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先公布完整替代机制,禁止非政府组织施援乃本末倒置

国防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宣布禁止非政府组织在行动管制期间派发物资,并下令非政府组织将物资交由福利局统一派发的做法,显示政府在拟定行动管制的机制上缺乏了跨部门协调与民间对话,更缺乏了基本的判断力。 根据依斯迈,政府的这项命令是出于对非政府组织志工的安全存有担忧、为了保障志工的安全才做出有关宣布。然而,政府却罔顾了自行动管制令启动以来,在政府缺乏透明、有效的失职期间,过去的十二天内,许多濒临断粮的弱势群体正是靠着这些非政府组织的施援才得以维持至今。 以柔佛再也州议员办公室暨柔佛再也社区中心为例,从行动管制落实至今,我们共准备和派发了500份爱心包给予选区内的贫困家庭、独居老人、单亲家庭和残障人士等。 根据我向民众的理解,他们之中有许多是仰赖赚取日薪谋生。因此行动管制令宣布后,他们早已面对手停口停的断粮窘境。这期间他们唯有向国州议员办公室或非政府组织求助,才得以暂时解决三餐问题。 此外,柔佛新山市内也有为数不小的露宿者,由于福利局至今仍没有办法为这批流浪人士提供一个合适的安顿地点,他们也有赖于一些自发的非政府组织提供饭盒。根据我的理解,随着政府作出这项新公布,相关组织将被迫停止派送食物以免触法。 政府如今喊停,那么我们是否要将接下来所有已经或是正要向我们求助的民众,都转交给福利局?我们已经手头上的名单与已经接收了的物资,是否又继续先统一转移至福利局,再交由福利局二次运送同一批物资到民众手上? 身为前行政议员,我知道政府其实掌握了B40群体的资料,足以在落实行动管制前就做好准备拟定一套完整的机制。如今,若要让非政府组织停止施援,交由福利局派发,那么政府就有必要先公布一套具有可行性的替代机制后,才能要求非政府组织停止援助行为,而非本末倒置。 我们必须感谢非政府组织冒着危险,自发性做出物资分配。我呼吁政府应该深思熟虑,积极与各非政府组织配合,有效整合社会资源与人力,提供正确的防疫讯息,作出恰当的部署,以达到救济的功效

柔州政府纾困方案僧多粥少

柔佛再也州议员暨前柔佛州旅游、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行政议员廖彩彤于2020年3月28日发出文告: 联邦政府为遏止疫情蔓延而宣布将全国行动管制令延长至4月14日,虽为抑制疫情蔓延,但副作用是导致马来西亚经济面临寒冬。尤其B40的低收入群体已经首当其冲,陷入手停口停的生计问题。 因此,柔佛再也社区中心发起派送爱心包,至今为止共派发了500份价值50令吉的物资给予选区内需要协助的家庭,对象涵盖是B40的独居老人、单亲家庭、贫穷家庭和残障人士等。 B40群体不仅是经济弱势,往往也包括了许多单亲家庭与残疾人士,是社会中的最弱势,给予B40群体援助不仅是道德上的必要,也是马来西亚人展现团结互助(Kitajagakita)的具体表现。 虽然政府昨日宣布了号称具备2500亿令吉的方案,但这份方案涵盖全国,执行起来必定冗长繁琐。因此我呼吁柔佛州政府不能仅仅依赖中央调度,而是应该以更积极的心态主动采取行动,照顾柔州子民。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哈斯尼在3天前宣布,柔佛州政府将颁布1750万令吉的激励措施。然而这批拨款中仅有120万令吉用于提供B40群体的食物银行计划。如果以柔佛家庭发展基金与柔佛州福利局的数据来看,柔佛州共有14,383名单亲妈妈及26,401名残疾人士,平均每人分得不到30令吉的预算。 过去,每当柔佛州面对类似水灾等重大灾害,柔佛州福利部和家庭发展部都会发放生活救济品给予灾民。根据理解,家庭发展部目前应该还有至少100万令吉的储备金。 因此我呼吁柔佛妇女、家庭、社会发展部门应在这个时刻扛起照顾独居老人、单亲家庭和残章人士的重任。若能善用这笔储备金,则可以向1万户家庭发放至少100令吉的物资。并对两个弱势群体给予高度关注与援助,确保他们能过渡过这个难关。 我也呼吁大众,遵守限行令,避免任何非必要的行程。同时在能力范围内协助身边需要协助的朋友与邻居,一起共度这个艰难时刻。

提高通关速度,确保供应链不受影响 政府应为医疗用品设立特别管道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于3月26日发表文告: 随着政府将原定于3月31日结束的行动管制期延长至4月14日,可预期的是国内许多物资的物流及供应链将面对更严峻的挑战。  自首相宣布行动管制起,确保各行各业的物流及供应链不受影响,理应是政府给予高度重视的任务。 然而,我近日接获商家申诉,指他们尽管早在一个星期前,也就是政府宣布行动管制令后的第一时间,就已按照程序向国际贸工部提交申请,但他们所进口的医疗用品至今仍然无法顺利通关,以致迟迟未能送抵医疗设施。 一些遭到贸工部拒绝让用品通关的商家申诉,该部门给出的理由是有关用品不属于必要服务领域用品。这其实并不合理,因为所有医疗用品都应该是重要货品,阻断医疗用品的供应链就有可能危及国内病人的健康甚至生命。 行动管制令勒令多个行业停业或让员工居家作业,其原意是为了遏制疫情进一步扩散。然而在医疗资源吃紧的当下,确保医疗用品相关行业有序运作,而入口的医疗用品能及时通关同样是重中之重。因为唯有如此,我们才能真正保证所有前线医护人员的安全,以及维持民众对政府管控能力的信心。 尽管我们从新闻上得知政府将在近日内拨款购买价值一千万令吉的口罩,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需要维持其他医疗用品的供应链运作。我们必须意识到,若长达近一个月的行动管制仍无法成功阻止第三波疫情的爆发,那么我们就必须整合所有可供整合的社会资源来面对这场灾难。而政府必须为资源的整合提供便利。 无论面对何种技术原因,政府都应尽其所能优先处理和简化所有医疗用品的通关程序。我建议政府在海关设立特别通道,确保医疗用品及必需品及时通关,且所有与医疗资源相关的政策都必须被认真讨论与执行。  

旅游推广基金应转为援助用途 廖彩彤:协助旅游相关业者度过寒冬

柔佛再也州议员暨前柔佛州旅游、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行政议员廖彩彤于2020年3月19日于新山发出文告: 我对大马旅游、艺术与文化部长南茜宣布取消“2020大马旅游年”计划表示惋惜。 “2020大马旅游年”是旅游、艺术与文化部与旅游业者们为推动大马旅游业的重要项目,但是在各国面对新冠病毒的严峻挑战下,政府被迫取消大马旅游年,可谓实属无奈。 根据马来西亚旅游同业协会(MATTA)的数据,由于疫情肆虐,游客纷纷取消行程,本地旅行社已经蒙受合计高达5亿令吉的损失。 随着各国的确证病例不断上升,原本指望在下半年逐渐恢复的旅游业,随着大马旅游年正式取消,势必面对更严峻的挑战。因此,政府当务之急是帮助国内旅游业者度过寒冬。 希盟政府在2020财政预算案里拨款11亿令吉予旅游部,其中3亿令吉直接用于筹划与推广大马旅游年。 举例而言,希盟政府曾拨款500万令吉成立“马来西亚旅游推广资助基金”(GAMELAN Malaysia)。此基金原本计划在宣传和营销上协助旅游业者,从而增加国际游客人数,促进国内旅游业,如今随着政府颁布了行动管制,这笔基金理应转化为津贴旅游业者的援助用途。 此外,在我就任为柔佛州旅游部行政议员时,成功争取到柔佛州希盟政府首开先河地在2020年柔佛州财政预算案中拨款1500万,用于推广柔佛州2020旅游年(Visit Johor 2020)。 这笔拨款原定用于通过举办“吉祥物与标志设计比赛”筛选出代表柔佛州的吉祥物JOH和Gambus标志、提升官方网站和加强网络宣传、国内外的推广宣传、计划增加航线、提供策展(MICE) 津贴等等。 随着联邦政府的宣布,我建议现任柔佛州政府展缓柔佛旅游年,同样把这笔拨款用作于辅助业者,将该笔预算作为辅助金,帮助包括:酒店、商场、主题乐园、导游、旅游巴士、旅行社等在面对新冠状病毒冲击下度过难关。 新冠状病毒肆虐以致政府在3月18日至31日落实行动管制令,这无疑是对全民的考验。我在此呼吁大家遵守行动管制令,共同抗疫,绝不掉以轻心。

希盟柔州政府推“亲善妈妈”计划 为哺乳妈妈提供舒适卫生环境

“亲善妈妈” 计划是希盟柔佛州政府推动的项目,以鼓励政府/私人单位设立哺乳室,为哺乳妈妈提供一个舒适和卫生的环境,不仅为广大女性提供福利,同时也鼓励女性重返职场。 母乳哺育孩子有许多好处,然而,哺乳妈妈经常面对疲累、在公共场所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哺乳或挤奶,而被迫在茶水间、祈祷室甚至厕所哺乳或挤奶,常常面对十分尴尬的问题。 “亲善妈妈” 哺乳室的基础设备包括水槽、空调、沙发、冰箱、电插头以及一个干净和舒适的空间,“亲善妈妈” 哺乳室为哺乳妈妈解决以上问题,提供更友善的工作环境。 目前,已有超过35个包括地方政府、学校、私人界和非政府组织的单位已和柔州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此外,依斯干达公主城、新山、巴西古当、地不佬、蒲莱和古来区国会议员也同意拨款于24所学校与南方大学,用于设立“亲善妈妈” 哺乳室。 柔州家庭发展基金会将更进各个单位哺乳室的进度和规格,柔州政府也在2020财政预算案中拨款30万令吉,用于进行、推广以及宣导这项“亲善妈妈”计划,以期更多单位加入。 解放女性劳动力 为劳动市场注入活力 在2018年大马有48.3%女性接受或拥有高等教育文凭,而男性占38.2%,尽管女性的高等教育水平要高于男性,但根据2017年的统计,柔州的职业女性是50.2%,男性却达81.7%,远高于女性。此外,全国女性参与劳动的比例依然只有55%。这跟政府早期设定的60%目标依然有很大的差距。  因此,为鼓励女性重返职场,政府也在2020财政预算案也推出[email protected]奖掖政策,只要女性选择重返职场就可享有每个月500令吉的奖励,任何聘请重返职场女性的雇主也可以获得300令吉奖励长达两年。除此之外,重返职场的女性还可以获得所得税减免长达四年直到2023年。 希盟政府正努力推行更多利于女性的政策,除了显示希盟政府十分重视女性权益,也致力于为马来西亚打造一个对女性更友善,更尊重女性的社会。

新国禁政治活动 廖彩彤:旅新大马人仍有管道关注选举

新加坡警方发出警告,要求旅居新加坡或到新加坡旅游的马来西亚公民,勿在新加坡举行各种政治集会。如果违反新加坡政府的规定,将可能取消入境签证或工作准证。 据保守估计,来自全马各个州属至少有大约70万大马人旅居新国或工作,这个庞大的人数,在在来届大选肯定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廖彩彤表示,她尊重每个国家都有其政策,避免外国人在当地进行政治活动。但是诸如净选盟在世界各地所发动的活动,宗旨为争取公平选举和呼吁大马选民回家投票,并非政党宣传。无论如何,她劝请旅居新加坡的我国国民,仍可通过各种管道接收有关马来西亚政治动态的消息,例如新马两地的报纸、网路新闻以及各类时事节目等。 此外,虽然不能举办政治集会,大马公民仍有其他方式可以关注及表达政治立场。例如,行动党不久前已在新山关卡地区派发“回家投票”的汽车贴纸,贴纸上并没有任何政党标志,只是鼓励旅行大马人或马新通勤族不要放弃回大马投票,履行公民义务。 廖彩彤也认为,大选即将来临,回家投票成为许多旅居新加坡、泰南、汶莱与印尼加里曼丹的大马游子们的共同话题。当下有民间自发团体在安排共车计划,在大选时可一起回家投票(可在脸书上搜寻“Jom Balik Undi (Car Pool) 回家投票(共乘車計畫)”)。 这不但方便国内各地的游子们,同时也有利于居住于新加坡等地,必须回家投票的选民。因此呼吁旅居新加坡与泰南等地的游子,可善用这共车计划,一同回家,共同决定国家的未来。

选区重划不公有碍民主发展 国民须查询投票地点保护自身利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柔佛州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于2018年3月28日发出的文告: 在本届国会中,最引人瞩目的议题之一是选区重划。但是有关全国人民利益的选区重划报告不但不可公开与讨论,甚至抗议与试图讨论者,也将被控告。 早前,爱国学者黄进发为国试法,公开选区重划报告的内容。今天,林吉祥则因不满禁止公开选区重划报告,而遭驱逐出国会,议员资格或遭冻结六个月。 如果选区重划报告对国民无害,为何禁止公开?为何议论这份报告的人都遭严酷对待? 选区重划将让票票不等值的现象更加严重。 其中一例,在通过选区重划后,柔州南部的城市选区巨变,依斯干达布特里国会选区(前称振林山)选民人数突破12万大关,成为柔州最大的国会选区。 全国还有多个地区,也面临这样的局面,国阵政府尤其是巫统,将是选区重划后的最大利益者。这不但侵害了国民的利益,更有损我国民主的长期发展。 与此同时,重划选区不只影响选民权益,也将影响选民的投票地点。 因此,廖彩彤提醒选民,在选区重划之后,请查询自己的投票地点,以保护自己的权益,并避免前往错误的投票站。 廖彩彤也呼吁,在面临选举不公的威胁下,每一票更显珍贵,选民们应该踊跃投票,不要放弃手中的一票,让意图操弄选举者得益。 查询投票地点的方式: 第一是可拨打选委会的热线(03-88927018),第二是如果在柔佛州大新山地区,可亲自到选委会的办公室查询(Tingkat 6, Blok B. Wisma Persekutuan, Johor Bahru),第三则是sms,输入SPR和身份证号码,发送至15888,就可得知详情。 第四是通过手机应用程式(下载My SPRSemak,就可通过此程式查询),第五是上网,到选委会网站中查询  https://pengundi.spr.gov.my

廖彩彤:马华不应歧视怀孕候选人王欣怡,女性参政应鼓励非歧视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柔佛州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发出的文告: 廖彩彤:女性参政应鼓励非歧视 马华不应歧视怀孕候选人王欣怡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廖彩彤今日发出文告,抨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与马华妇女组主席王赛之,应正视马华焦赖区会的蕉赖国席候选人王欣怡因受孕而被歧视一事。 廖彩彤也是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她表示尽管王欣怡是马华党员,跟身属行动党的自己有分属不同政党,但同样身为一位女性从政者,应鼓励更多女性参政。 她引述《透视大马》的报导,指王欣怡早在去年6月就已经获得委派成为蕉赖国席候选人,如今马华焦赖区会却以王欣怡有孕在身为理由要求撤换候选人,明显带有歧视孕妇的成分。 她表示,妇女参政不仅是为了参与体制,更重要的是,藉由更多女性在体制中发声,有效解决妇女面临的问题,进而改革体制以达到两性平等的社会理想。而联合国妇女署早已多次表明,在公共政策领域中纳入更多女性的意见,不仅可以有效的加强女性权益,将有助于提升国家的竞争力与创造力,最终受益的是社会的整体发展。 “尽管鼓励女性参政是国际趋势,但马来西亚的女性政治人物的比例依旧偏低,我衷心希望能后看到马来西亚政坛上有更多的奴鲁依莎、章瑛、郭素沁、张念群、杨巧双等女性领袖,为人民服务。” 她举例,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就在日前表示,行动党将委派包括杨巧双、杨美盈在内等多名女性政治领袖进入国会。 因此,廖彩彤呼吁各政党仿效民主行动党对女性领袖的重视,进而鼓励国内更多女性同胞参政。

马青的敢怒敢言只是假装 从来没有真实抗议和争取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柔佛州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于2018年3月2日发出的文告: 马华青年团今日(3月2日)早上在马华大厦前,针对日前旅游及文化部部长纳兹里批评郭鹤年和马华一事,要求纳兹里向郭鹤年、华社和马华道歉,如果不道歉就要辞职下台。 如果马青真心要求纳兹里道歉,我建议可到巫统总部外头抗议,或者到纳兹里的办公室前示威,以显示早前马青总团长张盛闻对于马青的形容,即“对於任何不公不正的事情要勇敢发声,都要继续成为党內的急先锋”(《东方日报》网站中2018年2月20日的新闻),是十分正确与真实的。 不然,马青对纳兹里的示威抗议,就只是个装腔作势的举动,而不是真心地要求纳兹里向郭鹤年、华社和马华道歉。 对于马华马青的如此装腔作势的行为,根本谈不上任何的敢怒敢言,许多人已经是司空见惯。我对于马青其装腔作势,不敢怒也不敢言的作为仍然感到愤怒,例如针对马来西亚的年轻人就业问题上。 由于马来西亚经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并且至今无法通过企业转型等摆脱这一困境,结果导致许多年轻人不得不往外寻找与自己专长相符的工作。此外,加上马来西亚是个低收入但高支出的国家,因此许多年轻人为了更高收入,而不得不离开家乡到外地工作。 这种事情,在柔南地区特别明显。许多年轻人到新加坡工作,除了是因为新币与马币兑换率高而能获得优渥薪水外,更是因为许多年轻人无法在马来西亚找到一份与专长符合的工作,必须到外地才能获得一份与专长相符的工作。更为悲惨的是,由于收入不高,使得一些青年在经济上必须仰赖父母的救济,不然无法维持生活。 这些事情都不见马青真的敢怒敢言,公开向首相纳吉要求解决马来西亚经济以及青年就业问题,让当今的年轻人不但能够有一份与自己所长相符的工作,也能体面地活着。 至今为止,马青对于当今我国经济利益分配不均的现象不但没有敢怒敢言,反之还不断地为纳吉的经济政策背书,更是看不到马来西亚华人的经济贫富不均的现象是最为严重的。马青的敢怒敢言,完全只是自己的口号,而不是真实的作为。 如果马青真的敢怒敢言,又怎么只会在自家进行这种装腔作势的示威,而不是直接到巫统总部或纳兹里办公室示威?如果马青真的如此敢怒敢言,又怎么看着许多华族和其他异族青年在经济上陷入困境,却不曾出声? 马青嘴上说自己敢怒敢言,但其实在面对纳兹里时完全无可奈何。我呼吁大家,在下届大选中不必再支持马华与马青,而是支持希盟,让希盟重振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