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权、祖基菲里及监督反贪会机构应该集体辞职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2月23日(星期五)上午11时30分在槟州民主行动党大厦的新闻发布会文告: 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大马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阿末以及监督大马反贪会的5个机构的20多个成员应该集体辞职,因为2017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显示了他们让人失望的败笔——马来西亚降至23年来的最低的排名,即在100分中得47分,及在180个国家中排在第62位 真是胡说八道! 这是针对首相署部长刘胜权的荒谬主张唯一适当的反应。他认为过去一年中一连串高调的逮捕行动,是马来西亚在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下降的原因。 这与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阿克巴沙达的评估完全矛盾——“如果不是因为大马反贪会积极进行调查和逮捕,以遏制国内的腐败行为,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将低于180个国家中的第62位。” 大马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阿末终于“现身”说,他对这样的结果感到“震惊”,因为这没有反映大马反贪会积极打击腐败的做法。 我则对祖基菲里对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感到震惊,而吃惊不已。 祖基菲里似乎以为,马来西亚和国际社会都如此天真,以至于会被大马反贪会在他任内的“震慑性”逮捕和指控行动所误导,相信大马反贪会有权不分职级或岗位地打击腐败,虽然他是顺从地避免了涉及腐败的“鲨鱼”,并且被赋予一项特别议程,以打击和玷污希望联盟领袖。 阿克巴沙达是对的。如果不是因为大马反贪会“震慑性”的逮捕和指控手段,马来西亚的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将会降得更低,跟保加利亚、南非、瓦努阿图、布基纳法索、莱索托、突尼斯等国家的贪污印象指数得分一样,即100分中得42~43分。 为了重建大马反贪会打击腐败的信誉和公众对它的信心,首先署部长刘胜权、大马反贪会主席拿督祖基菲里阿末以及监督大马反贪会的5个机构的20多个成员,应该集体辞职,因为2017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显示了他们让人失望的败笔——马来西亚降至23年来的最低的排名,即在100分中得47分,及在180个国家中排在第62位 。 这5个机构是反贪污顾问团、肃贪特别委员会、投诉委员会、运作评估小组、咨询与防范贪污小组。 令人遗憾的是,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必须承受由它的两位前主席所带来的耻辱、羞辱和侮辱。这两位前主席最终成为当权者的“政治雇佣兵,成为“大马1号官员”、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以及马来西亚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辩护人和捍卫者。 2013年,刘胜权辞去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一职,被马来西亚第一位少数政府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拉入他的内阁,声称是为了促进马来西亚的廉政和打击腐败。 虽然他是负责廉政的部长,而在他的监督下马来西亚遭受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耻辱,但是他依然找到各种借口,并用一切策略来巩固他的部长职位。 他与共谋一起把一马公司丑闻,扫在地毯下,就像所有其他大型腐败丑闻一样——无论是联邦土地发展局、玛拉,还是朝圣基金。 在他掌管下,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从2014年的第50位下降12个位置到2017年的第62位,而得分从2014年的100分中得52分下降至2017年的47分。 刘胜权还可以找出什么可能的借口以保住他负责廉政的部长职位? 看起来,他继续担任负责廉政的首相署部长时间越长,马来西亚将成为越腐败的国家。 马来西亚曾吹嘘要在2020年跻身于30个最不腐败的国家之列,而这个目标却越来越遥远,那些吹嘘都到哪里去了? 刘胜权是否敢于在下周三的内阁会议上,提呈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阿克巴沙达的看法,即围绕在一马公司、26亿令吉捐款、联土局、沙巴水门案等丑闻的课题,以及最近的国会议员拉菲兹因为作为吹哨者,揭发了2.5亿令吉的国家养牛中心“牛住公寓”丑闻却被定罪等事件,是马来西亚在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下跌7个位置的部分原因;此外,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应该成为马来西亚的“暮鼓晨钟”,不应该像许多其他的警讯那样,被轻易辩解过去。 对于反贪会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也是如此。 祖基菲里说反贪会已经定下3年的期限,以大幅度改善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 这么看来,反贪会主席之前似乎不曾期望马来西亚在未来3年内改善它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不过他可曾预见马来西亚在180个国家中,跌至最低的第62位? 他现在甚至提出反贪会制定自己的贪污印象指数的想法,除了在巫统和国阵内,这指数将毫无信誉可言。 昨天我说过,中国和印尼正逐渐在国际透明组织的年度贪污印象指数上超越马来西亚——如果这两个国家以过去23年的速率提升它们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和分数,而马来西亚停滞不前,中国将在8年内(2025年)超越马来西亚,而印尼将在14年内(2031年)超越马来西亚。 如果马来西亚像在纳吉9年的首相任期内那样继续下滑,中国和印尼将在更短的时间内超越马来西亚。 对于这个让人震惊的可能性,反贪会在采取什么行动? 2009年成立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之前,马来西亚在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取得最好的排名,于敦马哈迪医生的首相任期内是第23位,敦阿都拉任内则是第39位,反观纳吉任内则是第50位;至于最差的排名,马哈迪任内是第37位,阿都拉任内是第47位,反观纳吉任内是第62位。 在这样的情形下,如果监督大马反贪会的5个机构的20多个成员,虽然明显地无法履行他们被赋予的任务却继续留任,大马反贪会还有什么信誉可言? 林吉祥

刘胜权出任廉政部长5年来最糟糕成绩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掌管廉政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胜权辞部长及上议员职,为我国五年来取得最差贪污印象指数负起全责。 国际透明组织公布2017年贪污印象指数,马来西亚表现大退步,贪污印象指数得分是47,比2016年的49分少2分,在180个国家当中,也下降7名而排在第62位,与古巴并列,是刘胜权自5年前出任“廉政部长”,最糟糕的成绩。 他说,不受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认可的刘胜权甚至把这个结果归咎于反贪会在过去一年太过积极采取反贪行动。 “刘胜权仿佛在说读书勤奋的学生在考试中肯定会失败,那是不是说反贪会应该为了降低我国的贪污印象指数而减少未来的高调逮捕行动?” 此外,林立迎说祖基菲里也公开批评贪污印象指数不符合现实,难道他是在质疑国际透明组织指数是假的吗? “让人贻笑大方的祖基菲里还提出了一个所谓完美的解决方案,即宣布反贪会正在设立自己的贪污指数,将在3个月出炉。” 他揶揄,也许古巴将是唯一一个将会接受由马来西亚反贪会自行设立贪污指数的国家。 林立迎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