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政府5大弊端言论不实 纳吉刻意混淆视听误导雪州选民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兼雪州组织秘书黄田志于3月11日发出的文告: 首相纳吉对雪州子民所提出的雪州政府5大弊端言论,正是当雪州人民是傻子、无法明辨是非。纳吉刻意扭曲事实,正是因为他知道他的言论会被主流媒体广泛报导,借此污蔑雪州政府,以图影响外州选民尤其是乡区选民、达到打击希盟的效果。 早在两天前发生在雪州的水供中断事件,其实是定期更换滤水站水泵工程所致。奇怪的是,为什么这恰好会碰上纳吉在雪州出席活动?更令人怀疑的是,涉及和造成这起影响的雪兰莪河水供公司(SPLASH)并未被雪州政府收购,公司依然归联邦政府管辖。 此事证明了首相纳吉刻意扭曲事实,贼喊抓贼。他说国阵一旦夺回雪州政权就会解决水供问题的言论,显然只是谎言。我们可以看看国阵治下的州属,就以国阵巫统堡垒柔佛丰盛港为例,自2014年以来,制水和配水还几个月的问题经常发生。而在2016年,配水更是超过7个月,是史上最长的记录。为什么国阵治下的柔州,在第一个20平方米的水供要收取80仙的情况下,还无法摆脱水供问题?国阵真的有能力解决水供问题? 除此之外,若如纳吉所言,在国阵的治理之下真的能解决雪州水供问题,那为什么自2013年以来,柔州还会发生122次因水源污染而引起的水供问题?而该问题到现今依然无法被解决。首相纳吉必须为以上事件作出解释。在北根第一期斯里繁华联邦土地合并及复新局(Felcra Sri Makmur Peringkat Satu, Pekan)也发生过为期数月的水供问题,北根是首相自己的选区。可是诡异的是,为什么以上的水供问题却没有在主流媒体被铺天盖地的传播。难道第三电视台(TV3)选择性不看柔佛和彭亨的水供问题? 反之,我们可以看到雪州的水供问题在雪州政府收购雪州水供公司(syabas), Puncak Niaga 和 Abbas后正在逐步解决当中。我以我的选区无拉港为例,在雪州政府的之下,水供影响的问题已经大幅度减少,这正是反映出我们更有能力解决问题。 再来就是房价高企的问题,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并不是州政府的能力范围内。当首相指责雪州房价问题的时候,难道联邦直辖区的房价会低?而直接影响房价的因素正是不受控制的通货膨胀还有消费税的实行。虽然国阵政府一再强调,购买民房是被不必付消费税,可是不要忘记房屋发展商是需要为建材缴付消费税的,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额外的成本,到最后这额外的成本也会转嫁给消费者,请首相不要再混淆选民。反之,以加影市议会为例,我们可以看到自1955年起,雪州政府依然维持门牌税的收费。而真正加重选民负担的税收是消费税。 对于雪州垃圾处理方面,在很多方面是可以辩论的,我承认雪州在处理垃圾上有许多可以再进步的地方,可是现今的状况已经在改善中,尤其是在2012,当我们终结了与国阵朋党Alam Flora的合约后,雪州的整体整洁状态在逐步提升中。如果纳吉硬是要指责我们,何不先看看联邦直辖区的非法丢弃垃圾的热点地区?在国阵管理下的州属不也一样面对同样的问题吗? 国阵的指控完全是政治性的,而不是从人民的利益出发,在批评雪州政府之前,纳吉必须先看看国阵治理下的州属长什么样子。我也必须要提醒纳吉,当他一只手指指控他人时,有四支手指是指向自己的。他奉劝纳吉先解决自己地区的问题,否则下一届大选后就由希盟来替他解决!

选区重划导致选民混淆 纳吉选委会须总辞谢罪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6-4-2018(星期四)发表文告: 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针对甫被选举委员会提呈并且火速被一众国阵议员通过的选区重划发出的文告。 他说,由于这次的选区重划,更改了许多国/州议席的名字,也将不少票箱调动到其它选区,导致选民间一时无所适从。就以自身上一届中选的无拉港州选区为例,由于这个选区本属沙登国会议席旗下的其中一个州选区。这次的选区重划把沙登国会议席易名为万宜议席,以至坊间出现一些无拉港选民必须舟车劳动,移师到遥远的万宜投票等谣言。 有鉴于此,他呼吁全国的选民,尤其是游子们得时刻留意选委会对于投票日的公布,以便尽早安排回乡投票。千万别因为自身投票的选区内华裔选票占多数,而抱着必胜的侥幸心态没有回乡投票,导致错过一次国家改朝换代的机会。 他表示这次选举委员会与国阵政府联手“打造”的选区重划,并没有做好充分的民意调查,也过于接近大选时段,以至于造成选民间极大的混淆与怨言。有鉴于此,他认为若来届大选民间投票的情况如果出现混乱,选举委员会主席以及国阵主席兼首相纳吉,必须总辞谢罪。 此外,黄田志也针对这次无拉港选区遭选区重划“打造”以后,既华人选票大幅度增加至61%,并且投票动向未明的马来票降低到了30%,而被许多人诠释为行情大好、选情看俏这个说法表示不认同。 他说:“虽然党中央领导层尚未对这个州议席的候选人做出决定,但无论我党派出哪一个候选人上阵这个选区,也不会因为华裔选民增加而轻松胜选。相反的,基于选区重划造成民间的不适,以致许多选民可能混淆投票地点而放弃投票诸如此类的混乱,再加上国阵掌握了不少国家资源,甚至还有选举委员会为其效犬马之劳,所以我们可以预料在种种不利因素的隐忧之下,希盟或者民主行动党在这个选区绝对会面对一场硬战。” 除此之外,他也恳请马来同胞们能够一起站出来支持希盟,并且联同所有的马来西亚民族一起在来届大选,为我国的民主改革创造一个历史性的里程碑,达致全国子民梦寐以求的两线制。

张盛闻打悲情牌捞取同情票 选民决定马华命运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兼雪州组织秘书黄田志于2018年3月26日文告: 张盛闻指行动党歼灭马华是为了取代马华和巫统合作,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对此抨击张盛闻刻意抹黑行动党,企图打悲情牌捞取同情票。马华领袖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马华会被剿灭,难道他们不知道,在马来西亚只有选民可以决定马华的命运,而不是民主行动党?若马华真的在大选全军覆没,那也是反映了马华不得民心,受选民所唾弃。 “马华一直强调要华社壮大马华在内阁的力量,可是吊诡的是,马华民选议员如古乃光无法当上部长,反而落选的周美芬和没有参选的张盛闻却被推荐当副部长。这证明了马华行事主要考虑党内派系利益,并且完全漠视民意。把党利益和官位看得比民意更重要的马华,如何能够得到选民的支持呢?” 此外,黄田志指出,过去五年来马华在政治上根本无关痛痒,对于像一马公司这样的重大丑闻,马华也选择了不闻不问。同时,马华多番强调的解决华小师资问题及承认统考,在过去超过六十年来,根本就只停留在空洞的喊话和不了了之,证明马华缺乏政治意愿和实力来为华社争取权益。 也是雪州行动党组织秘书黄田志也揶揄张盛闻说,行动党没有兴趣取代马华为虎作伥,当巫统的爪牙。相反的,行动党的斗争目标是取代国阵和巫统执政中央做政府。他补充,如果行动党有意加入国阵当部长,早在70年代敦拉萨收编反对党时就已唾手可得,何必一直抗争到今天,面对国阵政府无止境的打压?加入国阵和巫统合作等同于背弃选民,这样做只会被选民唾弃,因此与巫统合作的说法根本只是马华无中生有、造谣抹黑。

阿末扎希不返乡投票论 黄田志:怕到语无伦次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原任州议员黄田志16-4-2018(星期一)发表文告: 对于日前副首相阿末扎希公开表明不支持新加坡游子返乡投票的言论,黄田志直呼:此乃藐视民主,侮辱民智! 黄田志认为,近乎任何一位我国国民都知道,民主选举的意义,乃是集合极大部分甚至全国合法选民的选票,为国家投选出一个以民意为立足点的政府。非常遗憾的,偏偏位于国家权力核心人物之一的副首相,却发表如此不负责任,并且具有非常藐视民主意味的言论。 他表示,虽然外国游子们面对选举委员会在定夺投票日那有意无意的刁难,也就是把投票日夹在工作日的正中间(星期三),但游子们还是纷纷在社交网络上表明自己一定回乡投票的心志、也有许多游子们也发动共车回乡投票运动、甚至还有许多善心人士自动集资,以便资助较为困苦的游子们回乡投票。这些众志成城,齐心协力只为全民一起回乡投票的行动,足见我国人民在追求民主改革这方面的民智与视野已然开拓。阿末扎希这番不鼓励选民回乡投票的言论,有侮辱民智之嫌。 黄田志也说:“此外,国际家具销售巨头宜家,也宣布将于我国本届大选投票日当天,让在新加坡宜家工作的大马公民放一天假,好让他们能够履行公民义务。连外人都尊重我国人民追求民主选举的权力,贵为副首相的阿末扎希此番言论,也务必使我国被沦为国际笑柄。” 黄田志也呼吁阿末扎希必须正视他自己所犯下的卑劣过错,并且向所有在外国工作的我国合法选民道歉。此外,身为副首相的他,比任何人都更应该尽力协助欲返乡投票却面对困境的游子们。 黄田志也调侃阿末扎希会发表如此言论,是因为在国会解散后至今,从社交网站观察而来的种种迹象都显示,大部分游子都倾向支持改变,而阿末扎希害怕国阵真的会惨败,才会怕到语无伦次。

选区划分马华投赞成票 还敢宣称自己是受害者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兼雪州组织秘书黄田志于4月2日文告: 廖中莱表示将会在体制内建议把选区划为多元种族选区,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对此抨击廖中莱马后炮、说一套做一套。他指出,国阵巫统通过这一次选区划分把国内多个选区划分为超级华人区和超级马来区,导致纳吉上台时所提倡的一马精神荡然无存。选区划分已成定局,所谓的内部建议只是廖中莱安抚选民不满的政治客套话。 “马华宣称他们也是这一次选区划分的受害者,将华人票集中在一起将让马华在选举失利,华裔选民的选票将进一步贬值,可是马华却只敢在华裔选民面前做戏。我们很清楚看到,马华在国会里7个国会议员,在国会辩论时根本不敢反对,甚至还表示支持。他们在国会赞成选区划分的这一个举动无疑是背叛了自家党员,更背叛了华社。马华的赞成票,把华社在下几届大选的利益完全典当了。” 也是行动党雪州组织秘书的黄田志指出,在国阵的眼里,华裔同胞就是反对党支持者,因此国阵的策略就是要把华裔划分进同一个城市选区里面,进而导致城市和乡区选民比例严重失衡,一张乡区选票等于八张城市选票,城市华裔选民的政治权利完全被国阵剥夺,马华在国会投票赞成选区划分等于出卖社裔的民主权益。 黄田志说,马华很清楚知道通过选区划分将损害马华的政治利益,可是马华却屈服在巫统的淫威之下,出卖自己的利益,投下赞成票。黄田志表示,马华每天在媒体面前告诉选民,民主行动党要剿灭马华,可是事实上是马华支持选区划分等同于政治自杀。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马华7个国会议员的赞成票,马华连自己在国阵的政治利益都不想维护,更遑论维护选民的利益。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兼雪州组织秘书黄田志于2018年2月10日发表的文告: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早前指责民主行动党误导选民,并指出国阵一直以来都有“制度化拨款”。对此,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抨击张盛闻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他表示,华小、华中和独中在这几十年间,犹如“弃婴”般长期被政府忽略,拨款需要一追再追才能拿到。他因此质问并要张盛闻解释,这样的拨款怎么能算是制度化拨款? “2016年拨款追到2017年才拿到,教育部长马哈基尔希望华小有多少,先拿多少。“黄田志揶揄说,原来在马华的心中,这种拨款就是制度化拨款,难怪当今马华会被华社唾弃。 也是雪州组织秘书黄田志以雪州政府作为例子,指出雪州在国阵执政的年代,拨款往往是要在大选年才会发放,这并不是制度化拨款,而是“大选化”拨款,是为了买选票才给的拨款。 黄田志挑战张盛闻拿出证据,证明国阵政府在执政的60年间有“制度化”拨款,否则必须要对误导选民做出道歉。反观希盟雪州政府除了每年分别拨款6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给华小和独中,同时也批准了4.5英亩校地给双文丹华小、5.6英亩校地给叻思华小、3.7英亩校地给蕉赖十一哩华小,以及3英亩校地给双溪峇也中南学校。 “马华已经失去选民的信任,这5年来的表现也差强人意,难怪张盛闻会担心马华在接下来的大选成绩不如上届,因此不惜以谎言掩盖事实。“ 此外,他也回应张盛闻说,行动党的议员们都有履行人民的委托,把工作做好,把民生及人民心声带进国会,不劳张盛闻操心。他也促请马华诸公,与其花时间“关心”行动党,不如把握时间厘清一马公司弊案和联土局土地弊案,还人民一个正义。

别再附庸于巫统,魏家祥应做好反对党议员的角色!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兼雪州组织秘书黄田志于6月4日发出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表示,马华如今仅剩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一人留在国会而“奄奄一席”,但他希望魏家祥能够扮演好在野党的角色,监督中央政府以确保良好施政。 “马华曾经对纳吉夸奖有嘉,甚至指他是史上最好的首相,华社应该期望有更多的纳吉。结果,种种证据都显示纳吉在他担任首相期间,利用其职位和权力窃取了国家大量的财富,并且导致我国债台高筑,百物涨价导致人民苦不堪言,因此才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被人民唾弃。” 也是行动党雪州组织秘书的黄田志在其文告中指出,马华如今无法依附巫统获取官位及利益,也正好是马华重新自我定位的契机。他期待马华能够在魏家祥的带领下,做一个称职的反对党,在未来的五年内站稳制衡政府的岗位。 他说,过去马华受制于巫统的淫威而惟命是从,对华社的承诺也无法兑现。如今,作为新政府的一员,行动党将秉持着一贯的原则继续以往的斗争,确保各族人民包括华社的权益受到保障,决不辜负全马人民对希望联盟的大力支持和期望。

无法履行其责,梁德明应立刻辞去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兼雪州组织秘书黄田志于3月15日发出的文告: 梁德明应立刻辞去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一职 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梁德明理应为国家水务委员会无法履行其使命和愿景负责,立刻辞去主席一职。国家水务委员会成立的宗旨是以公平,有效和透明的方式并根据2006年水务业法(WSIA)来规范水务业,而其愿景是为大众提供可持续、可靠和价格合理的水供服务。然而,水务委员会已经严重违背其创立宗旨和愿景。 国家水务委员会无法为马来西亚各州尤其是雪州提供良好的食水供应,梁德明必须为此事负上全责。梁德明自2016年11月1日上任成为委员会主席以来,马来西亚的水务状况裹足不前,并没有得到提升。国家水务委员会也无法有效规范和管理雪河水公司(Splash),导致该公司负责营运维护的雪河濾水站3(SSP3)在2018年3月6日出现问题,造成吧生谷地区有50万户家庭受到水供干扰影响。除此之外,雪河濾水站3(SSP3)里的三个水泵在2016后就没有进行修理,显然国家水供公司没有扮演好其管理者的角色。 也是新邦冷京国会议员的梁明德,并没有履行其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的责任。身为主席的他并没有劝告中央政府,根据2006年水务业法第114条强制接管雪河水公司,完成雪州水务重组工作。这也很好的证明,比起人民利益,国家水务委员会和中央政府更想把水供课题当做大选资本,以赢回雪州政府。 根据2006年水务业法,国家水务委员会可以在几个情况下劝告部长取消个别水务公司的营运执照。在这次水供事件中,雪河水公司显然没有达到其执照所需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