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政府没有取消砂拉越与沙巴内陆地区的运输燃油津贴!

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指出,事实上,希盟政府今年已分配1亿4000万令吉拨款充作内陆地区必需品的运输津贴,其中逾90%津贴乃用于砂沙内陆地区。 这7种必须品包括是柴油、汽油、液化石油气、白糖、白米、面粉、及食用油。 他解释,该运输燃油津贴措施原定于今年1月实施,但由于希盟政府从以前的指定委任形式,改用公开招标方式来委任运输商,因此推迟了措施实行。 "贸消部发现一些在过去指定委任的燃油运输商并没有达到预期表现,同时,这些运输燃油商提供的燃油价格也缺乏竞争力,导致政府需要支付更多的费用。" 他说,贸消部共收到逾3000份来自运输商提交的招标书,而该部门正为招标书进行筛选,并依据符合条件以委任合适的运输商。有关招标过程目前也进入了最后阶段。 若一切顺利,希盟政府将在4月1日继续全面分配运输燃油津贴予成功竞标的运输燃油商。尽管是项措施推迟了3个月时间实行,但贸消部也将作出弥补,为内陆地区人民增加必需品的供应。 他举例,去年每户家庭仅获分配7桶液化石油气,这导致内陆地区居民被迫以没有运输津贴的价格购买液化石油气。不过,今年该部门已为每户家庭提供12桶享获运输津贴的液化石油气,这是很大增加。 希盟政府强调透过公开招标形式以筛选和委任运输商,旨在确保受委的运输商可以履行他们职责,让内陆地区人民真正可以从政府的津贴辅助中受惠。 尽管如此,张健仁也对推迟实行燃油运输津贴举措表示歉意,但可以保证的是,若以长远来看,政府所采用公开招标形式绝对可以让人民真正从政府的补贴计划中受惠。

砂出現“州富民穷”异常现象 张健仁:砂州政府背负太多债务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7月24日发出的文告: 砂拉越目前是“州富民穷”,一个富裕的州属,但贫穷的人民。砂拉越政府拥有310亿令吉储备金,冠全马各州,然而,根据大马统计局的最新报告显示,砂拉越排在全国13个州属最多贫穷家庭的第三位。 根据大马统计局于7月10日发表的2019年家庭收入及基本设施调查报告,砂拉越的家庭中位数及平均收入远远低于全国水平。 有关报告显示: 全国家庭每月的平均可支配收入为6764令吉,砂拉越家庭每月的平均可支配收入则只有5218令吉,即与全国水平相差1546令吉; 全国家庭每月的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5116令吉,砂拉越家庭每月的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则只有3994令吉,即与全国水平相差1122令吉。 至于贫穷率方面,砂拉越却比全国数据高。2019年大马处于贫穷线以下的家庭的全国指数是5.6%,砂拉越则是9%。砂拉越也是继沙巴和吉兰丹之后,高居家庭收入低于贫穷线第三位的州属。若以砂拉越在2019年拥有320万人口,以及平均家庭人数3.9人来计算,砂拉越有大约82万户家庭,其中有7万3800户家庭收入低于贫穷线(每月收入少于2208令吉)。 在全国13个州属中,砂拉越政府拥有最多储备金,讽刺的是,砂拉越却有如此多的贫穷家庭,且我们的每月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只有3994令吉,这根本说不过去。 如果我们以两个拥有最高可支配收入中位数的州属,即雪兰莪(6837令吉)及柔佛(5516令吉)相比较,这两个州属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储备金分别是,雪兰莪21亿令吉,柔佛30亿令吉,这与砂拉越的310亿令吉储备金相比简直是天渊之别,但他们的人民却比砂州人民富裕许多。 这种“州富民穷”的异常现象,只有2种解释: 1.尽管拥有大笔储备金,但砂州政府却背负太多债务,以致无法用储备金为人民带来收入; 2.砂州政府把优先次序搞错了,没把人民利益优先考虑,只为账目好看为考量。 阿邦佐身为首席部长兼财政部长,必须履行职责,严正解决“州富民穷”这种怪异的现象。 再者,阿邦佐近期宣布耗资数十,甚至数百亿令吉的工程,将会把砂拉越310亿令吉的储备金耗尽,包括第二主干大道、沿海大道、5000座电讯塔、氢气巴士、轻快铁或无轨电车(ART),还有兴建机场、开设航空公司,和最新的经营电讯网络公司等建议。 除了建筑领域,上述种种工程或计划根本对本地中小型企业和商家没有显著的助益及影响。也不会改善大部分砂拉越人民的可支配收入中位数。砂州政府应该抛开这些大型计划或工程,着重于如何有效的协助砂拉越的中小型企业和商家。    

吁民众警惕银行户口诈骗 张健仁促国行追查犯案者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0月25日发出的文告: 我呼吁民众提高警惕,不要掉入不法之徒进行银行户口诈骗的陷阱,沦为受害者,我也敦促国家银行能够更积极的追查及揪出真正幕后的犯案者。 今天,一位银行户口遭诈骗的受害者向我寻求协助。 他于2019年12月在脸书看到一则贷款广告,便申请一项小型贷款。他作出申请时也把自己的银行户口资料及提款卡资料透露给放贷者。 然而,受害者始终没有获得该项贷款,反之,他却发现其银行户口出现多项进账及转账记录。他觉得事有蹊跷即通知银行取消其提款卡。之后,银行方面也关闭了他的户口。 虽然有关受害者并没有损失太多金钱,不过,如今他却已被国家银行列入黑名单,造成极大的不便。 有关这位受害者的个案,我将协助他与有关银行及国家银行磋商,协助把他的名字在国家银行的黑名单中剔除。 过去数个月来,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经济衰退,银行及网络诈骗案层出不穷。对此,我希望民众提高警惕,小心那些通过电话,电邮及Whatsapp信息传送的诈骗手法。 为避免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希望民众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个人或银行户口资料(如银行,户口号码,密码等)。基本上,只要不透露个人资料、银行户口资料及密码给对方,这些要进行银行户口诈骗的骗子将无从下手。 另一方面,国家银行也应该更主动积极的找出诈骗案的幕后黑手,而不是“双重惩罚”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即已被骗子诈骗,国家银行还把他们列入黑名单,对他们造成诸多不便,而且,这些黑名单通常都会维持长达数个月甚至是数年。 张健仁

人联党传播谣言制造恐慌 不负责任的行为无助抗疫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0月7日发出的文告: 根据砂卫生局的新冠肺炎(Covid-19)检测报告,我的检测结果是阴性。 我于10月2日从吉隆坡返回古晋后进行检测。以下为由砂卫生局发出的检测报告,我是呈阴性反应。 在此,我衷心感谢所有医护及前线人员在这个非常时期,发挥高度的牺牲奉献及专业精神奋力抗疫。砂民主行动党将会一直与你们同在,齐心抗疫。 希望我的检测报告能够停止人联党继续对我作出许多恶意的炒作和指责,试图通过散播种种污蔑、抹黑及诽谤性的言论及谎言,对人民制造焦虑和恐惧。 其实,身为政府成员之一且其部分领袖也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成员,人联党要索取我的检测报告根本是易如反掌。遗憾的是,尽管我的检测报告早在10月4日出炉,人联党为了达致其不良的政治议程和宣传,到今天还继续向人民撒谎,三番四次公开暗示我可能被感染及具有传染性,蓄意制造不必要的恐慌,让人民感到不安和担忧。 人联党的所作所为根本对抗疫没有任何帮助,他们只是一味的滥用其作为执政党的身份,传播谣言和假新闻,即便我事先也已遵照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所制定的一切标准作业程序(SOP)。人联党的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也抹杀了卫生部和前线医护人员在抗疫的路上所有的付出、辛劳和努力。 对抗新冠肺炎的这场战役,是一场全民的战役,无论种族、宗教信仰、语言及不同的政党背景。砂民主行动党会坚持这个原则,与卫生部及所有前线人员一起向新冠肺炎疫情抗战到底,同时也会遵守有关当局所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 希望大家齐心抗疫,一起撑过疫情,度过难关。 张健仁

“禁酒”才是真议程 砂政盟应看清伊党极端宗教主义

“遏止酒后驾驶”只是藉口,“禁酒”才是真议程。砂政盟(GPS)应看清其内阁盟友伊斯兰党极端宗教主义的议程,别继续与其狼狈为奸,典当马来西亚和砂州人民的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社会系统和结构。 伊斯兰党已经原形毕露,提出“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直至政府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的建议。禁止销售酒精饮料一直是伊斯兰党极端份子的议程之一。因此,遏止“酒后驾驶”的说法只不过是伊斯兰党用来推行其极端主义议程的藉口而已。 在展现极端宗教主义方面,巫统似乎也不愿落于伊斯兰党之后,在伊斯兰党提出禁酒建议隔日,巫统也要求联邦政府通过联邦法令,管制酒精饮料(即便这是属于州政府的权限)。换言之,伊斯兰党的建议侵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规范,而巫统的建议则是侵犯州属的权益。 事实上,国盟(PN)政府成立不到3个月,这已经是第二次挑起及针对酒精饮料课题。 第一次是在实行行管令初期。当时饮食供应商获准有条件的运作,Heineken的工厂也获准有条件的生产。然而,就在巫统和伊斯兰党提出反对后,他们的准证随即被撤销。这家啤酒厂的运作理应是由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管辖。尽管贸消部长是来自砂政盟,然而,面对其巫统和伊斯兰党内阁同僚的要求,他还是妥协了。 现在,砂政盟和所有砂拉越人民应该清楚看到: 1. 国盟政府的议程是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 2. 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极端份子并不尊重或考虑到其他人民的宗教和文化,而且,他们还会捉紧任何机会要把他们的生活方式强加于其他人的身上; 3. 虽然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同组联邦内阁,但是砂政盟的部长根本无力阻止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为了保住官位,这些砂政盟的部长只能随着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起舞; 4. 禁酒的建议只不过是一个开始,随着联邦政府的议程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包含着伊斯兰党思想意识的政策出现及被实行,而砂拉越将无法幸免。 毫无疑问,巫统和伊斯兰党能够组成联邦政府是基于砂政盟的支持。不管砂政盟承认加入国盟与否,砂政盟已经是内阁的一份子,也是联邦政府的成员党之一。砂拉越人民并不会愚昧到会相信砂政盟没有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正式结盟,因而砂政盟不用对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内阁决定负起责任。 28-05-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巫伊将国家推向贪污滥权和宗教极端主义 张健仁:砂政盟是帮凶!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9月12日发出的文告: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示,贪污滥权和宗教极端主义是如今国盟政府的路线。而巫统和伊斯兰党得以将国家推向这个方向,砂政盟(GPS)是帮凶。 他说,砂政盟为了政权不顾一切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勾结,促使伊斯兰党建立回教国的议程以及巫统贪污腐败和滥权政治得以延续,国家最终只会走向灭亡。 “如今马来西亚正走向回教国,以及越来越糟糕的贪污腐败局面,砂州人民在来届州选肩负重任,可成为阻止砂拉越和马来西亚朝向贪污腐败及回教国方向前进的一股力量。” 他表示,砂拉越人民在2018年国选拒绝国阵的原因就是拒绝巫统,如今,砂政盟不仅与巫统合作,还与极端主义的伊斯兰党合作,分明是背叛人民。 张健仁是昨晚出席行动党朋岭和肯雅兰支部常年大会上致词时,如是表示。 他说,国盟执政短短6个月,就出现许多不利于种族和谐及宗教极端主义的言论,包括在国会发表侮辱圣经、废除多源流学校的言论、登嘉楼戏院男女分开坐、禁酒、首相更说永久关闭夜店是好事等,可见我国已经逐步走向越来越极端的趋势。 “对此,希望砂拉越人民在来届州选凝聚力量,挽救当前的政治局势,阻止砂拉越和马来西亚有朝一日,在巫统、伊斯兰党和砂政盟的领导下,逐步走向灭亡之路。”

砂前线人员被批“自以为是” 张健仁抨砂政盟部长粗俗!

砂州旅游、艺术和文化部长阿都卡林针对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前线人员要求入境砂拉越的艺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所作出的“smartass”(自以为是)的批评,是极不合理且粗俗的。 这些前线人员只是在履行他们的职责,遵循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所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行事。阿都卡林不应该对他们作出如此苛责。 再者,为什么砂政盟部长所邀请的嘉宾就有权享有豁免隔离的特别优待? 目前,砂拉越已有双重的标准作业程序,即一套适用于部长、政府官员及民选代议士,至于普通民众则需遵循另一套标准作业程序。如今,这种双重标准更已延伸至砂政盟部长所邀请的嘉宾身上! 阿都卡林声称该名艺人在入境砂拉越之前已进行检测,因而无须在入境砂州时再次进行检测,也无须隔离。如果在入境砂拉越之前进行检测就可以豁免隔离,为什么平民百姓无法享有这种程序? 为什么只有砂政盟部长所邀请的嘉宾能有这种特权? 阿都卡林应该切记,"无论你多么高高在上,'病毒'总在你之上"。新冠肺炎病毒不分一个人的肤色、地位及阶级。新冠肺炎病毒也不会区分一个人职位的高低,部长和平民百姓,或是富人和穷人。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过去数周我国的确诊病例高居不下,且维持在四位数,在这个非常时期主办千人跨年倒数活动根本是极为不明智的做法。 卫生部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一再劝诫民众避免群聚,甚至在圣诞节时限制住家只能同时容纳20人互访,如今砂政盟政府竟要主办一场千人跨年倒数活动,令人难以置信。 政府一边要求大家"留在家中,保持安全",另一边厢,砂政盟却主办千人庆祝活动。这无疑又是砂政盟政府的另一个双重标准。 阿都卡林美其名的声称主办庆祝活动是要奖励前线人员。我相信还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可以奖励他们的付出与辛劳(他们应得的奖励)。然而,主办一场高风险及有可能加重他们工作负担的活动,绝不是一个正确及合理的奖励方式。 30-12-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不认同部长和议员“豁免权” 张健仁返砂居家隔离14天

虽然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已就我于2020年12月19日从吉隆坡返回古晋给予“豁免”隔离,不过,我还是会在我从吉隆坡抵达古晋的14天里留在家里,就如大多数的砂拉越人民一样,遵循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标准作业程序,减少与公众接触。 在这期间,我将继续居家办公,民众也可通过手机与我联系。至于需要亲临会面及提供服务的事务,我的助理江峰年、沈杰龙、阿都阿兹、周宛诗、陈国彬及陈祈开将会代我给予协助。 我在此说明,我并没有如砂政盟的政治人物一般,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豁免”隔离,只是透过该委员会的网站申请“入境砂拉越许可证”,就如所有返回砂拉越的平民百姓一样。 我是在2020年12月18日第一次申请“入境砂拉越许可证”,当时还附上我于12月11日和12月17日在国会进行的两次新冠肺炎检测报告以及国会会议通知书。我随即接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14天隔离令”的回复电邮。因此,我做好准备要入住酒店进行14天的隔离。 当我抵达古晋国际机场时,执勤的民防局人员看到我的“14天隔离令”感到惊讶,因此,他们建议我通过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网站再次提交“入境砂拉越许可证”的申请。 在这第二次的申请,我也提交了相同的文件。 大约1个小时后,当我在等候巴士把我们同一班机的所有人带到指定的酒店时,我收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电邮,通知我被“豁免”隔离了。我向执勤的民防局人员展示有关电邮,他们随即把我的隔离腕带取下,并告知我可以回家而无需隔离。 这就是在2020年12月19日所发生的实际情况,我希望人联党在没有真正了解实情下,停止扭曲事实及造谣抹黑。 不像砂政盟的国会议员,我没有特别致函给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要求在返回砂拉越时“豁免”隔离。 我不认为部长和国会议员应该得到与普通人民不同的待遇,尤其是在预防疫情蔓延的非常时期。 因此,虽然我有获得“豁免”,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还是会继续留在家里和居家办公,避免与公众接触。 我也要感谢在古晋国际机场执勤的医护及民防局人员在执行任务时的良好效率和礼貌待人。 21-12-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新内阁阵容只“换新瓶盖” 前内阁90%成员重新受委

所谓的新内阁阵容令人大失所望。连“新瓶装旧酒”也不是,基本上只是换了新瓶盖的旧瓶旧酒。 10天前,当慕尤丁辞职,马来西亚人民都满怀希望,能有一个新政府来治理国家,因为慕尤丁与其内阁成员抗疫彻底失败。该失败的政府不仅让我国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因为疫情宣布紧急状态的国家,而在落实了紧急状态6个月后,疫情却更为严峻,确诊及死亡病例不只高居不下,甚至连创新高。我国的经济领域也大受打击,导致许多外来投资者都扬言要撤资。 然而,因希盟所推荐的安华只获得105位国会议员的支持,因而无法成功取代国盟政府。国盟政府的关键支持最终还是来自砂政盟(GPS),即,砂政盟的18名国会议员无条件的全力支持伊斯迈沙比里。 这是第一个大失望。 而第二个失望就是今日宣布的新内阁阵容,该无能及失败的前内阁,其成员中90%重新受委担任部长及副部长。

监督PETROS的管理透明及公平 张健仁动议成立特别遴选委员会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主席暨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张健仁于2020年11月3日发表文告: 为避免砂拉越的石油及天然气资源步上过去州内木材及土地资源被剥削的后尘,我昨日呈交一项动议通知书至砂立法议会,提议援引议会常规第74条文,成立一个特别遴选委员会,负责监督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的政策及管理。 石油、天然气、木材及土地都是会耗尽的天然资源,一旦被大肆开采和使用,最终将会耗竭。 多年来,我们砂拉越的森林及土地资源被前国阵政府大肆“开发”之后,导致: 1. 属于原住民的森林和土地被剥夺; 2. 砂拉越的自然生态被破坏; 3. 缔造超级富豪及朋党圈; 4. 大部分砂拉越人民依然贫穷 如今,大片森林已消失,大片土地也被售尽,然而,砂拉越的平民百姓却在我国13个州属及3个联邦直辖区(纳闽、布城和吉隆坡)中,排名第五位的贫穷家庭。 现在的砂政盟(GPS)与前国阵毫无差异,他们都是同一班人。 我们的石油及天然气资源不应该只让一小撮人致富而被大肆剥削,反之,通过石油及天然气资源获取的财富应该公平合理的分配给全砂拉越人民。因此,砂立法议会必须成立一个跨政党的特别遴选委员会,确保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的政策及管理具有透明及公平。 我提呈的动议内容如下: “ 有鉴于: 1. 砂州政府于2018年3月6日正式推展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负责监管砂拉越石油及天然气资源。 2. 石油及天然气是砂拉越非常重要的天然资源,但它也是可耗尽的天然资源。因此石油及天然气资源的开采、使用和管理至关重要的是必须物尽其用的为全砂人民创造财富。 3. 过去,砂拉越丰富的天然资源(木材、矿物及土地)被开发使用,在耗尽这些天然资源的过程中,它为一小撮既得利益精英制造了财富,然而,砂拉越的平民百姓却在我国13个州属及3个联邦直辖区中,排名第五位的贫穷家庭。 4. 若要确保全砂人民,不分种族、宗教及阶级,都能从开采砂拉越的天然资源中受惠,关键在于,这些天然资源的管理,必须具备透明、公平政策和廉正这3大原则。 因此,谨此动议砂立法议会议决: 成立一个特别遴选委员会,由各个拥有州议员的朝野政党的至少一位议员作为该委员会的成员,负责监督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的政策及管理,确保砂石油与天然气公司开发的石油及天然气所获取的财富,得以公平合理的分配给全砂人民。”