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慕尤丁辞职非玩弄政治 张健仁:是为了人民利益

呼吁慕尤丁辞职不是玩弄政治,而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要让一个更好的人选来掌管国家。 阿邦佐以现在不是玩弄政治的时候为由支持慕尤丁,是似是而非的说辞。 首相及其内阁成员是国家政策的决策者。政府公务员则只是负责执行内阁制定的政策。当内阁决定错误的政策,国家就会走向错误的方向。当内阁不知道如何决定政策,整个国家就失去方向。 事实证明,慕尤丁和其内阁成员抗疫无效及无能。因此许多人要求他辞职。无可否认,一些人可能是因着个人原因而要他辞职,但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包括砂拉越人要求他辞职,则是因为他带领国家抗疫失败。 明明知道慕尤丁和他的内阁部长无法有效的管理国家,却还是继续支持如此失败的政府,这对国家和人民来说根本是自寻死路。而这正是阿邦佐和砂政盟正在做的事情。 因此,要慕尤丁辞职不仅不是在玩弄政治,而是国家要向前迈进的一个关键因素,尤其是在当前每个人都受苦受难且充满挑战的时期。砂政盟对慕尤丁的支持只会延长人民的痛苦,造成更多人无谓的失去生命,更多公司或企业倒闭及更多人失业。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SOP混淆人民商家深受其害 张健仁:政府应制定实际可行的SOP

无效益、不逻辑及令人混淆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对人民和商业领域带来不必要的困境 砂政盟政府和联邦政府实施的行管令3.0标准作业程序(SOP)的3个特点是无效益、不逻辑和令人混淆。 经过4个星期的行管令3.0,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并没有明显下滑。政府于6月1日宣布实施行管令,当时砂拉越有703宗新确诊病例。经过了4个星期,砂拉越于6月28日仍有单日409宗新确诊病例,而在实施行管令期间,砂拉越的新确诊病例仍然多天排在全国前3名。不仅新确诊病例高居不下,在这段期间,全国死亡人数平均达70至 90 人。 许多国家的人民和商业领域已慢慢恢复正常。目前正进行的欧洲杯足球锦标赛,通过电视转播,我们可以看到体育馆内挤满了观赛的球迷。今早,在中国天安门举办的中国共产党100周年党庆的大聚会,全场几万人也不必戴口罩了。 然而,在砂拉越和马来西亚,我们还深陷在确诊病例起起落落、封锁和半封锁,以及不确定封锁期还有多长的困境。这说明当朝政府应对疫情的失败,导致每个人民都深受其害。 虽然确诊病例偏高,是需要通过实施行管令和标准作业程序来控制病毒传播,然而,砂政府所实施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却没有效益,因为这些标准作业程序(SOP)实施在不对的行业,没对准目标。这些标准作业程序(SOP)不仅未能有效遏制病毒扩散,还对人民造成不必要的困难。 其一,受到政府这无效益标准作业程序(SOP)最大影响的行业之一是咖啡店,因为“禁止堂食 ”的标准作业程序(SOP)。疫情肆虐超过一年,咖啡店堂食并未出现感染群。反之,多个感染 群是来自大型工厂。然而,砂政府实施行管令3.0的标准作业程序(SOP)时,莫名其妙的允许 工厂运作,却不允许咖啡店提供堂食服务。 其二,过去,各项运动也没有出现感染群。然而,健身中心却被令关闭,禁止接触或非接触运动(除了跑步),甚至不允许单独骑自行车。我们都知道运动有助于加强一个人的免疫系统,这是对抗新冠肺炎和其他疾病的最重要的因素。对此,阻止人们运动其实是与抗疫背道而驰。 其三,政府不明确的实施全面封锁,反而实施拖泥带水,半生不熟的行管令标准作业程序(SOP),根本是在延长每个人的艰辛和痛苦。即使是那些在行管令期间获准营业的行业业者也发现,他们的生意也大幅度下滑,几乎难以应付营运成本。 其四,对于那些在行管令(MCO 3.0)期间不允许营业的行业,包括家具店、体育用品店、理发店、洗车店、汽车配件店、服装店、按摩及美容保健中心,这些行业过去都没有出现什么感染群,但却在行管令下不允许营业。他们如此遭受两星期、又两星期、又两星期的禁止营业,业者生计遭受最大打击。 到目前为止,对于这些受影响的商业领域,砂政府并没有给予他们多大的帮助。这些无效益、不逻辑和令人混淆的标准作业程序,让他们陷入水深火热的困境。因此,我们呼吁政府踏实的去了解人民和商业领域的情况和问题,并制定出较为实际可行的标准作业程序。 1-7-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火箭国州议员扣薪20% 张健仁:充作抗疫援助金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2021年6月4日发表文告: 过去一年,所有的民主行动党人民代议士都已奉献了超过他们10%的薪金,提供援助给因Covid 19 所影响的一些民众。 当砂政盟的州议员每位都享有一年500万令吉的拨款,以及去年20万令吉的新冠肺炎疫情粮食援助拨款时,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却没有这些拨款,因此行动党的国州议员们,往往都必须自掏腰包及使用部分他们的薪金来帮助人民,包括过去一年的新冠疫情。 因此,我认为,在享有500万令吉拨款的方便下,砂政盟的扣10%薪金充新冠援助基金只是一项政治花招。更大笔的500万令吉拨款却没向人民清楚交代。 我们行动党的全体国、州议员还是会继续运用我们部分的薪金,以帮助所需要的人民。 因此,接下来的3个月,所有的行动党的国、州议员们将另外扣出20%他们的薪金放进他们个别的服务所的户口,以充作新冠疫情的援助资金。这笔20%的薪金不包括服务所的开支(职员薪金、租金、水电费、等),虽然行动党议员们的服务所开支都是由议员薪金来承担的,不像砂政盟的议员们,有政府的特别拨款。 张健仁

我国疫情严重死亡病例创新高 张健仁吁政府速推大规模接种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2021年6月3日发表文告: 根据报导,昨天英国记录了零冠病死亡病例。(https://www.theguardian.com/.../zero-daily-covid-deaths...) 这可能只是一个单日的数据,不过,却确实的说明了英国的疫情已有所好转,尽管英国曾是蒙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反观在马来西亚,昨天我们记录了126宗冠病死亡病例,也是单日最高的死亡病例。英国创新低冠病死亡率,我国却创新高死亡率! 英国人口约6700万人,比马来西亚人口多出两倍。昨天,英国的冠病新确诊病例为3165宗,而马来西亚则有7703宗新确诊病例。而在砂拉越,我们的新确诊病例高居全国第3位。 当其他国家的疫情出现好转时,我们的疫情却日益严重。这些数据清楚说明了,国盟政府辜负了马来西亚人民,而砂政盟则辜负了砂拉越人民。 这也是为何越来越多人认同“#KerajaanPNGagal”的网络标语,而砂政盟也是这失败国盟政府的一份子。 其他国家的疫情逐渐好转,皆因他们的接种疫苗计划成功推行及奏效。相反的,我们却还停留在通过MySejahtera应用程序缓慢的接种疫苗预约安排,疫苗供应缓慢及令人混淆的行管令标准作业程序(SOP)。 自今年2月,我们多次听闻砂政府要自行为砂人民购买疫苗,但我们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政府讲了3个月后,凯里于5月28日访砂时表示,砂将获得联邦拨给440万剂疫苗,并会从6月开始每周运送38万剂疫苗到砂拉越。随着凯里作出这项宣布,砂政府自行购买疫苗的计划突然就被搁置一旁。 如今已进入6月的第3天,我们至今还未听到砂政府说明,有关第一批38万剂的疫苗几时会运抵砂拉越,砂政府如何加快疫苗接种率,从现有的每日接种少过1万剂疫苗,达致每日接种5万剂疫苗的目标? 我呼吁联邦和砂政府,为了人民宝贵的生命和经济着想,应认真看待及推行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计划。接种疫苗已在其他国家经过测试和证明,是有效的抗疫方法,政府不应该安于现有疫苗接种计划进展缓慢的情况。 张健仁

张健仁吁召开砂立法议会 向人民交代疫苗七大疑问

阿都卡林不应藐视砂立法议会的角色,而把召开砂立法议会会议来讨论州政府疫苗采购事宜的呼吁视为寻求廉价宣传。 阿都卡林以召开砂州立法议会会议需符合28天通知的要求以及砂立法议会在今年6月6日届满为由,这是作为一名部长为拒绝召开砂州立法议会会议所提出最荒谬且无知的借口。 根据议会常规第6条文,如获得两位州部长声明紧急情况下,议长可以减少或完全免除召开议会会议28天通知的会议常规条文。身为几届州议员,难道阿都卡林对此会议常规如此无知? 更重要的是,超过两个月前,砂政盟曾信誓旦旦的表明,如果联邦政府的疫苗配额不足或供应缓慢,砂政府将会自行为砂人民购买疫苗。自此,砂政盟也曾多次声称会自行购买疫苗,然而至今砂州人民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我们没看到州政府买疫苗,只不断听到它的空谈。 要购买疫苗及展开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计划,这都将涉及额外的政府拨款,而任何政府拨款则必须通过砂立法议会的批准,除非阿都卡林打算绕过砂立法议会的程序来动用公帑。 这是砂拉越基本宪法的条文,任何人都不得凌驾于法律之上,未经砂立法议会的批准,任何人都不得擅自动用公帑,即使是高高在上的砂政盟的土保党部长亦是如此。 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是全人类,也是砂拉越人民的斗争。砂立法议会不仅是批准使用公帑的唯一合法管道,更是最合适的管道,告诉砂拉越人民砂盟政府采购疫苗和推广接种疫苗的计划。 关于疫苗采购及接种计划,砂政府必须让人民知道: 1. 政府有意购买何种疫苗,有关疫苗是否已获得国家药剂监管局(NPRA)的批准? 2. 采购疫苗的估计费用是多少? 3. 所购买的疫苗什么时候会到达砂拉越? 4. 在过去两个月(2月27日至4月29日),砂拉越只有5万6000人已接种两剂疫苗,砂政府如何做到如沈桂贤所说的一般,1天为5万人接种疫苗? 5. 全砂会设立多少个疫苗接种中心?砂州政府将动员多少位医护人员来推广疫苗接种计划,以达到1天5万人接种疫苗的目标? 6. 那些没有使用Mysejahtera手机应用程序的民众,政府如何安排及管理疫苗接种预约及个人资料? 7. 砂拉越乡区的疫苗接种计划会如何进行? 目前,砂拉越人民对上述问题充满疑问,砂政府对此似乎也是一无所知。只会发表“自行购买疫苗”及“1天为5万人接种疫苗”的言论但却不见有实际行动。 对此,我呼吁政府即刻召开砂立法议会会议,让人民知道政府的抗疫计划,即为砂拉越人民购买疫苗和推行疫苗接种的全盘计划和时间表。 4-5-2021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贫户苦等廉价屋7年无下文 张健仁评砂政府人联党失责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评击执政砂政府的政党和政治人物,没有尽全力落实居者有其屋,甚至花了7年时间,仍无法找到一间廉价屋给民众。 “特别是砂拉越是一个富裕的州属,地方辽阔,基本上政府应该合理解决人民的要求,即是居者有其屋,但事实证明,砂拉越距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也是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的张健仁是于今早联同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在马当班兰再也花园居住的蔡高真住址进行直播上,如此指出。 他感到庆幸的说,两名蔡先生是通过行动党的协助,及多方面官员的配合下,才得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园,让蔡先生和家人一家9口有栖身之处,结束无壳蜗牛的生活。 他解释,虽然两名蔡先生申请屋子的经过非常辛苦,幸庆行动党的州议员不屈不饶,一直在旁给予协助,才得让他们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落实。 “早在2014年,蔡先生的哥哥和侄女因意外丧亡,而当时人联党就曾答应协助申请廉价屋,但至今已经7年了,依旧音讯全无。” 他调侃的说,人联党做为执政党之一,花了7年时间,却找不到2间廉价屋给民众,反之反对党仅仅是用了2个多月的时间,就协助对方找到屋子。 他说,也许有些政治人物在执行政策时,往往是以政策换取他们政治上的利益;比如求救者的选区不是其范围内,就置之不理不管,让民众苦苦等了7年,最终还是由行动党帮助到他们申请到一层半的廉价屋。 “在新加坡拥有几百万人口都能够达到居者有其屋,我们的人口比新加坡少,地又比新加坡阔,不可能达不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他再次强调,行动党议员帮助人民是不看选区,只要人民需要,就会提供服务。 “甭说是部长,作一名砂拉越的代议士,只要砂拉越人民有辛苦,行动党的代议士就会给予帮忙,帮助两名蔡先生寻找屋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图:蔡高真居住30多年的屋子于今日拆除,前者感谢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及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所给予的协助,让他成功申请到廉价屋。 图: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尝试转动具有收藏价值的古董橡胶压片机,左为杨薇讳,右为蔡高真。 杨薇讳:火箭助蔡氏两户家庭圆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经过火箭积极的争取与跟进下,终于成功帮助到石角区的蔡氏两户家庭申请到政府廉价屋,圆了他们过去30多年来渴望居者有其屋的美梦。 过去,因为家庭经济状况不允许下,这两户被逼住了现有的住址30多年,而此地段是属于私人的地方。 然而,这两户家庭在去年12月份收到地主的通知,被要求在短时间内必须做出搬迁。由于当时没有适合地点搬迁,加上面对经济的有限,在感到无助的情况下,只好向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寻求协助。 当时杨薇讳就亲自到访了这两户目前居住的现址了解情况,在听取了他们的困境后,前者就伸出援手,包括向砂房屋发展机构(HDC)申请两间一层半的廉价屋,及通过向政府贷款公司申请贷款。 “庆幸的是,在砂房屋发展机构官员的积极配合,加上政府贷款公司MUTIARA 等多方面的齐心协力下帮助下,成功且顺利为蔡氏两户家庭申请到廉价房屋。” 根据蔡高真向杨薇讳叙说,尽管他们过去都有向作为执政党的人联党寻求协助申请廉价屋,可是至今没有任何下文。在2014年时,人联党领袖有承诺为蔡高真的嫂嫂黄月玲申请廉价屋,遗憾的是,至今都没有给予兑现。 对此,杨薇讳提醒人联党不要以不是在你的选区投票的选民,就不要提供协助的不负责任的心态来服务人民,这种服务精神是不正确及要不得的。 她说,作为政府的人联党,不应该抱着选择性的给予人民帮忙,即在选区内有票的就帮忙,没有票,就不理。反观,民主行动党,从过去到现在,都是不分选区,尽心尽力为人民提供服务。 她称,尽管民主行动党没有拨款,也不是政府,不过依然通过各管道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民。 与此同时,蔡高真感谢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亲力亲为,让他和他的堂弟顺利成功申请到一层半的廉价屋,甚至在他不懂如何向房屋发展机构申请房屋及贷款时,都是后者给予的陪伴与协助。

火箭促砂政府履行承诺 为砂拉越人民购买疫苗

砂拉越政府必须言出必行,为全砂人民购买新冠肺炎疫苗。 在过去的1个月,砂拉越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高居全国前3名,且暂未出现下滑的现象。尽管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疫情管理上实行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隔离令,行管令及边境监管做得远比大马卫生部更为严厉。 然而,那些所谓实行较放松的标准作业程序的州属,其新确诊病例有所减少,但实行严厉标准作业程序的砂拉越的新确诊病例却一再增加,问题出在何处? 自今年2月,阿邦佐和多位部长一再声称砂政府将自行为砂人民购买疫苗,这对全砂人民是一项喜讯。然而,如今已过了近2个月,砂政盟政府却一再开口向联邦政府索求更多的疫苗配额。 到底阿邦佐为全砂人民购买疫苗的说法怎么样了? 砂行动党和砂希盟的立场是,尽早推行疫苗接种计划及达到超过70%人口接种疫苗,我们就可以尽早开放及恢复经济活动,包括本地商业领域,商务旅行,旅游及投资流入。 对此,我们呼吁砂政府履行承诺,为砂拉越人民购买疫苗。 虽然我们不是执政党,我们还是会竭尽所能给予协助,鼓励及协助更多民众注册接种疫苗。 今天,行动党哥打圣淘沙服务团队也在7哩巴刹开设柜台,协助民众,特别是乐龄人士注册接种疫苗,我们接获民众的热烈响应。砂行动党将会积极在全砂各地帮助民众注册接种疫苗。 11-4-2021 张健仁 砂希盟主席 砂行动党主席

国阵没批1.5亿古晋治水计划 人联党却把纳吉空口承诺当真

国阵执政时期,根本没批过什么1亿5000万令吉的古晋治水计划,那所谓1亿5000万令吉的治水拨款只不过是纳吉的空头支票,却从没经由财政预算案批准的。可怜人联党石角支部却把纳吉的空口承诺当真。 人联党还歪曲我于2018年9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话,企图证实他们的一派胡言。事实是,我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是,古晋治水计划的拨款,国阵政府根本就没有在财政预算案中批出所谓的1亿5000万令吉的拨款。 希盟是于2018年5月才执政。2018年的财政拨款是国阵时期于2017年12月所批的。在我做出该新闻发布会之后,旺朱乃迪也无法出示任何2018年财政预算案有批关于古晋治水计划的证据证明确实有该项拨款。既然财政预算案里根本没批过这项拨款,“希盟撤消这计划”的指责根本就是人联党的无中生有。 反之,砂拉越水利灌溉局则于2019年10月份与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的交流会上表示,由当时联邦政府所拨款资付1亿5000万令吉的砂拉越河治水计划,将于2019年12月完成招标和委任承包商。 详细的流程细节,包括征地及调查则将于2020年完成,接着,2021年将开始施工。这证明,希盟执政时期,治理古晋区水灾问题一直都是我们所关注并积极处理的事项之一,即便是它涉及州政府权限。 水利灌溉局,城市发展计划,城市排水系统设计,这一切都是州政府的权限和职责。过去57年,砂国阵和今天的砂政盟从无间断都是砂州政府。 城市的排水系统应该是越做越好。如今却搞到古晋市却每逢数小时豪雨则成灾的情况。人联党石角支部不自我检讨,却胡乱怪罪只执政联邦政府22个月的希盟政府。更何况,这些工作还是属州政府权限。57年国阵/砂政盟做不好的东西,却怪罪只执政22个月的希盟。这未免太也说不过去吧。 更甚的是,人联党所委任的地方领袖还怪罪上天下雨。若是连绵数日下豪雨而导致水灾,这是天灾,不关任何人的失责。 但若只下了数小时豪雨而导致水灾,这是人祸,是因排水沟渠系统不完善所导致。 当然,水灾发生,救济和帮助灾黎是重要的,行动党也会义不容辞的协助。但,若执政者能做好其职责所在的工作避免水患发生,这才是真正称职的政府。 因此,我希望,沈桂贤即身为部长,而又是管地方政府的部门,就应好好在其职,谋其政,切莫沉迷搞个人宣传,而耽误其部长职的正事。 21-2-2021 张健仁 实丹宾区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

古晋市多地闪电水灾 张健仁促沈桂贤交代

身为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应该对今早古晋市多个地区发生的闪电水灾,向民众作出交代。2021年只来到2月份,古晋县就已经两度发生严重水灾,似乎是逢雨成灾。 城市沟渠排水系统隶属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这些年来政府花了数千万甚至是数十亿令吉来提升古晋市各地区的排水系统,然而,单单一个晚上的豪雨就已让古晋市的排水系统不堪负荷,一雨成灾,令人难以接受。 房屋发展迅速并不能成为引发水灾的合理原因,众所周知,发展商在进行房屋发展计划时,必须负责建设排水系统,才能够获得地方议会的批准及发出入伙准证。 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的职责之一,就是确保城市的排水系统可以有效的发挥作用。 如果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城市规划和发展,以及花费了那么多的纳税钱,但我们的排水系统却无法应付一个晚上的大雨,这就说明了地方政府及房屋部的失职,没有把工作做好。 对此,我呼吁沈桂贤应专注在自己的部门工作上,身在其位应谋其政,只是忙于在社交媒体上博取宣传,重复发布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各项宣布,在某些情况下,他所发布的贴文又具误导性,导致民众产生不必要的焦虑和困惑。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有副首长及各医药专才负责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而所有的相关宣布和决定都会通过记者会及文告方式对外发布,砂州政府也有砂首长署公关单位(UKAS)协助发布新闻,沈桂贤根本无需扮演“重复发布消息”的角色,应该更专注于他在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的工作,毕竟该部门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也有很多工作还没有完成。 对于古晋市多个地区今日发生的水灾,沈桂贤必须站出来,向民众及灾黎作出解释及交代。 19-2-2021 张健仁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

罗丝玛被判表面罪名成立 希盟推翻国阵带来的胜利

吉隆坡高庭宣判罗斯玛被控的贪污案表面罪名成立,这是2018年国选希盟推翻国阵政权所带来的另一项胜利。 自2018年换政府之后,许多政治人物及权贵被控贪污,尽管大多数人民都希望能尽快看到正义被伸张,甚至乎那些贪污腐败的人士即刻坐牢,然而,根据司法的程序和精神,这些人也应该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 2018年换政府之后,我们见证了前首相纳吉被定罪,前森美兰州务大臣依沙沙末被定罪,前副首相扎希被提控。 而今天,我们则见证了法庭裁定前首相夫人罗斯玛的贪污控状表面罪名成立。 如果2018年国选没有换政府,这些政治人物及权贵不会被提控。 因此,我坚信,人民所投出的每一张选票,不是没有用,并非如一些人所说的,投票也没有用。 尽管希盟无法兑现第14届国选所许下的全部的承诺和改革,而2020年2月的“喜来登行动”的政变又缩短了希盟政府的执政期,不过,我们还是见证了希盟政府所带来的各项正面的改革与转变,如果2018年没有换政府,这一切根本不可能达成: 1. 国阵及巫统的权贵被提控 2. 巫统霸权政治的衰弱 3. 一个较为独立的国会,并由反对党议员领导公共帐目委员会及其他国会遴选委员会,扮演监督及制衡政府行政事务的角色 4. 希盟执政时期的政府行政更加透明及负责,然而,如今国盟政府却是反其道而行。 5. 希盟执政时期更具言论和新闻自由,然而,如今在国盟政府领导下,情况已大不相同。 6. 希盟执政时期公平拨款给各源流学校,然而,如今的国盟政府却反其道而行。 而在这段期间,砂政盟却一直背叛砂拉越人民的意愿。 • 过去50多年,砂政盟一直都在协助巩固巫统的势力。 • 希盟执政时期,砂政盟对希盟政府的各项改革,总是采取对抗的姿态。 • 砂政盟以其国会议员的人数,在“喜来登行动”协助推翻希盟政府 • 如今,砂政盟与土团党,巫统和伊斯兰党共组国盟政府,令希盟的各项改革付诸东流,更把国家推向回教化。 看来,砂政盟还是比较倾向于国阵旧有的贪污腐败模式,而这种模式现在就在国盟政府中,完全没有问责和透明,尤其如今国会已被冻结开会了。 尽管砂政盟全力支持国盟政府,但砂拉越人民能否从中受惠?答案是“没有”。一个明显的例子摆在眼前的就是,虽然副卫生部长来自砂拉越中区,然而过去数周,砂中区的新冠肺炎疫情严重,诗巫中央医院还是面对诸多不足及短缺,人手不足,拨款不足,也没有额外的检测仪器来应付严峻的疫情,更甚的是,副卫生部长也不见踪影。 我始终相信民主投票意义,以及每一张选票的重要性。不过,如果砂州人民继续支持砂政盟,也就是前国阵,那么我们过去57年的困境将会无休无止的持续下去留给我们的子孙。 18-2-2021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