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皇家彭亨榴莲成功收地 榴莲工业将被全面垄断

抢救猫山王联盟于2020年8月26日到国会下议院呈交备忘录之新闻稿: 抢救猫山王联盟今早到访国会大厦,打算针对猫山王危机一事,提呈备忘录予国会议员。但是却遭国会守卫拒于门外,联盟代表只好在入口处提交备忘录,所幸获得来自希盟9名议员的接待,并接过备忘录,表达对此课题的关注。 该联盟在备忘录点出重点,皇家彭亨榴莲(Royal Pahang Durian-RPD) 一心想做世界榴莲市场的大庄家,因此设立全马最大的榴莲冷冻加工厂,并拥有负责出口业务的子公司,准备把所有无准证芭猫山王占为己有,在不需付出任何心血下,掠夺农民的猫山王,实在可耻。 联盟提醒,RPD强抢农民榴莲园不止是一场土地风波,而是会影响马来西亚的农产业发展,毕竟猫山王是马来西亚品牌,一旦被垄断,榴莲产业链将全面被打击,急速压缩小农民的发展空间,更会导致数以千计的劳勿人的生计受到威胁,因此联盟把备忘录呈交予国会议员,希望联邦政府和朝野议员关注这起官商勾结,对农民赶尽杀绝的浩劫。 (左起)前国会副议长倪可敏、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马、前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慕扎希、前副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沈志勤。(右起)文冬国会议员黄德、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劳勿国会议员东姑祖布里、前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阿育前来接见抢救猫山王联盟主席郑益清及一众代表,并领取联盟所呈交的备忘录。

大联合政府违背民主原则 希盟支持安华为相

根据代理首相敦马哈迪欲组成大联合新政府的举动,我们在多方深思熟虑后,决支持安华为首相。 大联合政府的提议虽看起来好像一片和好和谐,实则却是违反了民主原则。 我们相信在执政党与反对党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滥权、贪污等陋习才能被控制。 若国家呈现零反对党状况,制衡机制将不复存在,同时,首相则会被赋予过大的权力,可绕过政党,任意地委任官职,严重破坏国家民主,这对于人民来说又怎么会是好事? 况且,若我们接受大联合政府,就意味着我们也需接受盗贼统治的巫统、保守派的伊党和叛徒阿兹敏的加入,无疑就是变相接受并成为后门政府的一员,这完全违背了民意,也不符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更是整个希盟都不能接受的。 若敦马哈迪真已放弃希盟,转而组大联合政府,也是违背了509人民投选希盟的委托。 为此,希盟愿支持安华为第8任首相,因这本来就是希盟当初的竞选宣言之一,也是人民的愿景之一。而安华原本就早已与敦马哈迪协议将在今年年尾交棒,但因小人作祟而导致如今政局纷乱,那希盟愿继续紧守当初的宣言,就是支持安华为首相。 尽管,我们深知这一支持或许会导致目前政治破局,被逼面对解散国会的风险,而劳民伤财地举行闪电大选;甚至希盟可能会因此而失去政权,但我们不能如组后门政府的那帮无耻之辈那般眷恋权力而违背原则,我们无惧再次成为反对党,却绝无法把民主精神当作政治筹码,典当给盗贼与叛徒。  

拒绝敦马联合政府 希盟支持安华任相

2020年2月23日(星期日):敦马哈迪拒绝跟随阿兹敏、土团党,组建一个有巫伊联盟的后门政府来取代希盟。  2020年2月24日(星期一):因敦马哈迪拒绝与巫伊腐败分子合作,而辞去首相职务;民主行动党感激敦马不愿同流合污的原则,故表示继续支持他为希盟政府首相。 2020年2月25日(星期二):然而,敦马在获得各方支持他继续为相后,却想要组建“个人联合政府”;这意味着只有敦马能决定谁可担任内阁部长,而这过程将不需与民主行动党或其他政党进行磋商。 此外,由敦马拟定的内阁可能会包括引发当前政治危机的人物,还有来自巫伊的国会议员。 希盟政府将变成马哈迪政府,而希盟所作的承诺都将无法实现。 我们曾邀请敦马前来参与希盟领导理事会会议,以商讨我们对该提案的忧虑;但是,敦马拒绝出席。 因此,希盟领导层决定捍卫509人民对希盟的委托,并支持安华为希盟首相以履行希盟的宣言。 同时,我们也呼吁所有马来西亚人支持安华为马来西亚的第8任首相,以确保我国能够恢复稳定发展。 但最终决定将交由国家元首来抉择,我们相信元首将依据联邦宪法并善用其智慧为马来西亚作出最好的决定。 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于2020年2月26日记者会发表文告:  

希盟土团党民兴党联合声明: 将尽力恢复人民委托重掌政权

  希望联盟、土团党以及沙巴民兴党于2020年5月17日发表联合文告: 在野党阵营领袖针对最新政治局势,包括5月18日国会的立场。 希望联盟、土团党与沙巴民兴党的最高领导在今日完成一场主要针对5月18日所举办的国会,在野党阵营所该持立场的会议。 此会议由国会在野党领袖暨希望联盟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所主持。 在会议上,我们一致同意以最强的决心及努力,去恢复人民的委托与授权,以重新接管政府。 这是因为丹斯里慕尤丁无法在明日的国会中证明其拥有多数议员的支持,造成其政府失去合法性。 此外,会议中也提及,丹斯里慕尤丁为了得到国会议员们的支持,而试图透过委任国会议员为部长级特使以及执掌官联企业,不但是一种不良行为,更让希望联盟过去22个月所开始实行的体制改革都前功尽弃。 同时,我们在会议上也认为,从牵涉在一马公司案中的理查阿兹(Riza Aziz)被释放的结果来看,这是一种信号,显示未来其他涉及严重贪污大案的政治人物,也将会以相同的方式来解决。 另外,会议中也讨论了数个已经新成立的部门。这些新部门的预算,其实都从未在国会中提案过,更没有受到国会审查或批准通过,这无疑是违反程序,新部门的预算也将引起诸多问题。 会议也一致认同,丹斯里慕尤丁宣布的2600亿振兴经济配套,至今也还未在国会中提案及通过,国会必须允许人民代议士在国会中辩论与检视这项计划,以减少该援助计划的纰漏。 我们也同意,国会是重要的民主机制,首相必须在此被检视有足够的支持与否,同时法案及民生问题也要在此被讨论、辩论与通过。 因此必须让国会运作如常,以确保监督与制衡都不受限制。 我们也对5月18日国会宣告不议事,只有国家元首御词环节深感不满,并再次重申立场,国会必须恢复正常,以加速解决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拿督斯里安华 人民公正党主席 在野党领袖 末沙布 国家诚信党主席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敦马哈迪 土著团结党主席 拿督斯里沙菲益 沙巴民族复兴党主席  

希盟全力支持沙巴州议会解散 唯有沙巴人民能战胜恶势力!

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于2020年7月30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全力并一致支持沙巴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和沙菲益政府,对抗邪恶、不民主及不道德的行为,企图通过收买人民代议士和鼓吹投机分子反叛,以击垮州政府。 希望联盟全力支持沙巴州议会解散,还政予民,以挫败由国民联盟份子引发的跳槽至其他政党的可耻行为。 沙巴前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在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及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的全力支持下策动夺权,唯有人民才能够战胜这股夺权的恶势力。 希盟强烈谴责由丹斯里慕沙阿曼、首相、内政部长及国盟策动的政治叛变,他们献议每人3200万令吉及副首长的官职。而且,他们在国家努力对抗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企图夺权,这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显然的,他们比较注重争夺官职和权力,不把人民的安康视为优先事项。 我们呼吁沙巴人民在即将来临的州选,支持拿督斯里沙菲益及其联盟政党,以复兴有原则的政治,并拒绝跳槽的政治,重新建立国家的政局,才能还政予民,让人民的力量成为政治的主导因素,而非金钱政治。 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诚信党与行动党联合文告:以109席作为希望联盟+的基础而前进

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与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20年7月27日发表联合文告: 若要改变现状,我们目前应该先让安华尝试争取足够的支持成立政府,若不成功,则沙菲益也应该得到同样的机会尝试成立政府,两者争取成立政府的支持基础都应该是109席。 自希望联盟叛将发动喜来登政变以来,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就一直为恢复2018年大选民意委托不懈地努力,并扮演结合原“泛希望联盟”五个在野党的桥梁。 诚信党与行动党是以三大原则为行动基础: 第一,所有反对国民联盟的政党与势力整合起来,在国会共有109席,可发挥关键的作用,如之前携手力抗国盟政府撤换议长的非民主和肆意行为; 第二,首相人选的问题不该成为夺回人民委托的阻碍。因首相人选无法达成共识而选择在野,实在难以令人接受。在首相人选一事继续僵持,只会给人民错误印象,认为我们争抢相位还比恢复民意委托更重要; 第三,泛希盟政府可以继续让我们致力实现希望联盟2018年大选宣言。 回溯这数个月来的演进,诚信党和行动党于2月26日全力支持安华作为首相人选。 2月28日、29日,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及民主行动党再次与马哈迪联手,并支持马哈迪出任首相,以防止非民选政府诞生。 2020年3至5月间,诚信党与行动党全心全意投入重建2018年胜选大联盟的倡议,整合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沙巴民兴党和马哈迪派系土著团结党的力量。 经历了长时间的僵局,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于5月30日确立了两个选项: 第一个选项:安华为首相,慕克里为副首相; 第二个选项:马哈迪为首相,安华为副首相,并在六个月后交棒安华。 过程中有许多紧密的协商和谈判,直到公正党在6月19日正式拒绝第二个选项。 为了打破僵局,诚信党、行动党、民兴党领袖和马哈迪一方于6月25日在吉隆坡沙巴礼宾馆举行非正式会议,寻求其他可行的选项。 马哈迪在会中表示,他本身并无意要第三度拜相。之所以自荐为首相人选,是想要帮助推翻国盟非民选政府,以便恢复真正的民选政府。 在这样的前提下,林冠英建议、莫哈末沙布复议,推荐沙菲益作为解决马哈迪与安华僵局的第三位首相人选。 诚信党与行动党提出有关建议后,马哈迪在短短两分钟内就果断地做出决定,支持沙菲益为首相人选。马哈迪重申,他担不担任首相并非重点,救国与恢复人民委托才是要务。 除了帮助缓解公正党对马哈迪的敌意,沙菲益也是首位被推举为首相的沙砂领袖,是具备历史意义的人选。 参与上述非正式会议的诚信党和行动党领袖也告知马哈迪与其他出席者,关于沙菲益为首相人选的新选项,必须先带回各党的领导层会议,再进一步由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做出讨论。 我们重申,109席才是我们恢复民意委托的基石,绝非少了民兴党和马派土团党的希望联盟91席,抑或少了公正党之后的71席。诚信党与行动党明白马来西亚人的失落感,尽管国盟以内阁、官联公司高职为饵,我们在国会的109席依然不为所动,但这109席却没有办法让我们恢复2018年的大选民意委托。 我们并不认为希望联盟可以把民兴党和马派土团党排除在外,单凭91席可以有效与任何一方谈判。同样的,倘若少了公正党的38席,我们也不认为71席能够带来什么改变。 我们认为,无论是安华或沙菲益,任何一人能以109席为基础,往上争取超过112席或以上的支持,他就应该获得任相领导联合政府的机会。 有人说,既然在野党之间解决不了首相人选问题,不如就做好在野党角色,等待来届大选。我们对此有不同意见。来届大选,单靠希望联盟本身,或任何少了希望联盟的组合,要赢得选举都是非常困难的。唯有包括希望联盟、民兴党和马派土团党在内的泛希盟,才是有望胜选的最佳组合。我们必须有个整合起来的力量,而不是任由在野党阵营四分五裂。 再者,放弃恢复民意委托,不仅仅是不负责任,也应视同背叛那些在509大选支持我们的人民。若不尽快想办法让民选政府重新上台,最终只会让喜来登政变、非民选政府,还有其所有非民主政策渐渐取得正当性,尤其是让人极为担忧的贪污腐败问题。如此扭曲正义的情况,我们绝不妥协。 若要改变现状,我们目前应该先让安华尝试争取足够的支持成立政府,若不成功,则沙菲益也应该得到同样的机会尝试成立政府,两者争取成立政府的支持基础都应该是109席。 与此同时,诚信党、行动党、公正党、民兴党及马派土团党的泛希盟国会议员必须合作,扮演高效与团结一致的在野议会党团,旨在: 政治、经济和疫情三重危机下,在黑暗中给予人民希望; 对抗国盟分而治之的政治手段,重建马来西亚人民之间的信任与团结; 揭露更多和一马公司一样的贪污弊案,追求廉正廉洁政府; 加强人民的经济安全感,以及国人的团结互助精神,共同应对新冠疫情所引发的百年经济大危机; 以希望联盟执政期间累积的经验、专业和能力,提出解决当下困境的替代政策方案。 莫哈末沙布 国家诚信党主席 林冠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诚信党与行动党联合文告:拒绝与韩沙再努丁合作

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于2020年6月29日(星期一)发表联合文告: 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认为,恢复人民委托的任何政治结盟都必须包含“希望联盟+”原有五个政党,因为这是马来西亚人民于2018年5月9日投票做出的选择。相关政党为国家诚信党、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沙巴民兴党,以及马哈迪派系的土著团结党。 韩沙再努丁作为喜来登政变的主要推手,我们不应与其促成任何协议。任何纳入韩沙,却排除民兴党及马哈迪派系土团党的政治联盟,都是有违原则和不容接受的方案。 “希望联盟+”各党必须有所共识,辨清敌友非常重要。诚信党与行动党坚信,民兴党和马哈迪派系土团党并不是我们的敌人。相反,我们是一起对抗国民联盟盗贼统治的合作伙伴。 我们认为,参与政变夺权的慕尤丁、阿兹敏、纳吉和韩沙才是我们真正敌人。第十四届大选遭到人民强烈否决的盗贼统治政权,因一场政变死灰复燃,且面对贪污案的巫统领袖也陆陆续续逍遥法外。因此,我们严厉拒绝与这些领袖合组政府。 但愿我们的盟友可以分得清楚谁是敌、谁是友。错把敌人当朋友、错把朋友当敌人,最终只会把所有人导向灾难。 沙拉胡丁阿育                 古拉 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

不与巫统同流合污 柔希盟青年团欢迎团青立场

柔佛希盟青年团于2020年5月6日所发的文告: 1.对于土团党青年团(团青)中央领袖坚决反对与巫统合作的决定,柔佛希盟青年团表示十分欢迎。 2. 团青在文告中,表示该团坚持与一同打败巫统为首的盗贼统治的希盟同在,并且凸显战友精神。 3. 针对巫青团长阿斯拉夫的回应,我们劝请阿斯拉夫先自行照镜,因为国盟下的政治合作,才是背叛人民委托。 4. 阿斯拉夫必须自我反省,并为所属政党成为“非民选”的国盟政府一份子感到羞耻。如果他难以确定,不妨向首相求证! 5. 此外,柔佛希盟青年团也认为,团青的这个立场符合与人民在第14届大选委托希盟执政的意愿。 6. 柔佛希盟青年团向团青的同伴致敬! 柔佛诚信党青年团长 达吉乌丁(Taqiuddin Che Man) 柔佛公青团长 尤尼斯华兰(R Yuneswaran) 柔佛行动党社青团长 谢奥玛(Sheikh Umar Bagharib Ali)

行动管令延长 柔州行政议员却还在潜水

全国行动限制令被将会被延长14天至2020年4月14日。我理解到这是对阻断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链,进而阻止它继续扩散重要的一步,以人民的健康福祉为考量,我支持有关决定。 然而,我也想质问政府,也就是由国民联盟中央政府以及柔佛州政府提出几个重要的问题,希望能他们能提供完整而详细的答案。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应该在限制令被延长公布之前,有详尽地探讨并做出相对的规划与准备。这些问题只涵盖了两个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人民的日常生活与福利问题。 我意识到除了几个由州务大臣所公布的讲稿式文告以外,整体而言州政府尤其是尊贵的行政议员们并无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提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 首先是生活,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市场上食物供应与价格的稳定? 同时,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上口罩与消毒剂短缺的问题,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交通部长信誓旦旦地承诺的1000万个口罩供应中,有多少个又会给分配到柔佛州呢? 更别提州内越堤族,州政府又打算如何协助他们获得通关许可? 第二是福利,柔佛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弱势群体维持基本生活? 我十分感谢州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的20千援助金,但是它却远远不足,更别提现在限制令又被延长了多14天,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对此,隶属地方政府的爱心关怀基金会以及社会福利是否能够接手,以更好的资源来确保这些群体的生活得到照料?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但是若是政府有效率,并负责任地进行规划与处理,将有助于减轻民众的生活负担。 鄭凱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