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着指南应是建议非规则 CUEPACS未意识真正问题

大马公务文员职工总会(CUEPACS) 误解了我针对部门官员规定穿着要求所发表文告的重点,并且未意识到真正存在的问题。着装指南应仅是建议,而非规则。 大马公务文员职工总会(CUEPACS) 误解了我针对部门雇员规定穿着要求所发表文告的重点,并且未能意识到真正存在的问题。 在我的媒体文告中,我从未提倡人们去政府部门时不要穿着得体的服装。一般来说,我们所有人都穿着得体,当中一些人更在会见政府官员时穿着得特别好看。 现在的课题是当一些民众被当作不遵守部门规定的着装要求时,他们会被拒绝提供公共服务。 示意图

部门官员越权规定民众衣着 倪可汉促首席秘书采取行动

马来西亚政府首席秘书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对付那些违反法律规定民众须如何穿着才能获得部门服务的部门长官。反之,各部门长官应专注于改善部门的低表现。 马来西亚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莫哈末祖基阿里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对付那些越权规定民众在获得服务之前必须如何穿着的部门长官。 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莫哈末祖基阿里 我收到了一些投诉,指一些政府机构现在规定民众必须如何穿着才能被允许进入办公室获得服务。部门长官无权制定这类规定,他们的行为明显是违法和非法的。

我国禽畜业仍承担亏损 倪可汉促政府提高补贴

我欢迎政府决定向鸡农提供补贴,以帮助他们弥补在政府制定活鸡批发顶价后,农场肉鸡批发价低于生产成本所遭受的损失。在我和曼绒禽畜业公会于周二(2022年2月8日)举行的记者会后,政府作出相关回应是完全正确的,因为这可以确保我国禽畜业不受影响进而保障市场上的鸡肉和鸡蛋供应继续充足。 然而,政府提供每公斤鸡肉 RM0.60 的补贴只能帮助鸡农平衡养鸡成本,而非赚取利润。如果考虑到土地成本、融资成本如贷款利息和建造鸡舍的资本,业者们仍然在承担损失。 我呼吁政府提高补贴数额,让这些勤劳工作的鸡农们能从他们的劳力中获得一些收入或利润。每个劳工都应该有权从他们的不懈努力中,获得少量的收入或利润。

根据法律条文规定 前首相无权获豪宅

前首相并无权获得任何豪宅或土地。 内阁向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供价值1亿令吉的豪宅和土地是不对的,而拿督斯里纳吉声称自己有权获得豪宅和土地也是错误的。 前首相的福利由《1980年国会议员(薪酬)法令》管辖。作为行政成员(内阁部长)和国会议员,前首相将会获得一笔恩俸金和退休金。除此之外,该法令附表1的第21段对前首相的福利也做出了以下特别规定。 第 21 段 (1) 不再担任首相职务者……有权在按照内阁不时规定的费率、条款及条件下享受津贴和特别待遇。 (2) 内阁根据第...

内政部长谎称外劳系统没问题? 倪可汉呼吁首相介入调查并解释

首相必须立即要求人力资源部长和​​内政部长解释为什么自 2021 年 7 月 1 日以来非法外劳重置/合法化计划没有发挥作用,而非等到他们的百日成绩单出来方才行动。首相也必须调查内政部长是否谎称该系统运作良好,并且已收到并批准300,000份申请一事。 我已收到国会书面答复,即确认政府透过早前宣布的“外劳中央管理系统” (FWCMS) 网站 https://fwcms.com.my ,从 2021 年 7 月 1 日开始作为申请非法外劳重置/合法化计划的网站。但实际上,此网站并没有在操作。政府没有向公众作出交代,试图使用该网站的人士皆感到沮丧,并向我提出他们的不满。

议长职有提名就须选举 倪可汉:拉昔无权拒绝

国会下议院议长和副议长的任职,是由下议院议员决定的。遗憾的是,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竟然也必须提醒现任议长和副议长。由于有提名遴选新议长和副议长一职,因此议长选举必须如往常般进行。 我很震惊地得知副议长拿督莫哈末拉昔拒绝了峇眼拿督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推荐拿督斯里阿莎莉娜成为下议院议长的提名。阿末扎希必须根据下议院议会常规第 43 条规提出动议,以推翻副议长的决定。拉昔较早前亦否决了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要求罢免拿督阿兹哈议长一职的动议。这是对我国最高民主殿堂的羞辱。 议长和副议长的职责是主持和确保议会会议的顺利进行。他们的任职是通过国会议员的选举而产生的。如果国会议员提议或决定更换议长或副议长,议长和副议长无权拒绝任何此类动议。 拿督莫哈末拉昔身为副议长已犯下了严重行为不当之罪。 莫哈末拉昔

倪可汉:阿兹哈撒谎应辞职 否则下议院须投票罢免议长

国会下议院议长公然撒谎且破坏下议院正常运作。基于他不耻的行为和在履行职务上不能保持公正,他已无法再胜任下议院议长一职。他应该有尊严地辞职,否则下议院须以投票方式罢免其职务。 国会下议院议长拿督阿兹哈公开撒谎。他在志期2021 年 7 月 30 日(星期五)的 4 封回函中告诉我,他并没有针对我提呈的4 项动议做出任何拒绝动议的决定。 我于 2021 年 7 月 19...

诠释有误允许停摆国会 阿兹哈应该辞去议长一职

《联邦宪法》第150条文没有赋予行政机关(内阁)停摆国会的权力。 议长阿兹哈·哈伦应该根据《联邦宪法》第55条文召开国会。 如果 不能履行他的就职誓言来捍卫国会,而是选择性地诠释法律以捍卫行政机关停摆和瘫痪国会——我国民主的核心机构,那他应该辞去议长一职。 1. 召开国会的权力在于最高元首,而不是首相。 国会在我们的联邦宪法下的立场非常明确,它是由最高元首、上议院和下议院组成(第44条文)。 根据联邦宪法第55条文,明确规定召开议会的权力在于最高元首。由于最高元首是议会的一部分,因此联邦宪法的意图是让下议院或上议院独立于行政机关。 我知道根据《国会下议院议会常规第11常规》,建议最高元首何时举行国会下议院会议开幕、并向下议院议长建议何时举行接下来会议的人是下议院领袖(首相)。这项条文的目的显然是行政性质的,并未剥夺最高元首如联邦宪法赋予其召开国会的权力。议会常规第 11常规的目的是为了协助议会流程的顺利,并让行政机关/内阁能够按照联邦宪法第 43(3)条的规定,准备好来到议会被议会问责。 议会常规只是联邦宪法下的附属法律,不能与联邦宪法本身相抵触或凌驾于其之上。因此,拿督阿兹哈作为下议院议长应立即致函最高元首召开下议院。 2. 下议院是独立的,不受行政机关的约束 下议院独立于内阁/行政机关并不受内阁的约束,更不用说由内阁/行政机关来决定其运作了。事实上,行政机关/内阁在某种程度上是从属于下议院的。行政机关/内阁的成立取决于首相获得下议院的多数支持。这与民主的概念一致,即人民的声音至高无上及人民由他们所选出的国会议员作为他们在下议院的代表。联邦宪法第43条(3)也明确规定,内阁是向国会集体负责的。 3. 《联邦宪法》第150条文赋予的紧急权力不包括停摆议会或司法机关的运作 根据联邦宪法第 150 条文,颁布紧急状态是基于为了应对任何威胁国家安全、经济生活或公共秩序的严重紧急情况。在紧急状态期间颁布的任何法律,必须仅限于应对上述三种威胁情况,否则是违宪的。 没有任何法律可以被颁布来中止议会或司法机构的运作,因为议会和司法机构永远不会威胁到国家的安全、经济生活和公共秩序。因此,颁布《 2021年紧急(基本权力)法令》第14(1)条文来停摆议会是无效的。宪法第150条文并没有预设有中止议会的权力,因此根据该条文制定的任何法律也不能被赋予这种权力。换言之,《 2021年紧急(基本权力)法令》第14(1)条文在宪法第150条文下已经越权了。 这一立场是有根有据的,即宪法第 150 条文明确规定在紧急状态期间,议会两院都可以召开,最高元首殿下也在 2021 年 2 月 24 日的媒体声明中也重述了此立场。 如果我们诠释行政机关在紧急状态期间可以拥有无限权力,包括暂停议会和司法机构,那我们很快就会像缅甸一样受到军事统治。首相慕尤丁和他的团队在“喜来登政变”中无耻地从民选政府手中夺权的行为,就如缅甸军人在昂山素姬赢得选举之后夺权一样。我们不能不提防慕尤丁和他的团队,也有使用军队来暂停司法机构运作以维持其政权的可能性。 拿督阿兹哈作为下议院议长,不能允许下议院被停摆。他必须捍卫下议院,而非选择性地诠释法律以允许行政机关停摆国会。这是对下议院作出的叛国行为。当他看到议会民主被攻击时,他应该要有勇气为其辩护。 是什么促使拿督阿兹哈捍卫国盟政府?他是否在担心一旦国盟政府垮台,也意味着他也将失去议长职位? 当下议会面对针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时,他就表现出这种自我保护的倾向。国会惯例一向来优先处理针对首相提出的不信任动议,这也是拿督阿兹哈在担任议长以前一向来所秉持的立场(他本身担任议长职位也是在没有选举情况发生)。他选择性诠释法律,并表示他无权安排议会议程,让行政机关全权决定下议院的议程。 拿督阿兹哈针对众多批评者对于他在紧急状态期间停摆国会所提出的评价,完全适用于他自己。 拿督阿兹哈缺乏对于联邦宪法所规定三权分立的理解,他对法律的诠释是选择性的,并且未能明白行政机关无权中止议会运作。 拿督阿兹哈担任下议院议长之前,在我和我的许多朋友当中都享有很高的评价。我挑战他作出正确的决定,来恢复他的形象和地位。 我也呼吁拿督阿兹哈像华都亚也国会议员西华古玛一样,表现出西华古玛在担任霹雳州议时的勇敢。当时行政机关透过警察关闭通往州议会的大门,阻止民选代表召开州议会会议时,他在州议会附近的一棵树下(现被称为民主之树)举行了一次会议。但显然的,他过后受到了对付。在他成功在州议会召开会议之时,他被警察强行从椅子上拉下,然后议会任命了另一位议长。历史将证明他是一位勇敢的议长,他愿意为捍卫民主做出正确的事情而牺牲自己。 拿督倪可汉 木威区国会议员

政府无视非法外劳问题 倪可汉斥国盟部长无能!

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和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的言论,显示这些国盟部长的无能以及他们对马来西亚非法或无证件外国劳工问题的无知或在装作无知。 根据2021年4月16日的媒体报道,人力资源部长拿督斯里沙拉瓦南对吉隆坡的孟加拉最高专员署为其公民开设本身的求职网站 “Chakrir Khoj” 的举动表示震惊。 我想告诉沙拉瓦南,他应该感到羞愧,而不是感到震惊。他的部门以及内政部在处理马来西亚外劳问题中,已经完全的失败。这也显示孟加拉国政府对我国政府在非法外劳的问题处理上表示不信任。马来西亚人都知道到我们的人力资源部长和​​内政部长在处理这一问题上的无能,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许多人都认为内政部可能就是这些问题的原因和根源,甚至也相信一些问题是刻意被制造出来,以便让一些朋党和既得利益者受益。 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前日(2021年4月19日)说,从去年11月开始实行到今年6月的非法外劳漂白和遣送计划当中,只有72,324名非法移民登记被遣返,另外73,506人登记被重新聘用。他还被引述说, “许多人(公众)都认为我国有许多没有合法证件的人士,但是当我们实施这些新计划时,我们意识到这仅仅是一种假象”。这可能是这一年内最荒谬的言论,这也表明他一直都在部长的工作上“睡觉“或假装不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内政部的规定使到非法或无证件的外劳几乎不可能在这项非法外劳漂白计划当中进行合法化,然而现在却声称我国的非法或无证件的外劳并不多! 内政部只允许将两类别的非法或无证件的外劳合法化: (一)允许雇主为他们已经或正在雇用的非法外劳合法化。 (二)从移民局扣留所被雇主聘请的劳工。 为第一类别的非法外劳合法化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他们是非法或无证件劳工,他们的雇主如何能够证明这些劳工已被雇佣呢? 再来,内政部要求那些打算透过第二类别雇佣非法移民的雇主,以一比一的比例资助将拘留所中的非法移民遣返回国。这意味着要合法地从这些拘留所雇用一名劳工,雇主必须资助另一名非法移民遣返回国。 内政部还坚持这些合法化申请程序一定要透过布城的办公室才能处理,这使到情况更加恶化。 我收到许多雇主投诉说已经提交了合法化非法或无证件劳工的申请,但是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收到内政部的任何答复。因此,并不是在马来西亚只有少数的非法或无证件外劳,而是因为内政部的政策让这些非法外劳几乎不可能被合法化,而对于那些已呈交申请却音讯全无的人来说,内政部根本就还在睡梦中。 我希望人力资源部长和内政部长会从他们的睡梦中清醒过来,停止装作无知以及直视这个问题。如果他们没有能力解决非法外劳的问题,他们就应该有尊严的辞职。 拿督倪可汉木威国会议员 2021年4月21日

“1万令吉罚单”声明错误 倪可汉:毫无法律基础

木威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2021年3月10日(星期三)媒体文告: 卫生部长和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必须纠正总警长和国防部长就《2021年紧急状态之2021年传染病预防和控制紧急修正法令》条例而散布的假消息。 《2021年紧急状态之2021年传染病预防和控制紧急修正法令》(简称《2021紧急法令》)即将于明天(2021年3月11日)生效。总警长丹斯里阿都哈密于2021年2月22日表示,3月11日开始实施的1万令吉罚单只会发出给屡次违反行动控制令(MCO)以及可能触发新冠肺炎传播的人士。 2021年2月3日,受命向公众汇报新冠疫情发展的国防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重申了总警长的立场,但表示公众可以就1万令吉的罚单向法庭提出上诉。 总警长与国防部长的声明是错误的。我已经检查了法律条例,截至目前为止他们的声明并没有任何法律基础支持。 遗憾的是,当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和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拿督斯里达基尤丁于2021年3月3日发表关于《2021紧急法令》的媒体声明时,他们未能纠正总警长和国防部长。他们也未能解决我在2021年1月30日、2021年2月8日以及2021年3月1日发表的媒体文告中提出的各种疑问。 截止今天,并未有根据《2021紧急法令》所制定的任何附属法律。除非另行修订附属法律,《2021紧急法令》的法律现状如下: 根据《2021紧急法令》所修订,所有《1988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法令》(第342号法令)规定的罪行均是可拘捕罪行。警方可以逮捕任何涉嫌违法的人、进行拘捕和调查。 《2021紧急法令》提高第342号法令下的罚款,至不超过10万令吉和/或不超过7年的监禁。 卫生部总监或其授权官员只能在得到检察官书面同意的情况下给予罚款。 在获得检察官的书面同意后,卫生部总监或其授权官员可提议针对个人给予不超过1万令吉罚款,或针对企业给予不超过5万令吉罚款。 换言之,没有任何法律条文规定1万令吉的罚款仅适用于屡次违反行动管制令以及可能触发新冠病毒传播的个人。 在《2021紧急法令》于明天生效之前, 《第342号法令》的法律地位如下: (i)《第342号法令》规定的罪行是不可逮捕的罪行; (ii)警察无权针对第342号法案中的罪行向大众发出罚单。 因此,警方一直在非法逮捕和非法拘留涉嫌违反《第342号法令》或根据该法令制定的条例,例如非法违反行管令或标准作业程序的人士,因为警方没有从法院获得任何逮捕令。警察发出的罚单也属非法,因为他们并无权这样做。 我呼吁法院作为我们的法律的守护者,对发生警方的非法行为以及警方所发出未经授权的罚单提出司法认知(‘judicial notice’)。我们必须坚守法治原则,以免在我们的国家被没有民意的后门政府因不遵守法律规定,而落得万劫不复的下场。 倪可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