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最强硬态度捍卫多源流教育!土权党挑战华淡小违宪,行动党法律局申请介入

以最强硬态度捍卫多源流教育 土权党挑战华淡小违宪 行动党法律局申请介入 民主行动党发出文告宣布,行动党法律局将代表隆中华独中介入及反对土著权威党副主席兼律师莫哈末凯鲁阿占入禀联邦法院,挑战政府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设立多源流学校是违宪的。 联邦法院法官已于2019年11月4日聆讯此案,并决定在2019年11月11日决定是否要审讯。 而吉隆坡中华独中董事主席丹斯里林景清指出,若联邦法院批准此案的准令申请,就有必要介入以保护多源流学校在国内的存在,而民主行动党认同这一点。 行动党法律局主任蓝卡巴星将代表该学校尽快呈上介入此案件的入禀书,在法院允准的范围下,尽力反对到底。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部长林冠英表示,虽然他认为联邦法院受理此案的可能性不大,但仍不可掉以轻心,若法庭真的决定受理此案,还做出不理想的判决,那将会后患无穷。所以,民主行动党必须做好万全之策,以保护华社多年来在教育上所作出的贡献和努力。 无惧土权党挑战 政府与独中共进退 林冠英也透露,在公布2020年财政预算案后,莫哈末凯鲁阿占就曾两次致函于他,要求他收回对华小、淡小和独中的拨款,理由为多源流学校的存在时违宪的。当时,林冠英对亲巫统的莫哈末凯鲁阿占所说的不以为意,认为这是他们惯用的种族主义言论来打击民主行动党;但对方竟厚颜无耻地入禀法庭挑战华小、淡小的合宪性! 林冠英推测对方可能是为了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在捞取政治利益。 在得知莫哈末凯鲁阿占的行为后,林冠英立即联络总检察署并获得承诺会正式此事,同时委派高级联邦律师陆意清为此案的政府代表律师。 然而民主行动党仍不放心,因为政府代表政府小学,但独中非政府学校,可能会首先受到对付,因此便选其中一间独中代表61所独中,并委派行动党法律局主任蓝卡巴星为代表律师,申请介入此案。同时,也承担一切费用。 而且,林冠英也强调,虽然有人不断制造压力阻止政府拨款给华小和独中,但这绝不会动摇政府制度化拨款独中的决定。所以独中明年会继续获得政府的拨款。 遗憾在野党只搞种族主义 林冠英也很遗憾,在野党多次发表关闭华小、淡小的言论;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更曾说过“华人不能担任部长”的话;不但分化马来西亚民族,更会在他们又在当权的时候,实现他们所说过的话。 而土著权威党本就来自亲巫统组织,巫统在没有掌权时,都还要通过法律行动来剥夺非穆斯林及非马来人的基本权利,行为令人不齿。 为此,林冠英也呼吁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丹绒比艾国会议席国阵候选人黄日升不要再为巫伊联盟争取什么,因为如果巫伊联盟真的成为政府,他们也一样被边缘化,不会有机会做部长。

伊党党报诠释马华地位:“不会好像火箭这么有地位”

  根据《Harakah daily》(伊党党报)的一篇文章“在国阵中的马华与在希盟里的行动党之间的区别”一文中,完全诠释了马华公会在巫伊联盟中所扮演的“角色”,可谓是连跑龙套都不如。 虽然民主行动党与马华公会总是意见相左,但几十年的针锋相对,怎样都有些感情;看见马华在巫伊联盟如此卑微渺小,实在是有点于心不忍。 尤其是第9点,特别强调马华根本没有任何权力和地位,并不像行动党在希盟那么重要和具有优势,能阻挡伊刑法的推行。 出于一番好意(向王晓婷学习,为了避免马华党员太累),故特意为马华公会翻译了该篇报导,望马华公会好好思考自己党的方向到底在哪。 以下为全文翻译和注解: 国阵拥有属于自己的章程,而各个成员党都必须受限在这个阵线所作出决定;若有国阵成员党违反此章程将会受到纪律对付。 (就是马华是不能有任何反对意见的,不然就会被对付) 希望联盟只是松散地合拼在一起,既没有章程,就只有协议,所以内阁部长之间常常各持己见也不奇怪,因为他们没有可被约束的措施,除非他们取消彼此的协议。 (加强表示马华就是被紧紧地约束着) 在丹绒比艾补选之前,马华与国大党各自都只有一个代表,那就是拿督斯里魏家祥以及拿督斯里沙瓦拉南。 (马华和国大党都只是小党小派,不如民主行动党有众多代表,所以不具影响力) 切记,作为民主国家,马来西亚国会也是实行党鞭制度的。 议员不被允许根据自己的想法或意志在国会里投票,而必须依据党的指示来投票,否则党鞭将可以对那些不遵守党决议的议员进行惩处。如果有议员不同意党的决定,就必须辞职走人。 (直接就显示马华议员丝毫不会有自己的想法或意志,只能听取他们“上头”的意思;若不服从就直接被“打包”赶走) 换言之,在国会里的议席属于党或者联盟,而不是个人议席。因此,诚信党从伊斯兰党手上赢走的议席其实是藐视伊斯兰教,也是违反了他们所坚持的所谓民主原则。 伊斯兰党很反对这种背叛的行为。不过,还是可以接受并尊重诚信党在第十四届大选中,以其竞选宣言获胜。 而马华公会和民主行动党在争取族群利益的时候,也许有很多相似之处,但那就就好比伊斯兰党、巫统以及土团党一样,在捍卫伊斯兰教与马来权益方面持有相同立场。 (将行动党错误形容为与马华一样的单一族群政党,但又要为马华在马来社群中洗白,而强词夺理,双重标准的代表作) 不过,马华公会在国阵或和谐阵线里的声音,并不会像民主行动党在希望联盟里那般重要和具有优势。就算马华公会有反对伊斯兰刑事法(RUU355)的意见,但这不会为伊斯兰党推动伊斯兰刑法的努力带来任何影响,尤其是现在的国阵又不是执政党。 (重点来了,直接挑明马华根本不重要,所以就算马华有什么反对声音,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力,哪怕是在推行伊刑法上这种这么严重严肃的课题上,也无所谓理会) 那些嘲讽伊斯兰党屈服于马华公会的人,其实只是展现他们对政治现实性的不成熟与缺乏理解。他们大部分都是来自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媒体政治分析师,根本就没有亲自参与、讨论和谈判过政党背后的政治管理,因为这通常都是政党的秘密策略。 (变相说明其实是马华屈服于伊党,而不是伊党屈服于马华;那些不懂巫伊马华结盟背后秘密的人在乱说而已) 伊斯兰党对马华公会的开放,只是为了要显示伊斯兰党务实又保有原则的一面。就好像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常说的:“穆斯林必须团结一致,而不抛弃其他族群。” (只要马华乖乖听话,穆斯林就不需要抛弃它;如果马华不听话了,没事,参考回第一项目) 此篇文章完全暴露了马华公会在巫伊结盟中仅存应声虫功能,根本无权无力无影响。 不懂马华看了这个新闻和翻译后,会不会出来向大家解释他们在国阵和巫伊结盟下的地位呢?还是如伊党所言,只是跑龙套都不如的角色?     *伊党党报《Harakahdaily》原文链接: https://harakahdaily.org/index.php/2019/11/28/beza-mca-dalam-bn-dan-dap-dalam-ph/?fbclid=IwAR2XEh1F7QbDFCW-G0ioLNd3H-T0beu1Wq4iIV6HKUm86Qxfmdi_Ilps3MQ

慕尤丁否认是叛徒? 哈哈……

  2020年3月2日,晚上9时,慕尤丁首次以“首相”身份向全国发表声明。可惜,这个声明除了一堆空洞匮乏的托词和解释之外,并没有提出任何实际政策来解决目前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困境与难题,实在让民众听得一头雾水。 在声明中,慕尤丁虽然也表明他知道他自己并不是民选出来的首相,还说他其实并无意成为首相,之所以会站出来是因为要“救国”;然而,当慕尤丁的名字出现在首相候选人名单上时,他似乎就选择性忘记了过去的二月政变是由一群盗贼、叛徒和老顽固所搞出来的乱局,然后自己加入了他们,助他们组成所谓“主流”的后门政府,这种“救国”方式可谓“新奇”! 除此之外,慕尤丁本人似乎借了阿兹敏的剧本,也爆出了那么一句“我不是叛徒”。不过,他却无法很好地解释他到底怎样不是叛徒;倒是他的所作所为却一再证明他就是叛徒。 慕尤丁不敢说他一句招呼也不打,就直接退出希盟,抛弃希盟盟友;虽然那时候他曾表示会全力支持敦马哈迪继续为相,同时却又表示不介意与巫统合作,即使敦马哈迪已表明他并不会接受巫统为盟党,这是否早已预示他会有叛变的行为呢?可惜,当时敦马哈迪并没有想到慕尤丁真会在他背后开后门出走。 先不论政治的风云诡变,仅仅是做人的道义,慕尤丁的确是背叛了马哈迪对他的信任。 回忆一下,曾经废除英文教数理、宣称“马来人优先”、批准养牛公寓案、甚至官拜至副揆并成为巫统署理主席的慕尤丁,根本就是巫统里的模犯生,怎么会在2015年时遭纳吉撤换、2016年又被开除巫统党籍呢? 因为他公开批评纳吉与1MDB丑闻案,并批评巫统的腐败,所以遭到了巫统的唾弃。 无可否认,当时慕尤丁的“义举”及公开批评巫统的言论,为他本人极端马来主义的形象洗白了不少;甚至把他视为打击马来西亚贪污滥权的斗士之一,尽管他自己本身也是可疑重重,但他自己在第14届大选做演讲时,多次申明巫统是败坏了的政党,他绝不会回去,也不会与其合作,因此人民愿意给他改过的机会,与他共同推翻腐败不堪的巫统、国阵…… 如今,他所说过的话犹言在耳,但他却彻底辜负了人民当初给予的机会和期望。 一个违背人民意愿,视政治民生为奇货可居、价高者得的叛徒,与他自己口中“腐败肮脏玩完了的巫统”组成“后门联盟”,真不知他究竟如何还能说出他是“全民首相”?

早知今日疫情,何必当初政变?

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于日前所发推文的“建议”,让来自诚信党的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继续留任,直到新冠肺炎危机解决为止。 此建议极不厚道并有“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之嫌,同时更曝露“国民联盟”内竟毫无可用之才来压制目前开始不受控的疫情大爆发,实在令人感到遗憾之极。 再者,安努亚也表示“与其忙著散播假消息与诽谤,不如深入了解人民的意愿。”;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变相承认过去一直以假消息与诽谤希盟政府,并且枉顾人们的意愿来组成后门政府呢?这个问题恐怕只能让巫统与伊党自己自圆其说了。 既然巫统认为,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最佳卫生部部长,为何居然选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与叛徒策划政变,谋夺了希盟的政权,导致努力抗疫的祖基菲里无端端变成前任? 如今,疫情开始不受控,这个烫手山芋,巫统不愿接、伊党不敢接、马华和土团又没资格接,就想把前卫生部长找回来,是不是至少也应该先向祖基菲里道歉呢?为自己在局势动荡期间,没有帮忙还添乱不少,安努亚应该先向祖基菲里与人民道歉才对! 然而,安努亚却说他是在“给机会祖基菲里控制新冠肺炎至疫情结束为止”。此言实在令那些为国家付出与牺牲自己安康的卫生官员感到心寒,根本就只是当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口罩!疫情过了就可以丢了?连卫生部长的遭遇都如此坎坷,叫底下的官员如何相信目前的政府会真正体恤他们的辛苦? 不过,无可否认,目前疫情愈发严重,加上超级传播者已出现的情况底下,马来西亚的确不可再任由卫生部正副部长都悬空的情形继续下去。 我们虽然严厉谴责后门政府为夺权而枉顾人民安康,在疫情肆虐期间,以各种阴谋诡计地发动政变;但仍希望他们现在真的能够以民为重,尽快安排合适人选出任卫生部长一职。 马来西亚本就具有良好医疗设备与丰富抗疫经验的医护人员及卫生部官员,但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也难以发挥真正作用。 希望现在的执政“联盟”,投入真正的“救国”工作,而不是想着如何利用完他人后就一脚踢开。  

马华宁抱伊党大腿 无视巫伊两党结盟的极端

财政部长林冠英特别协调员黄伟益发表文告指出,马华领袖只会针对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所谓“宣战论”报案,却无视巫统及伊党结合把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变成目标及对象的事实,显示马华现在即使被巫统打入后宫,亦宁可抱着伊党大腿不放的真面目。 马华之前在国阵属于大房,国大党属于二房,如今马华的大房地位给伊党抢掉了,甚至连二房或三房的地位都没有。如今的马华顶多只能算是小三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魏家祥没有捍卫马华的尊严,在解散国阵不成的情况下,没有立即决定退出国阵,如今还要跟伊党争着抢老公,真是让人看傻了眼。” 早前马华和国大党发表联合声明,推动解散国阵议程,准备探讨新联盟。结果在巫统驳回解散动议后,马华决定继续留在巫统。 马华成为共犯 “为了争取巫统欢心,马华在伊党面前唯唯诺诺,另一方面则把枪头转过来对准林冠英或民主行动党。正当林冠英指巫伊两党合作将把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变成目标及对象时,马华没有选择跟华社站在一起,反而只是针对讲真话的林冠英报案,显示马华选择成了巫伊两党的共犯。 ” 即使巫伊两党合作让马华基层相当不满,甚至搞到曾任马华妇女组中委的宋彩苓退党,却未见有任何马华领袖极力要挽留宋彩苓,显示马华领袖如今把伊党看得比任何党员来得更珍贵。 巫统选择在伊党最极端的时候促成两党合作,马华没有极力阻止反而还促成这一桩糗事,看来马华根本不再重视华社,也不会再依靠华社的选票来面对未来选战。 面对巫伊两党结盟将把非马来人及非穆斯林变成目标及对象的威胁,国人应该坚决配合希望联盟走非种族及宗教极端的路线,让我们用新马来西亚人的思维来对抗巫统+伊党+马华+国大党的极端政治组合,迎领马来西亚走向国际、面向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