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换议长背后的信息

经历我国史上最短国会后,国盟政府即将在下周,7月13日迎来执政以来第二次国会。慕尤丁的首相支持率考验即将在国会上受到验证。 老谋深算的慕尤丁利用首相的权力把国会延迟4个多月后,并也在这段期间通过派发政府官联公司或政府机构高职来整合盟党之间的关系,让执政权不会受到动摇。因此,慕尤丁就来临的国会首日提呈动议更换前朝希盟委任的下议院议长阿里夫和副议长倪可敏。 慕尤丁撤换议长其中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在野党在国会上突袭执政党,并且在执政党和在野党的议席相差不大之下,只要执政党有部分议员缺席国会,在野党就有机会否决法案通过。在希盟执政时期,当时的反对党国阵和伊党就趁着大部分希盟议员缺席下,就突袭妇女及家庭发展部2020年预算案,让预算案无法通过,但最终因在野党人数不足,否决无法被通过。因此,慕尤丁必须撤换由希盟委任的议长和副议长,以防止议长在国会上的阻扰。 事实上,撤换议长和副议长的动议,可达到一石二鸟的作用,并直接与前任首相敦马在早前提呈的不信任动议的用意相同。慕尤丁只要获得多数支持撤换议长,也间接表示自己获得足够支持,不信任动议也毫无用处。 对慕尤丁而言,在国会无法展延下,迟或早都必须在国会上摊牌,毕竟议长已接纳老马的不信任动议,而国盟政府只有少数执政,也不清楚党内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议员,如早前辞去工程部副部长的四加亭国会议员沙鲁丁。一旦无法通过撤换议长,慕尤丁也被迫辞去首相职,进行闪电选举。 从媒体上也看到不少的传闻指国盟各党已开始进行议席分配,甚至有不少国盟议员也表示有意进行闪电选举。由此可见,慕尤丁已做出闪电选举的打算,只要撤换议长表决不通过。 无论如何,最终闪电选举的权力还是由元首定夺,只要希盟有多数议席支持下,还是有机会说服元首,让希盟继续执政直到下一届大选。

国民联盟的寿命

赶在518史上最短“国会”开始前,才正式宣布共组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的土著团结党、国阵、伊斯兰党、砂拉越政党联盟、沙巴团结党,以及沙巴立新党,或许是—— “以利相交之徒” 的最佳写照。 那么问题就来了,国民联盟何时将会“利尽而散”呢? 从巫统与伊党开始组队联盟时就可看出,过去国阵阵营的人毫无为509失去民心而倒台的失败中获取教训;尽管他们曾经消沉一些时日,但却毫无反省之意,反而是迸发出更激进的手段來挑拨民族情绪,以深化各族的矛盾。 巫伊之所以联盟,就已看出他们彻底放弃非马来族的选票;以他们在马来社会的势力对民主行动党进行完全抹黑只是夺权偷位第一步; 毕竟,他们知道513对华裔选民已经无恐吓效果,便转向妖魔化一个“DAPig”的形象让马来选民对希盟失去信心,如此他们才能“出师有名”地策划政变。 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对巫伊来说,政治的意义并不是为国家与人民服务的,而是一场数字游戏; 因此他们需要有叛徒的协助,利诱和权诱是巫统最擅长的把戏,所以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与他们臭味相投的——阿兹敏和慕尤丁。 如此才完美促成了后来的喜来登政变。 若非为了将希盟绊倒,巫统与伊党根本不想再掺和一个土团党进来与他们瓜分马来人选票,因此他们才会多次放话表明不会推动国盟注册成为正式组织,而只是与土团党“合作”到下届大选。 巫统打的如意算盘是要从土团党分裂出来的人,如慕尤丁等重新吸收进巫统,却不料慕尤丁始终对巫统有钉在心里,宁愿太公分猪肉般地分发各种位同部长级的职位和官联公司职位来笼络支持度,也丝毫不肯松口表示愿意回到巫统,加上如今局势不稳,慕尤丁又一人独大,巫统多位贪污在身的领袖还仰赖着慕尤丁的“放水”,而且慕尤丁也算是在各种官位、利益上给足面子与“机会”于各位大鳄,为此巫统只好自己打脸自己,与土团党签署国民联盟的备忘录也就变得无可厚非了。 只是马来西亚的国库里,究竟还有多少利益让这群为利为权而来的“大人”们相聚一堂呢? 或许他们都在等里扎、纳吉、罗斯玛等人吐回一点他们贪污的钱后,还可以相利到下届大选吧! 至于人民…… 从那一小时毫不处理疫情民生经济问题的国会里就可看出,哪有人民的什么事!

慕尤丁否认是叛徒? 哈哈……

  2020年3月2日,晚上9时,慕尤丁首次以“首相”身份向全国发表声明。可惜,这个声明除了一堆空洞匮乏的托词和解释之外,并没有提出任何实际政策来解决目前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困境与难题,实在让民众听得一头雾水。 在声明中,慕尤丁虽然也表明他知道他自己并不是民选出来的首相,还说他其实并无意成为首相,之所以会站出来是因为要“救国”;然而,当慕尤丁的名字出现在首相候选人名单上时,他似乎就选择性忘记了过去的二月政变是由一群盗贼、叛徒和老顽固所搞出来的乱局,然后自己加入了他们,助他们组成所谓“主流”的后门政府,这种“救国”方式可谓“新奇”! 除此之外,慕尤丁本人似乎借了阿兹敏的剧本,也爆出了那么一句“我不是叛徒”。不过,他却无法很好地解释他到底怎样不是叛徒;倒是他的所作所为却一再证明他就是叛徒。 慕尤丁不敢说他一句招呼也不打,就直接退出希盟,抛弃希盟盟友;虽然那时候他曾表示会全力支持敦马哈迪继续为相,同时却又表示不介意与巫统合作,即使敦马哈迪已表明他并不会接受巫统为盟党,这是否早已预示他会有叛变的行为呢?可惜,当时敦马哈迪并没有想到慕尤丁真会在他背后开后门出走。 先不论政治的风云诡变,仅仅是做人的道义,慕尤丁的确是背叛了马哈迪对他的信任。 回忆一下,曾经废除英文教数理、宣称“马来人优先”、批准养牛公寓案、甚至官拜至副揆并成为巫统署理主席的慕尤丁,根本就是巫统里的模犯生,怎么会在2015年时遭纳吉撤换、2016年又被开除巫统党籍呢? 因为他公开批评纳吉与1MDB丑闻案,并批评巫统的腐败,所以遭到了巫统的唾弃。 无可否认,当时慕尤丁的“义举”及公开批评巫统的言论,为他本人极端马来主义的形象洗白了不少;甚至把他视为打击马来西亚贪污滥权的斗士之一,尽管他自己本身也是可疑重重,但他自己在第14届大选做演讲时,多次申明巫统是败坏了的政党,他绝不会回去,也不会与其合作,因此人民愿意给他改过的机会,与他共同推翻腐败不堪的巫统、国阵…… 如今,他所说过的话犹言在耳,但他却彻底辜负了人民当初给予的机会和期望。 一个违背人民意愿,视政治民生为奇货可居、价高者得的叛徒,与他自己口中“腐败肮脏玩完了的巫统”组成“后门联盟”,真不知他究竟如何还能说出他是“全民首相”?

极端声音导致政府倒台 刘镇东:希盟需坚守中间路线

刘镇东:希盟分裂倒台全因极端声音作祟 民主行动党策略家刘镇东指出,两个月前正是“极端的声音”导致希望联盟垮台。 这名前国防部副部长告诉《透视大马》,在第 14 届全国大选赢得联邦政权后,希盟未能坚持自己的说辞。 他说:“我们原本站在中间位置,但被各因素分化了。” 他说,很多大马人容易受到种族框架的影响,而希盟领袖则努力应对及处理。 希盟垮台至今已两个月,而新的国民联盟政府则背负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病的重担,让前领导人有时间反思哪里出了问题及如何东山再起。 刘镇东也谈及导致希盟政府不到两年垮台的政治危机时投向行动党的指责。 访问摘录: 问:在发生了导致希盟倒台的政治危机后,如今有什么正面的发展? 刘镇东:那是首次有国阵以外的人执政中央,虽然时间不够,但这一些人学习如何管治,这期间也足以让他们的受欢迎程度增加、了解政策及与民会面。 虽然我们现在已离开政府体系,但你有一个曾执政中央的反对党,这是资产。 人民也了解到他们的民主空间可以这样被剥夺。 我们经过多年斗争,在2018 年 5 月 9 日所拥有的民主,可以在一夜之间被剥夺。旧体制可以在未经选举下卷土重来。 我希望这些有助于加强整个世代要看到大马成为一个民主及干净政府的决心。所有人都要想清楚,这不仅仅关于我们执政,而是建立一个永久的民主制度。 希望看到这个成果的人必须自问,他们如何在下一轮赢得 140 个席位。 这不再只是关于胜利的问题,而是如何创造民主浪潮。政党、民间社团及年轻人都必须考虑这个问题。 问:你如何克服种族政治? 刘镇东:我们赢得执政权后未能坚持希盟的论述。希盟没必要与马华比较有更多华人,或与国大党比较有更多印度人,以及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比较有更多马来人或伊斯兰。我们必须处在中间路线,但我们被很多因素分化。 我们必须面对言论自由、假新闻及许多大马人仍容易受种族框架影响的问题,而我们的领袖也必须努力回应各方,最终我们在中间路线上分化了。 如果我们要回来,就必须教育自己,只有站在中间路线,我们才能打败其他人。我们必须告诉我们的支持者与领袖,我们不会在种族政治上竞争,而是建立一个可以赢得 140 个席位的中心。 问:行动党在中间路线吗? 刘镇东:行动党正在努力。曾有一段时间,伊党也扮演主张温和政策的政党角色。在法兹尔诺与聂阿兹的领导下,曾试图带领伊党迈向中庸之道,但最终因哈迪阿旺派系太强大,进而衍生了诚信党。 行动党建立在多元种族政党的基础上,且应该在经济上为大多数人服务,这也是支撑行动党的基本理念。 这些年来,行动党最高领导人一直非常明确地奉行联盟政策与策略。我们不是以一个政党而是一个联盟加入其中。但我们的对手却把我们挑出来,我们也有领袖觉得他们必须在边缘竞争。 作为一个政党,行动党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加中庸。 问:大多数声音没反映这一点? 刘镇东:我们是这样被投射的。我们的对手想证明行动党是一个极端政党。 当然,有人陷入其中,也有人这么做以引起注目。但是,如果你看看我们的核心领导层,它致力于希盟,以及致力于为大家塑造马来西亚的理念。 过去两年,有人致力于提升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之间的温度。尽管有人为此屈服,但核心领导认为我们应该处于中庸位置。 问:你如何定义中间路线(centre)? 刘镇东:我们没有要和马华、国大党或巫统与伊党竞争。从选举的角度而言,只有中间派可以赢得这个国家的政权。从一开始,2019 年初始,巫统与伊党就不再追求选举策略,而是不惜毁掉一切策略。 问:行动党从此事中学到什么? 刘镇东:行动党已被妖魔化很长时间了。去年 10 月,希山慕丁(前巫统副主席)已试图呼吁解散行动党及诚信党,以组建一个支持大马民族的政府。 行动党的原罪是为安华达成法定人数。这也是为何行动党成为目标。行动党支持在 2017 年 1 月达成的过渡构想。 因此,他们认为剔除行动党与诚信党,安华将无法要求担任首相职。这是引发其他挑战的基本问题,而种族问题也被加入其中,使到行动党变得非常糟糕。 但这一切的起端是源自于高层的不信任。 进入下一轮,我们要建立信任及认同的立场。不止在民族政策,还有经济问题上,与人民建立联系以向前迈进。 问:土团党将“分手”原因归咎于行动党。行动党领袖是否扮演任何角色加强这种叙述? 刘镇东:中央领袖意识到有需要走向中间路线,但当你每天被攻击时,你会作出反应。在马来人方面,我们面对指控说行动党与(秘书长)林冠英主导政府,而在非马来人方面,我们却被指控保持缄默,但其实两方都错了。 在每日的斗争中,并非所有人都一致的。有时候我们处于压力之下而陷入对手的圈套,我们的领导陷入种族框架中,我不否认有这样的例子。 那个马来政党(土团党)也陷入种族框架。我们被极端分子拆散了,最终我们成为半届政府。 这是所有人的教训。为了国家向前发展,我们必须回来看看如何建立民主制度,基层领袖如何提升媒体素养而不是掉入假新闻与种族框架的圈套。 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必须面对的挑战。我们必须问如何了解彼此。我们是否把马来人、华人、印度人视为单一,这是种族框架。 我是在烈火莫熄时代开始我的政治生涯。1998 年 9 月 20 日,在首相官邸前示威时,我们被水砲车镇压。 当时,只有...

草率落实,人民不安

新冠肺炎疫情在短短几天内爆发,大马各州沦陷,截至3月17日确诊病例已高达673宗。 在这分秒必争的时刻,首相慕尤丁不仅没有解决疫情的持续发展,反而在上周末竟还抽空去打高尔夫球;而新政府还忙着吵官职分配不均、空姐制服、童婚计划等,让危机持续下去,导致今天面临疫情失控。 由于国盟的夺权行动,让国家出现权力真空,进而导致政府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取消所有的集会,减少人群的频繁接触,才让病毒扩散,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伊斯兰传教士集会就是其中一个案列。 由于疫情的恶化,慕尤丁终于宣布落实行动管制令。但是在仓促的规划下,管制令不仅让人民感到非常混淆,而且也出现满满的漏洞,最终加深民间的恐慌。 其中,禁止人口出入我国,在新加坡和泰国工作的大马劳工将会收到极大的影响,尤其是新加坡的大马劳工高达30万名。众所皆知,新加坡各机构单位大量聘用大马劳工,他们是否能提供住宿给这些大马劳工也是新加波政府面临的极大挑战。 在落实管制令之前,不知国盟政府基于什么心态,居然“预告”所谓“重大宣布”,导致民众误会为封城消息,以为商店都不会营业,在惧怕粮食短缺的情况,各大超市都掀起抢购热潮,民众纷纷购买大量的日常用品及粮食储存,大部分商品都已被一扫而光,而这过程中,又造成人潮聚集一堂,无疑为帮助病毒更加扩散。这也证明民众对政府的防疫政策完全没有信心,因为到目前为止,政府并没实行任何计划以确保所有人民在这期间都能得到足够的必须品。 遗憾的是,拥有庞大的内阁阵容却漠不经心,所有的决策优柔寡断并没有一致协调,而人民的不安只会持续增加。尽管如此,人民不能就此放弃,疫情当前,当下首要的任务就是做好本分,若非必要就不要出门,好好待在家中,同时务必要注意好个人及家庭卫生,杜绝病毒持续蔓延的可能性。 民众自身需积极做好防范措施,才能让疫情得到改善;国盟政府的无能,先记在心里,等疫情解决后,再慢慢清算问责。  

大联合政府违背民主原则 希盟支持安华为相

根据代理首相敦马哈迪欲组成大联合新政府的举动,我们在多方深思熟虑后,决支持安华为首相。 大联合政府的提议虽看起来好像一片和好和谐,实则却是违反了民主原则。 我们相信在执政党与反对党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滥权、贪污等陋习才能被控制。 若国家呈现零反对党状况,制衡机制将不复存在,同时,首相则会被赋予过大的权力,可绕过政党,任意地委任官职,严重破坏国家民主,这对于人民来说又怎么会是好事? 况且,若我们接受大联合政府,就意味着我们也需接受盗贼统治的巫统、保守派的伊党和叛徒阿兹敏的加入,无疑就是变相接受并成为后门政府的一员,这完全违背了民意,也不符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更是整个希盟都不能接受的。 若敦马哈迪真已放弃希盟,转而组大联合政府,也是违背了509人民投选希盟的委托。 为此,希盟愿支持安华为第8任首相,因这本来就是希盟当初的竞选宣言之一,也是人民的愿景之一。而安华原本就早已与敦马哈迪协议将在今年年尾交棒,但因小人作祟而导致如今政局纷乱,那希盟愿继续紧守当初的宣言,就是支持安华为首相。 尽管,我们深知这一支持或许会导致目前政治破局,被逼面对解散国会的风险,而劳民伤财地举行闪电大选;甚至希盟可能会因此而失去政权,但我们不能如组后门政府的那帮无耻之辈那般眷恋权力而违背原则,我们无惧再次成为反对党,却绝无法把民主精神当作政治筹码,典当给盗贼与叛徒。  

单元政党破坏种族和谐

由6党组成的国民联盟,终于赶在国会开幕前夕,宣布共组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 虽然没有正式注册成为政党,但首相慕尤丁已正式获得盟党的113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并签署了备忘录。 国盟政府由巫裔政党为核心包括巫统、土团党及伊斯兰党组成,也形成“马来人大团结”的政治局面。 从509大选下台后,巫统跟伊党越走越近,甚至携手大打种族宗教牌,并成功挑起巫裔对于的行动党的恐惧和不断指责希盟只照顾非巫裔,因此巫伊的合作下成功在几场补选中获得胜利。 随着慕尤丁派系的土团党加入下组成政府,也壮大了巫伊的实力,无论是资源和官职都更上一层楼。另外,巫统也从中获得柔佛和马六甲州政权;而伊斯兰党也重夺吉打州;土团党则仅剩霹雳州,国盟执政的州属高达9州,加上联邦政权,巫伊的政治理念和政策将覆盖更广大。 在国盟6党签署的备忘录里有提及将保障各族团结、宗教和文化和谐。但是,对于巫伊和土团党的党理念绝对是矛盾重重,而此多年来所发出的极端言论。实则,我国巫裔人数居多,只要获得多数保守巫裔的支持,就能够获得政权,所以讨好其他的族群,可说是无济于事。 另外,国阵执政我国61年,利用选区划分和制度,来巩固巫裔选区,让国阵可以在更多选区成为基本盘。例如,505大选,国阵仅获得大约47%的选票率,但由于选区划分偏向乡村巫裔选区居多,所以国阵最终获得执政权。希盟执政期间,就策划更改选区的不公,但是,由于国盟夺权上任,计划预计将胎死腹中。因此,国盟只需通过煽动种族不安的情绪,让巫裔没有机会接触多元路线政党的理念,就能够在下一届大选继续掌权。 虽然我国独立63年,种族之间相处已久,但人民对于不同的宗教及文化依然有所保留,罪魁祸首必定是单元政党,利用种族情绪,巩固自身政治权益。 在国盟执政首个国会里,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表示对于我国的种族分化的问题感到担忧,并希望政府能够种族之间的矛盾。事实上,对于政治人物,保住政权才是王道,种族和谐对于单元种族或宗教政党是一个威胁,因此我国种族之间的和谐还面临不少的考验。

早知今日疫情,何必当初政变?

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于日前所发推文的“建议”,让来自诚信党的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继续留任,直到新冠肺炎危机解决为止。 此建议极不厚道并有“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之嫌,同时更曝露“国民联盟”内竟毫无可用之才来压制目前开始不受控的疫情大爆发,实在令人感到遗憾之极。 再者,安努亚也表示“与其忙著散播假消息与诽谤,不如深入了解人民的意愿。”;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变相承认过去一直以假消息与诽谤希盟政府,并且枉顾人们的意愿来组成后门政府呢?这个问题恐怕只能让巫统与伊党自己自圆其说了。 既然巫统认为,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最佳卫生部部长,为何居然选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与叛徒策划政变,谋夺了希盟的政权,导致努力抗疫的祖基菲里无端端变成前任? 如今,疫情开始不受控,这个烫手山芋,巫统不愿接、伊党不敢接、马华和土团又没资格接,就想把前卫生部长找回来,是不是至少也应该先向祖基菲里道歉呢?为自己在局势动荡期间,没有帮忙还添乱不少,安努亚应该先向祖基菲里与人民道歉才对! 然而,安努亚却说他是在“给机会祖基菲里控制新冠肺炎至疫情结束为止”。此言实在令那些为国家付出与牺牲自己安康的卫生官员感到心寒,根本就只是当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口罩!疫情过了就可以丢了?连卫生部长的遭遇都如此坎坷,叫底下的官员如何相信目前的政府会真正体恤他们的辛苦? 不过,无可否认,目前疫情愈发严重,加上超级传播者已出现的情况底下,马来西亚的确不可再任由卫生部正副部长都悬空的情形继续下去。 我们虽然严厉谴责后门政府为夺权而枉顾人民安康,在疫情肆虐期间,以各种阴谋诡计地发动政变;但仍希望他们现在真的能够以民为重,尽快安排合适人选出任卫生部长一职。 马来西亚本就具有良好医疗设备与丰富抗疫经验的医护人员及卫生部官员,但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也难以发挥真正作用。 希望现在的执政“联盟”,投入真正的“救国”工作,而不是想着如何利用完他人后就一脚踢开。  

阿兹敏—— 史上最不知耻的叛徒

前经济部长阿兹敏这几天忙碌地穿梭在五星级酒店里与他“新交”的“好朋友们”(包括巫统、伊党、马华等)吃饭、商讨如何搞他最想要的后门政府。 当全球都在苦恼着因为肺炎疫情不退所面临的经济寒冬期时,马来西亚也急需经济振兴政策以度过难关,帮助中小企业此恶劣环境中能继续站得住脚。然而,我们曾经的经济部长阿兹敏对救国救民救经济全都没有兴趣;他只对“后门”有兴趣,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震惊全国的政变行动,逼迫马哈迪不可交棒于安华,并与他和其他10只从公正党跳出来的青蛙,还有巫伊组成新联盟来推翻希盟政府。 其实人民早就厌倦政治恶斗,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更希望的是能够全国齐心守经济;而阿兹敏身为经济部长,不搞经济,反而全都丢给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只专心一致搞叛变!而且,事后竟还能大言不惭地高喊“自己不是叛徒”?深感阿兹敏的厚脸皮都能够挡子弹了。 说到底,阿兹敏为什么有经济不搞,要搞政变呢?因为在他心里眼里根本都没有人民,而只有他自己的政治事业。对于他来说,如果马哈迪真的交棒于安华,那么他的野心就无法实现;这对阿兹敏来说,才是头等大事!人民的生死?人民的托付?人民的信任?他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或许阿兹敏曾经也有过良心,但为了权与利,在过去几天里,他已典当了一切政治原则,背叛自己的政治盟友,出卖支持改朝换代的选民,算是完全丢弃了他做人的良知了。 阿兹敏的叛徒行为固然重创了希盟政府,但受害最深的还是选民。民主行动党在此对阿兹敏的一切行为深表不屑与不齿,也望民众能够看清这位忘恩负义、卑鄙九流的政客嘴脸。 (目前最新进展,前朝国阵突弃阿兹敏的后门,要求重新选举。叛徒变弃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