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捍卫多源流教育 国盟华教发展前景堪忧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宾于2020年8月18日发出的文告: 沙巴京那巴当岸巫统国会议员邦莫达日前在指多源流教育是国民分裂的主因,令人担忧华教在国盟领导下难以发展,前景堪忧。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表示,马来西亚作为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多元种族、多元宗教信仰的国家,多元理应是我们的优势。 “然而,邦莫达为了自身的“国会出镜率”却挑起多源流教育课题,忘记了自己身在“风下之乡”沙巴本来就是一个存在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的州属,沙巴人的中庸也可以称为全马的模范。 陈泓宾指出,邦莫达绝对不是巫统第一个发表类似言论的政治人物,更可悲的是其所代表的狭隘思维不断侵蚀马来西亚多元国家的特性。 民主行动党一向来坚持捍卫多源流教育,并认为马来西亚需要成功,就必须百花齐放,让每个种族在保留自身文化和传统的同时,彼此融合塑造共同的马来西亚文化,打造马来西亚国族。 在希盟的时代,华教拨款大幅度增加,希盟也秉持制度化拨款原则,同年拨款同年发放,强调透明、开放的模式处理拨款,杜绝中饱私囊或干捞事件的发生。 希盟政府所提呈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除了每年拨款2000万令吉增建华小,独中更史无前例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获得拨款1500万令吉,半津贴华小获得5000万令吉,国民型中学也获得制度化拨款2000万令吉,加上以往提供给半津贴华小的5000万令吉常规特别拨款,财政预算案更提供额外的1200万令吉来支付水电及排污费用,希盟2020年财政预算对华教的拨款足足增加了6700万令吉! 随着国盟各政党在2月通过不道德的政变夺取政权,马华重新获得副教育部长名额,半津贴华小拨款却突然被“挪用”,排污费和建校拨款杳无音信,华教发展的前景蒙上重重阴影 陈泓宾呼吁大家坚守希望,切勿丧失斗志,行动党将坚守岗位,继续捍卫多源流教育,让多元教育和多元文化在马来西亚的土地散发光彩。

减轻回国大专生的负担 政府应承担一半隔离费用

士姑来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陈泓宾于2020年7月22日发出的文告: 针对日前国防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关于回国需自费到隔离中心的宣布,我呼吁政府应对回国大专生承担一半隔离费用,以减轻回国公民的负担。 回看过往的政策,起初回国大马公民每日150令吉的隔离费用完全是由政府承担,第二阶段是政府和被隔离者各自承担一半,6月中后实行强制居家隔离。 我们能够理解政府有必要采取行动以控制境外输入案例,减低马来西亚爆发第二波社区感染的风险。 同时,我也对一部分害群之马感到痛心,正是这群人的自私行为,导致马来西亚被迫要求所有回国者回到最初的政策,被隔离在政府培训中心或酒店。 然而,政府也需要理解一部分留学在外的大专生无法承担高昂的隔离费用。虽然政府提供免费检测于大专生,然而14天被隔离的住宿费是2,100令吉,几乎是一个刚毕业大专生一个月的薪资。 因此,我呼吁政府回归第二阶段的政策,帮助被隔离者,尤其是大专生承担一半的住宿费,至于非大马籍公民和永久居民则需要自行承担所有隔离的酒店住宿费,即每日150令吉。 对于回国隔离政策的U-转,恰恰凸显国盟政府在疫情爆发的4个月以来,没有完善对于回国强制居家隔离的政策引导,包括各种科技手段的运用,导致我国防疫体系漏洞百出。 政府可参考台湾和韩国对于回国者强制居家隔离的标准作业程序,使用科技手段和突击检查的方式以监督被隔离者,这不仅能够使回国民众节省隔离费用,同时也能完善政府的防疫体系,确保被强制居家隔离者遵守相关的标准作业程序。 在强制隔离中心政策实施后,政府有必要透明交代详细的数据和资讯,包括隔离中心所能承担的回国公民数量,避免发生像之前柔佛某些隔离中心多人同处一室的现象,增加彼此交叉感染的风险。 控制疫情绝对不只是相关单位的责任而已,更是大家一起的共同责任。因此,我呼吁社会大众一同携手合作,使用肥皂勤洗手、出门戴口罩、保持人与人的社交距离,唯有专家和民众的集体协作,我们才能有效控制疫情,阻断第二波疫情爆发的风险。

承包商冒充议员助理抽佣 陈泓宾:受害者应挺身而出举报

柔佛州行动党秘书兼柔佛州地方政府,科学及工艺委员会主席陈泓宾于2019年1月3日(星期四)发出的文告: 针对日前发生的麻坡某议员助理抽佣30%事件,经过调查后发现涉案者不是任何一个选区议员的助理,而是县署所委任的承包商冒充议员助理行不法之事。 “作为柔佛州执政团队的一员,我强烈谴责这类的抽佣事件。这是新马来西亚的耻辱,也是对于所有为了一个新马来西亚而奋战努力的人而言更是一个污点!” 陈泓宾表示,作为一个尊重法治和维护廉政的政府,柔佛希盟去年12月1日的4党会议已经达成共识,柔佛州希盟政府不允许任何承包商利用现有的选区拨款机制以任何形式谋取私利! “因此,我呼吁所有的受害者根据柔佛希盟会议的共识,挺身而出,勇敢地向柔佛州政府大臣署和反贪委员会举报,让大臣署和反贪会调查,让真相水落石出,涉案者绳之以法。” “同时,我也呼吁所有人警惕,如果有人对政府拨款要求回扣、抽佣或干捞州政府的选区拨款,请向选区议员或其助理求证,并向柔佛州政府大臣署和反贪委员会举报,柔佛州州政府绝不会姑息养奸!” 509人年选择唾弃国阵政府,把一张张选票和所寄托的信任赋予希盟政府,无非就是希望打造一个廉洁干净的政府,让人民能安居乐业。 诚如依思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所言,这类腐败行为是不被希盟允许的作风,这类国阵的旧文化必须被揭露及根除。 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选民的期望是我们所有执政者奋斗的动力。在反对腐败的道路上,绝对没有尽头,更没有所谓的终点! 因此,我呼吁所有期待干净廉洁的马来西亚人成为希盟政府的后盾,面对任何不法不公的事件,积极举报,依据正确资讯勇于监督,一起完成我们这一代“洗净”国家的历史使命!

阿斯利康疫苗爆血栓反应,政府应施加接种条件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9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欧洲药品监管机构指施打阿斯利康疫苗存有少数的血栓反应,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应该立刻缓解民众的恐慌,对阿斯利康疫苗施加接种条件,别让全国疫苗接种计划功亏一篑。 目前阿斯利康疫苗占我国成年受接种人口的20%,因此其带来副作用和民众的恐慌不可小视。 日前大量新闻报导欧洲施打阿斯利康疫苗出现罕见血栓的状况,欧盟和英国的药品监管机构也宣佈,发现阿斯特捷利康冠病疫苗存在一种可能的副作用,会导致成年接种者出现罕见的脑血凝块。 虽然这两家机构还是坚信使用这款疫苗的好处大于风险,然而欧洲目前至少17个国家因出现凝血问题暂停或延迟使用阿斯特捷利康疫苗,等待进一步风险效益评估。 根据欧盟药品监管机构的数据,目前已知2500万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数据,有86宗血栓案例,大部分患者是60岁以下的女性。 因此,部分欧洲国家都是基于预防性原则,暂停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以让监管机构能够进行必要的调查,并对疫苗进行分析。预防性原则也是科学和医学领域公认的方法,强调在证据不确定时需要暂停和审查,保障民众接种疫苗的安全。 德国疫苗接种常设委员会也提出最新的建议,仅让60岁以上的民众接种阿斯利康新冠疫苗,英国药品监管机构中止30岁以下的民众注射阿斯特捷利康疫苗,这年龄层将改而注射辉瑞或莫德纳疫苗。 因此,我呼吁国家药剂监管局(NPRA)基于预防性原则,根据最新的阿斯利康接种副作用状况更新接种建议,对阿斯利康施加附带条件,暂停对60岁以下的民众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如果政府不对阿斯利康施加接种条件,将有可能使大量民众拒绝登记疫苗或不回复接种疫苗通知,这将损害全国疫苗接种计划的推行,难以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

《马新应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 探讨短中长期的通关方案》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区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24日(星期二)发出的文告: 马新政府应该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探讨并简化防疫期间两国公民的通关程序,避免滞留新加坡的越堤族与家人分隔两地的情况,让他们能够重聚天伦。 随着新加坡政府正在收紧对马来西亚的边境管制,马来西亚政府需要尽快拟定马新两地通关的短、中、长期的方案,并与新加坡政府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达致两国公民的双赢方案。 新加坡政府于2020年11月20日宣布收紧对马来西亚的边境管制,任何入境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公民都需要在新加坡进行14天隔离,并只能在指定的隔离中心进行隔离,绿色通道的受惠者也不例外。 任何主权国家可以在维护本国公民利益的大前提下进行边境管制,这本来就无可厚非,然而新加坡这项决定将进一步限制马新两地的人流往来,也加重越堤族返马的负担。 自8月马新两地重启绿色通道以来,马来西亚外交部似乎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保障越堤族的利益,而马新周期性通勤安排(PCA)只利惠拥有工作准证的越堤族,然而大马籍持有新加坡永久公民的越堤族却排除在外。 因此,马来西亚外交部和卫生部有必要规划短中长的的两地通关方案,并与新加坡政府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滚动式地调整马新两地的通关政策,就两地的标准作业程序进行讨论。 短期来说,马来西亚政府可以仿效新加坡,在入境隔离的标准作业程序上对疫情低风险国家如新加坡、汶莱缩短隔离期至7天,减低马来西亚公民返国的负担,并与新加坡政府商讨将马来西亚籍拥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的马来西亚籍公民纳入到绿色通道的受惠群体当中。 同时,新马两地政府成立的技术委员会可以根据马来西亚各地的疫情风险调整在马来西亚公民入境新加坡后的隔离期,而非一刀切地让所有马来西亚公民都进行14天隔离。 马新限制边境措施不仅影响的是经济层面,同时也让两地分离的亲属产生焦虑和思乡情绪。鉴于马新两地大量的通姻连接属性,从中期来看,马新两国可以探讨开放让异地工作的家人、伴侣或孩童纳入互惠绿色通道(RGL)的受惠行列,允许在检测下进行短暂互访,缓解两地骨肉分离的无奈和惆怅。 马新技术委员会也可探讨优先让那些在新加坡求学的我国学生、学生家长、监护人及教师恢复往来通勤,同时利惠在柔佛州求学的新加坡学生。 另外,技术委员会也可以探讨将马新周期性通勤安排(PCA)在对岸连续工作至少90天的条件改为30天,让更多越堤族能够在对岸连续工作30天后,能够返乡度假,然后再跨境工作。 长期来看,如果国际疫情还在延续,然而马新两地的疫情控制得宜,马新政府可以考虑让马新两地公民每日通勤,但需每14日进行检测,费用自行承担。这不仅能够大规模复苏新山的经济,也能缓解新加坡所面临的住房紧张的问题,同时也能减低骨肉分离两地分离带来的伤害,让他们能够重聚天伦。 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籍越堤族不下百万,而这群越堤族也并非由单一种族所构成,他们正在等待国盟联邦政府采取有效的行动解决他们的困难,而非看到政客“保住权位”的丑态。 因此,我呼吁国盟联邦政府需尽早制定短中长期的通关方案,好让将近100万名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籍越堤族能够受惠,也让两国能够在经济利益上和控制疫情上达致双赢。

柔佛需继续推高疫苗接种 陈泓宾吁勤查MySejahtera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7月16日发出的文告: 《柔佛疫苗接种量增加,呼吁大众勤检查MySejahtera》 随着柔佛疫苗接种量增加,相信越来越多乐龄长者获得疫苗预约接种,我呼吁60岁以上的乐龄群体常检查自身的MySejahtera,检查自己是否获得疫苗预约接种时间。 在7月度过半个月后,柔佛昨日的疫苗接种量终于突破3万剂,朝正面的趋势去发展。 柔佛过往7天的疫苗平均接种量也有22,371剂,然而这样的疫苗接种量远远不足拜摆脱柔佛疫苗接种后段班的位置。 无论单剂接种率,还是两剂疫苗接种率,柔佛都排名倒数第二,柔佛需要继续推高疫苗接种率到单日5万剂,才能真正加快疫苗接种速度,10月初达到群体免疫。 为了增加疫苗接种量,柔佛最近新增至少4间疫苗接种中心,搬迁2间疫苗接种中心,其中包括UTHM疫苗接种中心、拉美士疫苗接种中心、士姑来工大疫苗接种中心、新山谷中城、巴西古当玫瑰花园多用途礼堂。相信这几间疫苗接种中心将在下星期让柔佛往每日4万剂前进。 要想真正提高疫苗接种量,真正的重点在新山。新山作为继巴生谷以外的经济重镇,同时柔佛的一半人口也在新山。然而,截至7月11日柔佛州卫生局的数据,新山的疫苗接种率排名全柔倒数,依然拥有至少9万5000人或53.4%的乐龄人士还未接种疫苗。 目前新山粗略估算每日能接种至少7000剂,下周预估将随着新山几个大型疫苗接种中心运行,接种量将增加到每日1万剂,相信大多数乐龄人士也能因此受惠。 因此,我呼吁60岁以上的乐龄群体,这3周常查看自身的MySejahtera,检查是否已经获得疫苗接种预约时间。 士姑来社区中心自疫情以来,也已经协助超过2500人向卫生局追踪,并获得疫苗接种。士姑来州议员办公室也发动“免费载送打疫苗”计划,特别是为士姑来贫穷独居长者、残疾人士等提供预约交通接送服务,联络或WhatsApp热线为 010-5351758 或 012-5141758,请在接种预约时间前2天联络我们。

政府应进行完全准备处理线上申请 莫让电子政府愿景成为讽刺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4月13日发表文告: 1. 政府在行动管制令应该做出万全的准备,增加相关部门的流量,以在前台作业不对外开放的情况下,应付来自全马各地由线下转为线上的服务。 2.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较早前发表声明,指其官方网站www.miti.gov.my于下午2点暂停运作2个小时。事实上,根据许多民众的反应,其官方网站早在9点就瘫痪了。 3. 其实这对许多人来说并不是新鲜事,仅仅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这已经是我们记忆中第三次发生的情况,包括于本月初国家关怀援助金开放申请时,国人也面对同样的困境,几乎连续三天无法办妥援助金的申请手续。 4. 政府应该预测到,在政府前台并不对公众开放的情况下,许多跟政府部门的业务来往都将转为线上操作。尤其是在管制令期间攸关民生问题的业务,都必须在限期之前完成所有关部门申请批文的工作,大家一窝蜂挤爆官网,令原有的网站流量无法负荷的情况是可以预见的。 5. 事实上,政府在技术上要预防或解决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难。有关部门只需向官网的伺服器提供者要求,在这段期间一次性成倍提高官网的流量,甚至可以根据流量的增加速度逐步增加官网的流量,即可轻易解决官网被挤爆的问题。这对于大马继续推动电子政府计划而言,无疑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6. 我不明白,为何通过一通电话或一封电邮即可轻易处理的问题,在政府面前却好像是一道难以逾越的沟壑,导致同样的现象一再发生。我只能说,这反映出现今政府并不重视这些关乎民生的重要问题。 7. 无论如何,政府必须马上将问题纠正过来,并且勒令相关负责官员,在接下来任何可能出现类似情况的措施时避免同样的问题一再重演。

柔州政府推新电子系统 陈泓宾:又是白象计划?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27号发出的文告: 我敦促柔佛州政府向大众厘清一站式+在线系统3.0(Sistem One Stop Center 3.0 Plus Online)的细节,以达到承前启后,加强现有地方政府数码化的效果,避免我们一直原地踏步。 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在2021年柔佛财政预算案中宣布推动一站式+在线系统3.0(Sistem One Stop Center 3.0 Plus Online)作为柔佛16个地方政府数码化的努力,如果这个系统是另外一个全新的系统,这令人担忧此项计划将又是一个白象计划。 我们欣慰州政府明白政府数码化的重要性,然而州政府是否有必要更换现有的地方政府数码化系统,浪费之前州政府推动地方政府数码化的努力。 国阵州政府于2010年已经宣布推动总值4174万令吉的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以推动地方政府数码化,其中州政府支出994万,各地方政府将支出剩余的3180万。 希盟在2018年接手州政府时发现,已经推行逾8年的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的模块使用率仅为70%,当时也仅有5个地方政府可开放让民众上网缴交门牌税,申请执照。 然而,希盟政府当时候没有放弃,也没有推出新系统以取代原有系统,反而还选择加强及完善化已经沿用8年之久的系统。希盟政府也加大力度鼓励及催促各个地方政府使用完所有的模块,以加强行政效率,同时提供民众更简易的方式处理地方政府事务。 希盟执政一年后,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的模块使用率超过80%,其中9个地方政府也已经开放让民众使用网络的方式进行简单的缴交门牌税、罚单等服务,有的地方政府更已经开通让民众上网进行执照更新、预订球场等服务。 当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逐步看到成效时,州政府在2021年柔州财案上宣布要设立一站式+在线系统3.0的决定令人疑惑,包括新系统的费用,与过往系统进行连接等方法依然空白。 我希望州政府吸取过去10年的教训,向议会和大众公布新系统的细节,并与相关利益者审慎评估其可行性,免得沦为又一个白象计划。 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从推动起已经有10年的光景,也经历不同的执政联盟大力推动,尚且无法达到16个地方政府100%的使用率,有些地方政府还未完成数据迁移(data migration),我们又如何确保新系统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让所有地方政府配合及使用呢? 况且,采用新的系统也意味着过去10年的努力又回到原点,所有的数码化的努力也需要重新进行,包括数据迁移、硬体购买、人员培训等,而新的系统又需要耗费多少时间才能成形,让人民受惠?当东南亚区域国家都不断加强政府效能时,柔佛州到底耗得起另外一个10年吗? 因此,与其仓促耗费巨资设立新的系统,不如在现有系统的基础上加强,弥补其不足之处,让地方政府数码化达到预期的效果,使民众受惠。

副部长回国可居家隔离 双重标准再惹民众不满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30日发出的文告: 《山达拉回国隔离双重标准,政府应允民众居家隔离》 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山达拉从纽西兰回国被允许居家隔离,而人民从类似低风险国家如新加坡回国却需要在酒店隔离,我呼吁政府重新考量回国隔离政策,允许从低冠病风险国家的民众居家隔离。 也是昔加末国会议员的拿督斯里山达拉,在纽西兰度假回来后仅需居家隔离,这引起民众的不满,为何政府在处理高官回国事上一再双重标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双重标准,卫生部之前将政府高官出国访问的隔离期缩短至3天,如今又再爆发山达拉度假回国只需居家隔离,令人疑惑政府是否根据公共卫生的科学防疫手段做出隔离决策。 在防范冠病传播风险上,人民最需要的是政府依据科学专业做出决策,而非看人的地位做出决策,并且对政策朝令夕改,让人民无所适从。 其实,众多国家对于低冠病风险国家都有不同的隔离政策,并设置“绿色国家”清单,允许从绿色国家返国的民众接受较低标准的隔离政策。 事实上,新加坡、汶莱、中国等国家的社区确诊病例非常低,多天都是零确诊,这些国家的感染冠病的风险都非常低,从这类国家回国的民众理应享有更低的隔离标准,包括居家隔离。 况且,如今政府也已经允许居家隔离的患者佩戴追踪器,其实这已经大大降低冠病传染风险,同时也能让民众省下大笔的隔离费用。 同时,政府也受促针对已经接受施打疫苗的民众缩短隔离天数,并设定退场机制,为日后与这些低风险国家包括新加坡能够每日往返做出政策铺路。 我也呼吁国盟政府尽快设置绿色清单,并进行定期评估和滚动式的调整,让这些从低冠病风险回国的民众能够居家隔离,甚至允许缩短隔离天数,并在隔离结束时接受冠病检测,确保在能够在控制输入型确诊风险与民众的经济负担上取得平衡。 图: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向穷困家庭派发食物援助。

未公布微型企业援助金名单 陈泓宾:国盟政府失信于民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16日发出的文告: 国盟政府没在原定的11月15日公布第二批微型企业援助金GKP 2.0申请结果,显然失信于民,因此国盟政府应尽快公布申请结果,让商家和小贩能够尽早知道自身是否是受惠者,以做出相关的财务安排。 自从微型企业援助金的申请开放以后,我们接获大量商家和小贩询问申请程序,大家都希望获得些许援助金以度过受疫情影响的难关。 根据国盟政府税收局9月24日及11月9日的问答录都清楚显示,第二批微型企业援助金于10月1日至10月31日开放申请,并于11月15日知道申请结果,受惠者将于11月25日获得援助金。 然而,我们却接获商家反映,截至目前为止,税收局所设立的微型企业援助金的的网站还没告知申请结果(Lulus/Tidak Lulus),只显示申请已收到(Permohonan Diterima)。 国盟政府这样的动作显然又再失信于民,也没有更新援助金问答录和文告向民众交代相关进展,令人感到气愤和失望。 我国的零售业、旅游业、早市、夜市、补习班等业者原本希望今年年尾市场能够逐步恢复经济景气,然而这一切随着各州实行有条件行管令而落空,经济复苏更是遥遥无期。 随着马来西亚爆发第三波疫情,各州实行有条件行管令,确诊患者又居高不下,维持在四位数左右,这极度影响普罗大众出外消费,也使大量业者的生计受到影响。 当国盟政府连自身所设定的公布日期都可以自我忽略,普罗大众又如何指望政府能够在11月25日准时发放援助金呢? 因此,我呼吁国盟政府应尽快公布第二批微型企业援助金的申请结果,并准时发放援助金,好让商贩能够尽快受惠,并能够为此做出相关的财务安排,度过疫情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