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仑农友吁政府改善蔬果花出口程序

马来西亚生产力机构(Malaysia Productivity Corporation,MPC)日前在金马仑国尊酒店成功举办一场集合农业部,大马检疫及检验局(MAQIS), 大马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与金马仑农友的四方会谈。此会谈针对马来西亚农业出口所面对的挑战与困境交换意见,共有约50人踊跃出席。 在交流会上,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办公室主任何子扬表示,目前本地蔬菜的评级、包装与标签(GPL)规范存在着许多重叠的地方,让出口农产品的业者被逼输入重复性的资料,增加处理非关税壁垒所需的人力和时间。 何子扬披露,我国蔬菜花果的出口规范中的重叠性与繁文缛节存在已久,长久下来势必削弱我国的农产品出口优势。他在交流会上要求政府正视出口业者面对的困境,检讨每一项规范作业的必要性,将重叠的规范加以整合,让农产品出口业者无需浪费额外的时间,人力与资源,进而提升国家出口农产品的竞争力,协助达成联邦政府逐步强化农业领域的经济调整方针。 金马仑花业协会副主席黄承毅在对话会,也以各类数据讲解金马仑花业的出口成绩,点出整个花业出口的行业都有逐渐没落的趋势,并且在未来可能被东盟中的后起之秀越南超越。黄承毅认为马来西亚过多且繁重的非关税壁垒正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导致农民在出口农产品方面必须应付许多困难,耗时与重复的程序,进而使到我国农业的出口逐渐失去竞争力。 此外,金马仑菜农公会总务蔡依锰认同非关税壁垒对农业出口带来的影响。他认为政府应该尽量减少出口的繁文缛节,降低出口农产品所需要的费用,以行动鼓励本地农民提高农业生产力,为国家的农业打下坚实基础,同时也能让更多的农产品出口到国外为国家带来丰厚收入。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国际单位助理秘书罗斯丽莎感谢出席者踊跃发问与分享看法,并表示该部门将仔细研究各项建议的可行性,解决农民在出口方面所面对的困难。 出席会谈者包括大马联邦农业销售局代表阿祖万,大马检疫及检验局政策与策划单位主任沙祖万,金马仑花业协会李丙富,金马仑菜车车主公会主席关毅夫,金马仑农业协会理事谢睿腾。

赞助投保农友意外保险 张玉刚:抛砖引玉为农友谋保障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赞助金马仑50名农友投保农业银行所推介的个人意外保险(Takaful Kasih Plus),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之效果,与农业组织和雇主们群策群力建设金马仑农友们的安全福利保障,进而提升工友们的生产力,加强金马仑农业的竞争力。 农业银行推介的这项个人意外保险优惠配套,公开让所有我国公民和合法外劳投保,提供24小时全天候保障,保障范围概括意外死亡、终身残疾、殡葬费用、医疗费用以及住院费用,投保配套从一年RM10.60起,亦可选择投保最高RM316之配套,意外死亡保障高达RM300千。 张玉刚出席支票移交仪式时表示,这次的赞助主要跟金马仑5大农业组织合作,即金马仑菜农公会、金马仑花业公会、金马仑马来人小园主公会、金马仑印度人小园主公会和金马仑农业协会,并计划在明年计划把受惠劳工增加至100人。他也呼吁金马仑农业园主积极配合菜农公会为受雇劳工签购该保障计划,因为雇主们也能够通过该计划受惠,避免因员工受伤而蒙受不菲的治疗费用。 张玉刚表示,他刚从德国的社会建设考察之旅归来,实地考察德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如何推动国家经济发展。德国自1883年创建社会福利制度以来,就致力于建立一个全面的社会保障制度,作为社会市场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张社会保障网保障了其国民的生存权利,让他们在面临疾病、工伤事故、失业、残疾、衰老以及死亡风险的时候,获得全面的社会保障。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16年统计,调查的38个国家中,德国每人每年总计工作1,363小时,即每天工作约7小时,是平均工时最低的国家,而世界经济论坛的《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德国被评为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国家之一,排名世界第5,尤其在创新、劳动市场灵活度和雇员保护方面获得极高评价。这意味着德国的高福利社会非但没有拖垮经济,反而在全球各国备受全球经济恶化困扰之际,仍能维持高就业率和高生产力,是世界最具竞争力的高技术及工业国家之一。” 他说,员工是公司最宝贵的资产,提供更好的保障和福利,并不会让公司失去竞争力,反而会促使产业升级和技术转型,以避免调入依赖廉价劳力来生产的困境和陷阱。二战后的德国满目疮痍、百废待兴,但却迅速重建。扭转乾坤成为工业强国,其“社会市场经济”虽然有与我国制度有着根本的不同,但德国在经济发展、社会保障、关注民生等方面的成功之处,仍然有许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图1解说:张玉刚(右7)在金马仑新村发展官罗良丰(右5)和金马仑菜农公会总务蔡依锰(右6)的见证下,移交支票给金马仑农业银行经理沙鲁尼占(右8)

农业局呼吁农友踊跃申请myGAP ...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8月21日发表新闻文告。 由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与金马仑农业局联合举办的“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认证说明会”,日前成功在金马伦蒂蒂旺沙酒店会议室举行,共有近20位金马仑各农业组织代表以及农民出席。 举办说明会的目的在于让金马仑农民了解并获得属于最低门槛的"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认证的资讯,以便能保障自身农产品的安全与品质之余,也逐步扩大市场,获得更多国内外消费者的认可和青睐。 丹那拉达区州议员办公室积极响应农业部号召,致力推动"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的认证工作,希望协助金马仑农业逐步升级及转型,朝向高原农业的永续发展。 金马仑农业局在说明会中向出席者介绍申请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认证的重要性,也一并解释申请认证的方式以及所需要注意的事项,鼓励金马仑农民积极申请认证。 此外,与会者亦向农业局踊跃发问,包括询问获得认证所带来的好处,也希望农业局能加速批准农民的认证申请。金马仑农业局局长萨斯万(Mohd Shazwan)承诺将给予农民充分的协助,加快效率让符合资格的农民尽快获得大马良好农业规范认证。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办公室主任何子扬表示,当人口不断增加,土地不断减少,粮食生产已成为全球最注重的一个行业。当局也探讨在当地成立农业合作社,更有效管理及规划种植计划,也可以建立自己的平台,共享资讯与资源,维持市场供应量,以便产品价格可以稳定,而农民也有稳定的收入。 金马仑菜农公会总务蔡依锰表示,仅仅推动myGAP不足以推动农友把产业转型和升级,他呼吁政府,在农民津贴方面,能多给予辅助,并且推动更多现代化农业技术,使到本地农作物市场得以扩展,农民也能获得保障和鼓励。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办公室与金马仑农业局将持续合作,并计划在金马仑甘榜拉惹举办下一站的说明会,让更多的金马仑农民获得申请认证的资讯,一起推动金马仑高原农业的转型及升级。 图1:金马仑各农业组织代表在会议后大合照,左3起为蔡依锰、萨斯万和何子扬。 

协助州政府摧毁菜园地 马华助纣为虐满口谎言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金马仑碧兰璋新镇支部主席黄文源于2019年3月29日针对金马仑马华于《星洲日报》发表诬蔑联邦政府的言论发表文告 : 金马仑碧兰璋新镇支部主席黄文源炮轰马华金马仑区会妇女组主席陈珠娟,不但没有在金马仑摧毁菜园事件上为菜农们请命,更在媒体上信口雌黄,诬蔑中央政府指示州政府采取执法行动。 根据《星洲日报》3月29日的夜报全国版第4页报道,陈珠娟表示马华公会已经尽全力阻止州政府展延执法行动,更捏造谎言指责联邦政府,以大臣之名宣告执法行动是中央政府所指示的。 黄文源表示,现今资讯科技发达,要揭破马华的谎言一点也不难。自州政府于2月25日展开第一轮执法行动以来,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多次发表有关声明,都没有提起过该执法行动是联邦政府所指示的,而且彭亨州秘书沙列胡丁于3月8日已声明,这项执法行动是2月1日由他所主持的金马仑执法行动委员会所决定的。 “我要提醒金马仑马华公会,土地事务是州政府的绝对权限,这是妇孺皆知的常识,身为彭亨州执政党一份子的马华不要协助州政府摧毁菜农园地之后,把责任归咎于联邦政府,敢做不敢当是非常无耻的行为。” 黄文源指出,自执法行动展开以来,金马仑马华各个领袖都没有拜访过涉及菜农,协助他们与州政府展开对话,寻求双赢的对策。甚至当州务大臣与前首相纳吉及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莫哈末南利于3月8日前来金马仑展开一连3天的巡回之旅,马华一众领袖宁愿跟大臣同庆共舞,也不愿意协助欲与大臣对话的菜农,让菜农望门兴叹。 他表示,通过金马仑摧毁菜园事件,证明了马华已经沦为巫统的帮凶爪牙,不但没有为菜农请命,反而信口开河把责任归咎联邦政府,难怪会多次被金马仑人民唾弃。 图说:黄文源(中)陪同槟州副首长拉玛沙米(右1)巡视被摧毁的菜园,并向其解说执法行动的来龙去脉。 https://wanrosdy.com/maklum-balas-persatuan-pekebun-keci-chl/ https://www.sinarharian.com.my/article/17038/EDISI/Pahang/61-kebun-haram-kena-tindakan

联邦政府为金马仑捎喜讯 多项发展工程正式展开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3月22日发表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出席金马仑县行动委员会会议之后披露,联邦政府为金马仑人民捎来多项喜讯,多个基础设施发展计划已获拨款下方并正式开跑,其中包括耗费960万令吉的瓜拉德拉49碑路(Jalan Terisu)的扩建及修补工程和5000万令吉的冷力河防洪工程。 张玉刚表示,这几项基础发展工程,金马仑人民期待已久,虽然工程计划是前朝政府所拟定的,但是资金却迟迟无法下放,拖了好几年也对当地人民造成极大的不变。其中瓜拉德拉49碑路(Jalan Terisu)的扩建及修补工程,长达1.3公里並涵盖3个Terisu原住民村庄,该道路也扩建至5公尺阔,以及修建该路段的2座桥。 “瓜拉德拉49碑路预计会在年尾竣工,而长达1.1公里的冷力河防洪工程则预计会在2020年第三季度竣工。我希望工程部和水利灌溉局能够加紧督工,确保工程能够顺利安全地如期完成,造福人民。” 张玉刚说,在多次游说之下,财政部也为金马仑人民捎来一项好消息,于3月8日要求公共工程部展开勘察,以提升及扩建金马仑美兰村一带的联邦公路(FT 59)。他指出,这项扩建工程能够舒缓美兰村一带的交通阻塞问题,特别是在周末及学校假期,这一段路是造成金马仑大塞车的瓶颈处。 “全民新政,梦想成真,希盟政府并不会因为输掉了金马仑高原国席就忽略金马仑的发展,也不会等到要大选的时候才来临时抱佛脚,希盟政府秉承以民为本的原则,时时刻刻关注金马仑人民的需求,以民之所望为施政所向,造福全民。” 图说:张玉刚(右4)和彭亨州发展局总监拿督英德拉祖基菲礼(右2)于金马仑县行动委员会会议之后,巡视金马仑各处发展计划。  

纳吉试图依靠金马仑重选来个政治翻身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17日(星期四)在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通过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创造政治回归,甚至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的5点计划,以便合法化他前任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 国阵改变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活动日程表,从两天的时间变成4天的节目,显示了两件事: 首先,国阵深信由于他们采取的提名策略,推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因此能以巨大的差距,轻易在金马仑高原重选中胜出。南利是一名前高阶警官;以及 其次,加强通过金马仑高原重选以创造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甚至让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以便合法化他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类似一马公司的腐败丑闻,如联土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新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的丑闻。 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至少有5个关键的要素,也就是: 选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参加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重选; 延长纳吉在金马仑高原重选原本的两天(1月18和19日)活动日程表,变成1月17至20日(星期四至星期日)的4天紧凑的节目; 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投入补选活动,虽然他们需要和伊斯兰党组成联合阵线,即使马华公会正公开要求解散国阵,而国大党得交出它的金马仑高原传统国会议席,让它与马华公会同样处于在国会只有单一席位的水平; 纳吉的老兵在金马仑高原重选的竞选活动中露面,如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昨天突然出现在金马仑高原,虽然自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被拉下联邦政府的位置后,他已经消失在政治舞台长达8个月,甚至消失在巫统的政治里;以及 由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率领的伊斯兰党领导层所展现的支持。哈迪阿旺将于星期日在金马仑高原助选。根据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的说法,基于“信徒大团结”,其他会在补选中为国阵助选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精神领袖哈欣耶新、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副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山苏里和总秘书达基尤丁。 由于伊斯兰党在上一届全国大选获得金马仑高原14.73%的选票,国阵相信只要它能获得伊斯兰党候选人旺马哈迪于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五角战中,所获得的3,587张选票,它就能胜出。 虽然纳吉被39项的贪污、监守自盗和滥权的刑事提控狠狠掴了一巴掌,他的对策是一直到2023年的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拖延他任何控状的最后判决,包括所有阶段的上诉和实行任何监禁的裁决。 如果国阵能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拿下布城,而纳吉重新担任首相,那么他将挫败基于他在首相任期内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的刑事罪行,而把他监禁在双溪毛糯监狱的任何努力。 金马仑高原重选将为纳吉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重新担任首相的新方案掀开序幕。这结果将让他对一马公司丑闻免责和免于刑罚。因此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才会扮演那么温顺和服从的角色,和伊斯兰党在补选中成为战友,即使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最近才声明,一个腐败的穆斯林,在任何情况下都比一个诚实和敬畏神明的非穆斯林更好。 林吉祥

金马仑要胜选需靠奇迹 林吉祥:新大马VS 旧大马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10日(星期四)在碧兰璋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金马仑的希望联盟补选职工需要奇迹才能为马诺佳仁取得金马仑补选胜利,正如我们也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奇迹中落败。 金马仑的希望联盟补选职工需要在接下来两周内创造奇迹才能为马诺佳仁取得金马仑补选胜利。 这是因为希望联盟也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奇迹中在金马仑选区落败,我们在当天目睹了国家六十年历史上首次的和平及民主地政权转移。它促使马来西亚被最近发布的经济学家情报单位(EIU)的2018年度民主指数形容为东南亚民主国家中的“光点”。 马来西亚在2018年度民主指数中的排名比她的东南亚邻国还高,并被列为一个逐渐民主化的国家的典范,我们的分数整体上都有进步。诚然,第十四届大选的历史性成绩让马来西亚在165个独立主权国家和两个国家领土中位列第52名,比新加坡(第66名)高出14个名次,也比菲律宾(第53名)高一个名次。 马来西亚在这份最新的EIU报告中被点名为区域内的“光点”,随着去年5月9日大选之后。希望联盟在那场大选中终结国阵长达61年的掌权。 报告说道:“在野党候选人在2018年的亚洲主要选举中的胜利,加强了这个区域在选举过程和多元主义的分数。” 它也表示,首相马哈迪医生的胜利是“令人惊叹”的,尽管大选存在着选区划分不公的现象。 但即便马来西亚取得亮眼的进步,国家仍然处于“有缺陷的民主国家”的组别里,总得分是6.88。 要是希望联盟能够在2018年5月9日在金马仑胜出的话,马来西亚在2018年度民主指数的排名将会更高,这将成为希望联盟要在1月26日的金马仑补选中获胜,所要克服的障碍。 还有如果国阵派遣前原住民高级警官蓝利莫哈末诺上阵的话,希望联盟的胜算将会更低。蓝利是国家史上职位最高的原住民警官。 蓝利也是来自色迈(Semai)部落的,金马仑国会选区里的22%原住民选民当中的大部分都是来自这个部落。 可悲和极不幸的是,像蓝利这样有名望和优秀背景的原住民并没有在巫统掌权的时候被派遣上阵,不然他就可以出任副部长或甚至是正部长,并终止对原住民社群的忽略和边缘化,把他们带进国家的主流发展里。 原住民社群持续陷入贫困、落后、被忽略和边缘化的一个迹象就是,尽管国家独立六十年了,但JAKOA仍然还是没能解决马来西亚原住民社群的贫困、落后、被忽略和边缘化的问题。就连JAKOA也是直到八个月前才迎来该局史上首位的原住民总监,而JAKOA职员中的原住民比例不到22%。 今时今日的巫统背负着窃国罪行的包袱,它已经奄奄一息,因为它现在竟然还要仰赖于它以前最主要的对手伊斯兰党的救命援助。 希望联盟代表着未来,而金马仑补选事实上是希望联盟在四年后的第十五届大选能够赢得彭亨州政权的起点,而这将有助于解决原住民旷日持久的土地问题。 巫统如今代表着过去,它已经被贪婪、滥权和窃国罪行所腐蚀。即使有伊斯兰党的支持,马来西亚也绝不可再回到巫统的窃国的过去,因为马来西亚所有社群的未来是属于民主、良好管治、法治和公正的。 有鉴于此,金马仑补选不再只是个别人士或政党联盟的战役,而是更重要的马来西亚的未来和过去之间的战役,一边是马来西亚所有社群都能享有民主、良好管治、法治和公正的新马来西亚;另一边则是伪民主、差劲领导、失败国家和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旧马来西亚。 这就是为什么金马仑的希望联盟补选职工需要奇迹,因为他们得创造出比2018年5月9日还要更大的奇迹! 林吉祥

纳吉失信于原住民 聚焦丑闻忽略发展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6日(星期六)在金马仑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 作为首相,纳吉失信于原住民,因为他聚焦于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丑闻,而不是将原住民纳入国家发展主流。 金马仑高原选民脑海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中,前首相纳吉将自己定位为国阵的主要发言人。 纳吉在北根说,他相信国阵将在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中保住胜利。 身为前首相,为什么纳吉不会因为举行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原因是金钱政治、买票和腐败的选举行为而感到羞耻? 我说过,希望联盟赢得金马仑高原补选需要一个奇迹,因为这个席位一直是国阵的堡垒。这可以从我国历史上,其他联盟从未赢得这个席位而证明。 然而,从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的历史性结果开始,我们正处于政治奇迹的时代。尽管纳吉信心满满能够在第14届全国大选取胜,甚至是重新赢得国阵在10年前的2018年第12届全国大选中,失去的三分之二大多数国会议席。 因此,金马仑高原补选是第二次证明纳吉错误的机会——这次是由金马仑高原选民来证明。 遗憾的是,纳吉正在诉诸廉价和低级政治,以至于原住民发展局总监拿督阿吉斯需要发出声明,以驳斥前首相针对希望联盟政府没有在2019年财政预算中,为原住民社区提供拨款的指控。 阿吉斯说,希望联盟政府拨款1亿令吉用于全国原住民社区的发展和福利,而重点将放在道路的建设和提升上,利于原住民的日常活动,以提高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 纳吉还针对我说国阵前政府忽略了原住民而攻击我。 毋庸置疑,身为第6任首相长达8年,纳吉失信于原住民,因为他聚焦于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丑闻,以及跟一马公司相关的其他丑闻:联邦土地发展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兴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而不是将原住民纳入国家发展主流。 纳吉是否准备将一马公司丑闻和跟一马公司相关的一系列丑闻中所挥霍的公共资金总额,与他作为首相的8年期间,用于原住民发展的总开销相比较? 原住民发展局经历了60年历史,只有大约30%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是原住民,以及两名原住民发展局的州总监来自原住民社群,这是令人沮丧的耻辱。事实上,原住民发展局成立60年后的今天,原本应该有至少70%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和所有原住民发展局州总监都来自原住民社群。 金马仑国会选区有27个原住民村落,住着1,673个家庭,总人口是6,976人。 如果纳吉不是把他的注意力和精力聚集在一马公司丑闻以及其他与一马公司相关的丑闻之上,被腐败和滥权所束缚以至于马来西亚被世界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反之是把更多的资金和资源用于原住民的发展,那么今天金马仑高原原住民的困境就不会如此恶劣。 在这个信息以光速传输的互联网时代,纳吉可以否认金马仑高原选区的大约20%原住民还活在没有电流供应的地区吗? 纳吉能不能为他所理解的原住民发展局已经全面成功的意思下个定义? 林吉祥

国大党应该马上退出国阵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7日(星期一)与金马仑高原希望联盟选候选人马诺佳南和碧兰樟新镇民主行动党领袖走访甘榜拉惹后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大党应该马上退出国阵,因为他被拒绝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参选 现在已经很明显,国大党不被允许在金马仑高原补选中参选。 巫统将参加补选。 自从独立以来的60年里,巫统从来没有在金马仑高原参选,而最近的事态发展显示,就其他国阵成员党而言,巫统的态度是傲慢的。 如果还剩下一些荣誉或尊严,国大党应该立即退出国阵,因为它不应该是另一个马华公会。

行动党候选人玛诺佳南(M Manogaran)再度披甲上阵

希盟今日宣布,这次金马仑的重选,将由行动党候选人玛诺佳南(M Manogaran)再度披甲上阵。 希盟总裁马哈迪是在今日的希盟主席理事会后,对记者宣布,将委派在第14届大选中上阵金马仑选区的玛诺佳南,再度上阵,迎战国阵。 在第14届大选中,国大党的西华拉兹以1万零307张得票,也就是597张多数票,险胜玛诺佳南,成为金马仑区的国会议员。马哈迪表示,希盟有信心赢得这次的选,夺回金马仑国席。 这次金马仑区之所以需要重选,是因为金马仑区的国阵候选人涉嫌贿赂和恐吓选民,尤其原住民选民。在大选成绩宪报一周后,玛诺佳南向吉隆坡高庭提出选举诉讼。 经过审讯后,选举法庭法官阿兹莎(Azizah Nawawi)11月30日裁定,玛诺佳南成功证明国阵在第14届大选靠贪腐,赢得金马仑高原国席,因此该议席选举结果无效,而随着国大党放弃上诉,选委会主席阿兹哈较后宣布,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将于今年1月12日提名,1月26日投票。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