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子森:槟州愿配合联邦政府 为何国盟不在槟建人民组屋?

槟州民主行动党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魏子森于2021年2月24日(星期三)在槟城乔治市所发表的文告: 针对日前民政党对于国盟联邦政府未能在槟州建造人民组屋的课题上企图强词夺理,把联邦政府建造人民组屋的责任推卸至槟州政府身上,今日民政党槟州主席胡栋强的文告更是企图混淆事实,以遮掩国盟联邦政府继续剥削槟州,不在槟州建造人民组屋的事实。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来揭穿胡栋强以及民政党的谎言。国盟房屋及地方部长祖莱达于日前,也就是2021年2月24日于柔佛州进行人民组屋钥匙移交仪式。这个涉及525个单位的柏伶花园(Taman Perling)人民组屋正是由联邦政府建造,并交由柔佛州政府房务部管理的人民组屋正是最好的例子。这个例子也揭穿了民政党一直在散播建造人民组屋是州政府职责的谎言。 至于胡栋强所提及的,在希盟执政中央时联邦政府未能在槟州建造人民组屋的疑问,我希望胡栋强及民政党能够询问现在跟他们在国盟一伙的时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也就是祖莱达为何不批准槟州的人民组屋建造。 虽然建造人民组屋的职责并不落在槟州政府身上,但槟州政府依旧配合联邦政府,无论是前朝国阵政府或者是如今的国盟联邦政府,槟州政府依旧站稳立场,更不惜献上州政府属下占面积约73英亩的地段让联邦政府能够建造人民组屋。 早在2019年11月的槟州立法议会,槟州地方政府、房屋及城乡规划主席佳日星州行政议员在回答我提出的口头问答疑问也清楚的列明了这些地段。除了东北县位于日落洞市区Seksyen1的部分地段,也包括西南县玛央巴锡路、威北北海乌绒峇都、威中甘榜东岗巫金14以及威南峇都交湾巫金13的地段让联邦政府兴建人民组屋。民政党一直要求州政府的交代,其实一早就已经有答案了, 只是民政党不愿去正视以及面对槟州政府致力于为槟州人民争取建造人民组屋的事实。 总而言之,胡栋强以及民政党不需要再继续针对这个课题咬住错的对象来咆哮。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咨询民政党新的政治雇主,也就是国民联盟来解答有关槟州人民组屋建设的问题。相对的,我再重申我对于民政党的挑战,那就是马上解除紧急状态让国会复会。民政党不敢询问的,让我们在国会里为槟州人民寻求解答。

马华与现实脱节不解民怨 魏子森促正视问题反恶法

槟州民主行动党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魏子森于2021年3月18日(星期四)在槟城乔治市所发表的文告: 针对马华槟州总部发言人黄德亮的文告,我认为黄德亮应该好好厘清我于日前针对马华及民政党成立法律援助管道德虚伪表现的文告,并应该针对问题的根本对症下药,来解决民众面对在国盟联邦政府颁布的《2021年紧急状态(传染病预防和控制)(修正法令)》宪报下必须面对高达1万及5万令吉的巨额罚款。 对于黄德亮忽然抛出一句“酸葡萄心态”以及试图推卸遭到国盟政府恶法惩罚的民众推来给我的言论感到非常惊讶。我日前的文告是要纠正马华及民政党不要逃避自己作为执政党的责任,以最直接的方式,那就是修正《2021年紧急状态(传染病预防和控制)(修正法令)》这个已经变质及变相的恶法。马华及民政党若真的有意要协助人民,就必须使用正确的管道着手,并通过民主及正当的立法程序来正视这个肆虐人民的恶法。 从黄德亮的言论及文告看来,我们不难发现马华确实与现实以及民众严重脱节。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下,民众面对的问题正是不公正以及非常沉重的惩罚。 在原本的《2021年紧急状态(传染病预防和控制)》下,高额的1千令吉对于目前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以及经济受影响的民众已经吃不消了,但作为执政党一份子的马华公会不但没有出声,反而在罚款提升至1万及5万令吉后依旧不肯正视问题所在,但却要依赖马青所成立的法律援助管道假逞英雄,除了以虚伪来形容这项举止,我们似乎也找不到任何更恰当的字眼来形容马华及民政党的举止了。 黄德亮的文告还替伊斯兰党籍国会及法律事务首相署部长拿督达基尤丁背书,认为国盟联邦政府日前宣布的罚款按级别分类就是最佳的解决方案,这确实令人感到作呕。但作为伊斯兰党的好盟友,我相信来自马华的黄德亮也是非常无奈的必须站在政府的角度,而不是为广大愤怒的民众着想。 马华若真的有意要解决这个恶法所带来的问题,就必须要让身在内阁的马华总会长如实的反映民怨,让国盟联邦政府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而不是继而通过虚伪的行动及强词夺理的方式来漂白自身的失误。

魏家祥因海底网络缆线处理不当 严重打击大马数码经济

槟州民主行动党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魏子森于2021年4月6日(星期二)在槟城乔治市所发表的文告: 针对槟州马青对于槟州免费无线网络服务所提出的议题,我要感谢槟州马青有主意到我在近期槟州政府行政议员及州议员的特别会议上所提出的问题,而在负责该项事务的行政议员,也就是再里尔行政议员作出回答及解释之后,槟州马青才忽然关注这项议题。 依据再里尔行政议员所作出的回答,槟州政府正在策划通过智能街杆的方式来实施覆盖全州的无线上网服务。对于马青把该项政策形容为“只会在一些巴士站及智能街道”提供服务,我要反问马青是基于什么原因作出如此的推断,并对于马青的理解及认知能力感到可悲。   槟州政府非常注重州内的网络发展,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当下,网络及科技更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通过在州内落实槟州互联网链接大蓝图(Penang Connectivity Master Plan)及数码转型大蓝图(Digital Transformation Master Plan),槟州也是全马第一个规定所有发展商必须在新屋业发展项目中安装通讯光纤的州属。 相反的,我们可以看到身为马华总会长的交通部长魏家祥却因为处理海底网络缆线的问题不当而严重打击大马数码经济。 而近期面子书宣布与谷歌合作投资建设的2条新的海底电缆,也决定选择在印尼和新加坡进行。这条首个链接北美和东南亚的电缆也将能够提升跨太平洋的整体网络能力约70%。但很明显这项电缆建设工程最大的输家就是马来西亚。 为此,倘若槟州马青真的有意要协助槟州政府提升网络服务,请先从自处于的国盟政府着手。请别忘了来自沙巴的薇薇奥娜的遭遇,在马华及国盟执政的情况下居然把网络设施问题形容为炒作。 马华及国盟也许会忘记薇薇奥娜的遭遇,但马来西亚人民绝对不会忘记国盟的残忍及落井下石。

预算1亿500万令吉推福利政策 魏子森:槟州财案助民渡过疫情

槟州民主行动党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魏子森于2020年10月21日在槟州所发表的文告: 针对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在进行槟州2021年度财政预算法案进行总结时所表明的立场,那就是槟州政府不会通过加重人民负担来增加槟州的税收,反而更加着重于施行惠民政策,来协助槟州人民渡过疫情,重新恢复原有的生活。 尽管槟州的土地税务最后一次的审查及提升是在1994年,也就是26年前进行调整,而依据土地及矿物局所进行的研究,槟州政府理应进行土地税务调整,而如今所进行的调整更能够为槟州带来两倍的土地税务税收。 纵然如此,槟州首长曹观友也在进行财政预算案总结时强调,为槟州增加收入的方向绝不会建立在加重人民负担的途径上。而首长在总结时也列明了几项策略,在不加重人民负担的情况下为槟州增加收入。我要感谢首长明确的表明这一点,而这个重点也应验了槟州希盟州政府实为一个以民为本的州政府。 2021年度槟州财政预算案其中一个最关键的开销,就是为槟州的人民提供社会援助及福利计划。为此槟州政府也预算了高达1亿500万令吉来实行明年的社会福利计划。 举个例子,依据槟州环境及福利委员会主席彭文宝同志在本次州议会依据我提出的问题所作出的书面回答,槟州政府自2010年实施为往生的乐龄人士、残障人士以及单亲妈妈提供1千令吉的葬礼援助金。截至目前为止,槟州政府的这项福利计划已为5万1869位往生者提供援助,援助的金额更高达5186万令吉。这也只是槟州许多福利政策中的其中一项而已。 尽管会为槟州的财务带来负担,但槟州希盟政府在推行爱心社会福利政策绝不手软。我们明白槟州人民,尤其是在面对新冠肺炎以及行动管制令下必须承受及承担的压力,但作为民选政府,我们绝不会为此而舍弃我们经营多年的福利政策。相反的,在槟州人民需要更多援助的情况下,槟州政府也将毫不犹豫的动用多年省下的储备金,来协助大家共同携手渡过难关。 魏子森

希盟逐步落实竞选承诺 不像国阵只停留在口号

民主行动党槟州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魏子森于2019年1月8日(星期二)在槟城乔治市所发表的文告: 经历了充满挑战的2018年后,马来西亚正式以新希望迎接2019年的到来。随着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同志于2018年11月2日在国会下议院提呈的2019年度,以“重扬国威、活络经济、让民昌乐”为主题的财政预算案后,马来西亚在今年将见证希望联盟作为联邦政府逐一实现在第14届全国大选所许下承诺,以实现人民对于希望联盟政府的期望。 随着2019年的到来,槟州人民率先感受到2019年财政预算案所带来的好处。2019年1月1日起,槟城第一大桥,第二大桥以及柔佛马新第二通道将停止征收摩托车过路费。想必槟州人民确实无法想象在马来西亚,停止征收过路费是一个可以实现的梦想。 然而,为反对党的国阵却调侃这项停止征收摩托车过路费的政策是他们所许下的承诺,并抨击希望联盟政府未能全面非常大道过路费。 针对这类的调侃,我相信广大马来西亚人还记忆犹新,也未曾忘记国阵作为执政党时的无能。停止征收过路费是希望联盟在野的时候所许下的承诺,而我们也在执政中央后马上实现这个承诺。 然而在面对国家财库空虚的情况下,至少现阶段希望联盟政府能够马上实现的停止征收摩托车过路费,而不是好像国阵一般,永远只停留在竞选承诺上。倘若国阵执政时有意透过停止征收过路费来减轻人民负担,他们就不会落得今日下野的窘境。 对于华校拨款,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让人民见证了希望联盟联邦政府的效率。2018年8月10日在财政部批准了给予华校5000万令吉拨款后,教育部在同年的12月26日已经顺利把该笔款项通过电子汇款至全国的华小了。而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更首度的拨出1200万令吉予独中,以及由财政部长所宣布的600万令吉予新纪元、南方以及韩江三所大学学院。 这些教育拨款除了以透明的方式进行分发之外,也迅速的如“火箭”般的速度发放给受惠的教育机构。这相对于前朝国阵政府的龟速处理方式,以及完全不透明化的处理呈天渊之别。这是国阵永远都不能为大马人民实现的政策。 至于导致国阵大败的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如今下野的马华以及民政党仍只字不提。对于一箱箱从纳吉私宅所运出来的金银财宝,以及被遣送回国的“平静号”豪华游艇,马华以及民政党只能装聋作哑,而究竟这两个政党从一马发展公司丑闻中获取了多少的利益,至今马华和民政党都没有做出回应。 倘若马华和民政党决心要扮演一个有力的反对党,那他们就必须表明他们在一马发展公司丑闻中的利益关系,让人民判断这两个政党是否会继续包庇这项陷国家于不义的世纪丑闻,还是为了贪图这起丑闻为他们带来的利益,而枉顾老百姓的生活。

国盟政府未在槟建人民组屋 魏子森挑战民政党采取行动

槟州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魏子森于2021年2月22日(星期一)在槟城乔治市所发表的文告: 针对槟州民政党日前所提出有关联邦政府未能在槟州兴建人民组屋所做出的疑问,我要挑战刚刚加盟国盟的民政党马上让联邦政府解除紧急状态,好让我们能够在国会复会后向时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也就是现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提问,以解答槟州民政党所作出的疑问。 总所周知建设人民组屋的责任一直都是联邦政府必须承担的。然而面对槟州人民,尤其是低收入群体对于人民组屋的需求,槟州政府更义不容辞的把州内五个县属约73英亩面积的土地推荐给联邦政府房屋部,并希望在解决了土地限制问题后能够快速的发展人民组屋以解决人民组屋的短缺问题。 这一个立场从槟州政府作为前程国阵掌权中央,一直到现在国盟政府通过政变后上任槟州政府依旧保持不变。而今日槟州房屋、地方政府及城乡规划委员会主席佳日星也向联邦政府下达”最后通牒”,倘若国盟联邦政府继续通过不建设人民组屋来边缘化槟州,槟州政府将自行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来建设这些房屋。 槟州民政党所提出的疑问应该指向它们崭新的政治雇主,那就是国民联盟为何与前朝国阵政府般以剥削及边缘化的方式来对待槟州。难不成国民联盟仍然还未从民政党在槟州的下场吸取教训,依旧认为只要打压槟州政府,槟州人民就会从新给予民政党支持? 民政党在成为国盟的新政治奴隶后显然变得非常狂妄自大,并通过许多忽悠人民的文告把矛头乱指。我要奉劝民政党当心,这些乱指的矛头分分钟刺穿的,正是非民选的国盟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