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背脊发凉的笑话

不只是笑话一场 马来西亚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马来语:Kementerian Pembangunan Wanita, Keluarga dan Masyarakat,英语:Ministry of Women, Family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简称KPWKM), 在马来西亚政府下,是负责管理社会福利、儿童、女性、家庭、社区、老年、赤贫、露宿者、灾害管理和身心障碍等事务的一个部门。   这部门需拟定政策和方向以使国家达到性别平等、家庭发展和爱心社会的目标,同时也履行联合国的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北京宣言》。 马来西亚政府在参加了于1995年由联合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举办的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后便着手成立一个专门为女性谋福的部门,而妇女部也终于在2001年1月17日正式成立,又于同年2月15日扩展至家庭发展范围,部门名称也随之更改。到了2004年,该部门进一步扩展范围,并包括社会福利和发展,而部门也随之于2004年4月27日改名为现名。 第一任妇女部部长由来自巫统的莎丽扎担任,但这家伙似乎是专注在用公寓养牛而非女性发展,可说是严重侮辱女性工作能力的女性部长。 接下来担任该部的部长们也不大有所作为,一直到希盟执政时期,由前副首相旺阿兹扎出任部长,还算是真正有实行相关工作,包括推行消灭童婚、零拒收学童政策等等,开始发挥女性的柔性力量之际,却被推下台了。 如今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自被“不是人民所选,但很关心人民”的后门政府接掌后,固然闹出了各种新鲜热辣的笑话,甚至是现在最滚烫的呼吁家庭主妇模仿小叮当的腔调向丈夫撒娇,以换取家庭和谐,成为国际抗疫期间的大笑话,各种恶搞、嘲讽的言论与图像在网络蔓延,也登上了外国新闻报导,可谓是让马来西亚的国际形象进一步提升,这种本事似乎也只有纳吉的1MDB案可堪与之比拟。 然而,在谩骂、嘲讽与大笑之后,我们更应该隐忧于马来西亚如此重要而特殊的部门,由几位观念严重有问题的部长与副部长所领导,马来西亚女性的地位与权益、社会与家庭发展,究竟在什么位置上? 重新检视该部所发出的帖子所示为“倡导”女性如何维持家庭和睦的“贴士”;显然在他们的观念里,维持家庭和睦的所有责任都在女性身上,所以他们才会给出要女性在家也得化妆、穿戴整齐得体,而不可穿得居家随便,以显示女性在家办公的“专业”,同时也不会让丈夫因长时间对着黄脸婆而厌烦。 另外,该部另一个谬思是“做家务”这件事。再次显示他们完全不认为做家务是所有家庭成员的共同责任,而只是女人的另一项工作;所以他们才会觉得女性在开口要求丈夫帮忙做家务时,必须柔声细语,最好扮成小叮当,好让丈夫觉得你可爱,那么丈夫才会心甘情愿地帮女性做家务; 否则,丈夫会觉得妻子不可爱不温柔不体贴,会拒绝做家务,然后夫妻就会吵架,家庭就不和睦,但这吵架、不和睦的原因不是因为丈夫把所有家庭责任丢给妻子,而是妻子不温柔体贴和不会模仿小叮当的声音…… 秉持如此腐朽保守之观念的人,主导着我国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身为女性,笔者在大笑特笑之后,只剩下浓浓的忧虑。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本应引领我国女性突破封建思想的部长们,竟将女性埋葬得更深不见底? 在他们的观念里,女人的身体、思想、情绪、态度全都必须为丈夫、为家庭所扭曲。丈夫不悦,就尽可能让丈夫喜悦,哪怕要装可爱装温柔;家庭不睦,就是因为女性不会打扮自己,所以让家庭成员不高兴。总而言之,都是女性不够美不够温柔可爱的错! 笔者不禁忧思,在我国的各个家庭单位里,有多少女性是被这样的规范给拘束着而不见天日?又有多少男性是如此理所当然地将家庭与孩子的责任全推给女性,还嫌弃自己老婆不温柔不可爱? 在该部闹出这样大笑话后,自然是人人都乐于加上一脚尽踩到底,但在这耻笑的背后,别忘了,我国仍然是一个允许童婚的国家,我国的领导人、宗教师仍然时不时就发出“强奸者只要娶受害者就无罪”、“女性穿着暴露就是可被强奸”等等可怕言论,而这些人全都位居高官,是为马来西亚的“领导人”…… 这场疫情是照妖镜,牛鬼蛇神都已经全照出来了,而我国人民只能笑、只懂得笑吗?笑了过后,拿了几百块援助金,也就不了了之,甚至连那番“或许你没选出这个政府,但我们关心你”的言论都能使人感动,不就是以上高官们常说的言论吗? 高官们说的话,常常换汤不换药,而民众的反应才是最可笑的,只是有时也未免太让人笑得背脊发寒了。

新冠肺炎mysalam早就有受保!即刻申请! 多一份保障就是多一份安心

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宣布新冠肺炎Covid19进入全球大流行;而为了支持与帮助抵抗疫情,新政府拨款100万令吉推出了“Covid19基金”,并希望民众慷慨解囊,以帮助那些受疫情影响的人士。 虽然这个基金计划一出,就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一片哗然,但无可否认这其实是有利于民众的政策。 只是,人才济济的新政府或许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太旺盛,而“忘记”了希盟政府在早前推出的mysalam健保计划,其实早就把新冠肺炎列为其中一项受保的疾病。 凡是确诊患有新冠肺炎、并已登记mysalam健保计划的人士,在接受14天隔离期间,每一天都可获得50令吉的援助津贴。 Mysalam本是希盟政府于2019年就开始推出的免费严重疾病保险计划,让B40低收入群体,并领取生活津贴援助金(BSH)的人士在面临突发严重疾病时也可被保障。实行一年后,政府也关注M40中收入群体的财务状况,便决定将mysalam健保计划的受惠群扩大到M40群体。 在mysalam健保计划中,涵盖45种严重疾病;若M40群体被确诊患上相关45种严重疾病中的任何一种,都会获得一次性4000令吉津贴及每天50令吉的住院补贴,最多14天;而B40群体则获得一次性8000令吉津贴及每天50令吉的住院补贴,最多14天。 早在全球新冠肺炎肆虐时,mysalam健保计划就特别也涵盖新冠肺炎在受保疾病内;若被确诊,将可获得每天50令吉(最多14天)的住院补贴;若因肺炎而引发45种严重疾病的任何一种,亦可获得一次性津贴哦! 如果“Covid19基金”真的有帮助到受影响的人士,让他们在隔离期间真的可以获得基金里每天100令吉的援助津贴,那也是造福人民的一件好事。 这里是温馨提醒民众,mysalam健保计划仍然接受民众申请,还没申请的人,赶快去申请吧! 毕竟,多一份保障,多一份援助基金,对某些人来说,可能只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提了他可能会发烂渣),但对真正需要的民众来说,却能解其燃眉之急! 欲申请mysalam健保计划,请浏览: https://www.mysalam.com.my/b40/info/  

欢迎回家!

  欢迎马来西亚国民归国! 由我国飞往中国武汉撤侨的包机,在今日清晨5时57分安全达到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 此次基于发挥人道精神而进行的撤侨任务顺利进行;机上人员包括12名机组人员、随行的8名官员、107名在武汉的马来西亚公民与他们的配偶和子女,以及8名使馆官员。 负责此次撤侨行动的亚航班机为AK8264,在周一(3日)下午3时50分起飞,并于当晚9时抵达武汉。 回到马来西亚后,所有乘客并没进入机场范围,而是直接从机上移步到巴士,再被载送到航空灾难单位(ADU)进行健康检测。 当局使用了5辆马来西亚消拯局专用巴士载送乘客到隔离中心;同时司机和工作人员都全副武装地做好安全措施。而所有回国的乘客都戴上了口罩,以保护自己也保护别人。 所有回国者在航空灾难单位(ADU)进行健康检测后,身体健康达标者会被送往隔离中心,进行长达14天的隔离措施,在确认身体未受感染后,才可回家;而健康未达标者则会直接送往医院进行治疗。 国家灾难管理机构(NADMA)早前就有消息指出,我国消拯局的危险化学物品处理队(HAZMAT)在吉隆坡国际机场航空灾难单位里,搭建起临时帐篷、设置流动厕所、消毒区域、紧急区域和等候区域。 令人感到欣慰与感激的是,参与此撤侨行动的各单位人员都是第一时间自愿参与;马来西亚人共同进退、绝不放弃国家子民的精神可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