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统考非百日新政承诺 刘强燕:对希盟政府有信心 5年内承认统考

民主行动党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希盟政府对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认,明文写在希盟的竞选宣言内,然而,这并非百日新政承诺。 她说,国阵马华丶民政与它的前盟党人联党等,刻意将希盟政府对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与希盟的百日新政承诺挂钩,很显然地是要将独中教育政治化,来达致他们的政治目的,并让政府对有关课题的处理陷入更艰难的困境中。 她说,希盟政府会根据竞选宣言落实这项教育承诺,然而,却不希望承认统考文凭事件转变成为一项政治工具及种族课题,让我国的教育发展趋向复杂化。 她说,人联党及马华等对独中统考文凭承认事件大肆事叫嚣丶喧闹,并与巫统及马来极端组织共同起舞的情况,只会造成“亲者痛,仇者快”的局面,这难道是他们对独中教育关心的态度和行动吗? “独中教育是一项长达半个世纪的教育课题,所有相关单位应该进行全面性的讨论与研究,以为新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做出贡献。” 她欢迎相关单位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并展开讨论,我们必须清除所有的误解以及条规上的法律约束,并在此过程中达致共识,使独中教育获得各界全面的认可。 她感到欣慰,教育部已经开始主动的与相关教育单位进行多层次的交流和讨论,为承认独中教育统考文凭的行动做好准备。 “我们有5年的时间来处理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认事宜,然而,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我们只会在第5年才能完成。只要一切研讨工作完成,统考文凭的承认就会水到渠成。” 刘强燕国会议员强调,在独中统考文凭获得承认之前,进行一项更详尽的研究,明显地利多於弊,让过去阻碍独中教育发展的人为因素与条规,不会成为绊脚石。 她深具信心,倘若巫统的“伙伴”人联党与马华等不出来搞鬼和捣乱,不与极端政党与组织起哄,希盟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进程将会顺利的展开,并最终达致目标。 “国阵在过去55年来无法做到的事,曾经身为国阵一份子的砂人联党却要希盟政府在二丶三个月内落实?这是政客虚伪与无耻的最高境界。更甚的是,他们还企图制造各种麻烦,增加这项工作的难度,而无视广大华社的意愿。” “我对希盟政府深具信心,并会在5年的时间内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而不需要再等55年!。”  

支持贪腐巫统和极端伊党 刘强燕:GPS自私自利违背民意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强调,砂政盟(GPS)选择继续忠心支持贪污腐败的巫统,以及极端的伊斯兰党,再次的曝露了权力与利益,才是这个党团的主要政治核心与议程! 而砂拉越人民的权益丶福利以及和谐融洽的社会价值观,仅仅是他们愚弄人民的政治工具而已。 刘强燕指出,在509之後,砂政盟虽然抛弃了砂国阵的身份,并利用砂拉越主权与砂拉越人利益的课题,乔装成“救世主”的角色,然而他们的本质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在目前混乱的国家局势当中,砂政盟完全经不起一丝一毫的考验。只要稍有机会,就曝露了真面目,再次与盗贼政治挂钩,甚至违背砂拉越的世俗法则,与极端的伊斯兰党同行。” 至於与巫伊关盟挂钩後,将对国家包括砂拉越产生如何不良的冲击,甚至让盗贼政治重新回归,这些显然都不在砂政盟的考量范围之内。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即使拥有“三寸不烂之舌”,以及各种堂皇的理由,也难以为砂政盟违背了广大砂拉越人民意愿来辩护。因为他与砂政盟对权利的欲望,以及自私的政治心态,如今已昭然若揭。 她承认希盟并不完美,同时因着许多外在与人为的因素而无法满足所有人民的需求,然而希盟并没有贪污丶“吃钱”或盗取国家的财富,这是崇尚盗贼政治的党团所无法比拟的。 “我无法知晓砂政盟多次高调宣称不愿意与行动党合作,是否因为我们不贪污丶不滥权丶不吃钱,不走後门丶不搞朋党?然而,既然人民把选票投给了希盟,我们就必须向人民负责,并铲除一切阻碍国家发展的贪腐政治。这是政治工作者最基本的政治素养,难道不贪丶不抢丶不偷丶不盗也是错吗?” 刘强燕坦承,民主行动党的确在一切政治层面,例如贪腐丶滥权上的立场坚定与强硬,惟这是以广大民意为基础。 “是否因而导致砂政盟领袖批评火箭傲慢,所以不愿与行动党合作?倘若如此,我们会继续坚守这项政治原则,因为要拯救国家,振兴经济,国内各层面的贪腐与滥权就必须要铲除,国家经济才能看到曙光!”

刘强燕:砂疫情恶化 家长们反对下周开学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她对州内的疫情局势变化感到担忧,原本已经有一段相当长时间被归类为冠病疫情绿区的诗巫以及美里,竟然可以在短短数天内情况急转直下,转变成为了冠病疫情重灾区,由此可见疫情扩散的情况是相当紧急。 截至昨日(12日)中午12时,我国新增3309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也是第二次突破3000宗确诊病例,再次写下国内单日新增病例最高记录。 砂拉越方面,新冠病例连续2天破百,昨天(12日)共146宗确诊病例,当中诗巫最多病例共占了92宗,其中就有83宗病例是源自巴塞祥感染群,8宗其他筛检,及1宗源自高风险区回来病例。 “依据这两天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所公布的诗巫确诊者曾到访的地点来看,确诊者在这段期间在诗巫市区的活动范围非常的大,相信接触的人已经是相当的多,接下来的情况真的令人十分的担心。” 她说,前晚(一月11日) 首相慕尤丁宣布分州落实行管令、条件行管令与复苏行管令的措施为期2周以阻断国内日趋恶化的新冠肺炎感染链,而随后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也公开发表声明宣布仍会在1月20日如期开学,惟落实行动管制令的5州3个直辖区的学校,只有2020年和2021年将面对主要公共考试的学生需要到校上课,其它实行有条件行管令(CMCO)和复苏行管令(RMCO)地区的学校的学子们必须如期返回校园开课。 刘强燕表示,目前距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许多家长也因着州内疫情局势日益恶化而反对在本月20日开学。她说,她本身连日以来就接到许多家长的来电表达他们对于即将开学的顾虑及担忧。甚至不少家长表示即使开学也暂时不会送子女去学校上课,因为这个疫情肆虐的时刻,谁都无法保证学生的健康安全。 她认为,学生家长们担忧孩子们的健康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至今为止,新冠肺炎仍然是一项可导致生命危险的病毒,且尚未有确实的药物可以医治。 “我已经致函给予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两位教育部副部长以及教育部门,反映砂拉越目前的疫情局势演变以及学生家长们的忧虑,并再次促请教育部能做出让砂拉越州内的学生们先通过居家教学(PdPR)模式上课,待疫情缓和后才返校上课的措施。” 她同时也吁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以及拉越教育局以州内莘莘学子们的健康安危为出发点向联邦教育部做出诉求,以便可以延长砂拉越的中小学开课日期。

政府必须考量学生健康安全 刘强燕促延迟师范学院开课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随着我国新冠肺炎疫情日趋恶化,因此近期她已经接获不少来自师范学院的学生本身甚至家长们的反映表示对师范学院学生们必须在本月17日重返校园上课一事感到忧心忡忡。 刘强燕表示,截至昨日我国国内冠病疫情再创新高,本土确诊感染病例飙升高达2593宗。这也是冠病疫情爆发以来单日最多的一次。 “这已经明显证明了当前政府所制定的防疫策略根本未能遏制新冠肺炎第三波疫情的失控。” 她同时表示,今天她已经把所收到的问题反映以及建议致函予大马教育部长莫哈末拉兹吉丁和两位教育部副部长。她希望尽快获得教育部的回复。 “大马教育部可以效仿大马高等教育部的做法,较早前,隶属高等教育部的大马半岛高等学府的大专生皆获准最早可在今年3月1日才重返校园。” 此外,这同时也可以保障学院教职员们的安全,毕竟一些学生是来自高风险地区,届时万一出现无症状感染者,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甚至导致整个校园被迫全面关闭。 刘强燕建议大马教育部让师范学院继续采用之前的居家在线学习模式,让学生们继续留守在家中,透过师范总院所推荐的谷歌课室(Google Classroom)、谷歌视频通信服务(Google Meet)等继续线上学习以继续他们的学业。 另外,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也说,根据早前宣布的2021年学校行事历,中一、中四至中六及所有的技职学校学生将在本月20日全面复课。至于中二与中三的学生也在同一天开课,不过,他们暂时可居家上网课,直至3月8日才需重返校园。 对此,她呼吁大马教育部何不考虑直截了当让疫情绿区内的学校可以继续如期开课,而疫情红区内所有的中小学开学日期则继续延迟直到疫情趋缓或受到控制为止更为妥当。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指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于日前开始对进入砂拉越的航班时间表进行监管,甚至不批准柔佛新山的航班进入诗巫,因此对于学校假期期间已经返乡的教师当欲返回新山执教时却面对着没有班机的窘境。 因此,她认为在目前这段疫情非常时期居家线上学习是最方便,恰当及安全的上课模式。 同时也是砂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她明白不是所有家庭都有固定宽带,无限数据可使用,透过线上学习,一些学生得额外购买数据,造成他们家庭的经济负担。她敦促国盟政府必须正视这个问题,并且提早落实原本只打算在今年3月份才会推出的为减少B40群体上网的财务负担所提供的RM180 网络关怀计划(Program Jaringan Prihatin)。 她呼吁国盟政府以针对性的方式透过该计划提高那些在这段时期有居家线上学习子女的家庭的电讯额度(credit)津贴,又或者政府与电讯公司合作以提供更多的免费数据优惠来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 刘强燕国会议员再次呼吁大马教育部延迟师范学院学生返校上课的日期直到疫情趋缓或受到控制为止。她说政府必须以教员们和学生们的健康安全为第一考量。

好消息!亚航宣布农历新年加航班!

交通部长陆兆福今日为游子捎来好消息,亚航除了会在农历新年期间增加更多航班,还会以固定票价增加额外的深夜班机,让游子们安心回家过年。 每逢过节,回家机票昂贵都是游子们心中最大的忧愁,尤其是来自东马沙巴及砂拉越的游子们,从西马半岛往返东马的机票,都是游子们的重大负担。 今年,游子们可以减轻负担了,陆兆福今日联同亚航总执行长东尼费南德斯一同为亚航推介农历新年期间额外增设的固定票价深夜班机。 陆兆福指出,2019年农历新年期间,即2019年1月30日至2月12日期间,亚航将会以固定票价增加额外的深夜班机,包括吉隆坡——槟城,单程票价为99令吉;吉隆坡——美里/诗巫/古晋,单程票价为149令吉;吉隆坡——亚庇,单程票价为199令吉。 陆兆福说,除了每天一班的固定票价深夜班机,亚航也会在农历新年期间增加航班,虽然其他航班并非固定票价,但随着航班增加,价格也会受到控制,希盟政府将会确保提供便宜的机票给游子们回家过年。 “亚航提出增加航班获得政府内阁批准,我们也欢迎其他航空公司提出增加航班申请,目前除了亚航,马航也有增加航班,但并未设定固定票价。” 同时,陆兆福也宣布,政府将批准亚航增加飞行东马,亚庇——诗巫,以及亚庇——民都鲁的两条“乡区航线”(RAS)。 他说,之前这两条航线只有马航飞翼(MAS Wing),亚航已经申请飞这两条航线多时,在经过内阁批准后,决定把这两条航线交给亚航来飞。 陆兆福希望新增加的乡区航线可以带动诗巫的经济,特别是旅游业。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对交通部长今日公布的消息表示欢迎,不断地斗争了5年,终于盼来了好消息,让她非常感触。 刘强燕接受《火箭报》访问时指出,自她在2013年首次中选为国会议员,她就一直在国会上针对国内机票价格事宜,尤其是佳节期间票价偏高的课题发声及争取,希望交通部可以制定一个合理廉价的票价,让游子可以在佳节期间回家与家人团聚。 她说,然而,前朝政府一直没有正视这个问题,虽然佳节期间,航空公司会增加航班,但机票价格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负担得起,以致大部分游子唯有放弃回家过年的念头,无法在过年期间与家人共聚天伦。 “如今,希盟政府不但严正看待这项课题,也已经着手推出解决方案,虽然目前只有每天一班深夜班机是固定票价,但我相信这对大部分游子而言,已经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新政府已经在做出改变,这是好的开始,也是我们乐见其成的,我希望接下来,会有更多航空公司可以加入,推出其他时间的固定票价航班,这样对于一些要带小孩回家的家庭,就会更方便处理。” 刘强燕也说,除了农历新年,希望交通部也应该在其他佳节,如开斋节、圣诞节、丰收节,同样设定固定票价班机,让游子们可以回家共庆佳节。 另外,她也表示感谢新政府批准亚航增加飞行亚庇——诗巫及亚庇——民都鲁航线。 “这也是我过去一直以来争取的课题之一,过去乡区航线只有马航飞翼,机票票价居高不下,随着亚航的加入,对两地的游子来说肯定是另一项佳音。” 无论如何,刘强燕认为,希盟政府刚上任半年,大家应该多给一些耐性和时间,让新政府逐步实践以民为本的政策。 她说,如今农历新年期间吉隆坡往返诗巫航班已有固定票价航班,也希望政府可以考虑在新加坡及柔佛州工作的游子们,增设柔佛往返美里/诗巫/古晋的固定票价航班。 “这也是今天接获这项好消息后美中不足的一部分,但陆兆福有回应我,交通部将会继续跟进此事,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将会为新加坡和柔佛州工作的游子捎来好消息。”

又是好消息!农历新年期间增夜间航班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对联邦交通部长陆兆福再捎来好消息,宣布亚航在农历新年期间,提供新山飞往诗巫单程机票仅149令吉的廉价夜班机感到欣慰。 她感谢陆兆福部长听到了砂拉越子民的心声,以民意优先,做出最大的努力,促成了亚航的这项行动,让在新山与新加坡的游子与学子们能够安心的回家过年,与家人重聚天伦。 交通部长陆兆福是今天在国会中宣布这项好消息,惟航班的更多细节尚有待公布,刘强燕表示,游子与学子们可自行浏览亚航网页搜寻,以订购廉价机票。 在较早时,陆兆福部长已经宣布,亚航在明年2月农历新年前後各7天内,每天提供一班单程机票为149令吉的夜航机,使更多在外的中下阶层游子能够回家过年。 根据了解,自从推出吉隆坡飞诗巫廉价夜班机後,很大一部份的机票已经被订购,她希望要在春节期间回家过年的游子,尽快预购机票。 刘强燕从2013年中选为南兰区国会议员开始,每次开国会都将佳节机票昂贵的课题带入国会,然而,前朝的国阵政府始终未重视这个所谓定存州游子与学子们,在农历新年期间所面对的经济窘境。 “这就是希盟政府与国阵的最大分别,我们重视人民的需要与感受,因此,优先处理纠结了诗巫与砂拉越子民长达十几年之久的佳节机票昂贵问题,并且在短短的半年内就有了令人欣慰的进展。” 也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说,尽管希盟政府在佳节廉价机票的行动上有所建树,当局在航空交通的安排上尚存有进步的空间,一些必要的航线及航空公司所提供的服务,也需要作出调整,使更符合民众的需求,让更多中下阶段人民受惠。 “例如马航在昨天也公布了增加佳节时期的飞机班次,但是经过我搜寻後发现,2月1日由吉隆坡返回诗巫的单程机票,售价仍然超过600令吉。我希望更多的航空公司能够看到人民的需要,与希盟政府紧密配合,提供廉价机票予游子及学子们。”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保证会一如既往的关注与跟进人民所面对的航空问题,催促政府制订更符合民意的航空政策,以建立一个健全的航空交通系统。

房屋部统一使用国语路牌 刘强燕:本末倒置,应先搞好房屋!

砂拉越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谴责联邦房屋与地方政府部,欲在明年起将联邦国语道路标志的方针延伸至砂拉越与沙巴,无视这两地语言自由使用的特殊情况。 自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以来,国语、英语及华语就被普遍应用在道路标志,尤其路牌上,此种做法符合砂拉越多元民族和谐丶团结及自由使用语言的民情。 联邦房屋与地方部长祖莱达日前在国会走廊告诉媒体,该部门计划推出道路标志使用国语的准则,作为提升与加强国语的一项努力。她也声言会将这项准则延伸至东马。 刘强燕国会议员认为,这样的做法是不切实际的,无法有效加强国语的使用,且会引起人民不必要的疑虑,尤其是砂沙两州,从参组马来西亚以来,就根据人民的需要自由的使用本身的语言。祖莱达部长应该立刻收回成命,并采取更符合宪法精神的做法行事。 她说,砂拉越路牌国语丶英语与华语三语并用的做法,符合民情,已蔚成犀鸟之乡独特的文化,同时得到各族群的普遍认同,展现出多元文化之美,不需要祖莱达来“多管闲事”,制造事端。 也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我们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及使用,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加入其它语言如中文丶英文丶伊班文与印度文等的用使,是宪法所赋予的权力,并不会对国语的地位造成任何威胁,反而会形成文化的包容性,有助於提升国家的形象。 她说,祖莱达应该从宏观的角度,审视国语提升与强化所面对的情况,寻找出真正的原因,并“对症下药”,而不是抱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态度,冒然将本身的意愿加诸在砂沙两地上。砂沙也不欢迎丶拒绝此种对砂拉越民族和谐毫无建树的准则。 刘强燕对祖莱达“放大”路牌语言的问题感到不可思议,因为这在地方政府部门中并非一项重要的事务。希盟政府上台,“百废待兴”,该部门应该更专注於地方与房屋的建设,特别是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她指称,与西马比较,砂拉越的基本设施与房屋发展,因着前朝政府的忽视,远远落在後头。祖莱达作为希盟政府的一个重要阁员,应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砂拉越的发展上,拨出更多的款项提升砂拉越的设施,而不是多花精神来多管路牌这件“闲事”。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作为一个经济落後的州属,砂拉越需要联邦政府兴建更多可负担的房屋,以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既然祖莱达曾表示只要砂拉越愿意提供土地,联邦政将给予配合,兴建更多可负担房屋,那麽她就应该致力通过有效的管道,促成这件“美事”,让更多砂拉越的中下阶层人民受惠。

希盟执政短时间内 10%破旧学校已修复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国会议员指出,教育部在短短4个月半内就发放了5千万特别拨款予772间华小的务实行动,凸显了希盟政府对华小教育的支持与认真态度。 她说,这也纠正了国阵以往刻意边缘化华小教育的政策,在前朝时期,除了华小教育拨款被一再拖延,还出现“拨款用作赈灾”的说法(实际内情无从知晓),反映华小教育陷入了人为的困境。 她强调,教育部从设计线上申请网站丶公开线上申请丶特许估价师审核丶整理批阅拨款数目等,仅用了4个月半的时间发放这笔5千万特别拨款,充份展现出希盟公开丶透明丶有效率的行事文化。 她相信民众对前朝政府副部长导演的“官员忙著开支票”的事件,仍然印象犹深,这与希盟政府“拨款到人才到,而不再是人到钱没到”的做法有着天渊之别。 “让人遗憾的是,当希盟政府致力通过各种行动,协助砂拉越学校包括华小教育的发展,例如修茸旧损校舍,砂拉越政党联盟中的政客却无视国家教育大业的前途,频频发难,企图扯後腿,把教育当作政治工具,来增加自己的筹码。” “最明显的例子是,希望联盟在执政后,在短短时间内,逾10%的破旧学校已获修复,且大多数修复破旧学校的工程是在沙巴和砂拉越。同时,在第11大马计划下,政府将会拨出总额27亿令吉的拨款,作为提升砂拉越学校的设施,直至2020年。可笑的是,砂政盟的政客仍然不同调,指希盟拨款不足,而故意忽视了这个沉重的教育包袱,是国阵长期所累积下来的结果,非朝夕所能解决。” 刘强燕国会议员强调,华小教育是华族文化的根,也是马来西亚教育中培养建国人才的一个重要环节,绝不容许拥有私人议程的政客,透过歪曲的行动肆意破坏。 “我非常赞同副教育部长张念群的观点,这些拨款不是属于部长或副部长的,教育部只是进行分配的工作,然后取之社会,用之社会。这也是第一次电子转账,全国同步获得拨款,学校不再需要铺张等待部长丶副部长莅临。” 刘强燕说,民主行动党也绝不会将人民的纳税钱,当作是“自己的钱”来捞取利益和和政治资本,更不会进行“支持火箭才有发展”此种有违民主,挟持民意的行动。 她指称,人民长期生活在“支持国阵才有发展”的伪民主“白色恐惧”已经太够了,为了下一代的将来,我们必须摒弃任何形式的发展威胁论,并真诚的对待人民的需求。 “教育部声称2019年要做得更好,我们会进行严密的监督,确保所施行的政策和措施更贴近民意。我希望广大的人民继续作为我们强大的後盾,共同付出努力,为华小教育创造一个更有利发展的氛围!”

哈迪已走火入魔 破坏民主与社会架构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形容伊斯兰党主席哈迪的言论已经“走火入魔”,不仅冲击马来西亚多元民族丶宗教与文化的社会价值观,也对伊斯兰教带来负面的影响。 她说,哈迪所谓“给异教徒领导会下地狱,穆斯林领袖再残暴也要支持”是“邪魔歪道”,全面否认了世俗法则和优良传统,具有破坏马来西亚民主与社会架构的意图,应该受到遏阻。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马来西亚的民主与政治体制是建立在多元社会的框架之下,并透过宪法保护全民的权益。这个由人民用血汗建立起来的立国根基,绝不容许拥有自私政治目的政客所破坏。 她提醒希盟政府与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以哈迪的极端言论为鉴,并在宪法的权限下,致力维护全民的利益。同时采取适当的行动,阻止哈迪继续“胡言乱语”,肆无忌惮的破坏国民团结与国家稳定。 刘强燕说,砂拉越尊崇世俗法则的做法是值得各方学习与仿效的,今天,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可以共同且自由的庆祝各别的宗教节日,甚至参加不同民族的喜庆活动,而不受本身宗教信仰的约束。 惟一些本土思维极端的人士仍然试图将伊斯兰党与巫统的模式带进砂拉越,而国阵在砂拉越统治的近半个世纪期间,为极端元素的入侵开了方便之门。西马极端宗教老师被派遣至砂执教,即是其中一个最不受欢迎的例子。 同时,在砂政盟政府(前砂国阵)的认同下,砂拉越的一些政策与部门宗教化的现象,也日见明显,而因并不符砂拉越的民情,经为广大的砂拉越人民带来困扰。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政盟政府既然口口声声说砂拉越要回归马来西亚建国契约的权利,应以身作则,即刻采取实际的行动维护砂全体人民的利益,剔除来自巫统与伊斯兰极端份子的宗教化“毒素”,不要成为“言论巨人”,却是“行动侏儒”。 “我们希望砂政党政府在一切政策与行动上,以马来西亚建国契约为基础,去除宗教化,而行动党必定会给予大力的支持。因为砂拉越自主权,包括维护宗教信仰自由,首先就是由我们在《2014年民都鲁宣言-迈向平等伙伴》宣言中提出的,并列入我党的政纲中。”

1200万独中拨款,诗巫5独中共可得近百万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说,希盟政府放发1千200万令吉的拨款予全国独中,是将华文教育体系摆入公共教育议程中的一项实际行动,突破了华文教育60年来在国阵政府门外徘徊的困境。 她说,希盟政府对独中的拨款,一间也没有少,也包括了诗巫的5间独中,其中公教中学丶公民中学丶光民中学和建兴中学各获得19万3000令吉,而黄乃裳中学则得到19万5000令吉款项。 “这证明了新政府是重视独中并给予母语教育新的定位,也肯定独中一路来在栽培人才与国家建设上所做出的贡献,这与以往60年来掌权者光说不练的做法迥然不同,这也是人民力量的胜利。” 另外,拨款予独中的数额虽然不多,但是由于这是来自联邦政府的拨款,象征的历史意义却是无价的。因为前朝挥霍无度、盗贼治国导致国库空虚,而马来西亚的财务在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联邦政府依然一心一意将拨款纳入2019年财政预算案,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在今年一月就发放全部拨款,足以见证联邦政府重视母语教育的诚意。 发放拨款当天砂拉越各校代表千里迢迢到达新纪元大学学院接收模拟支票,可是实际上分发模拟支票当天独中的拨款其实已经电子转账进入各校户口。而各校代表们出席这一活动的历史意义才是最重要的,共同见证史上第一次联邦政府给予华文独立中学的拨款。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主席陈大锦也在致辞中笑称各校可以马上检查户口,只要没有技术问题款项皆已发放。 虽然母语教育在马来西亚依然面对种种的阻挠,但是我们坚信新政府可以在任内带来更多的好消息,让母语教育成为国家重要的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