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新闻

  • 今天的廖中莱打倒昨天的廖中莱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郭素沁炮轰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和吉隆坡市长莫哈末阿敏在禁止啤酒节事件上反反复复,堆砌一堆站不住脚的理由,毫无原则可言,让吉隆坡这个国际大都会沦为国际笑柄。

    吉隆坡市政局于9月18日驳回“2017年啤酒节”(Better Beer Festival)的准证申请之后,隆市长莫哈末阿敏以“下雨、政治敏感和不必要”三大理由,作为不批准啤酒节的原因。

    “昨天,廖中莱就表示市政局不应该以个别人士的意见作为施政指南,让吉隆坡沦为国际笑柄。而今天的廖中莱宣称尊重市政局决定,打倒昨天的自己,让自己成为笑柄。”

    她表示,自从啤酒节不被批准,有关当局就罗列种种理由来开脱,而事实上一切皆起源于伊斯兰党的连番抗议,明眼人都知道最新的理由,即“安全问题考量”只不过是忽悠人的借口。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强调,啤酒节属于嘉年华会的一种,也不是第一次举办,过去多年都没有产生任何问题,如今却被当局以种种站不住脚的理由来刁难,根本不能服众。

    “任何活动都会面对安全问题,因此我们才需要专业的标准作业程序来确保活动顺利进行,这也是主办单位和执法单位必须协调的责任。因为‘安全问题’而取消一项过去多年都顺利举办的活动,只不过凸显市政局及政府的无能。”

    她表示,吉隆坡是国际大都会,市政局应该拿出专业的手法和态度,确保啤酒节在尊重各族人民的感受之下,顺利且安全的进行,而不是粗暴的禁止。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暨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20-9-2017(星期三)针对”廖中莱尊重市政局禁止啤酒节的决定”一事发表文告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雪州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年9月19日,在八打灵再也发表的联合文告:

    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大可为我们对马华在千百家村贱卖夺地一事发表的言论,向我们其中一人,或两人采取法律行动。

    马华副总会长暨前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周美芬扬言,将提告行动党现任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或是行动党雪州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

    事缘我们近日质疑周美芬在一宗2006年至2008年八打灵土地丑闻当中所扮演的角色,当时马华以1令吉1平方英呎土地的价格购买了一依格(Acre)的土地,即5万2千令吉。据估计,这块地段的市价至少值400令吉1平方英呎,市价估计达1750万令吉。
    我们要表达的事实是:

    1.贱卖夺地事件发生时,周美芬是时任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2.周美芬是现任马华副主席,也是时任马华妇女组署理主席。

    3.国阵执政雪州时期将土地售卖予马华,而周美芬清楚知道土地申请和转让程序。

    4.周美芬清楚知道该地段的地理位置,因为她在那段时间在当地展开龙珠果种植项目。

    5.在被国阵政府强制驱赶前,居住在该地段的是千百家村村民。

    6.这笔交易让马华谋取巨大利益,却牺牲了雪州政府和人民的利益。

    7.该地段已被八打灵地方发展蓝图Petaling Jaya Local Plan (RTPJ) 规划为“治水防洪”地段,而马华却申请将该地段的用途转化为“商业用途”地段。

    8.这不是马华在雪兰莪的首宗土地丑闻,却是马华在八打灵的首宗土地丑闻。

    因此,我们要质疑的是:

    1.周美芬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是直接还是间接支持贱卖夺地?

    2.在周美芬知情的情况下,她是否曾经反对或试图阻止马华的土地申请? 或是她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马华的利益优先于她的选民之上?

    3.周美芬作为一名非常资深的马华领袖,是否认为马华贱买土地是一种道德的行为,并且没有背叛投票给她或马华的选民的信任?

    4.周美芬是否还有良心,同意把土地归还给州政府的建议,以保留该地段为治水防洪的地段、作为防止千百家村水灾泛滥的缓冲区?或者至少,她是否同其政党应该全额支付这片政府土地应有的价格?

    我们相信上述提到的问题与事实,绝对没有诽谤的成分,而杨美盈在脸书上的视频亦是如此。因此,我们没有理由需要将该视频撤下。

    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大可起诉潘俭伟或杨美盈,因为这是她的权力。但是,我们给予前副部长的真诚建议是,如果她关心她的政治声誉是否受损,她最好还是宣布,若马华无法补上市价的差额,马华将会把土地归还给州政府来赢得人心。

    潘俭伟
    杨美盈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成立一个“小型皇家调查委员会(Mini RCI)”,调查雪州前大臣丹斯里莫哈末泰益于1996年在澳洲机场携带未呈报的价值100万美元巨款而被捕一事。

    当时莫哈末泰益被澳州当局释放,时任首相敦马哈迪曾表示不知有关巨款的来源,而莫哈末泰益当时也有被反贪机构(BPR),即现在的反贪会(SPRM)调查,但并没有被提控。

    “既然纳吉现在积极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30年前的国家银行炒外汇醜闻,不如也设立一个小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莫哈末泰益20年前那装有值100万美金外币的真相?”

    林立迎说,有关委员会的调查範围可包含莫哈末泰益的钱从何来,是否符合他在90年代所缴付的税务,为何反贪会停止调查以及他当时的英语水平。

    “当时莫哈末泰益声称不谙英文,所以才不知道澳洲的法例。”
    他说,莫哈末泰益多次跳槽,是名副其实的“政治青蛙”,显示对方没有忠心可言,只在乎个人利益。

    “无论如何,看到巫统兴高采烈迎接莫哈末泰益的归来,我只能说物以类聚。”

    林立迎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 Teo Nie Ching (张念群) 的照片 你支持了一份九月的«火箭报»了吗?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 CM Lim Guan Eng 的帖子 与民共赴时艰!

    阅读全文

  • 槟州首长林冠英于2017年9月19日 在博通国际分销库房开幕礼上发表致词:

    很高兴来到峇都加湾工业园为博通国际分销库房(Broadcom Global Distribution Warehouse)主持开幕。这项由美国顶尖发展商及国际电子半导体科技产品供应商的外国直接投资计划,标志着前来槟州的投资额持续增长。

    槟州 – 电子及电气业的增长并国际分销枢纽

    世界半导体贸易数据(WSTS)显示全球半导体销售额今年将取得11.5%的增长,达到3778亿美元,在亚太区域也将获得12.4%的最高增长率。从2008年到2016年所记录的590亿令吉获批准投资额度中,有140亿令吉或24%来自美国投资者,这显示美国是槟州最大的外来资金来源。

    槟州拥有发展完备的货柜分配网络,包括槟州国际机场航空运输部及海上运输港口的海运部,占尽地理优势。峇都加湾也与各个主要高速公路如南北大道接轨,可以进行陆路交通运输。

    槟州在2017年第一季度的出口额高达529亿令吉,相对于2016年同季度的435亿令吉,增长了22%。槟州出口额占全国年出口额23.5%。能够在出口国际市场上取得这样的成就,有赖于槟城的分配、物流及库房设备。

    博通国际分配枢纽的再投资

    我很高兴,博通将其名下两个离岸库房迁入峇都加湾工业园,并将新库房作为他们年度国际分配库房,预计能为博通有限公司处理高达40亿个次的货柜单位,直接支持该公司制造640亿令吉的年收入。博通有限公司的市场资本额,目前在半导体业界之内(记忆体制造商除外)屈居第二,达到970亿美元或4450亿令吉。新设施的投资额度,撇除运输开销,已高达5900万。

    多年来,槟州与博通一起成长。自1972年开始,做为惠普(HP)营运的一部分,初次在槟州的峇六拜自由贸易区域设立营运点开始,即开始扎根。

    显而易见地,美国公司仍旧选择在槟州进行投资。除了刚刚提到的美资于2008至2016年间投资额度高达140亿令吉以外,我也要补充,今年到目前为止,来自美国的BostonScientific已经“注资逾百万令吉”,USTGlobal 也公布2020年之前,要扩展其位于峇六拜新增厂房,预计增加2000个员工。

    我们感谢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的支持。 州政府欣然支持博通全球运作的整合及策略協同专注于产品研发,制造工程及全球供应链管理。

    截至 2017年7月,博通有500位支缓高中层的管理、策划、财务、制造工程及测试的员工。这么多年来,高通提供了许多栽培人才于机会于槟城人, 我们可以从许多全球行业领袖是来自槟城看得出其成果。

    拿督Tan Hock E身为高通的总裁、主席兼执行董事是槟城的杰出领袖。 他在博通及安华高成功合拼扮演着决定性的角色。他之前统领跨国公司如IDT和集成电路系统。

    另一位槟城人是拿督黄文才, 博通的高级副总裁,负责全球运作流程里的制造,外包,采购,物流,策划及品质等计划。

    立足槟城的企业也因博通的成长而得益。 博通的一些直接本地伙伴如益納利美昌(Inari Technology), TF-AMD Microelectronics, 日月光電子馬有限公司(ASE Electronics), 明试控股 (Aemulus),美国国家仪器(National Instruments), Xcerra (no Chinese name), Exis Tech ( no Chinese name), Experior Technology,(no Chinese name) Tessolve (no Chinese)。 他们外包的伙伴有伟特机构(Vitrox) 和 MI Equipments。这再次展现槟城充满活力的生态系统及供应体系,体现了我们的标语“Powered in Penang”

    博通位于峇都加湾的全球分销库房将会刺激槟城及马来西亚北部的供应链。 博通的新全球分销中心的投资将会为槟城制造300 个额外的工作机会。本土的船运及交通活动也会增加。

    槟城感谢博通在槟城公私伙伴所致力于的科学、技術、工程及数学(STEM)方面的贡献。这家企业在全马最大的槟城国际科学展和槟城科学圈作出贡献。这项开幕典礼印证了槟城成为全球投资家的选择地点。

    阅读全文

  •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9月19日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针对三十年前的国家银行炒汇损失事件的皇委会较原定时间提早结束的原因,是否是为了要避免纳吉得供证来解释为何他在1993年反对我有关设立皇委会的呼吁的课题?

    在我发布将“滑稽的皇家调查委员会持续针对四分一个世纪前的国家银行炒汇损失事件在9月18日召开听证会,但却没有针对最明显的问题设立皇委会——在一夕间将马来西亚变成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形容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一周内的第六个政治灾难的文告的数个小时之后,针对国家银行炒汇损失事件的西迪皇委会较原定时间提早结束。

    针对三十年前的国家银行炒汇损失事件的西迪皇委会较原定时间提早结束的原因,是否是为了要逃避为何纳吉没有为皇委会供证,解释为何他要在1993年反对我有关针对国家银行炒汇损失事件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呼吁的课题?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昨天为皇委会的供证里揭露,纳吉是其中一位在1993年的一次内阁会议中反对我在那个时候有关针对国家银行炒汇损失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建议的部长。

    我在大约四分一个世纪前,有次要求时任财政部部长拿督斯里安华向内阁提及针对国家银行炒汇损失设立皇委会。

    马哈迪证实了我有关针对国家银行炒汇损失设立皇委会的建议曾经在1993年在内阁里受到讨论,而内阁成员包括纳吉都支持不设立皇委会的决议。

    马哈迪在为皇委会供证过后向记者谈话时,重复要求现在已是首相的纳吉为皇委会供证的呼吁,要他解释为何现在的政府却支持调查这起发生于约25年前的事件。

    他表示“在那个时候的内阁会议里,当有关设立皇委会的呼吁被拒绝时,他面露笑容。”

    纳吉在1993年是国防部部长,他从1986年到2003年呆在马哈迪的内阁里。

    就这个关系来看,我要对高级公务员之前的高级政府职位被完全无视表达我的抗议、震惊和关切,他们甚至还因着他们的身体状况和健康而被残忍的对待,受到完全的蔑视。

    我想从1986年到1994年担任总稽查司的丹斯里依沙克被迫拖着身子来到皇委会是极为不尊重和残忍的对待,他的二儿子理查依沙克甚至还要来到皇委会恳求,表示他的父亲无法为皇委会供证,因为他在2008年出现了影响到他的记忆的状况,而这个认知障碍导致他的父亲“在回忆往事上存有困难”。

    还有其他对老公务员完全缺乏同情和尊重的例子,就如昨天的拿督奥斯曼的例子一样。

    当然还是会有例外的。为何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没有被传召供证呢。还有为何在今年8月表示知晓国家银行损失事件真相的前首相敦阿都拉也没有被传召为皇委会供证?

    正如我在今天稍早前所说的,我对于皇委会主席丹斯里莫哈末西迪及其他委员会成员和像前首相敦马哈迪及前财政部部长敦达因的证人之间的对话感到极为震惊和不可置信,尤其是当他们发问为何马哈迪或达因都对庞大的国家银行损失不知情,但“人人却似乎都知道”!

    西迪似乎也忘了他本身也是一个范例——他从2006年9月3日到2012年6月24日之间担任政府的首席秘书,并在之后出任国油主席,他在这个期间似乎并不知道一马公司丑闻已经把马来西亚变成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这是马来西亚和世界上了解这事的人都知道的,除了像他那样的政府的政客和公务员之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呢?

    西迪宣布皇委会公证会较原定时间提早结束,留下许多悬而未决的疑问。

    马来西亚人在昨天在皇委会上得知,安华将会被重新传召来为皇委会供证。但这个决定为何却没有执行呢。

    西迪表示他不会撤回他在8月21日也就是听证会的第一天所说的言论,那就是总结来说国家银行因着它的炒汇作业损失了315亿令吉。

    西迪怎么能期望马来西亚公众和世界舆论会完全尊重皇委会报告,当它的主席对于皇委会的调查结果和结论在还没有将皇委会的证据纳入考量之前,就已经抱持着预先设定好的想法?

    林吉祥

    阅读全文

  • 人民的利益应该置于一切之上~~~

    阅读全文

  • 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和杨美盈发表文告回应,坚持视频中的言论没有诽谤成分,也不会撤下有关视频。他们欢迎周美芬起诉。

    阅读全文

  • 林冠英认为,不该把宗教的价值观强加在非穆斯林的身上,而且吉隆坡市政厅以“政治敏感”为理由,封杀啤酒节是非常危险的先例,也如同封杀非穆斯林的权利。

    阅读全文

  • , 火箭报分享了 Cheo Yee How 邹裕豪的视频 天灾不分政党。。。
    Najib 说 DAP menang, rakyat berenang.

    现在柔佛也发生水灾了。。。

    阅读全文

  • “只要是来自国阵的政治人物,对德士行业肯定是风险。”

    #德士业者都拒绝相信国阵
    #国阵不倒
    #人民吃草

    阅读全文

  •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文告,2017年9月19日

    吉隆坡市政局应该撤销啤酒节禁令

    不经周密思考及任意决策,似乎成了马来西亚政府的常态。

    就像吉隆坡市政局最近禁止即将于10月举办的年度啤酒节。

    这个禁令显示,伊斯兰化慢慢渗透我国各个角落,伊斯兰教强硬分子的高调立场被官方接纳。他们的抗议行动将打击这个多元宗教的国家,非穆斯林的权利岌岌可危。

    针对西方歌手的演唱会、不雅的歌曲,甚至庆祝情人节,伊斯兰党和其它保守组织的抗议不断升级。

    这些极端的元素对一个多元族群和多元宗教的国家非常危险,须知马来西亚联邦宪法明确保障所有公民的基本人权与自由。

    有关当局警告,若主办单位继续举办啤酒节,他们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对付。

    但是,吉隆坡市政局至今未对禁令提供很好的理由。它通知主办单位,啤酒节被禁乃因政治敏感。

    大众的一般观感认为,伊斯兰党施加政治压力,标签啤酒节为“邪恶活动”,它指责该活动会增加犯罪、强暴与违法性行为。

    伊斯兰党对社会现象的观察,完全没有援引数据。自2012年该活动获得吉隆坡市政局批准及举办以来,并没有相关的犯罪新闻报导。

    可是政府再次基于政治理由牺牲公民的自由,只因为大选即将来临,国阵亟需伊斯兰党作为争取马来选票的盟党。

    即使我的解读错误,伊斯兰党最好还是照顾好自己的后院。

    吉兰丹是全国浏览色情网络最高的两个州属之一.它的犯罪率不断增加,也有最高的艾滋病和吸毒的案例。吉兰丹依然是半岛最贫穷的州属。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吉隆坡市政局应该撤销禁令,让啤酒节继续举行。

    若非如此,这将凸显政府屈服于压力,仅为其政治利益。

    查尔斯.圣地亚哥
    巴生区国会议员

    阅读全文

  • 廖彩彤和梁耀雯当选时,分别为27岁及28岁,是当时火箭最年轻的两位议员,而且都在前线州打拼和奋战。曾经的她们,难免被外界质疑经验和历练不足。

    究竟,她们是如何克服种种磨练和挑战一路走来?如何在严肃的政治战场上展现年轻人的朝气和活力?

    请大家星期三晚上九点,锁定《火箭报》专页收看的火箭拉阔,你敢问,我敢答!

    阅读全文

  • 快来看看马华执政时,是如何把人民的地变成自己的地!

    #周美芬扬言提告
    #学到纳吉
    #你以为吓得到火箭议员咩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17 火箭报 - THE ROCKET. All Rights Reserved.
DEMOCRATIC ACTION PARTY(MALAYSIA) webbed since 1996

Created by jeng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