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青团: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 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于2018年12月26日的联合文告: 三名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促请希盟领袖在金马仑重选时严密遵从“三不”原则,即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基於证据证明答辩人西华拉惹透过现任彭亨大臣旺罗斯迪,间接通过村长,分发200至300令吉不等的金钱给原住民投票给国阵,而判处金马仑国席重选。 选委会主席阿兹哈已经宣布,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将于明年1月12日提名,1月26日投票,竞选期长达14天。 “三不”守则,才能确保公正公平 梁誉升表示,竞选期是让个别政党及候选人向选民解释政纲和问政,期待选民以过往表现和比较政纲,选出更好的国会议员。助选的领袖,应该暂时脱掉官职,只称呼自己的党职或国州议员身份,官职应仅限公务而已。 让选民选出越来越好的“苹果” 吴家良表示,过去经常听闻前朝领袖乘坐政府官车和直升机到选区拜票,也经常使唤公职人员作拜票的用途。如果希盟的领袖也是如此,会让选民陷入“投谁都一样,两个烂苹果选一个”的窘境。 “过去,国阵竞选总部外一字排开的官车,不应出现在希盟的任何竞选场合。” 抛开“要拨款,等补选”的前朝陋习 郑传毅则表明,过去前朝政府惯用的伎俩,如:I help you,you help me,明天开票胜选拨款就到等贿选陋习,应永远绝迹。选区拨款和发展应衡量国家经济状况和发展需要而定,并非属于特定政党的竞选资源,更不能用来威胁选民。 反贪会和选举委员会也应严厉执法,确保现为彭亨州执政党的国阵候选人也遵守法律,杜绝贿选的案件再次发生。不要忘记,国阵做了60年的执政党,即使失去了中央资源,单靠党的资源应付一次重选应该绰绰有余。 最后,该三名社青团中委呼吁新政府在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以树立良好竞选文化,告别国阵式的选举陋习。 图为吴家良、郑传毅和梁誉升在安顺宝金花园咖啡店派发新月历所摄

纳吉失信于原住民 聚焦丑闻忽略发展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6日(星期六)在金马仑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 作为首相,纳吉失信于原住民,因为他聚焦于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丑闻,而不是将原住民纳入国家发展主流。 金马仑高原选民脑海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中,前首相纳吉将自己定位为国阵的主要发言人。 纳吉在北根说,他相信国阵将在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中保住胜利。 身为前首相,为什么纳吉不会因为举行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原因是金钱政治、买票和腐败的选举行为而感到羞耻? 我说过,希望联盟赢得金马仑高原补选需要一个奇迹,因为这个席位一直是国阵的堡垒。这可以从我国历史上,其他联盟从未赢得这个席位而证明。 然而,从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的历史性结果开始,我们正处于政治奇迹的时代。尽管纳吉信心满满能够在第14届全国大选取胜,甚至是重新赢得国阵在10年前的2018年第12届全国大选中,失去的三分之二大多数国会议席。 因此,金马仑高原补选是第二次证明纳吉错误的机会——这次是由金马仑高原选民来证明。 遗憾的是,纳吉正在诉诸廉价和低级政治,以至于原住民发展局总监拿督阿吉斯需要发出声明,以驳斥前首相针对希望联盟政府没有在2019年财政预算中,为原住民社区提供拨款的指控。 阿吉斯说,希望联盟政府拨款1亿令吉用于全国原住民社区的发展和福利,而重点将放在道路的建设和提升上,利于原住民的日常活动,以提高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 纳吉还针对我说国阵前政府忽略了原住民而攻击我。 毋庸置疑,身为第6任首相长达8年,纳吉失信于原住民,因为他聚焦于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丑闻,以及跟一马公司相关的其他丑闻:联邦土地发展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兴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而不是将原住民纳入国家发展主流。 纳吉是否准备将一马公司丑闻和跟一马公司相关的一系列丑闻中所挥霍的公共资金总额,与他作为首相的8年期间,用于原住民发展的总开销相比较? 原住民发展局经历了60年历史,只有大约30%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是原住民,以及两名原住民发展局的州总监来自原住民社群,这是令人沮丧的耻辱。事实上,原住民发展局成立60年后的今天,原本应该有至少70%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和所有原住民发展局州总监都来自原住民社群。 金马仑国会选区有27个原住民村落,住着1,673个家庭,总人口是6,976人。 如果纳吉不是把他的注意力和精力聚集在一马公司丑闻以及其他与一马公司相关的丑闻之上,被腐败和滥权所束缚以至于马来西亚被世界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反之是把更多的资金和资源用于原住民的发展,那么今天金马仑高原原住民的困境就不会如此恶劣。 在这个信息以光速传输的互联网时代,纳吉可以否认金马仑高原选区的大约20%原住民还活在没有电流供应的地区吗? 纳吉能不能为他所理解的原住民发展局已经全面成功的意思下个定义? 林吉祥

农业局呼吁农友踊跃申请myGAP ...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8月21日发表新闻文告。 由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与金马仑农业局联合举办的“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认证说明会”,日前成功在金马伦蒂蒂旺沙酒店会议室举行,共有近20位金马仑各农业组织代表以及农民出席。 举办说明会的目的在于让金马仑农民了解并获得属于最低门槛的"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认证的资讯,以便能保障自身农产品的安全与品质之余,也逐步扩大市场,获得更多国内外消费者的认可和青睐。 丹那拉达区州议员办公室积极响应农业部号召,致力推动"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的认证工作,希望协助金马仑农业逐步升级及转型,朝向高原农业的永续发展。 金马仑农业局在说明会中向出席者介绍申请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认证的重要性,也一并解释申请认证的方式以及所需要注意的事项,鼓励金马仑农民积极申请认证。 此外,与会者亦向农业局踊跃发问,包括询问获得认证所带来的好处,也希望农业局能加速批准农民的认证申请。金马仑农业局局长萨斯万(Mohd Shazwan)承诺将给予农民充分的协助,加快效率让符合资格的农民尽快获得大马良好农业规范认证。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办公室主任何子扬表示,当人口不断增加,土地不断减少,粮食生产已成为全球最注重的一个行业。当局也探讨在当地成立农业合作社,更有效管理及规划种植计划,也可以建立自己的平台,共享资讯与资源,维持市场供应量,以便产品价格可以稳定,而农民也有稳定的收入。 金马仑菜农公会总务蔡依锰表示,仅仅推动myGAP不足以推动农友把产业转型和升级,他呼吁政府,在农民津贴方面,能多给予辅助,并且推动更多现代化农业技术,使到本地农作物市场得以扩展,农民也能获得保障和鼓励。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办公室与金马仑农业局将持续合作,并计划在金马仑甘榜拉惹举办下一站的说明会,让更多的金马仑农民获得申请认证的资讯,一起推动金马仑高原农业的转型及升级。 图1:金马仑各农业组织代表在会议后大合照,左3起为蔡依锰、萨斯万和何子扬。 

国能败诉需赔偿 改朝换代彰显正义必胜

在2013年10月23号凌晨时分, 国家能源公司将位于金马仑冷力的苏丹阿布巴卡水坝泄洪排水。当时是雨季, 金马仑大部分地区都可能下起倾盆大雨。国能公司一共进行三次泄洪,即凌晨12时正,1时正及2时45分。三次的泄洪造成严重水灾,破坏了许多财产和农田,并致使4人丧命。数以百计的居民,农夫和商家也深受影响。 水坝排洪诉讼 一百位灾黎到吉隆坡高等法院兴讼,向国能公司索取特别赔偿、名誉赔偿、家中赔偿额及惩罚性赔偿。原告在高等法院法官诺丁哈山面前传召了六位证人,当中包括一位专家,另一方面国能公司亦传召五位证人,当中也包括一位专家。原告认为国能公司疏于职守,没有妥善管理苏丹阿布巴卡水坝。多年以来淤积不断增加,国能公司将最低水位从3471尺提升至3495尺,共21尺的水源储存量因而消失,也直接减少水坝的总储水量。此外,国能公司并没有妥善清理淤积,残渣和垃圾,导致2018年10月22日大雨降下时,水坝因为垃圾堵塞着滤网而无法泄洪发电,水位不断升高。当水位升高至3508尺(危险水平)后,国能公司的职员惊慌失措,决定三次泄洪排水而酿成严重水灾。 国能公司在此次诉讼怪罪所有人,唯独漏了本身。国能公司怪罪居民在河流保护区居住,但事实证明部分居民是合法地居住在巴登威利地区。国能公司也怪罪地方政府,河流局及政府,却不见国能公司传召任何有关人士在诉讼中捍卫本身。此外,国能公司亦怪罪上游的居民将垃圾丢进流向水坝的河流。 高庭的判决 高庭裁定国能公司须为惨案负起全部责任。法庭认为国能公司疏于职守,没有妥善处理水坝的淤积问题。作为水坝的持有和营运单位,国能公司背负维护下游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的责任,不能以雨量过高为开脱的借口。国能公司以并未安装全球水坝都有的水位检测系统,而是在惨案发生后才安装。水位检测系统没有安装,国能公司就无从知晓多少水进入水坝,也无从判断多少水需要被排出。高庭裁示高庭副主簿负责评估赔偿额,也谕令国能公司支付5万令吉堂费。国能随后针对判决向上诉庭提出上诉。 上诉庭判决 上诉庭在2018年10月22号及12月11号进行审讯,并在12月11号当日下判。上诉庭今日(12月11号)维持吉隆坡高庭原判,认为高庭法官作出正确判决,并宣判国能公司疏于职守,忽略清理水坝淤积的重要性,导致水位升高。上诉庭也下令,国能公司必须赔偿2万令吉堂费,而高庭副主簿将负责评估赔偿额。 高庭及上诉庭的裁决皆依据某印度最高法院的判决,即水坝的持有和营运单位必须确保水坝的水位保持在安全水平,而雨季并不能免除水坝持有者对下游居民责任。 由于未曾有案件先例,这场诉讼将成为我国一宗标杆性的案件。此判决的重要性在于确认水坝持有及营运单位需负上保护附近居民的责任,及为下游受影响的居民作出赔偿。 金马仑居民的代表律师马诺嘉兰认为,有关国能职员应该就刑事疏忽被提控。

联邦政府为金马仑捎喜讯 多项发展工程正式展开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3月22日发表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出席金马仑县行动委员会会议之后披露,联邦政府为金马仑人民捎来多项喜讯,多个基础设施发展计划已获拨款下方并正式开跑,其中包括耗费960万令吉的瓜拉德拉49碑路(Jalan Terisu)的扩建及修补工程和5000万令吉的冷力河防洪工程。 张玉刚表示,这几项基础发展工程,金马仑人民期待已久,虽然工程计划是前朝政府所拟定的,但是资金却迟迟无法下放,拖了好几年也对当地人民造成极大的不变。其中瓜拉德拉49碑路(Jalan Terisu)的扩建及修补工程,长达1.3公里並涵盖3个Terisu原住民村庄,该道路也扩建至5公尺阔,以及修建该路段的2座桥。 “瓜拉德拉49碑路预计会在年尾竣工,而长达1.1公里的冷力河防洪工程则预计会在2020年第三季度竣工。我希望工程部和水利灌溉局能够加紧督工,确保工程能够顺利安全地如期完成,造福人民。” 张玉刚说,在多次游说之下,财政部也为金马仑人民捎来一项好消息,于3月8日要求公共工程部展开勘察,以提升及扩建金马仑美兰村一带的联邦公路(FT 59)。他指出,这项扩建工程能够舒缓美兰村一带的交通阻塞问题,特别是在周末及学校假期,这一段路是造成金马仑大塞车的瓶颈处。 “全民新政,梦想成真,希盟政府并不会因为输掉了金马仑高原国席就忽略金马仑的发展,也不会等到要大选的时候才来临时抱佛脚,希盟政府秉承以民为本的原则,时时刻刻关注金马仑人民的需求,以民之所望为施政所向,造福全民。” 图说:张玉刚(右4)和彭亨州发展局总监拿督英德拉祖基菲礼(右2)于金马仑县行动委员会会议之后,巡视金马仑各处发展计划。  

纳吉试图依靠金马仑重选来个政治翻身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17日(星期四)在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通过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创造政治回归,甚至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的5点计划,以便合法化他前任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 国阵改变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活动日程表,从两天的时间变成4天的节目,显示了两件事: 首先,国阵深信由于他们采取的提名策略,推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因此能以巨大的差距,轻易在金马仑高原重选中胜出。南利是一名前高阶警官;以及 其次,加强通过金马仑高原重选以创造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甚至让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以便合法化他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类似一马公司的腐败丑闻,如联土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新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的丑闻。 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至少有5个关键的要素,也就是: 选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参加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重选; 延长纳吉在金马仑高原重选原本的两天(1月18和19日)活动日程表,变成1月17至20日(星期四至星期日)的4天紧凑的节目; 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投入补选活动,虽然他们需要和伊斯兰党组成联合阵线,即使马华公会正公开要求解散国阵,而国大党得交出它的金马仑高原传统国会议席,让它与马华公会同样处于在国会只有单一席位的水平; 纳吉的老兵在金马仑高原重选的竞选活动中露面,如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昨天突然出现在金马仑高原,虽然自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被拉下联邦政府的位置后,他已经消失在政治舞台长达8个月,甚至消失在巫统的政治里;以及 由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率领的伊斯兰党领导层所展现的支持。哈迪阿旺将于星期日在金马仑高原助选。根据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的说法,基于“信徒大团结”,其他会在补选中为国阵助选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精神领袖哈欣耶新、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副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山苏里和总秘书达基尤丁。 由于伊斯兰党在上一届全国大选获得金马仑高原14.73%的选票,国阵相信只要它能获得伊斯兰党候选人旺马哈迪于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五角战中,所获得的3,587张选票,它就能胜出。 虽然纳吉被39项的贪污、监守自盗和滥权的刑事提控狠狠掴了一巴掌,他的对策是一直到2023年的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拖延他任何控状的最后判决,包括所有阶段的上诉和实行任何监禁的裁决。 如果国阵能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拿下布城,而纳吉重新担任首相,那么他将挫败基于他在首相任期内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的刑事罪行,而把他监禁在双溪毛糯监狱的任何努力。 金马仑高原重选将为纳吉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重新担任首相的新方案掀开序幕。这结果将让他对一马公司丑闻免责和免于刑罚。因此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才会扮演那么温顺和服从的角色,和伊斯兰党在补选中成为战友,即使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最近才声明,一个腐败的穆斯林,在任何情况下都比一个诚实和敬畏神明的非穆斯林更好。 林吉祥

协助州政府摧毁菜园地 马华助纣为虐满口谎言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金马仑碧兰璋新镇支部主席黄文源于2019年3月29日针对金马仑马华于《星洲日报》发表诬蔑联邦政府的言论发表文告 : 金马仑碧兰璋新镇支部主席黄文源炮轰马华金马仑区会妇女组主席陈珠娟,不但没有在金马仑摧毁菜园事件上为菜农们请命,更在媒体上信口雌黄,诬蔑中央政府指示州政府采取执法行动。 根据《星洲日报》3月29日的夜报全国版第4页报道,陈珠娟表示马华公会已经尽全力阻止州政府展延执法行动,更捏造谎言指责联邦政府,以大臣之名宣告执法行动是中央政府所指示的。 黄文源表示,现今资讯科技发达,要揭破马华的谎言一点也不难。自州政府于2月25日展开第一轮执法行动以来,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多次发表有关声明,都没有提起过该执法行动是联邦政府所指示的,而且彭亨州秘书沙列胡丁于3月8日已声明,这项执法行动是2月1日由他所主持的金马仑执法行动委员会所决定的。 “我要提醒金马仑马华公会,土地事务是州政府的绝对权限,这是妇孺皆知的常识,身为彭亨州执政党一份子的马华不要协助州政府摧毁菜农园地之后,把责任归咎于联邦政府,敢做不敢当是非常无耻的行为。” 黄文源指出,自执法行动展开以来,金马仑马华各个领袖都没有拜访过涉及菜农,协助他们与州政府展开对话,寻求双赢的对策。甚至当州务大臣与前首相纳吉及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莫哈末南利于3月8日前来金马仑展开一连3天的巡回之旅,马华一众领袖宁愿跟大臣同庆共舞,也不愿意协助欲与大臣对话的菜农,让菜农望门兴叹。 他表示,通过金马仑摧毁菜园事件,证明了马华已经沦为巫统的帮凶爪牙,不但没有为菜农请命,反而信口开河把责任归咎联邦政府,难怪会多次被金马仑人民唾弃。 图说:黄文源(中)陪同槟州副首长拉玛沙米(右1)巡视被摧毁的菜园,并向其解说执法行动的来龙去脉。 https://wanrosdy.com/maklum-balas-persatuan-pekebun-keci-chl/ https://www.sinarharian.com.my/article/17038/EDISI/Pahang/61-kebun-haram-kena-tindakan

金马仑要胜选需靠奇迹 林吉祥:新大马VS 旧大马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10日(星期四)在碧兰璋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金马仑的希望联盟补选职工需要奇迹才能为马诺佳仁取得金马仑补选胜利,正如我们也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奇迹中落败。 金马仑的希望联盟补选职工需要在接下来两周内创造奇迹才能为马诺佳仁取得金马仑补选胜利。 这是因为希望联盟也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奇迹中在金马仑选区落败,我们在当天目睹了国家六十年历史上首次的和平及民主地政权转移。它促使马来西亚被最近发布的经济学家情报单位(EIU)的2018年度民主指数形容为东南亚民主国家中的“光点”。 马来西亚在2018年度民主指数中的排名比她的东南亚邻国还高,并被列为一个逐渐民主化的国家的典范,我们的分数整体上都有进步。诚然,第十四届大选的历史性成绩让马来西亚在165个独立主权国家和两个国家领土中位列第52名,比新加坡(第66名)高出14个名次,也比菲律宾(第53名)高一个名次。 马来西亚在这份最新的EIU报告中被点名为区域内的“光点”,随着去年5月9日大选之后。希望联盟在那场大选中终结国阵长达61年的掌权。 报告说道:“在野党候选人在2018年的亚洲主要选举中的胜利,加强了这个区域在选举过程和多元主义的分数。” 它也表示,首相马哈迪医生的胜利是“令人惊叹”的,尽管大选存在着选区划分不公的现象。 但即便马来西亚取得亮眼的进步,国家仍然处于“有缺陷的民主国家”的组别里,总得分是6.88。 要是希望联盟能够在2018年5月9日在金马仑胜出的话,马来西亚在2018年度民主指数的排名将会更高,这将成为希望联盟要在1月26日的金马仑补选中获胜,所要克服的障碍。 还有如果国阵派遣前原住民高级警官蓝利莫哈末诺上阵的话,希望联盟的胜算将会更低。蓝利是国家史上职位最高的原住民警官。 蓝利也是来自色迈(Semai)部落的,金马仑国会选区里的22%原住民选民当中的大部分都是来自这个部落。 可悲和极不幸的是,像蓝利这样有名望和优秀背景的原住民并没有在巫统掌权的时候被派遣上阵,不然他就可以出任副部长或甚至是正部长,并终止对原住民社群的忽略和边缘化,把他们带进国家的主流发展里。 原住民社群持续陷入贫困、落后、被忽略和边缘化的一个迹象就是,尽管国家独立六十年了,但JAKOA仍然还是没能解决马来西亚原住民社群的贫困、落后、被忽略和边缘化的问题。就连JAKOA也是直到八个月前才迎来该局史上首位的原住民总监,而JAKOA职员中的原住民比例不到22%。 今时今日的巫统背负着窃国罪行的包袱,它已经奄奄一息,因为它现在竟然还要仰赖于它以前最主要的对手伊斯兰党的救命援助。 希望联盟代表着未来,而金马仑补选事实上是希望联盟在四年后的第十五届大选能够赢得彭亨州政权的起点,而这将有助于解决原住民旷日持久的土地问题。 巫统如今代表着过去,它已经被贪婪、滥权和窃国罪行所腐蚀。即使有伊斯兰党的支持,马来西亚也绝不可再回到巫统的窃国的过去,因为马来西亚所有社群的未来是属于民主、良好管治、法治和公正的。 有鉴于此,金马仑补选不再只是个别人士或政党联盟的战役,而是更重要的马来西亚的未来和过去之间的战役,一边是马来西亚所有社群都能享有民主、良好管治、法治和公正的新马来西亚;另一边则是伪民主、差劲领导、失败国家和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旧马来西亚。 这就是为什么金马仑的希望联盟补选职工需要奇迹,因为他们得创造出比2018年5月9日还要更大的奇迹! 林吉祥

行动党候选人玛诺佳南(M Manogaran)再度披甲上阵

希盟今日宣布,这次金马仑的重选,将由行动党候选人玛诺佳南(M Manogaran)再度披甲上阵。 希盟总裁马哈迪是在今日的希盟主席理事会后,对记者宣布,将委派在第14届大选中上阵金马仑选区的玛诺佳南,再度上阵,迎战国阵。 在第14届大选中,国大党的西华拉兹以1万零307张得票,也就是597张多数票,险胜玛诺佳南,成为金马仑区的国会议员。马哈迪表示,希盟有信心赢得这次的选,夺回金马仑国席。 这次金马仑区之所以需要重选,是因为金马仑区的国阵候选人涉嫌贿赂和恐吓选民,尤其原住民选民。在大选成绩宪报一周后,玛诺佳南向吉隆坡高庭提出选举诉讼。 经过审讯后,选举法庭法官阿兹莎(Azizah Nawawi)11月30日裁定,玛诺佳南成功证明国阵在第14届大选靠贪腐,赢得金马仑高原国席,因此该议席选举结果无效,而随着国大党放弃上诉,选委会主席阿兹哈较后宣布,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将于今年1月12日提名,1月26日投票。

国大党应该马上退出国阵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7日(星期一)与金马仑高原希望联盟选候选人马诺佳南和碧兰樟新镇民主行动党领袖走访甘榜拉惹后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大党应该马上退出国阵,因为他被拒绝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参选 现在已经很明显,国大党不被允许在金马仑高原补选中参选。 巫统将参加补选。 自从独立以来的60年里,巫统从来没有在金马仑高原参选,而最近的事态发展显示,就其他国阵成员党而言,巫统的态度是傲慢的。 如果还剩下一些荣誉或尊严,国大党应该立即退出国阵,因为它不应该是另一个马华公会。

Follow us

0FansLike
66,233FollowersFollow
13,738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