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投保农友意外保险 张玉刚:抛砖引玉为农友谋保障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赞助金马仑50名农友投保农业银行所推介的个人意外保险(Takaful Kasih Plus),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之效果,与农业组织和雇主们群策群力建设金马仑农友们的安全福利保障,进而提升工友们的生产力,加强金马仑农业的竞争力。 农业银行推介的这项个人意外保险优惠配套,公开让所有我国公民和合法外劳投保,提供24小时全天候保障,保障范围概括意外死亡、终身残疾、殡葬费用、医疗费用以及住院费用,投保配套从一年RM10.60起,亦可选择投保最高RM316之配套,意外死亡保障高达RM300千。 张玉刚出席支票移交仪式时表示,这次的赞助主要跟金马仑5大农业组织合作,即金马仑菜农公会、金马仑花业公会、金马仑马来人小园主公会、金马仑印度人小园主公会和金马仑农业协会,并计划在明年计划把受惠劳工增加至100人。他也呼吁金马仑农业园主积极配合菜农公会为受雇劳工签购该保障计划,因为雇主们也能够通过该计划受惠,避免因员工受伤而蒙受不菲的治疗费用。 张玉刚表示,他刚从德国的社会建设考察之旅归来,实地考察德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如何推动国家经济发展。德国自1883年创建社会福利制度以来,就致力于建立一个全面的社会保障制度,作为社会市场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张社会保障网保障了其国民的生存权利,让他们在面临疾病、工伤事故、失业、残疾、衰老以及死亡风险的时候,获得全面的社会保障。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16年统计,调查的38个国家中,德国每人每年总计工作1,363小时,即每天工作约7小时,是平均工时最低的国家,而世界经济论坛的《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德国被评为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国家之一,排名世界第5,尤其在创新、劳动市场灵活度和雇员保护方面获得极高评价。这意味着德国的高福利社会非但没有拖垮经济,反而在全球各国备受全球经济恶化困扰之际,仍能维持高就业率和高生产力,是世界最具竞争力的高技术及工业国家之一。” 他说,员工是公司最宝贵的资产,提供更好的保障和福利,并不会让公司失去竞争力,反而会促使产业升级和技术转型,以避免调入依赖廉价劳力来生产的困境和陷阱。二战后的德国满目疮痍、百废待兴,但却迅速重建。扭转乾坤成为工业强国,其“社会市场经济”虽然有与我国制度有着根本的不同,但德国在经济发展、社会保障、关注民生等方面的成功之处,仍然有许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图1解说:张玉刚(右7)在金马仑新村发展官罗良丰(右5)和金马仑菜农公会总务蔡依锰(右6)的见证下,移交支票给金马仑农业银行经理沙鲁尼占(右8)

行动管制令第三期进场添乱 张玉刚炮轰贸工部刷存在感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0年4月18日针对贸工部的措施发表文告。 (金马仑18日讯)我国贸工部在行动管制令进入第三阶段,才发布声明要求运输及物流业者需申请其部门准证的措施,甚至干扰本已恢复正常运作的关键领域,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炮轰贸工部的这项措施,根本就是为了刷存在感而进来市场添乱。 张玉刚表示,今早他接获多个蔬菜运输业者的投报,在柔佛州南北大道古来收费站出口处被警察设立的路障拦下,警方表示必须要有相关部门证明才可通关,惟罗里司机出示了金马仑警区警长和农业局的文件证明也无法通关。 “我接获投保后也百思不解,毕竟在行动管制令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政府已经阐明粮食运输业者只需要获得农业局和当地警区总部的批准即可上路,为何进入第三阶段又有其他部门插入刁难呢?直到下午3点钟贸工部通过面子书官方专页发布声明,我才恍然大悟。” 贸工部在面子书官方专业的声明表示,尽管海陆空运输在行管令期间被列为必须服务, 但运输及物流业者若获得贸工部的复工批准,将更方便警察去核实该营运公司之业务是否属于关键领域。 (https://www.facebook.com/MITIMalaysia/photos/a.131973643483891/3366737403340816/?type=3&theater) 国内属于关键领域的业者经历了一个月的“动荡”,已经在严格的管控下恢复正常操作,贸工部如果要落实国内各行各业逐步复工,理应与各关键部门如农业部、贸消部、卫生部内部协调,而不是企图一切推倒重来,要各行各业,包括关键领域的业者也要重新申请。 “贸工部此时此刻才入场添乱刷存在感,让关键领域的业者烦不胜烦,也突显了政府各部门根本没有协调,各唱各把号,多个行业的复工指南和指示模糊不清,甚至部门之间的标准也互相矛盾,让业者不胜其烦。” 张玉刚要求慕尤丁,豁免“所有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行管令期间已经获准营业的业者”无需再向贸工部重新申请开工准证,以避免增加各种不必要的扰民措施,打击和伤害国家经济。

农业局呼吁农友踊跃申请myGAP ...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8月21日发表新闻文告。 由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与金马仑农业局联合举办的“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认证说明会”,日前成功在金马伦蒂蒂旺沙酒店会议室举行,共有近20位金马仑各农业组织代表以及农民出席。 举办说明会的目的在于让金马仑农民了解并获得属于最低门槛的"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认证的资讯,以便能保障自身农产品的安全与品质之余,也逐步扩大市场,获得更多国内外消费者的认可和青睐。 丹那拉达区州议员办公室积极响应农业部号召,致力推动"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的认证工作,希望协助金马仑农业逐步升级及转型,朝向高原农业的永续发展。 金马仑农业局在说明会中向出席者介绍申请大马良好农业规范(MyGAP)认证的重要性,也一并解释申请认证的方式以及所需要注意的事项,鼓励金马仑农民积极申请认证。 此外,与会者亦向农业局踊跃发问,包括询问获得认证所带来的好处,也希望农业局能加速批准农民的认证申请。金马仑农业局局长萨斯万(Mohd Shazwan)承诺将给予农民充分的协助,加快效率让符合资格的农民尽快获得大马良好农业规范认证。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办公室主任何子扬表示,当人口不断增加,土地不断减少,粮食生产已成为全球最注重的一个行业。当局也探讨在当地成立农业合作社,更有效管理及规划种植计划,也可以建立自己的平台,共享资讯与资源,维持市场供应量,以便产品价格可以稳定,而农民也有稳定的收入。 金马仑菜农公会总务蔡依锰表示,仅仅推动myGAP不足以推动农友把产业转型和升级,他呼吁政府,在农民津贴方面,能多给予辅助,并且推动更多现代化农业技术,使到本地农作物市场得以扩展,农民也能获得保障和鼓励。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办公室与金马仑农业局将持续合作,并计划在金马仑甘榜拉惹举办下一站的说明会,让更多的金马仑农民获得申请认证的资讯,一起推动金马仑高原农业的转型及升级。 图1:金马仑各农业组织代表在会议后大合照,左3起为蔡依锰、萨斯万和何子扬。 

国大党应该马上退出国阵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7日(星期一)与金马仑高原希望联盟选候选人马诺佳南和碧兰樟新镇民主行动党领袖走访甘榜拉惹后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大党应该马上退出国阵,因为他被拒绝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参选 现在已经很明显,国大党不被允许在金马仑高原补选中参选。 巫统将参加补选。 自从独立以来的60年里,巫统从来没有在金马仑高原参选,而最近的事态发展显示,就其他国阵成员党而言,巫统的态度是傲慢的。 如果还剩下一些荣誉或尊严,国大党应该立即退出国阵,因为它不应该是另一个马华公会。

“金马仑国会议员抹黑农民” 张玉刚斥州政府误导舆论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民主行动党)于2019年12月25日针对彭亨州政府和金马仑国会议员的声明发表文告: 针对金马仑依扎河的土地执法事件,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怒斥州政府一再发表不符合事实真相的声明来误导舆论,也抨击金马仑国会议员莫哈末南利抹黑当地农民为非法开发者,以此来开脱州政府重新安顿农民的责任,是非常的轻率、鲁莽和不负责任! 张玉刚驳斥金马仑国会议员南利早前认为彭亨州政府不应该另外拨出土地,以重新安顿受执法影响的农民,以免鼓励更多非法开发的做法。 “这证明了南利对该区农民丝毫不了解,只是盲目地采取州政府的声明来抹黑农民,以此开脱责任。州政府一开始表示于2009年已取消该区农民的临时土地使用准证(Temporary Occupation License,TOL),并发出驱逐令,以此指控农民早已有足够的时间搬迁。然而,当我们前去调查后才发现,很多的涉及农民都获准更新准证至2017年。后来,州政府又指控该区最早的土地准证仅在1993年发出,以此试图反驳农民在该区已经落地生根4-50年之久的事实,然而,我们再一次发现在1969年-1971年间或50年前,已有多户农民获得土地准证。” 张玉刚指出,依扎河一带的农民一直都获得临时土地使用准证,州政府和南利不应该发表谎言来误导舆论抹黑农民是非法开发者。依扎河农地存在已经50年,州政府的说辞总是前言不搭后语,证明他们只想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抹黑农民并标签他们是非法占领,以让他们不获社会同情,就趁势采取行动荡平60户农家多年的心血。 他披露,当前供应金马仑70%食水的是德拉河(Sungai Terla),而州政府只是计划收回农民所处的依札河作为水源。况且,德拉河备受上游处的非法住区和菜园污染,州政府不去解决被污染得更甚更严重的德拉河,却对付依扎河岸旁的农民,令人有“选择性执法”之感,更令当地农民和金马仑农民难以信服。 张玉刚提醒州政府,这一次执法行动涉及60户农人家庭,大部分农民都在此耕种逾40-50年,这除了是环境问题,也是社会和经济问题。州政府固然需要确保食水区的安全,却也必须以人道方式善后,应顾及数以百计农民的生计和给予他们一条生路,更必须考虑到强硬驱逐农民之后有可能会衍生出各种社会和经济问题,以避免最后造成政府和人民双输。

国能败诉需赔偿 改朝换代彰显正义必胜

在2013年10月23号凌晨时分, 国家能源公司将位于金马仑冷力的苏丹阿布巴卡水坝泄洪排水。当时是雨季, 金马仑大部分地区都可能下起倾盆大雨。国能公司一共进行三次泄洪,即凌晨12时正,1时正及2时45分。三次的泄洪造成严重水灾,破坏了许多财产和农田,并致使4人丧命。数以百计的居民,农夫和商家也深受影响。 水坝排洪诉讼 一百位灾黎到吉隆坡高等法院兴讼,向国能公司索取特别赔偿、名誉赔偿、家中赔偿额及惩罚性赔偿。原告在高等法院法官诺丁哈山面前传召了六位证人,当中包括一位专家,另一方面国能公司亦传召五位证人,当中也包括一位专家。原告认为国能公司疏于职守,没有妥善管理苏丹阿布巴卡水坝。多年以来淤积不断增加,国能公司将最低水位从3471尺提升至3495尺,共21尺的水源储存量因而消失,也直接减少水坝的总储水量。此外,国能公司并没有妥善清理淤积,残渣和垃圾,导致2018年10月22日大雨降下时,水坝因为垃圾堵塞着滤网而无法泄洪发电,水位不断升高。当水位升高至3508尺(危险水平)后,国能公司的职员惊慌失措,决定三次泄洪排水而酿成严重水灾。 国能公司在此次诉讼怪罪所有人,唯独漏了本身。国能公司怪罪居民在河流保护区居住,但事实证明部分居民是合法地居住在巴登威利地区。国能公司也怪罪地方政府,河流局及政府,却不见国能公司传召任何有关人士在诉讼中捍卫本身。此外,国能公司亦怪罪上游的居民将垃圾丢进流向水坝的河流。 高庭的判决 高庭裁定国能公司须为惨案负起全部责任。法庭认为国能公司疏于职守,没有妥善处理水坝的淤积问题。作为水坝的持有和营运单位,国能公司背负维护下游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的责任,不能以雨量过高为开脱的借口。国能公司以并未安装全球水坝都有的水位检测系统,而是在惨案发生后才安装。水位检测系统没有安装,国能公司就无从知晓多少水进入水坝,也无从判断多少水需要被排出。高庭裁示高庭副主簿负责评估赔偿额,也谕令国能公司支付5万令吉堂费。国能随后针对判决向上诉庭提出上诉。 上诉庭判决 上诉庭在2018年10月22号及12月11号进行审讯,并在12月11号当日下判。上诉庭今日(12月11号)维持吉隆坡高庭原判,认为高庭法官作出正确判决,并宣判国能公司疏于职守,忽略清理水坝淤积的重要性,导致水位升高。上诉庭也下令,国能公司必须赔偿2万令吉堂费,而高庭副主簿将负责评估赔偿额。 高庭及上诉庭的裁决皆依据某印度最高法院的判决,即水坝的持有和营运单位必须确保水坝的水位保持在安全水平,而雨季并不能免除水坝持有者对下游居民责任。 由于未曾有案件先例,这场诉讼将成为我国一宗标杆性的案件。此判决的重要性在于确认水坝持有及营运单位需负上保护附近居民的责任,及为下游受影响的居民作出赔偿。 金马仑居民的代表律师马诺嘉兰认为,有关国能职员应该就刑事疏忽被提控。

纳吉试图依靠金马仑重选来个政治翻身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17日(星期四)在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通过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创造政治回归,甚至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的5点计划,以便合法化他前任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 国阵改变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活动日程表,从两天的时间变成4天的节目,显示了两件事: 首先,国阵深信由于他们采取的提名策略,推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因此能以巨大的差距,轻易在金马仑高原重选中胜出。南利是一名前高阶警官;以及 其次,加强通过金马仑高原重选以创造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甚至让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以便合法化他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类似一马公司的腐败丑闻,如联土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新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的丑闻。 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至少有5个关键的要素,也就是: 选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参加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重选; 延长纳吉在金马仑高原重选原本的两天(1月18和19日)活动日程表,变成1月17至20日(星期四至星期日)的4天紧凑的节目; 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投入补选活动,虽然他们需要和伊斯兰党组成联合阵线,即使马华公会正公开要求解散国阵,而国大党得交出它的金马仑高原传统国会议席,让它与马华公会同样处于在国会只有单一席位的水平; 纳吉的老兵在金马仑高原重选的竞选活动中露面,如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昨天突然出现在金马仑高原,虽然自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被拉下联邦政府的位置后,他已经消失在政治舞台长达8个月,甚至消失在巫统的政治里;以及 由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率领的伊斯兰党领导层所展现的支持。哈迪阿旺将于星期日在金马仑高原助选。根据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的说法,基于“信徒大团结”,其他会在补选中为国阵助选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精神领袖哈欣耶新、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副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山苏里和总秘书达基尤丁。 由于伊斯兰党在上一届全国大选获得金马仑高原14.73%的选票,国阵相信只要它能获得伊斯兰党候选人旺马哈迪于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五角战中,所获得的3,587张选票,它就能胜出。 虽然纳吉被39项的贪污、监守自盗和滥权的刑事提控狠狠掴了一巴掌,他的对策是一直到2023年的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拖延他任何控状的最后判决,包括所有阶段的上诉和实行任何监禁的裁决。 如果国阵能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拿下布城,而纳吉重新担任首相,那么他将挫败基于他在首相任期内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的刑事罪行,而把他监禁在双溪毛糯监狱的任何努力。 金马仑高原重选将为纳吉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重新担任首相的新方案掀开序幕。这结果将让他对一马公司丑闻免责和免于刑罚。因此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才会扮演那么温顺和服从的角色,和伊斯兰党在补选中成为战友,即使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最近才声明,一个腐败的穆斯林,在任何情况下都比一个诚实和敬畏神明的非穆斯林更好。 林吉祥

纳吉失信于原住民 聚焦丑闻忽略发展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6日(星期六)在金马仑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 作为首相,纳吉失信于原住民,因为他聚焦于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丑闻,而不是将原住民纳入国家发展主流。 金马仑高原选民脑海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中,前首相纳吉将自己定位为国阵的主要发言人。 纳吉在北根说,他相信国阵将在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中保住胜利。 身为前首相,为什么纳吉不会因为举行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原因是金钱政治、买票和腐败的选举行为而感到羞耻? 我说过,希望联盟赢得金马仑高原补选需要一个奇迹,因为这个席位一直是国阵的堡垒。这可以从我国历史上,其他联盟从未赢得这个席位而证明。 然而,从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的历史性结果开始,我们正处于政治奇迹的时代。尽管纳吉信心满满能够在第14届全国大选取胜,甚至是重新赢得国阵在10年前的2018年第12届全国大选中,失去的三分之二大多数国会议席。 因此,金马仑高原补选是第二次证明纳吉错误的机会——这次是由金马仑高原选民来证明。 遗憾的是,纳吉正在诉诸廉价和低级政治,以至于原住民发展局总监拿督阿吉斯需要发出声明,以驳斥前首相针对希望联盟政府没有在2019年财政预算中,为原住民社区提供拨款的指控。 阿吉斯说,希望联盟政府拨款1亿令吉用于全国原住民社区的发展和福利,而重点将放在道路的建设和提升上,利于原住民的日常活动,以提高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 纳吉还针对我说国阵前政府忽略了原住民而攻击我。 毋庸置疑,身为第6任首相长达8年,纳吉失信于原住民,因为他聚焦于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丑闻,以及跟一马公司相关的其他丑闻:联邦土地发展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兴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而不是将原住民纳入国家发展主流。 纳吉是否准备将一马公司丑闻和跟一马公司相关的一系列丑闻中所挥霍的公共资金总额,与他作为首相的8年期间,用于原住民发展的总开销相比较? 原住民发展局经历了60年历史,只有大约30%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是原住民,以及两名原住民发展局的州总监来自原住民社群,这是令人沮丧的耻辱。事实上,原住民发展局成立60年后的今天,原本应该有至少70%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和所有原住民发展局州总监都来自原住民社群。 金马仑国会选区有27个原住民村落,住着1,673个家庭,总人口是6,976人。 如果纳吉不是把他的注意力和精力聚集在一马公司丑闻以及其他与一马公司相关的丑闻之上,被腐败和滥权所束缚以至于马来西亚被世界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反之是把更多的资金和资源用于原住民的发展,那么今天金马仑高原原住民的困境就不会如此恶劣。 在这个信息以光速传输的互联网时代,纳吉可以否认金马仑高原选区的大约20%原住民还活在没有电流供应的地区吗? 纳吉能不能为他所理解的原住民发展局已经全面成功的意思下个定义? 林吉祥

联邦政府为金马仑捎喜讯 多项发展工程正式展开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3月22日发表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出席金马仑县行动委员会会议之后披露,联邦政府为金马仑人民捎来多项喜讯,多个基础设施发展计划已获拨款下方并正式开跑,其中包括耗费960万令吉的瓜拉德拉49碑路(Jalan Terisu)的扩建及修补工程和5000万令吉的冷力河防洪工程。 张玉刚表示,这几项基础发展工程,金马仑人民期待已久,虽然工程计划是前朝政府所拟定的,但是资金却迟迟无法下放,拖了好几年也对当地人民造成极大的不变。其中瓜拉德拉49碑路(Jalan Terisu)的扩建及修补工程,长达1.3公里並涵盖3个Terisu原住民村庄,该道路也扩建至5公尺阔,以及修建该路段的2座桥。 “瓜拉德拉49碑路预计会在年尾竣工,而长达1.1公里的冷力河防洪工程则预计会在2020年第三季度竣工。我希望工程部和水利灌溉局能够加紧督工,确保工程能够顺利安全地如期完成,造福人民。” 张玉刚说,在多次游说之下,财政部也为金马仑人民捎来一项好消息,于3月8日要求公共工程部展开勘察,以提升及扩建金马仑美兰村一带的联邦公路(FT 59)。他指出,这项扩建工程能够舒缓美兰村一带的交通阻塞问题,特别是在周末及学校假期,这一段路是造成金马仑大塞车的瓶颈处。 “全民新政,梦想成真,希盟政府并不会因为输掉了金马仑高原国席就忽略金马仑的发展,也不会等到要大选的时候才来临时抱佛脚,希盟政府秉承以民为本的原则,时时刻刻关注金马仑人民的需求,以民之所望为施政所向,造福全民。” 图说:张玉刚(右4)和彭亨州发展局总监拿督英德拉祖基菲礼(右2)于金马仑县行动委员会会议之后,巡视金马仑各处发展计划。  

彭希盟9议员为金马仑农民请命 呼吁州政府重新检讨农业地政策

彭亨州9位希盟州议员今日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彭亨州政府能给予3年的农地免稅期,并且重新检讨即将落实的农业地租用政策,让政府与农民在新冠疫情期间共赴时艰,携手度过经济的寒冬。 在2020年1月30号,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宣布将分派租约予1018名先前持有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的金马仑农民,涵盖的总土地面积为5526.219公顷。自2020年2月尾起,由彭亨机构 (Pahang Corporation Sdn Bhd) 发出的新金马仑农业地租约已分阶段分发给土地临时准证的原持有者。 经过仔细研究租约内容并聆听金马仑农业组织与农民的看法后,彭亨州9位希盟州议员共同发表联署备忘录,呼吁彭亨州政府重新检讨金马仑农业地租约的租金与细节规范。 9位彭亨希盟州议员表示,其中一项最让农民深感恐慌的是农业地租金的涨幅惊人,让农民大喊吃不消。根据租约内容,新农业地的年租金为1英亩4500令吉,若以原有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 (TOL) 收费以及水费的884令吉作比较,涨幅接近500%! 众议员认为州政府此举大大加重农民的负担,犹如杀鸡取卵,从农民口袋中快速获取最大的收益,却忽视了长远而言对金马仑农民乃至整个金马仑蔬菜与花卉业的严重影响,甚至使整个金马仑农业一蹶不振。 张玉刚:金马仑农地租金全马最昂贵 金马仑丹那拉大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倘若比起彭亨州其他县属的农业地租金,即油棕园1英亩24令吉(年租)和水果园1英亩8令吉(年租),金马仑农地租金显然十分昂贵,也是全马最昂贵的农地租金。 此外,彭亨希盟众议员亦认为州政府只给予农民3+2年的租赁期限太短,因此无法给予农民土地保障。此前绝大部分金马仑都只持有维持一年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每一年都必须到土地局申请更新准证。虽然新租约给予农民3年的租赁期限是稍有改善,但仍然无助于给予广大农民安心耕种的信心与保证,更无法实现推动农业现代化与产业升级。 全球经济都因为新冠肺炎突然来袭而陷入寒冬,而我国早前由于实施管制令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无可避免地造成了许多经济领域蒙受巨大的损失,因此农业作作为环环相扣地经济其中一环亦无法幸免地受到疫情带来的冲击。彭亨希盟众议员因此认为,政府必须采取果断,直接地采取短期与长期的措施来扶助与振兴农业,而当中最有效的措施便是放宽土地租约政策,让农民直接受惠。 有鉴于此,众议员联签备忘录,呼吁彭亨州政府能给予3年的农地免稅期,让政府与农民在疫情期间共赴时艰,携手度过经济的寒冬。 众议员也呼吁州政府重视备忘录中提出的多项放款金马仑农地租约的建议,重新检讨金马仑农地租约的租金与细节规范,以冀减轻农民负担,持续辅助金马仑农业,逐步让农业进行产业升级,同时与农业业者携手合作确保蔬果供应充足,进而保障全国消费者地利益以及全国食物安全。 9位参与共同声明的彭亨州希盟州议员: 美律区州议员 - 李政贤 吉打里区州议员 - 菈菈 沙拜区州议员 - 卡玛吉 直凉区州议员 - 梁耀雯 都赖区州议员 - 邹宇晖 文德甲区州议员 - 胡智云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 张玉刚 士满慕区州议员 - 李健聪 德伦敦区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