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母语教育和培养人才 2019柔州政府华教拨款全数拨出

  柔佛州大臣事务官傅恿駺于2020年1月30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柔佛州政府在2019年总共拨款218万3千令吉予华教各级学校,显示希盟政府不仅重视母语教育,也认同华教在培养人才方面,对国家发展及社会进步所作出的贡献。 其中,全柔华小获得114万3千令吉拨款。 全柔9所独中也获得54万令吉拨款。 此外,南方大学学院也获得50万令吉拨款,这将有助于减少学校的开销负担和财务压力。 在国阵执政时期,柔佛州被视为国阵的堡垒,但独中拨款从未出现在州财政预算案里头;反观希盟执政后,无论是柔州或是全国财政预算案都拨款独中,为华教发展给予助力。 希盟政府执政柔佛后也完成让全柔独中都豁免土地税,如今柔佛州内所有独中每年只需缴付象征式1令吉土地税,让全柔独中有更多资源,用以改善师生福利以及提供更优良的学习环境。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沙鲁丁嘉马也在2020年州预算案宣布,将持续拨款350万令吉予华社,用作福利、企业以及教育用途,致力于让各阶层的民众受惠,实现共享繁荣的社会。

利益当道 马华仕途失意

柔佛州政府在州内27个反对党赢得的州选区,委任“选区协调员”的主席,并对外发布是要协助州政府正确及更全面地传达政策和援助人民计划。 不过从整个排阵来看,其实是在为接下来的大选排阵布局,其中这些在野党选区的“选区协调员”主席人选有8名代表来自土著团结党,2名来自国大党、另2名来自马华,其余的代表则来自巫统。 最受瞩目之处在于,在华裔选民相对集中的永平选区,声称代表华社的马华代表竟未被选为“选区协调员”的主席人选,反倒是由土团党的代表上阵这个选区,这样的选战策略是否意味着自称代表华裔声音的政党已被边缘化? 现任马青柔佛州分团团长,也曾是马华永平州议席候选人的林添顺未被委任为选区协调员,这根本是狠狠赏了马华一记耳光,更令人诧异的是马华党员至今未出现质疑和反对的声浪。 依照目前的局势来看,马华前途堪忧,已经无法在国盟中为人民发声,甚至如今可见的是某些领袖在国家经济低靡的时刻,只将个人利益置于整个国家之上。 时至今日,华裔族群是否还能继续相信马华能不必顾后瞻前,站稳立场,尽情为华人发声,还是其实马华只是在大选前作为影响华裔选票的工具? 这场大选前的战略,应以选贤与能的方式来遴选协调员,惟目前看来,这个排法,国盟老大们只是专向较弱的马华挑战,甚至可说是明目张胆要在下届大选,取代马华上阵。 傅恿駺 前柔佛州州务大臣特别事务官

土团加入全民共识 马华将彻底被边缘化

慕尤丁日前宣布,土团党已获得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同意,加入全民共识。可见未来政治的演变,极有可能将不再以国盟或国阵这两个政治联盟为主,而是以伊党及巫统为主的全民共识。 这就解释了日前柔州政府在州内希盟赢得的27个州选区中,只委任区区2名马华代表成为选区协调员。一般而言,选区协调员可算是准候选人,就算不是准候选人也极大可能是由该选区协调员所属政党出任,但马华在上一届大选虽然在柔佛竞选了15席,如今却只能得到2名选区协调员的名额。 此外,马华过去常常以“有人在朝好办事”来赢取华裔选民的支持。然而自国盟通过喜来登事件夺权成立政府至今,马华也仍旧无法委任出市县议员及村长代表正式宣誓就职。要知道,在国阵执政期间,马华曾在每个地方政府中都有10个市县议员,在华人新村里也有华裔村长。 若没有市县议员及村长代表,整个社区的发展就没有把人民的意见纳入,种种的现象除了是狠狠赏了马华一记耳光。更甚的事,例如像原本必须拨款给华人新村的政府拨款,至今就因为尚未委任华人市长而无法发放。 从马华支持“喜来登政变”的那一天开始,支持没有明确民意基础成立的国盟后门政府付出的高昂代价。尽管马华现在有着支撑国盟政府的决定性2席,但随着下一届竞选的议席必然受到影响,马华在其联盟的地位势必会被边缘化,难以重返政治主流。 虽然希盟的政权只维持了短短22个月,但我们却能够没有执政情况下,在22个月中委任、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县市议员与村长。而尽管我们目前不再是政府,但依旧尽量维持着选民服务。因此,我呼吁柔佛选民在下一届大选中继续支持希望联盟,选择更优秀的团队来服务人民。 傅恿駺 前柔佛州州务大臣特别事务官/前行动党峇株巴辖市议员党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