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议员吁国盟政府检讨SOP 允许餐饮业晚上八点后营业

21名国会议员联合声明:吁请国盟政府检讨标准作业程序,允许餐饮业晚上八点后营业。 1. 我们吁请国盟政府允许所有餐饮业者,根据他们营业执照上的时间营业。既然目前的标准作业程序已经不允许顾客在餐馆内堂食,餐厅只能透过打包、得来速或外送的方式营业,餐饮业者应该获准营业超过晚上八点才对。 2. 目前的餐饮业营业时间让晚间下班却需要打包餐点回家的工作人士深感困扰,允许餐饮业营业时间延长,不仅可以协助餐饮业者以及外送服务员,也鼓励更多人安心坐在家里,因为他们八点回到家之后,也还能够点餐外送到家中。 3. 我们仅此吁请国家安全理事会修正这一项标准作业程序,因为这项规定已经大大影响了许多餐饮业者的每日营收。相较去年第一次的行动管制令,许多业者在这一次被迫承受更严重打击,他们必须完全吸收店租、薪水等成本,完全没有暂缓还贷措施缓冲。有鉴于此,我们也呼吁政府延长暂缓还贷措施至少六个月。 21名国会议员: 1. 兵南邦(Penampang)国会议员的达雷尔 2. 麻坡 (Muar)国会议员赛沙迪 3. 实邦加(Sepanggar)国会议员阿兹加曼 4. 泗岩沫 (Segambut)国会议员杨巧双 5. 峇吉里(Bakri)国会议员杨美盈 6. 实兰沟(Selangau)国会议员 巴鲁比安 7. 双溪毛糯 (Sungai Buloh) 国会议员西华拉沙 8. 蒲莱(Pulai)国会议员沙拉胡丁 9. 古邦巴素(Kubang Pasu)国会议员阿米鲁丁 10. 古来(Kulai)国会议员为张念群 11. 古打毛律 (Kota Belud)国会议员依斯纳莱莎. 12....

诚信党与行动党联合文告:拒绝与韩沙再努丁合作

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于2020年6月29日(星期一)发表联合文告: 国家诚信党与民主行动党认为,恢复人民委托的任何政治结盟都必须包含“希望联盟+”原有五个政党,因为这是马来西亚人民于2018年5月9日投票做出的选择。相关政党为国家诚信党、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沙巴民兴党,以及马哈迪派系的土著团结党。 韩沙再努丁作为喜来登政变的主要推手,我们不应与其促成任何协议。任何纳入韩沙,却排除民兴党及马哈迪派系土团党的政治联盟,都是有违原则和不容接受的方案。 “希望联盟+”各党必须有所共识,辨清敌友非常重要。诚信党与行动党坚信,民兴党和马哈迪派系土团党并不是我们的敌人。相反,我们是一起对抗国民联盟盗贼统治的合作伙伴。 我们认为,参与政变夺权的慕尤丁、阿兹敏、纳吉和韩沙才是我们真正敌人。第十四届大选遭到人民强烈否决的盗贼统治政权,因一场政变死灰复燃,且面对贪污案的巫统领袖也陆陆续续逍遥法外。因此,我们严厉拒绝与这些领袖合组政府。 但愿我们的盟友可以分得清楚谁是敌、谁是友。错把敌人当朋友、错把朋友当敌人,最终只会把所有人导向灾难。 沙拉胡丁阿育                 古拉 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

行动管令延长 柔州行政议员却还在潜水

全国行动限制令被将会被延长14天至2020年4月14日。我理解到这是对阻断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链,进而阻止它继续扩散重要的一步,以人民的健康福祉为考量,我支持有关决定。 然而,我也想质问政府,也就是由国民联盟中央政府以及柔佛州政府提出几个重要的问题,希望能他们能提供完整而详细的答案。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应该在限制令被延长公布之前,有详尽地探讨并做出相对的规划与准备。这些问题只涵盖了两个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人民的日常生活与福利问题。 我意识到除了几个由州务大臣所公布的讲稿式文告以外,整体而言州政府尤其是尊贵的行政议员们并无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提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 首先是生活,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市场上食物供应与价格的稳定? 同时,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上口罩与消毒剂短缺的问题,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交通部长信誓旦旦地承诺的1000万个口罩供应中,有多少个又会给分配到柔佛州呢? 更别提州内越堤族,州政府又打算如何协助他们获得通关许可? 第二是福利,柔佛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弱势群体维持基本生活? 我十分感谢州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的20千援助金,但是它却远远不足,更别提现在限制令又被延长了多14天,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对此,隶属地方政府的爱心关怀基金会以及社会福利是否能够接手,以更好的资源来确保这些群体的生活得到照料?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但是若是政府有效率,并负责任地进行规划与处理,将有助于减轻民众的生活负担。 鄭凱聰  

大联合政府违背民主原则 希盟支持安华为相

根据代理首相敦马哈迪欲组成大联合新政府的举动,我们在多方深思熟虑后,决支持安华为首相。 大联合政府的提议虽看起来好像一片和好和谐,实则却是违反了民主原则。 我们相信在执政党与反对党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滥权、贪污等陋习才能被控制。 若国家呈现零反对党状况,制衡机制将不复存在,同时,首相则会被赋予过大的权力,可绕过政党,任意地委任官职,严重破坏国家民主,这对于人民来说又怎么会是好事? 况且,若我们接受大联合政府,就意味着我们也需接受盗贼统治的巫统、保守派的伊党和叛徒阿兹敏的加入,无疑就是变相接受并成为后门政府的一员,这完全违背了民意,也不符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更是整个希盟都不能接受的。 若敦马哈迪真已放弃希盟,转而组大联合政府,也是违背了509人民投选希盟的委托。 为此,希盟愿支持安华为第8任首相,因这本来就是希盟当初的竞选宣言之一,也是人民的愿景之一。而安华原本就早已与敦马哈迪协议将在今年年尾交棒,但因小人作祟而导致如今政局纷乱,那希盟愿继续紧守当初的宣言,就是支持安华为首相。 尽管,我们深知这一支持或许会导致目前政治破局,被逼面对解散国会的风险,而劳民伤财地举行闪电大选;甚至希盟可能会因此而失去政权,但我们不能如组后门政府的那帮无耻之辈那般眷恋权力而违背原则,我们无惧再次成为反对党,却绝无法把民主精神当作政治筹码,典当给盗贼与叛徒。  

不与巫统同流合污 柔希盟青年团欢迎团青立场

柔佛希盟青年团于2020年5月6日所发的文告: 1.对于土团党青年团(团青)中央领袖坚决反对与巫统合作的决定,柔佛希盟青年团表示十分欢迎。 2. 团青在文告中,表示该团坚持与一同打败巫统为首的盗贼统治的希盟同在,并且凸显战友精神。 3. 针对巫青团长阿斯拉夫的回应,我们劝请阿斯拉夫先自行照镜,因为国盟下的政治合作,才是背叛人民委托。 4. 阿斯拉夫必须自我反省,并为所属政党成为“非民选”的国盟政府一份子感到羞耻。如果他难以确定,不妨向首相求证! 5. 此外,柔佛希盟青年团也认为,团青的这个立场符合与人民在第14届大选委托希盟执政的意愿。 6. 柔佛希盟青年团向团青的同伴致敬! 柔佛诚信党青年团长 达吉乌丁(Taqiuddin Che Man) 柔佛公青团长 尤尼斯华兰(R Yuneswaran) 柔佛行动党社青团长 谢奥玛(Sheikh Umar Bagharib Ali)

砂希盟团结一致 备战选举对战GPS

联合文告 砂拉越希望联盟成员党,即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召开会议,商讨目前的政治局势及来届砂州选举事宜。 商讨的各项事宜为: 1.砂希盟的未来方向 我们将继续与希盟3个成员党保持密切关系及合作。至于土团党,则需等到团党的领导层问题获得解决才决定。 首相人选的问题不会影响到3个成员党的关系。这只是各自政党对于方法执行意见不同的问题,而最终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跳槽及背叛人民的委托 我们谴责任何的跳槽行为,因为这是对人民的委托和信任的一种背叛。同时破坏民主精神和体制。 备战砂州选举 砂希盟在来届州选将一致对战砂政盟(GPS)。 我们准备与任何一个坚守透明、良好施政及正义原则且具有公信力的政党合作。 我们不会与任何投机政党或“一选政党”合作,因为这些政党很有可能会在赢得一些议席后背叛选民。 砂拉越政府的财务管理 我们对砂州政府的财务管理及挥霍无度的开销方式深感担忧。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及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不约而同发表了类似见解。他们对砂州政府的财政状况都深感担忧,必然是有强而有力的原因。 多年来,砂州政府已经借贷数十亿美元的债券,至于如何使用债券的资金并不透明。尽管张健仁已多次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问,砂州政府始终未给予答复。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如此保密及不透明?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砂州政府没有继续举债,根本无法推行他们所宣布各项耗资数十亿令吉的工程。我们如何偿还这些债务?我们不要1MDB丑闻在砂拉越上演。 尽管砂拉越政府已宣布多项振兴经济配套,然而至今大部分的商家、中小型企业及平民百姓还是没有获得援助。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州政府周转不灵? 我们必须换掉州政府,才能针对过去57年的肮脏污秽来个大扫除,为砂拉越带来新气息。 20-6-2020 张健仁 砂行动党主席 孙伟瑄 砂公正党主席 阿邦哈里尔 砂诚信党主席

PEMERKASA+ 援助计划 没有重大意义无法协助人民

希盟生活成本委员会采取以下立场,认为“经济与人民强化配套+”( )并没有带来任何重大的意义,以及它明显的无法协助受疫情影响的人民: (一) 月入低于2,500令吉的家庭,只能得到500令吉的一次性援助金,而月入介于2,500令吉至5,000令吉的家庭,则得到300令吉而已。 这是微不足道的份额,根本不足够协助受苦的他们,尤其是全国限行令3.0合理地可能在6月14日之后延长。 (二)缓还贷款3个月,只限于B40群体(那还要自己联络银行),M40群体并没有受惠,除非他们能够证明受封城影响,也就是举证的责任落于人民的肩膀上。 全体B40群体和M40群体,理应得到自动化的缓还贷款(无需申请),因为富有阶层的银行界应该给予更多的援助于受苦的人民。   (三)国能电费的折扣只限于一小撮人而已,即使有也只是区区的10%。 居家用户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益处,一旦被吩咐“宅在家里”,肯定的家电用费会在2021年6月猛然增长,就像2020年3月与4月一样。 (四)薪酬津贴只有一个月,并没有说明一个员工的补贴多少,是不是维持在每名员工1,200令吉? (五)我们欢迎拥屋计划(HOC)延长至2021年12月31日,预料能活络建筑业和私人房地产业。这清楚的证明了希盟时代开始的政策是一项好计划,并延续至今。 高达400亿令吉的宣布,其实只有50亿令吉直接注资让人民能够感受到。也就是说,350亿令吉只是虚有其表,并不是直接的注资,反之只是纸面上的会计数字。 给予人民的援助必须一以贯之以及可预期,以便人们可以提早做出预算。忽然宣布的全面封城带来一时的撒钱,是不行的。马来西亚超过4成的国内生产总值在巴生谷、槟城、柔佛,这些地区的正常生活早都从5月12日开始的全国限行令开始受干扰,并不只是从如今算起的未来的14天而已。 因此,本委员会认为,要具有真正意义上的协助人民效应,援助必须具有回溯性并包括之前受影响的月份,以及必须持续至疫苗接种完毕与达成群体免疫。援助不能一次性,好像“糟糠”(dedak)而已,这并不是真要帮助人民,反之只是意欲提高国盟政治形象的伎俩。 振兴国家,还我民主 希盟生活成本委员会:- YB Hassan Abdul Karim, 公正党 YB Datuk Hj Hasanuddin Mohd Yunus, 诚信党 YB Chong Chieng Jen 张健仁, 行动党 YB Natrah Ismail, 公正党 YB Sivakumar Varatharaju Naidu,...

马安配乃希盟议决 公正党应接受

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于2020年6月19日发表联合文告: 1.我们感谢人民公正党发表的媒体声明。这解释了公正党对当前政治局势的决定,尤其是关于是否接受由马哈迪出任首相为期6个月,作为重新夺回政权的努力。 2.我们尊重公正党作出决定首相人选的权利,但我们对此立场感到震惊,因为安华于2020年5月30日在公正党总部亲自主持的希盟主席理事会议上同意第二选项。 3. 当天的会议议决,如果安华为首相的第一选项未能争取多数议员的支持,就会提呈第二选项,即是马哈迪出任首相,安华为副首相。 4. 希盟在竭尽全力后,我们发现第一选项只获得最多96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即是91名希盟国会议员(公正党38 人,民主行动党 42 人,诚信党11人 )以及包括马哈迪在内的5名土团党国会议员。安华在争取砂拉越联盟(GPS)支持的最终努力也不成功,而达成共识的时限也已经结束,仍未能 获得足够的支持。 5.我们希望可以按照之前讨论的共识,支持第二个选项,因为国盟政府的执政下显然是在破坏国家机构和财政。 6.鉴于这是已经讨论并达成共识的选项,如果选项一未能获得足够的支持,我们希望公正党能够维持由安华在2020年5月30日亲自主持的希盟主席理事会议上所作出的决定,即是接受第二个方案 。 国家诚信党宣传主任 卡立沙末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 陆兆福

希盟四大议决解民困 促政府采取果敢措施

希望联盟生活成本委员会 2021年7月1日 文告 希望联盟生活成本委员会已针对我国首相在今年6月28日宣布的保护人民及经济复苏配套(PEMULIH)展开了一项特别讨论会议,本委员会在会议后认为,政府可以采取更为果敢的援助措施,以便在各个阶层解决人民的生活负担。 本委员会在会议上作出的议决如下: 1. 生活成本援助:我们一致支持由在野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向政府所作出的建议及呼吁,政府应该在此封城期间,为低收入群体(B60)的家庭提供每个月1500令吉的援助补贴。本委员会 建议在此封城期间,应为中等收入家庭的M20群体提供额外生活补贴,每个家庭应获得1000 令吉。(根据大马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报告,由于实施封城的后遗影响所致,许多原属中等收入的M40群体已降落到低收入的B40群体。) 2.食物篮子援助:我们代表在野党全体国会议员,对政府不分朝野由10万令吉提升至30万令吉购买食物篮拨款预算,表示欢迎。我们促请政府立刻将有关拨款下放到每一个国会选区,以避免早前发生的事情(不经过在野党议员)不再重演。 3.民主及联邦精神:为了高举人民所投选的民主权利及联邦精神,我们呼吁所有的州属以公平及公正的形式,不分朝野向所有的人民代议士下放拨款,以便在新冠疫情当前能更全面地解决民众的生活负担。 4.暂缓还贷计划:本委员会已评估民众的普遍期待,全力支持政府实施的的暂缓还贷措施,这项措施将为全体申请者豁免银行的利息。我国财政部及银行机构必须了解,这项措施也是必须履行的企业社会责任的努力,以保障民众的福祉。 振兴国家,还我民主 希望联盟生活成本委员会成员: YB哈山卡林(公正党巴西古当区国会议员) YB哈沙努丁(诚信党乌鲁冷岳区国会议员) YB张健仁(行动党实淡宾区国会议员) YB娜塔拉伊斯迈(公正党士基央区区国会议员) YB西华古玛(行动党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 YB诺哈雅蒂(诚信党马哈拉尼区州议员) YB陈泓缣(行动党亚庇区国会议员) YB阿斯米鲁(诚信党古邦罗丹区州议员) YB谢琪清(行动党亚沙区国会议员)

朝野签署备忘录,人民和希盟的胜利!

希盟与政府于9月13日下午5点签署双方跨党派合作的 “政治转型与稳定备忘录” ,是人民和希盟的胜利,也是历史的新篇章。 签署备忘录创造崭新的政治气候,也是历史性的一刻。签署备忘录是为了政治稳定,朝野政治停火,携手专注经济及抗疫工作。在这疫情的泥沼中,朝野抛开歧见打开了新的政治格局,是为了拯救人民的生计和加速恢复经济,以让大家可以尽早回到日常生活。 签署跨党派合作备忘录不代表希盟加入政府,签署后希盟还是在野党,并不是政府的一员;希盟依然可以扮演监督和批判的角色,在必要时投票反对法案以及预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