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换议长背后的信息

经历我国史上最短国会后,国盟政府即将在下周,7月13日迎来执政以来第二次国会。慕尤丁的首相支持率考验即将在国会上受到验证。 老谋深算的慕尤丁利用首相的权力把国会延迟4个多月后,并也在这段期间通过派发政府官联公司或政府机构高职来整合盟党之间的关系,让执政权不会受到动摇。因此,慕尤丁就来临的国会首日提呈动议更换前朝希盟委任的下议院议长阿里夫和副议长倪可敏。 慕尤丁撤换议长其中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在野党在国会上突袭执政党,并且在执政党和在野党的议席相差不大之下,只要执政党有部分议员缺席国会,在野党就有机会否决法案通过。在希盟执政时期,当时的反对党国阵和伊党就趁着大部分希盟议员缺席下,就突袭妇女及家庭发展部2020年预算案,让预算案无法通过,但最终因在野党人数不足,否决无法被通过。因此,慕尤丁必须撤换由希盟委任的议长和副议长,以防止议长在国会上的阻扰。 事实上,撤换议长和副议长的动议,可达到一石二鸟的作用,并直接与前任首相敦马在早前提呈的不信任动议的用意相同。慕尤丁只要获得多数支持撤换议长,也间接表示自己获得足够支持,不信任动议也毫无用处。 对慕尤丁而言,在国会无法展延下,迟或早都必须在国会上摊牌,毕竟议长已接纳老马的不信任动议,而国盟政府只有少数执政,也不清楚党内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议员,如早前辞去工程部副部长的四加亭国会议员沙鲁丁。一旦无法通过撤换议长,慕尤丁也被迫辞去首相职,进行闪电选举。 从媒体上也看到不少的传闻指国盟各党已开始进行议席分配,甚至有不少国盟议员也表示有意进行闪电选举。由此可见,慕尤丁已做出闪电选举的打算,只要撤换议长表决不通过。 无论如何,最终闪电选举的权力还是由元首定夺,只要希盟有多数议席支持下,还是有机会说服元首,让希盟继续执政直到下一届大选。

慕尤丁应信守承诺 下放同等拨款给在野党议员

在野党国会议员2021年2月4日(星期四)发表联合文告: 1. 首相在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时吁请所有的政治人物,撇开政治歧见,与民同在,克服我国第三波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行动管制令2.0。他自己还说,等到时机成熟,再全力搞政治。有鉴于此,我们身为在野党议员,希望首相信守承诺,负责任的搞政治,下放在野党选区拨款。 2. 此刻正值我们对抗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之际,国盟政府必须采取非常手段应对之。其中,就应该包括下放与执政党同样的拨款予在野党议员。在野党议员将能够妥善利用这些拨款,协助各选区内因失业、收入中断的居民们。在野党选区的居民不应该因为他们行使民主权力而遭到惩罚。 3. 执政联邦的国盟政府应该效法柔佛与霹雳,下放拨款给全体州议员,包括在野党议员。在国家陷入危机的情况下,柔佛州务大臣至少把在野党视为议会内的策略性伙伴。与此同时,雪兰莪和槟城拨款在野党州议员也由来已久。 4. 国盟政府应该采用“全政府”、“全社会”的方式,动员全国上下力量对抗日益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所有人也应该集合力量与资源共同抗疫,其中就包括立即下放拨款给在野党议员。 1. 兵南邦(Penampang)国会议员的达雷尔 2. 麻坡 (Muar)国会议员赛沙迪 3. 实邦加(Sepanggar)国会议员阿兹加曼 4. 泗岩沫 (Segambut)国会议员杨巧双 5. 峇吉里(Bakri)国会议员杨美盈 6. 实兰沟(Selangau)国会议员巴鲁比安 7. 纳闽(Labuan)国会议员拿督罗兹曼 8. 蒲莱(Pulai)国会议员沙拉胡丁 9. 古邦巴素(Kubang Pasu)国会议员阿米鲁丁 10. 古来(Kulai)国会议员为张念群 11.古邦巴素(Kubang Pasu)国会议员阿米鲁丁 12. 波各先那(Pokok Sena)国会议员玛夫兹 13. 沙亚南 (Shah Alam)国会议员卡立沙末 14....

组大联盟政府 显国盟脆弱

自国盟夺权上任以来,就以马来人大团结或行动党反马来人等口号,来合理化自身不道德的夺权行为。国盟执政9个月后,马来人在经济或生活上水平是否获得提升,这点大家心里有数。 在疫情爆发期间,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三餐温饱成难题,对于捍卫种族和宗教的言论,再也起不到过往的影响力。无可否认,国盟的组成,解决了马来人地位的不安,但这个蜜月期已过,毕竟生存才是王道。因此,在近期社交媒体上,可发现友族对国盟政府的不满,已经慢慢浮出水面。 国盟以少数优势夺权上任,政权薄弱,为了巩固政权,须先解决友党之间的不满,除了利用官职拉拢,也尝试在多个州属夺权,让更多友党领袖可分到甜头,在朝吃香喝辣。然而,因沙巴选举,导致我国正面临第三波疫情的大爆发,也让多个州属再度重回CMCO(有条件行管令)。在国库的资金有限下,不能像早前以"直升机式撒钱",加上首相慕尤丁一度尝试颁布经济状态,来避过预算案的考验,让国盟的形象大受打击。 在国盟声势持续下跌和内部矛盾越来越大,只要预算案无法通过,国盟政府将瓦解,而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就在近期倡议成立一个排除希盟的“大联盟“政府,以捍卫我国穆斯林的团结,并且也邀请中立政党或亲希盟政党的加入。说白了,就是拉拢国盟之外的政党加入,来获取稳定的政府,与2月的政变比较,只是拉拢更多的小党。 国盟夺权上任后,安努亚慕沙被委任成为联邦直辖区部长,虽然来自巫统,但是在执政后,频频呵护慕尤丁,甚至要求党内或友党不要施压慕尤丁。即使被委任为联邦部长,安努亚慕沙也没停下脚步,来拉拢保守势力的支持,并在隆市推出一系列保守政策,包括广告牌必须以马来字体为主、停止发放酒牌和明年落实杂货店和便利店禁卖烈酒措施。 一旦国盟瓦解,内部的友党必将分崩离析,马来人大团结的口号只是一个短暂的漂白口号,毕竟以巫裔和穆斯林为主的三大主要政党(巫统、伊党、土团党),都争取同样的选票。虽说国盟瓦解是迟早的事,但是在朝当官的部长也不断全力捍卫慕尤丁所领导的国盟政府,因此这个马来人大团结政府或者“大联盟”政府又重新拿到台面上。

申报财产只闻楼梯响 张念群:慕尤丁缺乏肃贪意愿

若丹斯里慕尤丁认真想要落实《国家反贪计划》(NACP),则他应先强制所有正副部长申报财产。 NACP于2019年推介,马哈迪在报告中的<愿景声明>中指出: “在2018年5月9日之前,大多数马来西亚人对在国际上被称为盗贼政府及其猖獗的腐败行为感到厌恶,他们通过投票换政府来表达厌恶,人民推翻了自独立以来一直统治国家的政党/联盟。因此,新政府要切记,能够推翻一个统治了长达61年政权的,正是政府的贪腐。 ” 讽刺的是,现在丹斯里慕尤丁选择与盗贼政府的政治领袖共组政权。 NACP反贪计划六个关键领域,包括政治人物的廉正、透明和问责、公共行政、政府采购、执法、法律和司法以及企业管理,而申报财产是实施NACP计划中22项的优先举措之一。 据报道,慕尤丁于3月11日的国盟首次内阁会议中要求,所有内阁阁员需要在一个月内申报财产。然而在将近4个月后,内阁阁员申报财产却还是只闻楼梯响。 正如NACP报告中所提及,申报财产的努力在执行上受到阻碍。这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缺乏政治意愿而阻碍了反贪计划。 现任首相是否重犯国阵时期同样的错误?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