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千户家庭等待粮食供应 砂政盟无动于衷未派送食物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非议砂州政府,3000多户申请食物援助的家庭,州政府却无动于衷,至今没有派送食物。 砂民主行动党古晋及实旦宾国会选区服务中心自3月30日至4月3日期间,已经呈交超过3000户家庭的资料给砂福利局,为他们申请粮食供应和援助。 我也于4月1日前往会见砂副首长道格拉斯,希望他协助安排,促使福利局加速处理并即刻派送粮食给这些贫困家庭。 截至今天(4月5日)下午1时,我们逐一联系已提出申请的家庭,我们分别在上周一、周二及周三把这些家庭的资料呈交给砂福利局,其中超过95%的家庭都表示还没有收到福利局提供的粮食,其余5%的家庭则有获得由教会、非政府组织或行动党党员自发性捐赠的粮食。 我对砂政盟(GPS)政府对此事宜的处理方式感到非常失望。如果砂州政府不愿帮忙,就不要阻止其他人向这些贫困人士伸出援手。而且,他们的这种态度更害苦了那些正在等待食物援助的家庭。 昨天,砂福利、社区和谐、妇女、家庭及儿童发展部长花蒂玛阿都拉宣称,砂州82个州选区的44万4329户家庭将获得由州政府提供的粮食援助,这是根据首长阿邦佐于3月29日的宣布,政府将拨出1640万令吉为贫困群体提供援助。 如果平均1户家庭有5位成员,那么44万4329户家庭就是222万人。砂拉越人口只有320万人。如果按照花蒂玛的说法,每3个人中就有2个人会获得粮食援助。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通过行动党2个服务中心所呈交的逾3000户家庭至今都没有收到由砂福利局派送的粮食援助。 花蒂玛是不是夸大数字?还是故意忽视和迫害那些向行动党求助的民众?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惟有筹募款项来购买各种粮食,再派送给通过我们提出申请的家庭。我们也向警方申请准证,让我们的党员和义工能够派送粮食给有需要的民众。 有意捐款给我们购买粮食的热心人士,可汇款到以下银行户口: 户口名字 : Democratic Action Party Malaysia Kuching Branch 户口号码 : 016 00 21140 1 银行 : Hong Leong Bank Berhad 我们会在下周二开始派送粮食给各个贫苦及有需要的家庭。 5-4-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希盟团结一致 备战选举对战GPS

联合文告 砂拉越希望联盟成员党,即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召开会议,商讨目前的政治局势及来届砂州选举事宜。 商讨的各项事宜为: 1.砂希盟的未来方向 我们将继续与希盟3个成员党保持密切关系及合作。至于土团党,则需等到团党的领导层问题获得解决才决定。 首相人选的问题不会影响到3个成员党的关系。这只是各自政党对于方法执行意见不同的问题,而最终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跳槽及背叛人民的委托 我们谴责任何的跳槽行为,因为这是对人民的委托和信任的一种背叛。同时破坏民主精神和体制。 备战砂州选举 砂希盟在来届州选将一致对战砂政盟(GPS)。 我们准备与任何一个坚守透明、良好施政及正义原则且具有公信力的政党合作。 我们不会与任何投机政党或“一选政党”合作,因为这些政党很有可能会在赢得一些议席后背叛选民。 砂拉越政府的财务管理 我们对砂州政府的财务管理及挥霍无度的开销方式深感担忧。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及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不约而同发表了类似见解。他们对砂州政府的财政状况都深感担忧,必然是有强而有力的原因。 多年来,砂州政府已经借贷数十亿美元的债券,至于如何使用债券的资金并不透明。尽管张健仁已多次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问,砂州政府始终未给予答复。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如此保密及不透明?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砂州政府没有继续举债,根本无法推行他们所宣布各项耗资数十亿令吉的工程。我们如何偿还这些债务?我们不要1MDB丑闻在砂拉越上演。 尽管砂拉越政府已宣布多项振兴经济配套,然而至今大部分的商家、中小型企业及平民百姓还是没有获得援助。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州政府周转不灵? 我们必须换掉州政府,才能针对过去57年的肮脏污秽来个大扫除,为砂拉越带来新气息。 20-6-2020 张健仁 砂行动党主席 孙伟瑄 砂公正党主席 阿邦哈里尔 砂诚信党主席

管制权当拥有权 阿邦佐误导砂人民

“管制权”和“拥有权”根本就是两码子的事,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张健仁奉劝砂拉越首长阿邦佐别把冯京当马凉,误导砂州人民。 砂州希望联盟主席张健仁指出,过去两周阿邦佐所谓的重大宣布,根本就非什么大宣布,也非争取到什么砂州自主权。 阿邦佐所谓的“石油管制权”,只是在现有的法令之外,加多一层由砂州政府所成立的管理机构,制定一些额外的条文。 但,国油公司(PETRONAS)及首相署还是最大最终的决策者。 阿邦佐在过去两个星期针对此项宣布不断的吹嘘,但都没有提到“拥有权”这3个字,原因就在于,砂州根本就没有得到什么额外的权力,最为显著的证据就是,砂州还是只得到区区的5%石油开采税。 针对阿邦佐所谓的“管制权”,张健仁以一间公司为比喻。 公司资产的拥有者是公司的股东,管理层就是执行董事和一些其属下的经理。 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拥有者是国油公司(PETRONAS)因为《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将所有马来西亚岸内岸外的石油和天然气,都赋予国油公司(PETRONAS)。 执行董事就是首相。 首相请了许多经理来打理国油公司的操作,这些经理就是PETRONAS的董事和执行董事。 如今,首相再请多一位经理来管理,那位新的经理就是砂州政府。 “这也是为何阿邦佐口口声声一直强调,‘首相已经答应了’。 其意思就是,砂州政府如今已被首相聘雇为管理在砂州境内所开采石油的其中一个区域经理。 你来帮忙联邦政府做工管理,你将得到一些薪水(也就是所谓的执照费),但最终你还是只得到5%开采税。” 至于阿邦佐所谓的将制定一些新条例,张健仁表示,其实,石油和天然气业目前已拥有的管制条例已是非常全面的了,这些管制条例也是全球通用承认的。 砂州政府也不能随意的增加什么额外的新法令,顶多也只是增多一些管制承包商的条例。 阿邦佐和砂国阵之为何拿这所谓的“管制权”来炫耀,最大的原因就是,在阿德南时代,砂州议会通过一项动议,要提高砂州5%的石油天然气开采税至20%。 但是,经过3年,仍无成果,无法向砂州人民交代,因此就提出这项“管制权”来鱼目混珠,把鱼的眼睛当珍珠一般的,把“石油管制权”当“石油拥有权”的来误导砂州人民。

砂政盟称没加入国盟 张健仁:玩弄双面人政治

砂政盟(GPS)一直在与国民联盟(PN)结盟的课题上玩弄双面人的政治伎俩。 在联邦方面,砂政盟的联邦部长宣称他们已经与国盟一起。另一边厢,在砂州方面,其州部长却表明砂政盟并没有加入国盟。 这种玩弄双面人政治伎俩的原因显而易见。砂政盟那些身在联邦内阁中的联邦部长别无选择,他们只能跟着国盟的框架与政策走,而砂政盟的州部长及州议员则必须安抚砂拉越人的情绪,因为砂拉越人厌恶任何与极端的伊斯兰党和贪污腐败的巫统合作的人。 事实是,作为联邦内阁成员,砂政盟无论有无正式加盟,都已经是国盟的一份子,与巫统和伊斯兰党一起制定国家政策和法律。砂政盟绝对无法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联盟切割和撇清关系。 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的其中一个后果,就在日前对砂拉越人民实行的从西马返回砂拉越必须向联邦警方申请准证一事表露无疑。3天前,砂拉越政府规定,凡是从西马返回砂拉越的砂拉越人民,必须在西马前往临近的警署申请准证,才可上网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返砂准证。 只有你获得警方的准证,就理所当然可以得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批准。如果你没有警方的准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就不会批准你的返砂申请。这也表示,警方掌握着砂拉越人民是否能够返回砂拉越的决定因素。 砂拉越人民想要返回家乡砂拉越必须先获得西马警方的批准,这还是头一遭。为什么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能自行决定一位砂拉越人是否可以返回砂拉越?砂州政府为什么要把允许砂拉越人返回砂拉越的决定权让给属于联邦政府的大马皇家警察?切记,在多数情况下,这种斟酌权将由西马警察执行。 巫统伊党主导联盟 这是巫统和伊斯兰党主导整个联盟,并控制砂政盟的明显迹象。 砂政盟只加入国盟政府不到3个月,砂拉越人民返回砂拉越的基本权益就已经被砂政盟政府出卖了。 砂政盟加入巫伊政府的另一个明显后果是,尽管砂州政府赢了对国油公司的诉讼案,然而却在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方面作出妥协和折扣。尽管法庭已裁定砂拉越有权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与其取回38亿令吉的石油产品销售税,砂州政府最终同意只拿回20亿令吉。 如今砂政盟身在联邦内阁中,国阵时期剥削砂拉越权益的历史将会继续重演。而这一次情况会更糟,因为伊斯兰党也是政府之一,他们将会在许多联邦政府政策和法律中加入其极端主义的思想意识。 上述2个对砂拉越权益不利的情况在国盟成立的这么短时间内就表露出来。因此,显而易见的是,砂政盟不能也不会为了捍卫砂拉越的权益,而悖逆其巫伊老大的意思。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23-5-2020

张健仁:没钱发展砂医疗设施 砂政府为何斥资建隆儿童专科医院

张健仁:没钱发展砂医疗设施 砂政府为何斥资建隆儿童专科医院 民主行动党砂拉越主席张健仁质问砂政府,在砂拉越医疗设施欠缺完善情况下,为何州政府不是先斥资提升本地的医疗设施照顾砂拉越人民,反而斥资兴建吉隆坡儿童专科医院? 张健仁指出,他最近从财政部取得一份资料,发现砂拉越政府在吉隆坡参与投资兴建儿童专科医院,医院预计耗资6亿600万令吉。 他说,砂政府是通过合伙公司“亿强医疗私人有限公司(Zeon Medical)”参与这项兴建工程。亿强医疗私人有限公司的股东分别是亿强工程(Zecon Bhd)和砂拉越财政司,亿强拥有408万股,砂拉越政府拥有392万股,换句话说砂政府占了约49%的股权。 “砂拉越政府过去不断向砂人民灌输联邦政府忽略砂拉越发展,既然砂拉越的发展已经远远落后,那么砂盟政府为何不是优先把钱用在提升本地设施,而是把钱拿去吉隆坡兴建儿童专科医院呢?” 张健仁于25日主持民主行动党砂联委会第二次会议后,对媒体发表讲话。 他指出,砂盟政府应该把砂拉越人民的医疗福利放在首要,但州政府却把资金用在兴建吉隆坡儿童专科医院,不但本末倒置,更是极大的讽刺。砂州首席部长巴丁宜阿邦佐哈里必须就此事,给予砂拉越人民一个合理的解释。 “根据资料显示,吉隆坡儿童专科医院是2014年的工程,砂拉越政府于今年初才参与投资,工程于2014年5月开始兴建,原定54个月内必须完成,但至今工程延误,只完成70%左右,医院将有243个病床。” 此外,张健仁也针对砂拉越柏特拉再也医院工程严重延误一事,促砂拉越政府采取严厉行动对付亿强工程(Zecon Bhd),因为该公司是砂拉越政府在吉隆坡发展儿童专科医院的生意合作伙伴。 他说,亿强工程把柏特拉再也医院工程弄得一团糟,导致工程严重延误,但砂政府不但没有对该公司采取对付行动,当在野议员质问此课题时,砂拉越政府反而一直偏袒该公司。 “亿强工程在柏特拉再也医院工程上严重延误两年多,合约也已被联邦政府终止,但是砂政府却依然跟该公司合作。“ “难怪每当我们提出此课题,州政府都一直在偏袒。如今我明白了,虽然亿强工程在此事上影响砂拉越人民的福利,但是基于两方是生意合作伙伴,所以砂州政府才不愿意采取行动对付该公司。”

20万粮食援助排挤在野党 沈桂贤应明确交代援金去向

砂民主行动党绝对愿意和砂政盟政府齐心协力对抗疫情及协助贫困家庭度过行管令的艰难时期。在过去几个星期,我们接获不计其数的求助电话。同时,我们也已经派送粮食援助给超过4500个家庭,这些干粮食品主要是由我们自掏腰包购买,还有来自商家及民众的慷慨捐赠及捐款。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面对资金不足的问题。  因此,由于缺乏资金,我们想要帮助人民的期望亦有所限制。  如果砂州政府可以公平允许我们使用拨给每个州选区的20万令吉援助拨款,我们将能够帮助到更多迫切需要粮食援助的家庭。  因此,砂州政府排挤在野党议员不允许在野党议员使用这20万令吉粮食援助拨款,并不只是针对反对党议员,实际上是剥夺人民理应享有的福利,尤其是欺压那些在行管令期间急需粮食援助的人民。 作为部长,沈桂贤必须对砂州政府如何使用公帑向公众作出交待。我们对粮食援助拨款如何运用作出提问并无不妥,尤其是砂福利、社区和谐、妇女、家庭及儿童发展部发出的公文中,清楚阐明沈桂贤不仅负责其石角州选区的拨款,也一并负责浮罗岸、朋岭、巴都林当及哥打圣淘沙选区的拨款。 因此,对于这些拨款如何使用的提问,包括每个选区有多少个家庭获得粮食援助?他们是谁?每个家庭获得多少钱的粮食援助?为什么反对党议员不能够管理有关拨款? 这些都是有正确思想的人民会提出的合理问题。 如果一个人不能接受提问,也不要对他所负责的政府拨款给予人民清楚交代,那他应该重新考虑是否还可继续担任公职。 如果这些资金是来自自己的收入或遗产,他大可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来花费。 但是一旦涉及公帑,那么面对人民的问责便是一个基本条件。 以采取法律行动作为威胁并不能阻止民众继续提问有关公帑如何使用的合理问题。而我们也将以法律抗辩来对抗任何试图通过法律行动来制止民众作出批评及拒绝问责的行为。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21-4-2020

张健仁:民主行动党保护人民钱财 不让滥权贪污的人得逞

民主行动党依然被视为国家财富及人民钱财的最佳保护者。 今天,砂行动党接获逾100位新党员递交入党申请表格,他们都是来自巴都林当州选区的居民,其中以印裔同胞居多,并申请成立行动党尖山支部。 在过去数个月的“喜来登行动”中,许多政党和领袖蓄意把行动党“妖魔化”,以把他们背叛人民委托的无耻行为合理化。巫统和伊斯兰党把行动党标签为“反马来人”的政党。其中一些土团党领袖也一起唱双簧。至于砂政盟(GPS),则宁愿与伊斯兰党合作,拒绝行动党。 尽管出现种种抹黑及诽谤性言论,然而,多数平民百姓还是视行动党为有诚信及原则的政党,并相信行动党能够保护人民的纳税钱。 有行动党一起参与执政,许多试图滥用官职或贪污来谋取个人利益之举不会得逞。 希盟执政的21个月里,财政部在政府采购及政府授予合约的事项皆严格遵循标准作业程序(SOP)。所有政府部门,甚至是各州政府及机构,在采购及合约方面都必须遵循财政部的通告。 政府部门及州政府若要越过公开招标程序,对一些工程或采购进行直接协商,必须先索取财政部的书面批准,才能够豁免公开招标程序。 众所周知,在希盟执政时期,由林冠英领导的财政部坚持以公开招标作为大部分政府采购的标准作业程序。许多其他部门针对他们的工程和采购提出豁免公开招标程序的要求均被拒绝。仅在极强而有力的理由和极少数的情况下才授予豁免。不过这也是非常罕见。 因此,当时财政部长林冠英并不受一些内阁同僚的欢迎。不过,这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确保人民的纳税钱不会被乱花及盗取。 这是财政部长的职责所在,也是行动党坚守的基本原则,即必须谨慎使用公帑及政府应确保纳税人的钱花得有价值。只要我们在执政时坚守此原则,政治人物贪污腐败和自肥的情况就会减少。 如今巫统和伊斯兰党共组联邦政府,希盟政府为确保良好施政所制定的许多保障都将逐步被废除,那时,1MDB丑闻可能会重现,而我们会听到更多“200万令吉只是我的零用钱”之说法。 虽然许多人对希盟政府垮台大为失望,不过,行动党不会放弃希望,我们会继续为打造更好的马来西亚和砂拉越而继续奋斗。 我也劝诫新党员们,成为民主行动党党员,必须肩负对国家和人民的责任。我们必须坚守诚信和纪律继续我们的斗争。 21-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希盟政府没有取消砂拉越与沙巴内陆地区的运输燃油津贴!

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指出,事实上,希盟政府今年已分配1亿4000万令吉拨款充作内陆地区必需品的运输津贴,其中逾90%津贴乃用于砂沙内陆地区。 这7种必须品包括是柴油、汽油、液化石油气、白糖、白米、面粉、及食用油。 他解释,该运输燃油津贴措施原定于今年1月实施,但由于希盟政府从以前的指定委任形式,改用公开招标方式来委任运输商,因此推迟了措施实行。 "贸消部发现一些在过去指定委任的燃油运输商并没有达到预期表现,同时,这些运输燃油商提供的燃油价格也缺乏竞争力,导致政府需要支付更多的费用。" 他说,贸消部共收到逾3000份来自运输商提交的招标书,而该部门正为招标书进行筛选,并依据符合条件以委任合适的运输商。有关招标过程目前也进入了最后阶段。 若一切顺利,希盟政府将在4月1日继续全面分配运输燃油津贴予成功竞标的运输燃油商。尽管是项措施推迟了3个月时间实行,但贸消部也将作出弥补,为内陆地区人民增加必需品的供应。 他举例,去年每户家庭仅获分配7桶液化石油气,这导致内陆地区居民被迫以没有运输津贴的价格购买液化石油气。不过,今年该部门已为每户家庭提供12桶享获运输津贴的液化石油气,这是很大增加。 希盟政府强调透过公开招标形式以筛选和委任运输商,旨在确保受委的运输商可以履行他们职责,让内陆地区人民真正可以从政府的津贴辅助中受惠。 尽管如此,张健仁也对推迟实行燃油运输津贴举措表示歉意,但可以保证的是,若以长远来看,政府所采用公开招标形式绝对可以让人民真正从政府的补贴计划中受惠。

“禁酒”才是真议程 砂政盟应看清伊党极端宗教主义

“遏止酒后驾驶”只是藉口,“禁酒”才是真议程。砂政盟(GPS)应看清其内阁盟友伊斯兰党极端宗教主义的议程,别继续与其狼狈为奸,典当马来西亚和砂州人民的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社会系统和结构。 伊斯兰党已经原形毕露,提出“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直至政府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的建议。禁止销售酒精饮料一直是伊斯兰党极端份子的议程之一。因此,遏止“酒后驾驶”的说法只不过是伊斯兰党用来推行其极端主义议程的藉口而已。 在展现极端宗教主义方面,巫统似乎也不愿落于伊斯兰党之后,在伊斯兰党提出禁酒建议隔日,巫统也要求联邦政府通过联邦法令,管制酒精饮料(即便这是属于州政府的权限)。换言之,伊斯兰党的建议侵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规范,而巫统的建议则是侵犯州属的权益。 事实上,国盟(PN)政府成立不到3个月,这已经是第二次挑起及针对酒精饮料课题。 第一次是在实行行管令初期。当时饮食供应商获准有条件的运作,Heineken的工厂也获准有条件的生产。然而,就在巫统和伊斯兰党提出反对后,他们的准证随即被撤销。这家啤酒厂的运作理应是由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管辖。尽管贸消部长是来自砂政盟,然而,面对其巫统和伊斯兰党内阁同僚的要求,他还是妥协了。 现在,砂政盟和所有砂拉越人民应该清楚看到: 1. 国盟政府的议程是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 2. 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极端份子并不尊重或考虑到其他人民的宗教和文化,而且,他们还会捉紧任何机会要把他们的生活方式强加于其他人的身上; 3. 虽然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同组联邦内阁,但是砂政盟的部长根本无力阻止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为了保住官位,这些砂政盟的部长只能随着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起舞; 4. 禁酒的建议只不过是一个开始,随着联邦政府的议程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包含着伊斯兰党思想意识的政策出现及被实行,而砂拉越将无法幸免。 毫无疑问,巫统和伊斯兰党能够组成联邦政府是基于砂政盟的支持。不管砂政盟承认加入国盟与否,砂政盟已经是内阁的一份子,也是联邦政府的成员党之一。砂拉越人民并不会愚昧到会相信砂政盟没有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正式结盟,因而砂政盟不用对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内阁决定负起责任。 28-05-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州政府只给予空洞宣布 中小型企业需更实际援助

砂州政府应给予砂州中小型企业更实际的援助,而非只是给予空洞的宣布。 尽管阿邦佐已经两度宣布为中小型企业而设的"免利息"贷款,然而迄今砂州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还没有收到有关"免利息"贷款。 砂州政府在其所宣布的中小型企业"免利息"贷款举措中,有关贷款的利息是由砂州政府承担。 然而,这些贷款并非普通的银行贷款,而是由国家银行所提供资金,再由商业银行发出特别低利息的贷款。 其一,这些特别贷款是特低利息贷款,因此,州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津贴数额不大。 其二,也是更为重要的,国家银行为全国中小型企业提供的贷款资金有限。 因此,很多通过商业银行申请这项贷款,并已经获得批准的中小型企业目前还在苦苦等待国家银行发放有关贷款。 简单来说,尽管砂州政府三番五次发表"中小型企业的特别贷款","砂州政府吸纳中小型企业的贷款利息"及"中小型企业对国家经济发展极其重要"等伟论,实际上中小型企业得到的资金援助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并没有给予中小型企业多大的援助,一切只不过是如其一贯作风,言大于实的吹嘘。 如今已进入行管令的第3个月,大部分企业都压力沉重,甚至有很多企业正考虑结业,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裁员。然而,联邦和州政府依旧对如此重要的经济问题,如挽救人们就业机会,选择坐视不理。 难道是当权者对此事漠不关心?还是政府已经有心无力,已没有资金可以拯兴经济,挽救就业机会? 5-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