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万独中拨款,诗巫5独中共可得近百万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说,希盟政府放发1千200万令吉的拨款予全国独中,是将华文教育体系摆入公共教育议程中的一项实际行动,突破了华文教育60年来在国阵政府门外徘徊的困境。 她说,希盟政府对独中的拨款,一间也没有少,也包括了诗巫的5间独中,其中公教中学丶公民中学丶光民中学和建兴中学各获得19万3000令吉,而黄乃裳中学则得到19万5000令吉款项。 “这证明了新政府是重视独中并给予母语教育新的定位,也肯定独中一路来在栽培人才与国家建设上所做出的贡献,这与以往60年来掌权者光说不练的做法迥然不同,这也是人民力量的胜利。” 另外,拨款予独中的数额虽然不多,但是由于这是来自联邦政府的拨款,象征的历史意义却是无价的。因为前朝挥霍无度、盗贼治国导致国库空虚,而马来西亚的财务在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联邦政府依然一心一意将拨款纳入2019年财政预算案,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在今年一月就发放全部拨款,足以见证联邦政府重视母语教育的诚意。 发放拨款当天砂拉越各校代表千里迢迢到达新纪元大学学院接收模拟支票,可是实际上分发模拟支票当天独中的拨款其实已经电子转账进入各校户口。而各校代表们出席这一活动的历史意义才是最重要的,共同见证史上第一次联邦政府给予华文独立中学的拨款。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主席陈大锦也在致辞中笑称各校可以马上检查户口,只要没有技术问题款项皆已发放。 虽然母语教育在马来西亚依然面对种种的阻挠,但是我们坚信新政府可以在任内带来更多的好消息,让母语教育成为国家重要的一环。

哈迪已走火入魔 破坏民主与社会架构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形容伊斯兰党主席哈迪的言论已经“走火入魔”,不仅冲击马来西亚多元民族丶宗教与文化的社会价值观,也对伊斯兰教带来负面的影响。 她说,哈迪所谓“给异教徒领导会下地狱,穆斯林领袖再残暴也要支持”是“邪魔歪道”,全面否认了世俗法则和优良传统,具有破坏马来西亚民主与社会架构的意图,应该受到遏阻。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马来西亚的民主与政治体制是建立在多元社会的框架之下,并透过宪法保护全民的权益。这个由人民用血汗建立起来的立国根基,绝不容许拥有自私政治目的政客所破坏。 她提醒希盟政府与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以哈迪的极端言论为鉴,并在宪法的权限下,致力维护全民的利益。同时采取适当的行动,阻止哈迪继续“胡言乱语”,肆无忌惮的破坏国民团结与国家稳定。 刘强燕说,砂拉越尊崇世俗法则的做法是值得各方学习与仿效的,今天,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可以共同且自由的庆祝各别的宗教节日,甚至参加不同民族的喜庆活动,而不受本身宗教信仰的约束。 惟一些本土思维极端的人士仍然试图将伊斯兰党与巫统的模式带进砂拉越,而国阵在砂拉越统治的近半个世纪期间,为极端元素的入侵开了方便之门。西马极端宗教老师被派遣至砂执教,即是其中一个最不受欢迎的例子。 同时,在砂政盟政府(前砂国阵)的认同下,砂拉越的一些政策与部门宗教化的现象,也日见明显,而因并不符砂拉越的民情,经为广大的砂拉越人民带来困扰。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政盟政府既然口口声声说砂拉越要回归马来西亚建国契约的权利,应以身作则,即刻采取实际的行动维护砂全体人民的利益,剔除来自巫统与伊斯兰极端份子的宗教化“毒素”,不要成为“言论巨人”,却是“行动侏儒”。 “我们希望砂政党政府在一切政策与行动上,以马来西亚建国契约为基础,去除宗教化,而行动党必定会给予大力的支持。因为砂拉越自主权,包括维护宗教信仰自由,首先就是由我们在《2014年民都鲁宣言-迈向平等伙伴》宣言中提出的,并列入我党的政纲中。”

砂政府应真心为民付出 请向希盟政府看齐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抛弃“发展威胁论”的老旧政治包袱,与希盟政府真诚合作,共同为砂拉越子民营造一个民主丶公平合理与高度发展的氛围。 今天出席双溪沙廉加耶阿纳巴丁当长屋(Kayak ak Badindang)的圣诞新年庆祝会时,她说,支持国阵(或GPS)才有拨款与发展”的论述应该成为历史,人民要的是一个更有动力与真正关心他们生活素质的政府。 “我告诉加耶长屋的人民,希盟政府会尽最大的努力来帮忙他们,摆脱长期以来面对的生活困境。而在选举时,他们可以自由的进行选择,我们不会对他们做出有违民主的不合理要求。” 也是砂拉越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说,因着砂政党联盟政府在希盟政府执政後频搞对抗,例如指示社区领袖不可出席希盟的活动,此种做法蕴藏分裂人民的危机,且对地方发展不会带来好处。 她表示,长屋居民投诉,因着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的“禁令”,使他们在一些民生事务上难以适从,惟恐 “顺得哥情失嫂意”,最终导致这些民生事务受到拖延。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政党联盟政府既然强调以民意挂帅,理应言行一致,凡事以人民的利益为基础,而非将发展当作是本身的政治筹码。同时,人民也不应该成为他们捞取政治资本的政治工具。 “虽然加耶长屋的居民在以往的选举中,并未给予希盟足够的支持,但是我告诉他们,在以民为主的理念下,希盟仍然会像其它地区一样,透过各种形式帮助他们脱离生活上的困境。”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政党联盟政府应该在这方面向希盟政府看齐,不要老是将发展与选票捆绑在一起。 “砂国阵及现今的砂政盟政府诉诸发展威胁论长达近半个世纪,已经太够了。而希盟在509的胜选,也证明了此种有违民主的政治伎俩并不受人民欢迎,他们是时候放弃各种不民主的政治手段,真心的为人民付出了。” 她也相信,倘若砂政盟政府能够与希盟政府真诚的合作,不再背後搞小动作,砂拉越人民必定会成为最大的赢家,并迅速的摆脱落後丶贫困的窘境。

希盟执政短时间内 10%破旧学校已修复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国会议员指出,教育部在短短4个月半内就发放了5千万特别拨款予772间华小的务实行动,凸显了希盟政府对华小教育的支持与认真态度。 她说,这也纠正了国阵以往刻意边缘化华小教育的政策,在前朝时期,除了华小教育拨款被一再拖延,还出现“拨款用作赈灾”的说法(实际内情无从知晓),反映华小教育陷入了人为的困境。 她强调,教育部从设计线上申请网站丶公开线上申请丶特许估价师审核丶整理批阅拨款数目等,仅用了4个月半的时间发放这笔5千万特别拨款,充份展现出希盟公开丶透明丶有效率的行事文化。 她相信民众对前朝政府副部长导演的“官员忙著开支票”的事件,仍然印象犹深,这与希盟政府“拨款到人才到,而不再是人到钱没到”的做法有着天渊之别。 “让人遗憾的是,当希盟政府致力通过各种行动,协助砂拉越学校包括华小教育的发展,例如修茸旧损校舍,砂拉越政党联盟中的政客却无视国家教育大业的前途,频频发难,企图扯後腿,把教育当作政治工具,来增加自己的筹码。” “最明显的例子是,希望联盟在执政后,在短短时间内,逾10%的破旧学校已获修复,且大多数修复破旧学校的工程是在沙巴和砂拉越。同时,在第11大马计划下,政府将会拨出总额27亿令吉的拨款,作为提升砂拉越学校的设施,直至2020年。可笑的是,砂政盟的政客仍然不同调,指希盟拨款不足,而故意忽视了这个沉重的教育包袱,是国阵长期所累积下来的结果,非朝夕所能解决。” 刘强燕国会议员强调,华小教育是华族文化的根,也是马来西亚教育中培养建国人才的一个重要环节,绝不容许拥有私人议程的政客,透过歪曲的行动肆意破坏。 “我非常赞同副教育部长张念群的观点,这些拨款不是属于部长或副部长的,教育部只是进行分配的工作,然后取之社会,用之社会。这也是第一次电子转账,全国同步获得拨款,学校不再需要铺张等待部长丶副部长莅临。” 刘强燕说,民主行动党也绝不会将人民的纳税钱,当作是“自己的钱”来捞取利益和和政治资本,更不会进行“支持火箭才有发展”此种有违民主,挟持民意的行动。 她指称,人民长期生活在“支持国阵才有发展”的伪民主“白色恐惧”已经太够了,为了下一代的将来,我们必须摒弃任何形式的发展威胁论,并真诚的对待人民的需求。 “教育部声称2019年要做得更好,我们会进行严密的监督,确保所施行的政策和措施更贴近民意。我希望广大的人民继续作为我们强大的後盾,共同付出努力,为华小教育创造一个更有利发展的氛围!”

砂沙两地是宣教沃土?马智礼不尊重沙砂民情!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国会议员批评教育部长马智礼不尊重砂拉越和沙巴的风土民情,也缺乏对两地的宗教敏感性。 马智礼日前在国会要求在砂丶沙学校执教的吉兰丹丶登加楼及吉打伊斯兰教教师,继续留在东马,以让沙巴和砂拉越成为宣教的沃土。他的不当言论已遭受砂拉越人民的激烈反弹,包括砂拉越联合教会等(ACS)。 刘强燕说,马智礼应该先针对砂丶沙两地的文化与宗教做好功课,尤其多了解半岛伊斯兰教老师在这里多次引发的不满声浪。 “2015年11月,一名吉兰丹宗教师被派往砂拉越泗里街一所伊班学生为主的学校,引起当地学生家长的普遍担忧,孩子或被强制改信伊斯兰教,这事件至今印象犹深。此外,较早前,美里罗东中学一名13岁伊班族学生向警方报案,指称在同年3月份,有一名教师在未经其父母同意下,强迫她改信伊斯兰教,而这些个案仅是冰山一角。” 她说,伊斯兰教作为马来西亚的国教是毫无争议的事实,然而,半岛宗教老师不受欢迎的行事作风却屡见不鲜,现今马智礼更是火上添油,将砂丶沙形容为是宣教的沃土,这无疑挑动了这两地的宗教敏感神经。 “我要求教育部长马智礼停止派遣西马半岛宗教老师前来砂拉越执教,并将引发争论的宗教老师送回去,同时培养砂拉越的本土宗教老师来替代。因为砂拉越其实不需要不理解民情的宗教老师来宣教,破坏了这里的宗教和谐。” 在宗教自由和谐的前提下,刘强燕国会议员也呼吁砂拉越政党联盟与砂拉越希盟采取统一的步伐,要求教育部清除所有阻碍砂宗教自由发展的因素,尤其是宗教老师这一个环节,以维护砂拉越多元化的坚实基础。 “我认为,马智礼应该优先关注砂拉越校舍老旧毁损与乡区教育发展的课题,因着国阵长期来的忽视,砂拉越在教育设施上已趋於落後,我们需要联邦政府更多支援,来突破现有的窘境并迎头赶上。”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对砂福利丶社会和谐丶妇女丶家庭与儿童发展部长陈赛明支持西马半岛宗教老师暂时不要离开砂沙的言论表示不赞同。因为在维护砂拉越广大人民权益的前提下,砂政盟应抱持宁缺勿滥的做法,避免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砂政盟(前砂国阵)与联邦国阵紧密合作长达48年,在今天,砂拉越仍然缺乏本土的宗教老师是让人难以接受的,这显然与砂政盟口口声声将砂拉越权益挂在口中的情况完全不符。”

言论自由并非随意污蔑 刘强燕:遗憾开明政策被滥用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说,希盟政府放宽言论自由的尺度,是要启迪民智,加速民主发展的进程,并提供一个更宽广的管道,让政府与人民以及人民之间加强互动和交流,为社会营造更合理丶公平的制度。 她感到遗憾,政府的开明政策受到有心人士丶不顾社会公义的政党及缺乏社会道德人士的滥用,且有关情况日趋严重与猖狂,越来越多人士表达了这方面的忧虑。 也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以浮罗岸州议员黄庆伟律师遭人在面子书污蔑的事件为例,认为这种躲在背後指控伤人的行动,不仅对当事人及其家庭造成严重的伤害,且已成了一种不良的示范。 “我相信很多人都已经发现,509前後,社交媒体在言论上有著极大的差别。在509後,针对希盟的污蔑丶造谣丶诽谤,甚至无所不用其极的言论攻击层出不穷,政府与希盟代议士本著塑造一个更公平合理社会的前提下,没有采取法律行动追究。” 她说,这种情况在国阵执政时期是不可能存在的,在纳吉的政权下,人们只要稍微发表对政府不利的言论,都可能遭受打压与逮捕。而网络媒体与平面媒体也战战竞竞,深恐不小心会踩到“地雷”。 “我曾和媒体人进行交流,他们承认现在的新闻自由尺度很宽,惟对社交媒体遭到滥用,成为攻击他人的工具感到担忧。他们认为,这种做法或对此项惠益人民的政策造成破坏,迫使政府采取保守的态度,以保护广大人民的利益。” 刘强燕表示本身也有类似难忘的经历,在几年前,有人在面子书对她进行不实的污蔑,企图透过破坏她的名誉,进行人格谋杀。她报了警之後,这些人到今天没有了任何消息,惟那些帐号和专页仍然存在。 “我也知晓有政党丶专属单位和个人在背後操控这类的言论,试图破坏政治人物和敌对政党的名誉来达致私人的政治目的。我也发现他们发表不实言论的行动已经越来越频密,这种为了政权而不择手段,甚至无视於社会公义的做法,不是我们所要的政治文化。” 他们除了利用假帐号,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畏首畏尾,只会暗箭伤人,不敢承担法义辨正的责任,这类人是爱好民主与言论自由人士的公敌,人民应该予以谴责。 “我们支持透过言论自由来塑造一个更健康的社会,但并不是一派胡言,随意利用言论自由的幌子来污蔑诽谤他人,这种行动是不能容忍的。我支持黄庆伟在法律框架内采取行动对付有关人士,以塑造一个更负责任的言论自由社会!”

政府配合亚航新增航线! 刘强燕:符合砂沙人民利益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亚航开始发售诗巫往返亚庇及民都鲁往返亚庇新航线机票,即获得广大砂拉越人民的好评,证明了希盟政府这项以民为本的政策,是符合砂沙人民的利益和意愿的! 新航线已确定于2019年1月1日投入服务,根据亚航较早时建议,每周将有14趟班机,并将视实际需求量,于2年后增加至每周21趟航班。 刘强燕查询了亚航的网页,发现由诗巫飞往亚庇的最低机票价格只有12.32令吉,而飞翼航空由现在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的机票价格,最低为219令吉,最昂贵的机位则超过800令吉。 根据内陆航空服务合约,政府一旦开放让其它航空公司加入商业竞争,飞翼航空即终止这些航线的飞行服务,政府尚须额外给予赔偿500万令吉。换言之,飞翼由明年起将不再提供诗巫往返亚庇的航空服务。 事实上,在沙丶砂内陆航空服务合约下,开放这2条航线,政府也必须额外增加1千至1千500万令吉的津贴予飞翼航空,即从原本预算的2亿4千万令吉,进一步增加至2亿5千至2亿5千500万令吉。 也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行动党的人民代议士多年来皆以庞大民意为基础,持续的向国阵政府争取亚航飞诗巫--亚庇的航线,以摆脱飞翼机票昂贵的问题。民间团体包括诗巫中华总商会等也曾透过提呈意向书反映民意,惟皆未获得理会。 她感谢希盟政府与交通部长陆兆福听到了人民的心声,经过多方的磋商后,达成并落实了亚航飞诗巫--亚庇及民都鲁--亚庇航线的协议,减轻了诗巫与民都鲁人民在航空服务上的负担。 刘强燕形容这是希盟政府与国阵政府对待人民的最大差别,希盟政府上台短短的半年时间,就听到了人民的心声,并且根据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革航空交通政策,这也包括了较早时公布的佳节固定票价深夜航班。

又是好消息!农历新年期间增夜间航班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对联邦交通部长陆兆福再捎来好消息,宣布亚航在农历新年期间,提供新山飞往诗巫单程机票仅149令吉的廉价夜班机感到欣慰。 她感谢陆兆福部长听到了砂拉越子民的心声,以民意优先,做出最大的努力,促成了亚航的这项行动,让在新山与新加坡的游子与学子们能够安心的回家过年,与家人重聚天伦。 交通部长陆兆福是今天在国会中宣布这项好消息,惟航班的更多细节尚有待公布,刘强燕表示,游子与学子们可自行浏览亚航网页搜寻,以订购廉价机票。 在较早时,陆兆福部长已经宣布,亚航在明年2月农历新年前後各7天内,每天提供一班单程机票为149令吉的夜航机,使更多在外的中下阶层游子能够回家过年。 根据了解,自从推出吉隆坡飞诗巫廉价夜班机後,很大一部份的机票已经被订购,她希望要在春节期间回家过年的游子,尽快预购机票。 刘强燕从2013年中选为南兰区国会议员开始,每次开国会都将佳节机票昂贵的课题带入国会,然而,前朝的国阵政府始终未重视这个所谓定存州游子与学子们,在农历新年期间所面对的经济窘境。 “这就是希盟政府与国阵的最大分别,我们重视人民的需要与感受,因此,优先处理纠结了诗巫与砂拉越子民长达十几年之久的佳节机票昂贵问题,并且在短短的半年内就有了令人欣慰的进展。” 也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说,尽管希盟政府在佳节廉价机票的行动上有所建树,当局在航空交通的安排上尚存有进步的空间,一些必要的航线及航空公司所提供的服务,也需要作出调整,使更符合民众的需求,让更多中下阶段人民受惠。 “例如马航在昨天也公布了增加佳节时期的飞机班次,但是经过我搜寻後发现,2月1日由吉隆坡返回诗巫的单程机票,售价仍然超过600令吉。我希望更多的航空公司能够看到人民的需要,与希盟政府紧密配合,提供廉价机票予游子及学子们。”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保证会一如既往的关注与跟进人民所面对的航空问题,催促政府制订更符合民意的航空政策,以建立一个健全的航空交通系统。

房屋部统一使用国语路牌 刘强燕:本末倒置,应先搞好房屋!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谴责联邦房屋与地方政府部,欲在明年起将联邦国语道路标志的方针延伸至砂拉越与沙巴,无视这两地语言自由使用的特殊情况。 自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以来,国语、英语及华语就被普遍应用在道路标志,尤其路牌上,此种做法符合砂拉越多元民族和谐丶团结及自由使用语言的民情。 联邦房屋与地方部长祖莱达日前在国会走廊告诉媒体,该部门计划推出道路标志使用国语的准则,作为提升与加强国语的一项努力。她也声言会将这项准则延伸至东马。 刘强燕国会议员认为,这样的做法是不切实际的,无法有效加强国语的使用,且会引起人民不必要的疑虑,尤其是砂沙两州,从参组马来西亚以来,就根据人民的需要自由的使用本身的语言。祖莱达部长应该立刻收回成命,并采取更符合宪法精神的做法行事。 她说,砂拉越路牌国语丶英语与华语三语并用的做法,符合民情,已蔚成犀鸟之乡独特的文化,同时得到各族群的普遍认同,展现出多元文化之美,不需要祖莱达来“多管闲事”,制造事端。 也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我们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及使用,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加入其它语言如中文丶英文丶伊班文与印度文等的用使,是宪法所赋予的权力,并不会对国语的地位造成任何威胁,反而会形成文化的包容性,有助於提升国家的形象。 她说,祖莱达应该从宏观的角度,审视国语提升与强化所面对的情况,寻找出真正的原因,并“对症下药”,而不是抱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态度,冒然将本身的意愿加诸在砂沙两地上。砂沙也不欢迎丶拒绝此种对砂拉越民族和谐毫无建树的准则。 刘强燕对祖莱达“放大”路牌语言的问题感到不可思议,因为这在地方政府部门中并非一项重要的事务。希盟政府上台,“百废待兴”,该部门应该更专注於地方与房屋的建设,特别是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她指称,与西马比较,砂拉越的基本设施与房屋发展,因着前朝政府的忽视,远远落在後头。祖莱达作为希盟政府的一个重要阁员,应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砂拉越的发展上,拨出更多的款项提升砂拉越的设施,而不是多花精神来多管路牌这件“闲事”。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作为一个经济落後的州属,砂拉越需要联邦政府兴建更多可负担的房屋,以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既然祖莱达曾表示只要砂拉越愿意提供土地,联邦政将给予配合,兴建更多可负担房屋,那麽她就应该致力通过有效的管道,促成这件“美事”,让更多砂拉越的中下阶层人民受惠。

希盟政府一锤定音 民丹莪师训学院不关闭!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强调,希盟政府对民丹莪师训学院的前途“一锤定音”,排除以往关闭的疑虑,继续负起培养师资的责任,显见政府已经听到了人民的声音,并以民意作为教育发展的出发点。 她对副教长张念群表明教育部非常重视伊班语文和少数民族语文的传承,并在2019年将继续招收伊班语文师训生,为2024年储备教师感到欣慰。这项对砂拉越土著语言发展的实际行动,已让分离主义份子与砂政党联盟对希盟政府莫须有的指控不攻自破。 张念群副部长在日前曾表示,拉让师训学院将继续推行伊班语文教师训练课程。教育部非常重视教育寄予学生的效应,并保存师训学院培训教师的使命。国内其它另8间师训学院也不会关闭,而是转型应付国家当前的教育需要。 刘强燕说,源自於砂拉越分离主义份子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他们的背後有着所谓本土政党的影子,目的是要破坏希盟政府的政策与施政成效,以达致来届砂州选举的政治目的。 “希盟非常关注砂拉越教育发展的状况,教育部长与副教育部长曾先後抵达砂拉越了解情况,即是最实际的证明。因此,保留民丹莪拉让师训学院,继续为砂拉越栽培师资人才,是一项策略性的做法,冀望藉此提升乡区教育的发展。” 她希望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在人民利益的前提下,配合希盟政府在教育上所做出的措施,通过教育的力量,扭转乡区教育长期以来受忽视的局面,以加强砂拉越乡区的发展。 “教育是国家与社会建设的基础,我呼吁砂拉越全体子民齐心一致,放下政治上的成见,共同合作,以为砂拉越教育的发展带来最大的成效,使万千的子民受惠。”

Follow us

0FansLike
66,233FollowersFollow
13,083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