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家良轰张盛闻痴人说梦 促解决童婚,家暴等问题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政治秘书吴家良律师于2021年3月8日发表媒体文告: 【性别平等并非靠马华女总会长即可达至  吴家良:马华应着眼解决实际问题】 吴家良律师炮轰马华总秘书张盛闻与其痴人说梦冀望有马华女总会长来改变大马现状,不如往实际着眼正视我国女性所面临的严峻问题。他说,马华既然是后门执政党,就应该解决大马燃眉之急的课题,包括童婚、家暴等都使大多数女性、孩童受到伤害。 倪可敏政治秘书说,马华妇女组主席王赛芝在大会都能提出“学跆拳道对待家暴”的谬论,可见马华仅停留在以暴制暴的水平来杜绝家暴。 他质疑,马华如若缺乏政治教育及性别平等教育,再多的女总会长都只是王赛芝的水平,只能继续为民众提供笑料。他说,如若马华有意解决大马性别平等的问题,就不应该纵容王赛芝发表这种无知的论述,而是应该采取必要的手段。 “我们不能带着这种无知的态度面对社会上确实发生的家庭暴力问题。马华鼓励被家暴者进行暴力反抗,殴打家暴者只会把受害者陷入更危险的境况。” 他表示,如若我们带着讥笑的态度面对王赛芝的言论,一转眼就忘了这种无知的态度,只会让家庭暴力问题根本没有办法结构性地得以解决,且散播了不正确的讯息。 吴家良律师也谴责马华根本对家庭暴力一无所知,我国已在1994年通过家庭暴力法案(Domestic Violence Act),因为家庭暴力不再是个人的家事,而是一项严重的社会问题。在刑法下,家庭暴力是一种犯罪行为。 他说,任何负责任的政治人物都应该对这件事保持着严肃的态度,传递正确的讯息,如鼓励受害者取得医疗或非政府组织的协助,甚至可以采用法律途径向警方报案,申请紧急保护令(EPO)、临时保护令(IPO)等。 马华提倡暴力,并鼓励大众实践暴力的行为,即便过后出现更多女总会长也无法根治问题,更妄谈在不同的课题上提供多元的视角,带领马来西亚走向开明及进步。 他说,马华处在的国盟当中,不乏出现贬低女性地位的言论,如妇女部早期就建议女性在家穿戴整齐及化妆、或鼓励女性模仿卡通小叮当来取悦男性舆论早就引起国际世界一片哗然;当研究显示童婚将剥夺女童获得教育及婚姻自由的权力甚至与性侵儿童无异时,伊党却频频公开发表支持童婚;当国际世界都签署《消除对女性各形式的歧视》时,巫统议员却发出“月漏论”的言论歧视女性每月的月事。 “马华连友党贬低女性、物化女性的言论都不敢谴责,在国会更不敢表态反对童婚,试问有更多女总会长就能解决这些问题吗?关键的根本不是马华有多少女总会长,而是思维上的转变,做到真正尊重女性、鼓励两性平权。”该全国社青团中委如是说。 吴家良也促请马华施压慕尤丁尽快召开国会以通过《性骚扰法案》,让法律产生效应,以在大马能够落实真正的两性平权。  图:吴家良代表倪可敏派发希望袋予选民时所摄。

国盟需确保教育频道涵盖所有科目 吴家良:勿将任何学生边缘化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政治秘书吴家良于2021年2月19日发表媒体文告: 对于教育部推出的“DidikTV KPM”教育频道,吴家良呼吁教育部确保DidikTV KPM教育频道全面性涵盖所有的科目,不让任何一名学生被边缘化。 吴家良指出,他乐见教育频道的实施,DidikTV KPM教育频道推出的初衷旨在让学生能够居家上课,因为资料显示逾95%的家庭皆有电视机,因此教育频道的推动比起网络能够让偏远地区的学生也同样能够上课。 然而,他也指出,大马学术科目种类繁多,学生所选修的科目百花齐放,教育部不应该选择性在教育频道中只教导某些科目,而忽略了少众科目。这样一来,对任何学生而言都是不公平的。 “社青团冀望所有学生,无论选修了任何科目,在受教育方面都享有平等的权力。因为,这彰显出我国教育不停留在应试教育阶段,而是也凸显教育育人的功能,确保任何公民都有教育平等的机会。” 该名全国社青团中委说,2020年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测试将在今年2月22日进行,而马来西亚高等教育文凭(STPM)测试将在今年3月8日进行。换而言之,这些应试学生仅剩下区区几日备考,因此吴家良认为教育部必须确保所播出的教育节目需涵盖所有的科目,包括华文、中国文学、淡米尔文、淡米尔文学、阿拉伯语、伊斯兰研究、伊班语等。 “唯有如此,这些学生才能在这段时间内充分的复习所需备考的科目,弥补网课的不足。如若教育频道可以涵盖各类科目,我们才能确保没有学生会被边缘化,也达到一开始创设该频道的初衷。”倪可敏政治秘书如是指出。 吴家良表示,他尊重马来文在马来西亚的官方地位,但于此同时,教育部也不可忽略了母语教育的重要性。他说,选修母语科目的学生也同样在来临的日期需要备考,他们也同样冀望对自己报考的科目负责任,考获优等的学术成绩。 此外,他也补充,对于部分小学生或学前教育阶段的儿童而言,倘若使用自己的第二语言上课或许会增重学生的理解负担,毕竟电视频道不像平时上课一般,学生不懂即可随时发问。另外,吴家良表示,学生在学前或小学时期基础非常重要,因为这奠定了孩童未来在学术表现上的发展。 因此,他认为教育部可在学前教育或小学阶段中的必修科,如科学、数学等进行后制工作,在有关节目加上各母语字幕,让国内小学生皆可在同样的跑道上学习,追求学术的乐趣,切勿让疫情典当了这一代学生的未来。 图为吴家良代表倪可敏在十二碑新村移交希望袋予选民时所摄。

吴家良炮轰妇女部长忽悠受害者 国盟受促开国会提呈《性骚扰法案》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政治秘书吴家良律师于2021年2月16日发表媒体文告: 针对近来警员搭讪性骚扰案件,吴家良律师炮轰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丽娜哈伦身在其职却无所作为。 他说,两名涉嫌警员并未被停职,仅被调离路障截查小组。这对受害者而言,正义不止未能被伸张,且无形中也在助长这种不良作风,导致更多受害者难逃魔掌。 “作为妇女部部长,丽娜哈伦应该促请内政部部长韩沙再努丁立即下令让涉案警员第一时间被停职接受调查,如若搭讪骚扰的罪名被核实,应该立即严惩肇事者,捍卫女性同胞的基本权益,而非在文告内轻描淡写呼吁群众勿质疑警方。” 吴家良形容,部长的呼吁对受害者而言如同伤口上撒盐,因为对整件事毫无帮助。 倪可敏政治秘书说,国外已经已有“#metoo”标签运动,女性公开自己曾被性骚扰的经历,意在唤醒群众对“骚扰”行为的醒觉,遏制对女性的不尊重来达到社会中的平权。 “但遗憾的是,国盟后门部长显然没有意识为受害者平反。丽娜哈伦的文告本身也无法为受害者带来更多安慰,国盟妇女部长本身缺乏的执行力及严正态度更容易导致受害者遭到‘荡妇羞辱’( Slut-shaming)的二度伤害,正如我们所见,推特上其实不乏充斥着类似对受害者的恶意留言。” 该全国社青团中委也指出,既然国盟妇女部长有意提醒群众“不要因为一滴染料,毁了整壶牛奶”,那就更应该拿出执行力,施压警方、让相关部门进行重整、并且严厉执行调查。他说,如今人民的质疑声是情有可原的,因为根本感受不到国盟对受害者伸张正义的意愿。 此外,对于丽娜哈伦提及《性骚扰法案》草案正在审查中以在来临的国会进行提呈,吴家良则指出该法案的提呈显然是天方夜谭,因为国盟毫无政治意愿召开国会。 “倘若国盟政府真的有意提呈《性骚扰法案》,国盟内阁部长此时就不该借紧急状态之名停摆国会至八月,难不成国盟要眼睁睁看着从现在到八月的肇事者都逍遥法外吗?” 有鉴于此,吴家良呼吁国盟部长应正视警员犯下的严重错误、同时切勿为政权夺利把人民的权益、利益置身之外,白领薪资,反之应立即召开国会通过法案,让性骚扰者能被绳之于法。 图为吴家良代表倪可敏在选区赠送希望袋予选民时所摄。

安顺火箭忧爆发警局感染群 吴家良促线上处理跨县州准证

安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吴家良于2021年1月27日发布媒体文告: 吴家良促请国盟后门政府线上处理所有警局的跨县州准证,勿让民众在管制令期间一窝蜂涌往警局办理跨县州准证。 日前有民众私下向安顺火箭国州议员服务中心申诉近日来多人前往警局申请跨县州准证,有者不但没戴好口罩,也不保持社交距离,因此导致某些申请者担忧不已。 “国盟后门政府已有近一年实施各种管制令的经验,而管制令的目的就是要让民众呆在家,减少不必要的出外及避免人与人之间的肢体互动和接触,” 该安顺社青团团长说道。 倪可敏政治秘书质问,事隔近一年后,后门政府还是需要人民亲身前往警局索取表格,填写表格,并呈交表格,过后申请者还需要再去警局询问及跟进申请事宜,最后该申请者也需要亲身前往警局索取跨州批准信,那岂不是与实施管制令的初衷背道而驰吗? 吴家良呼吁国盟后门政府勿墨守成规,反之应指示警方立即线上处理所有申请跨县州的准证,而非让民众有机会群聚而频密地接触并增加感染冠病的风险。 图为安顺火箭国州议员服务中心职员在管制令期间依足安全作业程序协助选民办理事务。

吴家良:国盟党政不分 国家机关不应成党机器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于2021年1月25日发布媒体文告: 吴家良炮轰国盟党政不分,竟将数名公务员扯入政党会议,甚至还大肆宣扬开会照片,比当年的国阵更加猖狂及目中无人! 昨晚慕尤丁主持国盟主席理事会会议后在脸书发布帖文感谢国家首席秘书莫哈末祖基及卫生部副总监诺西占伊斯迈出席会议,此文一出即刻引起争议,网民也议论纷纷。 倪可敏政治秘书表示,公务员需秉持政治中立,不被执政党或在野党所约束,以不偏不倚的态度执行公共事务,以免公务员滥用行政权力偏袒某一方。 “希盟执政期间,虽然不时面对政府部门暗势力从中作梗,但希盟一众领导层却不曾将公务员卷入政党政治,甭说指示他们出席政党会议,因此在执政的22个月竖立了党政分家的先例,让公务员无需再充当政党的跟班,” 该安顺社青团团长说道。 吴家良质问,倘若公务员都必须出席政党会议以汇报最新局势,那公务员如卫生部总监以后是否都需要出席希盟主席理事会、公正党政治局会议或诚信党中央理事会会议以汇报最新疫情局势呢? 吴家良强调,国盟主席理事会会议并不是内阁会议,也绝非国家行政的最高决策机构,因此将国家首席秘书及卫生部副总监列席为会议出席者的举动是大错特错,并玷污了公务员的尊严及让大马再度沦为国际笑柄! 图为国家首席秘书莫哈末祖基出席国盟主席理事会线上会议时所摄

国盟浪费警力、制造白色恐怖 社青团力挺新青年捍卫学术自由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组织秘书李伟翔与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11月11日的联合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组织秘书李伟翔及中委吴家良炮轰国盟后门政府浪费警力,制造白色恐怖,利用警方来迫害大学生,毫不尊重大学生的言论自由! 也是槟州社青团团长的李伟翔与倪可敏政治秘书吴家良一同在槟城高渊警局为需要录口供的马大新青年成员陈妍妤提供法律援助,并由罗伟鹏和孙丽婷律师在今日下午二时陪同陈妤妍进去警局录口供,并在一小时后结束录供步出警局。 “国盟后门政府上台后口口声声表示不热衷于玩弄政治,但却不断地打压人民的言论自由,如今把其魔爪伸入校园,用煽动法令及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压迫一群只是进行学术讨论的大学生,还冲进新青年主席叶纹清的住家没收其电话和电脑及逮捕声援者,因此国盟甚至比当年的国阵政府更加暴政,” 李伟翔如是说道。 也是马大新青年2012/2013年主席的吴家良表示,大学生是时代的眼睛、社会的良心,因此仅仅表达学术意见及看法的马大新青年成员不应遭受刑事审讯。吴家良接着指出希盟执政时不但不曾使用刑事法令打压大学生,反而还积极跟进废除恶名昭彰的大专法令,与国盟后门政府形成强烈对比。 社青团促请国盟后门政府停止打压大学生,勿再通过警方制造无谓的白色恐怖,反之国盟后门政府应尊重大学生的言论自由及学术自由,而非无故禁止任何不同的声音,让大马在国际世界的形象荡然无存。 图为陈妍妤(中)录供后在警局外与前来声援的社青团执委及律师合照。左一起为吴家良、李伟翔、罗伟鹏和孙丽婷。

吴家良:逾万人联署促国能折扣 国盟政府受促正视电费暴涨问题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兼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机要秘书吴家良于2020年6月16日发表媒体文告: 针对万人网上联署要求国家能源公司(国能)因电费暴涨提供折扣一事,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促请国盟后门政府速正视人民面对电费暴涨的问题,勿把问题扫入地毯。 吴家良指出,近期内众多人民表示家中的电费无故暴涨,并一致道出国盟后门政府早前提供的电费折扣不但无法解决民困,反而让电费无故飙升,令人民无言以对。 “希盟执政时期,民主行动党籍的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在面对电费暴涨投诉时不但马上勒令当局彻查电费涨价的原因,也指示国能不能逃避责任,充分展现火箭与民同在,正视人民权益的精神,”吴家良说道。 他强调,如今大多数打工一族在面对薪水被减,入不敷出的情况,还需要面对电费飙升的问题,简直是雪上加霜。 “更甚的是,掌管相关部门的后门部长在事发后居然想敷衍唐塞过去,声称人民混淆国能计算电费方式,把茅头指向人民。而新官上任的国能主席即巫统籍的马哈基尔更是持续领高薪,没为民解决电费暴涨问题,这充分显示了国盟后门政府从不把人民的死活放在眼里,”倪可敏机要秘书如是说道。 该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最后促请国盟后门政府马上正式电费暴涨问题,以减缓对人民带来的经济冲击。

失业人数飙升至60万人 国盟受促保住人民饭碗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兼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机要秘书吴家良于2020年6月4日的媒体文告: 针对国内失业人士的人数在今年三月飙升至逾60万人一事,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促请国盟后门政府立即拯救经济,以保住大多数日薪族以及低收入群体的饭碗。 日前槟城峇东巴西州议员法依兹揭露今年三月份的失业人数已高达85,300人,全国的总失业人数为610,500人,而这还不包括没注册为失业人士的日薪族,情况让人担忧不已。 “Jobstreet官网的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受薪者需要在管制令期间接受减薪,有者更必须减30%薪资以保住其工作。这证明了国盟后门政府在管制令早期呼吁雇主勿减薪或裁员的政策行不通,” 倪可敏机要秘书说道。 “国盟后门政府所提供的一次性600令吉工资补贴其实也阻止不了减薪潮及裁员潮,反之邻国新加坡员工获得当地政府补贴高达75%的薪资补贴,这大大地协助雇主渡过难关及保住员工的饭碗,”吴家良如是说道。 吴家良最后表示我国在3月18日才开始实行管制令,而三月的失业人数就已高达8万人,所以相信四月份及五月份的数据会更加惊人,因此呼吁国盟后门政府立即拯救经济及保住受雇人士尤其是日薪族及低收入群体的饭碗。

促请举报拨款抽拥者与收取佣金的助理 吴家良:希盟大力反贪、绝不姑息蛀虫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机要秘书暨安顺国会协调官吴家良于2019年1月4日发布的媒体文告: 安顺国会协调官吴家良呼吁全民举报任何要求选区拨款回扣及收取服务费或佣金的助理,因为希盟绝不像国阵般包庇任何蛀虫。 早前麻坡某承包商被爆出在学校采购案时要求30%回扣。此外,地不佬国会议员助理也因为涉嫌向民众收取服务费(佣金)而被解雇。 倪可敏机要秘书重申,希盟政府与贪污腐败的国阵不一样。希盟政府绝不容许任何一方干捞拨款,三万就是三万,绝不会发生前朝政府时代三万变三千的事件。 “若有任何选区助理,不管是希盟或国阵的,向民众索取服务费或佣金,请马上向警方投报,因为希盟绝不与涉贪者为伍,也绝不会姑息这种破坏希盟肃贪大原则的蛀虫。”吴家良说道。 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日前已经强调廉洁和反贪是希盟坚定不移的基石,所以吴家良再次促请全民勇于举报任何要求回扣的不法分子及收取服务费或佣金的选区助理。

希盟已落实多项惠民政策 魏家祥勿当鸵鸟视而不见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吴家良于2018年12月28日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吴家良今日反驳魏家祥指509是人民开始过苦日子的言论,并认为作为马华总会长的他不仅搞不清楚改朝换代对马来西亚的重要性,还不知悔改地以满口谎言来意图延续政治生涯。 吴家良指出,即使被国阵留下的国债重担所负累,希盟政府不仅仍坚持进行多种体制改革,也实施了多项国阵所做不到的惠民政策,其中包括拨款华教,政府史无前例地在财政预算案中拨款予长期被国阵边缘化的独中、国民型中学(华中),及半津贴华小。 “以安顺为例,当地四所半津贴华小便总共获得35万令吉的拨款,而三民华中获得了26万令吉的拨款,早前十二碑华小更获得了100万令吉拨款作为迁校基金,打破了安顺华小史上数额最大的拨款纪录,由此可见希盟政府对华教的支持不遗余力。” 吴家良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兼安顺区国会议员倪可敏的机要秘书。 在国阵政府所签的各种偏颇朋党的条约下,希盟政府虽然目前无法马上废除所有高速大道,但也体恤人民的辛苦,故以赔偿大道公司的方式让过路费保持原状,以免加重人民的负担。 除此之外,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早前刚宣布,将在明年开始发放100令吉的开学援助金及300令吉的生活援助金予B40群体,协助他们减轻生活负担。随着国际油价近期下跌,林冠英也宣布国内RON 95汽油将在一月一日下调,以确保人民不会打贵油。 最后吴家良强调,希盟政府一直都非常关注人民的心声,B40群体的生活困境更是政府的施政重点。他劝魏家祥别误导人民,对种种惠民政策视而不见。吴家良讥讽,也许魏家祥的生活过于优渥,才会对希盟的种种惠民政策无感。 图为吴家良在安顺派发新月历所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