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发中文文告乃宪法权利,拒绝《国阵之友》莫须有指控!

民主行动党雪兰莪社青团团长郑鸿杰于2018年6月25日,针对“财政部长林冠英捍卫发表中文文告”一事发表文告。 日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因在TRX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发表了中文翻译文告给中文媒体而遭到《国阵之友》以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强烈谴责。对此,郑鸿杰表示严厉谴责这个由巫统控制的脸书组织《国阵之友》,这个抱有极端种族主义的组织企图把事情给种族化。 财政部长林冠英提供中文翻译稿给中文媒体只不过是彰显大马的多元和捍卫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所赋予使用话语的权利。需知当天也有提供国语和英语文告,而非只发中文文告来取代国语文告。人民不要去听信这莫须有的指控和语言暴力。 郑鸿杰认为大马因为多元种族,宗教,文化和语言的和谐而显得珍贵,我们每一位都有责任实践开放的态度,避免一切的偏见和拒绝极端的声音。这也是新政府所期望的多元共存的新马来西亚,林冠英的这番举动也反应出新政府对其他母语的包容和尊重。而多元之间的包容和尊重,对未来建立一个更加团结和卓越的马来西亚是有很大的影响。 大马是属于所有公民的,不论其种族,宗教和语言是什么。我们必须捍卫宪法的完整性以达致多元共存的和谐社会。反之,散播极端种族主义和暴力语言只会破坏国家多元种族的和谐。如果在我们摆脱了国阵种族霸权的统治后还一直陷入他们的极端种族主义的恐惧中,那么这一次的改朝换代将会失去意义。 我非常支持林冠英的作法,也希望人民能给予新政府更多的鼓励与支持,让新政府更有决心去改革。让我们摆脱过去60年来活在国阵贪腐和霸权的阴影之下。

古晋双语路牌属多元文化 社青团声援陈莹颖吁撤控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于2021年3月24日(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谴责古晋北市市政局对古晋社青团前团长陈莹颖有关“双语路牌” 事件,今日遭到面控,并指有关的控状根本没有必要。古晋社青团成员贴中文路名的做法是善意的,目的是为了维护砂拉越多元文化的特色,并无任何破坏种族和谐的不良意图。 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崔慈恩发文告表示,古晋社青团为了捍卫多元文化,力保马来西亚及砂拉越多元民主文化,甚至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前就已经是非常普遍的情况,也是砂拉越人的骄傲。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声援与古晋前团长陈莹颖共同进退,并作为他们强大的后盾。 她指出,双语路牌是砂拉越多元文化的特色之一,古晋老街包括海唇街、青山道、花香街是古晋著名旅游景点,也见证华社在此谋生有逾百年历史。 “我国在华巫印裔、伊班、卡达山等民族的共同努力中发展,行动党及社青团会一直捍卫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维护多元特色。古晋社青团捍卫双语路牌之举,也获得古晋市民的支持。” 崔慈恩也表示,古晋社青团的举动是好意,加上“双语路牌”的风波已经平息。古晋北市市政局的应该是捍卫多元文化及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并要求检察官撤回控状,勿再破坏种族和谐。 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3月24日(星期三)针对砂拉越社青团同志面控一事的新闻文告: 尊重砂拉越文化多元精神  郑鸿杰捍卫砂社青团同志 前古晋行动党社青团团长陈莹颖为彰显文化多元之精神,于2020年在数个古晋路牌贴上中文路名,于日前被控对地方议会或政府财产作出犯罪行为,一旦罪成,初犯可被判罚款1500令吉。 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捍卫陈莹颖坚持砂拉越路牌需要有中文路名,以维护砂拉越多元文化,民族和谐与团结的精神。 郑鸿杰表示,双语路牌早在砂拉越参与及成立马来西亚前就已存在,当时候砂拉越更在多个路牌同时使用国语,英语及华语三大语言,成为该州独特的文化的同时,也向全国展现了尊重多元文化典范。 许多西马的人民由于不了解东马的中庸与多元文化特征,才会针对贴上中文路的举措妄加批评, 引起社会轩然大波。 事实上,学习和使用母语是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所赋予和保障人民的基本权益,而第152条文(2)亦赋予政府维护其他族群语言的使用和学习的权力。 古晋市一直以来都有中文路牌,然而,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却在近期莫名其妙“被消失”。砂拉越行动党多次质问现任砂州首长阿邦佐和州政府,却一直得不到回应,因此古晋行动党社青团才毅然贴上中文路名,以便恢复路名和持续捍卫砂拉越的多元文化精神。 有鉴于此,古晋社青团贴上中文路牌的做法是履行宪法赋予人民的基本权利,更凸显砂拉越和我国各族之间互相尊重和发扬多元文化的珍贵特质,应该获得各界赞扬和支持。 此外,已故砂拉越首长阿迪南亦曾在2015年同意路牌设有中文名字的措施。因此,砂拉越社青团是基于地方政府和州政府没有遵循之前首长的决定,迟迟不添加华语路名才采取相应行动,根本不是所谓的损坏或破坏地方议会或政府的财产。 郑鸿杰表示,针对双语路牌风波,古晋社青团于2020年已达致共识,把张贴的中文路名贴纸拆除,同时陈莹颖同志也亲自前往古晋北市市政局领取罚单,故此,他希望地方政府及有关当局不要再针对此事件采取进一步秋后算账的行动。

瓦塔慕迪不应被辞职 莫让种族主义份子一再有机可趁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针对日前瓦塔慕迪遭各方呼声受促辞职一事发表文告,捍卫瓦塔慕迪。 郑鸿杰认为,目前要求瓦塔慕迪辞职的指控都是毫无根据的污蔑。以 "斯里马哈马里安曼兴都庙的暴力事件" 为由要求瓦塔慕迪辞职,却放任致死莫哈末阿迪的凶手逍遥法外,这根本就是有意让瓦塔慕迪成为整起事件的带罪羔羊。政府应该秉持着公平公正公开的态度迅速处理莫哈末阿迪的案件,将凶手早日绳之以法,而非本末倒置地纵容蠢蠢欲动的滋事者们,甚至如今还欲让事件增加多一位受害者,让积极关注事件的瓦塔慕迪成为事件的带罪羔羊。 郑鸿杰继而表示,政府不应继续让事件被有心人士利用来进行任何种族关系的煽动,甚至是借此玩弄政治手段。国家在兴都庙的骚乱事件上,已经失去太多,如今不应再让任何人或单位借此事再挑起任何事端。否则,这将让伺机而动的投机分子滋事份子及种族主义份子,有了再次煽动事件的可能!新政府应在此关键时刻展示出对改革的坚决,对暴力事件的零容忍。对付真正的凶手,而不是随着无依据的指控进行政治问责。 此外,郑鸿杰也认为,政府与全体国民都不应再受到巫统、伊斯兰党及投机份子在 ICERD 课题、兴都庙骚乱事件上的煽动。瓦塔慕迪支持 ICERD 协议之举,不应该成为其被辞职的原由,国家不应再坠入巫统及依斯兰党的圈套。更何况,国内目前对族群平等议题避而唯恐不及的议员多一个很多,少一个很少。瓦塔慕迪过去一直致力于为国内印裔社群斗争,更曾因此流亡海外。在捍卫族群平等及支持ICERD的事件上,瓦塔慕迪亦是不遗余力,如此积极捍卫族群正义的部长不该因为蠢蠢欲动的种族主义份子提出的各种不符事实的污蔑,而有任何被离职的可能。 最后,郑鸿杰呼吁政府不要一再因为某些极端分子的挑衅而放软姿态,因为这将加剧种族主义问题的滋长。任何的种族主义、种族政治和种族政策都是阻碍国家进步和团结的绊脚石。 国家在 509 改朝换代后开启新篇,启动了我们的民主进程。如今我们更不应满足于现状。除了经济上要取得成就,政府也有责任向人民展示改革的决心,提倡及贯彻正确价值观,让新马来西亚时代的人民,不再因种族、宗教、语言或身份背景而形成对立,积极保障各族群的权益,并打造平等对待各族群,消除种族歧视的马来西亚。

感谢人民支持 对抗政治迫害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表示民主行动党在过去发起“每人10令吉”的一周募款运动,呼吁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反抗对于林冠英的政治迫害,以期协助支付庞大的保释金,目前已筹到约3百94万零吉。充分反应公众对林冠英的信任与支持。 郑鸿杰表示,十分感激全国人民的慷慨解囊,也令现在士气最低落的时候让行动党全体同志感到感动和鼓舞。最近的政治挫折只是暂时的,在人民的支持下,我们将会变得更坚强,我们会继续为建立更美好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奋斗。 我们都知道林冠英与其他希盟领袖一直都是现在后门政府的眼中钉。林冠英身为行动党秘书长,国盟政府为了巩固他们的腐败政权,正计划对付在野党政治人物和公民社会人士。 社青团严厉批判国盟政府独裁之暴行。林冠英以及其妻子周玉清在面对暴政打压,政治迫害时我们必须全力声援他们在法庭的抗争。公正无私的司法制度是我们民主社会的基石,更是人民权利与自由的保护伞,我们必须相信法庭能够公正无私地判案,还他俩清白。 一个健全的民主社会,必须是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由现在国盟政府所领导的马来西亚正朝向失败国家的方向前进,干预司法,贪腐滥权,国家领导层的道德急剧恶化。因此我们必须团结和强化所有的反对力量,团结站在同一阵线,拯救马来西亚。

勇敢揭发老师却卷入诽谤诉讼 社青团声援艾因并提供法律援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8月5日所发文告: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声援因揭发校内体育老师开强暴笑话而在日前卷入诽谤诉讼的中学生艾因(Ain Husniza),并愿意为她提出相应的法律援助。郑鸿杰表示,艾因勇敢地为校园安全吹哨,引起社会关注教育体制问题后,在过去数月被包括教育工作者在内的群体用言语进行人身攻击和抹黑,教育部却对其遭遇坐视不理。正因如此,该名涉嫌开强暴玩笑的教师才敢公然以诽谤为由发律师函于艾因,并索偿一百万令吉。 郑鸿杰斥责该教师厚颜无耻,并要求教育部马上令其停职查办。除此之外,该项调查的程序与结果应向公众完全公开,否则教育部的办事文化难以再取信于人。

马大校方应捍卫 学术与言论自由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发文告敦促马大校方捍卫马大生的学术与言论自由。马大新青年日前在面子书发文表示元首不应该干预国家政治,其文告引起社会高度关注与评论。马大校方随后发文回应,将全面彻查此次的事件。 郑鸿杰对马大校方的举动表示失望。学生才是校园的主体,马大校方应该是学生的保护伞,而不是依附于权力的鹰爪。马大校方全面彻查学生的举措,根本是在变相打压学生,试图在校园散播白色恐怖,钳制学生的批判思考。 马大校方在此事件的回应,不只打压学生的言论与学术自由,更彰显了校方完全没有尊重大学的独立之精神。校方不应该因为外界的言论而对学术与言论自由的信念有所动摇。马大校方在教育学生批判与独立思考之前,应该以身作则,把大学生应有的学术与言论自由权益及大学该有的民主精神归还于学生。在争议面前,校方应该作为学生的保护伞,极力捍卫学生的言论与学术自由,而不是第一时间与学生切割并采取行动对付学生,愈加压缩校园的学术与言论自由空间。 另外,郑鸿杰也认为马大新青年是基于我国君主立宪的制度下,援引了联邦宪法第10条款来支撑表达他们的看法。马来西亚作为一个民主多元的社会,应该尊重学术与言论自由,并且更多包容与支持学生运动,遵守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等基本权益。 最后,郑鸿杰表示,言论与学术自由是一所优秀的大学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大学绝不只是传授知识的地方而已。一所没有尊重【校园自主,学生自治】精神的大学,不能算是优秀的大学。希望马大校方秉持自主独立之精神经营大学,停止彻查及变相打压学生的各种手段。

郑鸿杰反對政府推伊法案 促优先助民抗疫复苏经济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9月20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反对沙比里政府推行《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法案》(355法案)及《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等伊斯兰法案,并疾呼我国纠错的时间已所剩无几,若再冥顽不灵地炒作种族宗教课题,最终将把国家推入万丈深渊。 郑鸿杰批评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延续慕尤丁作风,在疫情关头仍把巩固权力置于国家利益之前。他直指沙比里此时启动355法案,不仅是获取伊斯兰党支持任相的交易,也是想塑造本身作为马来穆斯林捍卫者的形象。 郑鸿杰指出,法律界于多年前便指出355法案违反宪法精神。宪法阐明州政府可立法管制穆斯林的宗教事务,落在联邦政府管辖范围内的事项除外。沙比里政府并未公布355法案的全文,但355法案若涉及刑事法典或任何联邦法律管制的罪行,如非自然性行为,偷窃,强奸等,势必与宪法冲突;若欲完整立法落实,则非修宪不可。只要希盟否决修宪,该修正案便无法通过。然而,沙比里谋求的是以分裂社会为代价的个人英雄秀,且不通过的损失大多由伊党承受,可谓损人利己之政治操盘。 郑鸿杰也认为哈迪阿旺引领下的伊党在宗教立法议题上一直撒谎,其承诺全然不可相信。例如伊党过去表示政纲焦点只会影响穆斯林,然而随着他们加入国盟政府后,先是发生吉打州取消大宝森节特价,接着联邦直辖区限制烈酒贩售,近期又提倡关闭赌场与夜店。他表示伊党的野心绝对不只是为伊刑法立法,他们也会染指一般刑事法,不停侵犯非穆斯林的生活。 他同时也分析虽然联邦宪法第11(4)条文中已限制非穆斯林对穆斯林传教的行为,然而伊党主推的《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目的是对非穆斯林的宗教活动设立更多具体限制,并把“什么行为涉及向穆斯林传教”的诠释权牢控在执法单位手上。例如在马来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也预计会被他们纳入非法范围中。

消失72小时,慢三拍部长魏家祥究竟去了哪里?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0年3月20日发表文告: 限行令自17日开始执行以来,国民联盟后门交通部长魏家祥已消失长达72小时,一直到昨晚8时25分透过面子书报告行程才出现。 对此,社青团感到非常遗憾,并希望魏家祥交代以下数项疑问: 1. 在限行令实行当天,掌管国内主要交通的一大部门交通部明显失去功能,在当天并没有任何指挥。因限行令导致的恐慌返乡潮,民众挤爆各大车站,特别是南湖镇总站,让车站顿时变成了传播病毒的巨大温床。昨日确诊者从新山搭巴士去关丹导致40名乘客曝露在感染的风险就是最好的例子,更可怕的是,此例子只是冰山一角。 对此,魏家祥应该如实交代过去72小时到底做了什么以及当天的处理机制?而接下来交通部会推出什么措施以避免再度发生类似闹剧。 2. 魏家祥也必须交代为何在限行令实行2天后才慢半拍宣布关闭陆路交通局、陆路交通机构、沙砂商业车执照局及邮政服务柜台。此慢半拍的举动导致政府服务柜台成为另外一个传播病毒的温床,危及民众和前线公务员的生命。对此,魏家祥为何在命令上慢半拍,是无法掌握现状或者搞不清楚状况? 3. 限行令颁布两天之后,魏家祥才出来厘清运输业者的疑问,表示运送日常用品的司机可以照常上路。过去长达两天,运输司机陷入彷徨无助,无法取得正确资讯是否继续运作。魏家祥这慢三拍的举动已影响国内输送链,市场供应受到严重影响,也导致业者无所适从,而政府又会采取什么行动确保运输司机的卫生安全? 4. 国内不少关键服务行业(Essential Services)的员工需要乘搭公共交通上班,对此交通部有什么政策来确保他们安全上班之余卫生安全也得到保障。 社青团希望在来临的日子,尤其是国内防疫的期间,魏家祥不要继续静静,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处理公务又慢三拍,虽然是后门政府部长,可是这个时候必须更尽心为人民服务! 社青团总秘书 郑鸿杰

郑鸿杰轰警方逮捕莎拉 社青团愿提供法律援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7月30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炮轰警方昨日以《煽动法令》第4(1)条文逮捕和扣留社运份子莎拉(Sarah Irdina),为国盟政府草木皆兵,滥权钳制异议的恶举,并呼吁警方立即释放莎拉和停止骚扰发动集会的社运份子。 郑鸿杰痛斥,警方动用煽动法令调查大专生,是配合国盟塑造寒蝉效应,扼杀青年批判腐败政治的改革之声。他以本身参与学生运动的经历为例,过往发动和集会的学生大多由校方施予纪律处分,然而国盟上台后却直接让警方以多种恶法开查大专生,形同警队配合威权政府升级恐吓。

郑鸿杰讥伊党玻璃心 刻意煽动威士忌课题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10月18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抨击伊斯兰党宗教师理事会要求关闭TIMAH威斯忌酒厂是恶意上纲上线的言论,并呼吁各界停止对他者文化过敏的玻璃心文化,认清我国为多元世俗社会的现实。 郑鸿杰针对伊党声称必须关闭涉及酒厂,以避免更多酒厂设立而反驳道,我国法律原本就禁止向穆斯林贩售含酒精饮料,因此要求关闭酒厂的呼声已经与捍卫穆斯林信仰无关,而是伊党欲对非穆斯林的生活習慣进行道德监管(Moral Policing)。 “伊党的极端主张无法代表我国非穆斯林社群,也无权剥夺和压制非穆斯林生活习惯。他们应该停止煽动社会对立,专注国家复苏的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