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率落实,人民不安

新冠肺炎疫情在短短几天内爆发,大马各州沦陷,截至3月17日确诊病例已高达673宗。 在这分秒必争的时刻,首相慕尤丁不仅没有解决疫情的持续发展,反而在上周末竟还抽空去打高尔夫球;而新政府还忙着吵官职分配不均、空姐制服、童婚计划等,让危机持续下去,导致今天面临疫情失控。 由于国盟的夺权行动,让国家出现权力真空,进而导致政府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取消所有的集会,减少人群的频繁接触,才让病毒扩散,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伊斯兰传教士集会就是其中一个案列。 由于疫情的恶化,慕尤丁终于宣布落实行动管制令。但是在仓促的规划下,管制令不仅让人民感到非常混淆,而且也出现满满的漏洞,最终加深民间的恐慌。 其中,禁止人口出入我国,在新加坡和泰国工作的大马劳工将会收到极大的影响,尤其是新加坡的大马劳工高达30万名。众所皆知,新加坡各机构单位大量聘用大马劳工,他们是否能提供住宿给这些大马劳工也是新加波政府面临的极大挑战。 在落实管制令之前,不知国盟政府基于什么心态,居然“预告”所谓“重大宣布”,导致民众误会为封城消息,以为商店都不会营业,在惧怕粮食短缺的情况,各大超市都掀起抢购热潮,民众纷纷购买大量的日常用品及粮食储存,大部分商品都已被一扫而光,而这过程中,又造成人潮聚集一堂,无疑为帮助病毒更加扩散。这也证明民众对政府的防疫政策完全没有信心,因为到目前为止,政府并没实行任何计划以确保所有人民在这期间都能得到足够的必须品。 遗憾的是,拥有庞大的内阁阵容却漠不经心,所有的决策优柔寡断并没有一致协调,而人民的不安只会持续增加。尽管如此,人民不能就此放弃,疫情当前,当下首要的任务就是做好本分,若非必要就不要出门,好好待在家中,同时务必要注意好个人及家庭卫生,杜绝病毒持续蔓延的可能性。 民众自身需积极做好防范措施,才能让疫情得到改善;国盟政府的无能,先记在心里,等疫情解决后,再慢慢清算问责。  

早知今日疫情,何必当初政变?

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于日前所发推文的“建议”,让来自诚信党的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继续留任,直到新冠肺炎危机解决为止。 此建议极不厚道并有“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之嫌,同时更曝露“国民联盟”内竟毫无可用之才来压制目前开始不受控的疫情大爆发,实在令人感到遗憾之极。 再者,安努亚也表示“与其忙著散播假消息与诽谤,不如深入了解人民的意愿。”;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变相承认过去一直以假消息与诽谤希盟政府,并且枉顾人们的意愿来组成后门政府呢?这个问题恐怕只能让巫统与伊党自己自圆其说了。 既然巫统认为,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最佳卫生部部长,为何居然选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与叛徒策划政变,谋夺了希盟的政权,导致努力抗疫的祖基菲里无端端变成前任? 如今,疫情开始不受控,这个烫手山芋,巫统不愿接、伊党不敢接、马华和土团又没资格接,就想把前卫生部长找回来,是不是至少也应该先向祖基菲里道歉呢?为自己在局势动荡期间,没有帮忙还添乱不少,安努亚应该先向祖基菲里与人民道歉才对! 然而,安努亚却说他是在“给机会祖基菲里控制新冠肺炎至疫情结束为止”。此言实在令那些为国家付出与牺牲自己安康的卫生官员感到心寒,根本就只是当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口罩!疫情过了就可以丢了?连卫生部长的遭遇都如此坎坷,叫底下的官员如何相信目前的政府会真正体恤他们的辛苦? 不过,无可否认,目前疫情愈发严重,加上超级传播者已出现的情况底下,马来西亚的确不可再任由卫生部正副部长都悬空的情形继续下去。 我们虽然严厉谴责后门政府为夺权而枉顾人民安康,在疫情肆虐期间,以各种阴谋诡计地发动政变;但仍希望他们现在真的能够以民为重,尽快安排合适人选出任卫生部长一职。 马来西亚本就具有良好医疗设备与丰富抗疫经验的医护人员及卫生部官员,但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也难以发挥真正作用。 希望现在的执政“联盟”,投入真正的“救国”工作,而不是想着如何利用完他人后就一脚踢开。  

慕尤丁否认是叛徒? 哈哈……

  2020年3月2日,晚上9时,慕尤丁首次以“首相”身份向全国发表声明。可惜,这个声明除了一堆空洞匮乏的托词和解释之外,并没有提出任何实际政策来解决目前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困境与难题,实在让民众听得一头雾水。 在声明中,慕尤丁虽然也表明他知道他自己并不是民选出来的首相,还说他其实并无意成为首相,之所以会站出来是因为要“救国”;然而,当慕尤丁的名字出现在首相候选人名单上时,他似乎就选择性忘记了过去的二月政变是由一群盗贼、叛徒和老顽固所搞出来的乱局,然后自己加入了他们,助他们组成所谓“主流”的后门政府,这种“救国”方式可谓“新奇”! 除此之外,慕尤丁本人似乎借了阿兹敏的剧本,也爆出了那么一句“我不是叛徒”。不过,他却无法很好地解释他到底怎样不是叛徒;倒是他的所作所为却一再证明他就是叛徒。 慕尤丁不敢说他一句招呼也不打,就直接退出希盟,抛弃希盟盟友;虽然那时候他曾表示会全力支持敦马哈迪继续为相,同时却又表示不介意与巫统合作,即使敦马哈迪已表明他并不会接受巫统为盟党,这是否早已预示他会有叛变的行为呢?可惜,当时敦马哈迪并没有想到慕尤丁真会在他背后开后门出走。 先不论政治的风云诡变,仅仅是做人的道义,慕尤丁的确是背叛了马哈迪对他的信任。 回忆一下,曾经废除英文教数理、宣称“马来人优先”、批准养牛公寓案、甚至官拜至副揆并成为巫统署理主席的慕尤丁,根本就是巫统里的模犯生,怎么会在2015年时遭纳吉撤换、2016年又被开除巫统党籍呢? 因为他公开批评纳吉与1MDB丑闻案,并批评巫统的腐败,所以遭到了巫统的唾弃。 无可否认,当时慕尤丁的“义举”及公开批评巫统的言论,为他本人极端马来主义的形象洗白了不少;甚至把他视为打击马来西亚贪污滥权的斗士之一,尽管他自己本身也是可疑重重,但他自己在第14届大选做演讲时,多次申明巫统是败坏了的政党,他绝不会回去,也不会与其合作,因此人民愿意给他改过的机会,与他共同推翻腐败不堪的巫统、国阵…… 如今,他所说过的话犹言在耳,但他却彻底辜负了人民当初给予的机会和期望。 一个违背人民意愿,视政治民生为奇货可居、价高者得的叛徒,与他自己口中“腐败肮脏玩完了的巫统”组成“后门联盟”,真不知他究竟如何还能说出他是“全民首相”?

大联合政府违背民主原则 希盟支持安华为相

根据代理首相敦马哈迪欲组成大联合新政府的举动,我们在多方深思熟虑后,决支持安华为首相。 大联合政府的提议虽看起来好像一片和好和谐,实则却是违反了民主原则。 我们相信在执政党与反对党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滥权、贪污等陋习才能被控制。 若国家呈现零反对党状况,制衡机制将不复存在,同时,首相则会被赋予过大的权力,可绕过政党,任意地委任官职,严重破坏国家民主,这对于人民来说又怎么会是好事? 况且,若我们接受大联合政府,就意味着我们也需接受盗贼统治的巫统、保守派的伊党和叛徒阿兹敏的加入,无疑就是变相接受并成为后门政府的一员,这完全违背了民意,也不符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更是整个希盟都不能接受的。 若敦马哈迪真已放弃希盟,转而组大联合政府,也是违背了509人民投选希盟的委托。 为此,希盟愿支持安华为第8任首相,因这本来就是希盟当初的竞选宣言之一,也是人民的愿景之一。而安华原本就早已与敦马哈迪协议将在今年年尾交棒,但因小人作祟而导致如今政局纷乱,那希盟愿继续紧守当初的宣言,就是支持安华为首相。 尽管,我们深知这一支持或许会导致目前政治破局,被逼面对解散国会的风险,而劳民伤财地举行闪电大选;甚至希盟可能会因此而失去政权,但我们不能如组后门政府的那帮无耻之辈那般眷恋权力而违背原则,我们无惧再次成为反对党,却绝无法把民主精神当作政治筹码,典当给盗贼与叛徒。  

阿兹敏—— 史上最不知耻的叛徒

前经济部长阿兹敏这几天忙碌地穿梭在五星级酒店里与他“新交”的“好朋友们”(包括巫统、伊党、马华等)吃饭、商讨如何搞他最想要的后门政府。 当全球都在苦恼着因为肺炎疫情不退所面临的经济寒冬期时,马来西亚也急需经济振兴政策以度过难关,帮助中小企业此恶劣环境中能继续站得住脚。然而,我们曾经的经济部长阿兹敏对救国救民救经济全都没有兴趣;他只对“后门”有兴趣,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震惊全国的政变行动,逼迫马哈迪不可交棒于安华,并与他和其他10只从公正党跳出来的青蛙,还有巫伊组成新联盟来推翻希盟政府。 其实人民早就厌倦政治恶斗,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更希望的是能够全国齐心守经济;而阿兹敏身为经济部长,不搞经济,反而全都丢给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只专心一致搞叛变!而且,事后竟还能大言不惭地高喊“自己不是叛徒”?深感阿兹敏的厚脸皮都能够挡子弹了。 说到底,阿兹敏为什么有经济不搞,要搞政变呢?因为在他心里眼里根本都没有人民,而只有他自己的政治事业。对于他来说,如果马哈迪真的交棒于安华,那么他的野心就无法实现;这对阿兹敏来说,才是头等大事!人民的生死?人民的托付?人民的信任?他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或许阿兹敏曾经也有过良心,但为了权与利,在过去几天里,他已典当了一切政治原则,背叛自己的政治盟友,出卖支持改朝换代的选民,算是完全丢弃了他做人的良知了。 阿兹敏的叛徒行为固然重创了希盟政府,但受害最深的还是选民。民主行动党在此对阿兹敏的一切行为深表不屑与不齿,也望民众能够看清这位忘恩负义、卑鄙九流的政客嘴脸。 (目前最新进展,前朝国阵突弃阿兹敏的后门,要求重新选举。叛徒变弃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