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念群:制造拨款被挪用假象 马汉顺逃避华小拨款下落问题

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在2020年7月13日针对“政府资助(半津)华小5000万拨款”发表以下文告: 马汉顺过去一个星期的论调,企图为大众制作一个假象,那就是政府资助(半津)华小的5000万拨款,大部分已经被前朝政府用于政府(全津)华小,因此他手中只剩下的620万令吉可以发放给政府资助华小,上演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戏码。 针对政府华小维修拨款,一直是隶属“Sekolah Kebangsaan”的组别,过去从2亿5000中分配。这个组别的拨款,包括国小SK、国中SMK、以及校地和建筑物归政府的教会学校和华小等。 流程是先分配给JPN州教育厅,由相关单位进行招标,让承包商直接为学校进行维修。 换言之,政府华小需要和国小、国中等一同“竞逐”这笔拨款,按需求和破损程度进行分配。 2017年有1所政府华小获得约5000令吉的拨款,2018年有34所政府华小获得69万的拨款,都是从这个组别的拨款分配而来。 我在2019年向财政部长表示2亿5000万不足以维修全国的国小、国中和政府华小等,所以财长也宣布2020年政府学校这个组别的拨款增加了5000万,到3亿。 换言之,这片蛋糕做大了,除了能够让国小、国中有更多维修拨款,也间接让政府华小能从中受益。 马汉顺日前拿出一份名单,当中注明教育部给予州教育厅(Jabatan Pendidikan Negeri)的汇款名单,内容是: “KERJA-KERJA PENYELENGGARAAN DAN PEMBAIKAN BAGI SEKOLAH JENIS KEBANGSAAN CINA DI BAWAH SELIAAN JABATAN PENDIDIKAN NEGERI X” 这是政府学校维修拨款的标准发放模式。 马汉顺硬要说这笔钱是从政府资助学校的5000万而来,那么他就必须交代,政府华小能从3亿的政府学校拨款中获得多少分配? 希盟政府下,公平看待每一所学校,无论是政府资助华小5000万特别拨款准时下放,也破天荒与公益金合作,公平分发2000万捐款予政府华小,更增加了政府学校类别的维修拨款,让政府华小受益,促成每一所学校都有资金来源进行维修工作。 在其位,谋其职;我促请马汉顺做足功课,了解所有拨款流程,厘清各种拨款的源头和分配。不要被官员愚弄,也不要指鹿为马。 马汉顺几次回应,都不肯正面回答华小、华中、淡小、教会学校的特别拨款,以及华小2000万的增建和搬迁拨款、1200万政府资助学校水电费津贴何时下放的问题。 心虚逃避之姿是如此明显。 这是否等于默认了在后门政府上台之后,希盟政府对各源流教育的拨款将会从此消失? 张念群 2020年7月13日

对希盟不实指控 马华意图岔开话题转移视线

马华署理总会长兼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指希盟挪用半津华小拨款,根本是无中生有的指控,马华是为了在各种无能为力的课题上转移视线,而转移视线这招一直是马华惯用的伎俩。 针对伊斯兰党借酒驾推行禁酒,登州政府落实戏院男女分开坐的课题,马华领袖都噤若寒蝉,静静不敢发声。在面对伊斯兰党的宗教保守主义,以及不顾及非穆斯林的感受,马华的立场又是什么? 马华静静,是不是表示已经默认或者接受伊斯兰党的做法,毫无底线的出卖多元民族的权益。 马华在国阵里面弱懦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比弱懦更不堪的是,现在马华为了政权,不择手段配合后门政府和伊斯兰党成为政治盟友。 现在的马华为了官职和做政府,不敢批评伊斯兰党,也不敢对国盟政府“造反”。 【马华有拨款失踪前科】 马华在面对伊党政策乖乖就范之余,在处理华校拨款上也是无能为力。 希盟执政后给予华教的拨款比国阵多一陪,更重要的是希盟秉持同年拨款同年发放的原则办事以及使用电子转账以杜绝干捞。 鉴于马华有曾经让华小拨款连续2年失踪和延迟发放拨款的前科。 因此身为教育部副部长的马汉顺应该立刻出来交代,原本计划今年6月发放的华小5000万及华中2000万的拨款几时会发放? 另外,国盟会否延续希盟开始的每年2000万华小增建拨款? 【马华双面人】 除了留恋官位,不敢捍卫世俗多元的社会,不敢呛声伊党之外,马华也一直在玩弄双面人政治。 做官前的马汉顺和做官后的马汉顺,在针对学习爪夷字单元的立场,真是一夜之间判若两人。马汉顺做官前一直施压取消学习爪夷字单元,上任教育部副部长后却突然认同希盟落实的不书写不评估学习爪夷字政策。  

希盟政府全力促成 槟恒毅华中二校获行政准证

财政部长林冠英再为华社捎来好消息,内阁在1月22日的会议上批准槟城恒毅华中分校的申请,成为行政独立的学校,改名为恒毅华中二校(SMJK Heng Ee 2 )。 林冠英说,“如此以来,恒毅二校就会有正式的地位,无需和恒毅总校共享资源,可以有自己的校长、可自行申请政府的拨款等。”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华中再增加一所,恒毅二校即是国内第81所华中。 林冠英在记者会上表示,代掌教育部的首相敦马哈迪在1月22日批准恒毅华中分校的申请,正式成为一所行政独立的学校,也在1月29日的内阁会议上,白纸黑字的记录下来。 在林冠英和教育部协助下达成 恒毅分校从2016年国阵掌权时期开始申请成为二校,要求行政独立,然而却得不到批文。 希盟政府不一样,让恒毅分校的申请有进展,实现了恒毅分校的行政独立梦。 恒毅学校的董事们也感谢财长林冠英和教育部的协助,为恒毅的申请事宜奔波,让恒毅二校得以在短时间内获得批文。 恒毅分校成为恒毅二校后,未来将获得分配1名校长、3名副校长、4名主任、辅导老师等,校内图书馆等设施,学校将获得独立的资源,学校管理层也不再需要蜡烛两头烧。 这绝对是一项好消息,希盟协助解决了恒毅学校所面对的资源难题,日后恒毅中学就有2所学校,而资源以及政府拨款都是2份,而不再需要和总校共享一份。 增加华教拨款1亿1350万 林冠英表示,自希盟上任以来,不但没有减少华教的拨款,反之还大幅增加。 相比起前朝政府只拨出1亿3000万令吉,新政府给予华教的拨款迄今更高达2亿4350万令吉,大幅增加1亿1350万令吉。 希盟一直在照顾华文教育的发展,不管是小学、华中和独中都是受照顾的范围。新政府在各个领域的表现,肯定比前朝政府做得好,特别是华教拨款方面。 不管是拨款,还是提出其他申请,只要是华社的需要,希盟政府必定去满足学校的要求。

重视母语教育和培养人才 2019柔州政府华教拨款全数拨出

  柔佛州大臣事务官傅恿駺于2020年1月30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柔佛州政府在2019年总共拨款218万3千令吉予华教各级学校,显示希盟政府不仅重视母语教育,也认同华教在培养人才方面,对国家发展及社会进步所作出的贡献。 其中,全柔华小获得114万3千令吉拨款。 全柔9所独中也获得54万令吉拨款。 此外,南方大学学院也获得50万令吉拨款,这将有助于减少学校的开销负担和财务压力。 在国阵执政时期,柔佛州被视为国阵的堡垒,但独中拨款从未出现在州财政预算案里头;反观希盟执政后,无论是柔州或是全国财政预算案都拨款独中,为华教发展给予助力。 希盟政府执政柔佛后也完成让全柔独中都豁免土地税,如今柔佛州内所有独中每年只需缴付象征式1令吉土地税,让全柔独中有更多资源,用以改善师生福利以及提供更优良的学习环境。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沙鲁丁嘉马也在2020年州预算案宣布,将持续拨款350万令吉予华社,用作福利、企业以及教育用途,致力于让各阶层的民众受惠,实现共享繁荣的社会。

移交200万新纪元大学学院 节省开销实现廉政 华教拨款大幅增加

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亲自移交财政部所拨出的200万令吉拨款予新纪元大学学院。 其中,韩江、新纪元与南方三所民办大学,与去年一样,分别获得200万令吉(共获得600万令吉)的联邦政府拨款。 林冠英指出,希望联盟政府执政以来,面对巨大的国债底下,很多政策都以节省开销为主,包括继续沿用“将相”(Perdana)官车,而不像某些州属更换豪华马赛地官车。 然而,左省右省的希盟政府却丝毫没有减少对华教的拨款,甚至还大幅度增加了1亿1350万令吉,多出一倍有余! 林冠英表示,过去一年的世界局势变化无穷,尤其中美贸易战更对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希盟政府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还是咬紧牙根,进行各种政治和经济上的改革。而对华教拨款的加码,是为了让人民能够从中受益。 林冠英直言,希盟政府在华教拨款上绝对做得比前朝更多也更好。 因为除了华小原有的5000万令吉拨款、教会学校的5000万令吉;独中在2019年首次获得拨款1200万令吉,2020年的拨款则直接提升到1500万令吉,而华中也从去年的1500万令吉增加到今年的2000万令吉。 除此之外,全马2000所主要为华小、华中及教会学校的政府资助学校也另外获得1200万令吉以支付水电及排污费用,创下预算案新历史。 以往,上述学校都面对经费不足,无法支付水电排污费的困扰。 还有,希盟政府也史无前例地拨款给予三所民办学院,即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以及韩江传媒大学学院各200万,合计600万令吉。另外,拉曼大学学院的2019年拨款则为4550万令吉,比起国阵政府2018年的3000万令吉拨款,也足足多出1550万令吉。 *以下为华教拨款详情* 另外,除了拨款以外,希盟政府在过去一年多来,亦帮助了许多华校华团(包括董总)和宗教团体豁免税务,让华社省下不少钱。这些待遇都是国阵时期极为罕见的。 林冠英指那些倾向反对党的华教人士说希盟执政后,华教情况没获改善或令人担忧,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因为上述的华教拨款数字都实实在在地证明了希盟政府为华社和华教所做的,远超越前朝国阵。 他呼吁华社必须警惕,以避免落入反对党乖离事实、煽风点火的陷阱。  

华教拨款给不停 新纪元、南院、韩江再获200万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月1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进入2020年,希盟政府也一如去年一样在华人农历新年前的1月份拨款给新纪元大学学院、韩江传媒大学学院及南方大学学院,3家民办大学各200万令吉,共600万令吉。 希盟政府在华教拨款上绝对做得比前朝更好。不计3所民办大学学院的600万令吉年度拨款,人民换政府后,华教已经比前朝时期增加了1亿零750万令吉的拨款。  希盟政府不只在去年12月中拨款4000万令吉透过拨款拉大校友总会基金造福拉曼大学学院学生及教职员,也继续拨款给3所民办大学学院。 这也证明了财政部去年初历史上首度拨款600万令吉给3家民办大学学院,并不是一些不负责任人士人士污蔑政府是拿拉曼的拨款来补贴其它学府。因为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始终准备在案,只要其拥有者马华领导放手掌控拉曼,让拉曼能向其它3所民办大学一样,政党与教育分离。 遗憾的是马华始终不肯纠正其违反当初所设法规之行为,政府唯有拨款给能透明交代的拉大校友基金会造惠拉大师生,暂时无法像拨款给3所民办大学学院一样直接了当。 新政府倡导政治与教育分离之后,能让大专学府无论在行政上与学术上都能进入健康与进步的文化,不再有政治化的隐忧,也符合了国际卓越准绳。 延续拨款三所民办学府  政治与教育分离的民主化教育理念是一个进步的普世趋势,因此我们也看到,在希盟政府规定拨款给没有政党掌控的合法宗教学校时,即使是对任何课题皆有意见与声音的宗教极端主义者与种族极端主义者,也没有反对政治与教育分离这项普世理念。 足见希盟的教育民主化改革包括政治教育分离的理念能引起全民的共鸣, 每个人与个体虽然可以有政党背景,但以后政党不再完全掌控教育学府与机构,终于开创新局,实现教育民主化。 自从希盟执政之后,不只拨款给宗教学校,也在华教的拨款上作出了许多创举,一视同仁地史上首度拨款1200万令吉予国内62所独中,今年则增加至1500万令吉,同时也对华社社会贤达创立的民办大学学院给予拨款,不仅在去年史上首度拨款共600万令吉予新纪元大学学院、南方大学学院及韩江传媒大学学院,今年还延续这笔拨款。这皆是政治与教育分离所开创百花齐放的新局面。 我们欣见华社能接受这项基本原则,同时也希望之前持异议及反对教育需与政治分离的人士能一起携手走向教育民主化改革的正轨,认同政治与教育管理不可混淆,以便原本政党完全掌控的教育机构能名正言顺获得政府资源。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