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把华教当政治牺牲品 希盟应尽快落实承认统考

针对教育部长马智礼认为教育部承认统考文凭还有事项需要考量,因为仍又许多单位担心国语官方语文地位以及国民团结不受保障的说辞,安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吴家良指出,希盟承认统考的前提是统考生必须具有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国语优等资格,加上独中生亦非从此不谙国语,因此承认统考并不会影响国语的官方语言地位。 不仅如此,独中教育当中囊括的不仅仅是世界历史,还有中国历史和马来西亚历史,这让独中生可以拓展大格局的同时也能找到自家身份定位,这恰好也符合马来西亚多元流教育政策和建国时期尊重多元的原则。 也是安顺国会协调官的吴家良认为,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是教育课题,而并不是政治课题。既然希望联盟获得多数民望达成首次政党轮替,就更应该俯顺民意进行改革,履行选前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宣言,证明我们与前朝政府的区别,莫让承认统考文凭称为华教和独中生永远走不完的一里路。 吴家良吁请教育部长在拟定未来教育方针时,应以教育为本,超越政治,公平对待各源流教育,方能使大马学术界出现百家争鸣的局面。倘若教育部长认为独中将会影响国语的官方语文地位或国民团结,应该针对性指出具体问题症结。 只有希盟政府尽快落实承认统考的承诺,唯有公平对待及承认多年来由独中栽培出来的人才,才能使人才回流并为国服务。 受到世界各国承认的独中统考文凭,为何来到马来西亚却成了悬而未决的难题?独中被冷落了太久,华教不应再成为政治的牺牲品,独中苼苼学子的前途不应继续被剥夺。 吴家良呼吁教育部长尽快与有关当局交流,讨论承认独中统考事宜,不辜负华社盼希盟政府落实承认统考承诺的重望。 安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吴家良于2018年7月9日在安顺发表的媒体文告:

为何沙鲁丁的逆袭能掀起千层浪?

昨日,工程部副部长沙鲁丁向《当今大马》证实,由土著团结党青年团长赛沙迪发布的文章确实出自其手笔,顿时引起轩然大波,沙鲁丁是何许人也?为何其表态让柔州团结党的马派为之振奋。 亲密的战友  慕尤丁当部长首11年间,沙鲁丁就是慕尤丁的联邦部门政治秘书,直到慕尤丁出任副首相才卸任。2016年,慕尤丁被巫统开除,在草创土著团结党的时期,慕尤丁就招来熟悉老部下--沙鲁丁。 当时,沙鲁丁还身在巫统,党职为巴莪区部副主席,官拜柔叻州议员、马来西亚翻译与书籍局主席,身兼玛拉工艺大学董事,过着舒适的政治生活,平步青云。 然而念及旧情,沙鲁丁甘愿抛弃一切,与慕尤丁从零开始打拼,接受团结党总秘书一职,负责统筹党注册和党务。这也是为何沙鲁丁不忍看到一手建立的土团党被巫统与伊斯兰党夹击,而就此消亡。 沙鲁丁追述:“创党初期,经常来回党总部和执行总秘书职务,还要出席各项讲座和希盟活动,有时把车泊在休息站休息,历经千辛万苦,才组成政府。” 见面礼—柔佛州政权 509大选,沙鲁丁弃州攻国,拿下峇株巴辖郊外的泗加亭国席,而团结党也在柔佛创下佳绩,横扫5国9州,协助希盟突破传统马来甘榜、垦殖民区、组屋区,打破巫统国阵60年屹立不倒的堡垒。 然而,在喜来登政变中,为获得巫统支持,慕尤丁把自己的大本营柔佛双手奉上,造成基层普遍不满,双发不时隔空交火,巫统柔州署理主席努嘉兹兰更直言:“柔团结党应先照照镜子,才来谈判。” 目前,柔佛州议会的朝野议员为29比27,其中土团党占9席,就算身兼州议员的慕尤丁能出席每次议会,只要有一位倒戈,柔佛即成跛脚政府,这让失去柔佛主导权的团结党蠢蠢欲动。 就在慕尤丁再把吉打卖给伊斯兰党,并开除马哈迪与其嫡系之后,柔佛团结党州内26个区部中,只有10个区部表态支持,慕尤丁在自己的老巢只剩下38%的支持率,沙鲁丁不再保持沉默。 心腹的逆袭 吉打与柔佛是团结党安生立命州属,慕尤丁却任由公正党叛将阿兹敏以及巫统降将韩沙再努丁二人操盘“变卖家产”,让当初一步一脚印经营的团结党员很不是滋味。 “如今,作为创始人的敦马哈迪丧失党籍,党员之间互相争吵,还有党员要离开,我不想看到土团党继续分裂及边缘化!”沙鲁丁感叹。 沙鲁丁也抛出一个问题,泗加亭国会议席目前属于团结党,希盟与国盟在下届大选,哪个阵营会毫不犹豫让团结党上阵?而这说将明团结党在哪个阵营里头将更加“安全”。 沙鲁丁让团结党叩问初心 可以说,沙鲁丁是慕尤丁“确认过眼神”的亲密战友,如今沙鲁丁以辞职部长职位,表态团结党应回归希盟,其政治意义的解读,也让许多团结党基层产生共鸣: 柔佛与吉打是团结党的大本营,双手供出犹如自断双臂。 透过卖官鬻爵巩固势力绝非长远之计,因为脱离党的斗争,就算是心腹也会离你而去。 团结党无惧下野。 团结党在国民联盟没有未来。 沙鲁丁在关键时刻选择下野,表态支持敦马哈迪,力推团结党与希望联盟合作,就像是好友拍肩的苦口婆心,让许多团结党基层叩问初心,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会引起马来政坛千层浪。

为何废除《大专法令》势在必行?

希望联盟在308政治海啸推出其全国大选竞选宣言,其中最让笔者瞩目的,便是第五十一条承诺,废除《大专法令》且归还学生及大学自主权,以保障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及结社自由。承诺只交代会制定完善的法律取而代之,但废除后的替代制度更为重要,因此有必要往更深入讨论,以避免新法令诞生只是换汤不换药。 本文第一段落主要讨论自从落实《大专法令》后,如何让当权者“合法”干涉校园事务,及当权者如何利用其法令来钳制大学生的思想,和《大专法令》无效放大校方权力的负面产物。 第二段落则是探讨希望联盟若是成功执政,应该如何逐一落实废除《大专法令》的承诺,校园体制的修复及改革的核心思想。 (一)《大专法令》:校园的噩梦 侵蚀校园自主干预学术自由 《大专法令》让政治严重干预学术及校务,现有的制度是校长及副校长经高教部部长政治委任,而校长及副校长则负责委任学院院长、宿舍总监、及行政高官,因此校务发展或是施政过程往往都是根据当权者的政治意愿而行,包括高教部向大学发出通告禁止学生出席净选盟集会;马大民主与选举研究中心总监礼端万因发表不利于国阵的民调报告及多次参与在野党议员的活动而不再获马大续聘等等。 丧失言论自由 至于言论自由方面,校方明显只包容支持的声音,压制反对的声音。笔者曾经因为接受《星报》电访询问有关大学拨款削减对学生团体的影响,却在文章刊登后,被事务官指责损毁校方名誉,要求笔者给予解释并保留追诉的权力,更要求以后任何采访都需经过校方的共识才可发布。宿舍总监曾经要求学生只可以在校园选举支持校阵,公开支持学阵候选人或批评校园政策的同学在隔年就不会获得宿舍。马大华文学会也曾经分享净选盟的面子书帖子,却随后被校方要求取下。 钳制大学生思想 《大专法令》落实至今已有四十余年,但法令所带来的争议却未曾间断,几乎每一年都会上演校方打压意识形态相左的学生或组织的戏码。当权者及校方清楚明白知识就是力量,为避免学生力量崛起,校方设下各种局限,钳制学生的思想,阻止任何让思想激荡的活动或是社会醒觉运动。 举例,马大华文学会经常在社会课题表态其想法,或是举办一些讲座或论坛来提高大学生对政经文教的醒觉意识,其中就包括《法治》系列讲座及畅谈校园政治的《实事求是》时事节目。 讲座强调法治精神,探讨国家宪法、言论自由、宗教自由,而所有主讲嘉宾都是无政党背景的职业律师,却在策划进行半途告吹,而校方给予的原因是活动具有政治议程。后者虽然顺利进行,但随后却遭到校阵的学生代表围剿,事务官也发出警告暗示学会已被监视,而不久后,马大华文学会就因行政上的偏差被冻结。 反观,任何亲校方或国阵的单位却可以随意进出校园,大肆宣传其政治议程。最佳例子便是亲校方的学生代表在理事会毫无知情的情况下,却可以将一马公司总裁带入校园内进行单方面说明会,为国际贪污弊案进行漂白。校方无抗拒政治踏入校园让学生提前接触政治固然是好事,但却只是选择性让大学生只是接受单方面当权者的政治讯息,证明了校方丧失其政治中立,沦为当权者任由摆布的傀儡。 校方权力集中 《大专法令》赋予校方绝对的权力,自行诠释校规并可以随时解散任何学生团体或是对学生采取纪律行动作要胁。因此,权力无上限的制度开始孕育出各种小拿破仑,导致官僚主义盛行,程序繁重且无效率。小拿破仑行为则是放纵,心情稍好就坐在会议厅讨论,心情差就在柜台当众辱骂学生。学生事务处本应照顾学生福利及权益,却持有上司态度来处理学会事务,一切利益从官员角度出发而不是学生,甚至还说出“学生是求我们批过文件,等候我们是理所当然”的话。 民主制度的核心价值就是三权分立互相制衡,但校方却是在校园一党独大,校长则拥有对校园事务、行政事务及学术事务的最后的决策权。 马大之前就发生校方前后冻结积极对校园、社会及国家议题表态的学生组织,分别是马大华文学会和马大伊斯兰学生会,之后还对学术人员颁布禁口令,而这些事件则恰好爆发在大选之前。暂不谈校方背后的动机,但是整个审理程序便是具有缺陷且不民主。其罪罚本来不相等,校方还跳过了出示警告信及听证会的程序,让学会只能在单薄的论述空间的解释信里辩解。 虽然在此事件中,许多学生组织都感同身受,特别是习以为常的复杂繁重申请程序和小拿破仑文化,但无人愿意公开声援,因为大家都深知会被校方秋后算账。 思想稍微激进的学生或组织就成为被对付的对象,这无疑在校园里散播白色恐怖。为了避免遭殃,许多组织逐渐淡化批判精神的色彩,走向娱乐性质的活动路线,因为前者将经校方百般刁难,而后者一般安然无恙。这也是为何象牙塔的形成,与法令实施前相比,今日的大学生对政治冷感已是普通事。或许,这也是当权者希望看到的现象,民众逐渐成为温驯且无力反抗的绵羊,也不会对政权构成任何威胁。 (二)废除《大专法令》后的改革路 制度改革及权力分配 《大专法令》是一条恶法,本旨就是当权者用来打压学运的机制,压制学术及言论自由同时光明正大让政治侵蚀校园的自主权。因此,废除《大专法令》势在必行,但废除后的改革措施更是迫切需要,来纠正崩坏的制度,并确保大学的中立及独立性。 现有的行政体系过于臃肿,校长的权力过于集中,导致问责机制无效,而往往其机构只是形式上的挂名单位而已。权力应该下放给不同单位,让大学评议会(Senate)及校务委员会(Council)掌握实权。要真正发挥其制衡权力的角色,必须进行彻底的改革,当中包括其委员会及理事会的成员遴选、组织架构、执行权力范围。 按照牛津大学及剑桥大学的权力分配版图,校务委员会是中央行政机构,负责拟定校园政策、学术政策及大学发展方针;大学评议会则负责辩论校务会提呈的校园政策并作为决策单位,遴选校长及副校长,修订其大学的法令及条规。正如西敏制,校务会象征行政权,其负责对象是象征立法权的评议会,而不是校长。 更重要的是,评议会成员是由校园内的各主体组织而成,当中包括:教授、学生、学术人员、行政人员、宿舍总监、学院院长、校友、专业人士等等,以确保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权益都受到保障。 简单来说,校长只是扮演领导的角色,而最后决策权及行政权终究归属校务会及评议会。 若大学要独立于任何政党的政治议程,校园内所有行政组织或学术单位,包括校务会及评议会,就不应该是经过政治委任的,而是透过民主选举制度投选而出,避免任何利益冲突或导向至当权者。同时,校长及副校长则应该是由大学评议会透过公开透明的程序遴选,并限制其任期不超过七年,以避免滥权发生,同时提高组织内的竞争力。 归还学生自治权 马大成立初期,学生会无论在经营财务或活动相对今时今日而言更有自主权。当时的学生会有独立的拨款、收入及支出,更有权力经营巴士系统、校园食堂及象征最高学生自治精神的学生大楼。不过,自《大专法令》生效后,便导致了角色及权力调换,学生不再是校园内的主体并丧失自治权,学生会更降格为学生代表理事会,沦为校方的传话筒。 因此,废除《大专法令》后,校方应立即恢复学生会并归还学生会治理一切学生事务的权力,并拥有独立的拨款及财务自主权,以更全面地照顾学生权益及福利。 现有的学生事务处体系臃肿,需要改革但不必废除。首先,学生事务处的权力归还给学生会,而事务官转换为管理员,并由管理公司竞标合约,再由学生会审核后聘请。因此,学生事务处的负责对象是学生会及学生团体,而不是大学的领导。学生事务处的管理合约将每年更新,若其公司员的工表现不达标则不获续约。此系统不但可以提高管理员的办事效率,而且还能遏制官僚主义。学生事务处与学生的关系,同样可以复制在各宿舍管理层。 无可矢口,目前学生事务处拥有绝对管制学生的权力。若将此权力全权交给学生会,恐怕学生会也只会复制现有的模式,印证权力使人腐败。因此,现有的权力必须划分为三,形成三权分立的制度互相制衡,分别是行政机构、立法机构及司法机构。 从校园选举获胜的阵营负责带领学生会,并建立旗下的行政常规部门,包括外务部、秘书部、财务部、学术部、活动部、福利部、资讯部,而同时也可以依当届所需,成立特别部门,加强学生会的行政执行力。 学生议会则是象征立法机构,除了学生会代表外,其议会的当然成员必须来自不同学院、宿舍及学生团体的代表。学生议会负责通过学生会预算案或任何涉及学生的校园议案,同时必须向学生会问责,定时审核行政机构的会务及财务。若发现不妥,学生议会则有权力质疑学生会,并要求学生会做出交代,也可以随时发动弹劾,避免行政机构滥权。学生议会也必须定期召开,讨论校园及学生议题,并可以成立特别委员会或专案小组,以确保学生权益受保障。 至于司法机构的成员则由学生议会委任,处理涉及学生团体的之间利益冲突或争议事件,或处理违法行为的行政诉讼及展开调查,裁决是否对个人或团体采取纪律行动。 总结: 如果改朝换代成功,希望联盟政府必须拥有强烈的政治改革意愿,无论如何都不干涉校园事务,才能真正把校园自主权及学生自治权归还原主。《大专法令》废除后由什么法律取而代之,依旧是非常具有争议性的课题。因此,希盟政府在拟定新法令时,一定要征询各方意见,或是将能够代表利益相关者的组织或人物,纳入拟定法案的团队,以设计更完善的法律,而不是换汤不换药。 文:黄彦铬  * 前马大华文学会主席

承认独中统考 希盟国阵大不同!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张念群于2018年4月8日,针对国阵承认独中统考发表文告: 在3月8日所公布的《希望宣言》中,希盟对承认独中统考的立场是独中生只需具备 SPM 国文优等 (credit),就可以申请进入国立大学。 可是在4月7日国阵所公布的竞选宣言中,国阵除了要求国文优等,还要求独中生必须具备历史及格。附带条件比希盟多了一个。 此外,希盟的共识是我们将恢复 SPM 允许考单科的制度。换言之,独中生只需要报考 SPM 国文单科。国阵和马华并没有交代,他们是否有意恢复 SPM 允许报考单科的制度。因为如果不行,那么独中生就必须报考 SPM 时就必须报考最少6个必考科目。 SPM 的6个必考科是国文、英文、道德、历史、数学和科学。如果需要准备这6个科目,对于成绩好的统考生当然不是问题,可是对于学习成绩稍弱的独中生,那就是个艰巨的挑战了! 民政党全国总秘书梁徳明早前在国会辩论最高元首御辞时说,希盟在抄袭国阵对统考的立场,讥讽我们是 copycat。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也说,SPM 国文优等,正是5年前纳吉会晤董教总时所提出的条件。 现在我希望他们明确交待,希盟与国阵对“承认独中统考”的立场,是否真的是一模一样?希盟的立场是否更有利独中生?更进步一些? 而梁徳明、魏家祥与马华诸公的回答,就能让我们清楚知道,他们到底是爱华教多一点,还是爱纳吉多一点。

民主新纪年——后509的挑战

笔者在下笔之际,刚好是我国进入首次联邦政府轮替的第9天,政局方兴未艾,在新任首相敦马哈迪宣布了大部分内阁名单后,新政府的成员架构已逐渐尘埃落定。 笔者在连续两年半为《火箭报》撰写的系列文章中,以5万多字,使用极有限的知识和贫瘠的资料,阐述了由边防、司法、农业发展、科技,直至能源政策等烫手山芋。当509大选成绩揭晓后,这些迫切需要解决的国家课题,也将由前执政联盟——国阵的手中,转移至由我党包括在内的新执政联盟——希望联盟。 经济或民主进程,何者优先? 在敦马宣誓成为我国第7任首相之后的首周,民众对新政府监督的力度也逐渐加深。 由财政部长人选、首相任部长职、柔州新任大臣不拨款给在野党等等的事件,在民众舆论的压力下,执政者迅速做出妥协,这显示出我国民众对新政府抱有很大的期望,以此同时,公民社会的迅速扩大,对执政党而言也造成了部分压力。 然而,部分民众,尤其是华裔,在前执政联盟中的华裔政党——马华及民政的常年洗脑下,对政府的运作和架构都极度陌生,导致部分民众和社团领袖还纠结在华裔必须担任财长的迷思,或对末沙布充满喜感的形象担任国防部长所开的种种玩笑,甚至对敦马违反希盟宣言中阐明的首相不能担任部长职的诺言诸多袒护,在在处处显示出民众依旧欠缺一个健康公民社会在监督政府时应有的基本认知。 敦马在选前选后皆强调他担任首相后,将优先稳定我国经济。他在选后不到一周就开始设立的五人耆老会既显示出这个政治决心,然而,导致我国变天的其中一项主軸一马弊案,其原因就在于我国民主制度的崩坏。因此,制度的健全和经济发展需保持在平衡点,马来西亚才能继续稳健前进。 在野党的没落 在统治我国长达近60年后,国阵终于在腐败贪污的扩散下失去政权。然而,国阵的噩梦不会随着政权轮替后结束,前首相纳吉夫妇已开始遭当局禁止出国,而他的住家也在斋戒月的前夕遭警方彻夜搜查,尽管事态还在发展中,可预见的是,新政府将对前国阵政府时期的各项弊案展开调查,而国阵,尤其是涉案的巫统党阀,将会被提控,甚至入狱。 在此前提下,身为在野党的国阵,尽管由国阵和伊党在内,共囊获了44%的国席,却因自顾不暇而无法扮演对新政府的监督角色,而国阵时期的种种独裁暴政及错谬的政策,也将使得国阵人民代议士无法在议会中以政治道德的制高点服众,最终形成新政府无人监督的糗境。 在2008年,国民首次体验到州政权轮替的喜悦,10年后的今天,我国再度迎来自独立以来的首次联邦政府轮替。这两次的政权轮替都具备共同点——对新任政府的错误,采取高度宽容的态度。 然而,在缺乏严厉而健全的监督机制下,过度宽容最终会导致另一个独裁政府的产生,而在上段中提到有关目前在野党说面对的困境,对新政府的监督,将落在公民社会和媒体身上。 解放第四权 作为立法、司法和行政权外的第四权——媒体监察权,将决定我国公民社会在未来的走向。公众也在紧盯着新政府是否会遵守竞选诺言,废除《印刷与出版法令》及约束言论自由,尤其是钳制媒体的各项法条,以彻底开放我国的自由言论风气。 我国即将在今年开始试播的数码电视,由于数码波段可同时收看数百个频道,新政府如果能够开放这些频道的民营化的申请,将大幅度加速媒体自主化的进度。 以台湾为例,李登辉在开放中华民国总统直选前,首先开放了电视台执照的申请,并通过大法官释宪,进一步奠定了过后20年台湾蓬勃发展的政论频道。 大马也应以此为典范,加速媒体的开放,并通过联邦大法官对宪法中的言论自由进行诠释,以司法为盾牌,让媒体在进行报道时不再遭受国阵时期的政治迫害,或被迫自我约束。 国家民主化的进程取决于公民社会的素质,而公民社会的养成,需通过媒体讯息的潜移默化,因此,媒体和言论自由松绑的速度,将决定是否在第15届全国大选前,公民是否能成熟理性的思考,或回到过去以极端种族宗教为主导的政治走向。 恢复地方政府选举 在希盟国州议员等待着是否入阁之际,许许多多的我党,或友党同志也纷纷缴上身份证,登记为县市议员候选人。 政治委任,成为朋党或地方党阀利益分配的温床,也是任何政权腐败的开始。这种情况在2008年已开始在民联内部发作,而到了2018年的今天,以政治绑桩为名,将地方政府职位私相授受的情况不曾停歇。 民众挂在嘴边的“政党轮替”,唯有在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后,才算完全落实,而其迫切性,不亚与第四权的解放。 通过地方选举,才能加强地方民众对市政的参与感,发掘地方人才,同时也能让真正有服务社区的人士,可在公平和民主的情况下,获得充分授权治理当地,落实全面民主化。 在2012年,槟州民联政府首屈一指,成为首个通过《地方政府选举法案》的州政权,然而,在联邦法令大于州法令的限制下,地方政府选举始终只能束之高阁,无法落实。 如今希盟执政联邦政府,对于地方政府选举的落实刻不容缓,而509后吉隆坡直辖区国会议员要求市长选举的呼吁,可作为全国地方政府选举的序幕。 然而,国阵政府在过去数十年对地方政府选举的妖魔化,并将地方选举塑造为“华人试图夺取市政管理权”的论述,是否依旧在希盟新政权中阴魂不散,则需要时日来证明。 结语 能够受邀在《火箭报》撰写文章,是笔者的使命感,而笔者能够见证《火箭报》的蜕变,成为一份执政党的党报,更是毕生荣幸。 首个登月的阿姆斯壮在踏上月球表面后的第一句是“我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而509半夜的大选成绩出炉时,也正是“我们的一小步,我国民主的一大步”。 行动党在过去的数年中,党员们前仆后继的不断牺牲自己,终究换来今天的联邦政权轮替,然而,往后的日子,将是艰巨的重建之路,历代以来,中兴必遭受极大旧势力的反扑打压,是否领袖们能完全摒弃前朝的陋习,以此为鉴,仰或是利益熏心,重蹈覆辙?所需的将不会是个人或领袖,而是全体党员的决心和努力。 特约/ 西西留

张哲敏接受马汉顺挑战出示证据 国阵取消金宝政府医院促马汉顺道歉

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昨天挑战霹雳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出示证据证明国阵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张哲敏今日接受挑战,出示财政部的公函证明国阵早在2016年就已经议决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出示财政部长高级机要秘书法利达2018年8月的公函指金宝政府医院不在第十一大马计划的第三滚动计划。所以财政部要求他本人重新在金宝鉴定适合建医院的土地才能够发放拨款。霹雳州政府在去年批准在金宝新章卡峇鲁的新地段后,希盟政府才重启金宝政府医院计划。 国阵2015年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 他说公函里也说明工程部在2015年8月到访金宝太子园被国阵圈定建医院的地段时发现该地并不适合兴建医院因为该地点是前矿地,有60%是水,只有40%土地,根本不适合兴建医院。在卫生部向经济策划组(EPU)汇报后,经济策划组在2016年1月取消了金宝政府医院计划。 张哲敏炮轰马汉顺撒谎并引述马来邮报在线(Malay Mail Online)在2017年的报道指马汉顺曾在霹雳州议会透露在拉曼大学决定兴建私人医院后,国阵政府就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并与优大合资,协助优大建立私人教学医院。 马汉顺才应该向金宝人民道歉 张哲敏说马汉顺才应该向金宝人民道歉,为了马华的私立,竟然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并打算用政府医院的拨款给予拉曼大学(优大)建私人医院。他促请马汉顺清楚交代当时国阵到底是怎么打算和优大合资建私人医院? 张哲敏也引述媒体报道指拉曼大学理事会成员黄家泉在2015年也透露优大医院首阶段工程估计耗资3亿令吉,计划由该理事会及马华各负责筹募1亿令吉,再向政府争取另外1亿令吉的拨款。这证明了马华一早就有预谋要利用公共资金来替优大建私人医院。 张哲敏也驳斥马汉顺出示的报道指当时是第13届大选的前两天也就是2018年5月7日,马华当时在金宝选情告急所以才指示卫生部秘书长陈超明指要审核该土地是否适合用来兴建政府医院。事实上工程部早在2015年就已经鉴定改地段不适合兴建医院,经济策划组也在2016年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 他说很明显的马华在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后就开始打这笔1亿令吉拨款的主意,最后打出公私合资的名堂,名正言顺的骑劫这笔拨款给予马华控制的优大兴建私人医院。他促请马汉顺不要再抵赖,应该一五一十的把事实告诉金宝人民,让人民判断谁是谁非。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区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县议员熊雅莲、县议员马绍伦、石山脚新村村长丘俊杰、林冠宋和林欣怡等。 新闻链接: (一)黄家泉指拉曼大学将向政府申请1亿令吉拨款建私人医院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ation/2015/08/02/96076 (二)待完成图测规划-拉大教学医院-2年建竣/ https://www.enanyang.my/news/20150803/待完成图测规划-拉大教学医院-2年建竣/ (三)马汉顺在2017年州议会时透露,在优大决定兴建私人医院后,国阵政府就取消政府金宝医院计划,并与优大合资建立私人教学医院。 https://www.malaymail.com/news/malaysia/2017/11/27/perak-govt-approves-land-for-new-hospital-kampar/1519499

雪州政府拨地校方建新校舍,纳吉好大喜功称为国阵承诺!

新古毛州议员李继香于2018年3月7日发表文告: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国阵领袖不明就里胡乱指责行动党,更好大喜功把叻思华小新校舍竣工列为国阵兑现承诺的证明,实在是贻笑大方。 叻思华小从1970年代开始向当时的雪州国阵政府申请地契都未获批准,反而雪州政府在2010以1令吉象征式收费拨地给校方建造新校舍。 叻思华小新校舍虽然获得首相拨款300万,但依然不足以应付建校经费必需向华社筹款,据了解该校共向社会人士筹获200多万建校经费,而且雪州政府也拨出31万3155令吉教育援助金、欧阳捍华州行政议员拨款2万及她本身的州议员拨款3万。 建校修路原本就是政府的责任,纳吉先是威胁选民(在2010年乌雪国会补选前夕威胁当地选民,国阵不胜出就不会拨款给叻思华小),然后在将自身责任当作皇恩浩荡要选民感激他。但吃藜麦不知米价的他,却不知道叻思新村前的隆怡联邦大道属于中央政府不是州政府管辖范围内的道路。 在接获叻思新村村民投诉村口马路如虎口经常发生交通意外后,我已经多次和乌雪公共工程局两任工程主任商讨解决方案,唯因当地地势陡峭,他们都认为设立交通灯并无法解决问题。 在多次商讨后,工程局主任的专业建议是必须耗资2000万令吉提升当地道路。因此,雪州政府在去年的州议会通过2018年财政预算案中已经拨出第一批50万令吉作为设计叻思交通枢纽的经费。这比纳吉的40万令吉还要高出10万令吉。 乌雪工程局一直都关注当地马路的安全问题,也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寻求可行的解决方案,但一直无法获得中央政府的拨款,如今纳吉来了也只给40万令吉。 任何解决交通建议是不能单凭想像而必须有专业支撑。纳吉是头痛医头,在不知情况下胡乱指着行动党,显示出他不认真问政的态度,同时也凸显国阵当地领袖做事马虎不从源头看待问题的敷衍态度,由这样的领袖领导国家势必会让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李继香

廖彩彤:马华悲情牌自打嘴巴!认清自身责任!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柔佛州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于2018年3月5日发出的文告: 抨陈书北悲情牌自打嘴巴 廖彩彤:先认清马华责任 柔州大臣华人特别事务官兼国阵柔佛再也选区候选人陈书北(5日)在脸书专页上发布了一条新讯息。 (https://www.facebook.com/tancherpuk/photos/a.164551133611500.41812.161394943927119/1658842800848985/?type=3&theater)内容不外乎马华一向如何照顾华社,要求华社在来届大选中投马华一票,还附上写着“ALL in BN”的配图,耐人寻味。 (廖彩彤脸书回应:https://www.facebook.com/caitung4johorjaya/photos/a.414305372013009.1073741869.236963473080534/1467074923402710/?type=3&theater) 毕竟,作为被马华总会长廖中莱钦点的柔佛再也选区候选人,陈书北近日的活动却明显与马华“切割”,其宣传、海报、活动等等,处处淡化自身的政党,反而紧跟在柔州大臣的身后,号称柔佛团队,自己以身示范如何唾弃马华,突然又以“受害者”形象,猛打悲情牌恳求华社支持。 这意味着,陈书北已经意识到作为马华一份子,马华在国阵里“似有实无”的存在,无法为他加分,于是他只能靠拢巫统,强打国阵牌。 然而陈书北今早的帖文显示,他终于记起自己是马华的一份子,而只要马华仍和巫统紧紧相依的一天,陈书北就是和国阵同流合污。对于陈书北自相矛盾的角色扮演,我深感同情。 但陈书北显然尚未记起,今日造成国家乱象,经济倒退的,就是马华不敢反抗的“巫统一言堂”所造成的。陈书北说华裔是马华的生命与服务对象,马华要为整个国家争得平等,和谐,同心同德的“美好前景”。这又回到“马华当家不当权”的老调重弹。 因为马华公会的所作所为,一再告诉大家,大马华人不是马华的生命和服务对象。它的服务对象是国阵政府和它的巫统老大哥。 陈书北不知道,对于马华在国阵内的无能为力,全国人民早已对它死了心,人民需要的是体制改革,而不是马华协商了数十年的“越协越伤”。 小标题:执政党“邀功” 拿基建“威胁”选民 更糟糕的是,无论是陈书北或马华都不断地抹黑,指行动党没做事。但稍微对政府职责有概念者,就会知晓他们所说的“有做事”,不外就是服务与发展。手握资源的执政党,把原本在职责范围必须完成的事,拿来邀功,基建与发展拿来当做“大选的糖果”;“你要投我,我就会修缮基建”这样的说词,无异于是在威胁,向选民勒索选票。 反观,希望联盟承诺,在执政后挥别乱象,让地方政府能重拾为民服务的精神,不仅必须按时完成,还必须杜绝贪污腐败及豆腐渣工程,确保真正惠利民众。希望联盟已经做好执政的准备。如果希盟执政柔佛州,我们会把柔佛州发展得更好。 如果陈书北一再要将马华无法发挥所谓的“助华”精神,归咎于行动党的错,那么请他或马华领袖,先正面回答:为何马华在朝60年,承认统考为何遥遥无期?制度化拨款华教何时才能落实?巫统部长攻击郭鹤年、边缘化马华,马华为何只在自家门口拉布条,而非直接向巫统抗议? 陈书北声称行动党不惜一切代价追求政治利益,但他必须认清的事实是,那些败选了,却继续靠走后门争取官职的,才是不惜一切追求政治利益者。陈书北说,“华裔的悲伤是马华的不足”,他始终不愿面对,马华的不足与失败之处,其实是根本不了解又或是假装不知道,华社早已看透马华的把戏,所以华社乃至全民绝对不会再犯过去60年的错误,把国家未来托付给只为谋求官职为己私利,而非为全民的政党。 我呼吁柔佛再也,乃至全国的选民,在来届大选,一起用手中的选票告别腐败的国阵政府。

民主行动党应同意内阁 签署反种族歧视公约(ICERD)

掌管国民团结及社会和谐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指出,政府承诺2019年首季将批准6项条约,其中包括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以下简称 ICERD) 。 11月4日,逾千名巫青团及伊青团成员聚集在占美清真寺外示威,反对政府签署联合国的ICERD。 针对签署反种族歧视公约,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以及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联合发表文告指出,民主行动党应支持内阁签署联合国的ICERD。 1967年,民主行动党发表《文良港宣言》,强调民主行动党坚信一个多元种族社会的建国过程,必须实行种族平等的原则。 《文良港宣言》里阐明,民主行动党坚决反对把马来西亚公民划分为“土著”与“非土著”。从这点可看出,民主行动党当初的理念是多么的进步和具前瞻性,然而今天党所提出的论述和政策,我们是在向前进,还是往后退呢? 反对同化政策 民主行动党一直坚持“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斗争目标。往后几十年,行动党坚决反抗“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一个语言“的同化政策。 民主行动党追求的是一个不分肤色、不分种族的平等社会,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追求梦想。 这也是民主行动党能够在这片土地上屹立至今,最终从在野党摇身一变,成为现在的执政党。 我们作为行动党人,必须清楚知道平等的定义,而不是妥协单元同化政策。 任何的种族主义、种族政治和种族政策才是阻碍国家进步和团结的绊脚石。 民主行动党应该在内阁里同意签署ICERD,并纠正国阵留下的种族制度和政策,以保障各族群的权益,并打造平等对待各族群,消除种族歧视的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