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报财产只闻楼梯响 张念群:慕尤丁缺乏肃贪意愿

若丹斯里慕尤丁认真想要落实《国家反贪计划》(NACP),则他应先强制所有正副部长申报财产。 NACP于2019年推介,马哈迪在报告中的<愿景声明>中指出: “在2018年5月9日之前,大多数马来西亚人对在国际上被称为盗贼政府及其猖獗的腐败行为感到厌恶,他们通过投票换政府来表达厌恶,人民推翻了自独立以来一直统治国家的政党/联盟。因此,新政府要切记,能够推翻一个统治了长达61年政权的,正是政府的贪腐。 ” 讽刺的是,现在丹斯里慕尤丁选择与盗贼政府的政治领袖共组政权。 NACP反贪计划六个关键领域,包括政治人物的廉正、透明和问责、公共行政、政府采购、执法、法律和司法以及企业管理,而申报财产是实施NACP计划中22项的优先举措之一。 据报道,慕尤丁于3月11日的国盟首次内阁会议中要求,所有内阁阁员需要在一个月内申报财产。然而在将近4个月后,内阁阁员申报财产却还是只闻楼梯响。 正如NACP报告中所提及,申报财产的努力在执行上受到阻碍。这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缺乏政治意愿而阻碍了反贪计划。 现任首相是否重犯国阵时期同样的错误?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撤换议长背后的信息

经历我国史上最短国会后,国盟政府即将在下周,7月13日迎来执政以来第二次国会。慕尤丁的首相支持率考验即将在国会上受到验证。 老谋深算的慕尤丁利用首相的权力把国会延迟4个多月后,并也在这段期间通过派发政府官联公司或政府机构高职来整合盟党之间的关系,让执政权不会受到动摇。因此,慕尤丁就来临的国会首日提呈动议更换前朝希盟委任的下议院议长阿里夫和副议长倪可敏。 慕尤丁撤换议长其中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在野党在国会上突袭执政党,并且在执政党和在野党的议席相差不大之下,只要执政党有部分议员缺席国会,在野党就有机会否决法案通过。在希盟执政时期,当时的反对党国阵和伊党就趁着大部分希盟议员缺席下,就突袭妇女及家庭发展部2020年预算案,让预算案无法通过,但最终因在野党人数不足,否决无法被通过。因此,慕尤丁必须撤换由希盟委任的议长和副议长,以防止议长在国会上的阻扰。 事实上,撤换议长和副议长的动议,可达到一石二鸟的作用,并直接与前任首相敦马在早前提呈的不信任动议的用意相同。慕尤丁只要获得多数支持撤换议长,也间接表示自己获得足够支持,不信任动议也毫无用处。 对慕尤丁而言,在国会无法展延下,迟或早都必须在国会上摊牌,毕竟议长已接纳老马的不信任动议,而国盟政府只有少数执政,也不清楚党内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议员,如早前辞去工程部副部长的四加亭国会议员沙鲁丁。一旦无法通过撤换议长,慕尤丁也被迫辞去首相职,进行闪电选举。 从媒体上也看到不少的传闻指国盟各党已开始进行议席分配,甚至有不少国盟议员也表示有意进行闪电选举。由此可见,慕尤丁已做出闪电选举的打算,只要撤换议长表决不通过。 无论如何,最终闪电选举的权力还是由元首定夺,只要希盟有多数议席支持下,还是有机会说服元首,让希盟继续执政直到下一届大选。

扎希让位 纳吉回归 闪电大选要来了?

阿末扎希在脸书发表自己与纳吉对第十五届大选信心十足的贴文。可想而知,阿末扎希此刻已协议让出主席之位,让恶名昭彰的纳吉回归拯救巫统。 即便官非丑闻缠身,纳吉至今在巫统内部的召唤力仍然强大。如刘镇东所言,巫统至今仍然无法摆脱纳吉影子。尤其纳吉的金钱政治手段,在不知悔改的巫统领袖之间仍然备受热捧。因此阿末扎希愿拱手让位也未必空穴来风。 巫统基层早已蠢蠢欲动,随时迎战闪电大选。若纳吉重掌主席之位,无论巫统在来届大选与何政党合作,一旦胜出,纳吉必定再次拜相。尤其现在正处新冠病毒时期,选民士气普遍低迷。若进入闪电大选,投票率偏低以及选民对于政治厌乏,也将有利于巫统凭借自身为最大政党的优势成功胜出。 尽管巫统未曾说出口,但是他们拒绝与土团在选举战场上合作便是个不争的事实。巫统与土团表面合作,实质暗潮汹涌。两党之间多处的席位与利益交叠,心高气傲的巫统自然是不可能与土团共同进退。更何况,慕尤丁已居首相之位,若双方合作,巫统并不是掌握最大权力的一方。巫统领袖们无法分大杯羹,因此巫统与土团之间的相处必然很快破局。 慕尤丁上位至今,纳吉与阿末扎希的案件审讯还在进行中。然而,这并非慕尤丁心疼两人,欲为他们脱罪之举,更不是慕尤丁秉持正义按法行事。反之,慕尤丁深知巫统与土团之间如履薄冰。因此,他肯定不会为两人销案,把案件审讯纳为谈判及威胁的筹码,量巫统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即便暂时应对的了巫统,恐怕也无法压下国盟内部的权力斗争。国盟议员以及部长之间的争锋相夺、分位不均等问题,国盟瓦解只在旦夕。 慕尤丁如今是内忧外患,处于政治水深火热中。除了巫统与土团之间的明争暗斗,慕派土团内部尚存在一群心怀愧疚和愤怒的国会议员。在政变之时,他们无法反抗党意,但是按照如今的局势,他们让然想维护土团当初成立的原则 - 让阿末扎希和纳吉受到法律制裁。目前看来,若陆续有议员脱离慕尤丁转而投靠敦马阵线也不足为奇。 置于死地而后生对于巫统而言是目前最好的战略。急于重掌利益的巫统早已准备豁出去与土团一交高低、独揽大权。慕尤丁身边四面楚歌,极可能也当机立断对阿末扎希与纳吉的庭案下手,先下手为强。为了独揽,巫统国会议员接下来极有可能撤回对于国盟的支持,逼迫大选闪电提前,誓要逼走慕尤丁及夺取相位。 马来西亚正步入黑暗,人民即将迎来严峻的考验。我们面对的不仅是经济黑暗,同时还有随时翻身的政治黑暗。虽说黑暗的尽头即是光明,但是光明如何降临,那真的只能寄望民间醒觉和团结了。 李存孝 全国社青团团长 霹雳兵如港去州议员  

失业人数飙升至60万人 国盟受促保住人民饭碗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兼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机要秘书吴家良于2020年6月4日的媒体文告: 针对国内失业人士的人数在今年三月飙升至逾60万人一事,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促请国盟后门政府立即拯救经济,以保住大多数日薪族以及低收入群体的饭碗。 日前槟城峇东巴西州议员法依兹揭露今年三月份的失业人数已高达85,300人,全国的总失业人数为610,500人,而这还不包括没注册为失业人士的日薪族,情况让人担忧不已。 “Jobstreet官网的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受薪者需要在管制令期间接受减薪,有者更必须减30%薪资以保住其工作。这证明了国盟后门政府在管制令早期呼吁雇主勿减薪或裁员的政策行不通,” 倪可敏机要秘书说道。 “国盟后门政府所提供的一次性600令吉工资补贴其实也阻止不了减薪潮及裁员潮,反之邻国新加坡员工获得当地政府补贴高达75%的薪资补贴,这大大地协助雇主渡过难关及保住员工的饭碗,”吴家良如是说道。 吴家良最后表示我国在3月18日才开始实行管制令,而三月的失业人数就已高达8万人,所以相信四月份及五月份的数据会更加惊人,因此呼吁国盟后门政府立即拯救经济及保住受雇人士尤其是日薪族及低收入群体的饭碗。

慕尤丁“干净廉洁”的政府

慕尤丁夺权上任首相后,就理直气壮的发表会以打击贪污为首,并委任干净、廉洁和零贪污的国盟议员加入内阁。他这一番言论发表后,令人民摸不着头,事因国盟最大的盟党就是国阵,国阵执政61年,贪污风气与文化,人人皆知,也导致上届大选丢失政权。 时隔不到3个月,就传出卫生部在抗疫期间卷入贪污丑闻,涉嫌通过直接谈判的方式,发出几份合约,来购买价值3千万令吉的抗疫检测系统和医药器材。而其中一家涉及的建筑公司正是前阵子发表喝温水消病毒的卫生部长阿汉峇峇的私人诊所“阿汉诊疗所”的股东。 根据政府指南,若须应急采购,各政府部门或机构可以直接购买,或委任承包商执行,无需遵照一般政府部门采购程序,这一点没有人质疑。但是涉及的大量的资金,政府有必要公开购买数额、价钱等等以展示透明度也减少不明人士谣言。 卫生部到底有没有涉及贪污,目前还是未知数,必须由反贪会调查后才能公布。为了化解民众的抨击和质疑,国盟政府能够把证据公诸于世以表示清白,但显然的事,到至今依没有为贪污案件做出任何举动。 慕尤丁忙于政治斗争 人民对于国盟政府不信任并不是没有理由,除了国阵执政期间的各种贪污滥权,而且说好的申报财产也不见下文。早在3月11日,慕尤丁就下令新部长必须在一个月内申报财产,但是时隔两个月不仅没有下落,可耻的是,竟然把申报财产的官网给关闭,网路搜素器也寻找不到该网站。 慕尤丁试图以申报财产来向人民展现内阁的廉政,可是却出尔反尔,利用疫情转移视线,逃避国会问责,忙于政治斗争。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凭着处心积累夺权,连自身的想法和行动都不干净,又要如何让内阁服从,更不用说成为干净和廉洁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