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土团党民兴党联合声明: 将尽力恢复人民委托重掌政权

  希望联盟、土团党以及沙巴民兴党于2020年5月17日发表联合文告: 在野党阵营领袖针对最新政治局势,包括5月18日国会的立场。 希望联盟、土团党与沙巴民兴党的最高领导在今日完成一场主要针对5月18日所举办的国会,在野党阵营所该持立场的会议。 此会议由国会在野党领袖暨希望联盟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所主持。 在会议上,我们一致同意以最强的决心及努力,去恢复人民的委托与授权,以重新接管政府。 这是因为丹斯里慕尤丁无法在明日的国会中证明其拥有多数议员的支持,造成其政府失去合法性。 此外,会议中也提及,丹斯里慕尤丁为了得到国会议员们的支持,而试图透过委任国会议员为部长级特使以及执掌官联企业,不但是一种不良行为,更让希望联盟过去22个月所开始实行的体制改革都前功尽弃。 同时,我们在会议上也认为,从牵涉在一马公司案中的理查阿兹(Riza Aziz)被释放的结果来看,这是一种信号,显示未来其他涉及严重贪污大案的政治人物,也将会以相同的方式来解决。 另外,会议中也讨论了数个已经新成立的部门。这些新部门的预算,其实都从未在国会中提案过,更没有受到国会审查或批准通过,这无疑是违反程序,新部门的预算也将引起诸多问题。 会议也一致认同,丹斯里慕尤丁宣布的2600亿振兴经济配套,至今也还未在国会中提案及通过,国会必须允许人民代议士在国会中辩论与检视这项计划,以减少该援助计划的纰漏。 我们也同意,国会是重要的民主机制,首相必须在此被检视有足够的支持与否,同时法案及民生问题也要在此被讨论、辩论与通过。 因此必须让国会运作如常,以确保监督与制衡都不受限制。 我们也对5月18日国会宣告不议事,只有国家元首御词环节深感不满,并再次重申立场,国会必须恢复正常,以加速解决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拿督斯里安华 人民公正党主席 在野党领袖 末沙布 国家诚信党主席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敦马哈迪 土著团结党主席 拿督斯里沙菲益 沙巴民族复兴党主席  

国会新大楼明年开始启用 倪可敏指国会改革初见成效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今日透露,耗资1亿8千万令吉的国会新大楼料明年一月中旬将会建峻,预计赶得及在明年国会首季会期正式启用! 也是安顺区国会议员的倪可敏今日出席国会职员双月集会受邀致词时表示,该新大楼启用后将设有内阁部长办公室、国会议员办公室、国会图书馆、商务中心、咖啡厅、特别遴选委员会会议室等现代化设施,此外为了贯彻健康文化及带动运动风气,新大楼内也将会设有建身室、桑拿浴室、网球场等运动设备,让长时间开会的朝野议员松驰身心疲惫、锻炼健康身体。 推动国会服务法令 倪可敏也表示,为了落实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总检察署目前也正在如火如荼草擬新的国会服务法令,预计新法令可以在明年上半年通过,届时我国国会将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立法机构,正式迈入一个全新的里程碑。 倪可敏指出,适逢今年是我国国会60周年纪念,因此国会的改革措施也特别拥有重要的意义,如今推动的国会民主化、透明化都符合新马来西亚的愿景,希望广大人民群众能够支持国会的改革开放、一起携手深化我国民主。 倪可敏指出,希盟执政后短短的一年半时间,国会已经成功落实的民主化措施包括委任反对党成为国家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通过动议规定全体222个国会议员公布个人财产的“阳光法案”、修改议会常规成立11个特别遴选委员会、设立部门日、提升口头问答效率等,种种改革措施如今已经初见成效,证明了人民用手中一票去推动改朝换代的努力没有白费。 明年3月9日国会开幕 倪可敏也透露,虽然今年国会会议目前还在召开,可是明年国会的开会日期已经出炉;他说,明年国会首季会期将于三月九日正式开始,预计全年开会天数将从前朝国阵的53天大幅增加至77天,增幅达百分之四十。 倪可敏致词时也强调,国会是国家最高立法机构、地位崇高,因此他勉励全体国会人员身体力行捍卫我国的中庸开明精神、守护多元文化,同时勤奋工作报答人民与国家。 出席今天国会双月集会的包括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阿里夫、下议院副议长拿督莫哈末拉昔、上议院秘书里端玛末、国会总监拿督卡米斯及各部门主管等,场面热烈。 (图)1 :国会举行双月集会,国会正副议长阿里夫、倪可敏及拉昔率领全体国会职员肃立唱国歌。 (图)2 :倪可敏向国会职员致词,勉励国会全体人员勤奋工作、贯彻中庸开明的文化与精神。

力推国会改革 希盟三月呈新法案 落实三权分立

  民主行动党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表示,希盟政府正积极推动国会改革,以兑现希望联盟竞选宣言的承诺之一,同时落实11项国会改革,包括即将于今年3月提呈的2020年国会服务法案。 倪可敏指出,由首相署部长来掌管国会事务,不符合三权分立的原则。因此,他认为,2020年国会服务法案一旦通过,国会将实现自主权,落实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让国会成为真正的独立机构。 他也说,该法案一旦通过,国会有权成立预算案小组,并依据需求制定预算案,例如聘请人才进行研究工作等服务。目前,每年的国会预算案大约1亿4700万令吉。 他透露,国会预算案小组将由议长担任主席,小组成员包括朝野国会议员,负责商讨以及把预算案交给财政部申请拨款。 此外,倪可敏指出,希盟政府推动多项的国会改革,包括首次委任反对党担任公账会主席、增加国会开会的天数、成立特别遴选委员会、修正会议常规、限定问答环节时间、规定222个朝野国会议员公佈财产及收入等,促使国会运作更有效率以及透明化。 值得一提的是,国会配合工业4.0,于2019年7月1日推出全球第一间设立在国会的无人商店。24小时营业的无人商店无需员工,顾客使用手机应用程序扫瞄二维码即可入店,并在选购后到自助收银台完成无现金交易。 另外,倪可敏今年1月代表大马远赴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参与第25届共和联邦议长峰会时发言,我国自从2018年改朝换代,国会在短短20个月内落实了多达11项改革,积极为深化国会民主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国会落实的11项改革: 1. 首次委任反对党领袖担任国家公账会主席,以确保公账会扮演监督及制衡的角色,以维护全民公共利益。 2. 成立及委任朝野国会议员出任11个特别遴选委员会主席;并将法院法案(RUU)及2019年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交由该特别遴选委员会进行全国性的探讨和会议。该特别遴选委员会于2019年,已召开逾130次的会议,展示国会的积极工作态度。 3. 国会也咨询英国、美国、澳洲和纽西兰国会专家,以处理及成立该特别遴选委员会制度。该委员会的工作报告也将提交至国会讨论。如公账会有关194亿令吉消费税“消失”的报告。公账会也是2019年度最活跃的机构,共举办了77次会议,刷新历史记录。另一方面,财政部也批准300万令吉的拨款,以增加人力改革。 4. 希盟政府迈向兑现国会开会100天的承诺。2017年,国会开会53天;2019年,国会开会68天;2020年预期将开会77天。 5. 修正1959年《议会特权法》第83条和第85条会议常规,让特别委员会(SSC)会议可以公开举行。此外,特别委员会有权传召任何人,包括任何议员或首相,同时也修改会议常规第17条文,让议员可以在特别会议上提出有关行政的其他问题。 6. 提升问答环节的效率,通过限定问答环节时间,把效率提升了100%,过往只能进行8道提问,如今能进行15道。 7. 成立全球首家在国会设立的无人商店,以无现金方式消费,同时也把过往乌烟瘴气的抽烟室转型。 8. 邀请到访我国国会的学者和国外领导人演讲,分享心得。新加坡议长陈传钦先生、澳洲下议院秘书大卫.埃尔德等人,都曾在议会上发表了演讲。 9 历史上首次在国会下议院提呈及辩论人权委员会的报告,也是该委员会成立19年来的第一次。这反映了新马来西亚的改革,注重大马的人权纪录。 10. 国会服务法令将在2020年3月提呈。该法令的落实使到国会成为独立机构,符合三权分立的精神。 11. 重启议会的外交,在国际层面上提升我国形象,在2019年4月应邀担任印尼总统选举和2019年12月乌兹别克斯坦大选的官方代表。

国阵倒台即脱离“处境艰难”行列 大马新闻自由指数再攀新高度

最近,无国界记者(RSF)所公布的“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显示: 马来西亚继2019年后,新闻自由指数再上升22级,在全球180个受检测国家中,排名第101。 换言之,从2018年首次政党轮替后,大马新闻自由表现在2年内就上升了44级,并连续两年获评为排名上升幅度最大的国家。 致力保护记者免于迫害,同时推动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RSF),总部设立于法国巴黎。自2002年开始,无国界记者每年发布世界新闻自由排名报告。 在第五任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执掌时期(2003年到2006年间),马来西亚的排名曾坐落在第96到第122之间,随后就开始持续下滑。 无国界记者将世界各国的新闻自由情况分为五大类,包括良好、满意、有问题、处境艰难、情况严重。 在最新报告中,该组织形容,大马新闻自由现况就如“呼吸新鲜空气”,指出大马记者的总体环境比以往来得宽松许多,且官方审查已大幅减少。 此外,该组织也认为,大马平面媒体目前提供了“更全面、更平衡的观点”,不仅报道新联盟的新闻,也涵盖了在野党支持者的声音,使得马来西亚也脱离无国界记者所界定的“处境艰难”的国家类别,进而提升到“有问题”(problematic situation)的类别。 其实,早在2019年,马来西亚新闻自由指数突飞猛进,较2018年跃进了22位,在180个国家中,从原本的第145名,升到第123名。 无国界记者把大马这次的名次跃进,主要是归因于前朝国阵政府在2018年大选中倒台。 不过,该组织也提醒,虽然马来西亚废除了反假新闻法,但其他压制新闻自由的恶法仍然存在,如: 《1948年煽动法令》、《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以及《1998年的通讯与多媒体法令》。 “这些法律须要全面修订。在这些法律下,当局可以严格控制出版准证,且记者也可在煽动罪名下,被判监禁最高20年。” “这些法律一直以来威胁着媒体从业者,尽管新闻自由度有所进步,但他们仍然不能完全自由地表达观点。” 而如今的国盟政府正一步步恢复国阵的专权,加上保守派伊斯兰党的执政,马来西亚新闻自由前景仍需人民合力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