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否认是叛徒? 哈哈……

  2020年3月2日,晚上9时,慕尤丁首次以“首相”身份向全国发表声明。可惜,这个声明除了一堆空洞匮乏的托词和解释之外,并没有提出任何实际政策来解决目前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困境与难题,实在让民众听得一头雾水。 在声明中,慕尤丁虽然也表明他知道他自己并不是民选出来的首相,还说他其实并无意成为首相,之所以会站出来是因为要“救国”;然而,当慕尤丁的名字出现在首相候选人名单上时,他似乎就选择性忘记了过去的二月政变是由一群盗贼、叛徒和老顽固所搞出来的乱局,然后自己加入了他们,助他们组成所谓“主流”的后门政府,这种“救国”方式可谓“新奇”! 除此之外,慕尤丁本人似乎借了阿兹敏的剧本,也爆出了那么一句“我不是叛徒”。不过,他却无法很好地解释他到底怎样不是叛徒;倒是他的所作所为却一再证明他就是叛徒。 慕尤丁不敢说他一句招呼也不打,就直接退出希盟,抛弃希盟盟友;虽然那时候他曾表示会全力支持敦马哈迪继续为相,同时却又表示不介意与巫统合作,即使敦马哈迪已表明他并不会接受巫统为盟党,这是否早已预示他会有叛变的行为呢?可惜,当时敦马哈迪并没有想到慕尤丁真会在他背后开后门出走。 先不论政治的风云诡变,仅仅是做人的道义,慕尤丁的确是背叛了马哈迪对他的信任。 回忆一下,曾经废除英文教数理、宣称“马来人优先”、批准养牛公寓案、甚至官拜至副揆并成为巫统署理主席的慕尤丁,根本就是巫统里的模犯生,怎么会在2015年时遭纳吉撤换、2016年又被开除巫统党籍呢? 因为他公开批评纳吉与1MDB丑闻案,并批评巫统的腐败,所以遭到了巫统的唾弃。 无可否认,当时慕尤丁的“义举”及公开批评巫统的言论,为他本人极端马来主义的形象洗白了不少;甚至把他视为打击马来西亚贪污滥权的斗士之一,尽管他自己本身也是可疑重重,但他自己在第14届大选做演讲时,多次申明巫统是败坏了的政党,他绝不会回去,也不会与其合作,因此人民愿意给他改过的机会,与他共同推翻腐败不堪的巫统、国阵…… 如今,他所说过的话犹言在耳,但他却彻底辜负了人民当初给予的机会和期望。 一个违背人民意愿,视政治民生为奇货可居、价高者得的叛徒,与他自己口中“腐败肮脏玩完了的巫统”组成“后门联盟”,真不知他究竟如何还能说出他是“全民首相”?

巫统垄断霹雳州行政议会 霹大臣沦为“跛脚鸭大臣”

霹雳州反对党领袖阿都阿兹教授文告: 在巫统垄断州行政议会6个行政议员职位后,霹雳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费查已经沦落成为“跛脚鸭大臣!” 巫统一共6位州行政议员被委任后,已经完全掌控了霹雳州行政议会,也让霹雳州回到巫统掌权的时代,而土团党很明显地已经在国盟州政府的地位被边缘化,更令人震惊的是巫统垄断了官位却拒绝加入国盟的立场更令国盟政府随时都会解散。 从昨天开始,在10个名额的霹雳州行政议会当中,巫统占据了6个,占绝对多数,其他分别由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各只占2位。换句话说,巫统在掌控州行政议会的时候,将拥有最终决定权,并能够否决作为极少数阿末费查的任何决定。 在民主议会的精神下,6位巫统行政议员如今已经可以一致否决州务大臣的任何决定,而这就是国盟在没有民意基础下成立后门政府的政治现实。 除了州行政议会以外,巫统也同样地操控地方政府,获得比起土团党和伊斯兰党更多一倍的固打。单单是在怡保市政厅,巫统领导的国阵就有8个市议员,相反的土团党只有4个。在州议会只有4席的土团党,阿末费查作为州务大臣的地位会继续受到巫统的威胁,因为如果一失去巫统的支持,阿末费查将会立刻失去大臣一职。 目前希盟会继续专注在监督州政府的行政,同时打造多元种族政冶以与国盟的种族主义分庭抗礼,同时希盟也会密切监督州政府以公平对待全民、并捍卫透明化、廉洁、负责任的施政原则。 与此同时,希盟也将会继续专注服务选民,以在无论任何时候举行的州选扮演替代政府的角色。 阿都阿兹巴里教授 霹雳州议会在野党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