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署沙砂事务部长没拨款 砂政盟任由联邦边缘化沙砂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今日发表文告表示,对于砂政盟没有反对首相署预算案,任由沙巴以及砂拉越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而感到遗憾,并抨击砂政盟虽然以造王者身份支持国盟政府结果却让人民看到砂拉越在联邦受到国盟的不公平对待。 陈方其表示,在砂政盟的盲目支持下,日前的首相署预算案在投票环节中最终以105票赞成95票反对下通过。这也表示了砂政盟认同国盟政府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当中边缘化沙巴以及砂拉越。更甚的是,一再强调“入阁是为了监督”以及“捍卫砂拉越”的人联党在发现砂拉越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时由始至终一声不吭。不仅没有公开谴责国盟,也没有向砂政盟盟友进言反对这项不公平的预算案。 2021年的首相署财政预算案的通过,表示了沙巴和砂拉越获得的发展开销拨款巴仙率将从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17.14%减少至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13.91%。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发展开销总拨款是560亿令吉,沙巴和砂拉越获得96亿令吉。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发展开销总拨款提高至690亿令吉,但沙巴和砂拉越的发展开销拨款却保持不变,一样是96亿令吉。 他继说到,沙巴和砂拉越事务部属下只有106位官员,首相署属下官员则有2万4000人。而沙巴和砂拉越事务部长更是唯一一位没有获得发展开销拨款的部长。 既然人联党和砂政盟的盟友即可接受国盟如此不公平的财政预算案,却仍旧在报章上发表比起国盟的边缘化希盟是完全没有将砂拉越摆在眼里的言论。这是何其荒谬且具有误导性的。 要知道,在国阵时期砂拉越和沙巴一直都被国阵给边缘化,每届财案都位居拨款倒数州。直到希盟上台后,砂拉越在全国财案拨款高居第二多,拨款比起国阵时期更是增加了40%。可见人联的言论不仅企图误导民众更是想为自身议员在国会没法捍卫砂拉越而开脱。 有鉴于此,陈方其吁请人联党不要再对国盟唯唯诺诺,应该硬起来向砂政盟进言,三读时全力投反对票。这才是真正的在维护砂拉越的权益,和不违背自己的承诺。

人联党一再漂白伊巫合作 不如向教长反映承认统考事宜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莹颖发表文告表示,人联党与其一再的漂白他们与伊斯兰党以及巫统的合作,倒不如务实的为华社作出贡献,向教育部长反映承认统考文凭的事宜,别再像之前一样,当了几十年的执政党却无所作为。 她表示,砂拉越人民已经看清楚人联党除了把承认统考作为竞选糖果之外,执政了联邦几十年来都没有诚意也不能落实承认统考。对此,陈莹颖不禁想问苏利群,身为首长政治秘书的她不务实向教育部长反映承认统考的问题,反而只是一味的替人联党漂白,那砂政盟携同人联回到中央的目的是什么?显然这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 “人联党甚至将砂州承认统考一事拿来当成人联党的战绩,却歪曲火箭执政的州没承认统考。殊不知行动党执政州如槟城在林冠英担任槟州首席部长时早已承认统考,且接受统考生到地方政府部门工作。既然有着相等的条件,人联党的优越感从何处来?” 陈莹颖说,人联党一直翻旧账说行动党曾与伊斯兰党合作来为自己平反是一项可笑的行为,因为明眼人都知道,当伊斯兰党开始走向极端的时候,行动党是第一个给予谴责并进行切割的人,甚至还放弃了可以执政联邦的机会。而人联党不仅选择看不到,甚至还想误导砂拉越人民;而如今伊斯兰党与人联党共同执政联邦是事实,人民也清楚的看见伊斯兰党的极端,就连前妇女部长以及著名人权律师茜蒂•卡欣问及童婚课题都被传召。但人联却依然还可以厚着脸皮抱着这种朋党的大腿并且还在努力的在为自己洗白。 人联党睁眼说瞎话 “由此可见,睁眼说瞎话正是人联和苏利群的一贯本色。” 陈莹颖也提到,苏利群和人联党甚至不敢让人民知道,在囯阵时期,中央对砂州拨款一直处于垫底的几个州,直到希盟执政的时期对砂州拨款高居全国第二。然而就在这种前提之下人联多个领袖包括苏利群这位砂首长政治秘书自然是一清二楚的却装作不知,还试图抹杀希盟给砂州拨款的事实。就事论事,不知苏利群是否有勇气承认这一点并大声告诉砂人民。 不仅如此,人联党执政了几十年来,所开出的空头支票已经让人民感到厌倦,在“有官勋有拉曼”事后多年,“拉曼“只剩下杂草片地,但人联党依然可以淡定如常继续着他们的坑蒙拐骗。 “放眼近期的爪夷文课题,人联和马华在大吹大擂要杜绝爪夷文后,重新入阁就不当回事,那些伪华教斗士也随着不见踪影。只能说这本就是自己在前囯阵时期留下的败笔,这些人又怎么会跟人民说呢?无论人联或马华早已习惯。” 陈莹颖希望人联党若是真心为人民的话,那么就应该针对爪夷文列入课本一事向联邦反映,而不是只会针对行动党进行莫名其妙的攻击,她也希望人联党以及首长政治秘书苏莉群既然已经是联邦的一份子,在这样的课题上就不应该再噤若寒蝉。

提高罚款如同伤口撒盐 国盟违反关怀人民初衷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指出,政府将在3月11日生效,把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个人罚款提高至1万令吉对普通人民来说是非常重的负担。 国盟政府一再强调自己是个关怀人民并且为人民解决问题的政府,不会压迫人民。可是把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个人罚款提高至1万零吉的举动已经违反了自己的初衷。 陈方其今日发文告说,既然国盟政府还是坚持可是把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个人罚款提高至1万零吉,那就应该公平地执行,绝不可出现双重标准。 “不只是政治人物,任何人一旦违反防疫的标准作业程序,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哪怕是法律责任,断不能因为某些人位高权重,就能享受特别待遇”。 陈方其表示,如果大家都做好了防疫措施,但病例还是居高不下,那大家都无话可说,但事实却非如此,在社交媒体上曾经流传着多位政治人物没有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共同集餐,此行为已违反了标准作业程序,却没受当局对付。政府体系成员都不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这如何说服公众? “政府应该注重宣传和多灌输人民抗疫的知识,和执法单位大公无私地守好自己的岗位,此外,人民也要做好本分,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这样持续下去,疫情就可好转。” 他希望,政府可以再考虑其它有效的做法,又不会让人民在这个艰难的疫情里苦了再加苦,罚款1万零吉真的是如同在人民的伤口上撒盐。多少民众已在这疫情下失业?在面对没有收入的情况下还得面对高额罚款,民众如何承担。 陈方其强调,若国盟政府能公平的赏罚分明,确保不会有双重标准,无论罚金多少,民众都会信服。前提是绝无双标! 陈方其

陈方其:砂议会荒谬一幕! 竟以声音表决通过修宪案

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指出,砂议会这次的修宪出现了荒谬的一幕,砂政盟在议会竟然通过声音表决来通过此次宪法(修正)法案。 他表示,议会通过声音表决的方式来通过修宪是违宪的行为。因为修宪必须获得至少三分之二的议员投票支持该法案,并且每一票都必须计算和记录。这样一来,所有投票的人都会记录在会议录中,也会记载在历史中。 “声音表决不会记录“是”或“否”的票数,也不会记录议员的个人投票。通过声音表决,议长和议员都无法确定,有关修宪法案是获得所需的三分之二多数票才通过。”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违宪做法的情况下,仍存漏洞的宪法(修正)法案就这样被强制通过了。 可悲的是,那些口口声声说砂拉越优先的人联政客,此时此刻都换了一副嘴脸。不仅将行动党所挑出来的修宪漏洞无视了,更在媒体上恶意抹黑不惜妖魔化砂行动党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社青团对于人联党这种伎俩嗤之以鼻。对于人联党的厚颜都为之汗颜。人联党甚至在网络媒体上大声打出“只有砂拉越“人”能成为砂议员”的贴图。但关键在这样的宪法漏洞之下,人联怎么保证只有砂拉越人能成为砂议员? 该党主席沈桂贤更不惜企图引领风向说,通过这次的修宪案,砂拉越居民被“明确”的诠释。他说:“要成为砂拉越居民,你必须(1)是马来西亚的公民,(2)在砂拉越出生,(3)在砂拉越居住。” 但人联党唯独没有告诉民众的是,若按照州政府目前强制通过的修宪案,砂拉越某个生于国外,长于国外的继子们只要在选举之前回到砂拉越居住一段时间,他們就将有权利参与选举。因为他们符合由砂政盟所修改的砂拉越居民的第二个条件。难道这些人就是砂政盟口中的砂拉越人吗? 陈方其强调,如今种种迹象表明,此次修宪是具备隐议程的。砂政盟似乎在为“某些特殊身份”的“砂拉越人”给搭桥铺路。否则不会冒着违宪的做法仍然急着通过这模棱两可的砂宪法(修正)法案。 “我们希望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但人联党若真心想修改宪法,那就做到真正维护砂人民而不是为了“某些特殊身份”的“砂拉越人”,因为这样是出卖砂拉越权益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