 作为希盟竞选宣言,第16条承诺的一部分,”公共账户委员会主席“一职将保留由反对党国会议员出任。林立迎表示希盟必须履行竞选宣言的承诺承诺,没有其他选择。安碧嘉也说”没有妥协的道理。“ 事实上,首相马哈迪已经同意找到一个好的候选人来代替罗纳建迪。反对党所提出的人选是巫统妇女组主席兼巴力士隆国会议员诺莱妮。她目前也是公共账户委员会的成员。 虽然诺莱妮的提名看似合理,但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则认为内阁应该选择在适当的时候才取代罗纳建迪。 公共账户委员会目前正在审理许多涉及数百万至数十亿令吉的案件,这些钱都是被前朝政府滥用或不翼而飞。 公共账户委员会的责任是负责审理当权政府的案件并提供制衡但希盟的前身是反对党。因此只有在前朝政府的案件被审理完毕后,国阵才能接任主席一职。如果处理的案件中或丑闻有涉及她或她的一方,主席应自行呈报以避免任何利益冲突。 其次,所有反对党的公共账户委员会成员应申报其资产以避免涉及任何贪污腐败的行为。由于所有希盟国会议员和政府高级官员已被要求申报其资产,反对党的国会议员也应在其被允许担任公共账户委员会主席或成员之前申报其收入和资产。没有任何比让纳吉,扎希,东姑安南,阿都阿兹和依沙沙末等面临指控的人成为公共账户委员会成员来检查政府开支来的更加荒谬。 第三,国阵和伊党也应该承诺,如果有一天他们重新赢得政权,公共账户委员会主席一职必须保留给反对党成员。这项修正案应将其写入国会章程常设,任何一方皆不可侵犯。我们不能让反对党持双重标准作业即他们是执政党还是反对党。 总而言之,一旦审理完所有涉及前朝政府的案件,希盟将履行竞选宣言的承诺即为国会反对党成员保留主席职位。公共账户委员会的反对党成员应该为本身不涉及任何贪污腐败的事件而感到光荣。相同的原理,当他们掌权时,也应同意通过并支持修改国会章程常设来维护国家的利益。

许崇信:政府医院放射治疗设备严重短缺

我们知道我国政府医院长年拨款不足,已经无法承担更多的病患人数。很多医院的医疗仪器已经过时,也欠缺医疗人员来照顾更多的病患。面对癌症病患,相关医疗设备更为严重短缺。保守估计我国国人在75岁时,平均每四位,将有一位是癌症患者,也预计在2020年时,癌症病患人数将增加15%。 很多癌症病患需进行放射治疗法来杀死包括脑癌、肺癌、乳癌、前列腺癌的癌细胞。通过此治疗法治疗的病患,有很高的康复及生存机会。这种进行放射治疗法的高端先进医疗机器称为电子直线加速器。 按照比例,每100万人口里,应该有8台机器备用,我国有3000万人口,理应拥有240台机器才足够应对我国癌症病患人数。 可悲的时,我国政府医院现有的电子直线加速器只有18台,占所需的机器数量的7.5%。我国政府医院尚需余下的92.5% 或222台电子直线加速器才能给予我国癌症病患最佳治疗服务。 就算把私人医院的38台加速器算进去,也只是占所需的240台的23。33%,根本无法给予癌症患者及时的治疗。 虽然政府宣称我国的医疗服务是世界最好之一, 但是我国却没有足够的医用电子直线加速器给癌症病患治病,尤其是急需即刻治疗的癌症患者。 更糟的是,我国尚有许多州属的医院没有该电子直线加速器,其中州属包括霹雳,吉打,槟城,玻璃市和彭亨。病患本身已经不适及疲弱,却被迫长途跋涉数百公里的路程至吉隆坡寻求治疗;不然就被迫支付庞大治疗费到私人医院寻求治疗。 讽刺的是,购买一台医用电子直线加速器的费用大约是1700万令吉至1960万令吉;建造隆新高铁的成本则是770亿令吉,相等于可以购买3928台加速器,超出我国所需的240台机器16.3倍。但是,在2015年-2017年期间,我国政府只拨出区区的3660万令吉购买两台加速器给沙巴和砂劳越。 由此可见,比起我国癌症病患,政府更关心飞机场和铁路的建设,即使实行了消费税,医疗方面拨款还是没获得提升。因此,我呼吁我国人民在来届大选,用手中一票投给希望联盟,让希盟政府为病患们带来更好的政策,确保我国国人的健康受保障。

许崇信:兴建医院当拉票工具 空头支票让人民白等

金宝区国会议员许崇信炮轰李志亮无视病人痛苦,将兴建金宝新县医院当作拉票工具。 金宝国会议员许崇信医生说,虽然2013年大选后马华失去金宝国会议席, 但是国阵仍执政中央,所有大大小小拨款全权由他们负责。因此,若真心为居民利益考量,大选过后也能实现承诺,在两年内兴建医院。马华虽失去国会议席,但是李志亮是上议员,另外霹雳行政议员里有马汉顺, 要兴建医院并不是难题。 更可笑的是,在这几年期间出现的消息都非常矛盾, 2013年时从医院方面得到的消息是政府已经着手准备兴建医院,接下来,在2017年时,通过国会答复才知道2013年后,政府已经因土地60%是湖水,需庞大花费来治地,而不打算兴建医院,转而和拉曼大学合作兴建该校校医。而上星期国会也书面答复许崇信问题,表明中央政府无意兴建金宝医院。然后,这个时候李志亮却表示若获选为金宝医院,将兴建金宝医院。 许氏指出, 廖中莱当时宣布了1亿5千万令吉拨款,更没说要赢了议席才兴建,结果人民却只是白等。马华若能2012年时开“空头支票”,现在也可能只是拉票工具,就如承认统考,一等就是几十年。这个现象像是在惩罚金宝居民,因为没把票投给马华候选人,所以取消兴建新医院的计划! 医院是救命的地方,不是休闲建设;身为执政成员党,应该先建好它才拉票,而不是要选票后才启动兴建计划。 “马华必须给予更具说服力的承诺才能让人民继续相信,就如我给的承诺,若希盟执政10年里还看不到医院,我的诊所将让金宝居民免费看病!” 许崇信强调,他是一名医生,他了解病患求医心态和焦虑, 金宝若能有个新县医院,除了方便之外,很多病患的疾病将及时获得治疗,金宝居民将会更健康,也将拯救很多性命。 因此,他希望金宝马华不要将医院仅仅成为拉票工具, 必须立刻要求中央拨款,无条件的将医院建好,造福居民。也同时希望金宝新县医院将不会遭遇巴里文打医院和斯里依斯干达医院一样的命运;州政府在2006年宣布在兴建前者,2008年宣布兴建后者,结果至今却无任何下文。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