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晋哲:跳出种族格局 推动体制改革

民主行动党沙巴州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18年12月10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针对首相敦马哈迪以担忧引发种族分歧为由,拒绝恢复地方选举,我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我们的新政府再继续让种族等身份认同政治成为主要施政考量,这样下去我们的所有改革计划将功亏一篑,并且辜负了国民所期盼的新政,最后整个执政团队终将被绑手绑脚直到下届选举。 我认为新政府真的是时候要停止以种族视野来思考事情,并跳出种族格局,去落实这个我们应该完成的国家改革使命。这其中当然包括地方政府选举与改革,因为如果地方政府并非民选,它就无法彰显民意和推行有效的改变,还需劳动州议员越权过问,这最终对新政府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我们要停止用种族作为借口,来怠慢应有的改革进程。假如事事以种族为考量,我们就不可能委任华裔为财政部长,就不可能委任东马土著为联邦大法官,更不可能委任其他少数族群来担任其他重要职务。这是极为不公义的,也打击人才回流的信心。 如果种族政治继续延伸,那么恐怕我们接下来想要实行的改革,例如恢复大马契约和联邦精神、选举制度改革、行政权力下放州政府等等,都难以实行。我认为,希望联盟如果想要改革,又要顾虑种族政治,最后只会什么也做不成,也两面不讨好。 果敢坚决推动体制改革 地方政府选举,是所有民主体制中的重中之重。小市民的生活有七八成都跟地方政府脱离不了关系,沟渠有没有定时清理,垃圾有没有收,公园有没有美化,社区有没有好的环境,更新牌照是否有效率,公共交通有没有衔接到社区里面,这些都是小市民生活的一切。很多时候由于地方政府没有经过选举,无法彰显民意和坚决改革,小市民就无法在民主竞争前看到生活环境得到改善,这对于希盟政府而言,无疑会造成扯后腿。 况且,如果我们继续以种族思维来施政,种族课题充斥媒体各大版面,我们的执政团队每天疲于应对种族议题,这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如今,新政府还没有满一周年,其实还有机会调整脚步,走出喧闹的种族战场,去推动民主和善治的体制改革。我认同我们首要任务是要改善和提振经济,但与此同时,也要做好持续与各阶层和族群对话进而推动所有的体制改革,如果我们继续被种族议题搞得焦头烂额,不断因为种族问题而不敢作为,即便最后真的搞好经济,这个国家也会是撕裂的。 我希望我们新的马来西亚,执政团队能够果敢而坚决地推动所有必要的体制改革,不管是地方政府改革还是选举制度改革,为新的大马留下优良的政治遗产。

沙巴社青团访布城国会 拜会七名火箭正副部长

由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主导及率领,沙巴行动党社青团一共四十五名青年党员日前到吉隆坡及布城拜访各部门及国会,获得该党七位正副部长接见并针对不同议题进行交流,这对于很多首次拜访布城及国会的青年们而言,绝对是一个难能可贵而学习成果丰硕的体验。 负责策划及领导的沙巴社青团领袖包括,沙巴社青团署理团长李永伟、沙巴社青团秘书潘美真、亚庇社青团团长黄学秦、斗湖社青团团长叶伟立、山打根社青团团长Kent等。 这次访团主要是沙巴社青团代表们为参加12月2日在沙登举办的2018年社青团全国代表大会。因此为了让行程更为全面,让代表们得到更多见识和学习机会,冯晋哲与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办事处配合合作,安排了会见行动党正副部长的行程。 冯晋哲表示,这不是他第一次安排类似的访问和交流行程,去年八月的时候,他与沙巴社青团也安排了拜访槟州政府及国会的行程,拜访了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世事难料,如今才时隔一年,同样的访团来到布城联邦财政部办公大楼,拜访财政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他也感到欣慰,看到青年代表们积极向各正副部长提出不同的问题,当中不乏很多建设性的意见,以及提出对一些政策的批判。他认为,身为执政党的青年党员,就必须时刻对政府政策保持观察和持有看法,并尽一切努力去向政府表达意见和建设性批评。尤有进者,执政党青年党员必须做好准备提出政策,为人民带来更好的生活。 他说:「透过这类的交流活动,我相信这对于很多年轻的同志都是难能可贵的经验,势必增加对各政策的理解。社青团年轻同志必须掌握好分析、批判和建议政策的能力,这样才能做好准备,为国家作出贡献。」 他们一行人先后拜访了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能源科学科技环境气候变迁部部长杨美盈、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财政部长林冠英以及交通部长陆兆福。 冯晋哲透露,他们一行人与张健仁谈了沙巴物价高企及如何降低沙巴物价的问题;与刘镇东谈了如何提升沙巴的安全和防卫;与杨美盈谈了沙巴的电费高昂以及沙巴电力不足问题;与王建民谈了沙巴工业化匮乏造成生活费高企以及人才外流问题;与张念群谈了大家都很关心的统考承认、提升教育素质、沙巴学校残旧等问题;以及与陆兆福谈了亚庇巴士重整问题、以及山打根机场跑道延长计划等等。 他们也与林冠英谈到了沙巴的税收分享、需要更多资源发展沙巴、沙巴的各项所需的大型计划、以及国家的财政状况等。林冠英尽管看起来非常疲惫,但仍然非常乐意回答大家的问题。 冯晋哲也在脸书上写道,「我也亲自告诉财长关于亚庇亟需要兴建现代化的公共交通系统,这是亚庇市民的期许,我们必须要在这个任期内做出一些成绩。他聆听了我的阐述后,点头认同其必要性。我会跟各方各面持续跟进和推进,穷追不舍地确保亚庇能在最短时间内看到公交方面的进展。」 除了拜访正副部长,他们也拜访了国会,并与行动党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进行了交流,林吉祥分享了其从政历程,勉励年轻人要对家国奉献。在场的领袖还有丹南国会议员诺丽达和上议员亚德里安。 民主行动党沙巴州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18年12月6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亚航增新春廉价航班回亚庇 冯晋哲吁马航马印航跟进

民主行动党沙巴州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18年11月21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针对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亚航将在新春佳节期间增设廉价的深夜航班,从吉隆坡回亚庇的机票定价于199令吉,这项宣布获得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冯晋哲的赞赏,他称许新希盟政府有魄力和决心解决这项多年对沙巴和砂拉越游子长期不公的问题,帮助许多在外打拼的青年游子能够以更能负担的价格,回家过年。 也是社青团全国政策局主任的冯晋哲表示,这是他一直以来非常关心的问题,目前有很多青年游子在吉隆坡和半岛工作和念书,由于航空是两岸唯一的民用交通运输方式,如果纯粹任由航空公司自由定价,在需求过高时调高价格,这对于沙巴和砂拉越青年游子是非常非常不公平的,也不正义。 他感到欣慰,看到交通部长致力于纠正这不公现象,也赞许亚航履行企业社会责任,让更多游子可以减轻回家过年的财务负担。 无论如何,单单亚航做这件事是不足够的,因为每天仅有一班固定价格的深夜航班,实际帮助不到太多游子,因此他呼吁其他两家航空公司 —— 马航以及马印航空都跟进这项措施,增设更多深夜航班来提供廉价航空服务让更多人受惠。 他说,让游子回家过年应该被视为是一项权益、也是人的尊严。

沙巴2019财案辩论 路阳州议员辩论全文

2019年沙巴州财政预算案辩论讲词 路阳州议员冯晋哲 2018年11月12日 议长先生, 1. 感谢议长给我机会参与辩论2019年沙巴州财政预算案,这也是由首席部长沙菲益所领导的新政府提出的首份预算案。我对整份预算案是感到满意的,虽然我们面对严峻的财务状况,但政府仍然保持对中下阶层的照顾及拨款,比如州的综合援助金拨款从2018年的3800万增加到2019年的3900万。此外,政府也提高给学生的奖助学金拨款,从2018年的3700万增加到2019年的5200万。这显示政府的基本方针是照顾和爱护中下阶层,特别是穷苦人士,与大多数的沙巴老百姓同在。 2. 议长先生,还记得本届议会的第一天会议,我乘搭巴士从我家到亚庇转车去州议会大厦,很多人可能会想,为什么这位议员这么可怜,没有人载送。但我想在这议会殿堂里强调,这种交通模式不应该被认为可怜或被贬低,因为哥伦比亚的前任波哥大市长曾说过,一座发达的国家不是穷人驾车,而是有钱人搭公交。这就是为什么我想透过搭巴士的方式,疾呼亚庇急需要一座完善的公共交通系统。 3. 我们看到亚庇的公共交通系统目前在非常落后的情况。我还记得我20年前每天乘搭巴士去亚庇,我记得那时亚庇市民都很乐意乘搭巴士,不分种族和族群共同乘搭巴士出行,因为那时候巴士是我们的基本交通模式。 4. 但是到了今天,我们看到亚庇的公共交通水平和素质,仍然停留在20年前,丝毫没有任何进展和改善。而这也反映在世界银行在2015年6月发布的马来西亚经济监测报告里,在20年前,亚庇的公共交通使用率或乘搭率有34巴仙,而到了近年,亚庇公交乘搭率跌到3到4巴仙,这也意味着亚庇人民已经在这20年间唾弃了公共交通,这是因为这20年间亚庇的公共交通没有改善过。 5. 在这20年里,根据沙巴发展走廊报告,我们看到亚庇的车辆数量从30万增加到2020年的90万辆。这意味着,如果对比人口,每人拥有至少一辆到两辆汽车,这不是好的迹象。 6. 这就是为什么亚庇市如今越来越塞车,生活越来越压迫,城市越来越拥挤,直到我们的时间和金钱都被浪费了。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在亚庇,我们的家庭支出在交通方便占了10巴仙,这不是健康的现象,这和国际大城市如巴黎的支出是一样的。换言之,一名青年月入1500令吉,扣掉还车贷、燃油费用、维修保养等,每个月的收入所剩无几,但他们却没有其他办法降低在交通上的支出,他们被逼买车供车,因为没有公共交通的选项。如果我们有好的公共交通的话,我们的青年就可以有更高的可支配收入,从而改善他们的生活。 7. 根据同一份报告,更严重的是,塞车还会导致国家经济的损伤及亏损,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马来西亚 在塞车上花掉了1.1巴仙至2.2巴仙的经济生产总值,由此可见,塞车问题如果不得到重视,这会是经济前景的一大挑战。 8. 如果根据世界银行的建议,我们应该作出及早的干预,去提前规划和实行亚庇的公共交通建设。我们应该设立一个领导单位,来统筹及落实所有公共交通的改革,并把所有涉及的部门统合在一个领导单位并作出决策。 9. 此领导单位在很多先进城市都有推行,如伦敦和温哥华。而我在此预算书中注意到,政府首次拨出70万给州属公共交通单位以做分析和研究,我认为这是好的方向。但我想进一步了解,到底这笔钱要达致什么效果和目的,以及如何让亚庇的公共交通建设走向现代化和效率化。 10. 议长先生,如果我们好好阅读之前已拟定的计划,我们就会发现就算我们有还不错的计划,但却一直没有认真落实或延宕落实。我举例,我们看去年刚完工的亚庇中环车站,到今天都没办法投入运作,就连地板都已经开始破裂。我担忧,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中环车站会继续成为大白象,至少五年都看不到任何改善。 11. 在有关计划里,亚庇中环车站应该与另外两个车站一起运作,才能充分发挥效用。除了中环车站,北部的下南南车站及南部的甘拜园车站是配套中的一部分,如果任何一个车站还没投入运作,那么计划都无法如期实现。 12. 这就是为什么亚庇中环车站到今天没办法投入运作。我理解要让所有计划如期进行需要尤其是来自联邦政府的资金投入,但有鉴于联邦政府的财政紧缩,我认为州政府还是可以扮演角色,透过与私营企业合作,或公私合作,像雪州的鹅麦车站那样,成功让车站永续经营。 13. 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确保这三个车站有一个良好的经营模式,在不妥协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在不依靠政府的资源下,车站仍然能良好运作。我们可以寻找有兴趣投资的私营企业,如Servay、CKS、Giant等,进驻车站营运,再加上寻找其他收入来源如广告等,来提供车站长期永续的经营。 14. 议长先生,此建议必须基于公共利益为前提,私营车站能提供永续性,但绝不为利益而导致民众看不到好处。 15. 议长先生,就算我们有了好和有效率的车站,但如果没有好的巴士系统也是枉然,我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亚庇拥有太多巴士经营者,据我所知有700个巴士经营执照在整个亚庇,这是非常不健康的现象。 16. 每个巴士经营者都拥有一到几辆巴士,为了取得好的收入,他们在恶性竞争,往往要等到乘客满了巴士才开行,而且从没跟行程和规划的时间,也不根据规划在指定的巴士站停靠。那天我在市中心的巴士站做了访问,巴士经营者基本上都是这样,要等到巴士满了才开行。 17. 我问了其中一位乘客,要等到巴士开要等多久,他说30分钟,有时还更久,而这些巴士通常都在没有启动引擎下让乘客等候,所以我看到怀孕的女人大汗淋漓痴痴地等,我看了于心不忍,这是非常不对的。这不只是我去做访问,而是我的经验和经历。如果要搭巴士都要等这么久才能到家,根本没有人要搭巴士。在其他地方和国家,人家都竭尽全力减少公共交通的服务间隔时间,减少乘客的等待及出行时间,而巴士就连最基本的行程表都没有,也没有巴士有现代化的经营效率。 18. 不只是我们要解决巴士经营者过多的问题,我们也是时候要推动巴士车站的问题,乃至提出拨款去开始建设现代化、免费及新颖的巴士服务。 19. 我认为,州政府必须现在酒介入推动公共交通的建设,让亚庇可以在这五年内看到先进、现代化、干净、有效率、守时以及美丽的巴士川行于亚庇大街小巷。 20. 我个人认为我们州政府绝对有能力在亚庇一带提供这样的服务。如果我们以槟城、雪兰莪、马六甲为例,我有信心我们的州政府有能力提供我先前所述的服务,届时它将会我们公共交通服务的规则改变者。这是一项我们州政府绝对有能力做到事情,因为我们有五十亿的预算,远高于马六甲、槟城和雪兰莪。如果他们做得到,我觉得我们沙巴也能做得到。 21. 当我说这是一个规则改变者,我们不只是准备一二辆美丽、现代、崭新和豪华的巴士在路上行驶再让它自生自灭。我们必需看待这是一个改革全亚庇流动性和连接性的机会。这也是一个机会让我们可以发展亚庇市成为一个宜居或别具一格的城市。 22. 什么是流动性和连接性?我们必需在人民的住宅区都准备巴士站,然后我们必需规划巴士可以进入每一个住宅区和商业区,并且拥有完善的人行道可以从我们的住家通往巴士站。 23....

定存州反扑终结国阵霸权 新政府须公平施政对待沙砂

文:冯晋哲 | 沙巴行动党宣传秘书暨路阳区州议员 大选前,希望联盟内部在制定战略时做出预估,若要实现改朝换代,西马半岛必须赢得100席,方能有机会完成历史上的首次政党轮替,这个任务说实在并不简单,尤其是在西马半岛的北部和东部,传统马来乡区都出现三角战的情况下,要获得100席实属不易。 然而,即便真的希望联盟能够在西马半岛获得100席,沙巴和砂拉越若没能出现变革,就像上次大选那样,东马仍然成为国阵的定存州,我们也依然可能无功而返功亏一篑。因此,东马希望联盟和反对党要获得至少12席才能勉强跨过国会简单多数的门槛,成立新政府。 但是,如果回看十三届大选,东马的民联(现为希望联盟)仅仅获得9席,因此有了国阵定存州的称号。换言之,如果这届大选东马的希望联盟加沙巴本土新兴势力沙巴人民复兴党(民兴党)无法有所突破,即便西马半岛希望联盟如愿获得100席,改变也无法水到渠成。 俨然,要突破东马定存州的国阵堡垒,还真是很艰难的任务,尤其是在2016年希望联盟在砂拉越州选举中遭遇了挫败,行动党从原本的12个州议席锐减至7个州议席。大家都对希望联盟在这次大选在东马的表现感到担忧。 东马出现意外惊喜 在509开票那晚,很多人都感到相当意外,东马出现史无前例的大反扑,国阵多个强区和强人都纷纷落马,希望联盟频频在多个选区宣布告捷,多个原本是国阵强区的地方出现了激烈的拉锯战,选举结果重算再重算。虽然官方成绩迟迟没有出炉,但我们从内部管道得知,沙巴和砂拉越的成绩结果让大家出乎意料,这时我们才开始有了变天的预感。 国阵的成绩停留在79席,好几个小时都再也拉不上来,而希望联盟已经到了100席。时间接近凌晨三点,希望联盟的议席突破了112的简单多数门槛,确定赢得大选,最终议席来到122的数字。 很多媒体都纷纷以惊叹的语气报导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选,这堪称是改写历史的史诗般的选举,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人能够笃定反对党和希望联盟必定赢得选举,就连权威的默迪卡民调中心也不怎么看好希望联盟可以突破简单多数,很多民调和媒体甚至预估这会是悬峙议会的情况。 之所以预估是悬峙议会不无道理,因为西马半岛在伊斯兰党成为第三势力的情况下,很多马来传统乡区议席其实不容乐观,即便希望联盟能够有所突破,若没有东马的加持,可能让拥有18席的伊斯兰党成为了造王者。 但是,这种结果并没有发生,东马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反风,沙巴希望联盟和民兴党联手,在沙巴斩获14席,革新党1席,国阵仅获得10席;而砂拉越也没有上演2016年的悲剧,希望联盟一举拿下10席(独立人士2席)。 东马的希望联盟加民兴党总共拿下了24席,成为了希望联盟入主布城的关键。西马半岛的希望联盟仅获得98席(包括1席独立人士宣布支持公正党)。这也意味着,西马半岛并没有如选前所预料,能突破100席。 列表:各政党在第十四届大选中在各州所获得的议席总数: 州属 公正党* 国阵 伊斯兰党 民主行动党 沙巴民兴党 独立人士 总数 玻璃士 1 2 0 0 0 0 3 吉打 10 2 3 0 0 0 15 吉兰丹 0 5 9 0 0 0 14 登嘉楼 0 2 6 0 0 0 8 槟城 11 2 0 0 0 0 13 霹雳 13 11 0 0 0 0 24 彭亨 5 9 0 0 0 0 14 雪兰莪 20 2 0 0 0 0 22 吉隆坡联邦直辖区 10 0 0 0 0 1 11 布城联邦直辖区 0 1 0 0 0 0 1 森美兰 5 3 0 0 0 0 8 马六甲 4 2 0 0 0 0 6 柔佛 18 8 0 0 0 0 26 纳闽联邦直辖区 0 1 0 0 0 0 1 沙巴 3 10 0 3 8 1(革新党) 25 砂拉越 4 19 0 6 0 2 31 总数 104 79 18 9 8 4 222 *希盟4党在西马统一使用公正党旗帜出战,东马继续使用火箭。   是时候正视东马 就如当年建立马来西亚那样,没有沙巴和砂拉越,就没有马来西亚联邦。这一次,没有沙巴和砂拉越的携手合作,就没有新的马来西亚。 可想而知,沙巴和砂拉越之所以有沉默风暴,几乎没有人在选前能够预见这情况发生,是因为东马长期积累了不满的情绪,东马远比西马半岛落后,长期资源分配不公,体制上没有获得公平对待,加上国阵的贪腐和经济治理不力,让东马出现了迟来了政治海啸,才一举终结了国阵半世纪的一党专政。 事实上,希望联盟也理解和看见东马的需要,并在政纲《希望宣言》中用了很大的篇幅,来涵盖和纳入东马的需要,除了百日新政中提到要设立特别委员会来检讨和落实保障东马权益的《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在第四章第四十到四十八条承诺中,提到给予沙砂的具体方向、政策和改革,让沙砂能够获得更多的自主权,让沙砂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分配。 多年下来,沙巴和砂拉越行动党都一直在争取实现联邦制度的改革,希望落实一套对两岸公平平等的联邦制度,让沙砂能够透过拥有更多的主权和资源分配权,让沙砂能够富裕起来。 既然选举结果也显示了没有沙巴和砂拉越的反风,希望联盟不可能上台执政,这也意味着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如果希望联盟联邦政府无法实现公平对待沙砂,无法落实体制改革赋权沙砂,那么沙砂要么继续成为国阵定存州,要么将出现极右的民族主义浪潮,甚至出现分裂主义的情绪。 以英国为例,多次政党轮替,英国工党执政甚至有过来自苏格兰的首相,但是苏格兰作为联合王国里平等伙伴的地位和主权不断遭到侵蚀,最后苏格兰爆发独立运动,差点就在2014年的公投中脱离了联合王国。 希望联盟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改革现有崩坏的体制,更是落实一套公平平等的联邦制度,让沙巴和砂拉越在新的马来西亚里获得公平对待和平等尊重,而不是继续奉行中央集权的制度,让体制继续边缘化和忽略沙砂的需要。

亚庇BRT系统被取代? 冯晋哲轰国阵出尔反尔

民主行动党路阳区准候选人冯晋哲于2018年4月16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针对州副首席部长耶也胡先指政府计划取代计划中的BRT快捷巴士系统,在必打丹推行轻轨捷运系统(LRT),并预料在5年内落实,一向来关注亚庇公共交通议题的民主行动党路阳区准候选人冯晋哲驳斥,这是天大的谎言,他直指这是国阵的大选空头承诺,并踢爆政府前言不对后语,国阵毫无诚意为亚庇兴建现代化的公共交通! 他列举国阵领袖们的言论自相矛盾。第一,首相在2015年底在财政预算案中提出拨款10亿令吉来兴建亚庇BRT系统,之后市长和部长都答应过这项系统会在2016年底开工,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到任何影子。 第二,原本根据大亚庇计划蓝图和相关计划书,亚庇BRT系统理应在2016-2020年间全面投入运作(Full BRT Implementation),并且在2020年前落实轻轨LRT建设,结果到现在一个都没有做出来,这已经显示,国阵不只是没有履行承诺,而且早已跳票多年,根本毫无意图要为亚庇人推动公交建设。 第三,副首席部长拜林说过,亚庇人更喜欢驾车,加上亚庇人口未达标,所以先推动快捷巴士(BRT)足矣,但现在另一位副首席部长耶也又说,要直接跳过BRT落实LRT。这根本就是前言不对后语,「我四年前就开始力追政府拿出长远计划来,结果到现在还在计划,这根本就是没有诚意!」 第四,首相署部长拉曼达兰不久前说,政府已经批准拨款10亿令吉,来建设15公里亚庇高架桥系统BRT计划,此系统可在未来等人口达标时转换为轻快铁(LRT)系统。 冯晋哲感到无奈而愤怒,政府一再用不同的理由和借口来推搪拖延,根本没有一个定案,即便首相纳吉在2015年在神圣的国会提呈预算案宣布拨款10亿兴建亚庇BRT,可是到现在都还没看见任何踪影,这根本就是在欺骗亚庇市民。 亚庇公交落后20年 他说,眼见亚庇交通问题越来越阻塞,但亚庇巴士系统和公共交通却落后了20年,政府却始终视若无睹无动于衷。即便世界银行报告在2015年提出马来西亚经济监察报告时已经警告,亚庇必须趁早介入(early intervention)兴建公共交通系统,但很显然地政府根本没有理会,继续让亚庇城市生活水平越来越低落。 这样下去,亚庇会变得像吉隆坡,平均每个人每天塞车浪费一小时,每年每人平均耗费3100令吉在塞车上,这样的城市生活肯定影响市民的幸福,造成严重的后果。 冯晋哲多年推动公交现代化 亚庇公交亟需要全面提升,这也是他的其中一项竞选宣言主轴。他认为,建设公共交通必须有远见的思维,而且要全面整治,才有可能彻底翻转亚庇的交通模式,让人们看到和感受到公交的便利。 他认为,亚庇需要同步兴建轻轨(LRT)和快捷巴士系统(BRT),两者并非零和游戏。 亚庇可以在必打丹路经亚庇国际机场和亚庇市区,到实邦加,兴建轻轨捷运系统(LRT);而在另外三条主要的路道:(一)机场到下南南巴士总站的亿达路(Jalan Lintas);(二)旺旺山巴士总站到下南南巴士总站的斗亚兰路(Jalan Tuaran)以及(三)亚庇到兵南邦的兵南邦路(Jalan Penampang)兴建巴士快捷系统(BRT)。 他说,千万不要有BRT比LRT低级的错误印象。他解释,巴士快捷系统(BRT)其实和一般的轻快铁或捷运一样,巴士在特定的路道(轨道)行使,车辆不能使用有关的巴士道,就像火车和快铁那样,而且以更加便宜和有效率的做法,把乘客载到目的地。这个系统在很多外国城市取得异常成功,如巴西的库里奇巴、中国广州、南韩首尔等。 这个系统必须尽快落实,BRT应该全面贯彻在亚庇的各条主干大道,这样才能让市民感受到巴士快捷系统的便利,而且捷巴可以在几分钟内从一个商业区到另一个商业区,这将可以彻底颠覆亚庇的交通模式,同时必须伴随着整个巴士系统的改革,让一般的巴士走进每个住宅区提供服务,这样BRT捷巴作为负责大路的主干轨道交通服务,才能发挥作用。 希盟执政推动“1+3”模式 冯晋哲也提前告示,希望联盟已经采纳有关同步兴建“1条LRT和3条BRT”工程的建议,这不是信口开河的选举承诺,而是采纳了世界银行的建议而冀望能够为亚庇带来先行的现代化公共交通系统,一旦执政,就会拨出前期50亿令吉来同步执行这项计划,这才能真正帮助亚庇摆脱塞车之苦,真正蜕变成为宜居城市。 他说:「我一直怀着一个愿景,就是透过参政,为我最热爱的这片叫家的土地,推动公共交通和巴士系统的现代化。 这是我其中一个参政的初衷,我希望透过掌握权力,为亚庇市民带来美丽、安全、舒适、有效率、现代化的公共交通,让亚庇真正成为一座宜居城市。」

为何沙巴薪资长期停滞? 冯晋哲指陈树杰难辞其咎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政策局主任兼路阳区协调员冯晋哲于2018年2月25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政策局主任冯晋哲表示,沙巴的薪资之所以长期停滞,是因为沙巴没有良好的工业及制造业作为驱动力,以天然资源及原产品外销、以及过度依赖外劳驱动的经济模式,导致本州流失大量高技术人才,这就是为什么沙巴的中位薪资乃全国最低,在2016年一班的上班族月入少过1240令吉。 他是针对本州副首席部长兼工业发展部长陈树杰日前发表的言论,做出评论及回应。陈树杰日前指出,沙巴的薪资停滞,这是因为雇主没有为雇员实行结构性调薪,导致州民面对更为沉重的物价高涨压力。 他解释,没有好的工业和制造业基础,就意味着中产阶级的消失,这显示在统计局的报告,沙巴是全国最严重贫富悬殊的州属,有钱的很有钱,穷越来越穷。其中,亚庇有3%的中产阶级掉入低收入群,说明了问题之严峻。而年轻人,有技术能力和知识的,都已经选择移民或离乡背井到外地工作,这是因为本地根本没有适合及体面的工作机会。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看到,拥有大学文凭,可能是读生物科技或量子物理学的专才,由于找不到工作、薪资条件太低,最后被逼去驾优步和Grab。这不是说驾优步不好,只是拥有专业能力的青年专才,没有配置在对的地方发挥所长,这是很可惜的,这也是国家的损失。」 根据《第十一大马计划》,沙巴的GDP增长在2011年到2015年间仅成长3巴仙,比全国平均增长更低,是全国增长最慢的州属。这也说明,沙巴的工业及制造业发展是没有显著成果的,这难道不是陈树杰的责任吗? 即便是占据沙巴经济很大比例的油棕业,下游工业也做得差强人意。要不是靠着天赐靓丽山河的旅游业支撑着,沙巴的经济恐怕更糟糕。但旅游业的问题在于,它无法像工业和制造业那样,驱动社会进入高薪时代。 以近年中国经济转型的成果为例,由于政府大力推动创新产业发展,创造高质量的就业机会,很多城市的工资在短期内实现翻倍,告别了那段以低薪资驱动的“世界工厂”模式。 而根据国家银行报告,我国新增的就业机会主要是中低技术水平的工作,说穿了就是不需要特定技术能力的劳力工作,这样的工作薪资很低,而且新增的工作都是如此,当整个社会一直停留在这样的模式,薪资如何得到增长?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陈树杰难辞其咎,他难道不明白,真正要提升薪资的方法,是透过整个经济结构的改革及发展,而不是一味只叫雇主调薪,却拿不出宏观经济政策措施,尽管我认同雇主应该结构性调薪。 希望联盟承诺,在执政五年内,为沙巴创造十万个薪资超过2500令吉的就业机会,这不是信口开河,这恰恰是透过经济结构的改革,我们有信心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透过《青年新政》政纲,希望联盟将斥资10亿,重点发展六大创新产业领域,分别为现代化农业及畜牧业、科技业、创意及娱乐艺术产业、电子竞技、社交媒体娱乐产业以及现代化旅游业。

大马网速全球最慢 希盟执政加倍网速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政策局主任兼路阳区协调员冯晋哲于2018年2月21日在亚庇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政策局主任冯晋哲表示,希望联盟推出《青年新政》政纲,承诺执政后将打破电讯业大亨的垄断,透过公开竞争落实将我国网速提高一倍,同时降低一倍的价格,让我国人民可以用更低的价格,享用更高速的网络服务! 根据英国流动网络测速机构OpenSignal的调查,大马4G平均网速是14.83Mbps,在88个国家当中排名在最后20名,是全球网速最慢的国家之一。更耻辱的是,大马的网速比周边国家更慢,例如越南(平均达21.49 Mbps)、汶莱(17.48 Mbps)、缅甸(15.56 Mbps),更别说全球第一名的邻国新加坡 44.32 Mbps。 网速的缓慢显示政府的失败和无能,这将严重影响我国的竞争力,尤其是全球进入工业4.0的时代,网络市场和电子贸易成为全球各国竞相发展的新兴产业,不管是数字经济、还是大数据能力、人工智能等新科技,都需要优质的网络服务作为这些产业的基础设施。 但显然的,政府却没有在这一块做好准备,尽管4G服务已经运行了五年,但网速却一直没有提升,对比前年的14.35 Mbps,仅仅增加了0.05左右! 他提醒,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在2016年底提呈2017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透过多媒体委员会拨款10亿令吉,承诺在两年内提升网速一倍,并降低一半价格,但这项承诺根本没有兑现,网速根本没有实质的提升。 他质问,这10亿令吉到底用去了哪里?为什么网速根本没有明显提升?尽管政府宣布要和阿里巴巴的马云合作设立电数字经济自贸区,但没有好的网络基础设施,没有好的网速,这将导致从事电子贸易的微商电商失去竞争力,浪费时间和成本。 希望联盟承诺,一旦执政的话,将全力发展新兴产业,如现在很火红的电商微商、Youtuber网红、电子竞技、程序设计、人工智能等,这些都需要很好的网速作为基础设施,因此希望联盟视此为一种国家战略优势,必定全力投入资源,发展未来经济,让尤其是年轻人能够参与这些新兴产业,创造优渥薪资的体面工作机会,也鼓励青年创业,提供补助给这些电商微商网红等。 对比之下,国阵已经彻底失败,不但没有兑现承诺,还让我国失去了优势,连邻国都超越了我们,因此要把握未来的发展机遇,只有支持希望联盟,让新政府来全力发展新兴经济,才可能让我国奋起直追,让我国充分发挥潜能和优势,让年轻人看到未来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