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网上赚快钱陷阱 勿借银行户口当“钱驴”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民众切勿为了赚快钱,坠入社交媒体上的赚快钱招聘广告陷阱而成为诈骗集团的“钱驴”。 她称,诗巫也已经有好多位民众被丰厚的佣金吸引而把银行户口借给人作为“收款”用途,也因此他们被牵涉及可疑资金导致本身户头被冻结,还因此惹上了官非。 “不理会银行户头被人用来进行什么勾当就把它“租借”出去然后抽佣,表面看来是属轻松赚钱方式,但是许多人不理解背后需要付上的代价,出事后才后悔莫及。“ (示意图) 她强调,不法集团通常滥用这些银行户口进行诈骗收款或者洗黑钱,警方一旦查获,尽管户口拥有者不知来龙去脉,或强调自己只是把户口借给人使用。但只要无法解释账户中的金钱流向而又是户头持有人的话,无论多无辜,还是会在刑事法典第414条文(非法接收或私藏贼赃)及1955年微型罪案法令第29(1)条文(拥有来历不明之物)被调查或提控,一旦罪成都要面对监禁或罚款。 “如果民众发现银行户口突然有汇进不明的款项,不管是多是少,都必须向银行查明,甚至第一时间报警备案,因为我们无法判断相关款项是否是...

刘强燕:砂兽医服务局须严防非洲猪瘟传播

民主行动党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吁请诗巫兽医服务局务必通过严格检测以及拟定好防范工作,在诗巫筑起一道屏障紧密把关以保护消费者的健康和养猪业者的利益。 “昨日砂兽医服务局实验室化验已经证实来自芦仙3农场的死猪样本皆感染了非洲猪瘟,因此诗巫兽医服务局必须第一时间采取相应措施来防堵非洲猪瘟疫情散播到区内其他的养猪场。” 她是于今早到访芦仙镇派发口罩和消毒液给予当地居民和商家之后走访南门地区向一些长屋猪农了解详情后做出上述呼吁。 “其中一位伊邦猪农向我透露他饲养的几只猪只自一周前即开始呈现虚弱状态,也不愿再进食,至今其中两只已经陆续死亡。” 刘强燕称,非洲猪瘟(African Swine Fever)是一种传染性病毒,它具有相当高的传染力,导致猪只死亡率可以高达百分百,因此对养猪业者来说是极大的威胁。

隔离人士擅自离开酒店 砂灾难管委会严重失责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诗巫民众切勿因着最近诗巫的新冠确诊病例大幅度降低而掉以轻心,民众受促继续保持警惕以防疫情再次爆发。 她是针对近期奥密克戎病毒已经入侵砂拉越境内而做出上述呼吁。 她称,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已经静悄悄登陆砂拉越,分别2宗是在古晋以及2宗是在民都鲁。 “ 根据报告,砂拉越古晋的1宗奥密克戎(Omicron)病例的患者并未有过出国史,因此也意味着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极可能在古晋或砂南存在了两个星期或更长的时间。”

刘强燕促砂当局再放宽 批准更多直航降低票价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暨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SDMC)和砂拉越交通部(MOTS)批准更多的航班飞往砂拉越,当中包括也增加农历新年的航班,以便各航空公司更好地管理成本效率并降低乘客票价,让因疫情被分离多时的游子们有能力回乡与家人团圆。 “尽管SDMC和MOTS已批准了从2021年12月4日至2022年1月5日,增加了每个星期飞往砂拉越的班机次数,即从223趟增加至307趟的班机次数,但是我上网查看后发现每天直飞(Direct flight)诗巫的班机除了有1至2趟机票价格较低之外,其余的还是相对的昂贵,尤其是多数是属于转飞(transit)航班,每趟单程甚至可以高达2000令吉左右。”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表示,目前被批准直飞往返吉隆坡/诗巫的班次根本不足够,即使当中有一至两趟航班机票相对便宜,但是受惠的乘客却有限,因为使用诗巫机场做为起飞终站的乘客不止来自诗巫,还包括了大量中区其它城镇如民丹莪、泗里街、加拿逸、加帛、如楼、丹绒马尼、实兰沟的乘客。 她也强调,诗巫往返吉隆坡的直飞航班不足,也为那些有急事往返西马半岛的中区同胞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及困扰,若被迫乘搭转机航班,他们必须花上很长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飞诗巫单程机票破千 刘强燕促政府降票价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呼吁政府必须设法降低选举期间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以便让砂拉越选民有能力购买以返回砂拉越履行公民义务投下手中的一票,进而提高投票率。 她表示,选举委员会已敲定下12月18日为投票日,她今日上网查询各家航空公司机票后发觉这段期间从吉隆坡返回诗巫的单程机票价格飙升至上千令吉,而这个价格并不是每个在外地工作的游子都能负担得起的。 诗巫 “尽管交通部长魏家祥在国会下议院部长问答环节时称政府不会干涉本地机票的定价,以便航空业可自由调低或调高机票价,以保持竞争力,但是我还是再次呼吁政府要采取必要干预以便航空公司至少会大幅调低选举前后三天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让砂拉越同胞得以返砂投票及返回工作岗位。” 与此同时,刘强燕也呼吁选举委员会必须确保砂拉越州选举会是一场安全、公平和廉洁并符合公共卫生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选举。 “由于大众对新冠肺炎的恐惧,因此这一场砂州选举,选委会应该还是会继续采用马六甲州选的模式而不允许各政党举办聚集人群的大型聚会以及沿街拜票等竞选活动。”

刘强燕欢迎当局放宽入砂 “但机票价格依然太昂贵”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对于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SDMC)放宽入境砂拉越的政策表示欢迎,并表示这将方便成千上万目前在西马工作或求学的砂拉越人返回他们的砂拉越家乡。 刘强燕是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22年财政预算案参与辩论时如此表示。 “ 从11月 1 日开始,飞往砂拉越的航班次数已经从每周 89 趟班次增加到 223 趟班次,而诗巫也由之前8趟航班增加至 31 趟航班。”

砂拉越航班不足机票昂贵 隆转机往返诗巫耗费逾5千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敦促砂拉越政府关注砂中区人民所面对的往返吉隆坡航班班次不足以及机票高昂问题并着手解决以保障人民的利益。 刘强燕目前正出席国会会议,她称原本她有意趁着11月4日的国会会议空挡返回诗巫以处理选区事务,并于11月7日再返回吉隆坡出席次日的国会会议,由于当天没有航班直飞诗巫而必须采用转飞方式,结果她发觉这趟行程包括马印航空(Malindo Air)飞往古晋(RM1416.61)之后乘搭夜晚亚航班机返回诗巫(RM40)以及7日乘搭马航飞往美里再转飞吉隆坡(RM3850.59),总共得耗费5307.20令吉,简直令她咋舌。 “我再三搜寻各航班后,最“节省”方式还是必须花费2484.61令吉,即以上述同样的航班行程飞回诗巫,惟11月7日必须花上12个小时才能抵达吉隆坡即当天早上8点使用亚航从诗巫飞往古晋(RM39)并一直等到傍晚5时再飞往吉隆坡(RM989)。“ 刘强燕表示,尽管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和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MAVCOM)达致协议批准并调整增加多趟从境外飞往砂拉越主要城镇航班,但是每星期分别由马航及亚航从吉隆坡往返诗巫的航班仅有4趟以及2趟亚航从柔佛新山飞来诗巫。 “倘若每星期还是仅有4趟班从吉隆坡往返诗巫,受航班班次限制以及“天价“机票牵连的不止诗巫,也还包括来自民丹莪、泗里街、加拿逸、加帛、如楼、丹章玛尼、实兰沟等地区使用飞机航班的乘客,可说影响的范围十分的大。“ 她说,既然砂拉越已经处于国家恢复计划的第三阶段,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也放宽了入境程序,即所有已完成接种疫苗者入境砂拉越无需隔离,以及砂拉越人和符合特定条件的人士在国内入境砂拉越无需再通过“入境砂拉越”(EnterSarawak)申请入境,同时完成接种疫苗的国人入境砂拉越也无需在入境前接受冠病检测,这些无可厚非的将增加前往砂拉越包括飞往中区的人流,因此以目前的航班次数根本不足以应付广大中区人民的需求。

经济问题加剧地方和网络犯罪 刘强燕促请警方加强打击罪案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促请诗巫警方加强巡逻以打击地方罪案。 她是针对近日诗巫在短短3天内就发生二宗便利店遭受独行刀匪行劫而发表上述呼吁。 她表示我国自去年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后,大部份经济活动都被限制而导致不少中小企业面临亏损及倒闭,造成失业率攀升。 刘强燕强调,目前虽然国内各商业领域都已经开放,限制活动也逐步放宽,惟国内经济活动已大不如前,许多人还正在面临失业问题,因此她担忧接下来的地方罪案率尤其是偷窃及劫案将增加,因此警方必须加强力度打击这方面的罪案。 “行动管制令期间可以说是‘平静’的时刻,因为当中包括不法分子的行动都受限,无法出来犯罪,因此当时各地方的罪案不多见,可能也因此许多犯罪活动也移往“线上”发展而造成国内网络犯罪,尤其是网购诈骗及网络金融诈骗的激增。”

送大马女性“马来西亚日礼物” 13国会议员促首相介入国籍案

送给大马女性,和她们国外出生的孩子一份“马来西亚日礼物”。 高庭的标杆裁决,允许大马女性公民与外籍配偶所生的孩子,可自动获得大马国籍。 我们作为大马国会议员,吁请首相依斯迈沙比里能对他“大马一家”的精神坐言起行,马上指示总检察长对上述裁决撤回上诉。 不仅如此,首相还得确保内政部尊重和执行上述高庭的裁决。 沙比里 刚过的9月9日,吉隆坡高庭法官阿达尔在他作出判决时提及,“父亲”在联邦宪法第二附表中的“父亲”一词,必须等同于“母亲”的意思。

卫生部防疫工作存纰漏 未及时隔离密切接触者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发文告表示,目前卫生局的隔离安排工作存有偏差之处,或许这也是导致州内病毒传播链无法被有效阻断而导致确诊人数一直居高不下。 她指出,日前接获一位诗巫民众的投诉,表示卫生局行事效率太低,原因是其家人于8月28日透过抗原快速检测(RTK-Ag)被发现初步确诊,但是当局却于8月30日才再一次安排为该确诊家人进行聚合酶链反应检测(RT-PCR), 而这份拭子检测报告也迟至本月6日才出炉, 因此他作为密切接触者的隔离令生效期是从本月7日开始计算起至20日结束。 示意图 “该民众纳闷的表示,虽然他确诊的家人于28日就被令居家隔离,但是被列为“密切接触者" (close contact)的他在其家人的RT-PCR未出炉前却没有被诗巫卫生部强制隔离,意味着从上个月28日至本月6日这10天期间他本身其实还是可以自由趴趴走。唯庆幸的是这位民众非常负责任,生怕本身也已染上病毒而会传播给别人,因此这段期间她都留在家里自行隔离。” 据她所知,时至今天这位密切接触者依然还未被卫生部安排前往进行聚合酶链反应检测(RT-PCR),反而只是收到卫生部发来的信件及隔离手环指示他进行居家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