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学生无须返校家长松口气 刘强燕促古晋美里跟进安民心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认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于昨日宣布在诗巫包括诗巫、加拿逸和实兰沟3个县区从本周六即16日至29日开始实施行动管制令(MCO)为期2个星期。 她表示,随着诗巫的疫情日趋恶化,截至昨日诗巫的单日确诊病例就高达150宗,虽然这项措施似乎来得有点迟,但是在目前来说这也是唯一亡羊补牢的办法。 根据昨晚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公布的诗巫行动管制令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从本周六开始,诗巫、加拿逸和实兰地区的学校学生,当中包括大学、学院、学校、幼儿园和托儿所不需要在本月20日开学当天返校上课。 “随着这项行动管制令的标准作业程序公布,我相信所有这些地区的学生家长可以松了一口气,之前担忧孩子会受到病毒感染的忧虑暂时可以一扫而空。由此也可以看出,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是有办法采取一些行动来解决州内疫情红区学校开学日的事宜,问题是在于他们有没有诚意要采取一些行动而已!” 刘强燕说,这项标准作业程序(SOP),即学生不须要返回学校的措施目前只在诗巫落实,但其他属于疫情红区的美里与古晋地区的学生家长还是得继续担心他们孩子开学后的安全。 她说,据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昨日的文告,仅是截至昨天巴塞感祥染群共有462确诊病例,就包括了古晋(1宗)、民都鲁(2宗)、达拉(3宗)以及实文然(2宗),显示了诗巫巴塞感染群已经扩散至砂多个地区。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说,为了避免学生因为上课而面对感染风险的安全起见,她促请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慎重考虑是否返校上课的问题(包括应考生),并要求联邦教育部让这些有巴塞祥感染群的病毒感染链风险地区的学生们也可以延迟返回校园上课。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最低限度也必须说服联邦教育部给予学生家长们“选择权”,至少让父母们可以自行决定这段期间是否要把孩子送往学校上课。” 如今砂拉越新冠疫情情况不乐观,甚至还有日趋严重的迹象,对此刘强燕吁请砂灾难委员会别拿学生的性命安全开玩笑,教育虽然重要,但性命更重要!她强调,为了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学生在家上网课是保障国家未来栋梁的最好办法。

刘强燕:砂疫情恶化 家长们反对下周开学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她对州内的疫情局势变化感到担忧,原本已经有一段相当长时间被归类为冠病疫情绿区的诗巫以及美里,竟然可以在短短数天内情况急转直下,转变成为了冠病疫情重灾区,由此可见疫情扩散的情况是相当紧急。 截至昨日(12日)中午12时,我国新增3309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也是第二次突破3000宗确诊病例,再次写下国内单日新增病例最高记录。 砂拉越方面,新冠病例连续2天破百,昨天(12日)共146宗确诊病例,当中诗巫最多病例共占了92宗,其中就有83宗病例是源自巴塞祥感染群,8宗其他筛检,及1宗源自高风险区回来病例。 “依据这两天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所公布的诗巫确诊者曾到访的地点来看,确诊者在这段期间在诗巫市区的活动范围非常的大,相信接触的人已经是相当的多,接下来的情况真的令人十分的担心。” 她说,前晚(一月11日) 首相慕尤丁宣布分州落实行管令、条件行管令与复苏行管令的措施为期2周以阻断国内日趋恶化的新冠肺炎感染链,而随后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也公开发表声明宣布仍会在1月20日如期开学,惟落实行动管制令的5州3个直辖区的学校,只有2020年和2021年将面对主要公共考试的学生需要到校上课,其它实行有条件行管令(CMCO)和复苏行管令(RMCO)地区的学校的学子们必须如期返回校园开课。 刘强燕表示,目前距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许多家长也因着州内疫情局势日益恶化而反对在本月20日开学。她说,她本身连日以来就接到许多家长的来电表达他们对于即将开学的顾虑及担忧。甚至不少家长表示即使开学也暂时不会送子女去学校上课,因为这个疫情肆虐的时刻,谁都无法保证学生的健康安全。 她认为,学生家长们担忧孩子们的健康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至今为止,新冠肺炎仍然是一项可导致生命危险的病毒,且尚未有确实的药物可以医治。 “我已经致函给予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两位教育部副部长以及教育部门,反映砂拉越目前的疫情局势演变以及学生家长们的忧虑,并再次促请教育部能做出让砂拉越州内的学生们先通过居家教学(PdPR)模式上课,待疫情缓和后才返校上课的措施。” 她同时也吁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以及拉越教育局以州内莘莘学子们的健康安危为出发点向联邦教育部做出诉求,以便可以延长砂拉越的中小学开课日期。

政府无视诗巫航班短缺问题 刘强燕:勿让人民独自面对!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既然教育部已经在声明中公布所有教职员必须在本月20日之前返回各自的工作地点以让学校可以顺利运作,因此砂拉越灾难委员会有义务与责任协助受影响教师使他们顺利的返回工作岗位。这些教师如果无法如期返回学校,他们可能遭受教育部的纪律行动,甚至丢失饭碗。 她指出,目前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只允许诗巫/吉隆坡每周2趟及取消诗巫/新山航班和诗巫/亚庇航班的决定,已对那些在砂拉越以外执教的教师以及师范学校的学生造成严重的冲击。随着航班的取消,而学校开学日也近在眉睫,这时候他们根本无法返回工作岗位已导致他们陷入极度焦虑与不安当中。 据她所知,为了配合学校的开课,许多教师原本已经购买了本月的机票以飞回新山复工,然而,基于近日的多个病例皆是由新山输入,同时柔佛州的疫情也极为严重,这致使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取消了每周一趟的诗巫/新山航班。 “我查询航班后发觉目前情况变得更糟糕,目前最快也要到本月23日才有班机飞往吉隆坡,而这个日期之前的班机已经全部被取消,由此可见教师们根本就来不及在开学前回到工作岗位,许多欲飞往西马的学生尤其是国内的师范学院的学生也面对同样的窘境,他们必须按照既定的本月17日就要抵达学院上课。” 她指出,由于新冠肺炎有着太多不确定因素,她已经多次吁请砂灾难委员会慎重看待这问题,她感到遗憾的是,从疫情开始至今这些问题虽一直都存在着 ,但是砂政盟政府却无视教师和学子所面对的问题也没有提供任何协助。 刘强燕国会议员补充说,因为随著往返诗巫航班的大肆减少,如今不仅机票难寻,同时价钱也十分高昂,所以她也呼吁政府减轻学生们的负担,协助他们度过难关。 “我已经致函给予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两位教育部副部长以及教育部门,反映砂拉越目前的疫情局势演变以及教师,学生,家长们的忧虑,并再次促请教育部能做出让砂拉越州内的教师和学生们先通过居家教学(PdPR)模式上课,待疫情缓和后才返校上课的措施。” “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至少要尝试与联邦教育部协商,以便教育部可以特别通融给砂拉越州内受影响的教师及学子们,允准他们延迟回到校园,如果无法做到,州政府就有义务安排班机让他们及时回去西马或沙巴。” 有鉴于此,刘强燕再次敦促砂政盟政府尽快与大马联邦交通部协商以便在近期内协助受影响的教师以及学子尤其是师范生们,以让他们能如期顺利的返回他们各自的岗位上。联邦及州政府特别是交通部长,应该针对航班短缺问题,即刻推出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持续装聋作哑或推卸责任,让人民独自面对问题 !   

女子隔离期间奔丧爆疫情! 刘强燕促砂灾难管委会交代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鉴于昨日砂拉越境内的新冠肺炎疫情告急,单日增加153宗确诊病例,当中3大疫情红区即美里就占了94宗,诗巫25宗和古晋13宗。因此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宣布这3个地区将于本月13日至26日执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其余地区皆执行复原行动管制令。刘强燕国会议员表示她不反对政府落实这些措施以阻断了病毒的大面积扩散,毕竟生命是无价的。 但她指出,诗巫之所以会一夜之间疫情大爆发是因为一位32岁的伊班女子于2020年12月29日由柔佛新山回来诗巫后被指示在距离德古巴塞祥路约15公里的兰宜长屋居家隔离,期间12月29日至31日曾参加父亲葬礼,她于1月5日在南兰综合诊所进行第二次检测后才被证实确诊。 “为何该名女子在隔离期间可以出席葬礼,是当事人擅自违反隔离令抑是她得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给予豁免让他得以在隔离期间可参与这项群聚仪式?” “倘若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赋予她豁免,那么它的标准作业程序又是什么?” 刘强燕国会议员促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针对此事向广大的民众做明确的交代。 “我国首相署部长(经济事务部)慕斯达法,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丽娜哈伦以及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近日相继都确诊冠病,因此无论是高官显要或是平民百姓都应遵守14天隔离期的标准作业程序,因为病毒是不分肤色、地位及阶级的 !” “我赞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接下来落实的强制所有入境着在隔离中心隔离14天的做法,我也希望这项措施不会再有任何的“U转”以免再度打开缺口让病毒扩散。” 刘强燕强调,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应该再赋予任何部长高官隔离豁免权,凡是入境砂拉越,无论是何身份地位皆必须被强制在隔离中心隔离14天。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也在文告中促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汲取这次的昂贵教训而亡羊补牢,往后他们务必严厉执行所有的标准作业程序并且时刻探讨该标准作业程序是否有出现纰漏之处以便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防范及改善。 她也表示,随着诗巫因疫情严重而落实有条件行管令(CMCO),她的服务中心也将调整运作时间,即日起每逢星期一至五,从上午8时至中午12时直到另行通知为止。 “这主要是保障我的助理们和民众的安全,减少彼此直接接触,以降低被病毒感染的风险,虽然缩短运作时间,但是我的国会议员服务并没有中断,只是暂时减少让民众进入服务中心内以及减少提供面对面服务,除非有十分重要课题迫不得已必须当面处理。” 她说,由于目前诗巫频有确诊病例,也有感染群的出现,因此大家必要提高警惕以及加强防疫措施,若非必要民众要就尽量少出门,如果在外就必须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勤洗手。 “我们的服务如常,如果民众有问题或需要协助,可致电或Whatsapp我们服务中心的服务热线:010-390-8211,010-399-8211, 016-800-5838,016-665-6876,016-520-2267, 011-2439-3831, 017-898-4648 , 019-589-7139, 084-336671。”

砂中区人民需航空交通 刘强燕促政府适当安排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说,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以诗巫隔离中心不足够,减少诗巫的航班,并安排外地返回的游子居家隔离的理由是很牵强的。 广大的诗巫人民难以理解,为什麽这个市镇的隔离酒店至今只剩下一间而已,反观古晋、美里及民都鲁,却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虽然说这项防疫举措是无可厚非的,但是飞往诗巫的航班被大肆减少甚至取消是十分不合逻辑的,因为中区的乘客除了诗巫之外,也还包括来自民丹莪、泗里街、加拿逸、加帛、如楼、丹章玛尼等地区,因此飞回诗巫的航班需求量是十分殷切的。这同时已经凸显了诗巫目前隔离中心的严重不足导致根本容纳不下更多返回中区地带的民众。” 无可否认的,一些人士认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将诗巫对外航班减至每週两班的做法,他们的心态是可以理解的。然而,2020年因新冠肺炎肆虐缘故,从而导致太多人失业,也有太多的公司面对倒闭的厄运,许多出外工作的砂拉越人更是首当其冲。 “我们应该採取更理性的态度来看待航班的问题,不要认为自己不会用到航空服务,就认同取消诗巫对外航班的做法。因为在事业上面对问题的游子,返回家乡渡过难关被认为是较理想的选择。诗巫隔离中心缺乏的问题,也困扰著泗里街、民丹莪、加拿逸、加帛及中区其它地区的回乡游子。” 因此,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应该想方设法,从人民利益的大前提著手,解决诗巫隔离中心不足的问题,而非採取“头痛医头,脚痛医头”的片面做法。 刘强燕也吁请砂政府必须顾虑到在外地工作的砂拉越游子,协助他们度过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冲击而不是将他们视作弃婴。 此外,她也呼吁航空公司遵从砂灾难委员会所批准的航班时间表以避免再次出现航班被迫取消的事件,因为航班取消最终蒙受亏损肯定还是搭客们,尽管说机票费用可退款但是搭客们还是难逃延误期间的饮食和住宿费用的额外负担。 “ 民众们在购买飞机票之前可以先游览砂灾难委员会的网站对照所批准的进出砂拉越飞机航班表,以避免面对航班被取消问题。”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希望砂州政府能够重视广大砂拉越中区人民对航空交通的殷切需要,对飞回诗巫的航班数次做出适当的安排,让一切能回到正常的轨道。

刘强燕:航班临时取消 砂师生无法返校感不安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只允许诗巫/吉隆坡每週两趟及取消诗巫/新山航班的决定,已对那些在砂拉越以外执教的老师及师范学校的学生造成严重的冲击,使他们陷入不安的窘境当中。 她说,配合学校的开课,许多老师原本已购买了本月16日的机票,欲飞往新山复工,然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日前取消了这个每週一趟的诗巫/新山航班。 刘强燕国会议员了解,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取消了诗巫/新山的航班,是基于近日的多个病例皆是由新山输入,同时柔佛州的疫情也极为严苛。然而,随著航班的取消,那些要返回工作岗位的老师要怎麽回去呢? “倘若教育部做出开课的决定,这些老师又无法返回学校,他们可能遭受严重的处罚,甚至丢失饭碗。因此,一旦教育部做出不再实行线上教学的决定,砂拉越灾难委员会有义务与责任为这些老师安适当的交通,使他们顺利的返回工作岗位。” 她表示,由于新冠肺炎有著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有些返回诗巫的老师目前仍然在隔离当中,隔离结束后又要返回学校复工。 刘强燕表示近日接获许许多多师范学校的学生与父母要求协助解决交通和学校开课所面对的问题,他们原本须于本月17日返回学校上课。然而,因著西马的疫情日益严重,学生家长对孩子们所可能面对的情况深感担忧,尤其是卫生总监诺希山警告,确诊病例3月中旬或冲上8千例。 “家长担心,一旦孩子前往师范学院上课,而学校又改用线上教学的话,学生或面对没有地方住宿的问题,而这笔开销是他们难以负担的。倘若没回校报到,又要面对中止学籍的后果。 她指出,因著西马的疫情严重,让师范学院的学生对他们的健康与安全感到不安,他们已经在 change.org网站发起了请愿,要求学校重新拟订学生回校的日期,至今经有3000人签名响应。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已致函予教育部包括教育部部长和两位教育部副部长,反映砂拉越学生所面对的窘境以及学生家长们的忧虑,并促请教育部做出让学生先通过线上上课的决定,待疫情缓和后才返校上课。 她认为,学生家长们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方面担心孩子们没有回校报到不被允许继续他们的学业,同时,也忧虑他们的健康,毕竟至今为止,新冠肺炎仍然是一项可导致生命危险的病毒,且尚未有葯物可以医治。 她说,如果师范学院按照既定的日期开课,而又未进行线上教学,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应该为学生们安排返回西马的交通。因为随著诗巫航班的减少,不仅机票难寻,同时价钱也不便宜,所以她呼吁政府减轻学生的负担,协助这些学生们度过难关。

政府必须考量学生健康安全 刘强燕促延迟师范学院开课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随着我国新冠肺炎疫情日趋恶化,因此近期她已经接获不少来自师范学院的学生本身甚至家长们的反映表示对师范学院学生们必须在本月17日重返校园上课一事感到忧心忡忡。 刘强燕表示,截至昨日我国国内冠病疫情再创新高,本土确诊感染病例飙升高达2593宗。这也是冠病疫情爆发以来单日最多的一次。 “这已经明显证明了当前政府所制定的防疫策略根本未能遏制新冠肺炎第三波疫情的失控。” 她同时表示,今天她已经把所收到的问题反映以及建议致函予大马教育部长莫哈末拉兹吉丁和两位教育部副部长。她希望尽快获得教育部的回复。 “大马教育部可以效仿大马高等教育部的做法,较早前,隶属高等教育部的大马半岛高等学府的大专生皆获准最早可在今年3月1日才重返校园。” 此外,这同时也可以保障学院教职员们的安全,毕竟一些学生是来自高风险地区,届时万一出现无症状感染者,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甚至导致整个校园被迫全面关闭。 刘强燕建议大马教育部让师范学院继续采用之前的居家在线学习模式,让学生们继续留守在家中,透过师范总院所推荐的谷歌课室(Google Classroom)、谷歌视频通信服务(Google Meet)等继续线上学习以继续他们的学业。 另外,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也说,根据早前宣布的2021年学校行事历,中一、中四至中六及所有的技职学校学生将在本月20日全面复课。至于中二与中三的学生也在同一天开课,不过,他们暂时可居家上网课,直至3月8日才需重返校园。 对此,她呼吁大马教育部何不考虑直截了当让疫情绿区内的学校可以继续如期开课,而疫情红区内所有的中小学开学日期则继续延迟直到疫情趋缓或受到控制为止更为妥当。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指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于日前开始对进入砂拉越的航班时间表进行监管,甚至不批准柔佛新山的航班进入诗巫,因此对于学校假期期间已经返乡的教师当欲返回新山执教时却面对着没有班机的窘境。 因此,她认为在目前这段疫情非常时期居家线上学习是最方便,恰当及安全的上课模式。 同时也是砂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她明白不是所有家庭都有固定宽带,无限数据可使用,透过线上学习,一些学生得额外购买数据,造成他们家庭的经济负担。她敦促国盟政府必须正视这个问题,并且提早落实原本只打算在今年3月份才会推出的为减少B40群体上网的财务负担所提供的RM180 网络关怀计划(Program Jaringan Prihatin)。 她呼吁国盟政府以针对性的方式透过该计划提高那些在这段时期有居家线上学习子女的家庭的电讯额度(credit)津贴,又或者政府与电讯公司合作以提供更多的免费数据优惠来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 刘强燕国会议员再次呼吁大马教育部延迟师范学院学生返校上课的日期直到疫情趋缓或受到控制为止。她说政府必须以教员们和学生们的健康安全为第一考量。

不陪张庆信玩无聊“政治泥沙”游戏 刘强燕专注为民服务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在防疫、抗疫的行动上,严格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的做法,相信更为人民所接受。相反的,若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张庆信视防疫的标准包括隔离如无物,利用手中的特权,为了自己的政治野心而“趴趴走”,肯定是不受欢迎的,尤其是诗巫已经不再是零感染的地区。 “谁都不能保证在完成检疫流程后不会成为确诊者,倘若张庆信身边的人未进行隔离又出现确诊,在14天的时间裡,凡他到过的地区与接触的民众都会受到影响。” 尤其是长屋与中央市场,更是人口密集的地区,一旦疫情爆发,所受到的冲击将至深且钜。Mador感染群近日对诗巫所造成的困扰,相信许多人民,尤其是在蝴蝶公园寻找生计的小贩与商家们,已经惶恐不安。 刘强燕表示,在长屋及中央市场等地谋生的,大部份属于中下阶层的人士,他们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如果真的因为某些不负责任份子的一意孤行,而受到牵连被迫隔离,甚至染疫,他们必然会陷入“手停口停”的窘境当中。 “以张庆信的财大气粗,隔离14天当然是小事一桩,但是对平民百姓而言却是关系养家糊口的大事。身为资深的5届民都鲁国会议员,难道连这麽基本的常识都不晓得?” 她认为,从张庆信骂卫生总监诺希山“怕死的风波”,他自己又到处趴趴走,怕不怕死只有他本身清楚。然而,他应该顾虑到他这样趴趴走,民众怕不怕? 在指责她疏于服务选民的事件上,刘强燕对张庆信的言论极为不肖,难道在他出席国会会议期间,其整个团队都停止操作了吗?同样的,当她出席国会及居家隔离时,P211南兰区服务团队仍然正常的运作,甚至因为疫情的缘故而加强了服务的力度。这轮不到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张庆信来下定论,该区选民自己会进行判断。 “民生事务是永远解决不完的,尤其是南兰区包括了都东与武吉阿瑟两个州选区,各种问题层出不穷。目前身在反对党,我的确在服务上感受到压力,但我与我的团队也尽力协助有需要帮忙的人民。” 她欢迎张庆信前来其选区服务,也欢迎他到都东、柏拉旺、巴湾阿山、武吉阿瑟的任何一个选区,甚至涵盖古晋、民都鲁、美里与整个砂拉越进行服务,相信民众必然会夹道欢迎,这对他完成其政治“伟业”更有成效。” 刘强燕说,没有人会拒绝张庆信对人民进行服务,他要服务,受惠的是人民,而不是她本身。 不论张庆信是为了他在都东区的政治野心,还是别有居心的强辞夺理或胡言乱语,刘强燕国会议员都不会再就这无意义的政治分歧进行辩解或反驳,因为这些无聊的“政治泥沙”游戏,只会浪费她为民服务的宝贵时间而已!  

张庆信不守防疫SOP恐误导人民 刘强燕:以民为本就应以身作则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为了在诗巫实现他的政治野心,正在寻找各种荒谬的理由强词夺理,强将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套在行动党的身上,企图误导诗巫广大的人民。 她说,这位资深的国会议员甚至把为民服务与隔离防疫对人民负责任的做法挂钩,以期转移自己与身边人士没有隔离的视线,将问题合理化。 刘强燕国会议员表示,越来越多的确诊病例,在首测,甚至第二次检测时皆是呈现阴性,却在隔离后被发现确诊。前日在吉隆坡发生的华裔孕妇首测呈阴性,在家自我隔离一週后确诊即是最实际的佐证。 同时,目前搞到诗巫与泗里街省人心惶惶的马拉端与诗巫县Mador感染群,其传染管道应让广大的人民警惕,并引以为鉴。 “我们都是凡人,不要假厉害的认为自己百毒不侵,只要走完检疫流程就不可能染疫。” 她强调,西马的疫情非常严重,确诊的人数高居不下,由西马返回砂拉越的有些人士,在隔离期间被检测出染疫,这证明了隔离在防疫、抗疫流程中的重要性。 “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与领袖即是以这个医学的发现为根据,採取对人民更负责任的态度,从西马回来后自行隔离14天,这难道也是错了?” 她说,沙巴副首长杰菲里没有隔离所引发的风波,相信广大的人民仍然印象犹深。这位根地咬国会议员在国会进行期间,于去年11月24日从沙巴入境西马后直接出席国会。按照规定,他必须隔离14天,然而因著要投票支持国盟财政预算案,在当天下午,联邦卫生部就突然做出了沙巴入境西马不须隔离14天的决定。 令人感到不幸的是,沙巴副首长杰菲里在昨日传出确诊,她直言若是在当时开国会的时候确诊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而在国会殿堂内坐在他隔壁的正是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张庆信也将会首当其冲;从这一点就可以证明就算拥有VVIP,就算有豁免权也不能避免会确诊的风险。 “这一点也让人民看到双重标准的后遗症,身为VVIP虽然有豁免权,但是依然面对着确诊的风险,这也是砂行动党宁愿放弃豁免权而选择自我隔离的原因。”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张庆信经常将“这个人都会中,难道他没有遵守SOP?”的话挂在嘴边,然而,他本身在防疫与SOP的事件上有以身作则吗?在防疫的行动上,我们须堵住任何可能传染的管道,因为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最终受影响的是普罗大众。 对此,刘强燕吁请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必须做到真正以民为本,以砂拉越人民的健康利益为优先,跟随砂政府所拟定的标准程序。如果他从西马回砂,就应该进行隔离,而不是为了自身的政治目的在诗巫或砂拉越任何一个地方到处“趴趴走”。

砂盟领袖返砂滥用豁免权不隔离 刘强燕抨张庆信趴趴走危及民众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批评砂盟领袖滥用隔离豁免权,尤其是对华特使张庆信,尽管频繁的往返西马与砂拉越之间,在未隔离的情况下,频密与人民接触,包括在诗巫“趴趴走”,无视可能导致新冠病毒扩散,危及民众健康的风险。 相比之下,她指出,尽管民主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也获得了隔离豁免权,但是基于公众的利益,对广大的人民负责,不加重卫生局与医务人员的负担,并确保在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下人人平等的原则,加强人民对防疫的认知,而纷纷自行居家隔离14天。 “西马的疫情不容乐观,甚至曾有几日破2千例的记录,一个频繁往返西马与砂拉越的人,到处 ke sana ke sini,到底有多大的风险,稍具政治智慧的人士都会了解。然而,民都鲁国会议员似乎没有这方面基本的觉悟,是他的政治利益高于人民的健康抑或其本人及身边的人士都对病毒有免疫力,甚至刀枪不入?” 她说,我国曾有部长、部长助理以及砂拉越助理部长确诊的事例发生,证明了高官也不能免疫于病毒的入侵,甚至首相也因与确诊部长曾有所接触而被安排隔离。 为了避免害人害已,她呼吁政治人物不要再以特权来添乱了,因为病毒是不会分辨谁是“大人物”的,多国领导人染疫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应该树立良好的榜样,严格自律,并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她说,砂拉越长屋居民聚居的文化,经不起任何病毒的“风吹草动”,而防范未然自然就变得非常重要。事实上,目前新冠病毒已经入侵长屋,且有人感染确诊,这显然已经不是杞人忧天。 她强调,砂盟领袖在防疫标准作业程予(SOP)下未以身作则,且持双重,甚至多重的标准,已经引起错误的认知,导致一些民众误认为新冠病毒或不严重,尤其是在砂拉越。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拉越的疫情局势虽然不如西马那般严峻,但是也不容轻忽或乐观。如果这个缺口一旦打开,让病毒趁虚而入,将对砂拉越广大人民的健康造成威胁,甚至危及生命的安全。 她相信广大的砂拉越人民也不希望看到,在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导下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持有双重或多重标准,因为这将让防疫、抗疫无法达致预期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