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1月12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国盟联邦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双重标准和无能,导致马来西亚人在与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中失去生命和生计。

 民主行动党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昨日宣布的行动限制令仅有14天,即直到本月26日,却要求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直到今年8月1日,而感到惊讶。这种实质差异令人怀疑慕尤丁是否真的是出于要对抗新冠疫情的公共卫生考量而做出这项决定?

 为什么需要昨天宣布行动限制令,今天却颁布紧急状态,这引起人民对国盟政府治理和行政管理不善的困惑。此外,慕尤丁指颁布紧急状态的理由是为了避免提早大选的要求。但是,只有巫统提出了这项要求,而其他政党,包括来自反对党阵营的希盟和行动党都反对提前大选的要求。因此,当巫统在222国会议席中仅掌握39个议席时,这理由说不过去。

 随着新冠确诊和死亡病例的增加,以及颁布紧急状态和重启行动限制令,显示国盟政府过早在对抗新冠疫情的战役中居功。高级部长阿兹敏阿里去年荒谬指出,国盟政府比希盟拯救了更多生命。如今,国盟应该为自身的失败承担责任,以便他们可以纠正自身的缺陷和不足,以赢得这场对抗新冠疫情的战役。

 国盟联邦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双重标准和无能,导致马来西亚人在与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中失去生命和生计。随着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失去国会多数优势,导致国盟政府无法专注于眼前的工作,为了生存而无止境的进行政治斗争。

 慕尤丁尚未从去年实施的行动限制令和有条件限行令中吸取教训,提供和释放急需的资金。我们可以使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批准的170亿令吉冠病疫情抗疫基金(从2020年的380亿令吉减至170亿令吉),以协助前线人员,并投资在全面实施新冠检测、追踪及治疗(3T)来改善医疗体系,拯救生命。

 我们也可以通过落实450亿令吉的经济振兴配套,创造新的经济增长来源,以及减缓裁员、事业和公司倒闭的发生,挽救人民的经济生计。这项450亿令吉的经济振兴配套包括:

 – 将社会福利局援助金提高到每月1000令吉,并让失业人士也受惠。

– 延长暂缓偿还贷款计划(不包含高层的20%),直到紧急状态于8月1日结束为止,从而帮助800万名个人和企业。

– 通过[email protected]计划在2年内为员工提供每月500令吉及雇主每月300令吉的聘雇奖掖,以鼓励企业聘用本地雇员,从而为60万名大马员工创造就业机会。当我国实施有条件限行令和复原式限行令时,2020年11月失业率提高了0.1%,从10月的4.7%失业率,增至4.8%。

– 推动数码化教育,包括购买笔记电脑,让无法到校上课的学生能上网学习。我国学生去年仅到校上课4个月。

– 拨款100亿令吉为新的和现有的企业延续生命线,及提供贷款,尤其是对中小型企业和已瘫痪的旅游业。旅游业去年共损失1000亿令吉,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撑,前景将一片暗淡。

此外,政府需停止双重标准和无能做法。其中的经典案例,就是违反隔离令的部长凯鲁丁未被控上庭,并仅需支付1000令吉的罚款,反观一名72岁老妇在同类罪行下,却被控上庭,并被罚款8000令吉及坐牢一天。

 国盟的无能不仅在于他们未能及时准备行动限制令的标准作业程序。更糟糕的是,我国要延迟2个月才能取得新冠疫苗。当新加坡已开始接种疫苗,我们的卫生部长才刚刚签署了购买疫苗的协议。

 指马来西亚没有21亿令吉来购买新冠疫苗的理由,是不可被接受及不正确的。这是因为在这样的紧急危机中,马来西亚可以承担至50亿令吉的花费。国盟内阁的无能,会导致多少不必要的生命流失?

 随着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国盟政府的表现会有所提升吗?在国会停摆的情况下,当不再有对滥用权力的限制,当没有议会监督或反对党提供制衡以维持问责制和透明度时,这看来是不太可能的事。

 林冠英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