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国盟有诚意恢复砂地位 刘强燕促立即开国会修宪

首相慕尤丁在砂拉越出席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对话会上指出砂拉越是邦(Wilayah),而不是州(Negeri)。 对此,砂行动党国会议员刘强燕吁请首相立即召开国会以提呈修改联邦宪法恢复砂拉越“邦”(Wilayah)的地位以表示国盟政府的诚意。 刘强燕国会议员表示,首相慕尤丁说国盟必须先赢得超过三份之二的国会议席才能够落实修改联邦宪法第160(2)条有关“联邦”的诠释根本在自欺欺人。 她说,若国盟政府愿意现在就召开国会并恢复砂拉越“邦”(Wilayah)的地位,肯定可以取得国会三份之二的国会议员支持,因为希盟的国会议员们在国会内绝对会全力支持通过这项修宪。 “如果慕尤丁不召开国会修宪,这一番话根本毫无意义,仅不过是他自讲自爽而已!” 刘强燕促请砂政盟要善用“造王者”的条件向首相施压以尽快招开国会通过修宪以拿回砂拉越“邦”的地位而不是继续被慕尤丁牵着鼻子走,否则他们高喊砂自主权只是空口说白话而已。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国盟政府修订紧急条例条文,颁布宪报增设10a和10b条文以允许首相、州务大臣和首席部长,在无需经过立法机关审查下推出追加预算案,或动用统一基金里的资金已经对我国的经济带来负面和不利的影响。 “这举动已经破坏了我国奉行的西敏寺议会民主制,在缺乏国州议会监督制衡下无法确保政府不会任意挥霍公帑将造成外资对我国的政治和经济稳定性失去了信心。” 有鉴于此,行动党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强烈敦促首相慕尤丁悬崖勒马,尽快复会让国会来监督和制衡国家财政事务,并以良好治理、透明、问责与制衡制度治理国家,把马来西亚引回到正轨上。

学校出现确诊病例但未停课 刘强燕斥国盟政府草菅人命

针对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表示就算确诊病例激增教育部也不会再实施全面停课措施,对此,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直斥国盟政府不负责任,草菅人命 ! “国盟政府不允许目前220位国会议员进国会里复会,但却迫全国数百万的小学生及教职员回校复课,请问这是什么歪理?” 刘强燕表示,国内学校复课至今,东西马两地已经有多间学校陆续沦陷而发生师生确诊的悲剧,甚至殃及池鱼而连累一些家长也不幸中招。 她说,上星期三,诗巫卫理小学一名教师被确诊后,经过筛检初步也发现另2名同校师生同时被确诊,昨天又有3位来自敦化小学的学生冠病检测呈阳性而再引起一片哗然,如今已造成诗巫各校师生及家长们人心惶惶, 承受着精神上的巨大压力。 “ 开课至今才短短的几天就造成诗巫两间小学沦陷,无法想象接下来的日子其他学校的形势会将何其严峻 !” 对此刘强燕抨击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防疫过程中很多时候做法都标准不一。 她质问砂灾管会既然可以两度延长美里县内的小学的复课日期,也就是4月5日才开课,为何诗巫的确诊病例几乎每一天都居冠全砂,但是疫情形势严峻的诗巫县内的绝大部分学校却被迫继续开课,而置师生的安危于不顾? 她续称,目前砂州的疫情其实并无出现趋好的现象,反而确诊病例还有继续上升的风险,尤其是处于红区的学校开课后相信会造成更多感染群的产生,恐怕届时又将面临一轮疫情大爆发。 刘强燕也促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对联邦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的言论表明立场,倘若州内疫情上升是否也不会再全面停课?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劝请砂政盟政府,既然高喊砂拉越有自主权,在州内防疫上都以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决定为主,因此在学校复课问题就必须果敢而不是犹豫不决,唯唯诺诺地看联邦教育部的脸色办事! 有鉴于诗巫两所学校在短短一周内就陆续发生师生确诊病例,她敦促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立刻指示诗巫所有目前开课的学校即日起停止让学生返校而继续在家上网课直到疫情大幅放缓为止。 刘强燕也强调,若为了上课而失去了健康或性命,那么学业又有何意义呢?

教师确诊敲响警钟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须严正看待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对于昨日诗巫卫理小学一名教师确诊事件表示遗憾,并强调她所担忧的事最终还是不幸的发生。 她称,昨午她就陆续接获多位家长忧心忡忡地向她通报关于学校教师确诊事件,并投诉说校方将照样让学校上课,甚至不强制同校有接触的教职员和学生去做检测。 " 我第一时间就联系诗巫卫生局核实该新闻,当局给予的答复是该确诊教师与学校的教职员或学生并没有任何“密切接触”,因为都有戴口罩并且有做好SOP。卫生局对密切接触的定义是:接触少于1米,并在没有戴口罩的状态持续15分钟以上。他们表示老师和学生可以自行前往南兰综合诊疗所做检测。” 刘强燕表示,她根本无法苟同有关当局的说法,因此即刻联络诗巫灾难管理委员会协调员安华拉拜助理部长要求他介入把该学校关闭直到事情解决为止,并安排那些与确诊教师有接触的教职员和学生们前做冠病检测。 “ 所幸我所提出的建议最终被接受,并决定暂时关闭该校并且安排所有上过该确诊教师课的学生进行冠病检测,同时也为该所学校进行全面消毒。” 刘强燕说,在学校开课前她已经多次公开发表她对开课后师生受冠病威胁的担忧,并不停的劝请砂灾管会继续延迟州内学校开课日期直到疫情受控制为止,但遗憾的是,当局充耳不闻威胁,漠视她给予的劝诫。 她说,如今发生教师确诊事件已经搞得为人父母者人心惶惶,大家都担忧该确诊事件将演变成为病毒交叉感染的局面。 “可以预见,这事件也将影响其它学校的学生出席率,父母们都担心同样的事件发生在各自的学校,毕竟病毒是无所不在的。”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这件教师确诊事件犹如敲响一记响亮的警钟,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严正看待此事,制止同样的事件再次在其他学校重演。 有鉴于此,她劝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以师生安全为首要考量,立即关闭所有红区内的学校,以避免再次衍生出新的感染群而造成州内疫情继续趋恶。

百姓无法负荷1万令吉罚款 刘强燕抨国盟在人民伤口撒盐

国盟政府宣布,3月11日起,违反标准作业程序(SOP)的罚款涨至1万马币,对此,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抨击国盟政府一边高喊关怀(Prihatin)人民的口号,另一边厢却在人民的伤口上撒盐。 刘强燕表示,目前大家都受到疫情影响而处在经济不景气的状况下,国盟政府调高违反MCO个人最高1万令吉及商家5万令吉罚款,对普罗百姓来说已经无法负荷。 她说,随着全国怨声载道,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才坦诚出现错误,并在今天匆匆忙忙公布了新罚款指南,把罚款行分为3个组别,即对社区冠病传染带来高风险、中等风险和低风险的违法行为。在低风险的违法行为下,初犯罚款1500令吉。 “为什么国盟政府草率落实加重罚款措施?这不是应该一早就和2019冠病危机技术管理委员会针对那些可被罚一万令吉的违规行为事项商讨清楚才做出决定?可以看出国盟政府的无能已经造成错误百出,也让人民对政府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深感不满!” 刘强燕国会议员表示,国盟政府许多的SOP条例依然十分不明确,全国地方政府政令与执法单位标准不一,恐怕依然将出现执法偏差而持续造成人民精神压力和负担 ! 她称,疫情期间人民在已经面对很多的生活问题,如今还得因为国盟政府的朝令夕改,双重标准及失误而陷入各种麻烦,简直是雪上加霜。 “针对违反SOP的人群,我同意实行严厉的惩罚,但是,不是每一项违规事项都应施以重刑,尤其是那些不小心犯错的举动应先给予口头警告而非直接罚款,以免更多人陷入财务困境。”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劝请国盟政府在落实任何措施前就应该事先拟定一套指南,而不是在落实措施后陆续发生失误才匆忙检讨。 她也提醒国盟政府,在制定条例时不要持有双重标准,即对付违例的普通老百姓时手段强硬,执意罚巨额款项,但对同一阵线的部长高官或政治人物的违例行为却视若无睹。 “随着今天新指南的公布,我也要促请国盟政府必须一并取消在这之前对人民开出的1万令吉及5万令吉的罚单。”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那些不幸面对不公平巨额罚款的民众可以通过链接https://tinyurl.com/AduanKompaunDAP 扫描QR码及填写表格,或者传送姓名,电话号码及罚单照片至017 255 2063或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透过民主行动党提供的免费法律援助协助大家讨回公道。 同时,刘强燕也呼吁民众必须遵守标准程序,以避免感染风险以及避免被执法人员开取罚单。

“扮熟人借钱”口音非本地人 刘强燕促民众小心电话诈骗

电话诈骗手法层出不穷,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促请民众谨慎应对,避免坠入骗子的陷阱中,而蒙受损失。 刘强燕表示管制令期间,经济活动受限,诈骗集团也伺机出动,利用各种方式诈骗,他们假扮成受害者的朋友或熟人以借钱应急,当事人一旦不慎就会堕入他们的陷阱蒙受损失。 她称,昨天接获一位诗巫民众投诉说最近差点就落入这类“扮熟人借钱”的电话诈骗陷阱当中。 “这位民众表示,日前他就接获一通陌生的电话号码来电,他接通后对方就假扮他的一位熟客谎称表示被人打抢而遗失了手机,钱包与银行卡等文件并且强调暂时更换了手机号码,由于当时对方的谈话背景十分嘈杂(相信是特意制造的效果)因此造成这位民众一时无法确定来电者的身份。 岂料,第二天这位诈骗份子竟再度致电这位当事人表示在补办着身份证,以及电话卡和银行卡等事宜,因此需要先借钱应急,待处理完后就会即刻从银行提钱归还给当事人。” 刘强燕说,所幸这位民众平时有留意类似电话诈骗的报导而十分谨慎机警,而且也察觉对方口音也不像本地诗巫人,因而最终没有掉入该骗子的圈套。 她称,在诗巫这类的“冒充熟人”电话诈骗手法已经不是第一宗,因此她提醒诗巫的民众们若接获类似来电务必保持警惕。 “西马半岛柔州商业罪案调查组于本月7日在当地的一项突击行动中,就逮捕了18位年龄介于15岁至35岁的诈骗分子,当中竟然还包括了未成年的辍学生,据警方调查,落网的人士是在看到在面子书发布的招聘广告,被丰厚薪水所吸引而甘于参与这类犯罪活动。” 因此,刘强燕国会议员劝请家长们,无论如何都必须留意家中未成年子女在外的活动并掌握他们的动向,以免被这些犯罪集团接触及利用而一失足成千古恨。 此外,刘强燕也奉劝民众若面对不明人士或“外国朋友”或自称是相关政府部门人士来电要求汇款,甚至作出恐吓游说以金钱来解决问题等,这都是诈骗集团所设下的陷阱。 她说,面对这样的情况,民众应该与家人或朋友商量对策,听取他人的意见,不要私下将血汗钱奉上,让不法份子得逞。 另外,对于接获来自所谓“政府部门”官员的索款或威胁电话,她说最理想的做法是向警方谘询或报案处理。 她指出,现今的诈骗案千奇百怪,例如上述的电话诈骗案,倘若事主在没有查证下就轻易相信来电者的一言一语,那么就将蒙受金钱上的损失。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民众,倘若遭遇这些诈骗案件或者有任何有关案件的线索,务必第一时间报警以协助警方掌握证据,一同打击犯罪集团,共同维护社会治安。

刘强燕:砂疫情严重仍复课 家长忧学校群聚恐爆感染群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再次重申,在疫情仍然严重,不断有新疫情出现之际,砂拉越1045所小学今天(8日)复课,以及红区的220所小学将於本月15日上课,已经引发了许多家长的担忧,并可能增加群聚传染的危险。 她对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以“风险评估及遵照新常态学校管理及运作2.0指南”,来做出这项决定感到无奈,并认为,这或将学生置於更大的风险当中。 “这份指南对砂拉越的情况真的有效吗?我们应该从巴塞感染群的爆发并让疫情遍布砂拉越的事件上吸取教训,砂拉越对於防疫的措施,必须更加谨慎及三思而後行。” 同时,所谓的指南是遵照砂拉越学校的特殊情况订制的吗?这包括拉越人民的生活文化,以及学校学生众多的因素有否纳入内容当中,并且以什麽方式来执行SOP?抑或由学校单方面来承担这个责任? 卫生总监诺希山昨天(7日)透露,全国冠病基本传染指数开始下滑,然而,砂拉越却以1.08高居首位,卫生部的目标是把基本传染指数降至或维持在少於0.5,以阻断传染链。 刘强燕说,这项讯息证明了砂拉越的疫情仍处於严苛的局面,尤其是红区的诗巫,疫情的掌控并不是那麽乐观,前线人员仍然在奋力“作战”。而长屋一而再的爆发疫情,更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 “也许有人会说我杞人忧天,然而,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我并不反对上课,但是却要给予学生一个相对安全的学习环境,这包括SOP与应急方案,例如教育部与卫生局有能力应付疫情突然爆发的局面吗?我们的医疗设备是否足够?” 她强调,美里市区一所中学的女考教师在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监考期间,经检测後确诊,并导致另78个学生需检测,以及古晋同样有一位副校长确诊的事件,说明了目前学校防疫的那一套机制尚存在漏洞,无法有效阻断病毒的入侵。 这个例子也说明了,一旦学校出现确诊者,将在很大程度上加重医疗团队的负担,尤其是目前他们已经陷入疲於奔命的情况当中。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在近日,诗巫邻近的长屋相继爆发疫情而被强制封锁,复课对当地的学生而言显然没有任何的意义。 “风险评估及遵照新常态学校管理及运作2.0指南”的内容,应以砂拉越人民,包括土着同胞的生活文化为根基,并考量砂拉越学校学生拥挤的状况,进而订制最佳的防疫方案。 “虽然砂拉越已经有1多万人接种疫苗,但是并不包括18岁以下的学生,特别是小学生。因此,在疫情尚未有效控制之前,将集会减至最低是被认为有效的防疫措施,而学生复课,学校无疑地就变成了最大的群聚所。” 诗巫的大型学校学生超过千人,如果学生都到校,这意味着有近千个家庭有着交集,再加上教职员,这是一个何其庞大的联系网络,在抗疫防疫上,我们再也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 尽管教育部做出决定,父母不送孩子到校复课也不会受到对付,但是仍然有孩子到校是必然的现象。因此,学校的SOP就变得至关重要,这包括社交距离、学生戴口罩与勤洗手的问题。 她认为,要学生长时期戴口罩太难为他们了,即使是成人,倘若一天8个小时戴口罩,也是一件颇困难的事,何况还要将学生局限在一个固定的小管围内,不能随意走动。 诗巫根据疫情划分为31区进行管制,以及由每天公布的确诊者所居住地点,显示冠病的脚踪已经进入了社区。 “既然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无视反弹的声浪,坚决的做出了复课的决定,我认为,为了更有效的进行防疫,家长的健康因素也应纳入学校的防疫方案中。” “我也相信,在孩子健康与安全的前提下,父母及家长们必然会愿意加以配合。” “有些民众也许对我的观点不以为然,但是看看诗巫的疫情,从巴塞感染群爆发之後,遍地开花的情况让人心惊胆颤,一个又一个新感染群的出现,这说明了人民的抗疫防疫力度还是不够。” 她呼吁广大的人民发挥“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抗疫精神,让我们早日战胜新冠疫情,恢复经济的正常运作,以及生活的常态,包括学生拥有良好、安全的学习环境!

刘强燕团队再派食物篮口罩 协助诗巫弱势家庭度过困难

继日前(3月2日)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团队派送了1千485份食物篮(Food Basket)及口罩予诗巫再也组屋区与Town Villa住宅区的居民后,昨日(3月4日)该团队再次前往该处派发259份食物篮和口罩给余下的Town Villa A 区和C区共259户家庭。 随着昨日的食物篮派发后,也意味着诗巫再也组屋区与Town Villa住宅区共1744户家庭都已经获得刘强燕所分发的粮食援助和口罩。 刘强燕表示,昨天所分发的食物篮和口罩除了一部分是她自掏腰包购买的之外,而部份的物资则包括了日前一群善心人士所捐献的10kg和5kg包装的白米,白糖,食油,鸡蛋,饼干,面类及口罩等。 她再次表示衷心感谢这些善心人士,他们的善举表现出了大爱的精神,也凸显诗巫是一个充满关怀与温暖人心的地方。 刘强燕说,她的团队今天已经着手准备另一批的食物篮和口罩给予她南兰选区内最近被封锁的6座长屋,若再加上尚实行着EMCO的诗巫圣淘沙地区,目前受严重影响的家庭大约是700逾户,而她也会尽力协助这些家庭。 她说,从诗巫落实MCO至今,她已经派发出了2261份食物篮及口罩给予南兰选区内受影响家庭当中包括早前在选区内多座被封锁的长屋。 她强调,虽未获得任何来自政府的物资和Covid-19的援助拨款,一切都需自掏腰包或由热心的人士捐献,惟她称,即使她能力有限,但是会尽力履行身为人民代议士的职责,以协助有需要的家庭渡过难关。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欢迎有志之士共同来推动这些援助行动,他们可以自行展开或是联合她的团队来进行以帮助这些弱势家庭度过困难。 她表示,那些信赖她并有意要透过任何形式的捐献来参与援助行动的善心人士可以 Whatsapp至 016 800 5838 及 016 665 6876抑或在她的个人面书专页信箱内留言以获取详情。

派送食物篮及口罩 刘强燕:助解决燃眉之急

二月初诗巫再也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激增,因此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从上个月12日至25日在诗巫再也的Rumah Pangsa组屋区与Town Villa住宅区实施加强行动管制令(EMCO),惟,之后两个地区的加强行动管制令再度延长到本月4日。 随着诗巫再也组屋区与Town Villa住宅区被封锁,预计超过逾千户家庭面对着“手停口停”的窘境。 因此,刘强燕团队于今早就依据房屋发展机构(Housing Development Corporation)所提供的这两个地区住户名单派送了1485份食物篮(Food Basket)以及1485盒口罩给予上述两个地区所有共1485户家庭以帮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 今天所派出的食物篮包括了白米、糖、罐头、牛奶及面类等。有些是刘强燕自掏腰包购买的,部份是募捐而来的,有些更是社会人士自动捐赠的。 她表示衷心感谢所有的善心人士对她的信任,他们的善举也凸显出诗巫是一个充满关怀与温暖人心的市镇。 此外,为了体恤驻守在该处的军警人员的辛劳,刘强燕服务团队也派送干粮给予他们,以及提供一些口罩以保障他们的健康安全。 与此同时,今午,为了慰劳这些前线军警人员,刘强燕也特别为他们提供了午餐与饮料以答谢他们不辞劳苦,日以继夜的为抗疫而付出。 她强调,目前的援助目标将优先放在南兰选区内在执行着加强行动管制令(EMCO)的地区,毕竟这些地区完全被封锁造成居民们根本无法外出而严重影响了生计。 刘强燕补充说,今年初爆发“巴塞感染群”后也导致南兰选区内的多座长屋被迫封锁,此外,当时恰逢一些地区也面对水患问题,她除了自掏腰包购买大批口罩及消毒液供长屋居民以及驻守该处的前线人员作为防疫用途外,同时也获得许多诗巫善心人士慷慨解囊,报效了许多乾粮供派发给被封锁的长屋和受水患影响的居民以缓解他们每日食物短缺问题。 “今年农历新春前,我们也移交了由热心人士所赞助的6000片医药口罩和100个面罩给予我选区内的南兰综合诊疗所(Poliklinik Lanang)以保障前线医护人员的安全。” “我要感谢所有热心人士,他们并非大富大贵人家,但是抱着助人为善的精神而诚心诚意为有需要的家庭尽一份心意,并拿出自己有限的资源参与援助行动。” 她表示,随着国盟上台后她没有获得联邦政府的选区Covid援助金,但是这些限制都无法阻挡她服务选区的决心,她将会持续尽身为人民代议士的本份,并在能力范围内给予必要的援助,期望尽一己棉力,协助有需要的家庭渡过难关。 “因着国盟政府无法解决新冠病毒疫情而实行各阶段行动管制令长达将近一年,已经对国家各领域包括人民的生活造成严重冲击,尤其是弱势群体。我期望有更多人在这个患难时期,协助他们渡过难关,体现爱心社会的互助精神。”

刘强燕促砂政府行使自主权 延后疫情红区学校复课日期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抨击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在处理砂境内学校是否将在3月1日复课一事上吊儿郎当 ! 她今日透过文告表示,目前距离开课日仅剩数天,因此每天她都会接获许许多多家长询问关于砂拉越是否随西马学校同步在3月1日复课,但,由于砂灾管会没有做出任何交代,导致许多家长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尽管到处查询,但最终他们还是得不到任何确实的答案而终日忧心忡忡。 “况且3月1日开学的都是属于年幼的学生,有谁能确保这些学童在学校都会懂得遵守SOP,这也是最令众家长们最感到担忧的一点。” 她称,冠状病毒是通过人传人散播,一旦开学后爆发学府感染群,后果将不堪设想,他希望当局别忽视这一点而为了开学而开学。 “据我所知,目前确诊者当中也包括了儿童,有些也呈无症状的状态,倘若返校后病毒在同学之间传播,而被感染学童再把病毒带回家传染给家中的成员,届时可以想象该后果是何其严重!”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指出,从联邦教育部长公布复课日期迄今,除了看到一些砂政盟人士透过媒体高喊砂拉越拥有自主权可以决定境内学校复课与否之外,惟至今距离复课日仅剩3天,砂政府今天却表示还需要等待联邦批准。 “既然这些砂政盟人士频频表示复课与否由砂政府决定,那么我促请砂灾管会尽快在今天或明天做出公布是否允许州内学校在星期一(3月1日)复课,好让学生家长们可以提早做好应对下一步的准备。” “惟,如今令我深感纳闷的是,砂灾管会今天声称已经提出申请并仍需等待联邦点头,所以这是哪门子的自主权?”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从今年初至今,砂拉越仍然持续遭受冠病疫情冲击,尤其是诗巫区,确诊人数几乎每一天都是高居全砂榜首,而且也显示病毒已经在社区传播开来,如冒然要学校复课,恐会使到疫情失控,甚至还会在全砂各地进一步扩大。 “当初就因为砂政府不听取各方意见执意采纳居家隔离政策才导致疫情大爆发,尽管砂首长阿邦佐最终也承认居家隔离政策是不适宜的,但是为时已晚,砂拉越人民已经为这错误的政策付出了巨大的惨痛代价。”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劝请砂政盟政府要前车可鉴,不要漠视在这情况下让学校复课所将带来的严重后果,让砂拉越人民一次又一次地为政府的后知后觉买单。 有鉴于砂拉越疫情的严重性,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强烈敦促砂拉越政府必须行使自主权至少必须将州内疫情红区的学校的复课日期延后,不要让这些学生成为高风险区下的受害者,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就不应该把人民的性命当儿戏看待。

刘强燕促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 尽快决定将州内新学年开课延后

民主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目前还在持续遭受冠病疫情冲击的砂拉越,包括最关键的诗巫区确实不适宜在3月分开始就让新学年开课以避免学生成为高风险区下的受害者。  她说,截至昨日,砂拉越单日新增确诊数持续高居不下,再添221宗新病例, 全砂再增添两个新感染群,即涉及马拉端政府中学寄宿生的“Sungai Bakong”感染群和古晋的“Emperoh Jambu”感染群。  “昨日在诗巫63宗方面,除了3宗涉及“巴塞”感染群,其余都是透过活跃病例追踪检测及自行前往诊所检测得知,明显的病毒早已经在社区传播开来,如教育部冒然要学校开课,恐会使到疫情失控,而且还会在全砂各地进一步扩大。”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称,她同时也接获许多家长的反馈表示,即使学校开课他们也不愿冒险将孩子送往学校上课,因为这个疫情肆虐的时刻谁都无法保证学生的健康安全。  “我甚至也接获一些教师表示他们对返校后将曝露在病毒感染风险中感到忧心忡忡而导致他们面对十分大的精神压力。”  她指出,目前诗巫的中华区,武吉立麻,沙廉圣淘沙,比拉卓,南兰律上段等几乎每一个区域,冠病都非常严重,她说即然诗巫各区都非常险峻,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务必顾及大局而禁止学校在3月份就贸贸然开学。  “ 开学后一旦爆发学府感染群,后果将不堪设想,我希望当局别忽视民众的安危而执意为了开学而开学!”  冠状病毒通过人传人快速散播,并有病毒变种的情况,在疫情的危害还未能确定的情况下,政府务必对防疫提高万分的警惕,并聆听各界的心声以及建议,这将会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目前距离联邦教育部公布的开学日期仅剩几天,砂政盟除了口口声声强调砂拉越有教育自主权之外,至今还无法对砂境内中小学生是否跟随联邦步伐同步复课事宜做出明确定夺。”  对此,刘强燕促请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尽快决定将州内新学年的开课日期延后,不要让州内学生、家长、教师对此感到担忧,当局应予砂拉越人民的安全性来作第一考量而阻止在这期间开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